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孤注一掷(7)婚礼/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接下来一周的忙碌以及天翻地覆的新闻播报中,文赟的婚礼,如期而至。

婚礼当天,消息突然异常的封锁。

这是文家人一向的作风,做任何事情办任何酒席看上去绝不铺张浪费,即使,总是在之前,就已经让整个北夏国无人不知,反而,在当天,故意显得低调而清廉。

其实,低调的从来不是对外的舆论,而是,台面上的,所谓的奢侈之风。

婚礼现场在文城博物馆,如宫廷一般的建筑,很适合作为婚礼殿堂。

来参加婚礼的人不多,对比起上一次陆漫漫的盛世婚礼,天壤之别。

文家人宴请的,都是些最直接的亲戚,或者,所谓的世交,其他沾点关系的或者不够份量的人,文家人是不屑邀请的,对外的官方回答却是,不想兴师动众,一切从简。

文家人从来都不会从简,但显然,外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

而四大家族,都在邀请之列。

自然,这样的场合肯定会出面参加。

陆漫漫坐着秦傲的小车,去婚礼现场。

她确实是盛装出席,穿了一套纯白色的低胸晚礼服,知道今晚的南之沁会比白色婚纱为主,所以避开了长长的裙摆,而选择比较性感的小礼服,小礼服在大腿中间位置,紧绷的贴在自己身上,婀娜的身材,玲珑有致。她的头发自然的垂落在肩膀上,锁骨处,显得很是妩媚而妖娆,脸上精致的妆容不是特别艳丽,但仔细发现,会让人过目不忘。

因为礼服不太复杂,她脖子上和耳垂上分别戴了一条钻石项链和一对蓝宝石耳环,很闪烁,在灯光下显得谣言无比。

脚上一双白色的细高跟鞋,将她修长而笔直的腿部线条衬托得更加的美丽,优雅的脚步一步一步往前,甚是诱人。

陆漫漫看着车窗外,文城华丽的街道。

过年,到处张灯结彩,五彩斑斓。

文家人将文赟的婚礼选择今天,也只是为了,能够理所当然的将整个文城都给布置了,以庆祝文赟的婚礼吧。

这样,没有人觉得有何不妥。

甚至,很少会有人想到这个地步来,只会觉得今年文城的街道,比以往更加华丽。

陆漫漫冷笑着,看着车子一点一点逼近。

半个小时不到。

车子到达目的地。

没有半点交通堵塞。

明理上文家人是以维护过年交通而借口,让交警全体上班,实际上,暗自调配了一大波交警驻扎在来博物馆的各个疏通要到,以防因为文赟的婚礼而导致的交通混乱,引来市民不好的口碑。

所以,一路上都非常的畅通,甚至到达博物馆,也会有专人引导停车,绝对不会让车辆显得凌乱不堪。

陆漫漫在工作人员有理的打开车门下,下了车。

她身上批了一件黑色的大衣,耀眼的红色口红在黑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动人心弦,妩媚中带着霸气。

她很少涂抹这种颜色的口红,却hold得很好。

一下车。

卡门声传了过来。

陆漫漫倒是没有想到,还会有零星的一两个记者在这里,拍照。

自然是得到允许。

记者连忙拥上前,对着陆漫漫说着,“陆小姐来参加文先生的婚礼吗?”

“否则你们觉得我是来砸场子的?”陆漫漫尽量让自己,保持和记者愉快的聊天心态。

“当然不是。”记者连忙说道,“只是没有想到,陆小姐会亲自来参加。”

“我说过会参加,自然就会来。何况南小姐有专门宴请过,你们知道的,前几天才上过头条,我怎么可能拒绝得了他们的盛情。”陆漫漫笑得和善。

“那陆小姐是一个来的吗?”记者故意问道。

陆漫漫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是有些敏感,她不是怕外界对她有什么看低诽谤,她只是不喜欢这些人,用异样的而目光对待莫修远。

但是,她忍了。

有时候,忍一时,海阔太空。

她笑了一下,“是啊,暂时一个人。”

暂时。

很委婉的在传达着什么。

记者也识趣的不再多问。

今天是文赟大喜之日,既然能够出现在婚礼门口进行采访,自然是得到了主人的允许,当然也有附加条件,就是不能让来参加婚宴的宾客不自在,如果真引起了不好的事情发生,他们自己也交不了差,也就,没为难陆漫漫。

陆漫漫成功脱身,手上拿着黑色的手包,踩着高跟鞋,优雅的进去。

脚步刚走进去不远,身后听到一个熟悉的嗓音叫着她,“陆漫漫。”

陆漫漫回头。

古歆穿着一套紫色长摆礼服,一身华丽的走在她后面。

身边和她一起的是翟奕。

翟奕穿着黑色燕尾服,燕尾服的领口位置是用紫色作为拼接,比传统的燕尾服显得时尚了很多,也很是吸人眼球,而此刻和古歆的紫色晚礼服更是,相得益彰。

古歆加快了脚步,挽着翟奕走到她面前,有些惊奇的说道,“你居然一个人来了。”

“有什么不能来的?”陆漫漫说得淡漠。

“就这么不在乎了?”

“是啊,因为不在乎,所以才会欣然的出现在这个地方,你看得出来我有半点异样吗?”陆漫漫询问。

“倒是看不出来,但你就喜欢隐藏啊,谁知道你现在是不是波涛汹涌的恨不得弄死文赟。”

陆漫漫反而笑了一下,“没有你想的那么水深火热,我很淡定。”

“果然那些狗血戏码,只能在电视上才能够看到。”

“你很遗憾?”陆漫漫重新迈着步伐往长长的红地毯上走去。

古歆也跟着她的脚步,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翟奕在古歆身边,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两个人到达圆形拱门入口。

入口处,已经布置成了一片花海。

谁说从简了?!

这些细微的点缀和装饰,早就奢侈过度了。

她就这么讽刺的看着一点一滴,将自己包里面准备的红包,递给工作人员,然后走向合影区,很自然的拍照留恋。

古歆看着陆漫漫的模样,是真的佩服这个女人内心的强大。

一个人。

一个人也会这么霸气的来参加,如此婚宴。

送礼拍照完毕。

陆漫漫走进殿堂。

殿堂璀璨夺目,到处星光灿烂。

她刚走进去,就看到热情招呼着的文家人。

文赟的父母,以及文赟自己。

南之沁应该在化妆间等待,按照北夏国的传统,新娘在婚礼前,是不会出现在婚礼殿堂的,而文赟的爷爷作为这么一个级别的部长级人物,自然也不会亲自招待,所以就落在了文赟和他父母上。

她走进去。

文赟一眼就看到了她,包括对她一向都有些不屑的文赟父母。

陆漫漫也没有矫情和任何尴尬,上前,嘴角笑得尤其的好看,“伯父伯母,文赟,恭喜。”

文赟的父母睨了一眼陆漫漫,面前拉出一抹笑,但显然,是不怎么待见她的。

陆漫漫也习惯了文赟父母的待客之道。

反正在他们心目中,她本来也配不上文赟,而到现在的地步,她也犯不着去讨好他们,她觉得不值。

为自己上一世,很不值。

文赟倒是比他父母热情些,语气也暗杂着些讽刺,“你果然盛装出席了。”

眼神,从她精致的妆容扫过,落在她纤细的脖子上。

她的脖子长异常的白皙,皮肤看上去还很嫩滑。

实际上,手感真的很好。

他眼眸看着她脖子处的某一个地方。

即使用粉底遮掩得很厚,但仔细点,依然可以看到那夸张的吻痕。

吻痕的淤青已经开始散了,就因为要散了,从青紫色变成了青黄色的时候,倒看上去更加狰狞了些。

她眼眸微动,这么自然的回视着文赟。

文赟似乎是笑了一下,将视线又往下,落在她深V的胸前,以及婀娜的身段上。

从来没有这段时间这么觉得,陆漫漫的身体,妖娆柔软。

那天晚上抱着,甚至让他差点失控。

“是啊,参加文大少的婚礼,自然会精心打扮一番。”陆漫漫说得自然。

文赟的心思似乎才不动声色的回来,冷笑着说道,“可惜主角不是你,怎么打扮,没有人会将视线放在你的身上。”

“娱乐自己而已。”陆漫漫一直保持着优雅的微笑,“何况,文大少不是已经注意到了吗?”

“少往自己身上贴金了,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地位。”文赟的母亲突然插嘴,口吻很是不屑。

对于陆漫漫当初和文赟的婚礼,本来就窝着一口怒气没处发泄,没想到陆漫漫今天还没脸没皮的自己来了,更是让她堵心,她巴不得这个女人越狼狈越好,现在反而还能这么一脸傲娇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伯母,我知道你一直耿耿于怀我和文赟的婚礼,但毕竟,都是过去式了,伯母还这么计较,不有失风范。”

“我计较,我感谢你都来不及,不是你的白痴,文赟怎么可能遇到这么好的南之沁。”说得那个讽刺。

“既然感谢我,伯母更应该以礼相待,这般不待见,难道是口是心非?”陆漫漫眉头轻佻。

“陆漫漫!”文母作为文部长唯一的儿媳妇,自然一向是优越惯了,哪里会有人敢直接顶撞她,就算之前文赟被外界骂的很惨,也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说文赟的一个不是,倒是现在,被陆漫漫这枚直白的讽刺和挑衅!

她脸色急剧变化。

陆漫漫倒是笑得开怀,她说,“伯母,今天文赟的婚礼,到处可都是人,别让你这么多年的高贵优雅就这么功亏一篑了。”

说着,她礼貌的欠身,离开。

走得,那般的潇洒自若。

文母气得跺脚,但因为今天的场合是半点不好发泄,只是暗自生着闷气。

倒是文赟,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那个妖娆的身段,心里的触动和变化,也只有他自己,清清楚楚。

陆漫漫其实并不是自己表现的那么自若。

周围的目光很多。

大多数人对她的到来,表示诧异,诧异的那一刻,绝对看笑话的心态居多。

所以人,不管是上流还是下流,永远都喜欢看人八卦,更喜欢,看人出丑。

陆漫漫手上端着一杯香槟,站在角落。

她今天不是来砸场子了,反而是为了迎合文赟,所以也不想让他的婚礼现场难堪,有时候,甚至得忍受,忍受各种异样的目光,忍受各种心理的压抑,压抑的看着文赟春风得意,而莫修远,还在监狱,暗无天日。

她咬唇,在让自己放松。

古歆似乎是陪着翟奕在大厅走了一圈,然后顺利的找到了在角落的陆漫漫。

其实不难找她,即使她站在一个不以前的地方,但因为太多的人的视线放在她的身上,她寻着目光,就找到了陆漫漫。

“你自在吗?”古歆拿着一杯红酒,站在了陆漫漫的身边,问道。

“不自在。”

“那为什么还来?!”古歆皱眉,不是自找罪受吗?!

她其实也不爱参加这些婚礼宴会,觉得虚伪。

但因为是陆漫漫前男友文赟的婚礼,她只是想要看看这个渣男的婚礼到底会有多幸福而已,说直白一点,也是八卦本性,但是陆漫漫居然亲自来参加,还真是让她根本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总以为上次陆漫漫和文赟以及南之沁的新闻出来之后,陆漫漫也只是一个说辞而已。

以她对陆漫漫的了解,她的聪明完全可以找一千个合理的理由不到现场。

现在这个女人不仅到了,还大度的包了红包,还打断得这么精致,分明是参加重要宴会的状态。

“为了一些目的。”陆漫漫将香槟一干二净,放在一边的服务生的托盘里,眼眸静静的看着大厅中的一切。

婚礼还没有开始,因为宴请的人不多,所以整个宴会厅,人显得有些稀少。

“什么目的?”古歆好奇宝宝的个性,半点都没有掩饰。

“不是你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只是为了通过文赟见莫修远。”陆漫漫也必要隐瞒古歆。

不管古歆有时候多幼稚,但从来不会掉了她的链子。

更何况,要不说,古歆的本性,可以纠缠她一个晚上。

她省得自找罪受。

“你的意思是,你来参加婚礼是为了莫修远?也就是说,你为了让文赟帮你见莫修远?文赟会帮你?”古歆皱眉。

“总会有办法让他帮我。”陆漫漫嘴角淡笑。

“你可真是邪恶。”古歆嘴角一笑,“倒是,我发现文赟应该对你余情未了吧。”

陆漫漫看着她。

“从我进大厅开始,我就看他视线基本无时不刻的放在你的身上,他绝对还喜欢你。”

陆漫漫讽刺的笑了一下,“要说喜欢,也不是还,而是刚好现在。”

有时候女人的第六感也很强。

多经历了一世,也看得透彻了些。

她不敢肯定文赟对她是不是真喜欢还是单纯的因为没有得到而想要占有,但不得不说,文赟这一世对她的情绪,直白明了,绝对没有了上一世的,装腔作势!

古歆皱眉,正想问个究竟。

陆漫漫突然岔开话题,“怎么不陪着翟奕?”

“他忙工作的事情,我觉得有些无聊,就过来找你了。”古歆说道,这妞很单纯,总是很容易被人给打断了话题。

“以前没觉得你这么嫌弃他工作?”

“也没有嫌弃,只是不想勉强自己这么压抑。”古歆深呼吸一口气,“自从上班后,就真的很讨厌场面上的那套东西,私人时间,我不想还这样。”

陆漫漫点头。

古歆能够上这么久的班没有闹着辞职,也算是奇迹了。

她眼眸突然一动,看着文赟离开的背影,犹豫了一秒,“古歆,我有点事儿去那边一下,你别跟过来。”

说着,就离开了。

古歆看着陆漫漫有些大步离开的背影。

瘪嘴,眼眸这么有些无聊的看着来来往往的宾客。

但凡这种宴会,她都觉得,她在备受煎熬。

自顾自的喝了两杯红酒,放下空杯子,提着裙摆准备去找翟奕。

脚步刚走了两步,听到有人叫她名字。

她回头,就看到了文妍。

文妍今晚穿的特别的精致,纯白色小婚纱,婚纱的纱裙在膝盖之上,上半身是嵌着的亮片吊带设计,显得有些调皮,又不失华贵,她头上还带着一个小小的花冠,自然是,伴娘团的一身打扮。

她眼神微动,看着文妍身边挽着的翟安。

两个人看上去很亲密。

文妍几乎是整个人贴在了翟安的身上,似乎是对外显示着私有权。

“古歆,你一个人?”文妍问她,故意的。

她们其实也不熟,甚至是恶交。

根本没有必要,这般单独的来导致招呼。

古歆也没有什么好的脸色,淡淡的说道,“翟奕在那边应酬。”

“你和翟奕复合了?”文妍依然很故意。

古歆说,“你和翟安在一起了?”

文妍嘴角笑得甜蜜,“嗯,才一起交往,不到一个月。”

古歆转头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眼神很淡,几乎是没有放在她的身上。

感觉到古歆在看自己,眼神看向她。

很平静,也没有多少情绪。

古歆似乎是突然想起了她和翟安最后一次的对话,而他最后一句说的是,翟安的东西,他要定了,除了她。

她拉出一抹笑,“恭喜你们。”

翟安微点头,显得有些冷漠。

文妍倒是很高兴,说,“也恭喜你和翟奕。”

“不打扰你们了,我去那边找翟奕。”古歆礼节性的欠了欠身,离开。

文妍看着她的背影,回头,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的表情真的很淡很冷,并没有什么波澜。

文妍挽着他的手臂,紧了些,声音有些小的问道,“你会不高兴,我主动和古歆说话吗?”

“不会。”翟安说,“你喜欢都可以。”

文妍不相信的而看着他。

“我和她都是过去式了。”翟安说着,真的是没有半点情绪起伏,他眼眸似乎是看到一个商业合作伙伴,对着文妍说道,“我去那边一下,你跟着我一起,还是去陪陪你准大嫂?”

“算了,我还是规矩的回去陪我大嫂吧,免得我爸妈念叨我,你别喝了酒。”

“我知道。”翟安微笑了一下。

文妍不舍的放开翟安。

翟安往一边走去。

她眼神就这么看了翟安好久,是没有想到,真没有想到,翟安会答应,和她交往。

答应,这么和她交往。

她转眸,不自觉得往古歆那边看去。

古歆挽着翟奕的手臂,看上去温柔无比。

她眼眸一紧,眼神又放在了翟奕的身上,嘴角恶毒一笑。

古歆要是知道自己身边挽着的人到底是怎样一个狼心狗肺,会不会,气死过去。

她倒是很期盼这一天的到来!

……

陆漫漫三两步走出宴会大厅,脚步停留在一个长长的玻璃走廊上,却突然看到文赟消失在了自己面前。

她咬牙。

准备转身回到大厅。

一双有力的手臂突然从旁边一下拉扯着她,然后她就被这么的拉近了玻璃走廊旁边的一个房间里,她听到了门锁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然后看到了文赟,将她桎梏在门上,脸挨得很近。

陆漫漫在一阵心惊后,现在反而淡定了。

她只是在想,上一世她和文赟的婚礼,是不是文赟也是这样,在婚礼现场,和南之沁偷腥?!

“不是找我吗?怎么不说话?”文赟的眼神,一点一点,毫不掩饰的放在她的身上,放在她的起伏的胸口上。

“你这样,我没办法好好说话。”陆漫漫推了他一下。

她的手刚靠近他的胸膛,文赟猛地一下将那只手握进了手心,一字一句说道,“陆漫漫,你不配碰我。”

陆漫漫讽刺一笑。

笑着,看着文赟此刻恨不得将她吃干抹净的模样,“那你试试碰我。”

“又在给我下套?”文赟狠狠的看着她。

“文大少胆子可真的不小,这种场合还能这么拉着一个女人走进这种隐蔽地方,果然让在下,自配不如!”房间中,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嗓音。

文赟和陆漫漫均是吓了一大跳。

文赟甚至是一瞬间就将陆漫漫给放开了,转身看着那个一脸逍遥坐在房间的角落的椅子上,手上拿着一本所谓的名著在看的叶恒。

叶恒这厮。

这么会出现在这里。

陆漫漫简直是有些惊叹。

而且文赟这种人,居然也没有发现叶恒的存在。

所以刚刚那一幕,倒是被这货抓了个正着。

她就说,按理叶家应该也会参加文赟的婚礼,毕竟在台面上,叶家人也是经营正当生意,但婚礼都将要举行了,也没见叶恒的影子,现在居然躲在这里,还在看书。

叶恒将手上的名著一扔,显得有些厌恶,嘴里还低骂着,“什么狗屁东西,看都看不懂!”

“……”陆漫漫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恒。

不过倒真的是有些感谢这货的神出鬼没。

尽管知道文赟不敢真的碰了她,但免不了又会被他故意侵犯,叶恒这样一出,文赟胆子也不会这么大!

文赟冷冷的看了一眼叶恒,打开房门就想离开。

陆漫漫一把抓住文赟的手臂,“今晚见莫修远的事情……”

“放心,我不会食言而肥!”说完,打开房门,愤怒的走了。

陆漫漫看着文赟的背影。

好半响,感觉到身后极其不友善的目光。

陆漫漫回头看着叶恒就这么瞪着她,瞪得她头皮发麻。

“我先出去了,你继续看你的名著。”说着,陆漫漫转身也往外走。

“陆漫漫,你能不给阿修戴绿帽子吗?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你。”叶恒一字一句,有些阴冷的声音在陆漫漫耳边响起。

她脚步顿了一下。

叶恒继续说道,“虽然我觉得女人的贞操也就这样,但毕竟阿修和我不一样,要不然他也不会只上你一个女人了。你就检点一点行吗?”

“我不会做对不起莫修远的事情,你不用多虑,文赟现在不敢碰我,她怕我使诈破坏了他和南之沁的婚礼。”陆漫漫说道,解释,“而我之所以这么对文赟也只是想要让他带我见莫修远而已,没有其他意思。”

叶恒似信非信。

“我比你更在乎,莫修远的感受!”陆漫漫都下一句话,这次没有犹豫的走了。

叶恒看着陆漫漫的背影。

终究,不想怀疑她。

陆漫漫走向大厅。

迎面碰上翟安。

翟安看着陆漫漫,也似乎有一秒的惊讶,“你怎么来了?”

“找文赟有点事情,就亲自来了。”陆漫漫说,“你一个人?”

“不算一个人吧。”翟安笑了一下。

“也对,还有翟奕和你父母。”陆漫漫自顾自的说着。

话说她父母也在了,但她不想过去,只是不想大厅中这种差异的目光,放在了她父母身上。

“还有文妍。”

“嗯?”陆漫漫蹙眉。

“我和文妍在交往。”

“……”陆漫漫彻底的汗颜了。

翟安看着陆漫漫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下。

刚刚古歆可是半点惊讶都没有,反而还很友好,大概是觉得,终于可以摆脱他了。

“不管在你们看来文妍怎么样,毕竟她真的很喜欢我,而我也想要试试看。”翟安说,笑了笑,“表情别这样太直接,文妍现在是我女朋友,你能给我点面子不?!”

陆漫漫觉得此刻说什么都不是。

说文妍的不好,人家翟安都说了,给他面子。

说文妍的好,她又不能违背的良心。

所以就这么看着翟安,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翟安也没多说,“我去我父母那边,婚礼马上开始了。”

陆漫漫就看着翟安这么挺拔的身影离开。

她是真的有些震惊。

怎么选,翟安也不应该选了文妍这个女人啊!

不过倒是。

翟安说得对。

文妍爱翟安,众所周知。

找一个爱自己的人,何尝不可。

她转身,也准备找一个比较不起眼的角落坐下欣赏这场婚礼。

刚回头,就看到古歆站在她身后不远,因为被后面的餐点所挡住,刚刚翟安应该也没有看到她在这里。

而她一个人,在挑选食物,吃着精致的点心。

陆漫漫看了看四周,“马上婚礼开始了,不去翟奕那边?”

“不去,他跟着他父亲和继母坐在一起,我去不方便。”

“既然决定了在一起,总得要面对。”

“给我点时间吧。”古歆说着,似乎是吃完了糕点,拉着陆漫漫的手,“我陪你还不好吗?你这么一个人,我看着都心疼。”

陆漫漫笑了一下,“你这么一个人,我看着也心疼。”

古歆瘪嘴,她好着呢。

陆漫漫也不揭穿。

反正刚刚翟安说的话,古歆大概也听得一清二楚。

才会在她转身看到古歆的时候,看到了她有些苍白的神情。

两个人坐在一个角落。

灯光突然全场熄灭。

因为是室内,即使现在是白天,也看上去黑暗一片。

突然。

博物馆内打亮一盏灯光,南之沁唯美的模样,在淡蓝色灯光下,泛着天使般的光环,美得窒息。

随着结婚进行曲的音乐。

南之沁挽着他的父亲,一步一步走在长长的地摊上,鲜花飞落,惊呼声一片。

南之沁的父亲镇中的将南之沁的手交给了站在红毯尽头正中央位置,穿着白色西装的文赟手里,拍了拍文赟的肩膀,离开。

整个华丽的殿堂。

文赟和南之沁,成为了唯一的主角。

神父一字一句无比庄严的支持着婚礼。

两个新人在所有人的见证下,说着婚姻誓言,交换戒指,亲密拥吻。

掌声不断。

在结束那一刻,新郎致辞。

冠冕堂皇的话语说得深情绵绵,表达了对现场所有人的感谢,表示了对南之沁的喜爱,表明了自己对南之沁的忠心不二。

上一世也是如此。

文赟当着所有宾客的面,说着对她的情谊之深。

还说,“今生,我文赟只携陆漫漫,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觉得讽刺。

讽刺的听着文赟用同样的话,只是改了一个名字而已。

而这句话,让大厅沸腾,无比,鼓掌。

会演戏的人,果然不少。

古歆似乎是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是真的担心她会打击过度,显然,她想多了,陆漫漫嘴角还带着笑,笑容分明半点都不落魄。

新郎说完之后。

新娘拿过话筒。

上一世,她是没有资格代表讲话的。

果然,南之沁还是比她地位更高。

她不动声色的看着南之沁此刻恬静贤淑的模样,看着她清脆的声音说道,“感谢各位来参加我和文赟的婚礼,我今天很感动,谢谢大家,也谢谢文赟给了我这么完美的一个婚礼,让我此生无憾。在此,我还要特别感谢一个人。”

她说,然后似乎眼眸在寻找。

灯光师也特别的体贴,一盏亮光在大厅中环游。

“陆漫漫!”南之沁叫着她的名字。

灯光猛地一下打在了她的脸上。

陆漫漫淡定一笑。

“谢谢你真的亲自来参加了我和文赟的婚礼,谢谢你冰释前嫌,能够让文赟放下以前的过往,好好的爱我,谢谢你大度和理解。”一番话,说得生动,真诚。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在故意打陆漫漫的脸。

陆漫漫现在婚姻如此不幸,而南之沁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感谢她,就是在给她难堪而已。

陆漫漫不笨,当然也知道。

她只是让工作人员给了她一个话筒,毕竟这里很大,她总不能扯着嗓子说话,她拿过话筒,“幸福你是自己的,用不着这么来感谢我,我和文赟也只是正常的情侣交往然后自然的分手,你这般兴师动众的表示对我的感谢反而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弄得,我和文赟曾经好似爱的山无棱天地合,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天荒地老,否则怎么可能,说分开就分开。”

一番话,完美的回击了过去。

意思在说,如果文赟真的那么长情,也不可能这么快会爱上她。

如果真的长情,就没有爱上她,那么现在还爱着自己。

反正两个答案,南之沁都不会好受。

她脸色有些微变,但还算很会处理这种应急事件,笑着说,“陆漫漫我也真诚的祝福你的婚姻能够圆满幸福。”

反正,就是拿她的婚姻作对比而已。

她很坦然,“嗯,我想你不祝福,也会的,还是谢谢。”

南之沁有些尴尬,被这么不给面子的反击,终究有些不是滋味。

她微笑着,表示着自己的良好的教养,然后说了些其他客套的话。

古歆坐在陆漫漫身边,简直是佩服死了身边这个不动声色就能让对手气得咬牙的能耐了。

她忍不住说道,“漫漫,你说你这么霸气,我怎么就学不到半点!”

“等你多活7年就能学到了。”

“啊?”古歆诧异。

“还能让你悔恨终身。”

古歆更加茫然了。

婚礼仪式结束。

工作人员开始上餐。

南之沁换了一套衣服,按照传统一一敬酒。

到陆漫漫这一桌的时候,主动给她碰了一杯,“真的很高兴你能来,刚刚太激动了,当着所有人的面对你表示感谢,总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太不周全了,你不会生气的是吗?”

“当然不会,我也是真心祝福你们。”说着,陆漫漫还看了一眼文赟。

文赟不动声色。

南之沁看着陆漫漫这般自若的模样,心里不爽,但碍于自己大婚,不多说,又去敬下一桌。

婚宴持续了2个小时。

宾客被带往其他地方进行娱乐。

晚上准时准点的吃着婚礼晚宴。

晚宴还未结束,陆漫漫收到了文赟的短信。

她抬头,四处寻找文赟的身影。

文赟不在大厅了。

刚刚分明还在招呼客人,此刻只有南之沁在。

南之沁似乎也在找文赟的身影,看他没出现也没有多想,就跟当年傻傻的自己一样。

她披上黑色外套,拿着手机走出了大厅。

后门阴暗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车窗摇下,文赟坐在后座,脸色冷然,“上车。”

陆漫漫知道他是带她去见莫修远。

此刻,她去没有上车,而是等到自己的车停在脚下。

文赟冷眼看着她。

“夜黑风高,最适合杀人灭口了。”陆漫漫微微一笑,然后直接坐进了自己的小车内。

文赟冷冷的看了一眼陆漫漫,此刻也没有纠结,让司机开车。

他半途中从自己婚宴上离开,不能太耽搁了时间。

陆漫漫坐在自己的车上,突然有些紧张。

大半个月没有见到莫修远,她真的不知道,他在里面怎么样?!

会不会,很糟糕。

她咬牙,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无比冷静。

车子很快听到了区间看守所。

似乎是之前就做好的准备工作,文赟带着陆漫漫,根本没有被拦住,直接跟着一个狱警,走了进去,然后停在了一件房门前。

狱警在开门。

陆漫漫很紧张的看着那扇大门。

文赟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看着她有些紧张的模样。

他突然伸手。

陆漫漫警惕的看着他。

文赟很自若的将她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

然后,用餐巾纸,擦拭着她的脖子,擦掉粉底,明显的露出了她脖子上还存留的淤青。

陆漫漫眼眸一紧。

“这样进去,甚好。”文赟说,说得阴森冷血。

明天见面了,亲们有没有一点小激动。

反正宅有点激动了!

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