第九十四章 翟安博弈(3)反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璃住进了莫修远的别墅,莫修远不在,所以和陆漫漫一起,居住在一个屋檐下。

一早。

陆漫漫起床上班。

洗漱完毕下楼,看到莫璃乖巧无比的坐在玻璃餐厅里,阳光透过窗帘零零碎碎的照耀在她细软的头发上,穿着白色连衣裙扎着马尾,不施粉黛,乖巧无比。

陆漫漫下楼的脚步稍微顿了一下,她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祸害在她这里,她得小心为上。

她扬着笑容过去。

王忠早就在餐桌边恭敬的等候。

陆漫漫坐在餐厅旁边,对着莫璃说道,“怎么不吃?”

“我等大嫂一起。”莫璃说,笑得尤其的纯洁。

陆漫漫笑了一下,示意王忠上菜,然后一边说道,“小璃,你别等我了,饿了就自己先吃,我们都是年轻人,不需要这么拘谨,你可以帮我当朋友,而不是大嫂。”

“嗯。”莫璃点头,看上去很单纯。

陆漫漫吃着早餐。

饭桌上很安静。

莫璃表现着她良好的教养,一举一动都显得很是优雅。

陆漫漫也没有多注意她,吃过早餐后说道,“小璃,我要去上班,你在家随便点,别拘束,有什么就直接找王管家。”

“嗯,谢谢大嫂。”

陆漫漫点了点头,起身拿着自己的小包离开。

她坐在秦傲的小车内,去陆氏大厦。

对于莫璃突然出现在她家她实在有些觉得发麻,昨晚上她没深入考虑,亦或者觉得莫璃也只是随口说说,亦或者心血来潮,今早上看她模样,似乎是铁心要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的。

她咬牙,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漫漫。”

“妈,小璃在我这里,你知道吗?”陆漫漫询问。

“知道知道,她昨天给我打电话了,有影响到你吗?”姜雨烟连忙说着,口吻很客气。

“当然不会。这段时间阿修不在,我一个人住着这么大个地方也觉得挺寂寞的,有妹妹来正好,只是不知道妹妹的病情怎么样,需不需要我特别注意的地方。”陆漫漫说,说得也很客气。

不管如何,她先表明自己的态度,否则一不小心被莫璃那小婊砸给阴了,话都不好说。

“不用,她现在的情况,医生说是基本稳定的,让我像正常人一样对她就好。”姜雨烟叹了口气,又说着,“有空,你劝劝小璃,让她多交交朋友,她也老大不小了,不说一定现在要结婚成家,但总应该多交朋友多接触接触,培养一下感情,小璃的性格太内向了。”

“这个事情也急不来的妈。而且小璃这么可爱,就算身体不太好,但也不愁找不到夫家的,妈你别憋着妹妹了,我有时间就多和她谈谈,看看她的想法。”

“那谢谢你了漫漫。”

“都是一家人。”陆漫漫笑了一下,“我不说了妈,我到公司上班了。”

“嗯。拜拜。”

“拜拜。”

陆漫漫挂断电话。

所以莫璃这个烫手山芋还真的得住她这里了,听姜雨烟的意思,还想她给莫璃做思想工作……

真是。

有够磨人了。

车子到达陆氏大厦,她下车,走进去,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陆漫漫刚坐下,张翠就急急忙忙的进来,说道,“陆总,你终于来上班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漫漫扬眉。

“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你不来上班,估计林总助都遭不住了,这几天董事会的人几乎天天叫他去董事会,给压力,让他把翟氏的情况一遍一遍的汇报,甚至逼他去和翟氏谈,让更换翟氏的项目负责人,改为翟奕总经理,林总助这几天顶着的压力,我看着都揪心,不过他却说,你在散心,不去打扰你。”张翠一本一眼的汇报着这周的情况。

陆漫漫也可以想象董事会的人会怎么欺压林初辰。

林初辰仅仅只作为公司高层管理之一,在董事会面前,本来就没有什么发言权。

她抬头看着张翠说道,“你把林总助叫进来。”

“是。”张翠点头。

出去。

不一会儿,林初辰西装革履的出现,坐在她对面,“陆总。”

“这周辛苦了。”

“还好。”林初辰勉强一笑。

陆漫漫说,“依你看,翟氏的项目该怎么办?”

“我说直白一点,赞成更换项目负责人,翟安不太适合负责这个项目,能力上我不予评价,但实力上,翟奕赶超了翟安几条街,内部消息从那边打听到,翟奕已经将翟安的权利架空了,也就是说,翟安现在在翟氏半点说话权都没有,翟奕想要让这个项目中途而止,这个项目就会夭折。倒不如,我们现在主动和翟奕合作,以董事会的名义给翟奕一个台阶,让他顺理成章的从翟安上手接手项目让他来负责。商场如战场,陆总还是不要太故情面。”

陆漫漫抿唇。

在外人眼中,和翟奕合作是必备之选。

但是。

没有人知道,翟奕的如意算盘里面,打的什么鬼!

林初辰看陆漫漫没有说话,又继续道,“陆氏现在靠翟氏的这个软件项目,如果失败了,陆氏也失败了,我们没必要现在冒险去避免以后还未发生的事情,目前最应该的还是先把眼前的难题解决了,否则,我们自身难保。”

陆漫漫看着林初辰,“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让我在考虑一下。”

“嗯。”林初辰也不多说。

他表达的也只是他的观点而已。

至于陆总怎么做,毕竟她是总经理,她说了算。

林初辰离开。

陆漫漫坐在椅子上,在思索。

如果这个时候找翟奕重新谈,她不知道还有多少胜算翟奕会再选择陆氏,但有一点她是真的有些动摇,翟安到现在为止,没有给她一个安定的回复,这让她也开始有些,动摇。

她转动着座椅。

拿起电话,拨打,“翟安。”

“漫漫。”

“你手上怎么样了?”

“你急了?”那边问她。

“废话,都这么久了,翟奕的小动作,连我们陆氏都知道了,现在董事会那帮老头子已经蠢蠢欲动,准备避开我直接联名书让翟氏将你更换了,你说我能不急吗?”

翟安似乎是笑了一下,“嗯,我知道了。”

“就这样?”

“漫漫,我说你现在已经就捆死在我手上了,你会不会气得吐血?”翟安用玩笑的口吻说道。

“我已经悔血了。”

“目前翟奕和帝都的集团谈得正好,我想他应该不会想要继续和你合作,当然,我承认你或许也有那个本事说服翟奕,但翟奕这个人居心叵测,你能保证,他答应你了,就能全心全意帮你,指不定,又来一出,让你们陆氏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我就只能指望你了?”陆漫漫扬眉。

“嗯,指望我吧。”翟安一字一句。

陆漫漫蹙眉。

翟安笑了一笑,笑得还很轻松,“给我点时间,很快了。”

“反正已经挂死在你身上了,大家一条线上的,要死也是一起!我现在还能说什么。”陆漫漫耸肩。

“不会死的。死了,我表哥会来坟头鞭我尸。”翟安说着,“不和你多聊了,最快,明天给你回复。”

“嗯。”

翟安挂断电话,嘴角莫名一笑。

看来陆漫漫也急了。

也就意味着,现在翟氏这个项目,在外人眼中,已经完全的,根本是毫无回天之力了。

这样正好,至少让翟奕这个心思缜密的人,放松警惕。

他伸懒腰,从座位上站起来。

这一周时间,其实他上班的时间不多,公司内部所有人都以为,他放弃了,放弃了这个项目,只等着被撵出翟氏。

他走出办公室。

直接走进电梯,下楼,离开翟氏。

这几天都是这样,他上班后,没多久就离开,在公司待着的时间很少,大体传闻是,他受到打击,堕落了。

翟奕坐在他豪华的办公室,听着助理一字一句说道,“翟总,翟经理又离开公司了,看来,今天又没有打算好好上班。”

翟奕嘴角冷笑。

公司里面都是他的眼线,都是他的人,翟安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想要翻浪,还真的嫩得很。

只是,现在知道知难而退了?!

当初,那般让他在董事会上难堪没想过现在的后果,现在,想要以此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可惜晚了。

他现在必须把他撵走,绝不手软。

他冷冷一笑,“出去吧,盯好他。”

“是。”

……

翟安开车,很惬意的在大街上游走。

1月份的文城,天气就是很冷。

他看着周围到处张灯结彩,想着,也快要过年了。

深呼吸一口气,他将车子开到了翟氏别墅。

别墅里面,暖气很足,他脱掉面上的大衣,走进去。

温情在沙发上等他,问道,“今天又这么早就来了。”

“没事儿就过来坐坐。”

“你爸在书房等你。”

“嗯。”

翟安往楼梯上走去,敲开翟弘的书房。

翟弘上班时间不固定,自从翟奕基本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翟弘更多的时间都花在了家庭上,觉得这辈子很对不起温情,所以总是抽空,多回来陪她,也就是因为如此,翟奕在翟氏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有了自己的势力,甚至是,很大的势力。

“进来。”里面传来翟弘的声音。

翟安推门而进,“爸。”

“坐。”

翟安坐在他的对面。

翟弘看着翟安,“到现在,翟奕几乎已经完全控制了整个公司,我这几天不上班,就是为了避免董事会强硬让我签订和帝都财阀的合同,刚刚秘书给我打电话,说今天下午的董事会,如果我不参加,董事成员将以董事会的名义签字然后确定和帝都财阀的合作,而这个事情,我们就再也没有办法扭转乾坤。”

翟安抿唇。

“目前,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组织翟奕了,毕竟董事会一半以上的人站在了翟奕身边,依照公司跳跃,他们有了绝对的决定权。对不起,终究而言,爸没有保住你。”翟弘说,显得无奈。

翟安看着翟弘的模样,“爸,这事儿本来就和你没有关系,你不要感觉到内疚。”

“但是我当初把你和你妈接回来的时候,就发誓要好好的对你们俩母子,没想到,还是让你受了委屈。”

“爸。你别这么说。”翟安说,“和翟奕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不在乎的。倒是……”

翟安欲言又止。

“有什么你就说,爸能够满足你的就会尽最大努力满足你。”翟弘对翟安是真的内疚。

本以为翟安到公司后,他就能够给他一席发展之地,甚至将翟氏都会转交给他,但最后,却把他弄得如此狼狈,他不用想也知道,以翟奕这种瑕疵必报的个性,绝对不可能让翟安走得太疯狂,能有多狼狈,就会多狼狈。

“其实,也有方法让翟奕不会得逞的。”翟安说,“我考虑了很久,也是在等待时间,也是有些犹豫。”

“你直说。”翟弘明显很感心情,表情严肃。

“翟奕现在最大的武器就是,他拉拢了大股东,参与决策的股东4人,加上他自己一共5个人,这5个人直接将翟氏的命运都握在了手上,爸,你有没有想过,在这5个人之中,做点手脚。”

“不行。”翟弘直接回绝,“如果我们现在去买股票,根本来不及也不太可能,这些人都是翟氏的老股东,现在能够握有这么多的股份,谁都不会将自己手上的股权卖出来,其实我也有暗地找过他们,没有人会同意,甚至是直接拒绝。当然,我也试着去说服其中和我关系还比较好的一个股东,得到的回复是,他们不是不愿意支持我,而是不相信你。站在利益的角度上,我不能强迫他们。”

翟安摇了摇头,“爸,我不是说去说服他们,而是说,增加董事。”

翟弘一怔。

完全没有想到的方案,看着自己的日子。

翟安说得很平静,“翟氏股份,百分之六十五在我们自己人手上,其中你百分之四十五,翟奕百分之二十,出去之外,其他股东占了百分之三十五,分别握在七个股东手上,每个股东平均只有百分之五左右,也就是说,如果爸你愿意将你手上的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划分百分之五出来,那么,我们也就多了一个股东。这样,根据公司规定,在股东意见持平的时候,听从董事长的意见。也就是说,决定权就又回到了你的手上。”

翟弘看着翟安。

没想到,所有人估计都没有想到的方案,翟安想到了。

这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方式。

但是。

他承认,他之所以没有想到,是从来没有觉得要动自己手上的股权,当初给了翟奕百分之二十,也是因为他并不觉得这百分之二十可以影响他在翟氏的地方,更何况,当时觉得这些股份迟早都会是翟奕的,还能够利用股份给翟安一个便利,一举两得的事情,他不需要考虑太多,现在,因为翟奕的咄咄相逼,他手上的股份已经少于了百分之五十,如果再分摊出去,手上的股份更好,对他而言,更没有安全感。

他有些沉默。

翟安也知道,这样的坚毅,翟弘不一定会同意。

股份对于股东而言,太重要了,重要到,没有人愿意拿出来一丝一毫,更何况,一拿就是百分之五。

百分之五,这个数字,按照市场价值来算,已经上亿了。

翟安也不急切,坐在翟弘的对面,等待他的考虑。

这种事情,他不能表现得太急切,太急切,反而会落得和翟奕一样的下场,引起翟弘的反感,到现在,如果他连翟弘都没有了,他在翟氏也就真的完了。

翟弘整整考虑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时间,两父子就坐在翟弘的书房里面,一言不发。

翟弘的犹豫,显而易见。

好久,才开口道,“好,我听你的,马上我就让律师过来,将百分之五的股份,划拨在你的头上。”

有些不情愿,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只因为,对他或许真的存在极大的亏欠,而目前也只有这个方法,似乎才能够挽回,所有的一切。

翟安其实也是找准了这个点。

这个比较急切的点,可以让翟弘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深入思考。

思考得越久,想的越全面,就越有可能,泡汤。

加上,翟奕也以为他们已经束手无策,也应该不会想到更多的应急方案,有时候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式,最容易成功。

他对着翟弘一字一句说道,“爸,我不要你的股份。”

翟弘看着翟安,“你不要?!不是说多增加一个股东吗?你不要怎么能行。”

“我不要。我所做的一切,也只是为了分担一下爸的辛苦而已,没想过要从你手上拿过股份。”翟安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他看着翟弘,认真无比的说道,“这个股份,你给妈就行了。”

翟弘是真的有些惊讶。

一般的人,放在嘴边的肥肉,不可能不要。

翟安拒绝了。

不得不说,刚开始翟安说多增加一个股东的时候,要他划拨百分之五的股份时,他其实心里是有些疙瘩的,翟奕得到他股份的事情本来就让他很是不爽了,现在翟安又说起,不是因为自己一向比较偏翟安,也或许一口就拒绝了,想到翟安因为翟奕受到的委屈,也就咬牙答应了。

却真的没有想到,翟安不要,让他把股份给温情。

“翟安,你知道股份意味着什么?”翟弘问他。

“我知道。”翟安说,“股份可以让我在公司更好立足,还能够每年分到红利,当然,更重要的是,能够进入董事会参与公司决策,但是爸,名不正言不顺的股份,我不要。等我做出成绩,爸觉得是时候给我的时候我才接受,这种逼着爸拿出来的股份,我没有资格得到。”

“翟安,你终究还是没有商人的觉悟。”翟弘叹气,却也满心欣慰。

对比起把股份给翟安,他当然更愿意给温情。

温情是他最爱的女人,早在他将温情母子接回来的时候,就准备转一部分股票在温情头上,以弥补她受到的伤害,却没想到,温情当时一口就拒绝了,说她要的是家庭不是金钱,所以不要。

当时的感动,让他至今难忘。

对于商人而言,最在乎的就是金钱利益,温情不要他的,让他更想要珍惜这样的一个女人。

到现在,他依然愿意将自己的股票分点给温情,就算是给自己心里的弥补也是好的。

“爸,我不太知道商人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价值观,但我想我应该知道,我做了这么多,是为了什么,有时候不需要为了金钱利益,也可以为了家庭。”翟安说得肯定。

翟弘从座椅上站起来,拍了拍翟安的肩膀,“我真的很感谢你母亲,给我生了这么优秀的一个儿子,翟安,你好好做,爸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我知道。”

“你去叫你妈进来,我们给她说说,股份转让的事情。”翟弘开口道,然后拿起电话给律师打了过去。

翟安出门叫着温情一起走进书房。

没多久,律师也来了。

律师拟定好合同,让双方签字。

翟弘签字的时候,手顿了一下。

翟安和温情就这么看着他。

这个时候,也有可能反悔。

翟安不动声色。

温情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她本来就从没想过姚翟氏的一砖一瓦,不是因为这次儿子需要,她根本就不会接受,但到这个时候,到这个时候,翟弘突然的犹豫,还会让她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大概是再理智的一个女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

翟弘突然放下包金钢笔。

翟安和温情就这么看着他。

翟弘对着律师说道,“将股份改成百分之八。”

律师一怔,连忙点头,重新打合同。

翟安和温情也有些惊讶。

但不得不说,温情在那一刻的情绪,更加复杂了,她看着翟弘脸上已经明显有了些皱纹,连头发两鬓也有了些发白,她脸色有些微动。

翟弘似乎也注意到了温情的表情,伸手摸着她的手背,说道,“你应该得到的。”

“老翟。”温情说,“不需要这么多,我也只是为了帮儿子。”

“但这是我的一份心意。百分之五是为了儿子,百分之三是为了你,别拒绝我,我们都是一家人,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翟弘声音温柔。

翟安一直沉默,低着头没有看他们。

其实,这对一个人商人而言,能够真正的说出“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这句话,可想而知,对方在他心目中,到底有着怎样的地位。

这么多年,他爸是真的很爱他妈。

给予的关爱和呵护,很难想象,翟弘在商场上的狠烈和残忍。

律师很快又重新改好了合同书,打印出来递给他们。

这次,翟弘签得很快,一笔勾画,刚劲有力。

倒是温情看着里面的合同内容,有些犹豫着,还是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股份转让成功。

温情成功成为了翟氏的股东之一。

律师离开。

翟安也离开。

温情送翟安出门。

这次,意外的将他送到了大门口,而非大厅门口。

翟安说,“妈,外面这么冷,你回去吧。”

“翟安。”温情突然有些感伤,整个人也显得忧心忡忡。

要知道,温情很少这样。

翟安看着自己的母亲,“妈,你有什么就说吧。”

“以后,对你爸好点。”温情说。

翟安沉默了一秒,“妈爱上爸了?”

“一把岁数了,说什么爱不爱的,只是这么多年,多少有了感情……”温情咽了咽喉咙,“总之,以后不管怎样,让你爸后半辈子,能够安享晚年。”

“嗯,好。”翟安点头。

他知道温情的担心。

到头来,很多人都会因为很多事情而牺牲,不能保证一世的荣华富贵,只希望可以平平安安。

“开车小心点。”温情叮嘱着。

翟安点头,启动车子离开。

他开车开得确实有些慢。

因为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需要他抓紧时间。

他只是也想到了温情和翟弘的感情,当初温情和翟弘之间是没有感情的,至少温情不爱翟弘,这么多年,却终究还是产生了感情,所以说,感情是真的可以慢慢培养的?!

这种事情,也发生不到他的身上。

他苦涩一笑,开车回到翟氏大厦。

翟安刚坐到办公室,房门被人推开了。

翟安看着翟奕,看着他如此高傲的模样,出现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下午的董事会,记得参加。”

“好。”翟安说,“其实不用总经理亲自来交代的。”

“我是怕你不敢。”翟奕说。

“我会去的。”翟安说得很平静。

“翟安,也许你现在示弱,求我一下,我可以在董事会现场给你留点面子,不会让你太过狼狈!”翟奕说,说得自大而狂妄,“毕竟我们是亲兄弟,就算不是一个妈的生的,也留着一样的血,我也不想你太过难堪。”

翟安抬头看着翟奕。

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

两个人身高相差不多,所以这样也显得不会矮人一等。

他说,“翟奕,我想我现在不管说什么,就算是跪着求你,你该怎么报复我,也不会心软半分,不过就是,你想看到我,悔恨无比的样子而已。抱歉,我就算被你踩死在脚下,也不会求你。所以……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你出去吧。”

“是铁了心和我对着干了是吧!”翟奕一字一句问他。

翟安不说话。

“很好,翟安。”翟奕突然一把狠狠的拉着翟安的衣领,狰狞的脸逼近他的脸庞,一字一句的说道,“翟安,我会让你知道,你是有多无能。”

翟安回视着他阴森的眼神,半点没有闪烁。

翟奕猛地一下将翟安推开。

翟安推了两步。

翟奕冷冷的看着他的模样,冷声说道,“古歆由始至终都不会爱上你,也是有原因的。翟安,看看自己,完全是不堪一击!”

丢下一句话,翟奕走了。

带着胜利者的笑容,高傲的离开。

翟安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的背影,沉默的回头,看着窗外的落地窗。

翟奕的狂妄自大,他不屑一顾。

翟奕说,古歆由始至终都不会爱上他……

他承认,那一秒有些压抑,还有些愤怒。

是的。

他比翟奕更早认识古歆,他比翟奕更早喜欢古歆,古歆对他,更早动心,但最后,古歆还是选择了翟奕,就算他用了手段,打着正义的旗号让古歆和他结婚,到最后,古歆爱着的人,喜欢着的人,还是翟奕。

他咬牙,突然猛地一拳狠狠的打在面前的钢化玻璃上。

一个用尽。

钢化玻璃,破了一个小口。

玻璃,划破了他的手背,留着细小的血丝。

他看着自己拳头处,看着红肿撕裂,紧抿着的唇角,整个人完全是崩溃的压抑着,压抑着自己不去发火,不去愤怒。

他这么静静地占了很久。

直到,一切平静。

他转身,拿起电话,拨打综合部后勤管理,“我落地窗的玻璃裂口了,麻烦叫人过来重新更换。”

“翟经理说的是你落地窗的玻璃?那是钢化玻璃啊,很坚固的,怎么可能……”

“你来看了就知道了!”说完,将电话挂断了。

他坐在办公椅上,拿起餐巾纸,简单的擦拭了一下,血渍没有了,但红肿得吓人。

没多久,工作人员急忙忙的敲开他的玻璃,看着他手背上的红肿,似乎是怔了一秒,然后勘察着他的落地窗。

真的破了一个小口,不是很严重,但分明很诧异。

这种钢化玻璃,十年坚固,子弹过去,也只有一个小孔,不会碎裂的,却因为翟经理的一个用力,就变成了这样?!

只能解释为,玻璃质量不过关,也没敢声张,综合部报备,立刻找人来更换。

而翟安在办公室发泄,将钢化落地窗打破的消息,瞬间就弥漫在了整个翟氏。

背地里的八卦新闻是,翟安在发脾气,因为能力不够,没办法和翟奕对恒,这样的流言蜚语,几乎传遍了整个翟氏,当然,翟奕自然也知道了,他的私人助理将所有的经过说给了翟奕听。

翟奕脸上的笑容明显,满脸讽刺。

他就喜欢逼急了翟安。

这么多年,他倒真的还没有看到过翟安,这么的发过脾气,他恨不得见到他越狼狈越好。

他甚至很期待,今天下午的董事会。

他已经想好了,怎样让翟安,声名狼藉的,被撵出翟氏。

嘴角恶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

翟奕的贴身助理突然有些感叹的说着,“翟总,我们公司用的玻璃可都是强固了又强固的,一般的人一个拳头都应该打不碎玻璃吧,会不会以讹传讹啊?”

翟奕眉头一紧。

贴身助理看着他的模样,又说道,“也或许,玻璃质量不过关,公司的建设当初都是交给综合部全权负责的,当时的综合部经理在里头吃了不知道多少肥水,要不然也不会主动离职了。”

翟奕点头,也觉得是这个原因,说道,“等这次事情过了之后,重新对公司进行新的装修。”

“是。”助理点头道,“翟总总是很注重员工的身体健康和工作环境,我会让综合部传达下去的。”

收买人心的事情,自然不会少给。

何况,他现在要的就是人心。

……

下午。

2点半。

董事会办公室。

翟奕来的比较早,他看了看董事会现场,董事长还没来。

翟安也还没有来。

他也不着急。

反正,今天就算翟弘不来,什么事情也定了,他早就私底下给几个董事商量好了,现场就会签订董事会联名书,然后以董事会而非翟弘的名义,签订和帝都财阀集团的合同。

这么想着,但也没有宣布董事会开始。

翟安还没有来。

打听过了,没有离开公司,在办公室一直没有出来。

董事会现场很安静。

翟奕一个手势。

他的贴身助理连忙走过去,低头弯腰,“翟总。”

“你去亲自请翟经理上来开会。”翟奕一字一句,说得不算小声,如是安静的董事会,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然后自然的都看着翟奕。

翟奕说,“当事人应该参加,董事长不来就算了,不能耽搁了大家的时间。”

董事成员也只得点头。

助理正准备起身去楼下叫翟安。

翟安就出现在董事会的会议室里,恭敬道,“不好意思,来晚了一点。”

翟奕冷笑了一下,没说话。

眼眸看着翟安搂在外面的手背。

红肿的痕迹明显得很。

想来,是真的发些过了。

这个男人,就算自我发泄也舍不得给他低头承认个错误,倒是让他更有兴趣的,想要让他丢人现眼。

翟安规矩的坐在董事会最偏远的角落。

其他董事看了一眼翟安,有些讽刺,当然也有些人还带着同情的视线,想着今天,翟安可能在董事会上,不会有好日子过。

翟安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就坐在那里,表现得很安静。

翟奕看了一眼翟安,站起来,严肃的说道,“所有人都到期了,我们开会。”

“谁说所有人都到齐了!”翟弘的声音,从董事会门口传来,紧接着,就看到他出现在大门口,身后,还跟着温情。

翟奕的脸色有些难看。

翟弘直接走进来,坐在董事会最中间的位置,一字一句冷声道,“什么时候董事会的会议,可以避开我这个董事长,直接开了!”

翟奕看着翟弘,没有说话。

翟弘甚至没有看翟奕一眼,毫无给面子的直接说道,“你坐下。”

翟奕脸色黑透。

但终究,什么都没说,坐了下去,脸色很难看。

翟弘说,“好了,现在人到齐了,开始吧。”

“人是到齐了。”翟奕讽刺的说道,“只是不知道董事长将董事长夫人带过来参加这么重要的董事会议,是几个意思?”

如此不给情面,两个人的敌对,已经到了彼此都不需要掩饰的地步。

公司里面的对立关系,显然已经明显化。

董事会其他人员不敢吱声,就这么安静的看着鹬蚌相争。

翟弘说,“不需要对你解释,你坐好你自己的位置。”

翟奕狠狠的看着翟弘。

翟弘声音温柔了些,拉着站在他旁边的额温情说道,“你找个空位坐下来就是。”

翟奕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其他几个董事也一脸诧异。

翟安倒是很平静,因为知道为什么,温情会出现。

温情也没有表现得很畏惧的模样,按照翟弘的话,坐在了一边,离翟安最近的位置。

翟奕突然讽刺的笑了一下,“原来是找你妈来撑腰,翟安,你也不小了,你还真的不怕人笑话!”

如此讽刺的话语,就是这么明明白白的,想让翟安无地自容。

董事会上所有人对翟安,不管是之前讽刺还是同情的目光,都对他,产生了一丝不屑。

商场,岂能儿戏!

啊哈哈,福利应该大家都收到了!

话说,亲们入群,验证群在评论区有群号,QQ群号,亲们进去之后,一定要记得找管理验证正版群,步骤就是:

1、在评论区找到验证群群号;

2、找到验证群号后按照验证群加入;

3、加入后找验证管理,出了恩很宅以外,排在前面5个管家们,找他们任一之一验证;

4、验证成功后,管家会给你一个正版群,进入,就有你们想要的一切!

宅等着你们的到来!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