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孤注一掷(8)见面/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婚宴现场,人不多,却依然热闹。

古歆就这么站在大厅的一角,默默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显得有些孤独。

翟奕一直在应酬,从中午到晚上,一直很忙。

陆漫漫此刻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说不见就不见了。

她拿着手上的红酒杯,往后博物馆的后玻璃走廊走去。

那里,会安静很多。

古歆走了两步,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今天过年。

自然,到处都是烟花弥漫。

她看着自己脚步不远处,两个人坐在走廊上,一个女人靠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上,看着窗外,姹紫嫣红的烟火。

烟火很美,衬托着的两个人,显得很浪漫。

还很亲密。

文妍就这么一直抱着翟安的手臂,靠在他的肩膀上,嘴角一直挂着浅浅的微笑,声音却有些抱怨,“我不喜欢南之沁那女人,今天把我累死了,看上去柔柔乖乖的,事情好多。”

翟安似乎只是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南之沁的来头很大,我爸妈都给她几分面子,还教训我让我以后听话一点,别惹了南之沁。”文妍说着,皱了皱鼻子。

“那就听你父母的吧。”翟安的声音有些低。

低低沉沉的就看着玻璃橱窗外,五颜六色的烟花在自己眼底,转瞬即逝。

“翟安。”文妍突然放开他的手臂,转头看着他。

翟安感觉到视线,也回头,这么看着文妍。

“你觉得我还是不是特别任性?”

“嗯。”翟安点了点头。

文妍嘟嘴,还是很乖巧的说着,“我以后会好好改的。”

“好。”翟安说。

其实,整个人显得有些冷漠。

古歆觉得,翟安不是真的冷漠,而是对每个人,不管是谁,都会这么疏远的保持距离。

文妍深情款款的看着翟安,眼神中流露出来的爱慕,一目了然。

玻璃走廊其实是有些黑暗的,根本看不太清楚两个人的模样,古歆那一刻,却就是看得明明白白。

翟安回视着文妍的视线。

两个人沉默以对。

很多事情,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发生的。

古歆转身离开。

离开那一秒,就看到文妍主动地亲上了翟安。

而后,听到文妍的声音,“不可以吗?”

身后,很久都没有了回应。

古歆那一刻,反而将脚步停了下来。

没有回头。

只是莫名有点想听翟安会说什么。

一秒,两秒,三秒……

自己反而,有些紧张。

紧张的那一刻,听到翟安好听的嗓音有些低沉的开口道,“这种事情,从来都应该男人主动。”

古歆突然笑了一下。

一个偌大的烟火,在自己身后的天空灿烂的绽放。

古歆回到了大厅。

大厅中。

翟奕似乎已经应酬完毕,在四处找她。

看着她出现,连忙走过去,有些抱歉的说道,“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什么。”古歆笑了一下,“习惯了你这么忙碌。”

“我现在忙完了,我们再待一会儿吗?还是先离开了?很多人都已经开始走了。”翟奕看着大厅,说道。

“回去吧,我也累了。”

“嗯。”

两个人一起离开了婚宴现场。

古歆坐在翟奕的车上,看着文城的天空不时有烟花绽放,到此刻的晚上,大多数人都在家里面看着联欢晚会吃着年夜饭,很少会有车辆在街道上行驶,以至于,整个文城的街道难得的冷清。

她就这么一路看着窗外,看着窗外的烟花,此起彼伏,美得璀璨。

“你怎么了?看上去情绪不高。是哪里不舒服吗?”翟奕开车,似乎是注意到古歆突然的沉默,关切的问道。

“没有。”古歆摇了摇头,回头看着认真开车的翟奕,说,“过年了,莫修远还在监狱,也不知道漫漫心里的感受如何。”

“所以你是在担心她了?”

“毕竟我唯一的好朋友。”古歆叹了口气,“她看上去很坚强,实际上也有很脆弱的一面。”

“是吧。”翟奕并不想提起陆漫漫这个人。

道不同不相为谋。

古歆却多说了几句,“今晚的婚宴,要我是漫漫,绝对不会出现,她却这么来了,真是佩服她的勇气。”

翟奕就这么静静地听着古歆的念叨。

今晚上的古歆似乎一直都不是很激情,本来去的时候还特别的兴奋,说要看看文赟那贱人的婚礼到底可以怎么的显摆,但是真正去了之后,就看到她整个婚礼下来,都是一副兴致不高的样子,他恍惚觉得,是不是因为翟安的原因,现在想来,大概是在感叹陆漫漫的不幸。

古歆的陆漫漫的感情,果然比他想的还要深厚。

他眼眸微紧,不多不少的而言语,和古歆这么聊了一会儿。

车子往古歆的公寓开去。

古歆看着天空,突然说道,“翟奕,送我回别墅吧,我爸一个人在家过年,也挺可怜的。”

翟奕点头,“是应该回去陪陪他老人家,你出来也有段时间了。”

“是啊,一到什么节日,想到我爸那老头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也真的有些难受。你说我要不要建议我爸取个小老婆什么的?”古歆很认真的问道。

“……”翟奕有些汗颜。

“总不能这一辈子就守着我妈吧,毕竟我妈死了这么多年了。”古歆觉得这是一个可行的想法。

翟奕腾出一只手摸了一下古歆的头,“亏你也显得出来。你怎么就没想过给你老爸找个老伴,非要找个小老婆?”

“不能委屈了我爸,我爸可是还很年轻的时候就失去了我妈,得找一个貌美如花的。”古歆嘴角一笑,“这事儿,我得回去跟我爸好好说说才行。”

翟奕摇了摇头。

刚开始还觉得古歆有些低沉,一瞬间,又这么活跃了。

他想,古歆吸引他的地方就在于,她总是给人一种,能量满血的感觉。

永远不腻。

车子停在了古家别墅。

古歆下车。

翟奕也从驾驶室下来,突然拉着她。

古歆诧异的看着他。

翟奕抬起她的下巴,一个吻就这么应了上去。

古歆本能的往旁边躲了一下。

翟奕的唇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两个人突然有些沉默。

古歆也诧异,自己刚刚的举动。

翟奕放开她,看着她。

古歆拉出一抹笑,“吓我一跳,你都不说一声。”

平时……

也没有说。

古歆重新闭上眼睛,嘴唇嘟着。

本来她喜欢主动的。

但是听说,这种事情,一向要男人来做。

所以她就这么默默的等着翟奕的靠近。

翟奕靠近了,亲吻着她的唇瓣。

浅浅深深的吻,吻了一会儿。

翟奕放开她,“回去吧。”

“嗯,翟奕你也早点回去,注意安全。”

“我知道。”翟奕点头。

古歆挥手,笑容比烟花更加灿烂,她高昂的生意说道,“新年快乐!”

翟奕微笑着,看着她的离开。

平时,她会主动要求他多陪自己一会儿……

今天……

只是因为陆漫漫吗?!

……

区间的看守所,一个有些孤独的建筑,就这么在这里,很少有人问津。

陆漫漫和文赟站在看守所的一件牢房大门前。

很显然,是单独的一件,不大,给人感觉特别的严实。

陆漫漫呼吸有些急促,是真的很紧张。

文赟转头看着陆漫漫,看着她此刻微咬唇的模样,眼眸一紧,伸手靠近她的脖子。

陆漫漫猛地回神,警惕的看着他。

文赟狠淡定的拿到她脖子上的围巾,擦拭着她脖子上的粉底,将她狰狞的吻痕,给漏了出来。

陆漫漫狠咬着唇,看着他这般举动。

因为知道会来见莫修远,所以在出门的时候,就给自己准备了一根围巾放在秦傲的车上,以便来见莫修远的时候,挡住自己那即使掩盖也隐约能看见的痕迹,但是此刻,文赟明显的是故意的。

故意显然莫修远看到。

她今天在文赟的婚礼现场对叶恒说的那句话,“我比你更在乎,莫修远的感受。”

所以,她并不想莫修远难受。

也不会真的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而此刻。

她听着文赟冷漠而阴森的话语,“这样进去,甚好。”

监狱的房门打开。

一个很小的房间,四面都是强,灯光倒是很亮,可就是连窗户也没有。

陆漫漫看到了坐在那里的莫修远。

他似乎是闭着眼睛,在睡觉。

这样一个地方,应该是分不清白天黑夜。

更看不到,今天文城的烟花璀璨。

她喉咙微动,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莫修远听到开门的声音,就睁开了眼睛。

眼神中,没有那颓败的神情,反而,依然深邃而神奕。

他也看到了陆漫漫,看到陆漫漫和文赟,出现在门口。

文赟说了,过年这天陆漫漫会来见他。

说是,用身体换的。

他承认听到这句话,当时真的很想不顾一切的杀了文赟,但冷静下来之后,他平静了。

他相信陆漫漫,就是这么肯定,她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更何况,他也不蠢。

这个时候的文赟根本就不敢碰陆漫漫,他对陆漫漫有着极其强烈的警惕。

这是吃过亏的人,都会有的本能反应。

“莫修远。”陆漫漫走进去。

莫修远从墙角站起来。

依然高大,依然那么挺拔。

陆漫漫忍不住想要过去抱着她。

手臂突然被人一个用力的拉住。

陆漫漫冷冷的看着身边的文赟。

文赟也跟着走进了牢房,看了一眼莫修远,转头对着陆漫漫,“就这样的距离,行了!”

“文赟!”陆漫漫咬牙。

“我只答应让你见莫修远,从没答应过以什么形式。”文赟一字一句,“就这样,你们有什么相思之苦就说吧,我在旁边听着。”

意思就是,也不会给他们单独相处的空间了。

陆漫漫紧捏着拳头。

莫修远倒是很平静,他说,“就这样看看你也好。”

陆漫漫点头。

“今天是什么日期了?”莫修远问她。

“1月28日,农历已经过年了。”陆漫漫回答。

“现在几点了。”

陆漫漫看了看腕表,“晚上10点40。”

“没想到,就在这里待了有17天了。”

陆漫漫点头。

是啊。

就这么,在这里被关押了17天。

除了第一天看到他之外,就是现在,才看到。

保持着1米的距离,看着彼此。

陆漫漫说,“莫修远,你有想我吗?”

“想。一分一秒都在想。”莫修远说。

“我也是。”陆漫漫看着他,“很想。”

“过年了,好好照顾自己。”

“嗯,我知道,你也是。”陆漫漫说,“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帮你找证据,带你出去的。”

文赟似乎是突然笑了一下。

分明是有些讽刺。

陆漫漫进入这个房间后,就再也没有将视线放在文赟的身上。

她整个人,完完全全的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也是,将视线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自然,也看到了她脖子上,明显的吻痕。

眼神,一闪而过。

“漫漫。”莫修远突然叫她。

很温柔的嗓音,很好听。

陆漫漫那一刻,却有些想哭。

眼眶红了又红。

文赟在旁边,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问莫修远任何关于案子的事情,但她真的不能保证自己出去之后,还能够有那个能力,找到更多的证据却说明,莫修远的无罪。

她咬唇,看着莫修远。

“如果我死了,你别难过。”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摇头。

怎么可能不难过。

她瞪大眼睛,没想到莫修远会对她说这句话。

她一直觉得,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莫修远都不会这么的认命下去。

她咬着的唇瓣,都已经发白。

她不能接受这样的莫修远。

文赟看着他们,冷眼看着他们。

他能感受到陆漫漫的情绪波动很厉害,而他这一刻,反而没有很大的报复快感,却莫名有些压抑的不悦。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

盯着他们,怕两个人耍什么花样。

“好。”陆漫漫说。

说着,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

莫修远是不是也放弃了。

知道,她没有能力去帮他。

“别哭。”莫修远笑了一下,“如果我死了,在我生日那天,祭拜我一下就行了。只希望每个生日都能和你一起过。”

“嗯。”

“我的生日你知道吗?”莫修远问她。

“不知道。”

因为,他没有告诉过她。

因为,他说身份证上的,不是他真实的生日。

“问问叶恒吧。”

“嗯。”

“不早了,早点回去吧。”莫修远突然说道。

陆漫漫不相信的看着他。

莫修远嘴角一笑,“我实在不想看到,你和文赟站在一起,而我离你这么远的距离。”

陆漫漫喉咙微动。

到这个时候,这个男人还在乎这些。

都快死了还笑得出来。

“回去吧,凡是,别委屈了自己。”莫修远一字一句。

分明在说,让她别因为他,而对文赟委曲求全。

陆漫漫站在那里,却一动不动。

文赟有些讽刺的看了一眼陆漫漫,说着,“人家都叫你走了,你还死皮赖脸在这个地方做什么?莫非是真的很想让他看到我们纠缠不清的样子?!”

“莫修远,我希望你可以活着。”陆漫漫对于文赟恶毒的话,充耳不闻,只是很坚定的对着莫修远一字一句。

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转身离开。

这次的见面,不超过10分钟。

10分钟的彼此,都压抑着疯狂的想念。

只因为,文赟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

陆漫漫走出监狱。

门外的天空,突然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文赟站在陆漫漫的身后,顺着她的方向看着天空的景色,说,“可惜,莫修远什么都看不到。”

“你现在觉得很爽是吗?”陆漫漫没有回头,就这么冷冷的问他。

“嗯,很爽。”文赟点头,“但是不够!没能够看到你们生死离别,总觉得差了点什么!我一直在想,要是莫修远真的死了,你会变成个什么样子……为爱殉情吗?”

陆漫漫咬牙,直接走进了秦傲的小车。

她不想在和文赟说一个字。

不想和这个恶毒一般的男人,多待一秒。

文赟就这么看着陆漫漫扬长而去。

手上还有陆漫漫刚刚用过的围巾,没来得及还给她,就已经走了。

大概还给她,也会嫌弃的丢掉。

文赟拿起那根围巾,放在鼻息间,闻了一下。

陆漫漫身上特有的幽香,让他有些……说不出来的悸动。

他眼眸一紧,猛地将围巾扔在了地上。

然后大步的往自己的车内走去。

刚打开车门,又转身,将地上的围巾捡了起来,扔在了小车内。

……

陆漫漫坐在小车内。

她有些崩溃。

在离开了莫修远的视线,离开了文赟的视线,整个人有些不受控制了。

不受控制的开始抖动,不停地抖动。

没有得到任何信息。

什么都没有得到。

莫修远还在她耳边说,说什么……如果死了,让她别难过。

此刻的天空到处都是烟花绽放,而她却突然觉得,一个人太过寂寞。

寂寞得,甚至找不到任何可以发泄的途径。

她拿起电话。

手指都是有些发抖动的。

她给叶恒打电话。

叶恒就中午出现了一会儿人,吃婚宴之后,下午和晚上都不在,大概也是被逼着,来走走过场的,这些年,叶恒他爸基本是不再露面了,表面上的生意来往都交给了叶恒,即使,暗地里,也一直叶恒他爸在掌权。

她手指颤抖着,拨了几次才拨通。

那边接起。

耳边很吵闹,大概是音响效果太大的原因。

“叶恒。”

“啊?”

“叶恒……”

“陆漫漫你说什么?”叶恒叫着很大声。

这边听得很清楚,那边他似乎听不到。

“叶恒你就不能将音响关了吗?!”陆漫漫怒吼。

声音甚至是尖锐的在尖叫!

而此刻,叶恒那边似乎正好将音响关了过去,陆漫漫如此疯狂的喊叫声,直接把叶恒给吓懵逼了。

不只是叶恒。

前排开车的秦傲也这么顿了一下,似乎从来没有看到莫太太如此,失控的一面。

陆漫漫没在意他们的情绪,对着叶恒,一字一句,“你是不是说过,实在不行,可以劫狱。”

“所以……”叶恒眼眸一紧,一直摆手,让包房中的所有人全部都出去。

他今天实在是有些压抑。

吃了文赟的婚礼宴席,中午就离开了。

看着这个男人这么春风得意,却将莫修远诬陷进了监狱,他在婚礼现场时时刻刻压抑着自己没有掐死那男人的冲动,如果不是提前走了,指不定他真的会在婚礼现场大闹一番。

离开了婚宴,也不想回去。

回去就是面对叶半仙,面对他各种审视的目光。

分分钟要他对唐夭夭,无微不至。

搞笑的吧!

让大爷去伺候唐夭夭,梦都别去梦!

所以他就直接到了魅色。

魅色的人很少,工作人员也都放假了,他出现,自然就会给大厅经理打电话,然后安排了一堆小姐陪她玩,也就是单纯的玩玩而已,要他敢脱裤子,叶半仙估计真的会做断子绝孙的事情出来。

偌大的魅色就他一个人的包房热火朝天。

他就在这么多的喧嚣中,让自己心情放松一点。

莫修远的事情到从陆漫漫的别墅离开后,就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他也有些精神紧张。

到现在,陆漫漫突然跟他说劫狱的事情。

是不是也就意味着,陆漫漫已经放弃了去寻找证据。

他拿着手机,保持着严肃。

听到陆漫漫极力控制颤抖的声音平稳的说着,“我刚刚去见了莫修远,在监狱。但是因为文赟一直在旁边,我们没办法好好说话,所以什么消息都没有问道,而且莫修远似乎也知道,我们的进展并不好,所以有点放弃。”

“阿修不会放弃。”叶恒一字一句。

“不管如何,我现在的证据不能让莫修远顺利的出来。”陆漫漫喉咙微动,“我现在能够想到唯一让莫修远还能够活着走出那里的方法就是,劫狱。”

“好。”叶恒根本没有半点犹豫,“我去安排。”

“叶恒,如果劫狱了,那么我们就犯法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你怕了?”

“不是。”陆漫漫说,“为莫修远,我不后悔。”

“我也是。”

挂断电话。

陆漫漫就这么倒在后座上。

她脑袋一片混乱。

上一世被文赟弄得惨不忍睹,好不容易让自己重新开始……现在,又要过上逃亡的生活了吗?!

她觉得自己想不了那么多。

现在什么都想不了。

她就想要这么冲动的去做一次,至于后果。

反正,应该也不可能还有上一世的惨烈了。

她就这么鸵鸟的,自欺欺人吧。

车子开得不快不慢,回到莫修远的别墅。

其实,按照北夏国的传统,应该会父母家跨年的。

但是现在,她却一个人,回到了这里。

她不想把自己现在的情绪,传递给任何人。

她走进大厅。

意外的,这么晚了,王忠还没有睡觉。

他似乎在客厅等她,大概也是因为过年的原因。

王忠看着陆漫漫回来,恭敬的叫她。

陆漫漫却摆了摆手,一句话没有说,上楼了。

她不是不想给王忠一些好脸色,但是她现在,真的一秒钟都笑不出来。

脑海里面都是莫修远说的那句,如果我死了,你不要难过……

她迈着步伐,一步一步上楼。

回到属于莫修远的房间。

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她搂抱着自己的身体,合衣躺在了床上,一动不动。

家里暖气很足,但是她觉得很冷,非常寒冷!

好想有一个,坚强而温暖的怀抱……

……

文赟离开监狱后,直接回到了婚礼现场。

南之沁和他的父母还在招呼客人,走得也差不多了。

文赟走向他们,说道,“刚刚遇到几个老朋友,非要拉着我喝几杯,我去陪了一会儿,现在他们都走了。”

简单的解释了两句。

南之沁没有多想。

他父母自然更不会怀疑他。

文赟陪着一起招呼着宾客归至。

然后一家人,回到了文家大院。

文赟和南之沁回到他们的婚房。

婚房布置得特别的温馨,两个人一到了房间,就开始火热的吻到了一起。

不管今晚是不是他们的初次,但既然是新婚之夜,必定得做洞房花烛。

两个人交织在一起。

文赟今晚的情绪似乎特别的激动,在南之沁的身上,有些,疯狂。

如胶似漆之际。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这个时候!

文赟脸色一沉。

南之沁也是满脸情欲。

文赟放开南之沁,随手拿起房间里面的睡袍系在光裸的身体上,打开房门。

房门外,是家里的大总管,一直跟在他爷爷身边,现在在家里的地位,不说高,但绝对是受人尊敬的。

文赟想要发脾气的,也这么咽了下去。

“吴爷爷,你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文赟问他。

“大少爷,刚刚我们佣人在清理你这次的婚礼的红包时,发现了一个特殊的红包,不知道是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所以清理出来之后,就给你送上来了,你看看。”说着,大总管就递给他一个大红色红包。

文赟接过来。

看着上面写着陆漫漫三个字。

文赟眼眸一紧,转头对着说道,“嗯,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是。”

房门关过来。

南之沁躺在大床上,修长的双腿交错,满身情欲,分明在引诱。

文赟那一刻却半点兴趣都没有。

他将红包随手放进睡饱的口袋里,转身直接走进了浴室,伴随着关门的声音说道,“我洗个澡先。”

这个时候,洗澡?!

有时候两个人的情绪到了某个点位的时候,都是完事了之后在一起共浴的。

南之沁脸色不太好。

刚刚似乎隐约听到说着婚礼红包的事情。

什么事情,让文赟这么变色?!

她看着浴室的方向,有些不是滋味。

而此刻浴室里面的文赟,他脸色并不比南之沁的好到哪里去,他看着红包里面的一张照片,一张黑得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的照片,脸色已经黑到谷底。

他狠狠地拿着那张照片,手都在发抖!

所以,又被陆漫漫摆了一道?!

当时他强吻被陆漫漫算计的时候太过气愤,气愤到根本就没有怀疑那张照片的清晰程度,当时虽然光线幽暗,但按照目前手机照相的性能,不是照不出来,而且还能够在后期还原一定亮度,也能清楚。所以当时是真的没有多想,如果稍微不那么愤怒,不去砸坏了陆漫漫的手机,冷静一下,强迫性看她的手机照片,也不会被陆漫漫白痴的耍成这样!

他狠狠的撕碎着照片。

狠狠地将照片扔进了垃圾桶里面。

他起身打开浴室的房门。

南之沁依然风情万种的在他们婚床上等他,而他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捡起地上的西装,拿出手机,编辑短信。

短信内容很简单,“陆漫漫,你真的惹毛我了!”

等了一会儿,那边没有回复。

是没有看到,还是根本就是忽视,忽视他的愤怒和威胁。

他按照手机号码,准备拨打。

“赟,你在做什么?”身后,一个妖娆的身体,搂抱着他的腰间,脸颊越过他的后背,看着他的手机。

虽然是转瞬即逝的那么一秒。

手机屏幕突然就黑暗了。

那一刻,她却清楚明了的看到了“陆漫漫”三个字的字样,一闪而过。

所以……

他刚刚的突然情绪波动,是因为陆漫漫了?!

南之沁抿了抿唇角,选择了沉默。

文赟顺势将手机放在浴袍的兜里面,转身搂抱着她的身体,“想起点事情,所以解决一下。”

“刚刚吴爷爷找你什么事儿?”南之沁靠在他的胸膛上,柔声问道。

“没什么,就说红包礼钱的事情,到时候会全部送给你父母,当初说好的,我们文家办酒席,收的所有礼钱,都送给你父母,不能让你父母觉得,嫁给我们家,委屈了你。”文赟柔声说道。

南之沁嘴角一笑,“现在我更想要的,是你,而不是钱。”

“是吗?我荣幸之至!”文赟嘴角邪恶一笑,拥抱着南之沁,双双滚进了床单。

此起彼伏的呻吟,连绵不绝!

……

陆漫漫拿着手机。

看着文赟发的短信。

她讽刺的笑了一下,将手机又扔向了一边。

她睡在大床上,身体紧紧的抱着被单。

文赟大概是气大了。

才会在洞房花烛夜,给她发这种,毫不掩饰情绪的短信。

其实。

文赟并不笨。

有时候还很聪明,但终究是,太过自负了。

从小的优越让他一直自命清高,而她就是因为太了解这个男人的所有种种,才会这么顺利的算计他,甚至是,不费吹灰之力!

但……事实是,她对付的不只是文赟。

而是文家整个大家族。

在北夏国的历史上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文家,单凭她一个人的力量,单凭她和莫修远的力量,根本不足于对抗。

民不和官斗!

而她,似乎违背了这条生存原则!

她心口有些压抑得荒。

一冷静下来,就会想莫修远,想着他今天的模样,一点点在自己脑海里面,忽明忽暗。

如果劫狱不成功。

会不会,从此就真的,阴阳相隔?!

亦或者,共赴黄泉。

她抓了抓头皮,开始为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一切,彷徨不安。

窗外。

突然“哄”的一声,一道烟花在眼前绽放。

陆漫漫蹙眉。

她掀开被子,走向外阳台。

天空上,五彩斑斓,美得晃眼。

她低头,看着王忠站在后花园。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是莫修远在给她惊喜。

他总是,会给她惊喜。

王忠似乎也抬头看着她,说道,“莫太太,真是莫先生之前就准备好了的,我想应该是准备过年的时候和你一起放。”

陆漫漫哑然一笑。

她能够想象当初莫修远准备这些烟火的时候,是如何想要给她一个浪漫的年夜……

情绪动荡,她说,“谢谢你王管家,很美。”

王忠对她恭敬的笑着。

陆漫漫就这么坐在外阳台上。

夜晚的寒风其实是有些冷的。

她就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天空上的烟火,好美好美……

整整放了半个多小时。

天空恢复了平静。

烟花短暂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

她回到房间。

身体已经冻得冰凉。

她走进浴室,脱掉衣服,躺进浴缸里面。

热乎乎的水温已经按摩式的设计,她能感觉到一份享受的温暖,却无法让自己的内心真的放松。

她一直一直想着莫修远。

想着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还说什么,每个生日都想和她一起过?!

她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这个男人是准备死了,也要和她纠缠不休吗?!

她无奈的一笑。

那一秒,突然一个激灵,猛地一下从浴缸里面坐了起来。

等等!

莫修远是不是说了,让她问叶恒他的生日?!

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问叶恒,他的生日,是不是隐藏着什么意思?

她那一刻突然有些激动,直接从浴缸里面起来,抓着一件浴袍走出去,拿起手机,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陆漫漫还未开口,就直接说道,“我已经在安排了,具体劫狱时间我明天一早过来和你商量。”

“不是,叶恒,先不要说劫狱的事情。”

“你什么意思……”

“我说,或许莫修远也给了我点信息,而被我忽视了而已!”陆漫漫一字一句。

“你玩我的是吧?!陆漫漫!”叶恒咬牙切齿。

她以为劫狱是可以随口说说的事情吗?!

他丫的差点都留遗言了!

“我也是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你现在告诉我,莫修远真正的生日是多久?”陆漫漫问他。

“真生的生日?”

“就是不是和你同一天的那个生日。”

“你怎么知道?阿修给你说了什么吗?”叶恒有些警惕。

“暂时什么都没说。就告诉我,让我问你的生日,说要每年都和我一起过,我想了想,他肯定是要传达什么意思?这句话会不会是你们的一个什么暗号?”陆漫漫脑洞大开。

“不是什么暗号,至少阿修从来没有给我过任何暗号,既然他让我把他的生日告诉你,我就告诉你吧,他是3月15日生日,和我不是一天,过了今天,明年就是29岁!”叶恒说得清清楚楚。

陆漫漫听到这里,还是有些震惊。

改了年龄,改了生日。

29岁了?!

为什么说自己是25岁!

怪不得,当年自己6岁,会觉得11岁的男孩子是大哥哥,但绝对不会觉得8、9岁的孩子会是大哥哥。

她冷静。

告诉自己冷静。

“好,我知道了。”陆漫漫挂断电话。

叶恒到有些诧异,没有想到陆漫漫这么平静,甚至没有多问。

他看着手机,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熟睡的唐夭夭。

从陆漫漫给他打电话后,他就离开了魅色,然后回来找他爸商量劫狱的事情,他爸也没有拒绝,开始在安排所有的事情,就等着明天和陆漫漫商量细节。

当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唐夭夭已经睡熟了。

这个女人是真的,很好将就。

基本上一个人也能够活的很好,他其实还本以为,今天过年,就算是做做样子唐夭夭也会等他回来,却没想到,她睡得这么香。

而他,也没想过打扰她。

毕竟孕妇,怀了他的孩子。

他只是在和他爸商量了劫狱后上楼,看到唐夭夭的肚子时,莫名有些欣慰,至少,他还留了一个种!

6月月票寻人启事:

寻找“rlj1024、773894053、QQ86ba3c0a0f5d84、*花落言離*、151**9513、babyp1025、柠檬茶97”

以上童鞋,亲主动进群找爵爷(群号在评论区)领取6月月票奖励。

宅谢谢你的支持,不要让宅的心意浪费哦!

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