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绝地反击(1)筹谋划策/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离开了文城,去了帝都。

知晓的人不多。

古歆也不知道她去的是什么地方,电话里面只说要离开。

然后没多久,她接到了翟安的电话。

口吻很平常,翟安说,“古歆,如果你不忙,我来找你。”

古歆说,“嗯,不忙,你来我办公室吧,我在文城电视台总部上班。我今天值班。”

翟安说半个小时候到,挂了电话。

此刻,古歆就一直坐在办公室里面等候。

她爸让她去古氏集团上班,就直接把她安排到了文城电视台来工作,头衔是电视台策划部综合管理经理,听说原本权利应该是很大的,但她不务正业,不管公司运营情况,大多数事情都交给她的助理在负责,何况电视台一直都是聘请的CEO,CEO处理着电视台的所有运作,她根本不需要费心。

其实,原本今天她没上班,在家陪他爸下棋。

大年初一,她也不想来值班,虽然公司有提前就安排了中层以上的经理轮流值班。而且不得不说,越是节假日,电视台越忙。活动很多,综艺晚会也多,很多人都没办法在节假日休假的,都是补休。所以大多数人都还在尽职尽责的工作之中。

在刚刚陆漫漫给她打了电话,她就收拾出门了,说去加班。

她爸该是欣慰死了。

实际上。

她只是因为,不知道在怎样的场合见翟安最合适。

想了想,就公对公的地方最适合。

半个小时,时间不多不少,房门外,她的秘书敲门,“古经理,有位叫做翟安的人找你,说是翟氏集团的市场运营经理。貌似是你的……”前夫两个字,秘书没有敢说出来。

一般电视台的人,从本职工作而言,晓得的各种新闻都比外界多,甚至是敏感!

“嗯,让他进来吧。”古歆觉得自己的表情和口吻,都很淡定。

秘书恭敬的离开,不久,翟安出现了。

古歆看着他。

两个人的单独的空间,多少有些尴尬。

古歆好半响才说,“你坐。”

翟安坐在古歆的对面,开门见山的说着,“漫漫让我来找你,有些事情需要你帮一下忙。”

“你说吧。”古歆用一本正经的公式化方式,对着他。

很努力的在让自己表现得很专业。

其实,有些故意。

翟安也没有揭穿,说道,“莫修远的案件现在很棘手,我们大多数人怀疑都是污蔑,被文家人污蔑。而目前文部长文江兴全全负责这个案件,让一般的人没有办法插手,也就没办法找到洗脱莫修远案件的证据,所以需要你们电视台做一些相关的操作报道,你们和文城大大小小的媒体关系也不错,还希望能够通过你们电视台找到一些媒体一起,多方面播报文赟和莫修远之前的争锋相对,怀疑文江兴部长处理这件事情有违公平。制造出了舆论,才能够让文部长自动请辞,让他人来负责调查和处理。”

古歆这么看着翟安。

其实整个人是有些懵逼的。

她对待工作这一块可以说是陌生的。

翟安的意思是让她联系媒体记者一起对一个事件进行操作是吗?!

大概是这个意思。

她沉默了至少五分钟才看似很明白的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你现在有想法怎么做吗?”翟安问她,很直接。

古歆咬唇,觉得翟安这句话是有些贬低她。

是在怀疑她什么都做不好吗?!

“我希望你能够尽快处理这件事情,陆漫漫和莫修远的时间都不多,你这里的成功是很关键的一步。”翟安看古歆没有回答,也不多说,只是严肃的重复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他站起来,起身准备离开。

“翟安。”古歆突然叫他。

翟安顿了顿脚步,“我现在媚想法怎么做。”

她承认,她不太懂怎么玩弄媒体,也不知道怎么去才能够更好的让社会舆论大到他们希望的地步。

什么事情都可以将就。

但是陆漫漫的事情,她不想因为她搞砸了。

所以她承认,她什么都不会。

翟安离开的脚步,又返了回来,坐在她面前,“首先,现在要确认的是,莫修远的整个事件是文部长在全全处理,这个只是真的深入整个案件的人才知道,其实外界是不知道的,得想办法让文部长承认这个事情,对外亲口承认。”

“嗯。”古歆认真的点头,觉得翟安说得很对。

“我刚刚来的路上,看到了一个新闻报告,文部长明天会在市政厅做一个全市的新年贺词,参加贺词的全部都是文城的重要官员,只允许市政官方记者的参加,但根据往年经验,随后会有一个简单的普通记者访问环节,其实也就是加大一些影响力,毕竟很多人不只是喜欢看政治新闻的,你们电视台按理是肯定会去的,你去打听一下是哪几个,然后告诉他们,让他们一定要问关于莫修远案件的事情,用一种敬仰的角度公平公正的询问,不要让文部长产生怀疑和不满。”翟安在教古歆怎么做。

“现在我就是去找谁明天去参加文部长的采访就是,然后告诉他们加一个提问内容是不是?”古歆问他。

“嗯。”翟安点头。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安排。”古歆连忙说着。

翟安微点了点头,“我把明天记者提问的话通过短信传给你,别惊动你们电视台的其他人,你现在的权利,应该是可以让记者听你的话。”

“嗯。”古歆点头。

不管她多不管公司的事情,但也没有人敢得罪她。

除非不想在电视台上班了。

翟安微点头,从座位上站起来,“你忙,不打扰了。”

平静的,翟安离开了。

古歆看着他的背影。

漫漫说得对,公对公,翟安不会提以前的好事情,也不会死缠烂打。

她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有些多虑。

翟安走了之后,古歆就通过一些关系找到了明天的采访记者。

她有时候觉得,翟安比她更了解公司的一些运作关系!

说不出的滋味终究觉得自己那一刻,有些无能。

她将刚刚翟安离开后不久发给她的新闻提问稿给了记者,让他们明天找机会就问文部长,政治任务,不能推脱。

记者连忙答应着。

交代完了事情之后。

古歆看时间,也不早了就提前下了班,准备回去陪他爸继续过年。

刚走到电视台楼下,就接到翟奕的电话,“小歆,你今天有约吗?”

“我刚……”古歆想起陆漫漫说的,忍了忍,“没有,我跟我爸在家下棋。”

“晚上方便一起吃饭吗?今天过年,吃完之后就送你回家,不耽搁太长你和你爸的团聚时间。”翟奕说,声音又温柔了些,“从我们确定关系到现在,每年过年都一起吃饭的,我不想破了这个传统。甚至于,以后每年,我都希望是这样。”

古歆觉得心里有些暖。

以前的翟奕也会对她很好,但不会说太多,这么暖心的话。

“好,那晚上你到别墅来接我。”

“嗯。”

挂断电话,古歆坐车回家。

家里面,他爸不知道是不是在等她,靠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她转头看着他们走了一半就搁下的国际象棋,心那一刻突然有些触不及防的难受。

这个老头子一天天这么一个人,心里应该也很寂寞吧,而她还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老是惹他生气。

她小声让佣人拿了一床薄单盖在她爸的身上。

虽说家里暖气足,睡久了也容易感冒。

刚把被子放在她爸身上,古正英就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女儿回来,声音有着刚醒来带着苍老的沙哑,“回来了?”

“爸。”古歆突然有些严肃。

古正英看着她的模样,“刚刚出门受了委屈?”

“不是。”古歆心里更难受了。

每次她不开心或者有什么情绪,她爸总是以为,她别人欺负了。

却从来没有想过,她也会担心他的一切。

她说,“你就没有想过,再娶个小老婆吗?”古歆问他。

古正英怔了一下,宠溺的摸了摸女儿的头,“一把岁数了,谁还想这些。”

“那你年轻那会儿,妈刚去死那会儿,你都没想过吗?”

“没想过。”古正英从沙发上坐起来,有些叹气的口吻说道,“爸呢觉得有你就够了。”

“但是我终究要嫁人要结婚的啊!我又不能陪你一辈子,你干嘛把自己一生都糟蹋在我身上!”古歆嘟嘴,抱怨。

“谁说糟蹋了,我幸福得很!”古正英很严肃,“我就觉得我女儿是最好的。”

“……”古歆都觉得她爸很肉麻。

她皱了皱鼻子,“现在你觉得最好的女儿要给你说一件严肃的事情,过完年,就给我相亲去,没给你成就一门亲事,我也就不嫁人了!”

“小歆……”

“我没给你开玩笑。”古歆很严肃,还补充说道,“最好还能给我添个弟弟妹妹什么的……”

古正英脸都红了,古歆还说得一本正经。

“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和翟奕出门吃饭。现在去把这后半部棋下完,话说你没有换棋吧?”

“你爸是这么不讲信用的人吗?”

“不行,我得对比一下……”古歆吵闹着。

家里有了古歆,从来不会寂寞。

但是没了她,就真的静的,全世界好像就剩下他一个人。

……

帝都。

陆漫漫一行人在2个半小时的飞机后,停在了帝都国际机场。

这里的天气比文城更冷。

一下车,到处一片白雪皑皑,当然,公路中央,市政环卫单位已经将白雪清理防止路面湿滑。

他们招了一辆出租车,住进了帝都的一家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

套房三个房间,秦傲和冷俊成挤在一个房间,剩下的的两个陆漫漫和叶恒一人一间。

陆漫漫坐在自己的房间内,打开电脑,输入秦正箫这三个字。

秦正箫,32岁,帝都总部检察院首席大检察官,帝都统帅秦垚封的长孙,从22岁大学毕业开始,从基层检察官开始一路晋升至目前首席大检察官,负责整个北夏国的所有检查案件工作,从政10年,目前是统帅旗下,5个接班人之一,且是最热门的人员,人气很高。

陆漫漫看了看秦正箫的官方照片。

人长得还挺帅的。

所以人气高,也正常。

上一世和文赟一起的时候,她和这个人有过几面之缘,当时文赟想要讨好秦正箫,取得信任,可惜这人对他不温不热,后文赟勾结秦正箫的弟弟秦正扬,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陆漫漫也知道,且还出谋划策。

她深呼吸。

秦正箫这个人,软硬不吃,疑心也重,基本上自己没有接触过的人,绝对不会重用!也确实聪明,上一世就不会去参与各个党派的争夺,用最清明的态度来对待统帅的接班人群,目前还没有和谁,至少台面上有过任何恶交,倒是其他几个‘皇子’,头皮就挤破了,暗斗几乎都可以用血流成河来形容!

陆漫漫抿唇。

想要让这个人去调查文家人,她其实也没有多少把握能够做到。

她就这么一直在看着秦正箫的一些事迹,看着他破解的一桩一桩,审查案件!能力确实不容小窥!

暗地里也有很多人说,秦垚封重点其实就是在培养秦正箫,对他期望值实在是很高!

她看得出神。

房门外突然敲响房门。

陆漫漫放下电脑,打开。

“吃饭了。”叶恒说。

“嗯。”陆漫漫从楼上下去。

楼下饭厅,酒店的饭菜,琳琅满目。

几个人吃饭都还算安静。

叶恒突然开口道,“也不知道阿修在监狱能不能吃到这些。”

“……”陆漫漫觉得她瞬间没胃口了。

其他两个人也因为叶恒的话顿了一下。

这个男人总是,破坏气氛。

倒是叶恒,大口大口的吃得很香。

陆漫漫确实食不知味,她吃得很慢。

叶恒这个没心没肺的人瞬间又转移了话题,“刚刚翟安给我打了电话,说已经找过古歆,事情在安排中,给他3天时间制造舆论。”

“好。”陆漫漫点头。

翟安果然是最佳人选。

“你刚刚在房间看秦正箫的介绍?”叶恒问陆漫漫。

“嗯,了解一下这个人。”陆漫漫擦了擦嘴角,放下筷子,“总得想一个好的办法去见他,莫名其妙的出现,应该会被扫地出门。”

“明晚帝有一个上流聚会,秦正箫应该会去。”叶恒说,“我想办法弄两张请帖,到时候有机会接触一下这个人。”

“你消息还真灵通。”陆漫漫确实感叹。

“我家的夜场遍布全国,想要什么消息,分分钟从小姐的口中得出。”叶恒很自豪,“所以说小姐这种生物,你们别看不起。”

陆漫漫耸肩。

她可从来不以职业取人。

在她看来,很多龌龊之流,大多出自,冠冕堂皇的上层,比如文赟。

……

文城的夜晚。

古歆精心打扮了一番。

6点,翟奕开车载着她,去了文城一家上流的品名西餐厅。

两个人选择靠窗边的位置。

点完餐,服务员离开。

古歆看着翟奕,笑着说道,“每年貌似都是这里。”

“嗯。”翟奕说,“以后的每年,都会在这里。”

古歆抿笑。

翟奕突然从西装口袋里面摸出来一个礼物盒。

古歆看着他。

“打开看看喜欢吗?”翟奕声音很轻。

古歆带着惊喜的那一刻,其实是有些,隐忍。

她说不出来自己此刻,患得患失的感受。

她打开礼物盒。

一根唯美的白金钻石项链璀璨的躺在里面,在灯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那一刻,她从内心深处,松了口气。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分明一直很期待,翟奕会在某一个她不经意的瞬间,求婚……

“喜欢吗?”翟奕看着她,问道。

“嗯,帮我戴上。”说着,古歆将自己垂放在两肩的长头发捋了起来,露出白皙细腻的脖子。

脖子上已经有一条项链了。

那是她自己买的。

她说,“嗯,帮我把这条取下来就是了。”

翟奕点头,起身,取掉她原来的项链,然后戴上了他买的这一条。钻石很璀璨,在她细嫩而性感的锁骨处,美得倾心。

“好看吗?”古歆问翟奕。

“挺好看的。翟奕眼光不错。”身边,突然响起一个女性嗓音。

古歆转头。

翟奕也转头看着。

然后就看到文妍和翟安出现在他们身边,文妍挽着翟安,笑得很好看。

古歆抿了抿唇,将视线放在一边。

翟奕的脸色黑了一下,瞪了一眼文妍,又这么看了一眼翟安。

“世界果真不大,吃个饭都能碰到熟人,还是隔壁桌。”文妍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就这么从他们身边离开,然后坐在了他们旁边的那个位置。

翟安背对着他们,文妍正对着他们。

虽然彼此之间有一段距离,但声音稍微大一点,也能够听到彼此的谈话。

翟奕说,“我们换一家吧。”

“算了。”古歆拉着他的手,“每年我们都是这里,犯不着因为某些人一时心血来潮的出现,就惹了我们的兴趣,没什么。”

声音不大不小。

反正就是翟安他们能够听到。

文妍不悦,有些不爽的说着,“翟安,以后我们每年也来,年年都来。谁都说不定,是谁和谁会走一辈子!”

意思是在讽刺,古歆和翟奕早晚分手。

翟奕的脸色难看了两分。

倒是古歆无所谓,“越是得不到什么,越是爱炫耀。”

文妍脸色也不好了。

她忍不住又准备开口。

翟安拉着她的手。

古歆这个角度,看得很清楚。

他温柔的嗓音有些低,“吃饭吧,时间不多,晚上都还要回家陪家人过年。”

“嗯。我才不屑浪费时间在其他人身上。”文妍笑得很甜。

古歆视线转移。

两桌人的饭局,显得平静了很多。

大概是大家都有些赶时间。

那顿饭吃得都有些匆忙。

甚至是同一时间,两桌人同时准备离开。

一前一后,也没有人打招呼也没有人多说一句话。

走向餐厅大门口。

小厮泊车,给他们开过来。

四个人就这么站在了一起,有时候觉得这幅画面也真的很滑稽。

古歆拽着翟奕的手臂有些紧。

翟奕看了一眼古歆,没多说。

小厮将车子停在他们脚边,翟奕给古歆拉开副驾驶的门。

古歆坐进去。

翟奕才绅士的回到驾驶室,然后坐进了驾驶台。

车子没有马上启动离开,而是停留了几分钟。

车窗玻璃是黑色的,但是在灯光的照耀下,其实隐约能够看到里面的一些光亮,所以很清楚的能够看到,翟奕低头在亲吻古歆,两个人头挨在一起,很近。

文妍转头看着翟安。

翟安没什么表情,看上去很淡。

文妍拽着翟安的手臂,抱在怀抱里,就怕他突然有什么异样的举动。

一会儿。

翟安的车子被小厮开了过来。

翟安的长腿一迈,给文妍打开副驾驶室的车门。

文妍进去。

她看着翟安很淡定自若的模样,不知道此刻是不是应该高兴。

也或许是自己真的尝透了有古歆在翟安身边的滋味,习惯了患得患失。

她坐在副驾驶室,翟安坐进驾驶室。

因为一直处于有些游神的状态,上车后忘了系安全带。

翟安弯腰,很细心的帮她系上。

文妍感觉到翟安的靠近。

整个人怔了一下,突然勾着他的脖子,唇瓣印在他的唇瓣上。

翟安愣了一秒。

也没有推开。

而前面那个车,翟奕放开古歆,启动车子准备离开。

离开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后面的车辆。

古歆也回头看了一眼。

两个人都沉默了两秒,然后车子启动,离开。

一路上,古歆话不多,翟奕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把她送到了古家别墅。

古歆笑着离开。

翟奕看着古歆的背影,心里面终究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不得不说,古歆在细微的变化着,也或许古歆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其实有些怕,自己再不碰古歆,真有可能有什么他不可预料的事情,会发生。

该死的!

他猛地一拳狠狠的打在方向盘上。

就为了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为了翟氏企业第二大股东的身份!

如果不是翟安的突然插足,他现在指不定已经成了最大股东,而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也可以为了古歆舍弃不要!

压抑着情绪。

翟奕拿起手机发短信。

文妍坐在翟安的副驾驶室,听着自己的手机短信响起。

她点开,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在很认真的开车。

她低头看着内容,“你最好记得,我手上还有我们的视频以及照片!”

文妍咬牙,狠狠的咬牙!

翟奕这个畜生!

翟安似乎发现文妍的情绪变动,没有多说,依然认真开车。

送文妍回去之后。

翟安开车往翟家别墅去。

过年,总得陪家里人过,今晚是文妍打电话说真的很想和他吃年夜饭,他出来了,既然下定决心尝试一下,就应该多做些努力。确实是没有想到,会碰到翟奕和古歆。

他将车子停在别墅门口。

正准备下车走进别墅。

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人,翟奕,似乎是在等他。

翟安站在那里,看着他。

两个人从来没有因为血缘而平和过一秒,反而一直是,箭弩拔张。

“你和文妍交往为了什么?”翟奕开门见山,一字一句狠狠的问他。

“为了感情。”

“你想骗我?!”翟奕怒视着他,“知道我和文赟在合作,所以找上文妍,想要借此打通文家的大门,然后反过来对付我是不是?!”

“不是。”翟安直接否认,声音很平静,“对付你,我还不需要出卖色相。”

“你说什么!”翟奕猛地抓着翟安的衣口,逼近着他,毫不掩饰怒气。

翟安依然平静,“放开我翟奕。”

翟奕冷眼。

“我不想重复。”翟安一字一句。

翟奕以前不知道翟安还有身手,那次酒后闹事之后,他知道自己打不过翟安。

他怒火的一把推开翟安。

翟安平静的往后退了两步,整理了一下衣服,根本不在乎翟奕的怒火,越过他身边往别墅内走去。

翟奕紧捏拳头,承认自己此刻很想杀了翟安。

翟安离开的脚步又停了一下,说,“翟奕,你把翟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卖给我。”

“我疯了吗?”翟奕怒吼。

此刻是嘲笑翟安的自以为是,嘲笑翟安的,真的太天真白痴。

这种大言不惭的话,亏他也能说得出口!

“这么一直抱着古歆不碰她的滋味,好受吗?”翟安转身,对着翟奕一字一句。

翟奕捏紧拳头。

“我现在出钱,按照市面价格买你手上的股份,一分不少。”

“我不会卖!”翟奕狠狠的说着,嘴角带着无比强烈的讽刺,笑得很恶毒,“怎么了,还想着怎么对她好,知道她爱我,所以想要成全我和她?你居然还忘不了古歆!”

翟安看着他的讽刺和不屑,依然淡定沉着,他说,声音很冰,“是忘不了。”

翟奕笑得更加讽刺了。

对于翟安的东西,他恨不得,全部都纳为己有。

喜欢古歆是一方面。

能够从古歆手上将翟安抢在手心,又是另一番痛快。

“只是忘不了,她身体的滋味。你尝过就知道了。”

说完,翟安转身直接走了。

翟奕看着翟安的背影,整个人气得身体发抖。

不管怎样,不管多大的利益多现实的可以去看待任何一件事情,当一个男人说他最爱女人的身体滋味很好的时候,他也忍受不了。

他脸色狰狞,整个人阴森而嗜血的报复,越来越浓!

……

第二天,一早。

按照传统。

文城部长会当着全文城的面,对文城人民进行新年贺词,全城直播。

关注的人很多,毕竟是文城最高领导人。

长达30分钟的致辞结束。

文部长随着贴身保镖一起,离开文城市政大厅。

走出来,一道长长的通道,外面云集了很多各台新闻记者,各网络媒介记者。

“文部长,今年是你第二十三年对文城市民的致辞,你能不能谈谈你现在的心情如何?”记者官方的问道。

“一直很激动。一把岁数了,也泯灭不了我对这个城市的热爱!还希望自己能够坚持几年,趁着现在身体还算健朗,真怕哪一天,突然身体就不好了。”

“文部长身体一向健硕,我们相信你会一直担任文城部长。”记者恭维道。

“那就真成老怪物了。不过历来江山人才辈出,总会有年轻人来接替我的位置,带领着文城将文城更好的发展下去。”

“文部长说的是自己的孙子文赟吗?”一个记者连忙问道。

“他还年轻,需要历练。”文部长谦虚的说着,似乎是还感叹了一下,“其实莫修远我还觉得是个人才,之前一直有关注他,本来打算好好培养的,哪里知道这个年轻人,在取得成功后,会这么经不住权力的诱惑。”

一说到莫修远。

文城总电视台的记者连忙见缝插针,“文部长,这次莫修远原日照区的莫副区长涉嫌贪污受贿强奸的事情,这件事情影响如此之大,很多揣测和流言蜚语多不胜数,文部长能否当着文城人民的面,给文城人民一个简单的解释。”

“莫修远的事件,现在还在取证后审的阶段,不出意外,2月底应该是可以开庭审查的。趁着这次机会,我也简要说几句关于这个案件,因为涉及比较严重,犯规犯纪,目前这个案件由我本人在负责处理,到时候肯定会给人民一个真实的还原,还希望各媒体,各人民之间对我们文城政府给予信任和支持。”

“文部长的意思是,莫修远的案件,是由您本人亲自在审理?”

“因为严重,所以由我,全权负责!”文江兴一字一句,表达着自己对文城的一个尽职尽责。

记者连忙恭维道,“文部长一直都为文城的经济和民生鞠躬尽瘁,文城在文部长的带领下,肯定会更加辉煌……”

之后,就是一些官方的问题和官方的答案,每年重复如此。

新意不多。

新闻出来之后。

效果很明显。

文江兴当着全文城人的面,承认莫修远的事情由他全权负责。

这就给他们接下来的想要制造的舆论,打下了基础。

翟安再次出现在了古歆的办公室。

今天大年初二,古歆不用加班的,所以员工看着古歆的突然出现,都有些脸色异样。

古歆说,“接下来怎么做?”

“我刚刚和漫漫取得了联系,她那边的进展不大,所以先出新闻,恭维几天。”翟安说,“恭维的意思就是,大篇幅的播报文部长亲力亲为鞠躬尽瘁的亲自处理莫修远的事件,一方面强调他亲自,另一方面强调他的认真,先把文部长捧上天去。”

“哦。”古歆点头。

翟安看着她有些不自信的模样,“古歆,很简单,你开个会,布置下去就行了,不需要你想怎么去让这个新闻扩大化,你只需要严肃认真的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表达出来,你下面负责相关事情的人就会按照你的意思处理好。你记住,你是领导层,你只要摆明自己的态度,你的属下会知道怎么迎合你。”

古歆看着翟安。

他是在教她怎么管理公司吗?

她抿了抿唇,好半响才说道,“谢谢。”

“只是为了漫漫而已,你别多想了。”翟安说,瞬间将两个人的关系,拉倒最生疏的距离。

古歆淡笑,“我也是为了漫漫,难得你这么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我还以为这个世界上,我和漫漫才是最好的朋友,都快忘了,你也是和我们从小一块长大的。”

翟安抿了抿唇,“不打扰了,有什么事情,我还会来麻烦你。”

“漫漫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不叫什么麻烦。”古歆笑着说道。

意思就是,因为是陆漫漫,所以两个人才会有这方面的交集。

翟安没说话,点了点头离开了。

古歆看着翟安的背影。

觉得男人真的放开了,还真的挺彻底的!

……

帝都的夜晚,夹杂着雪花,显得有些寒冷。

叶恒坐在小车副驾驶室。

叶恒果然很牛逼,才来帝都两天,已经搞到了一辆奢华的宾利。

秦傲开车,送他们来参加宴会。

冷俊成在酒店,负责后勤。

车上显示着外面的天气零下7度。

文城最低的气温,也不会超过零度。

他转头,看着陆漫漫华丽的礼服,以及身上淡薄的外套。

陆漫漫回头看了一眼叶恒,“我穿着很奇怪吗?”

“没有,就怕你冷着了。”

“里面暖气很足。”陆漫漫说。

叶恒也没多说。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陆漫漫挽着叶恒的手臂,两个人出示邀请函,走进宴会大厅。

帝都的宴会和文城还是有区别的。

文城人喜热闹,能够宴请的人会根据宴会厅的大小而定,基本上都是比较拥挤的,但是帝都不一样,偌大的宴会大厅,人并不多,稀稀疏疏的,不过也从另一方面说明,这次宴请的大概都是最上层的人,而且刚刚进门的时候,明显看到很多黑色西装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着,可见架势之大。

陆漫漫再次佩服叶恒那惊人的能力,居然不费吹灰之力的,拿到了邀请函。

两个人走在奢华的而宴会大厅里。

没有看到秦正箫的身影,倒是看到了其他几个“皇孙”,包括以前文赟一直勾结的秦正扬,还有几个其他秦正岚,秦正励等。

叶恒似乎也在寻找,两个人走了几圈。

大概是他们陌生的身影让人有些诧异,一些人将视线放在他们身上,皱眉看了两眼,没有多在意。

叶恒耐心不够,他放下陆漫漫,“我过去吃点东西,你再等等。”

陆漫漫点头。

“注意点,这里不必的文城,文城还没有谁敢动我叶公子,在这里,估计这里面的任何谁,都能够把握奏死在雪地里。”叶恒提醒。

陆漫漫莞尔一笑,“嗯,知道了。”

叶恒知道陆漫漫很严谨一个人,所以放心的走向了一边。

陆漫漫就在角落,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她长得本来就绝色,此刻悉心打扮之后,来来往往的男人们看她一个人,都有些蠢蠢欲动。

陆漫漫抿了抿唇,也没有对那些人报以什么眼神。

这是超级别的上层宴会,也没有谁敢轻举妄动,所以她还算比较安全的,没有真的招蜂引蝶。

她手上拿着香槟,眼神一直放在大门口。

宴会的大概都进行了一半,陆漫漫似乎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了大门口,整个人很高大,身边跟着一个女人,挽着他,两个人很亲密,那个女人其实她也认识,以前和文赟也见过些帝都的上层人士,她叫南之薰,应该是南之沁的堂妹。这个女人比南之沁出名。

虽然南之沁是南部长的长孙女,但是南之沁的父亲并非南部长的长子也不是他最重视的儿子,反而是南之薰的父亲才最得南部长的心,据说,南部长最宠爱的孙女也是南之薰,从小就跟着南部长身边长大,自然比其他孙子孙女更引人注目。

而她如果没有记错。

南之薰应该是秦正箫的未婚妻。

这种主臣联姻,完全符合政治的发展趋势。

这就是为什么,文赟会选择南之沁这座大靠山的原因!

呼呼,今天是不是比平时周末早更了那么一丢丢。

心情很美好,小宅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