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孤注一掷(1)谁都不要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墅,瞬间冷清。

陆漫漫呆立的看着莫修远被带走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

她告诉自己,不要慌张。

不用慌张。

莫修远绝对不会就这样,含冤而死。

文家人不可能,一手遮天。

她捏紧拳头,一直在让自己慌乱的心冷静,冷静的想,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莫太太?”王忠在她身边,似乎也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陆漫漫回神,看着王忠。

那一刻似乎只是一个呆滞的动作而已,她一时之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她压抑着颤抖的身体,说,“你通知叶恒一声,我联系律师。”

“是,莫太太。”

陆漫漫转身回到沙发上,将茶几上的手机拿起,拨打。

她手指有些颤抖。

电话接通。

“你好,陆小姐。”

“吴律师,现在我手上有个案子,需要你帮我做委托律师。”陆漫漫直言。

“很急吗?”吴俊询问。

“嗯,很急。”

“我现在人在国外,在参加一个比较重要的律师讲座,大概要半个月后才能够赶回来。陆小姐如果太着急的话,我建议你找一下我律师事务所的其他同事。我实在是赶不回来。”吴俊说着,有些抱歉。

陆漫漫蹙眉。

这个节骨眼,突然去了国外。

是这么巧合吗?

上次她爸的官司,她爸就提醒过她,以前可信,现在不一定。

显然,是不一定了。

既然文赟沉寂了这么长时间,在知道她所有能力后沉寂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再出手,能够想到的绝对会高于他任何一次,而且给莫修远安上的罪名,绝对可以让他死千百次了,文赟抱着的绝对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

她咬牙,说,“那不打扰你了。”

直接挂断了电话。

有些律师,是不能用的,越是大牌的律师,越是不能用了。

她放下电话,沉默的在想一些事情。

王忠似乎也打完电话,恭敬的过来说道,“叶先生说马上到别墅来。”

“嗯。”陆漫漫点头。

王忠显得也有些担心,“莫太太,莫先生会出事儿吗?”

“不会。”陆漫漫一字一句,“我不相信他会出事儿!”

王忠显得很紧张。

半个小时后不到,叶恒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别墅,一进来就急切的问道,“阿修出什么事情了?”

陆漫漫抬头看着叶恒,“被警察机关带走了,说是受贿贪污外加强奸民女。”

“卧槽!”叶恒爆粗口,“他妈的能安一个好点的罪名不?什么叫做强奸民女?莫修远需要强奸吗?他这么一站,多少女人摇着屁股贴上来?!简直是,玷污!”

“现在是纠结莫修远魅力的时候吗?”陆漫漫问他。

叶恒回神,“也对,阿修都进监狱了。”

“现在的情况是,莫修远被人栽赃陷害,而陷害他的人我不需要做任何调查也知道是文家的人。只有文家的人才可以在短短时间弄出这么多伪证让我们毫无预料。我刚刚给我家的律师打了电话,显然他不太敢接这个案子,既然我自己家的律师都不敢接,文城大概也没有哪个律师敢接了。你对此,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陆漫漫表现的很平静。

这份平静,也让叶恒严肃了起来。

“找律师倒是不成问题,你还记得我过生日那次,给你介绍的几个朋友吗?我有个表弟叫汪海洋,说命中缺水那个!他现在刚好靠上了律师证,目前在帝都的一家小律师所当律师,但别小看他。”叶恒一字一句,“他很强,只是没有发挥出来而已。”

“好,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准确说,莫修远自己身边的人,她全信!

“所以现在最大的难题就在于,阿修现在的犯罪证据到底是有多逼真,而我们能不能找到可以反驳这份证据的其他证据。”叶恒表现得很严肃,“我回去给我爸说一声,他在政坛上也有些自己的关系,看能不能通过疏通打理,问到一些内部消息。”

“嗯。”陆漫漫点头,自己也在想一些事情。

“那我先走了,你在家等一会儿,我让海洋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文城来,汇合后,就去看守所间阿修。”

说着,叶恒就跑了出去。

这个男人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从来不会掉链子,就像上次去稻谷子乡一样,所以她才会在莫修远出事的似乎,第一个想到的人是他。

她深呼吸,坐在沙发上,在暗自想事情的来龙去脉。

莫修远去日照区上任就2个月时间,2个月可以贪污受贿外加强奸,这样的罪名来的很快,也就是说文赟在两个月时间做好了所有的证据,她敢肯定,贪污受贿以及强奸的证据就算时间很短做得也应该是天衣无缝,莫修远大概自己也没有想到,文赟会这么快做手脚在他身上,而且他一心只想要做出成绩出来,不会预料到身边有人已经将他全部陷害,而对于文赟而言,他绝对受不了当初被莫修远打脸的事实,现在不狠狠一巴掌扇回来,誓不罢休。

她咬唇。

是真的有些控制不住心里的急躁,让自己没办法沉稳的想一件事情,没办法沉稳的去找到一些漏洞。

她捂着自己的头,有些难受。

总觉得是自己害了莫修远。

当初如果不是她找到莫修远合作,文家人也不可能盯着莫修远不放,也不至于被陷害到这个样子,如果这次一不留神莫修远就真的被冠上了罪名,她觉得她会真的亲手杀了文赟。

杀了文赟,自己也得死。

所以,终究摆脱不了上一世的结局了?!

这次,还多搭上了一条人的性命,值得吗?

她抓着头皮,觉得自己想的有些远,也想的有些多。

这一瞬间,甚至是有些无力的。

文家人在文城这么多年的控制,弄死一个小小的莫修远,真的不难!

她果然是,太自以为是了!

转眸。

电话在此刻响起。

陆漫漫拿起电话。

“漫漫,你家莫修远被人抓了吗?”古歆很激动的问道。

陆漫漫蹙眉,“你怎么知道?”

“新闻上都出来了,你自己打开电视看文城的新闻频道,现在整个北夏国都哗然了。莫修远设计贪污受贿还有强奸民女……这不会是真的吧?!”

陆漫漫根本没有回答古歆的问题,直接打开了客厅的电视。

电视上,新闻主持人非常严肃的播报着新闻“……北夏国最年轻的副区长莫修远,年仅26岁,上任两个月时间期间,却突然被人举报贪污受贿,甚至强奸民女致其死亡。目前警方已经对他进行了拘留扣押,具体情况等待政府发布官方信息。而现在,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莫修远这个人,这个曾经在文城引起轰动,并以3000万高选举票成功竞选为文城第二大区日照区的副区长,当初最大的成就就在于对稻谷子乡的泥石流处理事件……”

陆漫漫紧握着拳头。

嫌事情不够大是吗?!

陆漫漫愤怒到,眼眶都已经急红了。

古歆听着电话里面半天没有声音,忍不住又开口道,“漫漫你没事儿吧?!”

“我没什么。”陆漫漫一字一句,“古歆,你现在在上班是吗?”

“是啊!”

“文城电视台你们家是大股东,你能通过你爸的关系,先暂时不报道有关莫修远的消息吗?”

“我试试问我爸吧,但是我想应该不太可能。其他董事肯定不会同意,这是增收视率的一个重要新闻,那帮将钱看到命里面的人绝对不会感情用事,而我们电视台最不能播报的消息就是政府明文规定不能播报,否则,会毫无底线毫无节操。”古歆倒是没有说得夸张,但凡是接触到新闻媒体内,都没有什么道德而言。

“那算了。”陆漫漫决定放弃。

文家人控制着的政府,现在没有谁敢出那个文说不允许电视台报道。

她挂断了电话。

眼神就这么看着电视屏幕上的一幕又一幕。

莫修远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形象和获得的人心,就这么一个欲加之罪,全部功亏一篑。

她靠在沙发上,脸色有些发白。

她现在甚至不敢打开手机新闻客户端,去看一些对于莫修远事件的评论,她怕自己接受不了……

而在接下来的好几个小时,陆漫漫不停的接到周围人打开的电话。

比如莫修远的父母,比如她自己的父母,还有一些,看似关心她的一些商业合作人。

而她都一一的接了。

不为什么。

只因为,她从来没有觉得,莫修远给了她羞耻。

所以她很坦然的告诉所有人,莫修远不会有事儿。

包括,此刻打开电话的文赟。

“陆漫漫,我对你表示同情。”他的声音,带着讽刺。

陆漫漫冷笑,没有说话。

“千挑万选,没想到莫修远实际上是这样一个人是吧?!贪污受贿?还强奸!”文赟笑得邪恶,“你说你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他为什么还要去外面偷腥?莫非,你在床上确实让人,食不知味?”

“吃不到葡萄才会说葡萄酸的文赟,你没尝过我的滋味,你怎么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滋味。而我也可以明白的告诉你,这辈子你永远都别想碰我,一根汗毛也碰不到!”陆漫漫一字一句。

“你以为我想碰你了,陆漫漫你脱光了我也不会看你一眼!你这种毫无情趣的女人,是男人心目中的黑洞你知道吗?自持清高自以为是!我告诉你陆漫漫,你这辈子用来都尝不到情爱的真正滋味,我为你感到可悲!”文赟的声音,也激烈了些。

大概,是被陆漫漫刺激了。

所以说,上辈子从来没有让她体会到高C的滋味,就是为了让她悲剧是吗?!

“文赟,好在,我这辈子遇到的不是你!”

“是啊,你没遇到我,同样遇到一个渣男!你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儿?”文赟讽刺的笑,笑得很猖狂。

“我也在怀疑,我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遇到了你这样的人!”

“我告诉你陆漫漫,这次莫修远的事情证据确凿,不死也是终身监禁,你要想要自保,早点就和莫修远断绝了关系,指不定还有人同情你,让你活得好好的,否则,你就跟着莫修远一起死吧!”文赟说完,就准备挂断电话。

那一秒,又突然说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准备结婚了。”

陆漫漫皱眉,狠狠的拿着手机。

“你见过的,南之沁,南氏家族现国防部部长的大孙女南之沁,身份背景甩你几百条街了。你觉得,我还会对你有所留恋吗?我还得感谢你,当初的阴谋算计,让我能够和南氏家族联谊!”

这次,说完就真的把电话挂断了!

春风得意。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手机。

所以文赟春风得意了!

她咬牙,狠狠的咬牙。

这就是文赟的报复吧。

将莫修远身败名裂弄进监狱甚至是,处以死刑。

而自己,则在这个节骨眼上选择和南氏之女结婚,扬眉吐气,光宗耀祖,更重要的时候,对他们文家的那龌龊之野心提供了更便利的途径。

这样的方式,就是在向世人对比她的惨。

惨不忍睹。

她冷笑,笑得有些残忍。

上一世的仇还没有报,这一世,就又来了!

就算孤注一掷,她也要将文赟从政治的舞台上,拉下来,身败名裂的拉下来!

她拿起电话,拨打,“叶恒,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我马上到你别墅了,带着海洋一起,见面再说。”

“嗯。”

然后5分钟后,叶恒就带着王海洋出现在她的别墅大厅。

“海洋,表弟,你见过的。”叶恒简单介绍。

“你好。”

“大嫂你好。”王海洋很有礼貌。

“先说说阿修的事情。”叶恒说。

三个人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叶恒开口道,“刚刚回家我爸通过自己的一些关系问了一下阿修现在的情况,确实很不乐观,我爸的关系网不说可以直达市政厅最高位置,但到副市长级别绝对是有的,我爸这些年一直和官场上的来往很深,让帮一些不小的事情绝对不难,但这次,所有人在我爸问起阿修的事情时,都摇头说让我爸别管这事儿,免得自己惹了一身麻烦。我爸也不能真为难了别人,所以只打听到说,这事儿是文城最高领导层也就是文城的部长文江兴在亲自负责,其他人基本上是不能插手的,所以很多情况政府内部消息都是封锁了的。”

陆漫漫脸色有些凝重。

王海洋开口道,“现在我们去警察局问情况,律师可以了解当事人的犯罪证据,我们先去看看莫先生的证据到底都是些什么,并了解一下这个案子的审案时间等,再做之后的打算!”

“好。”

三个人一起去了看守所。

通过一些列手续,在文城的天色都已经黑了,陆漫漫和叶恒才见到莫修远,汪海洋去看犯罪证据。

看守所里面。

莫修远脸色看上去并不是太差。

看着他们出现,还似乎是淡笑了一下。

陆漫漫看到莫修远那一刻,眼眶一下就红了。

她咬着唇,在尽量的控制情绪。

莫修远对着陆漫漫说道,“别哭,我还要你帮我打官司的。”

“嗯。”陆漫漫点头。

想要伸手去拉他。

旁边站着的警察很严肃,“做什么?!”

陆漫漫咬牙。

莫修远给了陆漫漫一个安定的眼神,对着叶恒说道,“谁做我的辩护律师?”

“汪海洋。”

“嗯,好。”莫修远点头。

“现在的情况不太乐观,我们会想办法帮你寻找证据。”

“嗯。”

然后,似乎大家都有些沉默。

在这样一个地方,身边都是警察,而且黑白肃穆,给人很沉重感觉,让人觉得有些心颤。

没多久,汪海洋过来。

莫修远抬头看着他。

汪海洋摇了摇头,似乎在说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陆漫漫咬唇。

莫修远很平静,“别急,总会有很多我们可以寻找的漏洞。”

“好。”汪海洋点头,“我会尽全力的。”

“你们先别自己慌了神。”

“知道。”叶恒重重的点头。

“最重要的是,先要保证自己的人生安全。否则,我就真的出不去了。”莫修远一字一句提醒。

陆漫漫知道莫修远在说什么。

如果他们调查得越深入,很有可能,某些人为了让调查的东西不被流出,会杀人灭口。

文赟,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他今天给她打的电话似乎也是在提醒她不要管莫修远的事情!

她咬唇,“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我不会死。”莫修远对着陆漫漫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们一言为定。”陆漫漫说。

一言为定,谁都不要死!

“嗯。”莫修远点头。

“时间到了!”警察靠近,严肃而冷漠的说着。

陆漫漫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微微一笑。

口型在说,我爱你。

陆漫漫眼眶终究是包裹不住眼泪了,她咬唇离开。

这次之后,不知道多久才能够见到他,对于莫修远这种官员性质的政府犯罪,是不允许随时探访的,加上如果文家人刻意阻挠,上庭前,他们有可能都不能再见面!

一行三人走出看守所。

陆漫漫坐在车后座,叶恒开车,汪海洋坐在副驾驶室,显得有些安静。

叶恒耐不住性子,问汪海洋,“你去警局拿到的证据怎么样?”

“很不乐观。”汪海洋直白,“贪污,证据确凿,有人证,还有巨额款项流入莫修远的私人户头里面的物证,几乎是定罪。受贿,有行贿单位将行贿的明细拿了出来,并且在莫修远的私人公寓里面,找到了相应的行贿纸币,完全吻合。至于强奸致死,依然人证物证俱全,甚至还有强奸的精Y医学报道书,完全可以说明,莫修远确实实施了强奸,并最后导致他人自杀死亡!”

陆漫漫听着一项一项的控诉,听着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她其实早就料到,这份证据绝对有力到,根本就是可以定下死罪的!

“好在,因为莫修远是官员犯罪,且因为涉及到的案件比较多,按照惯例是不会很快就上庭审判的,也就是说,我们至少还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可以寻找对莫修远有力的证据。”汪海洋对着陆漫漫,一字一句。

一两个月。

她不露出任何情绪。

尽管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这一刻根本不知道怎么帮助莫修远。

她只是默默地看着窗外,看着窗外夜黑的文城接到到处已经开始张灯结彩。

马上过年了。

她和莫修远的第一个年,就得这么分别着过吗?!

她咬唇,说,很肯定的说道,“莫修远是清白的,是文家人故意的栽赃陷害!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伪证。伪证,肯定会有漏洞我们可以去揭穿,我不知道文家人的势力大到已经买通了多少涉及这次事故的人,但我觉得肯定是会超乎我们的想象。而这个时候,我们很有可能还会因为文家人的势力而遭遇到一些打击,让我们在调查这件事情上是举步维艰的。而这些所有种种,唯一能够解决的方法就是,找到更高权威的人,能够压制文家人,将这件事情的调查真正的做到公开化!如果放任文家人独断来处理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只会是,莫修远斩立决!”

叶恒点头,“说得对,如果这件事情光靠我们几个人,就算找到了证据也在文家人的打压下拿不出来,最好的方式就是,能够有人来制约文家人!”

“而据我所知,文家人现在有的势力,还不只是他们文家在北夏国的势力,现在有了南氏一族。南氏,国防部部长的大孙女马上要和文赟联婚,这就意味着,在莫修远这件事上,文家人还拉拢了南氏家族的人一起来解决他。”陆漫漫说,似乎是停顿了一下,大概是在控制情绪,又说道,“我其实真的很佩服文赟,也真的很佩服他,为了报复我,将事情搞到这么大的地步!他就真的不怕,天崩地裂吗?!”

“也许是,胜券在握,所以不需要在意。”叶恒补充。

或许是。

所以,文赟能够把事情搞到这个地步,也就说明,这件事情确实很棘手。

很棘手。

陆漫漫靠在车座椅上,眼眸看着外面的窗户,发呆。

凭借他们现在的能耐,凭着上辈子莫修远的发展还未到达更高层级的时候,和文家人对抗,完全是在鸡蛋碰石头,而她嫁给莫修远的种种举动直接导致了上一世他们的矛盾在提前爆发了,也就是说,在莫修远还没有成长到很好地步的时候,爆发了他们之间的战争,然后,她导致,莫修远这么的无力!

她突然有些后悔。

后悔自己将莫修远,逼到了现在的境界。

尽管,她知道,他不会怪她!

“陆漫漫。”叶恒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

陆漫漫转眸,“嗯。”

“你别想太多,阿修不会有事儿。”

“嗯。”陆漫漫自觉地,他们是在安慰他。

“就算事情真的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我们可以劫狱。”叶恒一字一句,看上去并非在开玩笑。

陆漫漫却觉得,这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现在文城的监狱已经严密到,根本就不可能会有劫狱的事情发生!

但她,还是觉得被安慰了。

就算走投无路,总还有可以孤注一掷的方法。

她深呼吸,说道,“明天,我们去日照区,去了解一下莫修远当时任职时候的一些事情,或许能够找到一些证据漏洞。而与此同时,我们将这个新闻的矛盾点拉大,让帝都注意到文城的这个事件,准确说,是让他们关注这个事件的发展,至少不会让莫修远的事情在没有按照程序规律就完结了,否则我们做的所有一切就全部都是白费!而更重要的是……到最后,我们可能会直接去找最高统治者,就算是以万劫不复的方式,也要赌一把!”

面前一个红绿灯。

叶恒停了一下,他回头,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如此坚定的模样,“陆漫漫,你这次又会让我刮目相看的是不是?!”

是。

陆漫漫点头。

这次,她不允许自己失败。

绝对不允许!

叶恒说,“你需要什么给我提,就算刀山火海,我也会帮你到底!”

“嗯。”

彼此给彼此信心和信念,这是成功的必要。

她不气馁。

也不埋怨。

她现在只需要明确,她要把莫修远从里面救出来,以文家人狼狈不堪为代价!

嗯,依然二更伺候。

下午的时候,亲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