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绝地反击(2)见面秦正萧/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来人往的高逼格宴会大厅。

陆漫漫看着秦正箫带着南之薰出现。

他们的出现引起了大部分人的注目,有些人甚至已经拿着香槟红酒走了过去,两个人自然的被人群包围着,看上去人气很高。

想来。

以秦正箫和南之薰的地位,有人巴结理所当然。

陆漫漫抿了抿手上的香槟,转眸寻找叶恒。

叶恒在宴会大厅的糕点区,此刻正在和一个女人攀谈着。

这个男人,身边似乎从来都不缺少女人,不管走在哪里,也可以勾搭,他丫的就不怕一不留神被弄死在雪地里吗?!

她再次看了一眼忙碌的秦正箫以及南之薰,起身走向叶恒。

叶恒和一个女人聊得正欢。

陆漫漫直接挽着叶恒的手臂,做得有些亲密的模样。

叶恒转头看着她。

陆漫漫嘴角一笑。

对面的女人看着他们的模样,颤颤的笑了笑,扬长而去。

叶恒瞪了一眼陆漫漫,口吻不好,“你故意的吧。”

“有妇之夫,就不能检点点吗?”

叶恒不爽,但此刻也没有多说。

陆漫漫也不多说,拉着叶恒走向一边,“秦正箫和他未婚妻来了。”

“看到了。”叶恒看上去懒懒散散的,实际上也没有不注意宴会厅的一举一动。

“等会儿我们就过去。”陆漫漫说。

“嗯。”叶恒点头。

两个人站在离秦正箫不近不远的距离,就这么看着他和一帮人在那里应酬。

秦正箫这个人有些清高,一般不会主动去交谈别人,大多数人都是主动为了攀上他的关系,所以来来往往,一直都是别人的靠近,他整个过程都显得很是淡定。

陆漫漫眼神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放在秦正箫身上,倒是这么有意无意的一直在看南之薰。

南之薰表现的温柔大方,一直小女人的挽着秦正箫,显得很小鸟依人。

她和南之沁长得不太像,两个人的外貌各有千秋。

南之薰显得更加甜美一点,但一举一动,又比南之沁要稍微大气一些。

毕竟南之薰在南部长身边长大,也大概是熏染到军人的豪爽和不羁。

渐渐的。

夜晚越来越晚。

秦正箫身边的人少了很多。

陆漫漫和叶恒互相给了彼此一个眼神,两个人走过去。

“你好,秦先生。”叶恒主动开口,“我是文城叶氏叶恒。”

秦正箫似乎是眉头皱了一下,应该是不觉得他认识这么一号人。

他的眼神往陆漫漫身上扫了一秒,一闪而过。

“当然,你可能不认识我,我也是偶然来参加这个宴会。”叶恒解释,主动举杯。

秦正箫的身份被人巴结再正常不过,来敬酒的人,他也有不认识的,所以对于叶恒的主动,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和叶恒的酒杯轻碰了一下。

陆漫漫也举杯,主动和南之薰碰了一下。

四个人各自抿了一点。

秦正箫对着叶恒说道,“我还有点事儿,你们请便。”

再明显不过的逐客令。

叶恒却似乎没有听到一般,说道,“秦先生作为北夏国首席检察官,不知道有没有注意过这段时间文城的一起官员犯罪?”

秦正箫睨着叶恒,冷然道,“下班时间,我一般不谈工作。”

“秦先生什么时候上班?”

“初五。”

“那我初五来找你,希望你能够给我点时间。”叶恒一字一句,说得直白。

秦正箫眼神再次扫了一眼陆漫漫,“和我助理预约。”

说完,就带着南之薰离开了。

叶恒和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们的背影。

叶恒说,“应该是托词而已。”

“嗯。”陆漫漫也点头道,“可能我们并不能见到他,看来他本人对这个案件兴趣不大。”

“没关系,我们再想想办法。”叶恒说。

“好。”陆漫漫点头。

到这个时候,也没有理由去放弃。

“现在离开吗?”叶恒说,反正待久了,也收获不大。

“先走吧。”陆漫漫点头,转头又看了一眼那边秦正箫和南之薰亲密交谈的模样,跟着叶恒离开了。

秦傲在门口等他们。

陆漫漫搂抱着自己身上的外套,坐在小车内。

秦傲不是一个多嘴的人,没有问进展如何。

叶恒也很沉默。

车子到达酒店。

陆漫漫下车,转头看着叶恒走向了驾驶室,秦傲被赶了下来。

两个人都很诧异。

“叶恒你还要去哪里?”陆漫漫询问。

叶恒只说,“有点私事儿。”

然后开着车扬长而去。

陆漫漫想起宴会上叶恒那厮发情的样子。

抿了抿,转身和秦傲一起回到酒店。

总有一天会被唐夭夭收拾得,服服帖帖。

……

陆漫漫回到酒店后,洗漱完毕,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秦正箫这个人,来头太大,他们基本上是不可能控制得了的,也威胁不了,反而一个不留神,还会被他给弄死下去,她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陌生的一切。

莫修远现在在做什么?

是不是也在想她?

那间冰冷的牢房,他一个人,暗无天日的坐在那里,会不会也会恐慌?!

她控制情绪。

有时候想得太多,反而让自己会更加的急躁。

她静了一下,似乎是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

打开房门。

叶恒正一脸神清气爽的回来,一看就是偷星成功的那种。

他转头看着陆漫漫,低头看了看时间,“深更半夜的,你还不睡觉要做什么?!”

“你去哪里了?”

“哥当然去嗨皮了。”叶恒笑得一脸得意,“你不知道哥的憋屈,现在总算是让哥回过神了。”

陆漫漫给了他一个白眼。

“嘿,你别瞧不起我。”叶恒看着陆漫漫一面鄙夷的模样,有些不爽的说道,“我也是为了阿修才会牺牲自己的。”

陆漫漫真想吐他一脸。

“还不信吗?今晚你见到那女的,南之薰的好朋友林小薇,也是南部长以前的副将林卫国的孙女,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接近了林小薇,你说接近南之薰还算难吗?”

陆漫漫蹙眉看着叶恒,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也不笨。

“别这么看着我,哥知道自己很伟大,但是算了,哥一向都是无私的。”叶恒潇洒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今晚有些累了,明天再告诉你,哥完美的计划安排!”

说着,就走进了房间。

陆漫漫看着叶恒房门的方向。

确实。

有时候可能找南之薰,效果来的更快。

一夜,终究在自己失眠中过去。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起床的时候,叶恒还在睡。

冷俊成忍不住嘀咕着,昨晚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去了,叫都叫不醒。

陆漫漫也没去打扰叶恒,想着大概是昨晚真的累了。

一个憋了太久的男人,有机会不往死里放纵才怪!

快到中午时刻,叶恒才懒洋洋的从房间出来,顶着一头乱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很满足的样子。

冷俊成看叶恒起床了,叫了午饭。

四个人坐在一起吃饭。

叶恒喂饱了自己的肚子,开口道,“今晚上我请了林小薇到酒店去玩,到时候你们都去,活跃一下气氛。我有让林小薇邀请南之薰和秦正薰一起来玩,看林小薇的本事儿了。反正这是目前为止,我能够想到最好的接近秦正薰的方法。”

“嗯,辛苦了。”陆漫漫点头。

叶恒笑了一下,“知道哥也有哥的能耐了吧。”

“太知道了。”陆漫漫夹了一块铁板牛肉放在叶恒的餐盘里,“多补补身体,别累坏了。”

叶恒觉得陆漫漫话中有话。

他就理解成,在真心感谢他吧。

吃过午饭,下午4点,叶恒就让他们去了酒吧。

酒吧是叶家在帝都的一个连锁,里面的装潢和奢华程度比总部魅色更甚,太符合帝都这个天子脚下的城市了,什么都比文城来的更贵,消费自然也是。

叶恒开了一个豪华包房。

目前只有四个人。

叶恒叫了一帮小姐过来。

然后他一个人玩得开心,其他三个人就这么看着他。

叶恒一边玩一边说,“帝都的小姐都比咱们文城的正点,冷俊成,你不要吗?”

冷俊成白了一眼叶恒。

他要,当着人家陆漫漫的面也不好意思啊。

叶恒这没脸没皮的人。

叶恒才难得去搭理冷俊成,和小姐玩得不亦乐乎。

玩到晚上6点多,几个人在酒吧吃了点晚餐,然后7点过,林小薇来了。

进来的人除了林小薇,还有南子薰和秦正箫。

陆漫漫真心觉得叶恒这种不入流的做事儿手段,比其他任何都有效。

秦正箫看着叶恒,明显是眉头皱了一下。

叶恒反而很友好的主动伸手,“秦先生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今晚的场合,大家穿的都很随意,似乎是少了昨晚的拘谨,口吻也显得随便了些。

秦正箫回握了一下,微点头。

林小薇一把抱着叶恒的手臂,对着他们热情的介绍道,“我新交的男朋友,叶恒。这是我最好的闺蜜南之薰和他未婚夫秦正箫。”

“嗯,昨晚见过了。”叶恒很亲密的搂着林小薇,“小薇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们别客气,坐。”

南之薰一直乖乖的坐在秦正箫的旁边。

叶恒和林小薇亲密的坐在一起。

包房里面大家各自在喝酒唱歌,叶恒夜场小王子的称号也不是白来的,一到这地方就跟到了他地盘似的,也不管秦正箫的身份怎么高贵,反正就都是他在做主导了。

一番酒水之后。

叶恒提议大家一起玩游戏。

几个人围在一个茶几面前。

叶恒说,“天黑请闭眼大家都会吧。”

“会啊。”林小薇说,“不过秦检察官是高手,没人玩得过他。”

“小薇薇,你这样说我会嫉妒的,他是官场高手,我可是民间能人。”叶恒说,“要不秦先生,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秦正箫手上一直拿着一杯酒,睨了一眼叶恒,“什么赌?”

“玩三局天黑请闭眼,赢了你给我点时间,我们谈谈文城的事情,输了,我自动消失,不再烦你。”叶恒一字一句。

秦正箫冷笑了一下,“行啊,但明显你的人比我的多。除了小薇,目前就我和小薰两个人,这种游戏,不太公平吧。”

“既然敢玩,我们也就都是玩得起的,秦先生你大可以相信我们的人品。”

林小薇连忙说道,“就是啊,正箫,这是娱乐,也不是你上班的工作环境,干嘛弄得这么一本一眼的,小薰你管管你家男人,都出来玩了还这么放不开。”

南之薰笑了笑,拉着秦正潇说着,“就是游戏而已,别这么认真,你看你才32岁,搞得自己都快满50了似的。”

“听你的。”秦正箫对着南之薰宠溺一笑,转头又对着叶恒说道,“不过我要指定人当法官。”

“你随便。”

“她。”秦正箫指着陆漫漫,直白道,“她来当法官。”

陆漫漫一怔。

从进包房到现在,秦正箫根本就没有看她一眼,她还以为,他根本就没有看到她。

陆漫漫还未开口,叶恒一口答应,“好,陆漫漫你来。”

“嗯。”

准备就绪。

第一局开始。

“天黑请闭眼。”

所有人闭上眼睛。

“杀手请睁眼。”秦正箫睁开了眼睛。

陆漫漫和他的眼神交汇。

陆漫漫抿唇,“杀手请杀人。”

秦正潇直接杀了叶恒。

陆漫漫咬唇。

“杀手请闭眼。”

“警察请睁眼。”

叶恒睁开眼睛。

陆漫漫看着叶恒,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厮还一脸洋洋得意。

“行了,杀手把警察杀了,游戏结束。”陆漫漫放下法官的牌,说道。

叶恒整个人懵逼了,半响才说,“谁特么的杀了我!”

秦正箫淡定道,“嗯,我,所以第一局我赢了。”

“这也算?!”叶恒不服气,开始耍赖。

“游戏规则就是这样的,为什么不算?”秦正箫问他,“这个游戏可是你自己挑的。”

叶恒被秦正箫说的哑口无言。

他狠狠地说着,“陆漫漫继续。”

陆漫漫将牌重新打乱,然后让每个人抽了一张,继续,“天黑请闭眼。”

“杀手请睁眼。”

林小薇睁开眼睛。

“杀手请杀人。”

林小薇杀了冷俊成。

“杀手请闭眼,警察请睁眼。”

秦正箫睁开眼睛。

“警察请指认杀手。”

秦正箫指了指南之薰。

陆漫漫给了他一个错误的收拾。

“警察请闭眼,所有人请睁开眼睛。”

“谁死了?”叶恒很激动的问道。

陆漫漫给了他一个白眼。

这么沉不住气,还说是玩游戏的高手。

陆漫漫觉得自己会被叶恒给拖累死。

她说,“先说明一下游戏规则,因为这个游戏是秦先生和叶恒的赌注游戏,所以在第一次暗杀没有杀死叶恒和秦先生时,第二次辩论开始,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只要叶恒和秦先生,谁先被投票死去,谁就输。如果到最后两个人都没死,警察胜利持警察或者持平民的赢,杀手胜利杀手或持平民的赢,双方都不是,就不输不赢!”

所有人点头。

“OK,第一局死的是冷俊成。你可以发表你的遗言。”

“我死了?”冷俊成看着陆漫漫,一脸不相信,“我特么的是好人啊。”

他将自己平民的牌翻出来,又说道,“反正我觉得不会是叶恒。如果叶恒是杀手,第一个杀的人肯定就会是秦先生。当然也不会是秦先生,他要杀手,第一个杀的肯定是叶恒。所以排除这两个人的可能,就只有秦傲,南小姐和林小姐。我暂时不想怀疑女士,所以我觉得是秦傲,秦傲和我最熟,他一般找熟人下手。我的遗言完毕。”

“秦傲,那你说说你的想法。”陆漫漫转向秦傲。

秦傲比较生硬,就说了一句话,“我是好人。”

陆漫漫也习惯了秦傲的这种性格,对着秦傲身边的叶恒说道,“该你发表意见了!”

“肯定不是我。废话,要是我,我肯定杀秦先生了。我是个好人,绝对的好人。我个人觉得有可能是秦先生,为什么呢?上一次他杀了我,这一次肯定不会杀我了,想着我肯定运气不会这么好又是警察,如果我是平民,他杀了我就太明显了,所有人就都知道他是杀手了,很容易被投票死的,他这么聪明,想的肯定比我多!何况,你们看死的人是我这边的人,秦先生刚开始游戏的时候就说我这边人多了,现在死了一个,正好三对三,多公平。”叶恒说得很激动。

陆漫漫看着秦正箫,“你为自己辩解一下吧。”

“首先申明,我是好人。叶先生分析得很有道理,如果我是杀手,我这次肯定不会再杀他了,不说他是不是警察,杀了他也没什么好玩的了。当然,我也相信叶先生肯定不是杀手,以他的个性,为了报复上一局,不管我持有的是什么,他都会杀我,所以我完全相信,叶先生是好人。对于杀手,我个人觉得是小薇。凭这么多年检察官的直觉,林小薇一直处于正襟危坐有些紧张的状态,任何犯罪嫌疑人都逃不过的拘谨和无措,而且明显,她在我们分析的整个过程中都非常的认真,这和一向她活泼的个性不同。再说,杀的第一个人是冷俊成,冷俊成正好坐她对面,她一伸手就可以杀掉,不会引起什么动静。而她另外一个杀人动机也很明显,小薇是一个喜欢看热闹的人,就如刚刚叶先生说的,三对三公平得很,小薇也想看看,我和叶先生的赌注,在公平的情况下谁会赢。”秦正箫分析得头头是道。

陆漫漫在秦正箫一口指认杀手的时候,就完全是惊叹的。

这么调理有序的分析。

陆漫漫觉得叶恒肯定是输了。

剩下的林小薇和南之薰纷纷做了辩解和指证。

投票环节。

“怀疑秦傲是杀手的请举手,0票。怀疑叶恒是杀手的请举手,1票,林小姐给了一票。怀疑秦正箫是杀手的请举手。1票,叶恒给了一票。”陆漫漫抿了抿唇。

这局基本输定了。

她当时就在想,为什么留在上面的秦傲而不是冷俊成。

冷俊成至少知道察言观色,秦傲完全是一板一眼。

“怀疑是林小薇是杀手的,请举手。”陆漫漫说。

秦傲,秦正箫和南之薰。

三票。

陆漫漫说,“游戏结束,杀手被投死,警察赢。”

“谁是警察?”叶恒很激动。

“我。”秦正箫拿出牌,“叶先生,三局两胜,我赢了。”

叶恒转头瞪着秦傲。

秦傲一脸茫然。

陆漫漫也不想为难了秦傲,他本来就是一个不太会转弯的人。

而且说真的,从解说和辩解而言,他也站在秦正箫那边,刚刚林小薇的说辞也有些紧张,很明显是杀手。

何况,秦正箫很聪明,没有意气用事的将叶恒淘汰下去,一针见血的直接找到杀手,杀手死了,游戏结束,他赢了。

陆漫漫对着叶恒。

叶恒有些气急败坏的说着,“愿者服输,我敬你一杯。”

说着,就拿着漫漫一杯酒,敬秦正箫。

秦正箫也不推脱,两个人一干二净。

接下来,大家又这么喝了点酒,唱着歌,到过了12点,双双离开。

陆漫漫坐在小车上,秦傲喝了酒,小厮给他们开的车。

叶恒去送林小薇了,车上就他们两个人。

陆漫漫想叶恒今晚估计也不会回来了。

她唇角抿得很紧。

这一次和秦正箫的见面,相当于他们的计划又失败了。

叶恒太意气用事了,用游戏来赌注,本来就不是一个稳妥的方法。

她坐着车回到酒店。

刚回到酒店,叶恒也回来了。

难得他今晚没有去厮混。

陆漫漫看着他。

“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是故意输的。”

“你话说得那么绝对,我们现在怎么办?”陆漫漫问他。

她当然知道他不可能就会放弃了,但说得这么死又去找人家,不更加反感?!

“我只说了我消失,没说你。”叶恒一字一句,“你可以去找他啊!”

陆漫漫蹙眉。

“不做这种赌注,谁知道是输是赢,我也是为了早点能够让阿修沉冤得雪。现在就只有你去找他了。我从林小薇的口中打听到了他的私人别墅地址,你明天就去他家找他吧。”叶恒说。

反正,趁热打铁。

“嗯。”陆漫漫点头。

没想到叶恒还有这种计谋。

而她……果然是心急则乱。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吃过早餐之后,就和叶恒一起,坐着秦傲的车去了秦正箫的别墅。

别墅不大,是两排,在帝都比较偏的地方,不过据说天子脚下,寸土寸金。

别墅的保安非常的严谨,任由叶恒怎么打点,死活不让他们进去。

“算了,守株待兔,等吧。”陆漫漫说。

几个人坐在小车内。

车内暖气还好,不至于太冷,不过外面的气温,却是到了零下十度。

等了将近1个小时。

秦正箫的车子开了出来。

陆漫漫直接下来,打开车门,走向车前面。

秦正箫一个急刹。

公路上还有雪痕,稍微技术差一点的人,就会这么给撞了上去,看得叶恒和秦傲,也心惊胆战。

秦正箫脸色不好。

陆漫漫走向他的驾驶室,敲打他的窗户。

秦正箫不耐烦的将窗户打开,一股寒风吹拂而来。

他看着她冻得通红的模样。

文城应该没有帝都的寒冷,显然,她并不太适应。

“秦先生,能耽搁你点时间吗?”

“昨天不是说好了,输了就消失的吗?言而无信?”

“那是叶恒说的话,不是我,他不就消失在你面前了吗?”陆漫漫面前让自己笑了一下。

寒风太冷,冻得她说话都不利索了。

秦正箫似乎是笑了一下。

很好,被这群人给摆了一道。

“陆漫漫。”秦正箫声音很沉,“你丈夫莫修远的事情,我无能为力,麻烦你让开!”

“……”陆漫漫看着他。

所以他是有了解莫汐远的案子了。

否则,怎么会说得这么直白。

秦正箫似乎也没有打算再多说,按上车窗玻璃,扬长而去。

陆漫漫看着他的车尾灯,有些出神。

叶恒连忙下车,“先去车上。”

这么冷的天,把人冻死了才怪。

陆漫漫坐在暖气的车上,似乎才有了点温度。

“他说什么了?”叶恒问她,有些激动。

“他说他对莫修远的事情无能为力。”

“拒绝了?”

“嗯。”陆漫漫说。

叶恒有些暴躁,“妈的,真是很想揍人。”

陆漫漫也沉默着,一时有些短路。

突然被拒绝得这么明显。

叶恒缓解了一下情绪,对着秦傲说,“先回酒店,我们再想想。”

“不。”陆漫漫说,“暂时先不走,我想想。”

“嗯?”叶恒看着她。

“我们等秦正箫回来。”

“什么意思?”叶恒说。

“我现在在雪地里去等他,你们在不远处看着我,如果我倒在雪地里秦正箫都没有回来,你们赶紧把我救起来送医院,如果秦正箫在我的坚持下回来了,我会想办法进他家去。”

“陆漫漫你这是在玩命呢!你真的以为冻不死人的吗?”

“嗯,就是玩命。秦正箫应该也不敢,家门口死人,他现在的身份,出什么状况对他都不利,我只能赌一赌。”

“你确定?”

“有什么不能确定的。”陆漫漫说。

说完,深呼吸了一口气,打开车门下了车。

叶恒看着陆漫漫,看着这个女人,虽然穿得很厚,但在这冷的雪地里寒风吹拂,总觉得让人莫名有些心疼。

他一直都觉得,阿修对陆漫漫好的有些人神共愤,他不太喜欢这样的阿修。

现在想来。

感情应该都是相互的。

而他为了救阿修,所以放任陆漫漫这么玩命的方式去达成目的,他和秦傲将车子开远了些,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守在别墅大门口,刚开始还能稍微走动一下的陆漫漫,但最后,就似乎是实在走不动,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天空不知道何时,飘起了大学。

鹅毛大雪。

秦傲忍不住开口道,“叶先生,我们要不要让莫太太进来,下雪了。”

“先坚持。”叶恒看着陆漫漫,咬牙。

秦傲不再多说。

从上午一直到下午。

然后,天色开始有些黑了。

陆漫漫觉得自己真的都已经成了一块冰了。

如果车灯再不出现,她真的会随时随地倒在雪地里,一命呜呼。

她努力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

又是一个急刹。

在小车离她最近最近的距离,停了下来。

而她,就这么躺在了雪地里。

秦正箫打开车门,下车。

看着陆漫漫缩成一团,脸色苍白的睡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左右看了看。

之前上午看到的那辆轿车不在了。

其实不是不在,而是被大雪覆盖了,在阴暗的晚上,一时间也看不到。

只觉得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他犹豫了一下,将陆漫漫从地上抱了起来,扔进了车后座。

然后回到驾驶室,开进了别墅。

叶恒和秦傲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秦傲忍不住说道,“终于进去了。”

如果再不进去,他都会忍不住去将陆漫漫弄上车。

一般的人,在雪地里这么长时间,也挨不过去的,也不知道陆漫漫哪里来这么大的毅力。

叶恒看着车子的方向,有些沉默。

孤男孤女的……

他咬牙,“走了,回去了。”

秦傲比较单纯,想的不多。

车子重新启动。

这么一直停车是不能一直开暖气的,比较危险。

所以总是一会儿发动车子,一会儿熄火。

叶恒看着别墅的方向,车子缓缓离开。

今天更新有点少。

晚上二更。

别问宅晚上几点二更。

小宅会告诉你,小宅不知道。

等吧,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