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孤注一掷(6)正面南之沁/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拿着王忠给她新买的手机,将自己的电话卡换了出来,然后离开了别墅。

离开的时候,叶恒他们都还没走。

她坐在小车内,沉默的看着窗外。

第一次的莫修远的新年,就这么,被迫分开。

她静静的看着窗外的张灯结彩,默默的看着及时大寒冷天气,也依然很多人出来购置年货的喜悦,不得不感叹,几家欢喜几家愁。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陆漫漫的出现让所有员工无不有些驻足。

自从莫修远发生事情后,陆总就没有来上班了,内部的揣测很多,大多都以为她是为了莫修远的事情奔波而去,其实从内心深处,外界很多人还是希望,莫修远是冤枉的。

谁都不愿意自己打脸。

当初的选票都是货真价实。

陆漫漫显得很平静的走进电梯,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张翠看着陆总出现,有些吃惊,半响才跟着走了进去。

“陆总,你来上班了?”张翠惊奇的问道。

“嗯。”

“莫区长的案件怎么样了?”张翠直白无比。

“就那样。”陆漫漫不准备说关于莫修远的事情,话锋一转,“和翟氏的合作案如何?”

“挺顺利的。你不在这段时间,董事长亲自负责,林总助作为牵头人,将项目的大大小小事情安排得井然有序,目前翟氏基本上是已经完成了我们手机软件的安装工作,以现在的进度而言,年后就应该可以大批量的投产上市。”张翠认真的汇报工作。

陆漫漫一边点头,一边将电脑打开说道,“你把项目的所有的进程和细节传我电脑里面。”

“是。”

“顺便给我一杯白开水。”

“是。”

“通知林总助,让他准备好自己手上的东西,半个小时后到我办公室来汇报方案的具体细节。”

“是。”

“去忙吧。”

“是。”

陆漫漫投身于工作之中。

人生总是存在很多身不由己,所以得这么逼着自己做一些,尽管觉得没有兴趣的事情。

她点开张翠传给她的文件。

不得不说,在她离开的着半个多月时间,林初辰将这个项目的一切打点得很好,所有环节按照进度,毫无拖沓。

陆漫漫正看得入神。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爸。”

“听说你来上班了?”

“嗯,上几天。看看现在和翟氏合作案的一个进度。”

“你别把自己累坏了。”

“我挺好的爸,我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对了,修远的事情怎么样了?”陆子山关心的问道。

“暂时进展不大。我在努力。”

“哎。”陆子山狠狠的叹了口气,“文赟马上结婚了。”

“我知道的爸。”陆漫漫转动着椅子,将眼眸放在落地窗外,看着寒冷的天空有些阴沉的天色,“我和文赟现在已经是过去式了,他的一切对我而言真的不再产生影响,爸别多虑了。”

“反正你的事情爸也是管不了的,就怕你委屈了自己。如果修远这事儿过不去,他这辈子,也就真的可惜了。”陆子山有些无奈。

“别杞人忧天了,莫修远会没事儿的。”陆漫漫一字一句,“我相信他。”

“但愿吧。”陆子山说道,其实是不抱多大希望的,一般知道点内幕的人都晓得,这次的事情绝非表面上普通官员犯罪那么简单,太多那些深入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耽搁你工作了,还是那句话,照顾好自己最重要。”

“我知道。”

挂断电话,陆漫漫反而有些发怔。

在外人的眼中,莫修远应该必死无疑了吧!

她咬唇,不让自己多想。

拿起办公电话直白道,“张秘书,让林总助来一下我办公室,准备好项目的所有进度安排。”

“是。”

陆漫漫放下电话,看着自己的电脑。

房门敲开。

林初辰出现在门口,“陆总。”

“坐那边。”陆漫漫指了指她办公室里面的旁边的小型会议室桌。

“是。”

陆漫漫拿着自己的电脑,林初辰将自己的电脑接上大屏幕,开始恭敬的汇报工作。

陆漫漫全身性的投入工作之中,听着林初辰的所有细节考虑还有未来的一个策划方向。

两个人的会议从早上9点多到现在11点多,整整两个小时。

“所以我的建议是,在过大年十五的时候,将我们的手机投产上市。我们之前承诺的以旧换新自然不能收取之前顾客的费用,否则口碑会变得很差,我所谓的费用是指,一切所有,不是投机取巧的说收取什么配件费啊,加工费,不管多少,顾客都会对此反感。而对于新用户,我们也可以加大体验式营销,借鉴之前我们的营销方案我觉得是很有可取性的。”

陆漫漫点头,“之前的营销方案本来就是一个很成熟的方案,一直引用下去是没有问题的,但总得有些创新。你将我们这次投产的一个预算点出来我看看。”

“嗯。”林初辰点头,将预算拿出来说道,“这是和综合部一起做的一个市场预算表,费用在可控范围内,投产的数量在10万台。”

“不够。”陆漫漫一口咬定,“这次的投产相当于是上次的顾客加这次的新入网顾客,初步预估应该会是上次销量的1。3倍到1。5倍,所以我建议,直接投产20万台,费用上我会让综合部重新进行调整。牵涉到钱的事情,我单独给董事会汇报,你可以暂时不用管。”

“是。”

“不过我总觉得,光是沿用上一次的方案缺少了点创新。”陆漫漫又直白道。

“陆总的意思是?”林初辰看着她。

总觉得这个女人的思想里面,永远都比别人快了一步,永远都比别人想的远了些。

陆漫漫说,“加大体验式营销的力度。这个方案作为预备方案就行,先别在营销的第一时间就拿出来,看情况投入。因为要增加这次项目的预算,就得有一个保险的营销活动让董事会毫无顾虑。也就是说,如何快速圈钱回来!现在的投产情况是,我们大概会免费百分之五十出去,我们只会在百分之五十的人身上赚钱,而我们现在要想办法加大这百分之五十的用户,也让投资金额最快的回来,选择分期付款吧,这样至少能够减少一部分人对手机一次性购买的顾虑,从而加大用户的更换频率!”

“分期付款?”

“嗯,12期就行。但是分期付款现在在市面上已经不新颖了,所以还得在这上面做点文章。既然我们最开始可以承诺用户24个月免费换机,那么这批用户,我们也可以根据一样的原则,12期分期付款,如果用户在使用了1个月、2个月之后觉得不喜欢这款机器,想要退货,根据我们设定的原则无条件退换,并将不再收取剩下几个月的费用,相当于,另一个模式的体验式营销。”

“但这样一来,我们就更加不能盈利了。”

“盈利现在不是我们考虑的范围内,现在是需要加大市场占有率和口碑。我会说服董事会,在不亏本的情况下,将市场想拓展开来!另外,其实一个人用惯了手机,至少在没有出最新的系统软件之前,很多人是不会在使用了一两个月后就不用的,这基本上也只是一个噱头而已,为了保险起见,先做一个市场调查吧,给自己点底气。”

“是。”林初辰点头,总是会在陆漫漫身上,发现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这个女人,真的摒弃了他对女人的所有看法。

“其他工作,你按照你之前的计划安排就行,没什么了,去忙吧。”陆漫漫站起来,准备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那边。

林初辰突然叫住她,“陆总。莫区长如何了?”

陆漫漫想,不管是男人女人,都很八卦。

“不太乐观,但我相信他不会犯法。”

“其实大多数人都相信,但舆论太多……”

“没什么,嘴长到别人的身上。”陆漫漫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

林初辰看着她的模样,眼眸动了动,没有再多说。

抱着电脑离开的时候,突然又顿了顿脚步,“陆总,如果你方便给翟经理打个电话表示一下感谢吧,他基本上亲力亲为在做这个合作项目,如果不是他的推动,项目不可能进行得这么顺利。所以我是真心佩服你的眼光,在所有人都不相信翟安经理的时候,你执意的用他,而他确实没有辜负你的期待!”

“嗯。”陆漫漫点头。

她知道,在这个项目上,翟安会尽全力帮她。

她想了想,还是拿起电话,拨打,“翟安。”

“漫漫。”那边似乎是有些忙的,应了她一声。

“我在上班了,刚刚听我总助说,你在这个合作项目上帮了很大的忙,所以来谢谢你。”

“何必对我这般客气。”翟安似乎是才把注意力放在通话上,说道,“现在我表哥的情况如何了?”

“今天见到我的人,都会问这个问题。”陆漫漫已经有些无奈了。

“因为确实很关心。”

“情况不是特别好,找到一些证据,但是不充分,现在也不敢拿出来,怕打草惊蛇。”陆漫漫抿了抿唇,“过年的时候我会去看守所见莫修远,希望会有所收获。”

“嗯。”翟安点了点头。

“不打扰你上班了,我挂了。”

“漫漫,别太累坏了自己。”

“不会,我知道怎么做。毕竟,活了两世的人。”

翟安无言的笑了笑。

挂断电话后,陆漫漫突然就有些不知道做什么了。

一直在避免想莫修远的事情,因为知道此刻想了也没用,找不到任何可以找得到的突破点,她想的越多,反而会走进死胡同里,而且终究,她现在是来上班,想要好好处理公司的事情。

她深呼吸,拿起电话,“张秘书,帮我预约董事会,下午给他们汇报工作。”

“是。”

她强迫自己看文件。

看得头皮发麻。

她喝了点温开水,马上中午吃饭时间,她也确实静不下心。

拿着鼠标,点开了新闻客户端。

有时候看看娱乐新闻可以放松自己。

而她真是觉得自己现在这个举动其实是有些白痴的,现在点开,只会各种堵心。

只会看着文赟的春风得意而莫修远的,遭人讽刺。

她点开文赟的头条,上面写着今天文赟携着南之沁在某某某希望工程,做慈善活动,大篇幅的报道,对其,赞许有加。

她嘴角淡笑了一下。

文赟还真的很聪明,用各种能够想到的公益活动来提升自己的形象,这个时候应该也是在为自己的今后,铺路了吧。

她们文家的套路,她基本上还是懂的。

眼眸微动。

看着手机响起的屏幕一亮一亮。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给她打电话。

文赟也不是报道上写的那么忙,在婚姻前夕,还那么忙的做着慈善事业。

她接通,“文赟。”

“陆漫漫,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打算给我打电话了是吗?”那边传来有些讽刺的声音。

“你不是在忙吗?带着你未婚妻,四处奔波!新闻上都是你的消息,我怎敢轻易打扰你。”陆漫漫说得讽刺。

文赟不在乎的笑了一下,“陆漫漫你知道我现在就喜欢你的全身带刺,会让我欲罢不能!”

变态。

所以说她曾经的温柔娴淑,在他眼中果真是个屁。

“你说这些话,就不怕南之沁听到吗?”陆漫漫嘴角冷笑。

“想从我嘴上打听出什么?”文赟讽刺无比,“你还嫩了点。”

陆漫漫眼眸微紧。

“我和南之沁的关系,你有本事儿就自己去查,别以为我会说出点什么,让你去揣测。”

“你想太多了,你和南之沁什么关系,到头来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陆漫漫,还真不知道你这么的伶牙俐齿,我也难得和你多说了,晚上我请你吃饭,还是昨晚那地方。”文赟直奔主题。

陆漫漫抿了抿唇。

“怎么了,昨天都敢这么大胆的单独请我吃饭,今天还犹豫不定?!”文赟说得很是讽刺,“别想太多了陆漫漫,我对你没什么兴趣,不过就是,你昨天亲自来恭喜我的婚礼,今天我单独来给你送张请帖而已!”

“没想到文大少会这般主动,我真是受宠若惊。”陆漫漫说得直白。

“晚上7点。来不来随便你。”

“当然会来,你应该也不会忘记,昨晚上我们的约定是吧?”

“放心!”那边咬牙切齿。

说完,就将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捏着手机。

眼神有些冷漠,文赟这个男人,总有一天会得到应有的下场!

……

一个下午的忙碌。

陆漫漫准时下班,离开陆氏。

临近过年房间,为了敢进度及做最后的年终充斥,很多同事在下班后都留在了岗位上加班,陆漫漫其实是有些感动,感动这么多员工,为这个企业,尽职尽责。

上辈子被文赟弄得说破产就破产,导致这么多人,突然事业。

越想上一世的事情,越是想要将文赟,四分五裂。

她保持平静的坐着车,直接往紫罗兰西餐厅开去。

这个时间点其实很堵,又因为快过年,人流量越发的多了起来,很多人都选择在年轻请客团年,餐馆的生意也比平时好了几倍,几乎到处都是满堂。

这么走走停停,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差不多6点50左右。

她不喜欢迟到,即使知道文赟会故意迟到。

对她而言,这个男人不算什么,所以等他的情绪不过就是有些无聊而已,但绝对不会让内心波动。

她走进餐厅,在服务员的引导下,看到文赟已经坐在了那里。

还真是让人诧异。

她显得很淡定,淡定走过去,在服务员推动椅子中,优雅的坐下。

文赟抬头看了她一眼,笑了一下。

依然有些昏暗的空间,其实看不太真切,文赟的阴险恶毒,是不是隐藏在了灯光之下。

“让你久等了。”陆漫漫说着客气的话,开场。

“我请你吃饭,应该的。”文赟也说着冠冕堂皇的话语,然后低头,深深的打量着她,“今天穿得很规矩。”

“为了不让你为难。”陆漫漫看着文赟旁边摆放着餐具的座位,淡淡然的问道,“不是还有人吗?”

“你猜是谁?”

“猜对了有奖励吗?”

“有。”文赟说,“给你安排去见莫修远。”

“如果猜错了呢?”

“那就不见了。”文赟一字一句。

陆漫漫冷笑了一下,“南之沁,你未婚妻是吧?”

文赟就知道,这个女人很聪明。

所以刚刚的那个奖励,也只是随口活跃气氛的而已。

猜不猜得对,猜不猜,终究会见。

他抬头,往陆漫漫身后看了过去。

陆漫漫知道大概是南之沁来了,而这个方向,应该是去了洗手间。

文赟非常绅士的从座位上站起来。

一个女人,穿着一身淡粉色连衣裙出现在她面前。

陆漫漫很礼貌的站起来,对着女人一笑。

南之沁。

南国防部部长的孙女,南之沁。

和文赟同年,25岁,却因为娇小的个头以及有些娃娃脸的模样,显得很嫩,皮肤很好,身材虽然娇小却玲珑有致,大概是文赟非常喜欢的胸大腰细屁股翘,嘴角一直挂着浅浅的笑容,给人很有亲和力。

和电视上,报纸上几乎没有多大改变,所以算得上是不用PS的美女。

文赟帮南之沁拉动着椅子,待她坐下之后,自己才坐下。

陆漫漫也坐了下来。

“沁沁,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你口中一直念叨的陆漫漫,我前女友。”说着,还故意幽默的笑了一下,又开口道,“南之沁,你应该认识了,我未婚妻。再过5天,我们就会举行婚礼。”

陆漫漫主动伸手,“你好,南小姐,很荣幸见到你。”

“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上次在餐厅也碰到过你一次,不过一晃而过,没能和你说上话,有些遗憾。”南之沁回握着陆漫漫的手。

两个人的手,手心都有些凉。

礼节性的招呼之后,各自放开彼此。

陆漫漫笑了笑,“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

“嗯。”南之沁也笑了一下。

文赟就看着这两个女人不动声色的,口是心非。

而他,似乎是很乐意看到。

“对了,都忘了,恭喜你和文赟大婚。”陆漫漫开口道,“你们很相配。”

“谢谢。其实你们也很相配,只是……”

“很多阴错阳差。”陆漫漫笑了一下,“终究是造化弄人。”

“现在你丈夫莫先生……”

“嗯,在监狱。不过我相信他是无辜的。”陆漫漫一字一句。

文赟似乎是冷笑了一下,有些嗤之以鼻。

陆漫漫也没在乎,对着南之沁说道,“你和文赟怎么在一起的?”

“你是说交往吗?”南之沁一直笑容满脸,显得温柔无比,“我和他是大学同学,之前其实我对他印象就挺好的,但是也没有深想,是这段时间我因为有些事情来文城,联系他帮我做导游,他在百忙之中也很爽快的答应了,觉得他人挺好的,就产生了感情。没想到,感情发展得很快,就说起结婚了。”

“哦,有时候感情就是这样的。”陆漫漫附和了一句。

不用猜想,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儿。

不过要演戏,有什么不能走做到的,她也可以配合。

“你和莫先生也是如此吗?当初我也有看新闻,知道你和文赟感情其实很好的,突然你就嫁给莫修远了,会不会变心太快了!”南之沁看似无心的说着。

“是啊,女人心就是变得很快的,经不住伤害。”

“文赟伤害你了吗?”

“你不觉得问太多,不太好吗?”陆漫漫也没有发脾气,只是这么笑得大方的说着,“有些事情,我想文赟应该将得比我多,也自然,比我更有立场将以前的事情。”

南之沁笑了一下,“我果然是太八卦了。”

陆漫漫也没多说。

正时。

服务员一一上菜。

三个人都安静的吃着自己面前的晚餐。

一顿饭倒也还和谐。

陆漫漫其实是有那么一秒是想不通,为什么文赟会带着南之沁一起来见她,是为了给她难堪吗?

为了显摆他的幸福而讽刺她的,悲剧?!

幼稚。

她不动声色的,吃着自己餐盘里面的这一份牛排。

然后擦了擦嘴角,拿起酒杯,“不管以前怎样,现在先恭喜你们,百年好合。”

文赟和南之沁也拿起酒杯,南之沁笑着,“谢谢。”

喝了,放下。

南之沁突然又拿起酒杯,“陆小姐,不管怎样,我也要谢谢你。”

“嗯?”

“如果不是你当初放弃这么好的文赟,我也不可能会嫁给他,和他成就一段姻缘。”南之沁说得很真诚。

陆漫漫也不推脱,“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怎么强求都无果,我祝福你们。”

一番话说得不卑不吭,她从没觉得自己的选择有什么错误,也不嫉妒面前两个人的一切!

文赟脸色似乎是闪过一丝阴鸷,转瞬即逝。

“谢谢。”南之沁笑得灿烂。

两个人一干二净。

红酒当啤酒在喝。

气氛似乎很和谐。

终究,陆漫漫觉得南之沁这个女人,真的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说话词语会让人觉得有些幼稚,没有什么阅历,但仔细一想,这么生活在如此官代家庭的人,怎么可能,没有点自己的城府,要不然,就是故意的伪装。

陆漫漫乐意和她这么,各怀心思。

一顿饭吃了将近一个小时。

文赟非常体贴的说着,“沁沁,时间不早了,我早点送你回去睡觉。5天后大婚,我不希望看到一个疲倦的新娘子,我喜欢你漂漂亮亮的。”

“嗯。”南之沁笑得妩媚,“我先去上个洗手间。”

“嗯,我结账。”

“对了。”南之沁似乎差点忘记了,连忙从包里面拿出红灿灿的请帖,“1月28日,宫廷博物馆举行婚礼,郑重邀请你以及你的爱人一起参加。”

你的爱人一起。

无不不在讽刺。

陆漫漫一笑,“我会盛装出席的。”

“谢谢。”南之沁礼貌的说着,起身,走向了洗手间。

文赟一直看着南之沁的背影,回头看着陆漫漫讽刺一笑,“你还会盛装出席?”

“这不是你想要看到的吗?看到你如何的光鲜亮丽,春风得意,意气风发。”陆漫漫说得平静,“放心,我会来的。”

“我倒是很期待。”

“文赟,别怪我没提醒你,晚宴之后,我要去见莫修远,否则,我们撕破脸皮,谁都不见得好过!”

“又在威胁我?”

“只是提醒你而已。”陆漫漫优雅的擦拭着嘴角。

文赟冷哼了一声,冷冷的说道,“陆漫漫,你最好是别后悔你现在的一举一动,到时候反过来求我的时候,你知道会有多狼狈!”

“放心吧,你等不到这一天。”陆漫漫一字一句。

文赟脸色阴冷。

“南之沁挺适合你的。”陆漫漫说,笑得很冷漠,“蛇鼠一家!”

“你!”文赟脸色更加吓人。

“叫我来不就是想要你们多么恩爱,多么让人嫉妒吗?我就明白的告诉你,你们确实很配。虚伪得一样一样的。”

“陆漫漫……”

“小声点,这里不隔音。”陆漫漫冷漠无比,她也站起来,根本不给文赟说话的计划,直接道,“不好意思,我也去上个洗手间。”

文赟就这么看着陆漫漫,自信昂然的离开。

似乎任何时候,这个女人都可以这般,不受掌控,不受欺压。

他眼眸一紧。

陆漫漫我们等着瞧!

陆漫漫其实不用猜想也知道,文赟此刻的心理变化,不就是各种想要让她后悔想要给她下场而已,这个男人的报复心,她觉得她在那7年相处时间,也感染了点。

所以,她也想,弄死文赟,不留余地。

脚步,在洗手间停了一下。

南之沁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看着南之沁。

四目相对。

南之沁突然咧嘴一笑,笑得和刚刚的温柔天壤之别,显得阴冷,“陆漫漫,你应该知道我在等你。”

“嗯。”陆漫漫点头,去了这么久没出来,当然知道。

“今天我让文赟邀请你吃饭,也只是为了告诉你,别再靠近文赟,他根本是你高攀不上的。”

陆漫漫笑了笑。

笑得有些夸张。

南之沁脸色变得很彻底,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说,“南之沁,文赟这个男人我能不能高攀我现在不想给你多说,但我不得不告诉你,如果你爱上了他,那么你整个人生就输了。当然,如果不信就算了,毕竟忠言逆耳。”

“忠言逆耳?”南之沁狠狠的看着她,嘴角的讽刺尤其的明显,“一个loser,给我说忠言逆耳?真是可笑无比。陆漫漫,人不能太自信,太自信,容易被人打脸的!”

“这句话,我同样送给你。”陆漫漫好看的唇角依然扬着,“不好意思,我真的要上厕所,麻烦让一下。”

南之沁冷眼看着她。

陆漫漫还礼节性的笑了一下,笑得优雅大方,她起身,走向厕所。

南之沁眼眸微紧,咬牙离开。

陆漫漫坐在马桶上,脸色也陡然变了变。

所以。

南之沁和文赟在一起,确实是为了情了。

女人的第六感很强,特别是,同样都爱过文赟这个男人,能够一时之间就感觉到南之沁的心里变化,何况,会这么在意前女友,不是因为喜欢都说不过去。

她忍不住讽刺的笑了。

文赟勾引女人的能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强!

她上完厕所,简单补了妆,出去。

文赟和南之沁依然坐在那里等她,显得很有礼貌。

陆漫漫过去,抱歉的一笑,“久等了。”

“没关系。”南之沁又是那般,可人又可爱,她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陆小姐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这句话可以翻译成,我希望得到你的嫉妒。

“我一定会的。”陆漫漫笑得那般的自若。

文赟冷眼看了一眼陆漫漫,没说话。

三个人一起走出餐厅。

有些冷的风,让陆漫漫忍不住裹了一下大衣。

而身边,文赟已经将南之沁抱在了怀抱里,给予着极大大温暖。

此刻文城下起了细雨,显得又冷又湿。

她抿了抿唇,嘴角哈气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她其实不是嫉妒文赟和南之沁此刻的温情,而是有些抱怨,这么冷的天,少了莫修远的怀抱,真感觉少了全世界!

秦傲的小车很快停在了她的脚边。

她正准备拉开车门进去。

突然,身边响起两声卡门的声音。

陆漫漫回头,看着一个记者突然出现。

真是很巧。

她看了看文赟和南之沁,倒是一脸,理所当然。

记者看着文赟连忙问道,“文先生,您是陪南小姐一起用餐吗?”

“嗯,顺便请陆慢慢吃饭。”文赟显得很是友好,还半点没有架子。

“请前女友吃饭?”记者故意。

“沁沁邀请的,她说很想认识一下陆漫漫。”

记者又转头看着南之沁。

南之沁显得特别的温和,说道,“嗯,我主动说请陆小姐吃饭,不管以前如何,现在她和文赟都有了归属,我觉得应该还可以做朋友。文赟一直觉得因为曾经的事情有些对不住陆小姐,我想要打开他的心结。”

“没想到南小姐这么大度。”

“不算大度吧,只是想要真的对文赟更好,不希望他怀揣着阴影。何况,要说大度,也应该是陆小姐,她欣然的接受了我们的邀请,还说会亲自到现场来祝福我们的婚礼,我真的很感动。”说着,南之沁对着陆漫漫道,“谢谢你。”

“今晚你对我说的感谢太多了。”陆漫漫也笑得自若,“文赟和你能够喜结良缘那是你们的缘分,和我没多少关系,我只会祝福你们。”

“嗯。”南之沁点头。

“不早了,我先离开了,拜拜。”陆漫漫准备离开。

所以,文赟再次拿她做文章了!

明天的头版头条,她不用想也知道会是,南之沁大度宴请陆漫漫,三角关系破冰言和。

对于这么多无聊的八卦市民而言,多么喜欢这种狗血题材。

她表示淡定,然后打开车门。

“陆小姐,能否耽搁你两分钟,简单谈谈你丈夫莫先生的事情?”记者急切的问道。

陆漫漫抿了抿唇。

记者站在她面前,半点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陆漫漫说,“我只会告诉你,我相信他,其他不方便透露。”

“陆小姐,现在人证物证都在,你的相信会不会有些盲目?”记者冲突性的话语,那一刻确实让陆漫漫有些冒火。

她嘴角拉出一抹笑,“这是法庭去裁决的事情,你这样的问题,会不会也有些盲目?!”

“……”记者有些哑然。

陆漫漫直白道,“过两天就是文赟和南之沁大喜的日子,不妨多关注一下这一对新人,我相信大家更喜欢看到他们恩恩爱爱的模样,毕竟,快过年了!”

说完,就直接坐进了小车内,扬长而去。

记者看着陆漫漫的车子,转头看着文赟。

文赟一个眼神。

记者规矩的离开。

南之沁从陆漫漫的车上转移视线,看着文赟,说道,“陆漫漫果然不简单。”

“是不简单,否则当初也不会突然被她算计。”

“我们之前的如意算盘,得到了陆氏后有了一定的财政基础再联姻,显然,被陆漫漫全盘搅乱。”南之沁冷冷的说着。

“别急,将莫修远弄下去之后,后面有的是机会弄陆氏集团,陆漫漫跑不掉的。”

“但愿。”南之沁点头。

“不管如何,至少还有一个好处。”

“什么?”南之沁看着文赟。

“至少,我们提前在一起了,免受我的相思之苦。”说着,一个吻就印了下去。

南之沁有些羞涩的推了一下,下一秒,和他吻得如胶似漆。

是的。

至少他们提前在一起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受,文赟的结婚证上,写着别人的名字。

算是,因祸得福吧!

但是陆漫漫这个女人,这个居然甩了文赟的女人还能够这么耀武扬威不屑一顾,她绝对不会,宽恕!

……

陆漫漫坐在小车内,手上还有那张红色的请帖。

上一世,南之沁大概也这么拿着这份请帖,讽刺无比吧!

当然,她只是觉得讽刺,绝对不会觉得难过。

所以至少这一点,她比南之沁幸运。

她咬牙,不就是一场婚礼而已,到不觉得有什么不能参加的。

更何况,那场婚礼之后,她能够见一面莫修远。

她不能保证见了他她就会得到很多有用的信息,但她,真的很想他了……

也或许,他也在想自己!

是不是?

莫修远!

《病宠成瘾》/顾南西

宋少‘病宠’诊断书

姓名:宋辞

症状:记忆信息每隔72小时全部清空,十年不变无一例外,近来出现异常,女艺人阮江西,独留于宋辞记忆。(特助备注:我伺候了boss大人七年了,boss大人还是每隔三天问我‘你是谁’,阮姑娘才出现几天,boss大人就对着人姑娘说‘我谁都不记得,我只记得你,记得你亲过我,那你只喜欢我一个,好不好’,秦江吐槽:boss,你平时开会时候的高冷哪里去了?)

医生诊断:深度解离性失忆,建议催眠治疗

病人自述:为什么要治疗?我记得我家江西就够了。

心理学对宋辞的病还有一种定义,叫——阮江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