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一章 绝地反击(3)达成(2更)/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昏迷不到10分钟。

秦正萧抱着昏睡的她走进了温暖的房子里面,她身上几乎都湿透了,秦正萧将她抱进了浴室,用温水在冲洗她的身体。

她睁开眼睛,就看着秦正萧一脸冷漠的样子。

秦正萧看着陆漫漫醒了,弯腰放水的模样直接站立了起来,说道,“自己泡个温水澡,我在客厅等你。”

说完,就出去了。

陆漫漫低头看着自己全身还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整个人就窝在了半浴缸水里面,感受着身体渐渐有了些温度。

她抿唇,看着房门关了过来。

然后动手动脚,好久,才让自己活动着,将已经湿透的衣服脱了下来,窝在浴缸里面,感受温度。

她其实很庆幸,秦正萧没有直接拔了她的衣服。

至少说明,这个人的品行不坏,没有什么占人便宜的嗜好。

她这么让自己的身体浸泡了十分钟,热气腾腾的房间让她的血液得到了流通,她从浴缸站起来,在偌大的浴室里面找了一套浴衣,有女士的,她猜想应该是偶尔南之熏过来使用的。

她紧紧的系在身上。

打开浴室的房门,然后走向客厅。

客厅不算特别大,但给人很温馨,不像是检察官喜欢的装潢。

她默默的打量了一番,然后看着坐在沙发上,此刻已经换上了家居服,手上拿着一个红酒杯品尝的秦正萧。

秦正萧感觉到她已经出来,却没有转头看她,而是又这么低头浅吟了点红酒,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陆漫漫咬牙,走过去。

秦正萧抬头看了她一眼,视线放在她的浴袍上。

陆漫漫说,“我会陪你一件全新的。”

秦正萧冷笑了一下,“说吧,陆漫漫小姐,你以死相逼,想我做什么?”

“审理莫修远的案件。”

“我凭什么要去趟浑水?”秦正萧冷漠无比,“这起案件文部长亲自在负责,我到底有什么资格去插足文部长的事情中去,你真以为,我沾着点皇亲国戚就能够不分轻重为所欲为了?”

“我可以给你名正言顺的理由。”陆漫漫看着他,很认真。

秦正萧嘴角扬了一下,“说来听听?”

“在我不知道秦检察官是否愿意受理我丈夫的案件前,我不方便透露我的计划和安排,还请见谅。”

“所以,你是在威胁我了?”

“我只是不敢走错一步,一步错,我含冤的丈夫可能就会在黄泉下等我。”

秦正萧看着陆漫漫。

就这么看着眼前这个,根本没有任何条件和他谈,却依然可以表现的这般胸有成竹的模样,他倒是觉得,有些意思。

陆漫漫被秦正萧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她继续开口道,“莫修远作为文城除主城外最大区域的日照区副区长,当初评选的时候就被万多人所期待,目前大多数人民还是希望莫修远是无罪的,如果你将这个案子成功破案,你自然会更得民心。”

“你怎么就能够肯定,你丈夫没有犯罪?”

“我有所有的证据可以证明,他没有犯罪。”

“既然你有,你大可以拿出来,法庭会给你们一个公道。”

“如果会,我也不用千里迢迢从文城来帝都,遭遇风雪冷冻,以苦肉计的方式来找你了。”陆漫漫隐晦的意思表达得非常清楚。

秦正萧淡笑了一下,“陆漫漫,你把一切想的太美好了。”

“那是因为我觉的这个世界上邪是不会胜正的。”陆漫漫看着秦正萧,“秦检察官,这起案件可以让你除去一个威胁,同时增加一个左右手,对你而言,也是好事儿。”

“此话怎讲?”秦正萧将手上的酒杯一干而尽,饶有兴趣的看着陆漫漫。

“文城文家,一直以来都是统帅皇族的左右手,立足于经济发展,独断着文城经济以及影响着全国经济发展,目前几乎已经到了文家的颠峰时期,特别是,文部长的孙子文赟迎娶了南部长的长孙女南之沁,间接的和国防也有了联系。当然,我知道你也和南部长的孙女有联姻,但国防因为军事权力避免内讧早就不是一人掌权,四分五裂的时候,会出现怎样的威胁,我相信皇家不可能看不到,也不可能不知道文家的野心在什么地方。”陆漫漫说得直接,也不点破,只是对着秦正萧说,“秦检察官,目前统帅继承人放在了孙子辈,因为父母辈年纪不小,掌政时间不会太长,所以统帅钦点从孙子辈挑选,竞争的这么多人之中,你的人气虽然最高,但统帅没有直接点名,可想,他对你还有考验。”

秦正萧就这么看着陆漫漫分析得头头是道。

他也没说话,沉默的看着她。

陆漫漫也有些紧张,她不自觉的拉了拉浴袍的衣服,又说道,“莫修远能力不容小窥,他可以在文家人这么独大的文城击败文赟坐上副区长的位置,如果你能够重用他,不失为你的一个人才,而我可以用我人格保证,莫修远不会不感恩!”

“所以说……你说了这么多,我现在还非得帮你了不是?”秦正萧冷漠的声音,冷冷的问她。

“我只是将我能够想到的,能够打动你的说出来,一切还看秦检察官愿不愿意出手。”陆漫漫认真无比,“你也沉默很久了,其他几‘皇孙’早就血流成河了!”

“血流成河……”秦正萧从沙发上站起来。

身高马大。

陆漫漫瞬间就变得娇小了起来。

他逼近陆漫漫的脸颊,一字一句说道,“我承认,你打动了我!也承认,你猜的没错,我爷爷现在确实在对我们几个人进行考验,我现在人气很高,表面上对我很看重,实际上并没有彻底对我真的放心,所以我需要一个平台来证明自己,打消他的顾虑。”

陆漫漫不敢放松的,一直看着他。

就怕他下一秒,开口说一个但是,从而拒绝她的请求。

“陆漫漫,据我所知,你以前和文赟爱的死去活来,突然和莫修远结婚,突然以他犯罪来找我帮你,我怎么能够相信,你到底爱的人是谁?会不会故意用这个桥段,来让我掉坑?嗯?”秦正萧狠狠地问着陆漫漫,眼神一直看着她,似乎是想要看穿她。

“我没有这么伟大,以死的方式,以看到文赟和别的女人结婚拥吻的方式来无私对待他,秦先生,你如果真的留意过我的新闻就会知道,当初我和文赟为什么会分道扬镳?!”陆漫漫说,面不改色心不跳。

秦正萧扬了扬眉头,开口道,“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让我惊讶,陆漫漫,我暂且信你一次。”

“你答应审查莫修远的案件了?”

“明天给你答案。”秦正萧一字一句。

陆漫漫蹙眉。

果然,这个男人的疑心比很多人都重,说是信任她,但绝对不会真的全信了她。

她不强迫,“那我等秦先生的回复,麻烦秦先生记一下我的电话号码。”

“你说。”秦正萧看着她。

“不用笔或者手机吗?”

“你怀疑我的记忆能力?”

陆漫漫抿唇,将自己的电话号码报了出来。

“明天上午9点前,我会给你答复。”说完,转身上了二楼。

显然,逐客令。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手机刚刚被水浸泡湿了,也没有办法打电话,她左右环视,找到座机,快速的给叶恒拨打电话。

“叶恒,我是陆漫漫?”

“你怎样?”叶恒有些激动。

“回来再说,你现在到刚刚别墅的地方等我,我出来。”

“好,20分钟。”叶恒点头。

陆漫漫挂断电话,看着客厅仿古坐式大钟,看着时间一分一秒。

她咬牙,搂抱着单薄的衣服,跑了出去。

夜晚的帝都更冷了。

大概零下好十几度。

陆漫漫就穿了一件淡薄的浴袍,冲刺在别墅区大门和别墅之间的道路上,冻得她很想死。

好在,她刚到,车子就停在了她脚下,叶恒看着她的模样,连忙下车给她打开车门。

“暖气。”陆漫漫哆嗦着,牙齿都在打颤。

叶恒催促着让秦傲赶紧把暖气开到最大。

陆漫漫这么恢复了好久,才说道,“秦正萧答应考虑,明天上午给我答案。”

“你怎么劝服他的?”叶恒问她。

“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什么意思?”叶恒蹙眉。

“皇室秦家一直想要找机会除掉文家,不只是你们知道,我也知道。”陆漫漫一字一句。

叶恒突然有些哑然,还有些尴尬。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知道,我会告诉你,我是因为以前的文赟所以知道很多你们可能隐瞒我的事情。叶恒,你不给我说我不会问,我等着莫修远有一天对我放开芥蒂。”陆漫漫说得直白。

叶恒沉默着,“抱歉陆漫漫。”

“这句话,不是你给我说。”

叶恒看着窗外。

是。

这句话是阿修欠她的。

车内一路安静。

到达酒店。

陆漫漫下车。

一下车,脚下一软。

叶恒低头,看着陆漫漫赤脚,脚上红肿一片。

他猛地将陆漫漫扶起来,“为什么不穿鞋子?”

“鞋子全湿了,在秦正萧那里,他的东西我不敢碰。”陆漫漫直言,“在莫修远的事情上,我变得小心翼翼。”

“我抱你上去。”叶恒说完,直接横抱起她。

陆漫漫比他想象的还要轻一些。

他不知道这么淡薄的一具娇躯,怎么可以承受这么多,伤害。

叶恒将她抱回酒店,放在沙发上。

然后催促着冷俊成打了一盆热水给她泡脚。

脚已经被雪地冻伤了,这么泡了一会儿,感觉到温度后,就开始疼痛,很痛。

陆漫漫咬牙,从热水里面出来。

叶恒让酒店拿了冻疮药膏,给她涂抹上,又包扎了起来,整个脚上都上白色绷带,看上去很滑稽。

陆漫漫看这自己的脚,笑的有些哑然。

“我抱你回房间吧。”叶恒说。

“我还没吃饭,一天没吃了。”陆漫漫看着叶恒。

叶恒恍然。

“我去帮你叫晚餐。”叶恒转身离开。

陆漫漫看着叶恒的背影,回头看着冷俊成和秦傲。

两个男人也放在她的身上,然后冷俊成开口说道,“陆漫漫,辛苦你了。”

陆漫漫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大概是谁都没有想到,莫修远的事情,真的得靠一个女流之辈。

叶恒加急叫的晚餐很快送到了酒店。

陆漫漫是真的饿了,饿的头痛眼昏。

她吃得有些快。

叶恒陪在她旁边,看着他模样,忍不住感叹,“要以后阿修对你不好,我带你私奔。”

陆漫漫甜头看着叶恒,“你别爱上我,我受不起。”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他不过就是动了恻隐之心而已,还真以为他会喜欢上兄弟的女人了?!

龌蹉。

“帮我买个手机,补张卡,我身份证在房间钱夹里面。”陆漫漫吃着饭,想到,突然开口。

“你换手机的频率有些高。”叶恒让冷俊成去拿身份证,顺便出门买手机。

“拉动经济发展,有何不可?”

叶恒瘪嘴,没多说。

陆漫漫也没再多说。

吃完晚饭,叶恒掺扶着陆漫漫回到房间。

秦正萧既然答应了会考虑,那么这件事情的成功率至少到了百分之八十,她不觉得那个男人会轻易松口,肯定是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而不立刻答应,也不过想要在深切考虑,在那个位置,疑心不重,很容易就死无全尸。

她静静的躺在酒店的床上,感受着房间的温暖。

莫修远,一定一定,不要辜负了我!

翌日一早。

陆漫漫醒的很早,勉强让自己下楼,脚上的冻疮有些严重,走路一瘸一拐,有些滑稽。

她下楼,叶恒他们也都起床了。

秦正萧说9点前给她答复,所以那一刻安静的房间,都有些紧张。

陆漫漫的电话突然响起。

所有人屏住呼吸。

陆漫漫深呼吸一口气,接通,“你好。”

“是我,秦正萧。”

“秦先生你好。”陆漫漫口吻恭敬。

其他人更加的紧张,鸦雀无声。

“莫修远的案件我答应受理,但是……”秦正萧故意拉长语气。

陆漫漫咬唇,等待。

“答应我三个条件。”

“你说。”

“第一,我要保证我名正言顺的接替文部长审查莫修远的案件的,如果理由不充分,我不会冒险。”

“好。”

“第二,在此之前,我要看莫修远的犯罪澄清证据,如果你对我有戒心,我也会告诉你,请另找他人,我绝对不会受理此案件。”

陆漫漫咬牙,“我传真给你。”

“第三,如果我帮莫修远洗脱罪名,莫修远必须忠诚于我,为我效劳。”秦正萧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语句加重。

“我相信莫修远会知恩图报。”陆漫漫肯定。

“前两点,我需要在两天之内得到答案,最后一点,希望你们不要食言而肥!”说完,秦正萧挂断了电话。

叶恒他们看着陆漫漫,急切到都快绷不住了。

“秦正萧答应了。”陆漫漫说,到此刻,才送了一口大气。

她都没想到,事情进展的速度,会比她形象都快!

“陆漫漫,我他妈的真佩服你!”叶恒忍不住说道,“这么一大帮大老爷们,感觉还抵不过一个简单的你!”

“别恭维我了!”陆漫漫看了一眼叶恒。

其实整个过程,她拿着手机都在颤抖,完全没有那份平静。

她深呼吸,再次拨打电话,“翟安,开始制造舆论,我们只有两天时间,两天让文部长,自动请辞。”

“好,我尽量。”

“秦正萧答应了受理莫修远的案件,接下来,看你了。”陆漫漫再次说道。

“我知道。”翟安说得很肯定,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嗯。”陆漫漫挂断电话。

接下来,就真的有了资格,和文家争锋相对了!

而这次,我不相信文赟,你还能平安度过!

她一定要让文赟,落地下场!

呼呼。

二更走起。

谢谢亲们的支持,接下来就是漫漫不留余地的报复了!

亲们期待吧。

另外,小宅重要通知。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下册出版名:豪门长媳,一念倾臣,终于出版上市了,现当当网上都有销售。亲们可以直接购买,也可以通过管家一起团购,团购将会收到小宅的亲笔签名及寄语,周边小礼品等!你支持宅,就加入小宅验证群(QQ群号在评论区)找管理团购,小宅深鞠躬,感谢你的支持。

也真诚希望得到亲们的支持。

出版不易,还望各位亲们,给与鼓励,小宅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