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孤注一掷(5)计谋成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叶恒非常不爽的眼神中,陆漫漫带着秦傲离开了别墅。

她坐在小车内。

繁华的夜色将这座城市点缀得如梦似幻。

她心思其实有些复杂。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重生一世,还得这么主动地去找文赟。

嘴角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就这么淡淡的看着窗外的景色,显得很淡漠。

车子到达目的地。

秦傲转头看着陆漫漫,询问,“莫太太,我跟着你一起进去吗?”

“不用。”陆漫漫摇头,“你在门口等我就行了。文赟马上大婚,他不会对我做什么。”

秦傲点头。

想起刚刚和莫太太一起离开时,叶恒挤眉弄眼的在给他暗示,他有时候都觉得叶恒幼稚,莫太太比一般的人都要理智,肯定不可能做什么对不起莫先生的事情。

这么想着,就看着莫太太已经下车,迈着优雅的脚步,走进了西餐厅。

西餐厅的服务员带着陆漫漫进去,她找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

这里的环境很好,有些昏暗,虽然是大厅,但每一个座位都有隐形的空间,不注意,一般是看不清楚每一桌的。

陆漫漫点了一杯咖啡,其实没喝,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窗外整个文城的景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

文赟说的7点过时不候。

她到的时候6点40左右,等了一个多小时,8点钟,文赟出现了。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没有打领带,里面穿着马甲和衬衣,外面还套着一件男式呢子大衣,他嘴角带着一丝讽刺的笑,出现在她面前。

陆漫漫回头,坐在那里看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文赟。

背光下,这个男人的模样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但不得不说,还是挺帅的。

因为这张皮囊以及给人翩翩公子的气质,加上自身背景,总是会有那么多女人对他趋之若鹜,也就养长了他从小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坐。”

文赟睨了一眼陆漫漫,看着她身上的红色修身外套,眼眸瞄了一眼她有意无意曝光的内在深沟,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明显。

他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放在一边,里面的暖气很足,不会觉得寒冷。

“吃什么?”两个人坐定之后,陆漫漫翻阅着菜单,随口问道。

文赟看着陆漫漫低垂着眼眸,昏黄的灯光照耀在她白皙细腻的脸颊上,很明显经过精心打扮的模样,嘴唇透着让人心醉的红,饱满而诱惑。

嘴角邪恶一笑,文赟说,“你该不会是忘记了我喜欢吃什么吧?”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

她伸手招来服务员。

服务员恭敬的过来。

“点餐。”

“是的,小姐。”服务员记录着。

“来两份这里的招牌牛肉,洛尼士牛扒,开一瓶82年的拉菲。”

“是。”服务员离开。

文赟看着服务员离开的背影,回头看着陆漫漫,“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不是说了,恭喜你马上新婚吗?”

“陆漫漫,何必这么虚伪。”文赟靠在椅子上,双手放在头后,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陆漫漫笑得淡薄。

她将身上的外套脱掉。

是真的觉得有点热。

文赟的眼眸动了动。

完美的身体曲线让她的身材显得,玲珑有致,还妖艳妩媚。

“先吃饭吧,别影响了大家的胃口。”陆漫漫说着。

服务员此刻也已经将醒过的红酒呈上,分别给他们倒了一杯。

文赟拿着红酒杯,没有和陆漫漫碰杯,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他说,“陆漫漫,我快结婚了,你这样对我,又有何用!”

他眼神挑衅,视线从她脸上,滑落在她性感的锁骨处,然后,看着她深深的沟。

陆漫漫也拿着酒杯,自己轻抿着,“谁说是穿给你看的。”

“所以你是自我欣赏了?”

“有何不可?”陆漫漫笑了一下。

文赟倒也不急着和陆漫漫摊牌,他享受这种,欲擒故纵的感觉。

两个人闲聊中。

服务员将餐点放上。

两个人很优雅的吃着自己碗里面的那一份,文赟的眼神就这么有意无意的放在她的脸上,身上,一脸的意味深长。

陆漫漫倒显得淡定,她擦了擦嘴角,说,“为什么选择过年的时候结婚?”

“图个特别而已。莫修远给你的婚礼万众瞩目,轰动全城,我总得有点属于我自己的特别吧,否则,怎么让媒体的视线,都放在我的身上?”文赟说得讽刺。

陆漫漫抿了抿唇,“你不这么做,媒体也会关注你的。”

文赟笑了一下。

前段时间他确实被一直关注着,被嘲讽的关注着。

压抑了这么久。

从陆漫漫悔婚,到嫁给莫修远,到之后他做的各种小动作被撕破,以及最后在他始料不及的情况下被莫修远踩压,他真是忍受够了这种被人践踏的滋味,受够了!

所以,他要以牙还牙,加倍奉还!之前的一切就当小试牛刀了!

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而已。

“陆漫漫,你现在后悔吗?”文赟突然问她。

狠狠的问她。

“你想听到什么答案?”陆漫漫放下餐具,拿着红酒杯,看着他。

文赟冷笑着,“你说呢?”

“后悔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文赟嘴角的笑容,笑得很是邪恶。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眼眸转向窗外说道,“如果我说我后悔了,你应该很高兴吧?”

文赟脸色僵硬。

陆漫漫回头对着文赟,“文赟,我想见莫修远。”

文赟脸色一下就黑了。

甚至是黑透。

他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狠狠的看着这个女人,看着她淡定的眼神,依然冷静的样子。

“我想见莫修远。”陆漫漫一字一句,“听说,除了你爷爷,其他人都没办法见他是吗?”

文赟冷哼了一声,“你觉得我会帮你?”

“没有试过,一切都有可能,何况,我觉得你会帮我。”陆漫漫说得直白。

“笑话!你觉得我现在还受你威胁?”文赟看着陆漫漫,那社难看到了极致,“我告诉你陆漫漫,现在我只要一根手指头就可以让你以及你口口声声念叨的莫修远,死于非命,你还有什么资格,要求我!”

“既然如此,让我见见莫修远,对你而言有什么影响吗?”

“我不喜欢!”文赟一字一句,“看着你这样相思成灾,我觉得很痛快。”

“这么说,你是喜欢上我了!”陆漫漫一字一句,狠狠的问道。

文赟笑得更加讽刺了,“陆漫漫,你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我只是看不得你好过而已,所谓的喜欢……南之沁各方面都比你好,我为什么还要喜欢你?我瞎了眼了吗?”

“既然南之沁各方面比我好,为什么你上大学的时候没想过和她在一起,反而还想着和我结婚?你不是矛盾吗?”

“矛盾!”文赟笑得更冷了,“陆漫漫,从头到尾,和你在一起也只是为了你家的家产而已,和你这个人又有什么关系。说直白一点,你这种女人就算是脱光了衣服,站在我面前我也不可能和你上床,你对我而言,提不起半点兴趣。”

“是吗?”陆漫漫嘴角妖媚一笑,“不试过你怎么知道对我没兴趣?!”

“你少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迷惑我,陆漫漫你真当我是白痴吗?在这个时候你觉得我还可能被你引诱?我傻啊,明知道你在算计我!”文赟脸色有些难看。

“也对,文大少现在是马上结婚的人,哪里还敢出门偷腥!”陆漫漫说得直接。

文赟冷冷的看着陆漫漫。

总觉得自己此刻才是站在主动地位置,反而有点被动的成分。

他抿了一口红酒,直白道,“陆漫漫,之所以来和你一起吃饭,也就是想要看看你的狼狈而已,其他,对你这个人,你的身材,你的各种,我其实半点兴趣都没有,反而很倒胃口。”

说着,就起身,准备离开。

“文赟。”陆漫漫坐在座位上,叫着他。

文赟那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更深的沟,让他喉咙有些干涸。

他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陆漫漫引诱。

他从来没觉得,他会对这个女人产生任何留恋。

咬牙,转身直接走了。

陆漫漫看着文赟的背影,眼眸一紧。

果然,这个时候的文赟,根本就不敢做任何事情,因为婚期将至,他这种人知道孰轻孰重。

但狗改不了吃屎。

她是真的不相信,文赟会不为所动。

她叫来服务员,结账。

然后离开餐厅。

她走进电梯,脚步还未踏进去,突然猛地一下,被一个大力气的手臂拉着走向了一边。

一边,有些幽暗的安全通道。

整个人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推倒在一个楼梯间的走廊上,后背摩擦着墙壁,下一秒,一个急切的唇印在了她的唇瓣上,手疯狂的在她身上游走,分明是有些不受控制。

陆漫漫拼命的挣扎。

在她身上毛手毛脚的男人,半点没有放开她,唇一直在她的脸上,脖子上,亲吻,撕咬。

“文赟,如果不想我大叫,就放开我!”陆漫漫一字一句。

文赟的唇咬着她的脖子。

一个用力。

陆漫漫有些恶心,但没有叫出来。

文赟放开她,“怎么了,不是色诱吗?不敢了?”

急促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

透过昏暗的灯光,能够看到他情欲爆满的模样。

这种模样在她上一世和他7年的婚姻中,从来没有见到过,她不知道该不该为自己感到可悲。

文赟此刻似乎也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他本来打算离开的。

是,他承认,陆漫漫今晚的举动让他有些心难耐,但他并不觉得自己会失控到这个地步,她走出来,耳边全部都是陆漫漫说的那句,不试试怎么知道?!

他想起她的身材,她的唇,她的一切。

以前真的没觉得陆漫漫有半点吸引她的地方,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一种,很想将这个女人压在身下,狠狠的压在身下,尽情蹂躏的想法!

很强烈。

他紧捏拳头,身体在压抑。

他也知道,此刻要是真的做了什么,后果不堪想象。

陆漫漫这个女人这么聪明,如果他们真的发生了关系,想要弄他并不难!

而他自己不能走错了那步棋!

特别是在这个关键时期!

陆漫漫看着文赟,“就算我敢,你也不敢!”

文赟冷漠一笑,“你还真是了解我,陆漫漫!”

文赟猛地一下离开她温热的身体。

一股,带着麝香,带着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的气息。

他站在楼道的出风口,用寒风在冷冰自己的身体。

陆漫漫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

是真的有些恶心,恶心到恨不得马上回家清晰,但此刻,她得冷静,冷静的面对着文赟,“我今天来见你,就一个目的,文赟,看在我们多年交情上,至少曾经我还爱过你的份上,让我在年前见一次莫修远!”

“求我吗?”文赟转头,问他,脸色阴冷。

“算我求你。”

“那你跪下来。”文赟一字一句。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他。

“跪下来求我,也许我会一个心软,答应你。”文赟如撒旦般的微笑,在他脸上,毫不掩饰,显得恶毒而狰狞。

陆漫漫拳头紧捏。

“陆漫漫你这么聪明,不是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一种结局吗?”文赟狠狠的盯着陆漫漫,到此刻,自己似乎也恍然,“穿得这么性感,对着我各种挑逗,是明知道我不敢对你怎么样,所以故意来折磨我,故意来引诱我,让我饥渴难耐是吧!我承认,你做到了,你确实让我,身体有反应了。陆漫漫你真是能耐,到这个地步了,都还能将我算计成这样!”

陆漫漫咬着唇,一言不发。

“所以,唯一能够让我心头泄火的方式,就是跪下来求我,求我让我带你去见一面莫修远!来,告诉我,你到底有多爱莫修远!”文赟狠狠的一字一句,他修长的手指掐着她的下巴,这一刻,恨不得撕了这个女人。

这个让他掌控不了的女人,却越是这般,越是让他,想要折磨她!

陆漫漫嘴角突然笑了一下,“嗯,我很爱莫修远,所以对你下跪,也没什么的。”

话音落。

陆漫漫跪在了地上。

跪在了文赟的面前。

文赟阴冷的笑,笑容在他脸上却突然僵硬。

他心口似乎是痛了一下。

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就这么一闪而过。

很好。

陆漫漫。

很好!

文赟狠捏着拳头,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把他气到这个地步,这个恨不得杀了面前的女人又莫名的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

他狠狠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陆漫漫,看着这么一个在良好家庭成长的女人,放下自尊,这么的为另外一个男人求情,真的是让他刮目相看!

他说,“陆漫漫,你明知道我心地不好,你怎么能够保证,你下跪了,我就会真的让你去见莫修远?”

陆漫漫真的很想杀了文赟。

“我明知道你这段时间在调查莫修远的一切!我为什么还要给你机会和他见面?!”文赟半蹲下身体,抬起陆漫漫的下巴,让她的眼睛对视着他的眼眸,他狠狠地说,“你现在手上的证据,无非就是有一本日记而已是不是?”

陆漫漫眉头一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线在哪里?!那本日记有什么内容,内容到什么地步,我根本毫不在乎,你真的以为,你这次你还会斗得过我吗?没门的陆漫漫!想要洗脱莫修远强奸的罪名?精子鉴定才是关键!”

“所以你是在提醒我什么吗?”陆漫漫一字一句狠狠地问道。

“是啊,我在提醒你,你现在做什么都是无果!我手上有的东西,是你怎么都不可能得到的,所以莫修远,死定了!”文赟手指摸着她的脸颊,一点一点,两个人的距离靠得很近。

陆漫漫屏住呼吸,看着他。

文赟的唇在她的唇瓣上,亲了一下。

陆漫漫没有反抗。

那一刻甚至在碰到陆漫漫的嘴唇时,就有了一种,不想停下来的错觉。

文赟猛地闭上眼睛,他吻了很久。

比刚刚的更持久。

持久到,身体反应很强烈。

陡然。

他猛地一下推开陆漫漫。

狠狠的擦了一下嘴角,似乎是觉得碰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

他起身,离开!

有些,仓狂而逃的感觉!

“文赟!”陆漫漫突然叫住他。

文赟脚步停了一下。

他拳头紧捏。

“你和南之沁的婚姻应该不是形婚吧。”陆漫漫从地上起来。

文赟转头。

“刚刚你亲吻我的画面,那么不受控制的模样,在我手机里面!”陆漫漫摇晃着自己的手机,一字一句的说道。

文赟脸色一下就变了,伸手就去夺陆漫漫的手机。

陆漫漫也躲开不了,手机一瞬间就在他的手上了。

文赟打开屏幕。

有锁屏。

文赟狠狠的看着陆漫漫,那一瞬间,疯狂的直接将手机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陆漫漫看着自己可怜的手机,冷冷的说着,“我所有图片自动备份。”

“陆漫漫,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文赟一字一句,一字一句逼近她,将她狠狠的压在墙壁上,脸色狰狞,眼神嗜血。

“文赟,我就一个要求,让我去见莫修远。”陆漫漫狠狠的说着。

“我怎么能够保证,你见了他,就不会将照片发出来?!”

“你可以选择,你结婚的那天让我去见他。至少这样,就算我发出来,对你也没有多大威胁,我何必做这种得力不讨好的事情!”陆漫漫狠狠的说着。

文赟冷眼看着她,“这就是你今天见我,一开始的计划是不是?!”

陆漫漫咬牙。

只觉得自己脖子处,被他勒得厉害!

“知道我不敢真的上你,但也知道,你对我的诱惑我会有一秒的失控?!假意在我面前示弱,让我放松警惕,然后,找到机会,对我下手?!果然啊陆漫漫,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有能耐!”文赟狠狠说着,真的恨不得马上勒死这个女人。

“文赟,胜者为为王败者为寇,何必纠结过程如何!”陆漫漫强忍着脖子的疼痛,说道,“你只要带我去见莫修远,我用我的人格保证,我不会将照片发出来,不会让南之沁知道你的身体你的心有多龌龊!”

“龌龊!”文赟冷眼看着她,“陆漫漫,总有一天,你会躺在我的身下!”

说完,这次真的走了。

走的很快!

陆漫漫感觉到人影已经走远,整个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体其实在那一刻有些虚脱。

她深呼吸,脖子上还有文赟手指间传来的疼痛感,一直在蔓延。

她也很怕文赟在一个激动下,真的杀了她。

她深呼吸,深呼吸,让自己情绪稳定。

不管怎样,她今天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在这个时候,文赟绝对不会冒这个险,让她真的将在照片公布出来,她低头,寻找自己四分五裂的手机,嘴角抿得很紧。

她起身,从通道离开。

下楼,回到小车内。

秦傲看着她出现,狠狠的松了口大气,“刚刚看到文赟已经离开了,我看你半天没有下来,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儿!”

“没什么事儿,开车回去。”陆漫漫说得很平静。

秦傲点头。

车子一直开向莫修远的别墅。

此刻也还早,别墅中一大帮男人都聚集在客厅,没有睡觉。

她的出现,成功的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叶恒最激动,他几乎是跑到陆漫漫的面前,看着她此刻妆都有些花了的样子,眉头皱得很紧。

“有机会见莫修远了。”陆漫漫对于叶恒审视的目光,显得很淡定,她直白的对着一屋子的人说道。

“你怎么做到的?”叶恒问她。

“色诱啊!”陆漫漫突然一笑。

叶恒脸色都变了。

陆漫漫不想再多做解释,准备上楼。

“陆漫漫。”叶恒叫着她,“你真的献身了?”

“你猜!”

“卧槽,我干嘛要猜!”叶恒爆粗口。

陆漫漫回头,对着叶恒一字一句道,“我献身了,不正好给你接近莫修远的机会!”

“……”神马意思。

陆漫漫笑着上了楼。

叶恒反应了半响,猛地怒吼着,“陆漫漫你丫的什么意思,哥说了是直男!”

其他人看着叶恒气急败坏的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了。

不管情况多糟糕的时候,有叶恒在,都不可能太正经得了。

倒是。

陆漫漫真的献身了?!

所有男人,都显得有些沉默。

陆漫漫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她清洗了很多次,刷牙。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一刻觉得而有些讽刺。

以前觉得文赟的吻挺美好的,虽然不耐烦对她用什么技巧,但真的觉得也没有现在这般,恶心得作呕。

她刷了很多次,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吻痕。

要是真让叶恒看到了,估计得掐死自己。

她换上睡衣,走出房间,坐在床上。

她将手机拿出来,看着各种变形的模样,扔进了垃圾桶。

不管今天的过程如何?

包括,被亲吻,被下跪,但至少,最后的结果是好的。

她躺在床上,当然,也高兴不起来。

莫修远还在里面。

还在监狱里面……

……

文赟愤怒的离开了餐厅,开车,离开。

他车子开得有些快!

心里的压抑,不言而喻。

一次次被陆漫漫算计,一次次被算计。

而他居然不得不承认,他此刻的愤怒,大多数来自于,陆漫漫对莫修远的付出!

色诱!

下跪!

威胁!

文赟的速度开得又快了些!

他将车子一口气停在了看守所门口。

工作人员看着他,恭敬无比。

“我要见莫修远!”

“但是……部长有命,除了他之外,其他人要见都得通过他的审核!”

“你他妈的不知道我是谁吗?!”文赟对着狱警,一脚狠踹了过去。

狱警不敢违逆,但也不敢开门。

“开门!”文赟怒吼。

狱警战战兢兢。

正时,值班警长出现,看着文赟此刻的不受控制,连忙拨打了电话,在文赟一直发怒于狱警的时候,将电话奉上,“文少爷,您爷爷的电话。”

“……”文赟狠狠的看了一眼两个人,深呼吸,将电话拿了过来,“爷爷。”

“你在做什么!”那边传来严厉的声音。

“对不起爷爷。”

“给我马上滚回来!”文江兴狠狠的说着。

“我想见一下莫修远,有些私人恩怨!”

“文赟,这个时候让你切记乱来,疯了吗?”文江兴声音带着愤怒,“刚开始就给你说了,让你别给莫修远安强奸的罪名,你非要用这一条去侮辱莫修远,现在对方手上握有证据,如果是真的查下来,精子鉴定报告是假的事实,很容易被暴露!你的私人恩怨,就不能放下吗?!现在是为了你的前程为了你的未来!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对不起爷爷,我知道你对我的期望,我也有我的报复!何况现在文城都是你说了算,谁敢往下查!”文赟说,“我只是,现在有些压抑,想要发泄,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文江兴狠狠的叹了口气,“你爸不成器,我也没报什么希望在他身上,你自己好自为之!将电话给警长!”

文赟将电话拿开。

警长恭敬无比的答应着,然后挂断电话说道,“文少爷,部长说给你半个小时时间。”

文赟点头。

警长亲自带着他进去。

一件特别的牢狱,和其他牢房都是隔开的。

这是关押重犯的,据说严密到,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莫修远被锁在这个地方,十多天了。

每天暗无天日,因为没有窗户,所以连白天黑夜有时候都会颠倒。

他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这大概是十多天以来,他见到狱警外的,第一个外人。

他就这么淡淡的看了一眼文赟。

文赟脸色阴冷,也这么看着莫修远。

他身后跟着四个狱警。

文赟手指微动。

四个预警拿出警棒,直接就冲向了莫修远。

莫修远眼眸一紧。

四个预警很有技巧的,往他身上打去,不会让他的伤口,暴露在身体之外,而且一拳一脚一棒,大多是内伤。

十多分钟。

莫修远被狠狠的打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身上却没有半点血渍。

文赟摆了摆手。

四个狱警出去。

大门关了过来。

不大的一个房间,就生下来他们两个人,显得很是安静。

文赟蹲下身体,看着狼狈不堪的莫修远,冷冷的开口道,“是不是从没想过,有一天也会这么的被我踩在脚下?”

莫修远不说话,眉头皱得很紧。

身体的痛,已经让他说不出来一个字。

显然,也没有到要死的地步。

文赟用脚踢了一下莫修远的身体,讽刺无比,“不是很强势吗?不是很能打吗?起来啊,我们打一架!我让你又把我打趴在地上!”

莫修远没有理他。

他咬牙,勉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站起来那一刻,身体往后仰了一下,是真的差点就这么又倒了下去。

文赟就看着莫修远这般要死不活的模样,阴冷的笑容毫不掩饰。

他神采奕奕的从地上站起来,站在莫修远的面前。

两个人身高相当。

平视着对方。

“知道为什么我会在今天来揍你吗?”文赟说,开口问莫修远。

莫修远冷眼睨着他,不说话。

“因为今天陆漫漫穿得风情万种的来找我,让我帮她见你一次!”文赟一字一句。

莫修远的脸色微动,眼神狰狞。

“怎么,说到陆漫漫,有反应了?”文赟冷血无比,“你猜,我答应她了吗?”

“和你一个女人这么计较,文赟,别把自己弄得这么不堪!”莫修远冷漠的声音,咬牙切齿。

女人!

文赟对着莫修远,“陆漫漫是你的女人,又不是我的,我想怎么弄她就怎么弄她!伤心难过的是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在意!”

莫修远拳头紧捏。

文赟笑得邪恶,“你大概也想象不到,她今晚上穿着超级暴露的黑色裙子跪在我面前的样子。话说,陆漫漫怎么会这么爱你?嗯?”

莫修远嗜血的看着文赟。

文赟看着他愤怒无比的模样,心里似乎是爽快到不行,他仰头大笑,“莫修远你知道吗?从小到大,习惯了被人恭维被人夸奖,习惯了站在万人之上的感觉,但从来没有此刻这般,这么的大快人心!原来通过自己的努力等到的东西,果然和与生俱来的不一样!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你和陆漫漫当初在踩压我的时候,心情有多好了!”

“可惜,你们当初有多得意,现在就会有多狼狈!”文赟狠狠的说着,脸上的笑容,变成了狰狞的一道道恶毒的痕迹,他说,“陆漫漫的身体很美好,当初,是我可惜了!”

“哐!”莫修远一个拳头过去。

文赟猛地多开。

他的拳头,一拳打在了墙壁上,响起剧烈的声音,甚至那一刻,觉得墙壁在此刻,都凹下去了一块。

文赟看着他的力度。

有一秒的心惊。

心惊之后,却是更加的疯狂,“你越是这样,我会觉得越爽!别糟蹋自己的身体,让陆漫漫看到会心疼的!”

莫修远不说话,青筋暴露,脸色阴冷得吓人。

文赟狠狠的看了一眼莫修远,转身说道,“过年那天晚上,安排了你和陆漫漫见面,别太感谢我,陆漫漫用身体换来的!”

说完,走了。

铁大门狠狠的关了起来,上锁。

莫修远看着嗜血的眼神看着房门的方向!

他狠狠的捏着拳头,拳头在此刻,其实已经,破血红肿,但他却半点都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反而越来越用力!

……

文赟离开了监狱。

心里的气,泄了一半。

他开车,稍微让自己平息了些。

他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文赟。”

“沁沁,你在酒店吗?”

“嗯。”

“我过来找你。”

“做什么?”

“你说呢?”文赟嘴角一勾。

南之沁沉默了一秒,“大婚前,我父母说最好不要同房。”

“我们自己的事情,别人不会知道。”

“……”

“我想你得很。”说完,文赟将电话挂断了。

想的不是南之沁。

而是想要个女人发泄浴火而已。

被陆漫漫撩起的浴火。

车子,快的又快了些。

总有一天,陆漫漫会知道,城府!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文赟直接走进南之沁的房间,敲门。

房门打开。

文赟铺天盖地的吻就这么一路疯狂的吻着南之沁,她根本没有反抗的时间,两个人就躺在了大床上,缠绵不休。

今晚的文赟似乎和平常有些不一样。

完事之后。

两个人搂抱在一起。

文赟点了一支烟。

他一般不抽烟,但有时候,也会在事后来一支。

他一边搂抱着南之沁,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上,一边抽着烟支,看着面前的烟雾萦绕。

第一次。

第一次在和一个女人上床的时候,想的是,另外一个女人!

他喉咙微动,不动声色!

……

翌日一早。

陆漫漫觉得自己昨晚上睡得不太安稳。

是真的不太安稳,总觉得有些血腥的画面,一直在自己眼前闪逝。

她惊出一身冷汗,从床上起来。

天色已经透亮了。

她深呼吸,去浴室洗漱。

眼眸看着镜子中自己脖子上偌大的吻痕,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够消失,看一次恶心一次。

她用毛巾擦拭了一下。

终究是擦不掉的。

她洗漱完毕,换了一件高领毛衣,下楼。

楼下,几个人男人围在一起吃早饭,陆漫漫依然是单独的早餐,坐在一边的餐桌前。

她吃了几口,对着王忠说道,“能帮我出门买一个手机吗?”

“现在?”

“嗯。”

“好的。”王忠恭敬的点头。

陆漫漫看着王忠的背影,又这么吃着早餐。

吃完之后,她留在客厅。

几个大男人也吃完了,坐在客厅,大眼瞪小眼。

陆漫漫被他们看得有些火大,“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看看你,挺漂亮的。”叶恒开口。

陆漫漫难得搭理叶恒,开口说道,“见莫修远的时间大概是在过年那晚,也就是文赟和南之沁结婚的当天晚上,具体,我等会儿会和文赟商量,还有约一个星期时间,这个时候估计也找不到什么线索,你们就都回去吧!”

“你这是在下逐客令了?”叶恒问她。

“嗯。”陆漫漫也不掩饰。

叶恒不爽,“陆漫漫,你丫的过河拆桥,老实说,你是不是想要给阿修戴绿帽子,所以故意支开我们!”

“……”陆漫漫白了一眼叶恒,“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么,饥渴难耐吗?!”

“那你昨晚上还那啥那啥了!”

“管你屁事!”陆漫漫爆粗口。

叶恒眼睛都瞪圆了。

“等会儿我要去上班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着,陆漫漫就起身上楼。

这一个星期是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所以,她会去公司看看,现在的项目进度……

终究。

她还有很多,需要守护的东西,必须守护!

终于准时更新了。

给宅一个大大的表扬吧!

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