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你体会过翟安的隐忍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中心私立医院。

古歆推着翟奕,从急救室出来,走向高级VIP病房,陆漫漫跟随其后。

在护士和护工的帮助下,他们将翟奕扶在病床上。

翟奕一直拉着古歆的手,却没有开口说一个字,眼睛闭着,身上脸上的伤很多,看上去很严重。

古歆帮翟安拧了拧被子,这个时候似乎大家都有些无言以对,显得病房很安静。

陆漫漫就站在一边,看着古歆和翟奕的模样,想起翟安的离开,终究为之叹气。

古歆似乎也四处看了看,犹豫了一会儿,推开翟奕的手,突然跑了出去。

翟奕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古歆的背影。

陆漫漫也看着她这么急冲冲的脚步。

两个人都知道,古歆现在是要去做什么。

陆漫漫本来想要叫住古歆的,想了想,随她吧。

感情的事情,冷暖自知。

她回头,看着翟奕,两个人四目相对,眼神交错。

没有谁收回视线,即使彼此的目光都不太友善。

陆漫漫直白的说道,“翟奕,好好和古歆过日子,何必这般折腾。”

翟奕冷笑了一下,低沉到甚至还已经有些嘶哑的声音说道,“折腾?”

陆漫漫扬眉看着他。

“折腾的到底是谁?当初我准备和古歆结婚的时候,是谁突然说要和古歆结婚?是谁抢了我新郎的位置,是谁最后娶了古歆,又是谁最后离的婚?!我折腾,我折腾,也是翟安逼的!”翟奕一字一句,说得冷漠不堪。

“为什么不扪心自问一下,这一切到底是谁逼谁的?”陆漫漫看着翟奕,“如果你从小就对翟安宽容一点,会有现在的一切发生?!”

“宽容他?那谁来宽容我?谁来宽容我从小就没有父爱母爱!”翟奕冷得吓人,“陆漫漫,我当你是古歆的朋友所以不想和你计较,你最好给我闭嘴!”

陆漫漫睨着翟奕,脸色也沉了很多,声音冷漠,“把我当古歆的朋友,那你当古歆是什么了?是你爱的人,还是你利益驱使下,可以去爱的人?!否则,一次又一次的对我进行算计,这是你所谓的,朋友?!”

翟奕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这些话分明有些讽刺。

讽刺他一次又一次的算计,被他们轻易地击碎。

这种失败的滋味,让他,青筋暴露到不停的隐忍。

陆漫漫也看出了翟奕的情绪,知道这个人的软骨在什么地方,大概是从小到大,最不能服输,这和文赟有点像,但又不太一样,文赟是从小就有着的有预感觉得自己就应该高高在上,而翟奕是从小的自控和努力,想要证明,自己比很多人强。

纵然,发展轨迹不一样,但心态结果却是一模一样。

所以两个人能够一拍即合,正搭。

如果不是自己重活一世知道他们的真面目,她觉得她不管活多少世,大概都会死得很惨。

她冷笑了一下,对着翟奕,“我奉劝你,别把太多的利益牵扯到古歆身上,她现在还爱你为了你还能够做任何事情,但女人变心很快的,当真的触及到被伤害,被狠狠的伤害,也会选择放手。那个时候,你才真的会,一无所有!”

翟奕闭着眼睛,很明显的表示着,不想和陆漫漫说话。

陆漫漫觉得自己也没心情和他多说。

对于一个她劝不了的人,说太多,也不过是徒劳。

她只是说,自己觉得应该说的,至于听不听,那都是别人的事情。

至于古歆以后的未来,那都是……

古歆自己的造化。

她没有那么强,改变不了命运。

她唯一期盼的只是,上一世的悲剧,不会重复在这一世。

病房中。

陆漫漫坐在沙发上,等着古歆回来。

翟奕闭着眼睛,并没有睡觉,只是不愿意再和陆漫漫说话而已,房间显得尤其的安静,甚至是压抑。

陆漫漫这么坐了好一会儿,她看了看时间,古歆都出去半个小时了,有什么话,需要和翟安说这么久的吗?!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有些诧异。

当然,她倒是不担心古歆出去找翟安会发生什么意外,私心还巴不得发生意外,最好让他们破镜重圆,干柴烈火!显然,自己想的有点多,她打开病房的门,准备去走廊上透透气,然后就看到病房走廊上,长而冷清的走廊上,古歆一个人坐在那里,有些娇小的身体,长头发垂放下来,挡住了她白皙的脸颊,整个人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显得有些孤寂!

陆漫漫蹙眉,走过去。

走过去站在她面前。

古歆似乎感觉到身边有人,抬头,看着陆漫漫。

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显然是刚刚哭过了。

陆漫漫抿了抿唇,坐在了古歆的旁边,问道,“怎么回来了你不进去?”

“不知道。”古歆摇头。

声音,有些哭过之后的沙哑。

“和翟安说什么了?”陆漫漫问。

不用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愉快的话题。

所以她幻想的破镜重圆,果然是,天方夜谭。

“我希望他不要和翟奕争抢。”古歆说,从来不会陆漫漫隐瞒。她似乎是停顿了一下,说道,“好像,刺激到翟安了。”

“是挺刺激的。”陆漫漫倒是平静。

平静的笑了一下。

古歆会有这样的举动,她也觉得正常。

只是有些心疼了翟安,她完全能够想象,翟安当时,会是一个什么感受。

两个人又这么安静的坐了一会儿。

陆漫漫拉着古歆的手,她手心冰凉,其实在这种地方,暖气很足的。

很多时候,分明是有些想要责备古歆,到此刻,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深呼吸一口气,声音轻柔,“古歆,以后别插足翟安和翟奕的事情中了,他们要怎么样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至于谁胜谁败,这是男人之间的斗争,你默默接受就好。”

“我知道。”古歆说。

她也知道这个道理。

她也知道,她不应该这么自私的去要求翟安。

但……

她咬唇。

似乎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她说,“翟奕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失常过,我知道翟安的举动对翟奕而言,有多大的打击!翟奕很小的时候母亲去死了,去世后,父亲还带着外面的老婆和私生子回来,你能想象这么一个小孩子,面对着自己母亲的死亡,还要面对另外的人,来抢占自己的家庭吗?翟奕一门心思将自己封闭起来,长大后,就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到现在事业发展到如此,辛苦了这么多年,翟安突然出现,突然出现要抢走翟奕的事业。漫漫……翟安比翟奕拥有的更多,翟安有父母的呵护,翟安还有朋友,翟安也有天才般的拍摄技巧,他有很多条路可以选择,但是翟奕只有一条,为什么,翟安不给别人一条活路?”

陆漫漫摇了摇头。

如果这些话,就是古歆给翟安说的。

那么。

翟安应该就会真的死心了。

因为,由始至终,古歆都站在了翟奕的立场上,从来没有想过,在翟奕面对着翟安的突然出现,翟安要面对些什么?

她声音不缓不急,也不想逼古歆了,就淡淡的把话说明白,“古歆,你想过,你这么控诉翟安的时候,翟安在承受些什么吗?你体会过翟安的隐忍吗?”

古歆狠狠的咬着唇瓣。

“你说,翟奕很小的时候失去了母亲,缺少了母爱,也因为多了一个翟安而缺少了父爱,翟安成了罪魁祸首!你都能够看明白的事情,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而作为罪魁祸首的翟安,作为一个私生子,在上流社会会是怎样的被不屑和讥讽,你觉得会过得很好?!你知道为什么当年温情阿姨会诱惑我们去和翟安交朋友吗?因为翟安没有朋友,因为但凡参加什么宴会,但凡有什么热闹,翟安总是一个人躲在角落,他为什么会躲在角落?因为他名不正言不顺,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玩!没有人看得起他!”

古歆低垂着眼眸,身体有些颤抖。

陆漫漫继续说道,“你大概也忘了,小的时候翟安被人欺负,被人骂狗杂种的事情了。反正你就是这么没心没肺,只看到你家翟奕的一切,看不到翟安的隐忍。其实,说直白一点,翟家的企业,到底就应该是翟奕的吗?因为翟安以前的不争不抢,就理所当然应该是翟奕的吗?他们都是翟弘的儿子,翟弘愿意将企业给谁,那是翟弘的事情,你怎么能说翟安在抢?!从出生开始,就不是翟安自己能够决定的,他现在只不过因为……”

陆漫漫沉默了。

深深的沉默。

古歆似乎是抬头看了她一眼。

陆漫漫说,“他现在只不过用自己的实力做一些自己主动想要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对的!何况,你一直说翟安在抢翟奕的东西,那你为什么不换个立场想想,是不是翟奕在用理所当然的态度,占有翟安的那一份!”

古歆其实是无言以对的。

她恍惚已经不记得小时候的翟安到底是什么样的了。

只记得那一次,她和漫漫跟着父母去参加一个家庭宴会,两个人都还小,8岁、9岁,还是更小或者更大,她记不太清楚了,总觉得是很长远的事情!她只记得当时她们都打扮得跟公主一样,大人小孩都喜欢她们,优越感很强。

然后她碰到了翟安的母亲,温情。

到现在还能够感受到那时的震撼。温情给她的感觉,优雅,大方,漂亮,还有让人说不出来的,高贵。

总觉得那是自己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而那个分明给人感觉高高在上的女人,弯着腰,和蔼可亲的对着她和漫漫说,“我有好多漂亮小女孩的衣服和首饰,还有儿童化妆品。那边有个小男孩,如果你们愿意和他做朋友,我就将那些东西都送给你们。”

小孩子最低不过的就是大人的这般诱惑。

其实他们从小也不缺这些,但还是会有期待。

当时是她一口答应的,“好。”

然后她拉着陆漫漫,看到了站在角落的翟安,那个时候的翟安个头也不高,皮肤很白,小脸蛋很帅气,穿着白色的小西装,看上去跟个小王子似的,只是显得有些孤独。

她从小就善于社交,最会结交新朋友了,她主动伸手,拉着翟安的手。

当时觉得翟安的手也不大。

翟安似乎是有些防备的看着她们。

眼神中,又带着期待。

古歆说,“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翟安看着她。

“我们三个以后就是好朋友了。”古歆根本没有得到翟安的回答,就直接说道。

然后,他们就成为了朋友。

因为年龄相当,还成为了同学。

以至于,三个人成了青梅竹马。

古歆回神,嘴角有些苦涩的一笑。

当年和翟安的友谊,到现在想起也会觉得很美好的友谊,就这么在他们的人生造化中,彻底的撕裂了!

陆漫漫看着古歆的模样,总是恨铁不成钢又总对她无奈。

反正从小,古歆就是这么任性着长大的。

就是这么没心没肺,思想单纯。

她只是有些心疼翟安。

心疼这个男人的隐忍,甚至是极限隐忍。

古歆看不到翟安曾经的过往就算了,现在反而来指责翟安的不是!指责他什么都有,而翟奕什么都没有!

想来。

古歆和翟安,就算她怎么努力也撮合不了了。

她站起来,看了看时间,“不早了,你进去陪你家翟奕吧,我也要回去了。”

古歆抬头看着陆漫漫。

“进去吧,既然一直觉得自己爱的是翟奕,既然一直想要和翟奕好好在一起,就坚定自己的想法好好和翟奕过,至于翟安,你就让他自由发展吧,如果不想心里难受,如果不想有所纠结,我劝你就别去插足他们两兄弟之间,更不要去招惹翟安。”陆漫漫提醒的话语,说得很直白。

招惹。

古歆一直不明白,到底为什么是她在招惹?

此刻,却觉得好像一切,都真的是她引起的,她是罪魁祸首!

她苦涩的一笑,突然问道,“漫漫,你觉得我和翟奕的将来会好吗?”

“怎么?开始打退堂鼓了!”

古歆摇头,“不是,只是突然想象不到我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想象不到,就用心去过。我也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怎样,活在当下,就行。”

古歆点头。

脸色依然,有些苦涩。

陆漫漫也不想再多说,日子都是过出来的,都是自己过出来的。

别人说再多也没用!

她转身离开。

古歆看着陆漫漫的背影。

回头。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病房。

其实回来这里很长时间了,从刚刚和翟安见面后,就回到这里,然后一直坐在这里,不想推开房门。

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去推开,总觉得推开后,会有一些自己不想要接受的事情发生。

所以她一个人坐在那里。

在冷静。

冷静的想一些事情。

当时,脑海里面其实全部都是翟安生气的模样。

陌生的模样。

她不知道为什么,人会变得这么快的,仿若就是一瞬间的功夫,她已经认不得翟安了。

那一刻,其实也认不清自己了。

她终究,将病房的房门推开。

翟奕满脸淤青的躺在床上,听到声音,转头,睁开眼睛。

古歆勉强的一笑,笑着坐在他的病床边,声音很温柔,“怎么样?哪里还痛不痛?”

翟奕摇头。

没有问她,消失的这一会儿,去了哪里!

她有些沉默。

沉默中,感觉到翟奕的大手,握着她的手。

翟奕的手也有些红肿,其实没有翟安的严重。

她当时就随便看了一眼翟安,然后,脑海里面一片血肉模糊。

“对不起,小歆。”翟奕开口,直白道。

古歆看着他,“干嘛给我说对不起?”

“惹了麻烦,怕你生气。”翟奕说,似乎嘴角还努力的扬着笑容,“以后不会了,今晚是我失控了,我会好好反省的。”

古歆笑了一下,“有什么好反省的,漫漫都说了,人有七情六欲,你不会在我面前发脾气是因为在我面前隐忍,不代表你就没有,所以我以后宁愿你将脾气发出来而不是这么憋着,专家说了,憋太久,容易生病。”

翟奕点了点头,“好,以后我不憋着了。但以后我也答应你,凡是都会看开一点,今天也是因为……一时遭受到打击,有些接受不过来,就买醉了。第一次这么买醉就被你看到这么狼狈,以后我也不敢了。”

古歆嘟嘴,责备道,“现在还顾及形象,也不看看自己伤得多严重。医生说明天还要检查一下,才能出院。”

“嗯。”翟奕点头。

“不早了,翟奕你睡吧。”

“睡不着。”翟奕说,“清醒之后,就突然睡不着了。”

“那我就陪你说说话吧。”古歆微微一笑。

然后笑着说,“翟奕,我刚刚其实出去找了翟安。”

翟奕眼眸似乎是顿了一下,表情看上去很正常,“嗯,我知道。”

“翟安伤得也很严重。”

“嗯。”翟奕点头。

古歆看着他,“你们以后别打架了。”

“好。”翟奕一口答应。

“还有……”古歆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翟安说,你曾经追我,是因为你看了翟安的日记,然后追的我……是吗?”

翟奕沉默了。

突然很沉默。

古歆也沉默着,咬着唇,不说话。

两个人的空间其实是有些僵硬的。

翟奕似乎是过了好久才开口道,“是。”

古歆恍然。

原来,不是翟安随口说的。

其实也知道翟安不会说谎话,现在这么确定了之后,反而并没心里想象的难受,而是,豁然了些。

她笑了一下,“没什么,我就是确认一下。”

“小歆,我承认当初我之所以会注意到你,之所以会主动想要追求你,是因为翟安。你知道我从小就不喜欢翟安,因为翟安我失去了所有东西,包括我现在必须去面对的,支离破碎的家庭。而我追你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要看到翟安难过。不得不说,我真的做到了,却也很庆幸自己有这份小心思,让我真的追到了你!”翟奕说,很清楚,“我爱你,古歆。”

古歆看着他。

没想到他突然在这个时候,这般的来表白。

“我真的爱你,不管我当初的动机如何,至少在我后来我和你相处的点点滴滴中,让我真的爱上了你,爱得毫无预兆,却不想放手!”翟奕握着她的手心,有用力了些。

古歆点头,“嗯,我也爱你。”

我也爱你。

所以不会去计较,最开始的爱,到底是否单纯。

爱情从来没有对错。

从来没有所谓的阴谋算计。

有的只是,两厢情愿。

……

陆漫漫从医院离开。

当时已经折腾到了晚上将近11点了。

她是真的有些累。

打了一个出租车,回去。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久都没有接通,在自己准备挂断的时候,有个声音出来,“莫太太,你找翟安?”

“叶恒?”

“嗯,是本公子。”叶恒说,还不忘补充道,“虽然我知道像翟安这种伪小白脸很吸引你们这种少妇的眼球,但我还是不得不认真且无比严肃的告诉你,莫太太你是有夫之妇,大半夜的,别耐不住寂寞。”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样,种马一个吗?!”陆漫漫没好气的说着。

叶恒一时之间,被陆漫漫讽刺得有些,无言以对。

“翟安呢?”陆漫漫询问。

“他喝醉了。”

“你带他喝酒了?”

“我带他喝,他就喝死了。本来酒量又不好,就喝了几杯就给挂了。”叶恒说着,还一脸嫌弃。

“你们在哪里?”

“怎么着,你还想趁着翟安喝醉了,过来做点什么吗?梦都别去梦!”叶恒一字一句,“你敢给阿修带绿帽子,我就让你家种满都是绿草!”

“……”陆漫漫觉得已经没办法和叶恒这二货愉快沟通了,她说,“你给翟安说一声,让他该放弃的就放弃了,别糟蹋了自己的身体。”

“我不会传达的。”叶恒说得很坚决。

“另外告诉他一声,我们的合作项目时间很紧,让他别糟蹋了身体耽搁了我们的合作进度。”

“陆漫漫,没看出来你这么的有奸商潜力……”

“我的话说完了,拜拜。”

然后,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可以想象,叶恒此刻吹胡子瞪眼睛的模样。

她抿唇,看着窗外的街道。

她其实也累了。

这么一天,真的有些累。

她伸着懒腰,想着莫璃还在和她住在一个别墅里,本来想要回家好好放松的好心情,就一下子烟消云散,她都不明白了莫璃这小婊砸,为什么就缠着她不放了?她去莫家的时间这么少,就算不喜欢她,就算不喜欢她的出现怕抢走了自己在父母眼中的关爱,她特么的都离这么远了,她还死磕着过来,是有病?还是找虐,还是说,她本来就有自虐倾向。

莫璃的种种举动,她都觉得,有目的。

目的性应该很强。

越是看上去纯良的人,越是,心思诡异。

这么想着。

电话突然在此可选响起,在如此安静的出租车内,倒是吓了她一跳。

她就说莫璃这个小婊砸,让人心惊胆战。

深呼吸,拿起手机,看着来电显示,一股不要的预感迎面而来,她硬着头皮接通,“妈。”

“漫漫,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正准备回家。”

“你现在到市中心私立医院来一下,莫璃生病了。”

“又病发了?”陆漫漫询问。

有一刻紧张,下一刻还有些庆幸。

这么一想,莫璃一来别墅就生病,肯定姜雨烟不会让她长期住在这里,自己也可以丢掉这个大麻烦了。

“不是。是胃炎犯了。”姜雨烟说,“你过来一下吧。”

“……哦,好。”

陆漫漫挂不断电话。

莫璃又要做什么?!

又要变现什么?!

她对着司机说道,“掉头,回私立医院。”

“好。”

车子很快又听到了市中心私立医院。

陆漫漫觉得自己重生一世,来这个地方过的时间应该比上辈子那7年都要多!

她急忙忙的往姜雨烟说的病房走去。

推开房门。

姜雨烟此刻正在喂莫璃吃饭,一小口一小口,吃得特别的斯文,姜雨烟也显得特别的温柔。

病房中,莫昆也在。

王忠也在。

她有些莫名其妙,该做的还是知道怎么做,她连忙有些担忧的说着,“妈,妹妹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住院了?”

姜雨烟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

所有人的视线也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而她的视线,一直放在莫璃的身上,看着莫璃在大家一个不留神的时候,笑得恶毒。

“胃炎犯了。”姜雨烟无奈的说着,“小璃因为有心脏病,当时吃很多药物,激素什么的,导致胃一直不太好,这么多年我就一直在帮她调理身体,其实很久没有犯过胃病了。”

“那怎么突然又犯病了呢?是吃不惯我们家里面的东西吗?”陆漫漫看上去真的很担心的模样,口吻还有些责备的对着王忠,“王管家,我不是给你说过吗?让你配合小璃的胃口,你不像是这么粗心大意的人!”

“不是的,莫太太,是……”

“不是王管家的原因。”姜雨烟说着,“是你妹这个傻瓜,晚上一直没吃饭。”

“一直没吃饭?”陆漫漫皱眉。

这不是就是自己作的了?!

“她说等你回来一起吃饭,不想自己一个人吃,结果就成这样了。”姜雨烟叹气,“也不知道这么一股筋,这么笨,到底像谁?!”

大概谁都不像!

毕竟,莫璃一点都不笨。

陆漫漫显得有些夸张,“小璃,你明知道我上班时间不固定,你干嘛要等我啊。就算等我,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啊?!这么饿着肚子,爸妈多担心你,我也担心你,你哥回来知道我没有照顾好你,我也不好交代。”

意思就是,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也做得出来!

“就是小璃,你说你给你大嫂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也好!”姜雨烟也有些责备道。

“我怕打扰到大嫂,怕耽搁她工作,所以……”莫璃有些委屈的说道。

“但是现在大家都在为你担心。”

意思是,你不只是打扰到她,还打扰了一屋子的人。

“我……”莫璃梨花带泪。

真是会演。

陆漫漫连忙说着,“小璃你别哭,没有人责备你什么,只是大家都怕你出事儿,太担心你了,以后你为了我们,也要将自己身体养好了,别拿身体开玩笑知道吗?”

反正,好话坏话都被陆漫漫说干说尽了。

莫璃一个厌恨的眼神,从眼底一闪而过。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璃此刻的模样。

别真的以为,她是省油的灯。

“是啊,小璃,你就是要会学好好照顾自己,你看看你,这么憔悴的样子,爸妈都心疼。等会儿出院了,我就带你回家,你大嫂忙,你一个人在,我也不放心。”姜雨烟连忙说着。

陆漫漫嘴角笑了一下。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局。

当然,她知道应该不会这么容易。

果不其然,莫璃梨花带泪的又开口了,“妈,我不想回去,我想跟着大嫂一起住。你既然说让我学着好好照顾自己,就应该放任我不在你身边,有你在,你什么都帮我考虑周全了,我还怎么学着长大。”

“小璃……”

“大嫂也说了大哥不在她一个人寂寞,有我陪着正好。”莫璃急切的说道。

姜雨烟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抿了抿唇,“是啊,我是这么说过,那是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莫璃,也想她来陪我。但对比起莫璃的身体,我还是希望,莫璃能够跟着妈回家。有空我多回来也可以。”

“可是我不想回去。”莫璃坚持反抗,“妈,你别逼我回去,我就是想要和大嫂住在一起,除非大嫂说不喜欢我,我才会离开!”

“……”莫璃这小婊砸。

姜雨烟有些无奈。

看着自己女儿难得这么坚持一件事情,也不想真的打击了她的信心。

她转头看着陆漫漫,“漫漫……”

“妈要是放心,我也不介意小璃和我一起住,我反正一个人,有小璃在正好。只是我确实一个人很忙,如果妈方便,叫两个一直伺候小璃的佣人过来吧,我怕王忠一个大男人又不知道莫璃的习性,惹得莫璃身体不好了,加上我经常不在,也能有人陪陪莫璃。”

“还是漫漫你想的周全。”姜雨烟认可的点头。

陆漫漫倒不是想的周全。

是觉得总应该多几个人过来看着莫璃,耍花样的时候,至少有证人,免得莫璃一口咬定就说她欺负了她,鉴于上次莫璃陷害她的事情被佣人给出卖了之后,她应该不会再收买心腹了,所以从莫家别墅来的佣人,多少她还是放心的。

莫璃转头似乎是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嘴角依然挂着浅浅的笑。

病房中,陆漫漫又主动和姜雨烟聊了会儿天,说了些莫璃的事情,显得很是亲热。

莫璃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看了又看。

陆漫漫一脸淡然。

输完水,医生检查了之后没什么事儿了,莫璃就出院了。

莫昆和姜雨烟先将他们送回了别墅,不放心的叮嘱了莫璃整整一刻钟才离开,离开后,几个人才走进别墅大厅。

已经很晚了。

陆漫漫累得话都不想说,只想回房间休息。

所以她真的没有给莫璃说一个字,往楼上走去。

莫璃也往楼上房间走去。

莫璃走在前面,脚突然是晃了一下。

陆漫漫眼眸一紧。

莫璃转头,脸上的邪恶和阴鸷,明显得有些吓人。

和平时莫璃给人的单纯可爱模样,天壤之别,所以让人,触目惊心。

陆漫漫觉得自己那一刻,还好胆子很大,否则得被吓丢了魂,她说,“莫璃,你现在敢从上面滚下来,我就敢接着你往下滚,到时候我们看到底是谁威胁谁?!”

莫璃阴冷的笑了笑,“陆漫漫,你真的以为我会这么low,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根本不屑在你身上用!”

陆漫漫嘴角抽搐。

她就知道,莫璃这个小婊砸,半点都不能忽视。

“放心,我这次到这里没想过怎么陷害你,只不过在家里装的厌烦了,想要换个地方住而已。想了想除了你这里,我也不能去什么地方!”莫璃说直白了话。

陆漫漫冷笑了一下,“这么说我还应该荣幸,荣幸的能够见到你这么真实的一面。”

“何尝不是。”莫璃笑得狡猾。

“只是今晚这一出,又是演的哪样?”陆漫漫问她。

“一个人在家庭无聊的,所以偶尔折腾一下。”莫璃说,“对了,我觉得我住这里还有一个原因都差点忘了。”

陆漫漫眉头微动。

“就是让你堵心的。”说完,莫璃转身走了。

走得不缓不急。

陆漫漫看着莫璃的背影,就这么看着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她这还真是,摊上事儿了。

摊上大事儿了!

抿了抿唇,起身准继续上楼。

王忠从下面上来,恭敬道,“莫太太。”

陆漫漫回头看着他,“怎么了王管家?”

“你真的放任莫小姐在这里住吗?”王忠问她。

所以,王忠也知道莫璃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了?!

王忠知道。

那么,莫修远肯定也知道。

“王管家,你告诉我,今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莫璃不吃饭,你也没有打电话给我说一声,不像是你这么严谨的人做事风格!”陆漫漫有些严肃。

说起来。

她倒是有些责备王忠,在莫璃不吃饭的时候,就应该给她打电话,没打电话,至少在莫璃发病的时候应该打给她吧,两样都没做,导致她还得从姜雨烟的口中得到消息,弄得她很被动。

王忠也有些自责,自责的时候,脸反而有些红了。

陆漫漫盯着王忠,看着这个老男人异常的神情,越发的觉得奇怪了。

王忠似乎是深呼吸了好久,才开口道,“莫小姐今晚在别墅,说等你回来了再吃饭,我也有催促她先吃,说你经常加班不知道几点回来,她坚持说等你一起吃饭。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我看你还没回来,就准备给你打电话问一声,她拉着我死活不让我给你打,说不想耽搁你。”

所以……

王忠脸更红了,“但是我觉得对比起莫小姐的身体,给你打电话肯定是有必要的,就和莫小姐争执了两句,然后莫小姐就说……”

陆漫漫兴致更高了。

“莫小姐说,说如果我给你打了电话,她就会对外说我非礼她!”王忠说完,脸都红透了。

陆漫漫倒是忍不住笑了。

这莫璃还真是个祸害,还真是谁都能祸害!

怪不得,由始至终,王忠都沉默着,任由莫璃耍各种花招。

想来,这种欲加之罪,对王忠这么一个刚正不阿的人,多大的刺激!

“其实你倒是可以试试。”陆漫漫说。

“什么?”王忠诧异。

“非礼。”

“莫太太,你别开玩笑了……”王忠吓得脸都绿了。

陆漫漫眼眸倒是一紧。

这个莫璃,不把她撵出去,还真的以为自己能上天了!

飘过。

群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