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翟安的强吻(争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挂断电话,转头看着翟安。

翟安也这么沉默着,回视着陆漫漫。

陆漫漫说,“一起吧。”

她其实也很想看看,翟奕这么理智一个人,怎么可能,闹事?!

翟安似乎和她有着一样的想法,点了点头。

两个人坐着秦傲的车,一起去了魅色酒吧。

魅色酒吧门口,古歆已经到了,她站在门口,有些焦急,但一直没有进去。

陆漫漫和翟安下车。

古歆看着陆漫漫到来,连忙上前拉着她,“漫漫,我觉得有些害怕,我从来没有看到翟奕发过脾气,更别说闹事了,我一想到里面可能会看到翟奕发火的样子,我就有些不敢进去。”

陆漫漫睨了一眼古歆,根本是没有停留的直接带着她就进去了,“有什么好害怕的,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能够在你面前做到不会发火,也只能说明,他隐忍力强,但绝对不能说,他没有脾气。”

古歆咬唇,没有说话。

翟安其实也跟在他们身后,很显然,古歆焦急得根本没有看到。

亦或者说,故意忽视。

古歆一直拉着陆漫漫的手,真的是有些紧张。

陆漫漫倒是很坦然,她就这么直接的带着古歆走进了喧嚣的魅色大厅。

大厅人很多,很火爆,根本看不出来,有人闹事的迹象。

这么大一个场子,这么疯狂的地方,就算一两个人在这里闹事,估计也影响不大,也见怪不怪,反而更多的人都会选择自己玩自己的,玩得还不亦乐乎。

陆漫漫和古歆的脚步停在了一个角落处,昏黄的灯光看不太真切面前的人,偶尔交错的射灯会不留意的打在他的脸上,他坐在那里,看上去是喝醉了。身边有两个男人,一直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地板上有些玻璃碎渣,大概是刚刚打斗过的结果。

古歆正欲叫翟奕。

突然上前一个女人,拉着古歆说道,“古歆,不是因为翟奕是你男朋友,我早就报警了。”

古歆转头,看着自己以前经常一起玩的猪朋好友之一。

刚刚就是接到这女人的电话,说翟奕在酒吧闹事,和她朋友在魅色打起来了,让她马上过来。

她一时半会儿以为这个女人在开玩笑,翟奕从来不会做这种冲动的事情,从来不会!但想起助理说他失踪了,想着这么反常的举动翟奕也做了,不免就相信了,而不得不说,相信那一秒,整个人其实是有些无措的,她不知道她会看到翟奕什么样子,好在,现在赶过来,什么都平静了。

她对着身边那个女人,冷静的问道,“怎么回事?”

电话里面只说翟奕闹事,没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人化着浓艳的妆,一看就是久经夜场的人,她点了一只女士烟,说道,“古歆,你男朋友今天莫名其妙得很,我们几个朋友一起出来喝酒,你也看到了,场子基本上人山人海的,我们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看你男朋友一个人在这里,而且我想既然是你男朋友也算熟人,就上前给你男朋友说可以拼个桌吗?你男朋友看都没有看我们三个人一眼,直接就吼了句,滚。”

说着,女人还火冒三丈。

古歆抿了抿唇,又转头看了一眼翟奕。

翟奕此刻还在自顾自的喝酒,依然没有抬头,依然在买醉。

举动,确实很反常。

女人又说道,“我这两个朋友虽然不是什么名门贵族,不能和你们四大家族的人媲美,但至少,我们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父母在商场也有一席之地,一时没受过这种委屈,就回了你男朋友一句,‘有什么了不起,一点教养都没有。’说完我们就准备走开的,却没想到翟奕就蹦了起来,和我两个朋友打了起来,现在灯光暗看不清楚,你仔细看就看能得到,我两个朋友脸上都挂了彩,还不轻。刚刚不是这里的大堂经理出来拉了一下,后果不堪想象。我本来打算报警的,想着和你至少是朋友,咱们私下解决也可以。”

“你想怎么解决?”古歆问她,“多少赔偿金,我都付。”

“我们不差钱。”女人直白道,“知道你们四大家族财大气粗,但我们也没有穷到需要‘卖身’的地步。我也不想为难了你,但我既然让我的两个朋友不报警,也得给他们一个合理的交代。你让翟奕给我两个朋友道歉,这事儿,我们就一笔勾销了。”

道歉。

怎么可能。

古歆转头看着翟奕。

按照翟奕的个性,他怎么可能给别人低头认错。

翟奕的性格这么强,让他低头,还不如让他去警察局。

而且。

她其实知道为什么翟奕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大概就是那句没教养,扯到了他的底线。

对于一个从小就失去母亲的人,最怕别人说自己,没有教养。

有些伤疤,是不允许人撕开的。

她沉默了半秒,对着女人说道,“安妮,既然你当我是朋友,这事儿你也不想闹大了,你也知道翟奕喝醉了,我代他给你朋友道歉,这事儿就算了,我知道你们也不缺钱,但今天晚上的嗨皮,记在我头上。”

“那怎么行!把我们当叫花子打发吗?”身边两个男人摸了摸自己似乎红肿的嘴说道,“你没看到我刚刚被他揍成什么样子吗?他不道歉,我就报警。别以为自己是什么商业精英,我就怕了他!”

这句话,似乎是又触碰到了翟奕敏感的神经。

他抬头,狠狠的看着男人。

那一刻,隐忍着没有爆发。

古歆也没注意,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完全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根本就没想过要息事宁人。

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了主见。

翟安站在那里,有些黑暗的角落,所以其实不注意,是发现不到他存在的。

他只是这么淡薄的看着古歆,看着她焦急的脸色,以及说,代替翟奕道歉。

要知道,古歆从小就受不得委屈。

现在为了翟奕,似乎是什么底线都没有了。

他眼眸微动,看着古歆此刻有些无助拉着身边的陆漫漫。

一旦遇到她不能解决的问题,古歆都是这样,躲在陆漫漫的身后。

平时看上去很厉害的模样,实际上遇到事情也会害怕,特别是,遇到翟奕的事情,只要有翟奕,她整个人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笨了很多。

陆漫漫看了一眼古歆,暗骂这妞没出息,转头对着安妮说道,“安妮,你好,我是古歆的朋友陆漫漫,很高兴认识你。”

安妮看着陆漫漫。

好久,似乎是上下左右打量完了,才有些讽刺的说道,“原来你就是陆漫漫,平时也就电视上看到过你,我们女性中的精英啊,现在在商场上锋芒毕露,我爸经常在家谈起你,一谈起你就拿我做对比,说同样都是女儿,为什么我和别人家的女儿差距就能这么远。今天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久仰了。”

一开口,口吻就不好了。

陆漫漫也没什么情绪变化,反而是顺着她的话说道,“既然你认识我,我也不用多做其他介绍了,当大家就熟了。现在就说说翟奕的事情。对于翟奕殴打了你朋友,我想也是因为翟奕喝醉了的原因,何况,也是你朋友先用言语挑衅,而且我敢肯定,厮打的过程中,也不只是你朋友受伤了,翟奕肯定也受伤了,而且你们毕竟还是两个人。”

安妮脸色一下就难看了,“陆漫漫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打架本来就是双方的性质,也没有什么对错可言。如果真要报警,也指不定是谁对谁错。”

“你威胁我?!”安妮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我不是威胁你,我只是在说明事实而已。”陆漫漫说道,“古歆当你是朋友,所以也不想把这个事情闹大了报警,所以她愿意帮翟奕道歉,你如果也当古歆是朋友,就做个顺水人情,这事儿过了就过了,要真的闹大了,对大家都没好处的,你想想你爸以后还会不会让你出门这么玩,要知道,这事儿摊上了翟奕和古歆,也就是摊上了上流社会的事儿,传开了,谁也瞒不住。”

安妮被陆漫漫三两句说得哑口无言,脸色阴沉。

陆漫漫其实也不想这么去威胁这么一个根本认就不认识的女人,但看着古歆这幅担心得要死的模样,就怕她家翟奕进派出所的样子,她也得把这个坏人当了。

反正对于像安妮这种家里有钱又喜欢在外疯的人,最怕的就是被禁足。

只要抓住了这个把柄,对方也不敢做什么!

安妮脸色很不好,很不好的看了一眼翟奕,转身拦着他的两个朋友说道,“算了,我们走了,弄不过人家的,人家可都是文城最上流的贵族,我们惹不起。”

两个男人似乎脸色也很不好,很不好的看了一眼他们几个人,又看了看翟奕,一个男人恶狠狠的说道,“就当被狗咬了,今天出门还真是不顺。”

话音刚落。

翟奕突然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猛地一下扑向那个说话的男人,一下子将他推到了一边的桌子上,手指狠狠的掐着那个男人一字一句阴冷无比的说道,“你说是谁狗了……”

“咳咳……”男人被翟安突然弄得缺氧,脸涨红,青筋暴露,说不出一个字。

“我他妈的和你拼了!”另外一个男人看自己朋友被翟奕掐着,猛地一下上前,一脚狠狠的往翟奕的大腿上踢去。

翟奕一个吃痛,手放开了那个男人。

男人一得到自由,猛地一拳又给翟奕脸上打了过去,翟奕几乎差点被撩翻,往后退了几步,被桌子挡住了,桌子上的酒水杯子全部倒在了地上。

古歆和陆漫漫以及旁边那个女人都被突然又打起来的画面惊吓了一跳。

翟奕明显是打不过两个人的,此刻却疯了一样的,和两个男人打了起来。

古歆这么停顿了一秒,终究忍不住喊了出来,“翟奕你别打了!别打了!”

她紧张无比。

从来没有看到过翟奕发这么大的脾气,真的让她有些手足无措,还担心得要命。

她看着两个男人打着翟奕一个人,一个咬牙,准备冲上去。

陆漫漫眼疾手快的拉着古歆,低骂着她,“你疯了吗?!”

这个时候上去,分明面前的人已经打红了眼,不说那两个男人,就是翟奕,谁还会顾及到她,说不定一进去,就被一拳给揍趴下了。

“可是翟奕……”古歆眼眶都急红了。

翟奕被揍得很惨,尽管也有还手,可终究,一个人打不过两个人。

陆漫漫一边拽着古歆,拿着电话,快速拨打。

这里是叶恒的场子,找叶恒肯定没错。

正这么打算着。

就看到身后有个人影走了过去,然后加入了厮打之中。

陆漫漫其实是有些愣怔的。

古歆也是愣怔的。

两个人就这么直直的看着翟安,看着他上前,一拳一个,直接将那两个男人给揍在了地上,两个男人似乎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是吃痛的抱着肚子,看着面前的翟安。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在分分钟,就被搁倒了,却也突然不敢再有任何举动。

而此刻的翟奕,没有了两个男人的攻击,半靠在桌子上,一直喘着粗气。

脸上的伤痕很是严重,身体的伤应该也不轻,古歆看着翟奕,有一种,他会马上倒在地上的错觉。

她甩开陆漫漫的走,走过去,想要扶着翟奕。

想要扶着他离开。

手指刚靠近翟奕,就被翟奕猛地一下推开了。

力气很大。

古歆一个不留意,似乎后退了好几步。

翟安眼眸一紧。

翟奕也没有顾古歆的感受,抬头看着翟安,看着他。

这个时候,就算是他被打趴下了,就算是被任何人救下来,他也不希望是翟安。

不希望是这个,他恨得想要杀了的男人,来帮他解决困难!

这比让他去死更加难受。

翟安看了一眼翟奕。

他没打算出手的,但是……

他抿唇,转身离开。

这个地方,也不适合他出现。

他刚走了两步。

身后突然感觉到一个拳头,一拳直接打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力度很大。

他其实有一秒是昏眩的。

他回头,看着翟奕嗜血的眼神,看着他真的很想杀了他的模样。

翟安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脸色一下就变了。

古歆站在那里,正对面正好看着翟安,看着翟安的神情,让她整个人,被惊吓住了。

印象中的翟安一直都是,温文尔雅,比女人还要没有脾气,她和漫漫曾经一度以为,他是受。

现在……

第一次看到,翟安露出这种,冷血的神情。

而就在下一秒。

翟安一挥拳,一个拳头直接打在了翟奕的脸上。

这次,翟奕完全是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啊!”古歆尖叫。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翟奕和翟安打了起来。

准确说,是翟奕被翟安桎梏在地上,翟安狠狠的在一拳一拳的揍他。

此刻的翟奕应该也已经到了体力透支的边缘,亦或者,在翟安的强势下,根本发不出力气,只得一下一下承受着翟安,承受着他力度强硬的拳头,打在脸上,血肉模糊……

魅色酒吧,人山人海。

这里每天都上演着无数人在这里打架闹事,来这里的人大多习惯,所以,这里的打架斗殴,也就引起这里的一小点轰动,整个大厅依然,火爆得沸腾。

“够了翟安!”

不知道多久,一个男人的声音出现。

然后,翟安的手臂被一个手握住,一个用力,在阻止翟安那一刻的,分明是不受控制。

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得死人。

他倒是不怕他场子死一个半个,但总不能看着自己好兄弟,乱来。

刚刚接到陆漫漫的电话,还不相信是翟安打架。

现在,信了。

翟安停了一下。

那一刻似乎才回神,回神的看着,面前被他揍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翟奕。

翟奕眉头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起来,但力气不够。

叶恒再拉了一下翟安。

翟安从翟奕身上站起来。

站起来后,脸色恢复得很淡然。

很快。

刚刚眼底那杀人的冲动,瞬间就消失了一般。

他站起来的样子,尽管额头上都是汗水,衣服也因为打架而被弄得皱巴巴,但此刻,就这么一瞬间,他就还是印象中的那般,如清风一般,器宇轩昂,出尘不染。

陆漫漫其实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没人想到,翟安这么强。

打起架来的架势,让人完全是,反应不过来。

她转头,看着古歆,看着她也傻了一般的,就这么看着翟安,看着他,甚至眼珠子都不会动。

陆漫漫走过去拉了拉古歆。

那一秒,古歆似乎才回神,回神中猛地跪在地上,看着翟奕一动不动的样子,差点吓哭了,焦急的声音崩溃道,“翟奕翟奕,你怎么样,你别吓我,你怎么样……”

叶恒看着地上的人,手指一动。

身后出现两个人,一下将翟奕从地上抬了起来。

“你们做什么?!”古歆看着他们的模样,带着惊恐。

“送他去医院,还不想他死在这里,糟蹋了我的地盘。”叶恒说得很淡薄。

对于这种打架斗殴的事情,他看得太多了。

倒是第一次,看到翟安,这么的去揍一个人。

古歆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点头,“我陪你一起去。”

古歆咬牙,跟着两个抬着翟奕的黑衣人,以及陆漫漫走了出去。

叶恒看着他们的背影,转头看着翟安,看着他此刻的模样,嘴角笑了一下,“喝一杯。”

“不了。”翟安直接往外走去。

“喂。”叶恒也跟了上去。

外面的魅色,没有了里面嘈杂的声音,瞬间就冷清了很多。

翟安四处看了看。

叶恒抽着一支烟,显得有些吊儿郎当,“别看了,他们已经坐着车去医院了。”

翟安找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

叶恒眼疾手快,也跟着坐了进去。

翟安直白道,“去市中心私立医院。”

他们的指定医院,所以不用犹豫。

叶恒无奈的叹了口气。

两个人坐着车,很快到达目的地。

找到工作人员询问了一番,翟安和叶恒出现在急救室的门外。

门口处,陆漫漫陪着古歆,在等待,两个黑衣人规矩的站在一边。

古歆有些焦急,根本是坐不住的,在走廊上,一直眼巴巴的看着急救室的大门,眼眶都是红的,下一秒就有可能会哭出来的样子……

翟安将视线转移。

陆漫漫也看到他们来了,上前走向翟安,看着他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手上更是破烂得模糊不清,说道,“你要不要也简单处理一下?”

翟安摇头。

“都来医院了,反正翟奕可能也还有会儿。”陆漫漫实在看不下去了。

这个时候,其实受伤害最大的应该不是翟奕。

翟奕不过是身体上的疼痛。

翟安呢?!

翟安看着古歆这么关心翟奕,心里会怎样?!

大概是,千疮百孔吧。

她使了一个眼神给叶恒。

叶恒无奈,拉着翟安说道,“走吧,我带你去医生那里,做个简单的清理和包扎。”

翟安似乎是又看了一眼古歆,才转身跟着叶恒离开。

医生办公室。

医生在小心翼翼的帮翟安消毒,清洗和包扎。

翟安就坐在那里,也没有什么情绪。

半个小时。

翟安就这么被包扎得特别严重的模样出现在叶恒的面前,叶恒忍不住笑了一下,“翟安,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经历了什么生死大劫。”

翟安一直很沉默,对于叶恒的调侃其实是没有什么反应的。

叶恒觉得无趣。

两个人从医生办公室离开,又去了急救室。

刚到急救室门口,就看到翟奕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古歆终究忍不住哭得泪眼婆娑,一直叫着翟奕的名字,仔细点会发现,翟奕的手一直紧紧的抓着古歆,紧紧的抓着她……

古歆匆忙的推着翟奕去病房,没有转头看到翟安,大概是此刻,根本就没办法从翟奕的视线上移开。

倒是陆漫漫的脚步停了一下,转头对着翟安和叶恒说道,“没事儿了,翟奕没有生命危险,就是伤口有点多,医生建议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再做个全身检查就行了,你们先回去吧。”

说完,陆漫漫就跟了上去。

翟安就这么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别看了,女人早就是别人的了,你还看什么啊。”叶恒说,脸上也有些无奈,“你就是太执着了,我真不是古歆那丫头有什么好的!哥们随便给你找一个,甩她几条街。你说你干嘛非要吊死在她身上,你说吊死就吊死吧,明知道她喜欢别的男人了,你还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你是决定要孤独终身的吗?!”

翟安眼眸动了动,什么都没说。

他转身,往医院外走去。

叶恒跟着他的脚步。

他实在理解不了,为情所困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滋味。

至少他绝对不会这么傻逼兮兮的,把自己的心情放在一个女人身上。

两个人刚走到医院门口。

叶恒招揽着出租车,招呼着翟安上车时。

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嗓音,“翟安”。

翟安转头。

叶恒也这么看着那个从医院大厅出来的女人,脚步有些急促。

这是,准备回心转意的节奏了?!

要他是她,看到刚刚翟安那么霸气的揍人时,分分钟会移情别恋。

他对着翟安说道,“我在车上等你,你们慢慢,谈……”

口吻分明,意味深长。

翟安就这么站在那里,看着古歆急急忙忙的跑向他。

他喉咙微动。

其实知道,从古歆嘴里应该没有什么好话。

只是看着她这么急切的走向自己,有些,悸动而已。

很想要控制,但心跳就是会加速的,跳动。

“翟安。”古歆叫着她。

“嗯。”翟安应了一声。

没想到,古歆会这么平静。

以她的脾气,应该会大声地责备他,责备他将翟奕揍成了这个模样。

他不动声色,依然不表露任何情绪。

“你和翟奕之间的事情……”古歆突然低下头,似乎是欲言又止。

翟安也不说话,就这么等着她开口。

古歆似乎是鼓起勇气说道,“翟安,我知道你和翟奕感情一直不好,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和翟奕计较。”

翟安抿唇。

计较?!

他哑然的笑了一下。

他何德何能,可以和翟奕计较。

翟奕从来对他都不屑一顾。

不是因为今天董事会上他突然出了些风头,翟奕都不会正眼看他。

“翟奕很小就没有母亲,这种滋味没有亲身经历你是感觉不到的。我虽然从小没心没肺,母亲死后不久我也可以开怀大笑,但每次一旦看到别人的母亲对自己孩子时,我也会难受,很难受,特别是,每次学校的亲子活动,别人都是父母双方出席,而我永远只有父亲时,那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会让人真的很崩溃。”古歆说,说得很平静,也很伤感,“而我,至少还有个父亲的关怀,翟奕连父亲的关心都没有。”

所以。

翟安看着她。

所以,她想要说什么。

“而你和我们不一样,你有这么爱你的父亲母亲,你母亲甚至会主动帮你结交朋友,当年我和漫漫就是被你母亲的糖衣炮弹轰炸,才会主动来找你玩,和你成为了朋友。可翟奕,连朋友都没有,也不会有谁,帮他交朋友,他有的就只是一味的隐藏自己的情绪。而他这么多年,一直很努力的在他的事业上发展,一直很努力的让自己坐到了今天的位置上……而我听说,你现在去翟氏,是为了抢走翟奕的一切。”

翟安很平静。

真的很平静。

他平静的听着古歆用“抢”这个字眼,来形容他的所有作为。

“我其实不太懂商业上的竞争,也觉得商业上的正常竞争其实都是商人的正常活动轨迹,我从来都不喜欢去涉足当然也不觉得这个东西可以影响到我,以前漫漫就问过我,说如果她和翟奕有冲突,有商业冲突,我会帮谁。我当初直接回复她的是,我谁都不帮,因为在我看来,这是正常的竞争,正常的竞争谁输谁赢,都不会影响了我对他们任何一个人的感情。到此刻,我却开始有些动摇了,我希望你可以放手,放手,别去拿翟奕的东西。”古歆一字一句。

一字一句的说得清清楚楚。

翟奕的东西。

什么是翟奕的东西?

而什么,是他的东西?!

翟氏是翟奕的吗?

因为他是私生子,所以没有资格。

翟奕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者。

所以他努力一点,争取一点,就是抢了。

抢了,翟奕的东西。

他其实是有些讽刺的,真的觉得有些讽刺。

他很冷静,冷静的开口说,“古歆,你觉得我抢了翟奕的父亲,抢了翟奕的母爱,抢了翟奕的事业,抢了翟奕的一切!”

古歆不说话。

其实知道自己说得很重。

“那么你呢,你觉得,是我抢了翟奕的你,还是翟奕在我手上抢了你?”

古歆一怔。

她咬唇,“我喜欢的本来就只是翟奕,所以不算抢。”

“你能说,你真的没有对我心动过?”

“那是曾经的年少无知。”古歆一字一句,“那不算什么,我对着任何一个长得帅一点好看一点的男人都有可能会有这种冲动,其实当初也不只是对你才如此,只是因为和你比较熟悉才不自觉得亲了你,想来当年我喜欢过很多男生,长得帅的男生。可是自从遇到翟奕后,我才知道,那些喜欢就真的只是单纯的喜欢,爱情这个东西,不能用喜欢诠释。”

翟安笑了。

抿着唇笑了。

古歆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的样子,此刻,心里却有些难受。

不知道为什么会这般压抑,看着翟安这种模样,会有些说不出来的疼痛……她选择忽视。

翟安说,“其实,我很想告诉你,当初翟奕是偷看了我的日记知道我喜欢你之后才开始追你的,想来,对你而言也不算什么,毕竟,你爱的只是翟奕,所以至于他用的什么手段,你也不会在乎。”

“不会在乎。”古歆一字一句,回答他。

翟安笑了一下,笑着说,“古歆,好好和你爱的人过日子吧,其他事情,别操心了。”

说完,转身欲走。

本来就放弃了,所以,对于古歆的控诉,也不会多难受。

心早就千疮百孔了,也不在乎,在这么被多扎几针。

他脚步刚抬起。

古歆一下拉着他的手臂。

翟安喉咙微动。

古歆本能的想要放开,下一秒又鼓起了勇气,“你答应我,放弃了和翟奕争夺翟氏了吗?”

“没有答应。”

“翟安!”古歆不悦,口吻中表现得很明显。

“我为什么要答应!”翟安说,回头一字一句狠狠的说道,“我也有我很想要得到的东西,不只是你的翟奕才会有!”

古歆看着翟安。

觉得翟安真的变了。

以前的翟安,不是这个样子的。

真的不是。

她说,“你就不能不要出现在我和翟奕的面前吗?”

一字一句,深深切切。

好吧。

他承认。

这种千疮百孔的心,也会一瞬间,支离破碎。

他狠狠的看着古歆,看着她如此冷漠冷冰的样子。

眼眸陡然一紧。

放手突然抓着古歆的手臂,一个吻就这么火辣辣的印在了古歆的唇上。

古歆一怔,看着面前突然疯了一般的翟安。

心口猛地一痛。

下一秒,开始剧烈的反抗。

越是反抗,翟安的攻击越强,甚至野蛮到,舌头直接伸进了她的唇舌之间,粗鲁而霸道。

她嘴里只有一些呜呜的声音,根本叫不出来。

身体被他楼抱得很紧,唇一直撕咬着她的嘴唇,似乎是在发泄一般,狠狠地发泄。

她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一刻会不受控制的很想哭。

很想哭。

就跟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般。

其实她和翟安接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第一次是青春期,第二次是她希望他放弃她求他,第三次是她中药上床的时候,第四次是她认错了人,前四次,都是她主动,而这次……

是他。

她却哭了,哭得很难受。

吻在唇瓣一直疯狂。

疯狂了很久。

周围似乎都安静了。

古歆也不反抗了,就任由翟安这么吻着她。

不留余地的吻着她。

然后。

从她唇瓣离开。

很沉默的离开,脸上没有刚刚接吻时激动的情绪,只有一脸的冷漠。

冷漠的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模样。

“啪!”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翟安的脸上。

翟安脸上还包扎着伤口,这一巴掌过去,应该很痛。

但是翟安没有半点反应。

就这么看着古歆,看着他被自己强吻后,一脸嫌弃,更甚者应该痛苦得想要自杀。

“翟安,你别这么卑鄙!”古歆狠狠的一字一句。

然后,手指一直不停的在擦拭自己的嘴角,似乎是想要擦干净他的味道,那样嫌弃的表情。

他说,“古歆,翟奕的东西我要定了。”

古歆停顿,看着他。

看着他本来是原来的模样,现在却,这么生疏这么可怕!

仿若,从来不认识了一般,不认识面前这个男人是谁。

“除了你。”他薄唇微动,不轻不重的语气,就这么从他嘴里吐出来。

他是在说,翟奕的东西他全要了,除了她。

她咬唇。

咬唇,看着翟安。

翟安似乎是最后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走了。

她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坐上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她觉得很可笑。

觉得翟安真的很可笑。

他到底哪里来那么大的口气,说能够抢走翟奕的一切,他到底以为自己有多大的能耐?!

分明应该嘲笑的。

此刻,却莫名的哭了。

莫名的,不受控制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她擦了擦眼泪。

疯狂的擦拭着……

渐行渐远的出租车内。

叶恒转头,看着古歆站在那里。

第一次觉得那个女人,其实还挺可怜的。

当然,他可半点没有怜悯之心。

他回头,看着翟安冷漠的脸,看着他只要一有情绪,就是这般毫无情绪的脸色。

刚刚还真的让他有些诧异。

翟安这种男人,居然会强吻了。

他可从来没有看到翟安冲动过,不管遇到什么事情,甚至比阿修还沉得住气,毕竟阿修有他自己的报复,所以会对一件事情产生主动性,他们之中也只有翟安,只有他,总是无欲无求,导致,几乎上没有人看到他,他真的认真过的模样。

但刚刚,从翟安不要命的揍人到此刻面对古歆,整个过程,他看到翟安失控了。

他叹了口气。

英雄难过美人关。

翟安这一关,看来是不好过!

额,今天晚了点,遇到特殊情况。

宅抱歉,鞠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