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觉得,她肯定是不允许莫璃和她这么一直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这个女人容易上天,而她,不想和她发神经,但她内生深处也没有想过,这么快的要将她撵走,怎么也得给姜雨烟一点面子!

可惜。

贱人就是矫情。

陆漫漫果然太低估了莫璃这个小婊砸“作”的能力了。

她第二天一早,起床上班。

昨天翟安给了她一个定心丸,今天她得去董事会将这颗定心丸给董事会的这帮人吃了。同时,还得将一系列工作安排了下去,投产手机重新占领市场,这才是她现在要做的关键,至于其他事情,关于莫璃故意来让她堵心打扰她生活的事情,她原本打算的是暂且搁浅。

她下楼,走向饭厅吃饭。

莫璃已经开始吃饭了。

所以,这是不打算玩这一招了?!

看着她出现,嘴角微微一笑,笑得很可爱,“大嫂。”

陆漫漫睨了她一样。

这个女人不去当演员,真心是可惜了。

“嗯。”陆漫漫应了一声,吃着王忠准备的早餐。

饭席上很安静。

陆漫漫吃得有些快,昨晚因为回来得太晚,又莫名有些失眠,今早起床其实是有些耽搁了时间,她放下碗筷,擦了擦嘴,就往外走。

“大嫂。”莫璃似乎也吃完了,她站起来,叫着她。

“嗯?”陆漫漫蹙眉。

她现在是真的没半点心情和这个女人撕。

“我想和你一起去公司。”莫璃说。

陆漫漫抿唇。

“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妈说让我多结交点朋友,多接触点外面的世界,我想了很多,想着或许跟着你去上班,就可以多接触一点。你不会拒绝我的是不是?”莫璃睁着她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陆漫漫。

“如果我拒绝呢?”陆漫漫就这么淡然的看着她。

“你知道我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你不得不带我去的。”莫璃依然笑得天真无邪。

陆漫漫冷冷的笑了一下,“那你就跟着吧。”

很淡定,陆漫漫根本没有急躁,也没有表露更多的情绪,只是这般,很平静的答应着。

莫璃眼眸一紧。

别表现出一副觉得她好像对陆漫漫而言毫无影响力的样子,她最接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忽视,这么多年,她在家里这么多年,为什么会这么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不只是,父母比较偏爱她而已,还是她有能力。

她跟着陆漫漫的脚步,坐进了陆漫漫的小车内。

秦傲看着车上多了一个人,有些诧异。

陆漫漫直白道,“可以当她不存在。”

莫璃脸色微变。

陆漫漫还好心提醒道,“秦傲是你哥的人,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随时会给你哥汇报。”

“就跟对你一样吗?”莫璃问她,嘴角带笑,心思诡异。

“你觉得是就是。但莫璃,因为和莫修远感情很好,因为我们是夫妻,所以我并不觉得我的行动暴露在他的眼底有什么不对,反而,我倒是希望有个人能够这么随时随地的告诉他我的一切,至少让他的世界随时随地都有我的存在,这是在乎一个人才会有的举动,是爱情。”陆漫漫说得直白,她笑了一下,“这叫爱情,你不懂。”

这叫爱情,你不懂。

莫璃狠捏着手指,脸上难看的神情毫不掩饰。

是戳到痛处了?!

陆漫漫嘴角一笑,想要离间她和莫修远的感情,还真的嫩了点!

一路上,两个不友好的人,均一言不发。

一直到达陆家大厦。

陆漫漫进去。

莫璃跟着她。

莫璃一直表现得很可爱的模样,她的真面目,陆漫漫觉得,或许就真的只有她才知道,还阴错阳差的,知道得这么深刻。

电梯一路到达她的办公室。

她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

莫璃看上去有些无措的,站在那里,看着她。

“你随便找个位置坐。”陆漫漫说。

莫璃坐在了一边沙发上。

陆漫漫打开电脑。

张翠敲门而进。

一进来,就似乎是看到了沙发上的女人,她转头多看了两眼。

要知道,很少会有人穿粉色的纱裙带着公主范出现在公司,显得太不正式了,而且不得不说,能够这么完美的驾驭粉色公主裙的人真的不多,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穿这种裙子,穿得这么的漂亮,一点都不俗气,显得很仙,很纯。

陆漫漫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打着电脑,说道,“莫璃,我小姑子。”

张翠回神,连忙恭敬的叫着,“莫小姐你好。”

“你好。”莫璃微微一笑。

张翠觉得莫璃笑起来更加好看了。

她的好看不是那种,就是刺目的大美女,准确说也没有陆总的绝色,但就是,让她觉得乖得可亲。

陆漫漫不用猜想也知道外人眼中的莫璃是什么样子,毕竟她曾经也这样过,所以对于张翠的举动,她显得很平静,只淡淡然的说道,“今天的工作进程安排。”

“哦,对不起陆总。”张翠回神,瞬间恢复到工作状态。

她将手上的文件恭敬的递给陆漫漫,说道,“陆总,这是昨天翟经理过来开会的会议纪要,需要你签发了然后给发给领导过目,同时,你说的上午10点的董事会会议,我已经安排妥当了,会议室也让董事会秘书准备完毕,董事会所有成员都已通知到位并答应全部出席。另外,你昨天说的下午要市场部B组给你一份手机投产的时间进度表,今天下午4点钟,他们会将他们的一个计划安排拿过来给你过目,也就是说,会预约你4点到5点的时间。”

“嗯。”陆漫漫点头,一边看着电脑,一边听着张翠的工作汇报,说道,“给我一杯白开水。”

“是。”

“等等。”陆漫漫的视线从屏幕上移开,对着一边的莫璃说道,“你喝什么?”

“我都可以。”莫璃显得有些羞涩。

陆漫漫想了想,“也给她准备一杯白开水,温热的。”

“是。”

张翠离开。

办公室就剩下陆漫漫和莫璃两个人。

陆漫漫该做什么,就自己在做什么,丝毫没有因为莫璃的出现而影响了她的工作态度,她认真的处理着手上的一系列的事情,看上去似乎是很忙。

莫璃一直打量着陆漫漫,眼神带着深究。

她跟着陆漫漫来上班就是为了一个影响她的,她倒是没有想到,陆漫漫的定力这么强,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把她当回事儿,将她忽视得彻底。

她心头不悦。

正时。

张翠又敲门而进,说道,“陆总,董事会马上开始了。”

“嗯。”陆漫漫微点头,似乎是最后敲打了一下键盘,站起来,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很有气场的模样。

她的秘书就跟在她的身后,显得很是霸气。

莫璃看着陆漫漫的背影,看着她如此意气风发的样子,脸上的难看毫不掩饰。

她听说陆漫漫以前和她一样,深居闺中,是被别人标榜的贤妻良母,标签贴的很多,很多好的词语,其实大多是讽刺,至少在女人群中,陆漫漫在原来的标签中,半点都不会有人羡慕嫉妒,反而还很是讽刺。

现在。

现在摇身,就突然变了。

变得这般的,锋芒毕露,势不可挡。

她咬牙。

突然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出了陆漫漫的办公室。

她穿过几道走廊,走向了外面的大办公室。

办公室人很多,大家都很忙,似乎都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她走了好几圈,也没有人真的注意到她。

突然,有个人不小心猛地撞了她一下。

她往后退了两步,看着面前穿着职业装的上班女性,看着她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手上抱着一堆文件,脸色并不太好,她说,“你站在路中间做什么,新来的吗?”

莫璃一怔。

“正好,我现在忙得吐翔,你把这一堆文件帮我去那边复印了,每样复印一份,正反面都要。”说着,那个女人就将手上的一堆东西,直接递给了她。

她就这么看着面前的女人。

女人丢给她之后,就走了,嘴里似乎还嘀咕了一句,“现在的新人,真是半点规矩都没有,上班穿这种衣服,为了勾引谁啊?!”

莫璃看着女人的背影,嘴角邪恶一笑。

她正没有找到怎么给陆漫漫找麻烦,这个女人就正好送上了门!

她转身,询问着走向了复印机室。

她没复印过,不知道怎么复印,不过看了两眼别人弄的,基本上是知道了,正排到队,准备去复印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边的碾碎机,看着有人将纸放进去,碾碎机一过,就成了一条条的碎纸了。

嘴角的笑容,越发的邪恶了。

……

陆漫漫在董事会上开会,将翟氏的项目进行了工作汇报。

这是这么久以来,董事会会议最轻松的一次了,所有董事都对她和颜悦色,恭维的话还很多,此起彼伏,大体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真是不能小看了年轻人的势力云云之类的,陆漫漫还算淡定。

会议进行到一半,陆漫漫正在汇报接下来的一些工作安排时,会议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所有人转头。

张翠硬着头皮,对着陆漫漫说道,“陆总,莫小姐现在在下面,哭得厉害,好像是受了委屈……”

陆漫漫眼眸微动。

莫璃这般不安分她其实能料到,只是……

好吧。

她站起来直白道,“给位董事不好意思,我有些私事要解决,至于后期的一些安排,我会让秘书通过OA一个个发送给你们,如果有什么意见可以第一时间给我说,现在我先走了。”

说完,陆漫漫就出去了。

董事会的人都懵逼了。

什么事情重要到,将他们这么大一帮人丢在这里,说走了就走。

所有人转头看着陆子山。

陆子山也觉得莫名其妙,只说,“那今天就散会吧。”

起身,也离开了会议室。

但心里还是有些对陆漫漫如此举动不太满意,想着等会儿得好好的问问情况。

陆漫漫当然知道自己这么从董事会离开很是不妥,但莫璃这个小婊砸的事情是真的半点不能耽搁,一出什么幺蛾子,她难得去收拾残局,这么急匆匆和张翠走向了大办公室。

刚出现,就听到莫璃小声哭泣的声音,显得很委屈。

所有人看着她到来,全部都恭敬而规矩的微后退了些。

陆漫漫停在莫璃的面前。

莫璃泪眼婆娑的看着她,然后可怜无比的叫着她,“大嫂。”

大嫂……

站在莫璃身边,刚刚指着莫璃骂她蠢货的职员,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战战兢兢地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转头似乎是看了她一眼,没有停留,直接对着莫璃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我……刚刚因为你去开会了,所以从办公室出来想要看看你工作的地方是什么样子,就碰到了这个姐姐。”说着,指了指那个员工。

员工此刻真恨不得钻地洞了去。

“这个姐姐将一大堆东西给我,让我去那边帮她做什么。我一时也没有听清楚,就抱着她给我的东西,去了那边那个小房间,然后将她给我的东西,学着别人的样子,将纸放在了一个机器里面,然后出来后,就变成碎片了,然后这个姐姐突然也出现了,看着我就骂我蠢货……”莫璃说着,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似乎是越说越伤心。

陆漫漫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不就是莫璃故意找茬吧。

可怜了她的员工。

她转头,对着那个女职员说道,“什么东西被她嚼碎了?”

“陆总,是我们策划部门从昨天晚上加班到现在一个手机投产方案,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分公司公司提供的方案,支撑公司的一些签字盖章等一些列很有用的存档,本来是打算复印一份备份的。我手上的工作很多,我怕在规定时间处理不完,就将这最简单的复印工作给了我以为是新人的莫小姐,没想到当我忙完了一个紧急处理的事情过去看的时候,就看到莫小姐将所有我有用的档案那进了碾碎机里面,我当时一时火大就骂了两句莫小姐,我是真的不知道,她是你妹妹。”女职员连忙解释着。

其实也知道怎么解释都没用了。

“碎纸片都在吗?”

“我刚刚从碾碎机里面拿出来了。”女职员说,“不知道还能够还原多少。”

说着,女职员想死的心都有了。

倒不如,被辞退算了。

陆漫漫沉默了一会儿。

整个办公室的所有人都跟着她沉默。

只有莫璃还泪眼婆娑的,哭得梨花带泪。

陆漫漫突然开口,“莫璃,道歉。”

莫璃一怔。

整个办公室的所有人都怔住了。

“你知道你将他们手上多重要的东西弄丢了吗?你知道你刚刚的举动,会让他们又增加了多少工作量吗?”陆漫漫口吻严肃。

莫璃就这么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很严肃,半点没有开玩笑。

眼神还在说,人多着呢,你要反抗也可以。

莫璃气得火大。

她本来就是为了让陆漫漫堵心的,她的所有举动就是为了给陆漫漫添麻烦,就是为了让陆漫漫得不到人心,不管任何人在这个时候,陆漫漫也应该护着她,而不是,让她去道歉吧。

她看着陆漫漫,好久,委屈得都要死的模样说道,“大嫂,可是我不知道她让我做什么……”

“那你都不会问吗?既然接了她手上的东西,就应该帮别人将事情做完,否则你应该拒绝!而你却在搞不清楚的情况下擅自决定做自己想当然的事情,你知道这在职场上,是有多需要避讳吗?”陆漫漫口吻一直严肃。

其他人也都这么看着陆漫漫丝毫没有给莫璃面子的,教训着。

“如果不是她偷懒,也不会这样的……”莫璃为自己辩护。

“你刚刚也听到了,她很忙,忙着处理一个急的事情,而且她帮你当成新员工了,所以才会将这么重要而简单的事情交给你,你现在给她弄成这样,不需要道歉吗?”陆漫漫再次逼问。

莫璃看着陆漫漫。

她现在当着这么多人,也不敢反抗厉害。

她只是这么狠狠的看了两眼陆漫漫,然后转头对着那个职员,道歉,“对不起,我……”

说着,眼泪就疯了一般的往下掉。

“没什么没什么,也是我自己的失职。”女职员连忙说道。

“确实也有你的失职。”陆漫漫说,“毕竟莫璃不是我们公司的人,所有的责任就需要有你一个人来承担。”

“是。”女职员点头。

一直都听闻陆总刚正不阿,处事干净利索。

现在果然,名不虚传。

陆漫漫表情严肃,“你负责将所有有着宪章的文件进行还原,同时将所有其他方案进行补档,我给你一天时间,明天这个时候,我需要你将所有碎掉的文件,原原本本的放在我办公室给我看。同时,本月扣去500块奖金,作为惩罚。”

“是。”女职员连忙点头。

500块对他们的工资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也不叫什么惩罚,只是做个意思而已。

女职员感激涕零。

其他同事对陆漫漫也有些刮目相看。

陆漫漫对着莫璃,“跟我去办公室。”

说完,就先离开了。

莫璃跟着陆漫漫的脚步。

办公室房门关过来,莫璃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那个小可怜,那个看上去可怜无比的样子,瞬间就变得阴森无比。

她说,“陆漫漫,你还真的不怕我报复你?!”

“有什么好怕的?反正我不这么做,你一样会报复我,倒不如……”陆漫漫看着她,一字一句,“让我自己心里爽了再说!”

“我们走着瞧!”莫璃转身,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张翠正准备进来,看着莫璃急忙忙离开的背影,有些担忧道,“莫小姐看上去这么脆弱,她这么委屈的跑出去,会不会有事儿?”

“不用管。”陆漫漫显得很淡定。

“哦。”张翠也不多说,认真的汇报着工作。

陆漫漫一直工作,开会,又和翟安将项目进度进行对接,忙完了所有事情,将手机投产的一条一款的进行了明确后,陆漫漫提前下班,回到了别墅。

到别墅门口,还未进去,就脱了羽绒服,在门口站了半个小时,冻得差点虚脱。

不是因为大姨妈在身,她真会洗冷水澡。

她冻僵着身体走进去。

王忠看着陆漫漫一个人回来,还提前回来,有些诧异,“莫太太,莫小姐呢?”

“回去告状了?”

“什么?”王忠看着她。

“不超过晚上她就会回来,你等着做好心理准备吧。”说完,陆漫漫就起身上了楼。

上楼后,也将自己房间的暖气给关了,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

终究,把自己折腾感冒了。

下午7点多,陆漫漫发烧了,很明显,脸蛋红彤彤的。

也正时。

王忠敲门让她下楼,说莫小姐回来了。

然后,莫夫人也过来了。

陆漫漫嘴角一笑,她就知道莫璃的伎俩,一般都是哭着回去,死活不会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为的就是让姜雨烟着急,也让人误以为就算她受了委屈也宁愿自己忍受的柔软气质。莫璃当然知道,自己的母亲肯定不可能真的会让她这般委屈,会软禁皆施让她把事情说出来,而她只需要等时间差不多了,半推半就的再很委屈将事情的原原本本添油加醋还一脸受害者模样的说出来就行,。这样的攻击力,自然比直接回去就说发生了什么事情更大。

陆漫漫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下楼。

下楼,看着姜雨烟脸色真的很不好。

“漫漫。”姜雨烟看着她下楼,口吻有些不好。

陆漫漫对着她惨白的笑了一下,“妈,你也过来了。”

“漫漫,妈不是谁你,你明知道你妹妹身体不好,从小就被我老两保护得厉害,从来没有这么去外面结交过,你不说多照顾着她,至少也不能让她受了委屈,你知道你妹今天回来哭着那模样吗?我真怕她的病都又给哭了出来,医生说了,你妹这病,情绪很重要!”姜雨烟说得很严厉。

这还是姜雨烟第一次这么对她发脾气,毫不掩饰。

可想而知。

莫璃都在姜雨烟耳边吹了什么风。

陆漫漫抿了抿唇,还未开口,就看到莫璃小心翼翼的拉着姜雨烟,小可怜模样地说着,“妈,别这样,不是大嫂的错,是我自己做的不对……”

“小璃你也别给你大嫂说好话了。你的性格我知道,你从来不会给人惹了麻烦。你大嫂的心态我也懂,不就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大度无私而已,为了更好地在公司立足。但你大嫂用这样的方式让你受委屈,我做妈的也看不下去。”姜雨烟似乎是越说越气。

想起自己女儿从小呵护到达,却被陆漫漫这么教训了一番,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陆漫漫看着姜雨烟的模样。

所以此刻她不给莫璃道歉认错,是怎么都不可能了!

她说,声音其实都有些暗哑了。

脸蛋这么红,脸色这么不好,姜雨烟可是半点都没有注意到,她生病了。

“妈,小璃今天是真的给我们那个同事惹了很大的麻烦,我这么说了两句小璃,也是为了给她面子。我想着小璃肯定跟着我去公司也不是一天两天,多少得给人留点好印象。如果我这么偏袒了妹妹,反而会落人口舌,对小璃也会用有色眼镜看待,现在这样,小璃去公司,也没有人会给她敌意。”陆漫漫解释,解释的时候,时候都有些踹气。

姜雨烟哪里可能就这么听信了陆漫漫的解释,声音又尖锐了些,“漫漫,我不懂你的处事方式,也不觉得这样对小璃是好的。你也别多说了,这事儿我不可能就这么不在乎的,你妹从来就没有这么当着被人骂过。你明天一早,带着你妹去公司,让那个员工当着公司的面,也给你妹道个歉。至于你妹以后在你们公司人的看法我不在乎,反正我也没打算让你妹妹去你公司了,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哪里还敢交给你来照顾小璃。”

语气,那个讽刺无比。

陆漫漫抿了抿唇。

莫璃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眼眶又红了,“妈,你别这么说大嫂,我很喜欢大嫂,我还想跟着她住在一起……”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吗?你没发现陆漫漫根本就不喜欢你吗?!”姜雨烟狠狠的说着。

“怎么会?大嫂对我很好的。”莫璃眼眶通红,“除非……除非大嫂还在介意,我上次陷害她的事情,我知道那件事情是我不好,我现在想起都后悔得很,不仅失去了自己最喜欢的宠物黛西,还,还……”

似乎是说不下去了,莫璃都哭得断气了般。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璃的表演。

所以哪壶不开提哪壶。

莫璃这个时候说以前的事情,就是认定了姜雨烟也会这么想。

看姜雨烟脸色就知道,她是信了莫璃的话。

她脸色很不好,很不好的说着,“漫漫,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大度的人。当初你不是当着全家人的面说不在乎吗?说不会计较小璃的事情吗?现在突然又这样,你让我们怎么看你?!”

“妈,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还计较以前的事情了,我……”

“你别说了。既然你放不开,我也不会让莫璃过来打扰你了。我还是会当你是儿媳妇的,你好好和阿修过日子吧!”姜雨烟脸色冷漠,看得出来,对陆漫漫是何其的愤怒。

陆漫漫转眸看了一眼莫璃。

看着莫璃阴冷的笑,那样得意。

“小璃,我们走了,免得惹人看不顺眼。”姜雨烟拉着莫璃,就准备离开。

“妈,我不想走……就算大嫂很在意以前的事情,我也不想就这么走了,我或许多和大嫂相处一段时间,大嫂就能够原谅我了,现在我不走,我不走……”

“小璃。”姜雨烟有些恨铁不成钢,狠狠的说着,“有些人心思都藏在心里面的,哪里像你这样,什么都变现在脸上,你怎么做都没用!”

“不会的,大嫂不是这样的人……”

陆漫漫就这么冷漠的看着她们两母子的一唱一和。

然后。

然后……

她突然就倒在了地上。

在姜雨烟和莫璃的目瞪口呆下,晕了下去。

不是只有莫璃会装的。

她也会。

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就是让自己惨点而已嘛,有什么做不到的!

陆漫漫闭着眼睛,感觉到耳边有些惊呼的声音,然后听到姜雨烟立刻叫人打着急救电话,然后没多久,她就被急救人员带上了急救车,送去了医院。

反正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和折腾。

她“清醒”后,就躺在一件VIP豪华病房里面。

病房中,除了姜雨烟,莫璃,王忠外,莫昆也急急忙忙的赶到了。

陆漫漫有些嘶哑的声音看着他们,“我们在这里?”

姜雨烟眼神闪烁了了一下,似乎是有些尴尬。

王忠连忙上前说道,“莫太太,你忘记了,你刚刚在别墅晕倒了,送到医院来,医生说你发烧都到39度5了,再这样下去,人都烧坏了。”

“是吗?我就说为什么今天一直不在状态,一直觉得头重脚轻,原来是发烧了。”她恍然的说道。

“嗯,你多休息,医生已经给你挂好点滴了,很快就可以退烧的。”

陆漫漫点了点头。

准备休息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又开口道,“妈,小璃的事情,我再给你好好解释一下,我真的没有想过为难小璃,也真的不会再计较曾经的事情。我本来就是独生子女,也没有弟弟妹妹,所以我一直把小璃当亲生妹妹,一直很想要好好对她,你相信我,别说我口是心非好不好?”

姜雨烟脸色有些挂不住。

姜昆看着自己老婆,有些诧异,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就是莫璃的一些小事儿。”姜雨烟眼神有些回避。

她作为婆婆把陆漫漫给刺激晕倒了,怎么也有些,说不过去。

显得自己太小气了。

“到底什么事!”姜昆脸色一沉。

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小事儿。

姜雨烟没有说话。

倒是王忠,无比恭敬的开口道,“老爷,是这样的,今天莫夫人和莫小姐到家里别墅来,一来就说莫太太欺负莫小姐,莫太太怎么解释他们都不听,还一直说莫太太还在计较什么以前的事情……然后莫太太突然就晕倒了。送到医院来才知道,发烧这么严重。”

姜雨烟狠狠的看了一眼王忠。

王忠倒是很坦然。

姜昆看着姜雨烟,脸色很不好。

姜雨烟也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也是当时有些急,听小璃说在今天跟着漫漫去公司,漫漫当着公司大多人的面子说了她两句,我有些生气就去质问漫漫,也没说什么,当时也确实没有发现漫漫在发烧,所以……”

“所以?所以怎样?!”姜昆脸色难看,“漫漫嫁给我们莫家作为莫家的媳妇,现在修远不在,你们两母女上门去这么讨伐漫漫,姜雨烟你觉得对吗?要是漫漫找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还怎么给修远怎么给漫漫的父母交代?!”

姜雨烟平时也很少这么没有理智。

而且姜昆也不是一个很容易发脾气的人,显然这件事情,是真的做得有些不对。

陆漫漫连忙开口道,“爸,你别这样说妈了,其实也不怪妈,是我自己没说生病的事儿。而且小璃是妈的一直呵护着长大的,作为母亲维护自己的女儿也应该的,也是我处理不当,让小璃受了点委屈,也让妈误会了我。”

“小璃现在也不小了,你这么护着她,是要你进棺材了也这么护着吗?”莫昆脸色依然不好,“你不是也说要让她学着成长吗?一点点事情你就这么激动,以后要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得翻天了?!这就是你给我说的,要让小璃成长吗?!”

“我……”姜雨烟觉得自己是有些理亏的,毕竟陆漫漫住进了医院,所以也不敢多说什么。

“我倒是觉得漫漫做得很对。在公司就应该有公司的样子,不能徇私不分青红皂白了去,要不然还怎么好好的管理一个大公司了吗?”姜昆认可道,“你别管你妈的妇人之仁,你没做错。”

陆漫漫有些为难的看着姜雨烟,似乎是很想得到她的认可。

姜昆转头看着姜雨烟,说道,“你表个态。”

姜雨烟走过去,坐在陆漫漫床边,“漫漫,今天是妈不对,你别往心里去,妈也是激动了点。”

“不生气的妈妈,我倒是怕你生了漫漫的气。”陆漫漫说,说的很真诚,“我今天这样做可能对平常人还好,但是我忘了妹妹的身体情况,还有她的成长环境。妈,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注意的。”

“嗯,妈知道你是好孩子。”姜雨烟和蔼的说着,“今天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你也别想了,妈也别想了,小璃,你过来……”

莫璃走过去。

“小璃,你也给大嫂表个态。”

莫璃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微笑着很温暖的模样看着她。

陆漫漫完全能够想象莫璃现在心里的压抑,而脸上又要表现出乖巧的笑容,是什么滋味。

莫璃说,“大嫂,对不起,小璃以后会乖乖的,不会出错了。”

“小璃,大嫂今天让你委屈了,你生气吗?”

“不生气,大嫂都是为了我好。”莫璃一字一句的说道。

陆漫漫微微一笑,笑得也很做作,“你能够这么想就好了,其实私心,妈当时说让你多接触一下社交,我就想着也许这样能够让你更快的融入,你既然可以理解我的做法,也就说明你也知道我做这个是为了你好,我也就释怀了。”

这样的话语,无非就是让莫璃自己打脸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

陆漫漫嘴角笑得何其的开心。

病房中,充斥着看似和谐的气氛。

正时。

病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所有人转头。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站在门口,分明压抑,但明显有些喘息的模样,大概是,有些着急。

“你回来了?”陆漫漫看着他,压抑着兴奋。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精神状态,松了口气说道,“嗯,回家给你打电话你电话在家里的,就给王忠打了电话,说你住院了。”

怪不得,刚刚王忠一个人出去接电话了。

她猜想,王忠应该说得很严重。

说着,莫修远就直接走向陆漫漫,将她抱在怀里。

陆漫漫总是觉得,莫修远会在一个不留神的时候,给她带来惊喜。

而此刻。

一道非常不友善的目光,就这么一直放在,他们相拥的身体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