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翟安博弈(4)胜,翟奕的狼狈/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氏集团。

严肃而奢华的董事会会议室。

翟奕讽刺的声音,在偌大的会议室,清清楚楚的响起,让每一个人都听得真真切切。

翟安抬头看了一眼翟奕。

周围的视线很多,带着一丝不屑,全部都放在了翟安的身上。

翟安抿了抿唇,终究,什么也没有解释。

翟弘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所有人才将视线转移,然后回到正题。

翟弘说,“说吧,翟奕,你召开董事会的目的。”

翟奕从座位上站起来,表情严肃,很有领导者该有的风范,其实,到现在翟奕发展的地步,让翟奕接受翟氏企业已经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他的能力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很明显,何况,锻炼了这么多年!

他说,“和奥利集团的商业合作案到目前为止,已经拖延了一个多星期。这一个星期时间,我不说耽搁了多少我们能够有的盈利,毕竟之前这个项目是由翟安负责,我愿意给他时间消化,但终究我们是企业,我们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所以我们需要以利润看齐,更何况,再这么拖延下去,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翟氏的信用度,帝都商业财阀集团奥利,很明确的表示,他们的诚意已经如此,如果我们再不给于直接的回复签订合约,他们会选择放弃。”

翟奕的声音,明显让在做的几个董事倒抽口气,显得有些激动。

其中一个董事站起来附和道,“关乎着翟氏这么大的项目,我早就觉得不应该再耽搁下去。董事长,你作为翟氏企业的当家之主,显然应该将企业的利润和发展放在第一位,这么一直优柔寡断,用公司的利益来培养你的儿子,这样的方式,我个人不予苟同。更何况,现在董事会大多数人已经完全的站在了翟总方案,你应该对此表态,而不是一味地推脱。”

翟弘眼眸看了一眼这个董事,显然是翟奕的拥护者。

翟奕冷笑了一下说道,“李董事,你先别激动,或许董事长有苦衷又说不一定,谁说一定是为了翟安经理,董事长一向都是公平公正的,我不相信他会因为私人的愿意,而拿企业来做冒险,这么多年大家跟着董事长,还不知道吗?!”

看似在给翟弘说好话,实际上讽刺无比。

讽刺他以前能够刚正不阿,现在却变得这么的自私自利,更甚者,这样的方式,直接让董事会的人,对他产生怀疑,以便自己能够很好地上位。

显然,翟弘的脸色有些微变。

他看了一眼翟奕。

翟奕对视着他的目光,也显得坦然了很多。

这次事件,翟奕对翟弘的反抗已经毫不掩饰,翟奕既然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就表示着,翟奕觉得自己已经有了这个能力,可以对抗他,他脸色阴森,冷哼了一声,依然坐在座位上,显得很霸气的说道,“翟氏和帝都财阀的合作案,既然大家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我不多做解释,公司有规定,一切的决定权都掌握在董事会的决策中,大家投票吧。”

翟奕对于翟弘此刻的态度,显然有些诧异。

随后,讽刺的一笑,显得很无所谓。

在他看来,翟弘也不想把自己搞得和董事会太敌对,所以到没有办法挽回的时候,当然是给自己台阶下,如果真的是董事会比过他而直接联名签订合作协议,传出去,他面子也不好看,对于商人而言,特别是翟弘这种阴商而言,为自己最大的限度的考虑,不足为奇。

“那开始吧。”董事会其他成员开始附和。

“开始之前,我先对我手上这个项目做一个和之前翟安的项目进行一个评估。”翟奕说,手指微动,他的贴身助理将董事会的投影仪上投影着他的一个晚上的方案,他再次从座位上站起来,不缓不急的说道,“这是我和奥利集团高层谈的一个详细的合作计划,这是奥利集团给我们的一个资金融资,高于之前翟安和陆氏的百分之五十,同时,这部分是给予陆氏的一个赔偿金,所以我们完全不用考虑,和陆氏节约我们会遭遇到的损失。另外,奥利集团将重金将我们的软件投产到尽可能多的手机品牌,他不做手机开发和销售,他专做手机软件的再次投产,联合我们一起,将我们的手机软件普及,这样的方式,可以更深的延伸我们的APP项目,从而有可能,会有一取缔传统的手机语音市场,而取缔语音市场意味着什么,我想各位董事在互联网市场待了这么多年,应该清楚,这对我们翟氏而言,将会是多么大的一个创举,也许会,颠覆历史!”

很多董事,听着翟奕的话语,已经在蠢蠢欲动。

翟奕停顿了一秒,显得有些高傲的继续说道,“这是我们和奥利集团合作的一个优势,说说如果我们和陆氏毁约,我们将会面临怎样的挑战。”

会议室很安静。

翟奕本来就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考虑事情方方面面,所以很容易得人心,在面对此刻如此大的诱惑下,没有一味的只是沉迷在和对方公司的利益里,很理智的将现在面对的困难也做一一分析。

翟安一直看着翟奕。

看着他,这般的意气风发。

“和陆氏的合作案,当初是翟安和对方进行签订和谈判的,我之前就说过,这不是我们翟氏的一个内部决定,只是因为翟安仗着自己是董事长的儿子,为了义气而和对方签订的合作案。其实事实也是如此,当时这个合作案的签订,也是因为翟安的一意孤行,当时为了不把影响扩大我们翟氏董事会选择了默认而已。现在显然,我们也由不得翟安这么胡闹下去,他本来就一个摄影师,从来没有踏入过真正的商场,根本不懂商场的所有运作,所以和陆氏合作的决定,只是翟安的决定,和我们翟氏无关,但尽管如此,翟安终究是打着翟氏的名义去和陆氏谈定合作案,我们翟氏不可避免应该负责到底,以至于,我们承诺按照合同给予对方赔偿金。”翟奕说得冷漠,眼神冷冷的看着翟安,讽刺得很彻底,反正就是,将和陆氏毁约的所有罪名全部都安在翟安身上。

翟安抿唇,沉默。

翟奕冷笑了一下,又说道,“接触了陆氏的合作方案,我们做到了我们应该做的,该赔偿的赔偿,该承担责任的承担责任,而且和陆氏的合作事出有因,外界不会对我们翟氏产生多大的影响,所以,在翟安所谓的公司名誉面前,大家可以不用顾虑,我用翟氏总经理的位置担保,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对我们翟氏产生影响,会产生影响的只是翟安,只是他的鲁莽和白痴!”

鲁莽和白痴。

如此,毫不隐晦的,将他讽刺得彻底。

翟奕说完,回到座位上坐下。

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翟安被翟奕如此的讽刺,翟弘脸面也挂不住,毕竟,翟安是他答应进公司的,翟安的无能,就代表着他的无能,翟奕倒是真的,半点都不顾及,他的感受。

脸色微动,翟弘严厉的开口,冷声问道翟奕,“讲完了?”

“我的讲完了,董事长。”翟奕说,看似尊重的语气,却依然,满身讽刺。

翟弘对着董事会成员,“既然都讲完了,大家开始投票吧,简单点,举手投票。”

董事点头。

翟弘说,“同意翟奕方案的,也就是说,希望我们翟氏和陆氏毁约,同时和帝都财阀奥利集团合作的,请举手。”

依然,董事会成员包括翟奕在内5个人,集体通过。

翟奕笑得彻底。

他直接说道,“依然5票一致通过,董事长,这个合作就这么决定了,我马上让人将合同拿上来,您可以签字了!”

翟弘转头,看着翟奕的咄咄相逼。

当着这么多董事的面,是真的半点面子都不给他。

很好。

翟弘阴冷的笑容,显得有些狰狞,他回头,严厉的声音再次说道,“不同意翟奕的方案,希望我们翟氏继续和陆氏合作的,请举手。”

“董事长。”董事会还未举手之前,翟奕直接打断他,“董事会9个人,5个人通过了,董事长还觉得需要多此一举浪费大家时间吗?”

翟弘阴森一笑,冷漠的声音一字一句道,“谁说董事会只有9个人。”

翟奕脸色一下就沉了。

他并不蠢,甚至说,有些超出常人的聪明和缜密。

所以那一瞬间,一下就明白了过来。

他转头,猛地看着温情。

温情一直保持着优雅的微笑,整个过程,不管他多么明显的讽刺翟安,她都依然坐在那里,没有过多的情绪,也没有所谓的,为自己的儿子辩护,他本来还以为,温情会发怒,如果会,那么好戏,就更加好看了。

这一刻,他的脸色甚至是有些发白了。

第一次,遭遇这么,这么猝不及防的打击,让他有半秒钟,没有接受过来。

没有接受过来,会被翟安算计。

翟弘也没有顾翟奕的情绪,直白的开口道,“温情,原名义上是我的夫人,现在正是加入董事会成员之一,目前她手上持有股票百分之八,我持有股票百分之三十八,按照股票的持有多少,我依然是董事长。”

简单阐述完毕,所有人也都吃惊了。

翟弘倒是沉着冷静,他对着董事会成员又说道,“请不同意翟奕的方案,希望我们翟氏继续和陆氏合作的,举手。”

很明显,5个人。

翟弘转头睨了一眼翟奕。

翟奕此刻,脸色都已经铁青了,他隐忍着青筋暴露。

“根据公司规定,在董事会意见持平的时候,由董事长决策这个项目。”翟弘一字一句道,“而我的决定是,继续和陆氏开展合作,不选择其他集团。”

“这怎么行!”一个董事直接站起来,愤怒无比,“董事长如此利用自己的权利偏袒翟安,这样的方式,你还让我们这帮董事怎么信任你,你完全是拿我们的切身利益开玩笑。翟安一个毛头小子,你让他来负责这么大的项目,而放弃有着丰富经验的翟奕,你这样自私自利的行为,我反正第一个不同意!”

另外一个董事也激动了起来,“董事长,我们董事会成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都是经过几十年的,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质疑过你的决定,你这几天也找过我说让我相信你,给翟安一次机会,我当时就很明白的告诉了你,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没办法相信翟安,翟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能够和翟奕相提并论吗?!我不否认你想让你的小儿子出来锻炼,让他发展的心情,作为父亲谁都希望自己儿子可以有所前程,但是董事长,锻炼人不是一定要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就负责这么大的项目,你可以循序渐渐让他从底层做起,我记得,翟奕来公司的时候,也是从基层开始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这么偏袒,合适吗?!”

这次的控诉,直接是否定了他的人格。

翟弘脸色有些难看。

几个站在翟奕立场的董事,轮番轰炸。

从未有过这么吵闹不休的董事会会议室,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

其实几个一直站在翟弘身边的董事会成员也对翟弘的决定是起疑的,但为了站立场,所以只能无条件的跟从,心里倒是希望,这次的决策,翟奕能够胜出。

吵吵闹闹的会议室,失控到根本是停都停不下来。

倒是翟奕,整个过程却显得尤其的沉默。

沉默中,能够看到他眼底的嗜血,冷的发寒。

翟安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道,“我能说几句话吗?”

那一刻,全体安静,都转头看着翟安。

看着他,脸上的不屑何其的明显。

“我知道在你们心目中我不算什么,但我既然大家都在怀疑我的能力,我希望您们也能够给我一次辩论自己的机会。”

一个董事直白道,“我们都是商业上的老古董了,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能力我们清楚得很,你什么都不需要说,我们不信任你,不可能允许将这么大的项目交给你。”

“是不信任我,还是说,怕我说了什么让你们折服的话,你们不能接受?”翟安用激将法!

“笑话!我还能怕了你?!”董事讽刺无比。

“那让我耽搁你们几分钟的事情,就这么的不能接受吗?”

“只是觉得没必要。”

“总比,你们一直在这里争执而一直得不出结论的好。”翟安一字一句。

董事被翟安讽刺的怒火朝天。

正欲发脾气的一瞬间,翟安开口道,“刚刚翟总经理说了他的方案,我希望我也能够将我的方案说出来,以便大家也有个对比。而我在这里很明白的表示,如果我的方案得不到你们大多数的人认可,从心里上觉得我的方案是不够格的,我会主动请辞,主动放弃,然后这个方案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也不要求董事长,给我什么重新发展的机会,我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

翟安突然严肃到有些逼人的话语,让整个董事会突然鸦雀无声。

大概没有谁能够想到,翟安突然会有这么一丝霸气。

董事成员都这么看着他。

“可以吗,李董事?”翟安问他。

李董事用鼻子哼了一声,说道,“你既然都说倒这个份上了,你爱说不说,但是翟安,商场上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不是你所谓的办家家酒,说过的话,就的算数,别没脸没皮的耍赖。”

“我翟安虽然没有翟总经理的威望,但人品还是有的,既然我开口说了,我就不会反悔。”翟安说,显得冷漠而淡然,他亲自拿过投影仪,插上自己的U盘,将自己的计划投影在大屏幕上。

整个董事会的人都看着他的那个方案上。

“这是之前各位应该也很清楚的,和陆氏的一个合作方案,合作内容我不多做阐述。而这是这几天,在翟总经理找到了更好的合作公司后,我对我负责的合同做了一个更深入的优化。首先,翟总经理说,奥利集团愿意提供给我们高于两倍的钱购买我们翟氏企业的手机软件,而这两天,我也已经和陆氏集团总经理陆漫漫商量过了,钱不是问题,之前他们就表态过,如果资金不够,在合理的范围内,他们愿意投资,这百分之五十的投资金额,他们愿意支付。”翟安开口,阐述。

很自然的,一谈到合同谈到利润,所有董事会成员全部被吸引。

“其次,如果我们继续选择和陆氏合作,我们不需要支付这笔庞大的违约金,所以,对于奥利集团给出的大量违约金,也不算我们的盈利范围,这样一来,也就代表着,目前和陆氏的合作能够看到的眼前收益,其实和奥利集团是一样。”翟安停顿了一下,看着所有的董事,“然后,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对比我们之后的一个发展前景。刚刚翟总经理说,奥利集团将会成为手机软件的再投产,用重金打造我们翟氏企业的手机软件及APP的普及,说直白一点,奥利集团就是一个中介的存在。而中介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从交易双方中抽取利润。我其实很想问翟总经理,我们为什么要分一部分给中介,而不是我们自己来运作。”

“当然,你会说资金链的关系。”翟安看着翟奕。

翟奕脸色冷然。

“我会告诉你,之所以会有资金链的影响,是因为我们企业没有那个能力去扩展,而既然没有那个能力,也就意味着,这其实是在冒风险,企业冒风险,做大事业不予否认,但如果我们能够在不冒风险又能够有实力去发展的情况下,我们为什么不选择,更保守的方式?!”翟安引出自己的主题,“总所周知,语音通讯行业在退化,不只是我们翟氏发现了,运营着通讯行业的陆氏早就已经开始动作了,要不然,他们不会将自己的市场大力往手机行业发展。所以,刚刚翟总经理说的,互联网软件产品取缔传统语音可以给我们带来超乎想象的收益,我不予苟同。原因很简单,在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市场要被取代的时候,就不是一个什么值得被敬仰和震撼的市场了,顶多叫做,历史使然,不能引起什么轰动。当然我也不反对我们往这方面发展,很显然,如果我们不发展,也会有人去发展,而要做到更大更强,所以,我们得选择和原本的通讯企业陆氏合作。”

现场董事,无比勾起兴趣。

“这是陆氏给我们的一个未来合作计划。很详细的规划了我们一起合作能够得到的最大利润和优势,我现在不说奥利集团能够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市场普及率,但是我能够保证,我们和陆氏合作的市场普及率高于和任何一个企业。陆氏的通讯市场占比百分之八十左右,他们的用户数是目前为止任何一个北夏国的集团都不可比拟,而他们愿意利用我们的软件发展他们的手机市场从而将用户从通讯语音引向互联网过渡,我们做软件,他们做手机,互利共赢成倍增长的收益模式,我并不觉得我们一定要冒着风险去一家独大。”翟安说,“在毫无风险又能够盈利发展的情况下,我们为什么不选择继续合作?”

所有人都显得有些沉默。

会议室没有人发表任何意见,似乎是有些被震撼。

是真的没有料到,如此平凡的翟安,会有如此精准有水平的一个合作方案,投放在大屏幕上,让人不得不,震惊。

“你的意思是,陆氏现在是默认了通讯语音行业被取缔的事实,也就是说,他们其实已经开始了和我们软件转换的投产,原因引导我们来取缔他们的语音市场?”一个董事终究忍不住问道。

“陆氏企业能够成为文城的龙头企业,自然不是运气,更何况,这段时间陆漫漫风头正茂,她如黑马一般杀入商界,并不是空穴来风,她能够想到的料到的,比我们想的更远,断然不是翟总经理说的,这个市场只有我们自己才看到。”翟安说,语气没有讽刺。

但在翟奕的耳膜中,自然产生了化学效应。

他狠狠的看着翟安,狠狠的看着这个男人。

感受到不友好的视线,翟安也显得淡定自若,他继续说道,“陆漫漫多次和我商讨关于未来电子产业的发展,她目前是信任我们翟氏的,所以愿意和我们合作共赢,我不能保证我们和陆氏解除合约后陆氏会不会瞬间破产,但我觉得害人不利己的方式,真的不是企业应该选择的路径,我们现在既然给了陆氏便利,自然以后也会有了更多的合作机会,这是一个共同发展的市场,光靠我们翟氏的产品跟无头苍蝇一样的乱撞,得出的效果,并不会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好。”

董事会成员,有了赞同的声音。

有人说道,“确实,既然陆氏愿意和我们深入合作,将我们的软件市场打入他们的通讯行业,从而利用我们的软件发展他们的手机普及率,这种相辅相成,利用彼此的优势互补互助共同发展的市场才是最稳定的市场,我们不能将我们的软件交给一个我们自己也没有能够掌控的企业,很容易让对方夹着我们,没有了主动权,所以,我赞同翟安的想法,继续和陆氏合作。”

“我也赞同。”另外一个董事说道,“在收益相等的情况下,先不说未来的发展,但从目前的形势而言,我们和陆氏继续合作少了很多流言蜚语以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更何况,从长远来看,和陆氏的发展确实比较有实际可行性,至少不会和帝都财阀那样,什么决定权都会掌握在对方手上,我们何必找来这么一个中介来分享我们自己的利润,我们完全有能力开拓自己的市场。”

越来越多的赞同声音响起。

至少刚开始支持翟弘的董事,全部表态了。

而翟奕那边的,虽然没有赞同,却都保持了沉默。

有时候沉默代表什么,大家都很清楚。

翟安淡笑了一下,转眸看了一眼翟奕。

翟奕脸色阴冷,说不出来的难看。

估计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打脸,打得这么响亮。

本来,就算这个项目最后选择和陆氏合作,翟奕也不会这么难看,最多不过就是被小人算计了,翟安赢得也不公平,现在反倒是,输的彻底,输得狼狈。

翟安从翟奕的身上移开,又开口道,“这是我们目前的方案,我个人还有一个对未来APP的建议,如果各位董事不赶时间,我想再次,也给各位看看,我们翟氏集团在未来的时间,在致力于手机软件系统的开发的同时,应该配合怎样的APP推广,以实现更大面积的用户普及。”

“不耽搁时间,你继续。”董事对他,很感兴趣。

翟安微点头,继续,说得生动多彩。

董事成员全体也都听得,很有信心。

翟安的考虑给人震撼的惊讶,不得不对对翟安彻底的改变,从刚开始那个项目的面面俱到,到现在这么深入的考虑以后软件开发的项目,并将每一个项目在短短时间做了调研以及规划,同时还从公司技术人员上进行了调整和分配,几乎是将整个公司的一个整体进行了全方位的创新建议,无不让所有董事,点头赞同,并给予赞许。

那个董事会会议室年,很长。

结果很明显,翟安完胜。

胜得机会是让人,叹为观止!

所有人从董事会会议室离开,最终结果,项目依然由翟安负责,全权负责,不需要经过经过董事会的再次决策,翟安有了他个人的权利,!

而这样的结果,一瞬间传遍了整个翟氏,让翟氏更多人产生了震惊。

不知道董事会上都经历了些什么,但听说,是翟安靠实力,拿下的这个项目。

这就意味着,翟奕总经理,被翟安踩了下去。

这么一想,又更是惊讶了。

翟安的能力,真的那么强吗?!

带着一丝怀疑,却真的让翟安,在翟氏,奠定了无以伦比的地位。

公司的风雨很多。

翟安其实是不怎么理会的,但他知道,翟奕不会这么淡定。

他看着门口的翟奕,看着他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前,然后将房门关了过去。

翟安看着他的模样,从座位上站起来,“翟总。”

“哐!”翟奕上前,一个拳头狠狠的打在翟安的脸上。

力度很大,翟安甚至是往后退了好几步,脸上瞬间青肿无比。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着翟奕。

“翟安,你爽了现在!”翟奕一字一句问他,“把我算计到这个份上,你现在爽透了?”

翟安看着翟奕,站直了身体,“这一拳之所以让你是因为,你确实因为我而难堪了,我允许你发泄一次,仅此一次!但是翟奕,人不能逼得太急的,逼急了,谁都会翻墙。”

“所以你现在在翻墙给看了?”翟奕依然紧握着拳头,狠狠的看着翟安。

翟安脸色冷然。

“还真是得意!”翟奕一字一句,“我们走着瞧翟安!”

说完,猛地一下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然后摔门而出,响起偌大的声音,可想愤怒至极。

翟安看着房门的方向,回头,看着站在门口,大概也是从翟弘办公室下来准备离开,又打算来看看而自己儿子的温情,看着她看了一眼翟奕离开的方向,回眸看着翟安已经明显红肿的右脸。

“疼吗?”温情问他。

“还好。”翟安无所谓的摸了一下。

“为什么不还手?”温情说。

“不想还手。”

“你觉得对不起翟奕?”温情扬眉。

“不是。”翟安说,“我不喜欢打架。”

温情看着自己的儿子,“别太委屈了,我看着难受。”

“我知道。”

“我回去了。”

“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你忙工作吧。”温情离开了。

翟安看着温情的背影,有些沉默,终究还是抿了抿唇,没有多说什么。

他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拿起电话,“漫漫。”

“是给我好消息吗?”

“嗯,合同最终决定,继续和陆氏合作,我现在马上过来,将我们的软件系统拿过来给你们汇报。”

“好,我等你。”陆漫漫点头。

“嗯。”

翟安挂断电话,也没有停留的,带着他的工作团队,走向陆氏大厦。

陆漫漫已经在会议室等他。

看着他出现时,眼神自然的看到了他青肿的脸颊,以及他手背上的伤口,忍不住问道,“和谁打架了,这么不要命?”

“磕碰而已。”翟安不做解释。

“翟奕?”陆漫漫询问。

翟安沉默。

“看不出,你还会打架。”

“被揍而已。”翟安直白。

陆漫漫忍不住笑了一下,“我猜想也是。”

翟安让工作人员将系统进行演示,然后自己亲自解说。

系统的各种细节特别多,从董事会下下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下午5点,这么再过来将软件进行交付,也就一直开会到了晚上9点钟,陆漫漫拉着翟安,“一起吃饭吧,这么晚了。”

翟安看了一眼陆漫漫,好半响,答应了,“嗯。”

然后给随同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声,两个人一起离开,找了一间很是高档的西餐厅。

单独坐下来的两个人,陆漫漫看着翟安,“你怎么说服董事会的?”

“当然是靠实力。”翟安一边吃着西餐,一边淡笑着说道。

“翟奕的表情怎么样?”

“黑得跟铁一样。”翟安说,“脸上这一拳还不够明显?”

“翟安,你的能力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也就是说,你原本是不相信我的?”翟安放下餐具,喝了一点红酒,“看不出来,胆子很肥的,这个项目可是关乎着你们陆氏的成败。”

“说真,我是真的对你有质疑,但不知道我为什么,有个声音就是告诉我,说你能成功。你说,这叫不叫所谓的运气。”

“你运气好,上辈子也不会这么惨烈了。”

“……”所以翟安也变坏了。

翟安抿唇笑了一下,“快吃吧,吃完了我还要回去加班,将接下来你们陆氏要投产的手机软件系统进行分工,不能耽搁了你们的进程,也预防,夜长梦多。”

“对了,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你之前不是说,有个我认识的人在帮你吗?谁?我没见到啊?”陆漫漫好奇的问道。

“他说,他要保持神秘。”翟安笑了一下,“谁知道他要做什么。”

陆漫漫抿唇。

这帮人,故意的吧。

故意吊人胃口。

两个人又吃了一会儿。

吃得差不多了,正准备结账离开,陆漫漫的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还故意拿给翟安看了一眼。

翟安眼眸微顿,然后将视线转到一边,让服务员买单。

“翟安,我来请客。”陆漫漫将电话接通的那一秒,看着翟安的举动,直接说道。

那边的似乎是顿了一下,问道,“你和翟安在吃饭?”

“嗯,谈成了一个合同,所以一起吃饭。”陆漫漫说得直白,还故意问道,“你要不要过来一起?”

眼神一直看着翟安。

翟安倒是很淡定,将自己的透支卡递给了服务员。

陆漫漫不悦,本来她请客的。

“别说笑了,我现在有急事找你,你现在吃完了是吧。”古歆也严肃的说道。

“嗯,吃完了,你说吧。”

“翟奕失踪了。”古歆一字一句。

“什么?”陆漫漫蹙眉。

“今天下午开始,就打不通翟奕的电话了,他助理下午给我打电话问我翟奕是不是跟我在一起,关键不是啊,现在这么晚了,我一直打翟奕电话都打不通,然后听他助理说,翟奕好像和翟安之间有些矛盾,翟奕心情不好就离开了公司。”古歆有些焦急的说着,“翟奕和翟安之间,到底闹了什么矛盾,会让翟奕这么生气?”

“你应该问翟安啊,干嘛问我?!”陆漫漫说,眼神一直看着翟安。

翟安就这么坐在那里,安静的等她。

“我很严肃陆漫漫!万一翟奕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得了。”

“那你就给他收尸啊……”

“陆漫漫!”古歆怒吼。

陆漫漫抿了抿唇,“还能有什么事儿,反正就是工作上的一些竞争而已,翟奕可能是接受不了被翟安赢了,所以就玩失踪啊,放心吧,他那种男人,绝对不可能自杀的。”

“你说翟奕和翟安的竞争,翟安赢了?”

“怎么,持怀疑态度?”陆漫漫蹙眉。

“就是有些不太相信。”

“事实如此。”陆漫漫说,“也不怕告诉你,你家翟奕算计的是我和翟安两个人。当然,这是商业正常竞争,你可以不当回事儿!”

说完,陆漫漫就将电话挂断了。

挂断后,看着翟安就这么看着她。

陆漫漫耸肩,“我说的也是大实话,结完账了,咱们走吧!”

翟安点头,两个人一起离开。

刚走出餐厅。

陆漫漫的电话又响了,她看着古歆的字样,有些不耐烦,“古歆,你行了,这么大个男人了,有必要这么担心吗?”

“漫漫,刚刚有人打电话给我,说翟奕在酒吧闹事,你陪我一起去行不行?!”

“……”

陆漫漫看着翟安。

这是,闹哪样?!

达拉达拉。

准时更新,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