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孤注一掷(3)撕破强奸/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的冬天黑得比较早,日照区也一样,所以才下午5点多,天色就已经黑了,华灯初上,正值下班高峰期,车流量不少,但绝对没有文城的堵塞。

一行三人坐在车上。

叶恒的突然一个急转加漂移,让陆漫漫的头猛地一下撞在了旁边的玻璃上,痛的她呲牙咧嘴。

叶恒半点没有停留,狠狠地说着,“陆漫漫你小心点!”

然后,速度更快,在如是交通复杂环境下,让人惊心动魄。

陆漫漫死死的抓着扶手,整个人在叶恒的左右横闯下,紧张无比。

她试着转头看了看身后的一辆明显改装过的黑色轿车,看着车子一直跟着他们,带着些疯狂。

日照区的街道上,就这么被一前一后的两辆车弄得更加的喧嚣,一些人咒骂,一些人看着热闹。

叶恒直接将车开进了人行道,到处都是人疯狂的尖叫声。

他漂移技术很强,陆漫漫那一刻觉得自己在坐赛车。

她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尽量在叶恒漂移,急刹,加速中,保持冷静。

真正持续了至少10多分钟,叶恒的车子才甩掉后面那辆黑色轿车,然后停在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隐蔽街头,然后又穿梭在了一条陌生的街道上,随着车流前行。

这么寒冷的天气,陆漫漫身上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叶恒一直观察着四周,说道,“看来,我们已经被人盯上了。”

“嗯。”陆漫漫点头。

她其实聊想过。

莫修远也提醒过他们。

“现在怎么办?还回去吗?”叶恒问。

“回去。”陆漫漫直言,“越是危险的地方,就代表着,越是有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我相信,不管多么天衣无缝的谎言,都会有百密一疏!”

“好。”叶恒点头,将车子又开快了些。

车子在日照区有些堵堵停停的道路上开了将近半个小时,回到朱兰兰父母的住处。

他们下车,坐电梯上楼。

到达楼层,停在门口,汪海洋按下门铃。

半天都没有人回复。

陆漫漫蹙眉。

汪海洋又按下,从一开始偶尔有些停顿到现在分明是,一直急促的按着。

明显,里面没有人答应。

汪海洋看着叶恒。

陆漫漫直接说道,“能撞开吗?”

“你确定?”叶恒询问。

是没想到,陆漫漫也能够做这种疯狂的事情。

“嗯。”叶恒点头。

汪海洋还未来得及以律师的角度提醒他们强闯民宅会触犯什么法律,叶恒已经开始疯狂的撞着防盗门,力气很惊人,这么撞了十几二十下,防盗门被撞变了形,门被强势的打开了。

里面很黑暗,没有一个人。

所以和自己料想的没错,这家人已经离开了。

陆漫漫摸索着打开灯,看着沙发上还放着刚刚那对母子购物的购物袋,购物袋里面的东西也还没有来得及拿出来!

她嘴角紧抿,走得这么急,显然是有人可以安排。

“没人吗?”汪海洋看着叶恒去房间找了一圈,问道。

“嗯,没人。”叶恒说,脸色也很难看。

“所以刚刚那起疯狂追逐我们的人,看来不是想要杀了我们,而是在拖延时间,让这家人离开。”陆漫漫可以肯定。

叶恒爆粗口,“卧槽,我们这是被人算得死死的了?!”

“先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留下来的有用证据,特别是朱兰兰的房间,我总觉得那里面应该有线索。”陆漫漫说着,就走进了朱兰兰的房间。

叶恒点头,准备将大门关过来,毕竟刚刚发出了这么大动静,万一有人报警了,他们也很难脱身。

正准备关上大门。

整个人猛地一怔。

他急忙将客厅大灯关上。

整个房间瞬间就黑了。

叶恒对着陆漫漫说着,“你找个地方隐蔽,快!”

陆漫漫一惊,脚步正好走到朱兰兰的房间,直接冲了进去,躲在墙角。

“汪海洋,你去保护陆漫漫。”叶恒说,“我来对付外面的两个人。速度!”

“表哥你小心点!”

“别废话!”

汪海洋也跟着走进了朱兰兰的房间,靠近陆漫漫,低声说道,“别出声。”

“外面是发生了什么?”

“应该是有人来了,我表哥在外面对付他们!你放心。”汪海洋说。

“会不会有危险。”

“不知道。”

陆漫漫咬唇。

正时,外面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打斗声。

陆漫漫整个人一惊,显然,汪海洋也有些担忧。

他犹豫了半分钟说道,“陆漫漫,你就在这里哪里也别去,我把房门给你反锁过来,我出去看看外面几个人,我怕我表哥一个人对付不过来。”

“好,你快去!我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嗯。”

汪海洋摸索着走出了房间。

然后似乎听到客厅外的打斗声,更加的激烈了!

陆漫漫将房门关了过来,心里很是紧张。

刚刚那辆车在拖延他们的时间,是让这家人离开,如果他们当时就选了离开日照区回文城,或许就不会遭遇这次的暗杀,但既然会有人怕他们来找这家人,也怕他们来这个地方搜索东西,那就意味着,这个地方,肯定有什么线索。

她深呼吸,从墙角站起来,借着手机的光线,开始在朱兰兰的房间一点点搜查。

外面的打斗声持续不断。

陆漫漫一边忍受着心里的恐惧,一边急切的想要找到些,朱兰兰生前一些用过的东西。

她拿着手机,在朱兰兰的柜子里面翻着。

然后发现衣柜里面似乎是有一个锁了的柜子,本能的觉得里面肯定有什么朱兰兰非常重要的东西,她四处寻找钥匙,急切的在课桌上,在床头,在床柜,她甚至很想徒手将锁着的柜子弄坏,但她没有叶恒他们的力气。

她深呼吸。

然后看到朱兰兰挂着的外出手提包,大步跑过去,放开手提包里面,找到一串钥匙。

她急忙拿着钥匙走向一把一把的测试。

终于打开。

里面有一本日记本。

上了锁的日记本。

日记本的锁很好打开,她一用力,就给扯坏了。

她快速的翻阅了一下,是朱兰兰的日记。

连忙将她放在手心上,这个时候不是可以看内容的时候,她拽着,准备往门外看看情况,外面的打斗声一直持续不断,脚下突然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她一惊,低头,接着手机的光线看到一个垃圾桶。

她蹲下身体,垃圾桶里面有一张撕了的照片。

她将垃圾桶快速的倒了出来,然后将那张撕得四分五裂的照片从里面找了出来,也没有拼图,就这么放在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然后整个人摸索着,走向房门口。

刚走到房门口。

她突然感觉到一个人从她面前走过来,然后一把手枪狠狠的抵触在了她的额头上。

冰凉的触感,让她整个人突然似乎抽离了一般,有一种死亡就在自己眼前的错觉。

她咬唇。

还未惊叫那一刻。

面前那个拿着手枪指着她头的男人,就这么直直的倒在了她的面前。

而此刻,整个房间也瞬间安静了。

很安静。

陆漫漫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叶恒,透过微弱的灯光,能够看到他满脸的血,以及手上那把黑色手枪。

手枪安装有消音器,所以子弹迸发的时候,声音不大。

叶恒似乎是看了一眼陆漫漫,什么都没说,低头,将自己拿过手机的地方用身上的衣服擦拭了一下,似乎是去掉指纹,他转身对躺在地上在歇气的汪海洋说道,“走了。”

“是。”汪海洋从地上起来。

身体似乎也有些站不稳的退了两步,然后稳定下来。

叶恒对着陆漫漫,“你还能走吗?”

“嗯。”陆漫漫点头。

即使现在,双腿在颤抖。

全身都在颤抖。

刚刚那一秒的窒息,现在回想也会让她,瞬间崩溃。

她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跟着叶恒的脚步离开。

客厅中,他看到足足躺了三个人。

还好汪海洋当机立断的出门帮了叶恒,否则,后果不堪想象。

他们快速的下楼,回到小车上。

叶恒没有管自己的伤口,车子一跃而出。

他说,“我们在这里很不安全了,所以现在要回文城。”

“好。”陆漫漫点头。

她感觉得到,叶恒开车的速度快了很多。

她其实不知道叶恒他们的能耐,就连汪海洋这么一个律师,都能够有这般能耐,刚刚三个人手上都有手枪,而叶恒和王海洋确实徒手空拳。

她狠狠地抱着手上的这本日记。

总算,没有白回来一趟。

车子很快开上了高速路。

叶恒脸上的血渍已经干涸。

王海洋似乎也受伤不轻,在副驾驶室,一直一言不发。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叶恒就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

不多不说,叶恒的车技真的很了得,身手不菲。

恍惚,更秦傲不相上下,或者更甚。

可秦傲是特种兵出生,叶恒呢?!

叶恒只是一个黑帮老大的儿子,不管怎样,应该不会有特种兵的训练经历,何况叶恒才25岁而已!

她想不明白。

只是看着叶恒将车子停在了莫修远的别墅门口,然后直接下了车。

三个人都下了车。

走进光亮的大厅,才真的看到叶恒脸上身上狰狞无比,汪海洋也好不到哪里去,穿着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衣,衬衣都已经被染红了。

王忠看着他们,不由得有些吃惊,下一秒连忙拨打了电话让私人医生过来。

叶恒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汪海洋也坚持不住,整个人脸色白的吓人。

“你中枪是吗?”叶恒问汪海洋。

汪海洋点头。

在背上。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们。

中枪了,不应该是大事儿吗?

叶恒既然知道,整个过程居然提都没有提一下。

别墅中突然很安静。

陆漫漫也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看着他们的模样,看着他们,如此虚弱的样子。

不一会儿,大厅中传来了脚步声。

一抬头,就看到私人医生肖尘急忙忙的走过来,说道,“谁中枪了?”

“我。”汪海洋还跟一个小孩子似的,举手。

肖尘拿起自己偌大急救箱,走向汪海洋,“哪里?”

“后背。”

“嗯。”肖尘点头。

他负责汪海洋躺在沙发上,背朝上,然后剪开了他的西装以及染得都是红色的白色衬衣。

一颗血红的子弹就这么嵌入在他的血肉里,显得很是狰狞。

陆漫漫咬了咬唇,身体不自觉得紧绷。

叶恒对着她说,“陆漫漫你先回房。”

陆漫漫木讷的看着他。

“先回房。”叶恒说,很肯定。

陆漫漫犹豫了半秒,看着肖尘熟练而认真的动作,起身,离开了。

陆漫漫知道叶恒不想让她看到太过血腥的东西,就像那次,莫修远一样。

叶恒应该和莫修远关系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吧。

要不然,这么一个粗心大意的人,也不会这么对她。

她回到卧室。

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所以听不到下面所有的动静。

她只是觉得有些心惊也有些害怕。

接下来,还会遇到些什么,她真的不知道。

而她绝对不可能放弃,对莫修远证据的搜索。

她咬唇,拿起朱兰兰的日记,翻阅。

日记中可以看出来,朱兰兰今年21岁,大学专科刚毕业,现在正在一个家小公司实习,收入不高。而她交了一个男朋友,不务正业,在酒吧当酒保,父母很反对。

陆漫漫往下看。

看到一则日记写到,“今天我父母让我把张强带回了家,结果他们很不喜欢他,给了他各种羞辱,那一次我和张强吵架了。张强说要和我分手,我真的很难过,也真的很责备我的父母,他们为什么不能够理解我的感受,我真的觉得钱没有那么重要,何况张强对我真的很好,真的很好!可是,我说不通我的父母,因为,我毕竟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不是亲生女儿!

陆漫漫眼眸一紧。

又往下看,“今天,妈妈逼着我去相亲了,对方是一个公务员,33岁了,离异。妈说这种人才适合我,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在政府上班,以后也能够给弟弟一个成长的好环境……我真的觉得很难受,在爸爸妈妈的眼中,一切都是为了弟弟,而我,到底算什么?不是亲生的,果然待遇相差好大!”

“相亲没有成功,因为我不喜欢那个男人,我爱张强。我再次去找了张强,我们相拥而哭,我知道张强不会这么一辈子的,他会给我幸福,我决定给父母摊牌。我就算一无所有也要和张强在一起。结果,妈妈却说,你要跟着张强走可以,但必须把这么多年的抚养费还给她!当时,我真的觉得,这么多年,我果然不是她女儿。”

“我决定搬走,也写好了欠条,10万,决定和张强生活在一起。走的时候,妈又反悔了,无论如何我也不让我出门!她又给我安排了相亲,说一切都是为了我好,不管我怎么哭都不听取我的意见!坚持让我去见他门觉得好男人,又是一个中年男人,比我打了将近一半,妈说,这个男人家里有钱,可以供我一辈子不愁吃穿,甚至是不管我的意见,和人家说了,要结婚的事情。我像这次,我真的心寒了,我发誓,我再也不要回来了,我要和张强私奔。”

“今天我和张强说好一起坐火车去帝都,我憧憬着我们的未来,我这几天在家很乖,也答应妈妈去好好见见那个老男人,我妈妈对我放松了警惕,在晚上的时候,我成功离开了家门,去了火车站,但是张强没有来,我打他电话,他还是没有来。我等了3、4个小时候,终于忍不住,去了他上班的地方等他,然后看到他和另外一个做小姐的女人亲在了一起……他看到我,没有给我解释什么,只说,我没办法放弃一切和你离开,就这样分手吧。我不知道我怎么回到了家中,跌跌撞撞的回去,回去之后,被我妈狠狠扇了两耳光,很痛。她骂我,说我不知廉耻,各种恶毒的话,在我耳边一直不停的出入!我想,这个世界上,也应该没有什么是值得我留恋的了!”

日记结束!

陆漫漫看着这本日记。

看着最后一篇日记,是在朱兰兰死的那天写的。

所以说。

朱兰兰的自杀,和莫修远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这本日记可以说明一切。

她又快速的将自己口袋里面的照片翻了出来,她一点一点拼凑,果然,照片中是两个人,很年轻的脸庞,相拥着看上去很甜蜜,里面其中一个是朱兰兰,那么另外一个,不用质疑,肯定是张强了!

总算,找到了第一个,推脱了莫修远强奸的证据!

只是这个证据只能撇开莫修远的嫌疑,但却完全不能说明莫修远是被谁陷害的!更何况,现在朱兰兰的父母消失,消失了,没有了可以对口的证人!

所以,得把张强找到。

陆漫漫猛地下楼。

楼下,汪海洋已经包扎完毕,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肖尘在帮叶恒处理伤口,应该是有些痛的,整个表情都狰狞了。

叶恒一瞄,看到陆漫漫下楼,整个人连忙恢复了很平常的模样,似乎是怕被人嘲笑。

死鸭子嘴硬。

陆漫漫也不多说,走过去直接说道,“我找到了莫修远没有强奸朱兰兰的证据了,朱兰兰的自杀和莫修远没有关系,是她为情所困而选择的自杀,这是她的日记,写的很清楚,因为得不到爱的人,又因为养父母的不理解,所以忍受不了选择了自杀!但是现在,我们只有物证,而北夏国的法律应该是,物证人证俱全才能够说明这一事实的真实存在,是不是,汪海洋?”

“是的。”汪海洋勉强恢复了一声。

一说话,身体拉扯着伤口,痛的冒汗。

“我他妈就说莫修远根本不需要强奸吧!卧槽!”叶恒爆粗口,话一说,伤口似乎是拉扯到了,痛得整个脸都扭曲了。

陆漫漫很想骂他活该,又觉得得给他留点面子,她将照片拿出来,平静地说道,“所以现在我们要找这个男人,证实朱兰兰的日记描述的事实和实际是一致的。现在朱兰兰的亲人被人带走了,这个人很有可能也会成为目标。叶恒,你能够找个可信的人去一趟吗?日记里面写的是这个男人在酒吧上班!我想那个酒吧应该就是,莫修远那天晚上被控诉强奸朱兰兰的酒吧,夜未眠!”

“好,我马上安排。”叶恒说,说着就拿出了电话,电话交代了一番,挂断电话突然决定,“我亲自去一趟。”

“你身体……”

“没什么。”叶恒让肖尘动作快了些,又对着陆漫漫说道,“秦傲跟着我一起去,他开车我放心。”

“好。”

叶恒点头,又给汪海洋交代,“你先在这里养伤,我会找些人过来人,至少保证这里的安全。我告诉你臭小子,你别看陆漫漫这么漂亮就有什么非分之想,你敢动她一根毫毛,你就等和你家断子绝孙吧!”

汪海洋有些无语。

他都这样了,还能有什么想法。

何况他又不跟叶恒一样,是种马一只!

陆漫漫也忍不住给了叶恒一个白眼。

叶恒包扎完毕,穿着那身衣服又出门了。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

是真的没有想到,叶恒可靠到这个地步。

汪海洋似乎也看出了陆漫漫在想什么说道,“只要是遇到莫修远的事情,我表哥会拼了命。”

“为什么?”陆漫漫诧异。

“使命。”汪海洋一字一句。

陆漫漫看着他。

汪海洋不再多说,躺在沙发上,一动不敢再动。

肖尘收拾东西,对着陆漫漫说道,“我也要借宿了!”

“嗯?”

“说不定又谁受伤了,我也难得折腾。所以打扰了,莫太太。”肖尘显得很有礼貌。

“反正房间很多,你们随便挑吧。”

“感谢。”肖尘点头,又对着汪海洋说着,“你是就躺在沙发上,还是忍着痛,我扶你去床上睡?”

“让我这么死这里一会儿吧,我不想动了。”

肖尘也不多说,自己上了楼。

王忠此刻去厨房做了些吃的。

这一天,他们没吃好也没有休息好,陆漫漫吃了点,回到房间,休息。

她靠在大床上,将日记锁在了柜子里面。

躺在床上,开了一个浅灯,睡觉。

其实是睡不着的,得得到叶恒那边回来,不知道找不找得到张强。

亦或者,会不会又遇到什么危险。

她翻身。

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些血腥的事情。

然后,将心思放在了这个案子上。

目前他们找到了莫修远没有强奸的证据,没有强奸,还有两项贪污受贿。这两项虽然不至于让他马上就斩立决,但根据法律,坐个十年二十年牢也不会是艰难事儿,而且更重要的是,莫修远没有强奸被人诬陷的事情,按照现在的发展,是没办法说明和文家人有什么关系的。

朱兰兰父母消失,文家人在知道他们拿走了证据之后,完全可以威胁朱兰兰父母一口咬定说为了钱所以才会污蔑莫修远,所有证词什么的,文家人会帮他们想的天衣无缝,这就是文家人现在的策略是吧?退一万步而言,就算莫修远的罪名最后不成立,也不会和他们家挂上任何关系,他们依然能够自保。

而陆漫漫当然不再这么想。

这次之后,她一定要让文家人,有点下场!

绝对要有下场!

所以,她还得不动声色的,从另外两项犯罪证据进行深入。

贪污受贿。

受贿的工厂负责人已经被文家人以公的借口给扣押了,他们绝对没有能耐问出点什么,至于贪污,那些银行流水账目清清楚楚,而且所有在莫修远手上经手的政府项目确实凭空的少了一部分钱,这笔钱没有其他流出,刚好和莫修远的数目吻合,完全是无力反驳。

陆漫漫有些急躁。

她冷静。

现在文家人在所有账目上动了手脚,也就意味着,在此之前,其实是应该有一份被修改前的原稿,这份原稿会不会留在了政府的某个电脑里面,毕竟项目经手的人应该很多,文家人会不会漏掉了谁,让他们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他们现在如果去财务肯定是找不到任何线索的,要是找寻经手的人呢?!

陆漫漫有些坐不住了。

她从床上起来。

叶恒不在,她不知道找谁商量,在阳台上走来走去。

她觉得,她根本没办法放弃任何一个自己觉得有用的线索。

这么一直等了4个多小时,叶恒和秦傲回来了。

陆漫漫看着大门口停下的车,直接下楼,

叶恒脸色更不好了,秦傲倒是很淡定自若。

叶恒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让王忠给他倒了杯开水,咕噜咕噜的喝了很大一口。

“怎么样,找到张强了吗?”陆漫漫询问。

“找到了,带回来了。”叶恒咽下大口水说道。

“人呢?”陆漫漫有些急切。

“我把他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了,在我们这里不方便,你放心,我会让人看好他的,不会让他跑掉或者别其他人弄死。”叶恒狠狠地说着,“好在陆漫漫你想的及时,我们离开的时候,刚好看到一帮人进去找张强,错过了这个时机,这个证人也会消失。”

陆漫漫深呼吸了一口气。

还好,赶上了。

至少说明,和他对弈的人,在思想上比她晚了一步。

而这一步,很有可能,决定这次的成败。

“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给法院递交我们的证据!无论如何,我实在受不了所谓的什么,强奸,完全是玷污,大大的玷污!”叶恒似乎一直对这个罪名耿耿于怀。

“暂时不要。”陆漫漫摇头,“现在对方知道我们手上有证据,可能会采取一些过激的行动,你知道人都是心急则乱,我们应该让对方这么提心吊胆一下,如果什么都摊牌了,他们就知道我们的底线在哪里!”

“妈的,我真是不爽莫修远被人这么污蔑!”叶恒又爆了句粗口。

陆漫漫笑了一下,“我都没介意,你介意什么?”

说着,还上下打量了一下叶恒。

眼神那个意味深长。

“看什么看,哥是直男。否则你以为我的孩子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叶恒不悦。

陆漫漫抿唇。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接下来我们做什么?目前就找到一个证据反驳,还有两项,依然可以判阿修的刑!”

“所以我正打算给你说,我们还得要去日照区。”

“你不怕?”

“有你在,突然不那么怕了。”陆漫漫很肯定。

叶恒突然觉得还很有成就感,所以一副有些洋洋得意的样子。

陆漫漫就知道,叶恒这人半点经不住表扬。

她说,“既然我们相信莫修远是清白了,那么就可以肯定证据是伪造的,那么既然是伪造,就一定会有之前被伪造的原始。现在政府出具的那份已经动了手脚我们也查不到原始的,但是我们可以根据莫修远经手的贪污受贿项目去查询项目经办人,我只是抱着侥幸,觉得对方可能没有细心到这个地步,将整个政府所有的人手中的东西都给篡改了,你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只要是涉及到人的事情,就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也就绝对不可能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做得这么彻底!”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文家人有可能疏忽了某些不起眼的,但经手过项目的人,而我们可以通过这些人去了解一些具体的项目情况,然后再深入查询下去,或许会有所收获?!”叶恒似乎有些捋不清,按照自己理解的重复问道。

“是这个意思。”陆漫漫点头。

“陆漫漫,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聪明呢?大爷我从来想都想不到这些!”叶恒不仅是真的有些崇拜,“总觉得莫修远是分分钟就能从里面出来的节奏!”

“毕竟你是四肢发达。”陆漫漫直言。

“……”叶恒脸色不好了。

“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继续去日照区。”

“大爷我还没吃饭!”叶恒抱怨。

他饿死了,一天就吃了一顿饭,还吃得特别少。

现在因为觉得这个案子是有希望的,所以胃口突然也好了起来。

陆漫漫一边离开一边说着,“王忠会伺候你。”

“谁喜欢老男人伺候啊!”叶恒抱怨。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回到房间。

她其实没有叶恒想的那么乐观。

很有可能,他们查下去,也会一无所获。

但她觉得,应该抱着希望。

辗转了很久。

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似乎一直都感受着莫修远的温暖,温暖的搂抱着她,然后给她说,我爱你。

翌日。

早上的阳光照耀在她的大床上。

她睁开眼睛,耳边似乎一直重复着莫修远的声音,让她那一刻,其实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只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她转头,看着身边空荡荡的被窝,果然,相思成灾!

起床,平复心情,洗漱了一番。

下楼,几个男人围坐在玻璃餐厅里,吃饭。

叶恒,汪海洋,肖尘,秦傲,还有站在那里非常规矩的王忠。

有一种,自己这里成了难民收留所的错觉。

特别是一靠近,听到叶恒一边吃一边赞许,“老王,你丫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大爷我还要吃两碗!”

陆漫漫看着狼藉的早餐。

不是莫修远的朋友吗?!

这一个个的,半点没有莫修远的修养。

叶恒似乎是注意到陆漫漫,抬头道,“醒了吗?没等你吃早饭了!”

何止是没等,根本是连早饭都要被他们吃光了。

王忠对着陆漫漫微微一笑,“莫太太,您的我给你单独准备的,在那边的餐桌上。”

叶恒一听不悦了,“老王你不厚道,居然区别对待,这是待客之道吗?!”

陆漫漫难得搭理叶恒。

王忠却恭敬道,“莫太太的是备孕早餐,叶先生如果执意要,我也可以给你做一份!”

话一出。

叶恒和陆漫漫两个人的脸都黑了。

她是很想要孩子,但没有必要,这么被人揭穿吧。

她走向另外的餐桌,吃着超级营养早餐。

吃过早饭之后。

所有人回房换好了衣服,出门。

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这次去日照区两个车。

汪海洋因为受伤,和肖尘留在了别墅。

秦傲叶恒陆漫漫以及叶恒叫了是个黑衣小弟跟着他们一起。

秦傲开车。

叶恒懒洋洋的靠在副驾驶室,闭着眼睛。

陆漫漫看着窗外,在想一些事情。

电话突然响起,她接通,“古歆。”

“漫漫,给你说一则新闻,你别太激动哦!”古歆说得有些小心翼翼。

“是关于莫修远的?”陆漫漫心里一紧。

不会是,案子突然提前了吧!

前排叶恒听到陆漫漫说着莫修远的名字,也紧张的一下,身体坐正了些。

“不是,是文赟的。”

陆漫漫松了口大气,真想骂古歆这二货。

果然怎么样都改变不了她八卦的本质。

古歆看陆漫漫没有说话,又忍不住说道,“文赟宣布本月26号结婚了,也就是,大过年的结婚!”

“……”陆漫漫很淡定。

古歆说,“你不应该有所表示吗?”

“你觉得我应该大哭一场吗?”

“至少得好好感叹一番吧。前男友,前渣男友,前差点就嫁给他的男友?不应该有点反应吗?”

“我能说我现在对他除了厌恶,什么都没有吗?你别说他了,恶心我的耳朵。”陆漫漫很是嫌弃。

“你不会是在口是心非吧。”

“我说古歆,你看是嫌我一天是事情不够多是不是?”

“我只是关心你,怕你太受伤。文赟那未来妻子来头可真是不小,那女人也只是瞎了眼了。不过不得不说明文赟这人确实有能耐。想当初江伊遥还想要巴着文赟,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好在被翟叔叔送去了国外,要在国内,估计早就给气死了!”古歆八卦了一大咕噜,最后总结道,“但不知道为什么,女人的第六感,文赟和那南什么的女人,没好下场!”

“就最后一句还能听。”陆漫漫说,挂断了电话。

她看着窗外,心里真的很平静。

至少在文赟结婚这件事情上,很平静了。

她原来一直以为,不管多恨这个男人,至少心里对他还是有点感情的,现在看来,人心这个东西,真的是最不可控的,说变,就真的变了。

她抿唇,低头,点开新闻客户端。

大篇幅都是文赟的新闻,一时之间,他似乎再次回到了曾经那个辉煌的时期,回到了曾经那个万人瞩目的时候。

多么的意气风发!

她点开两个人的亲密照片,眼神放在了南之沁的脸上。

这个女人笑得娇媚温柔,深情款款。

她眼眸微紧。

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过?

一定是见过!

心里猛然一紧,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今天没有二更了,亲们淡定吧!

啊哈哈!

《纨绔拽媳》/渝人,文文第二轮PK中,大家多多支持

【当纨绔不羁的她杠上冷面无情的他,小痞子扑倒大冰山,实力挑逗又撩汉!】

前世,被逼洗钱,东窗事发,她成了替罪羔羊,难逃死亡命运。

再次睁眼,摇身一变,成为豪门小媳妇。

公公不满,婆婆嫌弃,大嫂不喜,小姑白眼,老公还是个施虐狂。

豪门笑料,众人排挤。

谈熙仰天长啸——都他娘的放马过来!

什么?我拽?

不好意思,女人不拽,容易被甩!

*

陆征,B市钻石级单身汉,陆氏财阀继承人。

白道畏之,黑道敬之,人送外号“冷面煞神”。

谈小妞:大腿够粗,值得一抱。

陆二:爷粗的可不止大腿。

谈小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