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孤注一掷(4)莫修远的能耐/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车内。

陆漫漫一直看着南之沁的照片。

心里猛然一紧。

一些不太清楚的记忆模糊的在脑海里面浮现。

南之沁这个女人,是在她上一世和文赟的婚礼上出现过。

她隐约记得当时晚宴之后,宾客归至。

原本她和文赟在招呼客人,最后几分钟时间,文赟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这个女人跟在他身边,然后当时文赟似乎是介绍了一下,说是他大学同学,具体叫什么名字陆漫漫真的忘了,婚礼当天很累,上一世的整个婚礼筹备等等,都是她一个人在负责,婚礼现场几乎也是她在忙碌招呼,那天到最后,她已经累得两眼昏花了。

她貌似和那个女人客套的说了几句话,挽着文赟的手离开了,之后,应该是没有什么交集了。

所以说,从文赟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南之沁这个女人了。

而回想起当时文赟和南之沁的感觉,应该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暧昧不清了吧。

也就是说,文赟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和南之沁勾结上了,但最后,为什么还是会选择和她先结婚?不管怎么看,对文家人的发展而言,攀上南之沁这样的女人应该更有利于他的发展?!

她当然不觉得文赟只是为了顾及形象的怕抛弃了她得到世人的诽谤,上一世的自己还算单纯,有可能文赟和平和她分手,她不会这般报复,文赟也知道她的性格,所以可以摒弃这一条,那么就是说,文赟其实是想要先得到陆氏的家产,然后再选择和南之沁在一起。

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当年他会逼着自己结婚,而结婚后,在得手时将她害死,文家应该是差一笔名正言顺的钱财!

而她的死,可以让他很顺利的娶南之沁,让他的人生又上了一步台阶。

这么一想,整个计划中,南之沁其实就一直在暗中帮助文赟了。

这对狗男女。

陆漫漫忍不住骂了句。

自己从一开始就被算计得死死的。

她嘴角拉出一抹冷笑。

既然南之沁可以离间了他和文赟的感情,她为什么不可以选择同样的方式?!

南之沁这个女人和文赟在一起目的无非两个。

一为了名利,二为了感情。

为了名利,就是合作关系。

问了感情,就是夫妻关系。

她抿唇,沉默了一下,低头继续翻阅着新闻。

文赟的新闻难免不会和莫修远的新闻形成对比,新闻中除了恭维了文赟所有种种,包括他的人品婚姻其他,还采访了一下他对莫修远事件的一个看法,文赟说的是,他很欣赏莫修远,当初竞选的时候自己也输得心服口服,倒是没有想到短短时间居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他挺为莫修远惋惜的,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平稳的过去。

文赟还是这般虚伪。

陆漫漫继续往下。

记者毕竟是记者,问了莫修远,肯定会问陆漫漫。

文赟说,本来很祝福她的,看着她和莫修远这般恩爱,他才放下心中的芥蒂,放下曾经对她产生的伤害,看着她这般幸福,也真的是安慰,所以才会在遇到沁沁后,重新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殊不知,发生了这些事情,让他有些无奈,只希望陆漫漫以后能够真的找到一个好人家。文赟还说,陆漫漫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值得拥有更好的。

一番话,说得深情绵绵。

就算是前竞争对手,前女友,也绝对不会有半点诽谤,给人一种,谦谦公子的感觉。

陆漫漫觉得很可笑。

她实在不知道,这种完全违背了他良心的话,他是怎么能够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来的。

她点开跟帖回复。

很多水军,一直在刷屏。

大多是,祝福文赟,希望他也能够幸福。

还有一些对莫修远的贬低和讽刺,对陆漫漫识人不慧的惋惜。

当然,也会有一些真正的网友依然对文赟各种抵触,觉得他是虚伪到家了,之前陆漫漫结婚的时候还说会一直等她,现在转身,就移情别恋了,渣男贱人一枚!

咒骂的声音其实不多。

刚开始可能会很多,但删帖的删帖,禁言的禁言。

文赟现在好不容易抓住一个可以正面宣传自己,且对手根本无暇自保的机会,他绝对不会放弃,绝对会再这个时候,彻底的洗白了自己,而且陆漫漫敢肯定,文赟在莫修远真的收到处罚之后,会接手莫修远的工作去日照区担任副区长,从而着手他上一世的阴谋!

嘴角紧抿。

文家人的如意算盘,真的打得很好。

她转眸。

能够想通一切,但却无法阻止。

这是现在,他们在没有可靠的后盾力量之时,是无法和文家人抗衡的!

很显然,这一世的所有计划在她无意的推波助澜下,所有事情都提前发生了,所有战争都提前爆发了,自己这个罪魁祸首!

她咬了咬唇,看着日照区的距离越来越近。

她不会让莫修远,成为了她报仇的牺牲品,绝对不会!

安静的小车内,很快到达了日照区市区。

临近过年,所有地方都开始挂着彩灯打着灯笼,一派喜气洋洋又和乐融融的样子。

陆漫漫那一刻突然有些感伤。

她响起自己的上一世。

上一世也是在1月时刻,她目睹了这辈子最悲惨的一幕,然后,死得惨烈。

这一世,也是1月份。

莫修远进了监狱。

她喉咙微动,心情其实有些起伏不定。

叶恒转头看着陆漫漫说道,“我们现在先去哪里?”

“先不要打草惊蛇,我们现在贸然的去莫修远之前上班的地方,可能不仅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反而又让对方提前将有用的信息给收了起来,我倒觉得,我们可以在日照区住一段时间,很多线索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都听你的。”叶恒说,“但是我们住在哪里呢?”

“莫修远之前的公寓。”陆漫漫说,“我们现在去莫修远之前的公寓,去看看有没有可以出租的房子,一般发生了事情,总会有些居民喜欢津津乐道,特别是老人家,而你要相信,很多流言蜚语都是事实,所谓无风不起浪,我们可以从闲言闲语中了解一二。而这个段时间,也正好可以找机会深入政府去调查一些事情,总之,我们先找到落脚的地方,从长计议。”

“嗯。”叶恒点头。

车子开向了莫修远的公寓。

经过一番周转,叶恒用了他小弟的一个身份证,租下了二套房子,同一栋楼,不同楼层。

陆漫漫和秦傲以及叶恒住的一套,那一套正好在莫修远的楼下。

他们安定好了之后。

三个人聚集在客厅。

陆漫漫说,“我们去市政厅肯定不能硬闯,容易被发现,而需要具体了解所有的事情,得深入。现在说买通政府的人肯定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我们自己的人进去。我的初步设想是,叶恒你伪装成政府的清洁工或者保安员什么的,每天去政府摸清情况,然后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让大爷我当清洁工或者保安?”

“唯一能够打入敌人内部的方法。”

“……”

“我每天会如家庭妇女一般去买菜,秦傲跟着我,我们假扮夫妻。”

“这,好吗?”秦傲脸一下就爆红了。

陆漫漫看着秦傲。

秦傲有些害羞,把头低了下去。

叶恒忍不住开口道,“脑袋瓜里面想什么呢?只是假装的!”

“我知道。”秦傲说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得好。

打打架杀杀人还行。

演戏他不会。

叶恒白了一眼秦傲,回头对着陆漫漫说,“我的那帮小弟呢?”

“让他们进工厂。”陆漫漫一字一句,“四个人,就进4个工厂,一般工厂都查人,让他们进去了解情况,看看和莫修远相关的暗自,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好。”叶恒点头。

一时之间没有停留了,开始了马不停蹄的分工协作。

叶恒离开,去了政府。

陆漫漫和秦傲一起,出门买菜,显得有些亲昵。

秦傲全身都不自在,觉得自己走路都不正常了。

“自然点。”陆漫漫说。

秦傲挺了挺胸膛,还是很别扭。

他们买完菜,回来。

此刻,小区内三两成群,因为快过年了,学生都放假,很多小孩在下面玩,就有很多老年人下来陪着,老年人就成群的坐在那里,喝茶聊天。

小孩在们在健身器材处,游乐园处,玩得很开心。

陆漫漫让秦傲先回去,真服了他的僵硬了。

陆漫漫提着菜篮子自然的坐在了那帮老人之中。

她好友的对他们笑了一下,似乎是在歇气。

一个老年人看着她说道,“以前没见过你,才搬进来的?”

“嗯,才搬进来的。”

“怪不得面生。”老年人笑了一下。

又转头和其他人聊了起来。

突然有人说起,“哎,你们知道吗?莫区长的事情,现在已经闹大了。直接被文城政府关押了。”

“知道。之前我还和莫区长打过招呼。他就坐在那栋楼。人挺和善的,我还以为年轻有为,哪里知道现在年轻人经不住诱惑,听说贪污受贿还强奸,人不可貌相啊!”

“你们不懂。”另外一个老人突然意味深长很有见识的说着,“这其实就是政治斗争!你们想想,一般这么大的官员怎么可能说落马就落马,肯定是有心人做的。”

“老李,你的意思是说,莫区长是被冤枉的。”

“倒不知道是不是被冤枉,但可以肯定,他绝对是得罪了谁,否则哪里可能这么快就被查处了。当然当然,我这个老头子也只是随便说说的,大家唠嗑,听过就算了。”叫着老李的老年人撇清关系的说着。

“那是当然,未必我们还能将我们的聊天内容传出去?!也就是大家随便说说而已。”另外的人附和着。

附和着,大家又把话题岔开了。

陆漫漫咬了咬唇。

她多看了两眼那个老李的老年人,起身离开了。

回到家里面,秦傲在客厅等她。

陆漫漫将菜放下,对着秦傲说道,“你会做饭吗?”

秦傲点头。

“那做点吃的吧,我不会。”

“哦。”秦傲起身走进厨房。

陆漫漫坐在沙发上,心里头有些烦躁。

她其实也料想到到这里可能也会一无所获,但终究还是有些不安。

她打开电话。

电视上正在播报文赟和南之沁准备结婚的事情,她看着电视屏幕上文赟的样子,心里的恨那一刻似乎又放大了些!

她咬牙,将电视关了过去。

中午在家里吃了点秦傲的午饭。

说真的,真心不太好吃,本来她也没什么胃口,所以吃不吃对他而言也不重要。

她吃完饭之后,又出了门。

不管如何,多出去总比一直在家里面什么线索都没有的好!

她按下电梯,等待。

刚走进去。

就看到里面有一个人,是她上午在小区里面见到的那个姓李的老头子,原来,他们住在一栋楼。

她恍惚觉得,刚刚进来的时候,电梯是停留在比她高一楼的,也就是和莫修远公寓一个楼层。

她心里有些微动,保持着平静,“李老伯你好。”

“诶,你认识我?”李老头看着陆漫漫。

“刚刚在楼下小区,我歇气那会儿,看到你和一些老年人在聊天。”

“哦。”李老头恍然,“你也住这栋楼。”

“是啊,住进来才知道和之前的莫区长一栋楼,哎,也不知道晦不晦气。”陆漫漫故意感叹。

“你说你们年轻人,还晦气不晦气的,信这些干嘛!”李老头似乎突然有些不悦,“何况莫区长是好人,被人冤枉的。”

“你怎么知道?刚刚不听你说,不知道是不是被冤枉吗?”

“我猜的。”李老头一字一句,“我和莫区长接触过,因为是邻居,所以知道他是个好人,不会做什么坏事儿,肯定是惹上什么人了才会这样!”

“原来你和莫区长接触过!”陆漫漫隐忍着笑了一下,“他很好一个人吗?”

“嗯,很和善,而且经常为了政府的事情加班,我一个孤家老人在家无聊,他还会陪我聊会儿天,人很客气。”李老头说着,“反正我你不相信他会犯事儿。”

电梯在此刻,到了。

李老头走了出去。

陆漫漫也不好追着跟过去,有时候太过急切,反而引人怀疑。

陆漫漫又在小区转悠了几圈。

晚上的时候,叶恒回来了。

叶恒当了一天的保安,回来就说累的抽筋了!

他说,“保安这个工作我算是见识了,让我这么规规矩矩的在门口守一天还不如让我去死!而且我根本就没有办法进政府里面去,明天我只有去当清洁工了!”

“……”陆漫漫哑然,“你怎么顺利当上保安的?”

“所以说,小姐的资源无奇不有!”叶恒得意一笑,“你知道我们家是夜场起家的吗?在日照区自然也有分店,我就让人给这边负责人打了招呼,让找有陪过政府官员的小姐吹风说有个远方亲戚想来政府当保安,让安排一个职位,然后就进了。”

也只有叶恒这种人才做得出来。

“明天还得让人给说通去做清洁工!我特么的命怎么就能够这么苦!”叶恒崩溃。

陆漫漫难得搭理他,又问道,“你那几个小弟情况怎么样?”

“反正是都进厂了,至于情况,目前都没有发现什么。”

“嗯,大家都小心点,别被发现了。”

“放心吧。”

“嗯。”

“对了,晚上我们吃什么?”叶恒这个吃货,问道。

“叫外卖吧。”陆漫漫直言。

“倒不如去外面吃更好。”

“不,叫了外卖,我需要去讨好一个老人。”陆漫漫一字一句。

“嗯?”

“不说了,先叫外卖,我正好有这边外卖的电话。”陆漫漫说道。

叶恒也觉得自己挺累的,没有反驳。

陆漫漫叫了很多,然后打了点包,直接拿着上楼。

她脚步停在莫修远之前公寓的大门口,抿了抿唇,走向离他最近的那个公寓,应该是离得最近,才有可能和莫修远一起聊天。

她敲门。

房门打开一个小缝,老人警惕的看着她,“你找谁?”

“李老伯,是我,下午在电梯里那个。”陆漫漫微笑。

“哦,你找我做什么?”李老头似乎才反应过来,打开了大门。

“我和我老公在家煲了点汤,听说你是一个人住,想着我们两个人也吃不完,所以给你打了点包上来。”

“给我的?”李老头很诧异。

“都是邻居,所谓远亲不如近邻,你拿着吧。”

李老头蹙着眉头接了。

“不打扰你了,我回去了。”

“你等会儿,我腾了汤,把碗还给你。”

“没事儿,我等会儿上来自己拿就是,你省得洗碗麻烦。”

“那谢谢了。”李老头也不拘小节。

估计是一个人住惯了。

“嗯。你慢慢吃,我晚点再上来。”

陆漫漫转身离开。

她总觉得,这个老头或许知道点什么。

所以现在,要打好关系。

回到公寓,叶恒和秦傲已经在吃了,看上去还挺符合他们胃口。

她也坐过去,吃了点。

这几天都没什么胃口。

她放下筷子,坐在沙发上,在等时间。

叶恒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低头又在扒饭。

吃过饭之后,秦傲很规矩的去洗碗,叶恒坐在陆漫漫的旁边,说道,“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你身体垮了,阿修就救不出来了!”

“嗯,我知道。”陆漫漫点头。

“你刚刚去哪里了?”叶恒转移话题。

“去给一个老伯送汤。他住在莫修远的隔壁,我想或许会知道点什么?!”

“哦。”叶恒点头。

陆漫漫总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叶恒看到了文赟的新闻,然后就开始不停的爆粗口,爆了一个晚上!

陆漫漫也难得搭理他,起身去了楼上。

她敲门。

这次,李老头直接将房门打开了,笑眯眯地说着,“汤真好吃,好久没有吃这么好吃的汤了。”

“你要是喜欢,等我们熬汤的时候,都给你送点上来。”

“哎,我一直觉得你们年轻人啊不知道感恩,不懂得孝顺,谁要有你这样的女儿真是幸福死了。”

“可惜,我还不是因为工作远离了父母。”陆漫漫叹气,和李老头聊着家常,“对了李伯,你的家人呢?怎么一个人住在这里!”

“我老伴死的早,也没办法,人各有命吧。我也有个女儿,女儿比你还大一点,现在去了帝都上班,成家也在那里,让我过去我也不习惯,所以就一个人住了!她一年到头难得回来一次。”

“那你想她吗?”

“想啊!但我这个老头子习惯了一个地方就想走了。这不,我经常拍点什么DV给我女儿传过去,要不你进来也帮我看看,我正好在看我这段时间录像的,你看我拍得好不好。”说着,老李很是热情。

“好啊,我正好也没什么事儿。”陆漫漫欣然答应。

她走进李老伯的房子,左右看了看。

很普通的老年人两居室。

李老伯让在坐在沙发上,他将视频给他看。

拍得很一般,都是些很简单的录像,李老伯就拍了拍自己,又拍了拍他的朋友什么的,看上去很欢快。

其实,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有什么线索在里面。

视频播放完毕,老伯洋洋得意,“还可以吧。”

“很好,你女儿看到了一定会很高兴的,你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那是。我呢,为了安全,还在门口安装了摄像头,听说现在的治安越来越不好了,就怕万一被人给谋杀了,还不至于死的莫名其妙的!”老头子很得意的说着。

“你说,你门口安装了摄像头?”

“还是隐形的,过来,我给你看。”说着,老头子就显摆似的走向了门口,指着墙壁上一个隐形的摄像头,“这个摄像头还是莫区长让我安装的,别人我都没告诉过!”

陆漫漫整个人有些激动。

这个角度,正好也能够照到莫修远的门口。

所以就能够看到,莫修远离开这两天,他大门口是不是来了,异常的人。

“当时莫区长还说,要有人陷害他,我的摄像头指不定还可以帮他!”李老伯随口说着,似乎没有深想。

陆漫漫一怔。

莫修远是一句玩笑话,还是说,真的预料到了什么。

亦或者,这个摄像头,本来就是莫修远为自己准备的?!

如果安装在自己门口,肯定会被人发现,但是安装在了别人的门口,一般人都不会细心到这个地步!

她心里一紧,连忙说着,“老伯,能看看你监控的电脑吗?我先看看清楚不,我要不要也在门口安装一个?”

“当然清楚了!过来,在房间里面。”老伯很是热情。

陆漫漫跟着进了房间。

她看着摄像头,果然,能够清晰的看到莫修远的大门。

她转头,对着老伯,“老伯,有点口渴,你能给我点开水吗?刚刚可能是喝多了汤,有点咸。”

“那你等会儿,我好想还没有烧。”

“不急,我等你就是。”

老伯就走出了房间。

陆漫漫连忙开水拿着电脑操作,快速后退。

眼眸一直狠狠的盯着屏幕,然后突然停下,播放,看到在莫修远离开日照区的当天晚上,也就是她发烧的那天晚上,凌晨2点多钟,有两个带着鸭舌帽的人,提着几大箱子东西,走进了莫修远的房间,来来来回回至少走了四五趟,每一趟都提着偌大的几个箱子进去,不用想也知道,是赃款了!

她咬唇。

将这一段视频从屏幕上复制了下来。

然后登陆邮箱,快速的发送至自己的邮箱里面。

做完一切。

陆漫漫连忙恢复原样,起身走出李老伯的卧室。

厨房中,李老伯刚烧好开水,倒了一杯给陆漫漫,“有点烫。”

“谢谢。”陆漫漫笑着。

李老伯说着不客气,又很兴奋的去看自己的DV去了,陆漫漫坐在沙发上,也陪着李老伯看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说着客套的话拿着自己的碗离开了。

离开,几乎是有些激动的回到房间。

叶恒还在客厅骂文赟。

陆漫漫不知道他净胜怎么会好到这个地步。

“我们忘记带电脑了!”陆漫漫突然开口。

“你要电脑?”

“嗯。”陆漫漫点头,“我找到一段有人在莫修远家门口搬运箱子的视频,应该是运送账款!”

“什么?”叶恒看着陆漫漫,“你怎么找到的?不是说,视频都被清理了吗?”

“这是莫修远的能耐。”此刻,她几乎可以肯定,绝对是莫修远的提前安排。

叶恒有些听不懂,看着陆漫漫的模样,说道,“那现在怎么办?我出门去买台电脑?”

“先不用。”陆漫漫说,“这个不急。回去之后慢慢看也行。其实也只能说明一些事实,不能说明全部,受贿的那些关键人还被文家人控制着,有时候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莫修远自己让那些人进去的,还是说被人陷害的,我们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线索。”

“嗯。”叶恒点头。

总觉得陆漫漫这妞,真的是神奇了!

太特么的神奇了!

很多在他看来根本就是解不开的难题,她就是这么阴错阳差的就给解决了,不能说是运气,分明是有着比平常多了很多的,睿智!

果然跟这种人在一起,瞬间就会觉得自己的智商是一大硬伤!

“不早了,大家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做。”陆漫漫说。

“嗯。”

各自回房。

陆漫漫躺在床上,辗转。

她恍惚觉得,莫修远其实给她留下了很多线索。

很多让她去寻找证据的线索!

只是,她要怎么才可以全部找得出来?!

她咬唇。

该死的,当时莫修远被带走的时候,为什么不给她一点暗示,去看守所见他的时候,也不给半点暗示,只说让他们小心点,谁都知道应该小心点的!

这货!

转眸一想,也许没有找到一个好时机。

毕竟从被抓到见面,两个人也没有单独在一起的时间,一个不留神,反而会被别人发现端倪,那么所有莫修远之前做的一切,就功亏一篑,才真的是玩完了!

所以说。

她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莫修远很看得起她?!以为她会有那个能耐找到所有的一切?

总觉得自己一直没有走出莫修远给她埋下的坑,还越来越深!

……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

收获突然就不大了!

叶恒装成清洁工,去了政府多次,经过一些列的打听,终于在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将所有经办人给熟悉了,然后开始在晚上潜入进他们的电脑进行调查。

叶恒电脑不太会,所以找了另外一个人来帮忙。

那个人陆漫漫也认识,叫做冷泽成,然后他们一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到市政厅去开电脑。

冷泽成是电脑高手,破坏系统的能力让人超乎想象。

结果,却让人有些崩溃。

如果说这些人的电脑是重撞了系统将某些东西删除了,冷泽成也有那个能拿你还原,结果却是,所有人的电脑重新换新了,意味着,所有人之前的东西,全部没有了。

而后来叶恒打听到的消息时,当时换新得特别快,全政府所有人都换了,同时安装了非常牛逼的防盗软件,然后冷泽成的能耐肯定不怕被发现的,但却说出类一个事实就是,这个软件可以监控到所有使用人的异常,也就是说,只要程序员设定了某些字眼不能出现的,系统会阻止进入,说直白一点就是,但凡涉及到政府不允许的东西,所有U盘都不能使用,意味着,那些莫修远贪污的项目数据全部都彻底的消失在了政府里,彻底消失了!

他们这次的潜入政府行为失败了。

陆漫漫以为,涉及到人的事情,一般不会太过简单,却没有想到,文家人能够想的这么周全,是直接用电脑系统来控制人的行为,清空所有的原始数据,果然是,蓄谋已久!

政府这边的数据调查宣告了失败。

工厂那边,也真的没有拿回来什么可怕的消息,打听到的也只是内部消息也说,确实有受贿了,财政上的报表非常的清楚明了。

待了半个月。

所有人都在客厅,然后有些沉默。

手上有些证据,证据不能全部说明莫修远没有犯罪的事实。

如果单凭手上的东西就去打官司为莫修远洗白,完全是费了功夫,白费力气。

陆漫漫坐在沙发上,有些沉默。

其他人也有些沉默。

刚开始的收获和现在突然的一个僵持区,让他们都显得有些急躁。

陆漫漫一直在想,既然莫修远之前都能够给她留下一些线索让她去查证,到现在,为什么突然说断就断了?!她总觉得,莫修远是预料到这件事情的发生,或许是不知道多久会爆发,但绝对知道总有一天会出现,所以应该是会留下证据来洗清他的罪名的!

她咬唇。

突然说道,“我们回文城吧。”

“放弃了吗?”叶恒瞪大眼睛。

“不。”陆漫漫摇头,“回去想办法见莫修远一面。”

“嗯?”叶恒看着陆漫漫。

“我脑容量没他大,现在想不出来更好的方法,也不知道他到底给我留下了些什么东西!我需要他给我点暗示!”陆漫漫说,也真的为这段时间用尽了脑汁,然后是真的想不过来了!

所以她决定用最直接的方式,找莫修远确认。

她怕时间耽搁,来不及就判刑了。

叶恒点头,“那我们回去。”

对于莫修远的能耐,叶恒半点不持怀疑态度。

“只是,现在见阿修比较麻烦。”叶恒又说道,“上次我爸打电话问我这边情况查询得这么样,说文城那边阿修的事件其他人半点插不上手,他托关系想办法去见一下阿修,打点了无数,最后还是说不能见,用的托词是涉及到重要官员犯罪云云之类,在案子没有判定之前,闲杂人等都不能见,是在要见,得文部长的批示,也就是说,得文赟的爷爷同意!”

陆漫漫看着叶恒。

所以她原本寄希望在叶半仙的身上,也是自己想多了?!

文家人在知道他们手上有了部分证据后,肯定会更加严密。

她眼眸一紧。

“先回去再说。”

“嗯。”

在这里也商量不出来什么。

陆漫漫和叶恒一行人一起,离开了日照区。

回到文城。

汪海洋说了这段时间文城的情况,文家人甚至是拒绝汪海洋作为代理律师的一个见面,说会等证据确凿且确定公开时间时,再通知见面。

叶恒又是一顿粗口咒骂。

陆漫漫但是显得淡定了很多,有时候越是把人逼急了,越是会出很多纰漏。

她起身,上楼。

拿出电话,拨打。

那边似乎是故意拖延时间,在最后一声的时候接通,声音显得有些懒洋洋,“陆漫漫,难得你主动给我打电话?”

“看你结婚了,恭喜一声。”陆漫漫心平气和,以老朋友的口吻开口道。

“真是谢了。”声音不温不热,显得还有些不爱搭理。

陆漫漫犹豫了一下,直白道,“见个面吧。”

“什么风,让你这般主动了?陆漫漫,别说是为了莫修远,我会看不起你的!”文赟一字一句,狠狠地说着。

“见了面就知道我为了谁了,怎么了,不敢?”

“激将法!”文赟笑的邪恶,“告诉你陆漫漫,我根本不屑你的激将,也不觉得你对我任何威胁,因为觉得你不需要在意,所以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见我,晚上7点,紫罗兰西餐厅,过期不候!”

陆漫漫看着电话结束的字样。

文赟还会答应见她,就证明,一切还有希望。

她深呼吸。

起身去洗漱,打扮。

她以前不是文赟真正喜欢的什么样子的女人,现在大概是知道了。

她换上了比较性感的黑色裙子,深沟很明显,裙摆很短,穿上一双黑色透明丝袜,一双黑色单根鞋,面上套了一件大红色的毛呢修身外套,化着精致的妆容,大波浪的头发倾斜而下,显得诱惑无比!

她下楼。

叶恒和汪海洋他们在客厅聊天,谈一些事情,看着陆漫漫如此打扮,所有人都怔住了。

“陆漫漫你准备去哪里?”叶恒眼眸一紧。

“放心,不会给你家阿修带绿帽子,秦傲。”陆漫漫直接对着秦傲说道,“你跟我走,我们去见文赟。”

“……”叶恒眼睛都鼓圆了。

还说不是戴绿帽子!

啊啊啊啊,居然又晚更了!

~

哭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