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孤注一掷(9)解密成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

叶恒来到莫修远的别墅。

陆漫漫坐在家客厅里面,看着叶恒到来,点了点头。

叶恒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正对着陆漫漫,说道,“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觉得我昨晚太心急了。”陆漫漫看着叶恒,带着歉意,“我想了想,莫修远应该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既然当初能够想到让隔壁邻居装摄像头,肯定早就料到自己会被陷害,也就意味着,他肯定有所警惕,也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所以……”叶恒越发的听不懂了。

“昨晚上莫修远给我的话,肯定有什么线索是我需要去找的。”

“那你找到了吗?亦或者,一个晚上想通了点什么没有?”叶恒扬眉问她。

“我想了一个晚上,确实收获不大,但我敢肯定,莫修远绝对在给我说数字游戏。昨晚上和他的对话中,仔细回想,大多数话都是在说数字,比如问我日期,问我时间,然后说他的生日。”陆漫漫自顾自的说着,一边说一边努力的回忆昨晚上的所有细节,“叶恒,你觉得一般什么会带着数字?”

叶恒蹙眉。

他一向最讨厌动脑筋的事情了,让他干架杀人什么的他还有点兴趣,让他去玩文字游戏,还不如让他去死。

他抓着头皮,“陆漫漫,你是故意逗我玩的吧,我他妈的哪里知道阿修在表达些什么意思!”

“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嘛?”

“那我也不是他肚子里面的蛔虫啊!”叶恒暴躁无比,“何况,我本来就没他聪明。不过……”

“不过什么?”陆漫漫看着他,有些紧张。

“说起智商,翟安倒是挺高的。他们俩有时候说事情,我们一大帮人都听不懂,你要不叫翟安到这里来,大家一起想想。”叶恒提议。

陆漫漫眼眸一转,觉得叶恒虽然不聪明,但至少很有想法。

她点头,“我给翟安打电话。”

叶恒点头。

陆漫漫拿起电话给翟安拨打,翟安很快接通,“漫漫。”

“有空吗?到莫修远的别墅来一趟。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关于莫修远的。”

“嗯,我马上到。”翟安根本没有犹豫。

陆漫漫看了一眼叶恒。

叶恒躺在沙发上,有些逍遥的模样,但明显,看上去吊儿郎当的抖动着,却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陆漫漫也这么沉默着,等待。

不出二十分钟,翟安急匆匆的赶到了别墅。

“我表哥怎么了?”翟安刚走进大厅,就直白的问道。

“昨晚上我去见了莫修远,然后从他口中得到了点信息,我目前想不通这些信息应该传递的是什么意思,然后叶恒说你智商挺高的,所以喊你来帮忙想想。”陆漫漫简言阐述。

翟安点头,“你说说看。”

“我通过文赟昨晚见到莫修远,他一直在给我说数字,我总觉得是想要给说表达什么。而我昨晚上想过了很多关于数字的东西,包括密码箱,各种银行卡,保险箱,家里的密码钥匙等等,但这些似乎都联系不到什么证据上面去!”

“数字吗?”翟安说。

“嗯,数字。”陆漫漫点头。

翟安也陷入了沉思。

一时之间,大厅有些沉默,显得尤其的安静无比。

叶恒看着陆漫漫,又转头看着翟安,看着这两个人冥思苦想的模样,终于在半个小时后爆发了,“行了,我真心受不了了,阿修或许就是单纯的说了点数字出来而已,估计也没什么意思,就算有意思,我们也揣摩不透,他的心思本来就比一般人复杂很多。我觉得现在我们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劫狱。想办法把莫修远弄出来再说,要是有什么证据,他出来不就一目了然了,犯不着现在跟疯了似的去揣测!”

“万一劫狱失败了呢?”陆漫漫被叶恒的情绪也弄得有些发毛,她冷冷的问叶恒。

叶恒瞪着陆漫漫,口吻很是不爽,“陆漫漫,妈的说劫狱的是你,你现在反而给我说失败!什么话都是你说,你就不能干脆点吗?!啰里啰嗦的,妇人之仁!”

陆漫漫冷眼看着叶恒。

翟安一直很冷静,他突然抬头说道,“我和漫漫的想法一致,表哥不会无缘无故给她传递这些信息,所以我觉得这些数字肯定是为了说明什么的。漫漫,你觉得会不会是网上的一些账号和密码,比如邮件,比如自己的备份软件什么的?或许表哥在之前就留了一份,自己在政府工作的所有工作明细,而他预料到或许会被人陷害,所以在别人摧毁了他电脑里面的所有记录时,自动存储进行了备份也有可能。”

陆漫漫灵机一动。

完全有可能。

果然是心急则乱,她显得太复杂了,她甚至显得是,莫修远是不是让她回到他住的地方去寻找证据,至少他住的地方有密码锁,跟数字沾边。

这么一想,似乎更有说服力!

她看着翟安,激动的说道,“你知道莫修远的邮件吗?”

“我知道账号,密码或许就是表哥的生日。”翟安说。

“嗯。”陆漫漫点头,连忙从楼上把笔记本给抱了下来。

三个脑袋凑到了一起,打开电脑。

登陆邮箱,输入账号,陆漫漫输入了莫修远的生日,她皱眉,喃喃道,“一般得有拼音加数字。”

“嗯试试他平常喜欢用的密码。”翟安说。

“我不知道。”陆漫漫无语。

他们关系现在是挺好,但彼此的隐私,基本是不过问的。

“没关系,你随便试试,我叫冷俊成过来,他应该可以打开任何加密软件。”

“嗯。”

陆漫漫点头,然后尝试着进入。

首先收入的是莫修远的英文加他的生日。

失败。

她又用了自己的英文加他的生日。

还是失败。

陆漫漫蹙眉。

咬唇,输入自己的英文字母加自己的生日。

“登陆成功”!

陆漫漫看着这四个字,整个人都是惊讶的。

翟安和叶恒也看到了,都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然后三个人把视线放在他的邮件里面。

邮件里面的东西并不多,私人邮件什么的,更是少之又少。

他们很仔细的一封邮件一封邮件的看着,没有发现任何他们需要的东西。

陆漫漫抿唇。

叶恒直接放弃了。

就翟安还抱着笔记本,一直在很认真的看着。

陆漫漫再让自己冷静。

她想,既然莫修远知道有人要害他,一些重要的东西应该不会轻易地随便放在一个地方,像这种邮件的东西,在政府电脑办公网上,应该是有记录的,所以不是一个存储东西最好的地方。

她深锁着眉头。

冷俊成被翟安叫到了陆漫漫的别墅,翟安简单给他讲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将电脑给他让他看看,邮件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影藏的备份文件,而他们就这样是找不到也看不到的。

冷俊成很认真的在电脑上面操作,整个大厅特别的安静。

叶恒是有些坐不住的,他受不了,起身走向外面的后花园,拿了一支烟,狠狠的抽着。

翟安看着冷俊成,转头看了一眼叶恒,犹豫了一下,走了出去。

叶恒看了一眼翟安,知道他不抽烟,也没有递烟过去,自己抽着,热气一直在文城冬天的冷空气中,此起彼伏。

“给我一支吧。”翟安突然开口。

叶恒诧异,还是给了他一支。

翟安点燃,吸了一口。

第一口有些猛,被呛到了,呛到眼泪都出来了。

叶恒看了他一眼,“别逞强了,抽烟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能不抽就不抽吧,我和阿修是没办法,戒不掉。”

“以前都是你陪着表哥,辛苦了。”

“别给我打苦情牌,我陪他是心甘情愿。这辈子除了他让我往东往西,我不服其他任何人,包括我爸叶半仙。”叶恒狠狠的吸了一口,说道,“所以就算是胜算不大,实在无路的情况下,我会去劫狱。”

翟安微点了点头。

对于这样的结果,如果是真的无路可走,也只有这样。

两个人都静静的抽了会儿烟。

烟这种东西,就跟性一样,男人无师自通。

所以到后面几口,翟安就顺了。

觉得烟味实在是不好受,但不得不说,真的可以疏解情绪,让人渐渐地平静下来。

“翟安,你进来一下。”陆漫漫突然在客厅吼着了一声。

翟安和叶恒对视了一眼,知道陆漫漫肯定是有什么方向,二话不说,熄灭烟蒂就往客厅走去。

陆漫漫从冷俊成手上拿过电脑。

冷俊成似乎是在邮箱里面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陆漫漫头一直低着,看着电脑屏幕说道,“我突然想起,莫修远手机屏幕的锁屏貌似是0315。”

“什么?”叶恒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抿着唇,开始登陆手机系统的备份软件,登陆,保持着冷静。

她也记不得是自己什么时候看过他做这个动作的,应该是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他的开手机屏幕的手法,所以就记住了,她其实不喜欢去触碰莫修远的私人隐私,所以基本上是没有在意过这个细节的,但刚刚那一秒,突然就想起了,也或许是,人到了一定极限后,总会发挥超乎想象的能力。

现在的手机软件都有备份系统,而且莫修远用的是他们陆氏新推出来的手机,手机软件,她熟,翟安比她更熟。

她登陆网址。

需要账号和密码。

陆漫漫想了想,准备输入。

翟安直接说道,“让冷俊成来做吧,软件是他牵头开发的,他直接可以黑掉登陆界面。”

“……”陆漫漫抿唇。

冷俊成笑了笑,“放心,我只黑这一台手机的,其他不会动你们手机的软件。”

陆漫漫将电脑递给冷俊成。

翟安说,“俊成主修电脑软件工程,你还记得你曾经给我提过的一个即将崛起的居然公司吗?目前由一个大学生团体在发展,而幕后出资甚至整体的营运都是俊成在负责。而翟氏的软件开发,也就是我们现在合作的这个项目软件的升级优化,我交给了他们主要负责,翟氏自己的技术团队做辅导。而为了让我爸愿意启用这个团队,俊成将这家还未上市的小软件公司的法人代表直接写上了我的名字,也就是说,目前这家公司属于我私有,避免了上次被董事会逼迫的局面,以后我会加大这个公司对翟氏软件的一个开放涉及程度,让翟氏的发展控制在我的手上。”

陆漫漫看了一眼翟安。

是真的觉得,翟安在经商方面也是天才。

才踏入这个地方不就,就能够将一切如此的全盘考虑,反而让自己持有股票为0的人,控制着整个翟氏,到后来,他觉得翟安的发展,会真的气死翟奕,毕竟,他辛苦了这么多年,勤勤恳恳在商场上打磨这么久,却被翟安,捷足先登,靠自己的能力,而非,其他翟弘的偏袒。

她转眸看了一眼冷俊成。

看着他侧脸,认真无比。

她其实这一刻有点想不通,这一帮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因为翟安想要他的软件公司,他就二话不说的将法人代表直接更名?!

一般的朋友,哪里可能耿直到这个地步!

心思,在有些恍惚的时候。

冷俊成突然开口道,“成功破解了。”

“看看有什么东西没有?”叶恒是最沉不住气的那个。

冷俊成的手指无比熟练的在电脑上操作。

所有人屏住呼吸。

“嗯,找到了一个隐形文件。”冷俊成也难掩有些激动的心情,“这一个打包文件。”

说着,下载到了电脑上。

解压。

打开。

里面一个三个文档,一个是经手的所有项目内容,一个是每个项目经办人的自责分工,直白点就是参与人员,另外一个是财务报表。

陆漫漫就知道,莫修远的心思,比一般人都要深沉。

很多人想不到的地方个,他绝对能够想到。

“这个应该就是我们一直想要找的东西。”冷俊成说,“阿修被冤枉说是贪污受贿,汪海洋是律师,手上应该有一份阿修的犯罪证据复印件,我们来对比一下就知道,哪些地方是对方做的手脚了。”

“嗯。”陆漫漫点头。

叶恒急忙给汪海洋打了电话。

汪海洋匆匆赶过来。

所有人还是非常安静非常仔细的核对数据和项目内容。

然后找出本来应该是正常使用的费用,却安在了莫修远单人的头上,又一一核对经办人来作为证人。

陆漫漫知道文赟肯定让人提前打过招呼,关于莫修远这次的事情不能到处传播,也不能随便谈起,但毕竟一起经手的人这么多,文赟肯定不可能自掘坟墓的让这些人全部说假证,反而是让自己暴露了这事儿在诬陷。况且,他应该会自负的觉得,莫修远的案件是他爷爷一手在操控,找那些人去对峙都是他们说了算,他根本也不需要对更底下的人过多的强调,用一句“莫修远案件涉及到政治管理等”,在政府上班的人自然不敢对外谣传。

可,真正在法庭上时,绝对会老实交代。

“现在是不是可以上庭了?”叶恒看陆漫漫一直在电脑上做着相应的标志,虽然看不太懂里面的数字文字,也懒得去弄明白,只是很想要关心,这事儿最后应该怎么处理!

陆漫漫摇头,“不,我们现在要的,不仅仅是让莫修远出狱,而是让所有人给他一个公道,以及,以牙还牙的公平对待!”

“什么意思?”叶恒又懵逼了。

陆漫漫将手上的东西进行保存,存档。

转头对着叶恒说道,“如果我们现在提供证据,好的结果是,莫修远无罪释放,然后文家人随便找个人来抵罪。坏的结果是,文家人只手遮天,根本就不给我们辨别的机会,在法庭上就可以将我们的证据全部拿走,证人全部不出庭。”

“他权利不至于大到这个地步!”叶恒狠狠的还说着。

“人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为了保护文赟,文兴江可以做一切不择手段的事情。”陆漫漫说,肯定无比。

上一世,不是文江兴在文赟身后做的支撑,做的那些阴险狡诈的事情,文赟不可能发展得那么快!

“那现在怎么办,就这么僵持着?”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文兴江不能亲自处理莫修远的事情。”陆漫漫一字一句。

叶恒蹙眉,“怎么让他不能处理,文城就他官职最大,谁能还反了他不是?!就算另外找个人,不还是听他的,指不定,外人还觉得他更加的刚正不阿!”

“所以就别在文城找,到帝都去。”陆漫漫说得清楚明了。

叶恒有些诧异的看着陆漫漫。

这妞是准备豁出去了。

陆漫漫很冷静,这一刻,突然就冷静了,她说,“其实让文江兴不处理莫修远的事情不难。一直以来,莫修远和文赟都处于对你关系,加上我之前和文赟的矛盾,撒播谣言,就说文江兴亲自处理莫修远的事情,会有徇私的可能性,加上,现在至少文城大多数市民是希望莫修远是无辜的,到时候舆论一大,文江兴肯定就是不可能再插手这种事情的。但他不插手,可以让其他任何,他可以掌控的人来做,也就会形成叶恒说的这样,依然是他说了算。这个时候,我们就应该想想,怎么让帝都的更高级别的人,来亲自受理莫修远的事情!”

“这会不会有点天方夜谭。”叶恒虽然黑道起家,但因为在官场上关系一直不错,对政府那一套其实也多少是有些了解的,“文江兴,作为文城部长,几乎是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现在又和南城的国防部长的长孙女联姻,你觉得还有谁可以抗衡他?统帅吗?!纵观北夏国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什么案子,是需要劳烦统帅来处理的,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需要他。”翟安突然开口,“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可以试试的人选。”

所有人转头看着翟安。

“统帅的孙子,目前最热门的下一代北夏国统帅继承人秦正箫,目前他在帝都担任检察官一职,主要职责就是调查官员犯罪,于情于理,他来最合适。而他作为北夏国统帅的直属长孙,就算是得罪文部长,也不见得不敢做!况且……”翟安看了一眼叶恒。

叶恒心领神会的点头。

两个人似乎是欲言又止的隐藏了什么,陆漫漫不知道的事情。

她回头看了一眼冷俊成和汪海洋,他们似乎也是,了然,并没有她脸上的诧异目光。

“那就说说怎么做!”叶恒习惯风风火火。

陆漫漫也没有纠结,“既然你们觉得秦正箫似乎来做这个案子,我也觉得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现在我们人这么多,为了在短时间内将这个案子提上行程,就做一个分工吧。”

“你说了算。”叶恒点头。

“首先,我们要先制造舆论。舆论这个东西不难,在网上传播,在电视新闻上八卦,都可以让舆论炒作起来,具体……”陆俺妈妈呢犹豫了一下,“翟安你负责可以吗?”

翟安看着她。

“我还有其他事情,所以不会在这个上面花时间。而你和古歆古家最熟悉,他们家作为文城电视台的大股东,有些新闻得通过他们的频道播放出来,影响会比较全面,加上,因为他们电视台的关系,媒体也比较熟悉,容易炒作!”

翟安抿了抿唇,“嗯。”

陆漫漫看了一眼翟安,终究没有多说其他,又说道,“汪海洋,你相信你作为律师,对证人和证词以及一些法庭上需要的东西,最清楚明了,你就负责将证据进行梳理,同时按照对证人进行观察,以便在开庭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让证人出庭,不能让对方发现什么异样。”

“好。”汪海洋点头。

“叶恒,你和我一起,还有冷俊成,我们去帝都,找秦正箫。”

“我们三个人去?”

“还有秦傲。”陆漫漫说。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秦傲能够给她安全感,也可能是,这个男人是唯一一个,莫修远当初留在她身边的男人,所以她信任他。

叶恒点头,“都听你的!”

叶恒觉得陆漫漫是真聪明,还条理清楚。

陆漫漫又转头对着翟安,“我们马上订机票去帝都,最快的时间就会离开,翟安,我走之前会给古歆打给电话,让他配合你做相关的工作,而时间非常急,必须要在一瞬间让这则新闻爆发出来,让文部长不得不主动请辞,才能够顺理成章的不让秦正箫带着顾虑上任这个案子。”

“好,我知道怎么处理,你放心。”翟安说,“公事和私事,我分的很清楚。”

“在分的如此清楚的情况下我提醒你一句,文妍不是你的良人。”陆漫漫很认真。

翟安无奈的笑了一下,却没有多说。

陆漫漫也不纠结这个问题,对着叶恒道,“你马上让人订最近的机票去帝都,注意保密,同时,让你爸帮我们打点点关系,至少让我们能够顺利的见到秦正箫而没有因为走到半路就被人暗杀了去。这次事情,机会只有一次,能不能成功,就靠各位了!”

“放心吧。”汪海洋附和着,“我们都是精英。”

陆漫漫眉头一扬。

几个男人笑得意味深长。

陆漫漫越发的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深坑。

可就算是坑。

就算是一个大坑。

陆漫漫觉得为了莫修远,跳下去也值!

商量完毕之后,一时之间,所有人全部都离开了别墅。

别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陆漫漫简单的收拾着东西。

或许就是2、3天,最多也不过3、5天的时间,所以她不用收拾太多,一些日常用品和换洗衣服就行。

她将东西收拾完毕之后,默默的坐在这个大房间里面。

她隐约,还能够感受到,莫修远的气息,在自己身边,在这个房间里面。

等会儿就要离开了。

刚刚叶恒打电话说,2个小时后的飞机,半个小时后,来楼下接她出门。

她沉默着,沉默着看着这里的一切。

如果顺利,不久,这个地方就会恢复他们的温馨。

如果不顺利……

她不敢想象后果会怎样!

她喉咙微动,提着小巷子从房间离开。

楼下,王忠在做清洁,看着陆漫漫出现,恭敬的叫着她,“莫太太。”

陆漫漫点了点头。

王忠总觉得这几天,虽然看上去依然精神犹在,但明显感觉得到她的虚弱和疲倦。

莫先生有莫太太,这一生应该也值了!

“王管家,你照顾莫修远多长时间了?”

“大概也有20多年了吧。”

“是快29年了是吗?”陆慢慢问他。

王忠嘴角动了动,“大概吧。”

所以王忠其实也是知道,莫修远的真是年龄的。

“你今年多大了?”

“40有5了。”王管家说着。

“为什么不娶妻?”

“习惯了这么一个人,习惯了照顾莫先生。从小我跟着我父母就住在莫家,到我父母过世,我传承了他们的衣钵,就这么浑浑噩噩了,过了大半辈子了。”王忠说着,嘴角笑了一下,“莫太太是想要打听什么吗?”

“不是。”陆漫漫摇头,“不为难你们,如果以后莫修远愿意告诉我,我就听他的就是!”

王忠感激一笑。

陆漫漫看着手机上闪烁的电话,接通,“嗯,我马上出来。”

她挂断电话,起身。

王忠恭敬的给她提起箱子。

陆漫漫接过来,“不用了王管家,不重,我能提得走。我只是想要给你说一声,如果我没回来了,莫修远的房间里面有一张银行卡,卡里面的钱应该不少,密码是我的生日,你到时候拿着,不管莫修远是不是给了你衣食无忧的金钱,但这是我的一份心意,谢谢你的照顾。”

“莫太太。”

陆漫漫微微一笑,“走了王管家。”

“我会等你和莫先生回来的。”

陆漫漫点头。

然后走得很潇洒。

她不会轻易放弃,也不觉得会轻易死去。

她只是希望,如果出现意外,至少,能够弥补一些人,是一些人。

现在,她不敢给她父母透露一点点什么,她怕他们更担心。

能够给自己畏忌的,只有王忠。

别墅门口。

叶恒下车等她,手上拿着烟。

叶恒这两天的烟瘾似乎是有些大,有时候一个人,总是有一根每一根的抽着,大概也是为莫修远的事情,操碎了心。

陆漫漫走过去。

叶恒自然的将烟蒂熄灭,结果她的心里放在后备箱,拉开车门让她坐在了副驾驶室,自己也钻了进去。

秦傲开车,副驾驶室坐的的冷俊成。

车子行驶在文城的街道上。

大年初一,人烟稀少。

大家都在家里团结。

陆漫漫突然有些感伤,她转头问叶恒,“你爸会不会很在意你不在家你过年?”

“你说我爸?叶半仙?!”叶恒有些夸张的表情,“他一天最爱的就是他的观音菩萨,哪有功夫搭理我!哦,对了,现在又有了一个宝贝,唐夭夭肚子里面的孩子。”

陆漫漫看着窗外,笑着说道,“你觉得唐夭夭人怎么样?”

“不怎么样,一个戏子而已。荣幸怀了本大爷的孩子,不过别指望母凭子贵,我不可能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叶恒斩钉截铁。

“那你有想过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吗?会不会有所期待?”陆漫漫随口问道。

“没有。”叶恒很肯定,一字一句说道,“完全没有为人父的喜悦,顶多不过就是洋气一下你和阿修而已,毕竟你们为了要孩子那啥那啥的,我就莫名其妙的就被当爹了。”

“……”陆漫漫有些无语。

“不过倒是……那天你不是说劫狱吗?我当时第一个想法是,不管出了什么大事儿,好在有种了。”叶恒说,带着些无所谓的口吻,“也不知道这样的感受,是不是算是有点在意唐夭夭肚子里面的那小子了!”

陆漫漫没有在多问叶恒的事情。

有些故事,终究会按照历史的轨迹,发展下去!

她拿起电话。

突然响起,还没有给古歆打电话说事情。

她深呼吸,拨打。

“漫漫。”

“嗯,你现在忙不?”

“不忙。陪我爸下棋呢,你知道我爸吧,就一老癞子,老是悔棋,要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不完了哦!喂,你还好意思换棋,你就的不能有点长辈的气魄吗?!”古歆一边和陆漫漫打电话,一边和她爸斗嘴。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

古歆这么活泼开朗的个性,真的挺好。

她说,“你现在离开你爸,我给你说点重要的事情。”

“好。”古歆答应,又不放心对着她爸吼着,“我给你讲我离开前会照相存档的,你要是敢换棋子,我分分钟离家出走!让你再也看不到我了!哼!”

陆漫漫就这么哑然的笑着。

古歆似乎是隔了一分钟,说道,“我现在在房间了,有什么你就说吧。你别这么严肃,我会害怕。”

“古歆,我遇到点麻烦,关于莫修远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帮我。”

“我就知道你是为了莫修远。行,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古歆一脸了然的模样。

“现在我有点事情不会在文城,具体一些事情我给翟安说了,翟安会来找你。”

“……”古歆突然就沉默了。

“既然都已经分开了,公对公,翟安不会提起之前的事情,也不会再对你死缠烂打。”陆漫漫说得直白。

古歆就这么不自觉得咬了一下唇。

“翟安找你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尽全力的帮他。”

“嗯。”古歆点头,“我没这么幼稚,只要翟安放开了就行,我本来一直都很放开的,也不想去计较以前的事情了,反正我和翟奕也和好如此,以前的事情就当一笔勾销了。”

“真要这么想我也不用担心你了,但我不揭穿你。”陆漫漫说,语气又认真了些,“古歆,这事儿,我希望你不要给翟奕说,不管他问你什么,你保持沉默,做得到吗?”

“为什么你总是这么防备翟奕?他可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说过你半点坏话。”

“我不信任他,就这么简单。”

“……”古歆咬唇,有些不是滋味。

“能做到吧?”陆漫漫逼问。

“嗯。”古歆口气很不好的说着,“你都说道这份上了,我能说做不到吗?!陆漫漫,总有一天你会对我家翟奕刮目相看的!”

“我不期待这一天。”陆漫漫直言,“我还有事儿,挂了。”

“拜。”

陆漫漫挂断电话。

叶恒刚开始转头看着窗外,此刻看她打完了电话,对着她说着,“古歆要有你一半的聪明,就不会放弃翟安了。”

“她不是不聪明而是……太简单。她以为自己没有害人之心,所有人都没有。她以为她对谁好,那个人就一定对自己也好。她以为她爱谁,那个人就跟她一样,爱得毫无杂质。”陆漫漫对着叶恒,“重要的是,她是我朋友,我不想听到有人诋毁她的话,就跟你和莫修远一样,如果我说他坏话你会怎样?”

“……”陆漫漫你丫的总是够狠。

陆漫漫微微笑了笑,“其实,古歆有时候的性情和你也很想。”

“你别把我和那个二货妞相提并论,我聪明着呢!”

“嘚瑟。”陆漫漫翻白眼。

她低头,用手机在发短信。

短信内容很简单,发给翟安的,“给古歆已经说了,你直接找她。”

“好。”那边干脆利索。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翟安放弃古歆,其实比古歆放弃翟安,更彻底。

这就是,命……

上一世。

这一世都改变不了的命运。

而她自己,是不是也遭遇着这样的改变?!

车子一路行驶。

刚开始陆漫漫和叶恒还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后面就各自沉默着,直到,到达机场。

按照程序的进行了登机牌的换取。

在候机厅等了一会儿,坐上了去帝都的飞机。

帝都。

印象其实很深刻。

她不在帝都读大学,那个时候文赟在。

文赟在的时候,她也没有去过,后来结婚了,文赟被调派到了帝都上任,不停的升职,很长一段时间留在那边。

所以有时候,她也会去。

每次,都会提前给文赟说,经过他的同意才会去,她怕打扰了他。

那个时候觉得自己果真是愚蠢的,这不给了他擦干抹净的时间吗?说真,当年如果自己稍微有一丁点对他的不信任,文赟那么多不入流的事情不可能可以瞒她到如此地步,终究而言,自己作孽。

她眼眸微动,随着飞机的起飞,她看着文城渐行渐远的城市。

莫修远。

等我,回来!

抱歉,周末一般都晚更的!

么么哒!

抱抱亲们!

推荐清音随琴新文《豪门夺爱老公太野蛮》

简介:

沐小言是G市声名狼藉的女人,恋上闺蜜的男友,之后又抢了姑姑的未婚夫,众人提起她皆是摇头一叹。

墨少辰在她无助的时候伸出手去,“跟了我,他们都会乖乖闭嘴。”

“墨少辰,我凭什么要选择你?”

男人眉目一挑,居高临下的俯视她,“我不喜欢听你喊本少姑父。”

沐小言,“……”

因为这个男人的一句不喜欢,沐小言和墨少辰每天晚上都躺在一起。

原本以为婚后他们只是各取所需,一场交易,人前风光,人后冷漠的夫妻。

没想到这个男人太禽兽,每天晚上必修夫妻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