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孤注一掷(2)深入调查/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恒将陆漫漫送回别墅。

王忠一直在别墅大厅,很焦急。

陆漫漫只说,情况不乐观,其他不在多透露。

她上楼,回到房间。

躺在大床上,觉得整个房间都是安静的,静的让人崩溃。

突然响起的电话声音,让陆漫漫不由得有些心惊。

她拿起电话,接通,“翟安。”

声音,有些疲倦。

“我表哥的情况如何?”翟安问。

“不太好。”

“我现在才接到消息。”翟安有些自责。

今天一天都在忙于工作,根本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还是正准备下班的时候,他母亲给他打电话,说莫修远被诬陷的事情。

是的,肯定是诬陷。

他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翟安,麻烦你一件事儿。”陆漫漫很认真。

“你说。”

“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忙于莫修远的案子,应该是没有经历去管辖公司的所有事情了,我前天晚上将和你们合作的那个项目做了一个分工安排,如果不是有心人破坏,应该是可以很正常的进行下去,我就怕,我一离开,所有都乱了。”陆漫漫抿唇,从床上起来,走向外阳台,吹着文城冬天的凉风,让自己保持着绝对的清醒。

她继续说道,“我希望,你能够帮我,将我们的合作,完成。”

“我知道你的意思。”翟安点头,“我会尽力,会保全你的公司,将这次的手机合作方案投产营销。”

“谢谢你。我也会让我最信任的一个人和你对接。”

“你是说林初辰?”

“是他。”

“这么信任他吗?”

“不知道还能信任谁?还能信任又有能力独当一面的人!所以,我只能将这个重任放在他的身上。或许换成其他人合作我会犹豫,但既然是和你一起合作,我相信你会帮我。”陆漫漫很肯定。

“好,你公司的事情交给我,有什么我会第一时间给你汇报,你好好解决表哥的事情。”

“真的谢谢。”

“不客气。”

“那就这样吧,拜拜。”

“拜拜。”

陆漫漫挂断电话,没有犹豫的又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你好陆总。”

“林初辰。”陆漫漫直接叫的他的名字。

“是。”

“有件事情要交给你来做。”

“你尽管说。”那边永远都表现出来无比恭敬的态度。

“我这段时间不会出现在公司,会忙于其他事情,或许你也知道,是我老公莫修远的事情,我暂时不会管你公司的任何事物,而在公司这段关键时刻,我希望你能代替我将和翟氏的合作方案完成,翟氏现在的负责任翟安,和我关系很好,你不用担心他会从中耍手段,按照他的要求极力配合他就行,有什么时候可以先给董事长汇报,如果他不能拿定主意或者和你的意见向左的时候,你直接给我打电话。”

“是,我会好好做的。”林初辰一口答应。

“林初辰,我希望我对你的信任,是对的。”陆漫漫一字一句。

那边似乎是沉默了一下,带着些玩笑的口吻说道,“陆总是把所有都堵在我身上了吗?其实万分荣幸。”

陆漫漫也勉强的笑了一下,“这次之后,你会升职的。”

“谢谢陆总。”

“我还有事儿,拜。”

“拜拜。”

陆漫漫抿唇,看着窗外夜色黑暗的天空。

文城的冬天,没有灯光,就会漆黑一片。

她看着无尽黑暗的环境,深呼吸一口气,又拿起电话拨打,“爸。”

“漫漫。”

“我决定了,现在会先处理莫修远的事情,所以公司的事情,我会选择暂时放弃,对不起。”陆漫漫说,有些自责。

现在陆氏虽然已经步入正轨,但终究而言,最后这个起着决定性因素的合作案还没有过去,也就意味着,陆氏的生死存亡还在不可控中,而这个时候她选择退出,自然,并不是一件小事儿。

所以,她父亲沉默了很久。

是真的沉默了好久,才重重的叹气说道,“爸支持你的决定。”

“谢谢爸。”

“别觉得内疚,你的幸福最重要,如果我现在强硬要求你顾及公司,别说你会不会同意了,遇到修远的事情,你的精力也用不过来,爸也不想你到头来后悔。我和你妈都知道,修远的事情肯定不是字面上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也相信修远不可能做犯法的事情,爸妈会无条件支持你的。”

“嗯。”陆漫漫点头。其实,声音有些哽咽。

所以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站在自己身边永远不离不弃的,只会是自己的父母。

为了他们,她也会好好的活着。

她说,“公司的事情我交给林初辰来处理,整个方案他有参与,而且他很聪明,能力很强,我基本上能够想到的,他也能。你只要监控好项目的进度,按照计划完成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毕竟和我们合作的是翟安,翟安不会算计我们,这点可以放一百个心。”

“我知道。”

“爸,接下来辛苦你了。”

“傻孩子,你自己别累坏了,有什么需要爸妈的地方说一声,别自己一个人承受。”

“嗯。”陆漫漫重重的点头,“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

“晚安。”

“晚安。”

陆漫漫打完所有的电话,坐在外阳台上。

她想起当初莫修远很喜欢坐在这个地方抽烟。

她记忆中第一次见到莫修远,就是在一个宴会上,当时觉得长得挺帅的,带着坏坏的帅。不过因为他口碑不好,她对他其实没有什么好印象,那份帅气也就显得平平淡淡,而她当年,真的爱惨了文赟,对文赟以外的其他男人,不会注意太深。

而莫修远,也真的没有勾搭过她,对于那么一个花花公子见到漂亮女生没有任何行动实际上是有些说不过去的,陆漫漫自己也不清楚,当年会不会因此而觉得有些失落,毕竟,对于每个人都有虚荣心,莫修远会勾搭很多女人,却唯独,对她视而不见,甚至两个人由始至终,从来没有过说一个字,直到车祸发生。

现在,莫修远却说,说小的时候她走丢了,是他送她回家的。

她当时还小,才6岁。6岁的记忆很模糊,只隐约记得,当年她和爸爸妈妈出门,爸爸妈妈有事儿要离开一会儿,将她留在了车上,司机陪着她,她一个人太无聊了,就悄悄的打开车门出去了,她没想过走多远的,但随着人群,就突然走丢了,她慌张的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吓得都哭了。

然后有一个大哥哥站在她面前,笑容很温柔。

他蹲下身摸了摸她的头,问她家在什么地方?

她当时虽然很害怕,但从小家里人为了预防她走丢,都有给她说家里的地址和电话号码,但是大哥哥也没有手机,所以只能带她坐着公交车回家。

当时那个大哥哥一直拽着她的手,她觉得很有安全感,在突然孤立无助的时候,有个人这么拉着自己,那份感动,她到现在为止都至今难忘。

在公交车上,大哥哥为了让她不那么害怕,问了她很多问题。

问她父母。

问她爱好。

问她很多很多。

她把自己能够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了他,甚至自己的生日,自己的愿望,还说,长大了要嫁给大哥哥。

当时大哥哥似乎是笑了一下。

她记不得当时大哥哥有没有说什么话了,因为当年,她还太小。

而那些话,其实是,童言无忌。

大哥哥将她送回了家,然后就在她的世界消失了。

其实茫茫人海,文城这么大,她也没有想过还会见到大哥哥。

而这个人的影子,也在随着自己的年龄而忘记。

如果不是莫修远突然提起,她全然已经不记得了。

没想到莫修远却记得这么深刻。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主动和她相认!

她想,如果按照以前,她没有和莫修远这么深入接触没有结婚,莫修远对她说,我是当年救你的那个大哥哥,她想,她的童年幻想就变成了童年噩梦,那个时候她对莫修远的印象,差到极致。

嘴角有些苦涩的一笑。

总是会有很多,阴错阳差的事情,在自己身边,离奇的发生。

兜兜转转这么多,从上一世到这一世,谁说不是缘分?!

她躺在床上,强迫自己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从这一刻开始,她要报答,莫修远的所有恩情!

翌日一早。

陆漫漫出门,叶恒和汪海洋已经在门口等候,依然是叶恒开车。

三个人直奔走日照区。

汪海洋说莫修远的受贿是日照区的一个工业园区,里面涉及到受贿工厂有5家,都是日照区规模排名靠前的,而受贿金额高达3千多万,2个月时间,就能有3千多万的资金流,落入了莫修远的包囊中,且是在莫修远的房间中发现,在莫修远前脚离开日照区,下一刻就被搜到的赃款,只能说,让莫修远回文城汇报工作,本来就是设下的一个局。

“先去莫修远的公寓。”陆漫漫说,然后说了一个地址。

叶恒点头。

三个人到达莫修远住的地方。

大门已经被封锁了,门上贴着被封印的标签。

陆漫漫试了一下密码,已经换了。

她左右看了看,叶恒和汪海洋也在左右环顾。

这里是有摄像头的。

在莫修远住这里的这段时间,肯定不会有人能够避开他的注意而将赃款藏进家里面,所以很明显,是趁着莫修远离开才做的手脚,陆漫漫对着叶恒说道,“我们去看看监控摄像。”

叶恒点头。

几个人走向物管小区。

小区工作人员有些冷漠的说着,“不好意思,前两天我们监控系统出了问题,昨天之前的所有监控录像全部都已经清楚了不在了,你想要看我们也无能为力。”

陆漫漫转头看着叶恒。

叶恒冷笑了一下。

做手脚做得到是真的干净。

三个人走出小区,回到小车内,都有些沉默。

“去各个工厂看看情况。”陆漫漫说。

她知道或许收获不大,但总比,毫无行动的好,至少还能够给自己一线希望。

叶恒也没多说,开车往工业园区走去。

工厂一般都是禁止外人进入的,叶恒给门外塞了小红包,又买了烟,才让他们进去。

他们去见了工厂的负责人,负责人直接直白的拒绝,说莫修远的所有事情他们都不清楚,是董事长那边直接在接洽,而董事长已经因为行贿被进行了关押,现在他们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让他们有什么想要问的,直接去找警察。

反正,就是一无所获。

五个工厂,都是这样。

他们在日照区的一家小餐馆吃饭。

大家都有些食不知味。

找不到什么可以找到的证据来证明莫修远的无罪,甚至说,是找不到什么突破口,他们现在的举动,无非也是无头苍蝇,在四处碰壁。

陆漫漫吃了点东西,实在是吃不下去,她将筷子放下,坐在那里等他们。

叶恒抬头看了她一眼,看着这个女人看上去淡淡冷静的模样,心里其实,应该早就乱成了一团。

吃过午饭。

准确说,当时已经过了下午4点了。

“现在回去吗?”

“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去看看。”陆漫漫说。

“哪里?”

“就是说莫修远强奸致死的那个民女的亲人处,也许会有什么线索。”陆漫漫对着叶恒,一字一句的说道。

叶恒点头。

陆漫漫这个女人,比她想象的要心思细腻。

上一次去稻谷子乡,那么危险的环境陆漫漫都能够保持冷静,这次,也是如此。

汪海洋通过一些关系查到了那个民女以前的住处。

他们敲门。

房门打开,是一个50来岁的男人开的门,嘴上叼着一支烟,地中海发型,看上去有些不修边幅,他看着他们,脸色很不友好,“你们找谁?”

“请问你是朱兰兰的父亲吗?”

“你们是谁?”

“你好,我是律师汪海洋,这是我的名片,关于你女儿朱兰兰被莫修远强奸致死的案件,我需要做一个详细的调查和了解,麻烦你配合一下,谢谢。”汪海洋开口说道。

男人一听是调查案件的,脸色连忙就变了,一副叫冤的神情说着,“律师,你一定要帮我将我女儿的案子打赢官司,莫修远不是人,他强奸了我女儿,还逼死了她,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才把她养大成人就这么死了过去!你们一定要帮我们!”

三个人眼神对视。

大概这个男人并不知道他们是站在哪一方的?

三个人也不说其他,走进去。

汪海洋很正式的问道,“你好,你女儿是什么时候遭遇莫修远性侵的?”

“就是前几天一个晚上,我女儿和几个朋友出门吃饭,回来就哭得死去活来的,我以为是和朋友吵架了,她妈去问才知道,被人强奸了,一听才知道是被莫修远强奸的,当时说是遇到莫修远和几个人一起在吃饭,然后吃完饭叫他们一起去酒吧,你知道莫修远当时是日照区的副区长,年轻长得又帅,这种邀请,我女儿和她的朋友自然是接受的,只是没想到,去酒吧就发生了……我女儿还是黄花大闺女,回来哭得厉害,我和她妈被气得难受,一听说就直接冲出门去找莫修远理论,没想到出去没找到莫修远不说,回来看到我女儿自杀了,满屋子都是血,她妈差点没有气得当场就给跟着去。律师,你一定要给我女儿主持公道!”

陆漫漫觉得事情疑点很多。

汪海洋还在不停地问着事情,她站起来左右看了看,推开了朱小兰的房间。

房间里面课桌上放着朱小兰的照片,看上去很清秀的一个女孩,而她身边,还有一个小男孩,长得有些相似,应该是她弟弟。

她转了两圈,走出来。

汪海洋似乎也已经询问完了。

几个人客气了说了些话,准备出门。

一出门,就看到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门口处,站着一个中年妇女,以及一个小男孩,两个人喜笑颜开,手上还提着几大包购物袋,似乎是出去买了东西。

两个人看着面前的人,怔住了。

里面的男人很严厉的喊着他们,“快进来。”

陆漫漫转头看了他们一眼,和叶恒一起离开。

坐在小车上,叶恒启动车子离开。

陆漫漫越发觉得这家人有些奇怪,自己女儿才死了没几天,一家人都看不出来,太过悲伤的情绪……

她眉头一紧。

“叶恒,我们再回去一下。”

“嗯?”叶恒诧异。

“再去朱小兰的父母家一趟,我觉得这家人很奇怪。”

“好。”叶恒也不犹豫,直接掉头。

一掉头,突然一辆大车猛地开了过来。

叶恒一个急转。

妈的!

这么快就被盯上了!

二更结束。

群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