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二章 绝地反击(4)部署行动/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

翟安接了陆漫漫的电话之后,没有停留的给古歆打了电话。

那边接的很快,“翟安?”

“我现在到你办公室来,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哦。”那边点头。

口吻其实是有些迷迷糊糊的,大概还是睡觉。

翟安也没多说,挂断电话就直接开车去文城电视台。

古歆确实还在睡觉。

她这两天有些失眠,她很少失眠的,却因为这两天接触了一点工作上的事情,一闭上眼睛就是工作上面的事情,导致自己怎么都睡不好。

她想她应该得适应。

总不能真的不管理公司的事情一辈子。

深呼吸,她勉强的让自己起床,洗漱,化淡妆,换外出服,下楼。

楼下,她爸在客厅喝上午茶,看着她起来得这么早,诧异的问道,“你又去加班?”

“嗯。”古歆应了一声,往大厅外走。

“小歆,你这两天是不是中邪?”古正英一本正经的担忧着。

“你才中邪了!”你全家都中邪了!

见不得她认真工作吗?!

哼。

古歆难得解释,走出大厅,一边打电话叫着家里的司机。

她匆匆忙忙的赶到公司的时候,翟安已经在她办公室的门口等她了,她看着他的模样,有些抱歉,“对不起翟安,稍微睡过了点头。”

“我也刚到。”翟安声音,总是不冷不不热,保持着拒绝,也不会让彼此太过尴尬。

古歆推开办公室的门,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

翟安跟着她的脚步,坐在她对面,开口道,“刚刚陆漫漫给我打电话,她那边的进展已经有了质地的进步,现在我们要制造舆论效果了,陆漫漫给我们的时间是两天,两天之内,要让文部长避嫌请辞。”

“嗯。”古歆点头。

这两天和翟安的工作接触,让她已经习惯性的,听他的指挥。

“之前我们的铺垫做得很好,现在文部长亲自受理莫修远的事情炒作得很热,所有人都以文部长对文城的事物鞠躬尽瘁而恭维着,他目前的口碑和名声都很好,所以这个时候爆出我们要的舆论,时间刚刚好。因为,在没有让新闻过了热度期的时候,关注的人达到顶峰,最容易达成所愿。”翟安说。

翟安已经知道古歆的一个处事能力,所以先不说怎么安排,而是在给她信心。

显然,刚刚有些无措的古歆此刻倒是真的被她鼓足了勇气。

翟安又说道,“现在我需要你做的事情就是,腾出你们手机APP新闻板块,写一篇关于文赟和莫修远过节的稿子。稿子的内容我已经帮你拟定好了,你直接让人上传就行。内容大体就是梳理了一下文赟和莫修远曾经的一些争锋相对,将两个人的矛盾展现出来,就是一个简单的事实阐述或者说直白点就是两个人的经历交集介绍,新闻出来不会让人觉得你们写这篇报道是为了让文部长避嫌,而只是为了制造新闻而已。新闻媒介为了迎合大众取得观众率而在各个时期根据当时的娱乐走向,写一些矛盾性新闻没有人会怀疑!这样一来,政府那边至少段时间内是不会发觉你们在针对文部长而导致新闻马上被切断,也就可以让我们有了炒作这条新闻的时间。”

“怎么炒作?”古歆认真的询问。

“我会让人黑几个IP,找人灌水,用你们的新闻来进行跟帖回复,用网友旁观者的而身份去直白的说明文部长亲自处理莫修远的事情存在哪些不妥的地方,然后将新闻炒到一定程度之后,你们新闻版块再将这则新闻再次进行编辑发布,从而通过你们的电视台的关系找到其他媒体网络公司进行留言的传播。”翟安很肯定的说道,“现在文城乃至北夏国对莫修远的时间都已经关注到了极点,我们只需要前期进行一个引导,后期自然会有人按照我们的思路跟上,不管如何,大多数人还是希望莫修远是无辜的,所以如果能够给他一个相对公平的审理环境,市民会很积极。”

“嗯,我知道。”古歆点头。

虽然她想不到那么远,但她觉得翟安说得很有道理。

“现在你要做的事情,我帮你再梳理一下。”翟安说,直接从她办公桌上拿来一张纸和一支笔,他修长的手指握着钢笔,好看刚劲的字体在白纸上呈现,字写得特别的好看,每一笔每一划,都很公正。

他做任何事情总是会为别人着想,连写字也是,就怕她认不出来。

他一条一条将她要做的事情写在白纸上,甚至写清楚,哪一件事情做完之后得做第二件事情,甚至将需要找到部门也成列在下面,她看着那张写着字体的白纸,在她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她只需要按部就班就行。

“谢谢。”古歆看着他的笔记,真诚的说道。

翟安显得很疏远,“陆漫漫这次花费了很大的精力才能够达成所愿,她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不怀疑你有那份心想要帮她最好,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更加认真的对待。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和没有把握的地方,我希望你能够找我,而不是咬牙自己去揣摩,此次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翟安的严肃,让古歆真的觉得,翟安的所有一举一动,对她的细心以及帮助确实只是为了陆漫漫而已。

她嘴角一笑,“好,我知道,我不会逞强的。”

翟安看了看时间,“抓紧时间,我不耽搁你了。”

“嗯。”古歆点头。

翟安离开,离开前将自己写的新闻稿通过手机的电子邮件发给了古歆,确认她已经收到后,转身就走了。

古歆看着新闻稿,又将视线放在那张白纸黑字上,看了一会儿,没有让自己耽搁,深呼吸,拿起电话拨打,“帮我叫今天新闻部值班的同事当我办公室来,我有事情给她说。”

“是,古经理。”

古歆挂断电话。

不为别的,陆漫漫的事情,她一定要做得最好!

翟安从文城电视台出来,开车离开。

他表情很淡,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只是一直在想,最大程度能够让这则新闻做到什么地步,能够让文部长在触不及防的时候,被所有人所质疑。

他拿起电话,挂上蓝牙。

“翟安。”

“漫漫,你们会赶着回来吗?”

“会,但是今天帝都大雪,所有飞机滞留,不知道何时能够起飞。你那边怎么样了?”

“刚刚已经和古歆交谈过了,她正在安排。”翟安说,“应该问题不大,冷俊成在你那边没有?”

“在,你要找他吗?”

“嗯。”

“好。”陆漫漫将电话递给冷俊成。

冷俊成接通,“翟安。”

“俊成,你现在有电脑有网吗?”

“当然。”

“不出意外,半个小时后,文城电视台的官方新闻版块会出一则莫修远和文赟的新闻内容,你关注到那条新闻的热度,到一定程度后,你做几个IP地址,去留言,大体内容就是文部长亲自处理莫修远的事情有些不妥等等,意思就是觉得文部长亲自受理对莫修远不够公平,具体语言怎么组织,你可以问问陆漫漫,她应该会做得更好。”

“好。”

“你再把电话给陆漫漫。”

“嗯。”

“翟安。”陆漫漫接过来,“都安排好了?”

“现在文城这边没出什么大事儿,我倒是觉得你们不用急着赶回来,一上飞机没有信号,不利于我们做舆论炒作,这么有我看着,我建议等新闻真的热了,你们再回来,不迟。”

“好,文城那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翟安点头。

双方挂断电话,翟安开着车,直接往翟氏大厦去。

还在过年,上班的几乎也是一些值班的人,所以人很少,显得有些稀稀拉拉。

翟安走进自己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了翟奕,翟奕似乎也是回来加班,他刚到办公室,翟奕刚把房门关过来。

他坐在办公椅上,打开电脑,在等待新闻的发生。

二十分钟后。

古歆打开电话,说新闻发布了。

翟安看着新闻内容。

内容是自己编辑的,问题不大,就等着网民将这条新闻炒热。

其实炒热不难。

翟安让古歆将这则新闻放在头版头条,且故意放在了时事新闻和娱乐新闻两大板块中,明显让看得人多了起来,加上莫修远事件现在本来就是目前大众最关注的时间,点开看的人很多,留言自然也多。

刚开始的留言只是感叹这两个人的一些仕途发展以及未来走向,到下午时刻。

翟安看到了几条匿名的留言。

留言很极端,“看了今天的新闻,就只有一个想法。文赟和莫修远针锋相对这么久,从女人到仕途,莫修远处处占了上风,现在莫修远出事儿后,文部长也就是文赟的爷爷来亲自全权负责……会不会有失公道?”

这则留言一出。

一时之间,加赞的人无数。

很多人复制留言,“说得很对,+1”

“说得太对了,支持楼上。”

“对对对,分明对咱们莫区长不公平,我们不是不相信文部长会处理好这件事情,但为了更加公平,也为了给我们一个更合理的交代,建议由他人来代替审理。”

“同意楼上,+10086!”

评论。

一时之间就疯了一般,瞬间弥漫,让文家人在自己想象不到的速度上,传播开来。

当反应过来让删新闻帖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下午6点了。

那个时候新闻已经火了,不只是新闻客户端上,网上的各类贴吧也开始疯传。

古歆下午有些急的给翟安打来电话,“翟安,刚我爸给我打电话,让我把今天我们发布的新闻删除,现在我怎么办?我爸说事态很严重,如果不删除的话,对我们电视台会有影响,说是政府直接发的通知函,很正式的要求我们整改。回头我爸还得去接受处分。现在董事会的人也在让新闻部删除,他们顶不住这个压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没关系你让新闻部的人删除就是。”翟安很冷静。

古歆连忙问道,“会不会效果还没有达到你们想要的?”

“已经达到了。”翟安说,“你按照我说的,删除就行了。”

“哦,那我真的删了哦。”

“嗯。”翟安肯定。

古歆问了再三,才挂了电话,准备给新闻部下达命令。

上午翟安给她的步骤里面特别强调了要给新闻部的人说清楚,如果遇到这则新闻有任何异动,都需要给她汇报,所以就算是董事会那边的强逼,新闻部负责人也会先给她汇报。

她咬牙,正拨打,电话突然进来。

她皱眉,接通,“奕,我现在有点忙,等会儿给你打过来。”

“我就耽搁你两分钟。你现在马上让你们新闻部的人将那天关于莫修远和文赟的新闻删除,如果你不会做,你让你爸去做!”翟奕口吻很严肃。

“为什么?”古歆问他。

“这则新闻对文城市政影响不好,直接威胁道了文部长,对你们电视台不利,别蹚这趟浑水,赶紧删除了。”

“但是现在的新闻发展我觉得很好,至少是对陆漫漫有利的。”古歆莫名觉得,翟奕的态度让她有些不是滋味。

他明知道陆漫漫是她最好的朋友,他此刻却让她做这种事情。

“小歆,一些触犯到政治的事情,你们作为新闻大众甚至是文城第一频道,最不应该的就是违背市政要求进行新闻播报,后果会是你想象不到的。至于陆漫漫的事情,你现在帮不了她,所有一切都是她的造化,而我相信,她也不想因为她而让你们受到影响。”翟奕说得冠冕堂皇。

古歆咬了咬唇。

那一刻却真的觉得翟奕现实得有些可怕。

他不怀疑他对自己的好,但她希望,他的好能够站在她的内心出发,而不是利益出发。

她说,“嗯,我马上让人删除了。”

“好,速度。”那边说得有些急切。

古歆挂断电话,就让新闻部将新闻彻底删除,不留一丝痕迹。

翟奕一直守着新闻客户端。

看着新闻删除后,连忙给文赟打了电话,“好了,已经删除了。”

“翟奕,我看到古家和你关系密切的份上不太过计较,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

说完,就狠狠的将电话挂断了。

翟奕脸色冷然。

说好不计较?!

以文赟的个性,不是不计较,而是没有时间兼顾到这里而已,莫修远突然出事儿的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如果文部长不能亲自受理,说不定,还真的会有些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难免文赟会突然急成这样!

当然。

他现在毕竟还在选择和文赟合作,所以也不想这座大山突然就这么倒了下去。

不过……

他眼眸一紧。

陆漫漫和古歆关系这么密切,陆漫漫会不会已经在找古歆帮她做什么?甚至说,这则新闻,是陆漫漫故意让古歆炒作的?!

他倒是疏忽了,古家也可以大有作为!

他又拿起电话,拨打。

古歆接通,“奕。”

“我刚刚看到新闻删除了。”翟奕说,“你不会埋怨我吧?”

“不会,我知道你为我好,而且就算你不说,这则新闻也会删除了。”古歆淡淡的说着。

“听起来,你好像还是很熟悉似的,平时不是说从来不插手公司的事情吗?”

古歆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文城已经黑透的天空,“还好,今天刚好听我爸说起,因为看我爸比较激动,所以问了问情况。”

“哦,我还以为,是陆漫漫让你帮她什么。”翟奕故意说道,口气很平常。

“陆漫漫觉得我笨,想不到我。”

“谁说的,你只是没有把聪明用到正途。”

古歆笑了一下,算是附和。

她其实心里有些压抑。

陆漫漫让她瞒着翟奕。

其实内心,她不想瞒他。

总觉得背着他做事情,良心过不去,毕竟翟奕是她认定过一辈子的男人,她心里有些煎熬。

“吃了晚饭没?”

“还没有。”

“我正好也在加班,一起吃晚饭吧,我到你家别墅来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过来就是,正好我没事儿,你加班够辛苦了。”

“难得这么体谅。”翟奕笑了笑,“我在尊上西餐厅等你。”

“好。”

挂断电话。

古歆狠狠的松了一口大气。

她不是一个喜欢隐瞒的人,现在却要去这么瞒着翟奕,但愿事情能够顺利的,往好的方向发展,要不真辜负了她的心里折磨。

她离开公司,下楼,招揽了一辆出租车,去西餐厅。

此时,翟奕也忙完了手上的一些事情,下班。

翟奕和翟安一个楼层,不同办公室。

翟奕走向电梯的时候,翟安也在。

翟奕冷笑了一下,走过去站在他旁边。

电梯正好到达。

翟奕直接大步先跨了进去。

翟安顿了顿,缓缓走进去。

电梯关上。

翟安就这么默默的看着电梯数字,一直往下。

翟奕说,“有些事情,从来都要分一个先来后到。”

“……”翟安抿唇。

“上帝既然安排了我比你早出生,就意味着,你的人生,终究会一直比我晚一步。”

电梯到达。

翟奕离开。

离开的脚步停了一下。

他听到翟安不冷不热的声音说着,“也意味着,你的人生会提前剧终。”

翟奕脸色一下黑透,走得很快。

翟安看着空旷的大厅,缓缓走出大门,走向自己的小车内。

他坐在车上。

帝都大雪,文城大雨。

这个世界似乎是习惯了这么冷漠冰冷。

……

翟奕达到西餐厅。

不久,古歆赶到。

“等久了吗?”古歆问他。

“没有,我也刚到而已。”

说着,服务员拿来菜单,两个人分别点了菜,吃着烛光晚餐。

晚餐很温馨,两个人在一起的气氛,很温暖。

以前也发生过很多不愉快,却因为彼此的放开,没有因为曾经的过往而影响到他们的感情,反而看上去,越来越好。

吃过晚餐之后,翟奕送古歆回去。

自从翟奕的生日古歆送“礼物”不成功后,古歆再也没有做出任何,想要和翟奕发展进一步关系的举动,这倒是让翟奕喂有些松口气,但也不得不说,让他莫名又有些紧张。

一个女人不想再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

他抿唇。

不动声色的,认真开车。

车子开得很慢,因为雨有些大。

古歆看着窗外的雨点,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吃饱之后就有些困,还是说,今天一天有些高神经紧张,导致自己此刻真的有些想要睡觉,也就看着前排的雨刮,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得还有些沉。

翟奕一转头,就看到古歆已经睡着了。

嘴角拉出一抹宠溺的笑,他将车子停靠在路边,从后座拿出枕头式车用被单轻轻的帮她盖上。

古歆睡得很甜。

翟奕忍不住亲了一下她的脸蛋,准备重新启动车子开车的时候,看到她窝在手上的手机,这么亮了一下。

他蹙眉,抿唇。

终究,从她的手上将手机拿了下来。

古歆睡着了,根本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拿下来。

屏幕上是一则新闻推送消息,闪了一下之后,又暗了下去。

翟奕划开她的手机屏幕,出现密码输入。

他沉默,输入了古歆的生日,错误。

他又输入了他自己的生日。

错误。

他咬牙,输入翟安的生日。

好在。

依然错误。

他皱眉,突然想到古歆这个人嫌弃麻烦,所以密码一般都特别简单,他回想起古歆家里面大门密码,输入“8888”,解锁成功。

所以,对于古歆,真的不能用他们复杂的思维去思考她。

他正准备翻开她的手机。

“翟奕……”耳边,突然响起古歆有些迷糊不清的声音。

翟奕整个人一怔。

他抿唇,转头看着她,一笑,“吵醒你了吗?”

“你手上是,我的手机?”古歆问他。

“嗯,刚刚看你睡着了,手机响了一下,我准备帮你开成静音。”

“静音就是旁边的键。”古歆说,眼神就这么看着他,看不出来情绪,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的举动。

“果然……”翟奕一笑,“心急则乱。”

说着,翟奕将古歆手机旁边的快捷键往上一推,手机变成了静音模式,“好了。你要睡就再睡一会儿吧,我会安全的把你送回家的。”

古歆拿过翟奕递过来的手机,默默的将手机拽在手心里面,说道,“睡不着了,刚刚也不知道怎么就睡过去了。”

“你一向都很嗜睡。”翟奕说,两个人尽量恢复气氛。

刚刚那一秒的尴尬,就这么在彼此的故意忽视中,烟消云散。

翟奕将古歆送到别墅大门口。

古歆拿着雨伞下车,挥手告别。

翟奕笑了笑,看着车子离开。

离开后,眼眸陡然一紧,他拿起电话,拨打,“文赟。”

“什么事儿?”显然,文赟整个人很忙,应该是忙着处理今天突发的新闻。

即使文城电视台的新闻端新闻删除,但现在舆论已经起来了,各大网络报刊,已经到处都弥漫着希望公平对待莫修远案件的话题,让文家人应该是焦头烂额!

“打电话只是提醒你一下,翟安这两天有频繁联系古歆,应该是在暗中操控这次新闻的始作俑者,古歆,翟安和陆漫漫的关系,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自己琢磨,接下来怎么办吧!”

“谢谢提醒。”那边急速的挂了点电话。

翟奕开着车。

眼神冷了下来。

刚刚虽然只是一个晃眼,但明显看到古歆的通话记录上,翟安的名字占了多数。

他不会觉得翟安和古歆会有什么,但他肯定,为了陆漫漫,翟安和古歆可以合作。

而古歆,瞒了他。

瞒着他……

他捏着方向,手指越发的用力。

古歆回到家,有些魂不守舍。

总觉得翟奕好像发现了什么,而她虽然不想怀疑翟奕,但翟奕的举动真的和平常不同,他为什么会看她手机,是为了想要知道什么吗?!

她一时之间有些拿捏不准,第一次真的觉得自己很笨,笨到现在手足无措。

古正英看着自己女儿的模样,有些诧异,“你今天怎么了?遇到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古歆看了一眼古正英,爬上了楼。

古正英看着自己的女儿,摇了摇头。

总是这么冒冒失失的,也不知道何时能够长大……

古歆将自己锁在房间里面,在自己整个人完全处于有些崩溃的时候,突然想起今天翟安说的,遇到什么事情可以找他,她连忙拨打电话,根本是没有犹豫。

“古歆。”那边接通,很快。

“我今天遇到点事情。刚刚翟奕和我一起吃晚饭送我回来的时候,我在车上睡着了,醒过来的那一秒看到翟奕在看我手机,我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应该只是瞄了一眼,但总觉得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我现在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不知道他突然看我手机会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安排,因为陆漫漫说过让我瞒着翟奕,我现在是不是已经暴露了我们的计划,我会不会,害了漫漫?”古歆有些激动,说话的速度很快,就怕自己说慢了,什么事情都完了。

“你别激动。”翟安感受到古歆的无措,声音反而沉稳了些。

这句话,让古歆瞬间就安静下来。

她发现,她真的很容易依靠人。

而她知道这样,其实并不好。

翟安说,“翟奕就算发现了也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的,这点你放心,他不会因为你和我有联系或者在帮漫漫炒作新闻且瞒着他,而影响到你们之间的感情,这点你大可以放心,他很爱你。”

古歆咬唇。

她其实,刚刚那一秒,并没有想到这些。

但是翟安很直接的告诉她,翟安爱她。

她说不出来心里什么滋味。

“现在新闻已经出了,最多不过就是翟奕告诉了文家人,文家人会责令你们不能播报相关新闻,但既然你们已经删除新闻了,他们也不能在你们身上做任何文章。而……”翟安突然停顿了一下。

古歆心都提了起来。

“或许,对我会有点影响。”翟安说得直白,“如果我不能帮你的时候,你就按照我给写你步骤做就行了,实在做不到,也不为难你,接下来的事情,漫漫能够处理好。”

“你会出什么事情?”古歆激动的问他。

“不会是大事儿。文家人现在的情况,也无暇做其他更多的事情出来。”

古歆捏着手机。

她会不会刚刚一个不留神,害了翟安。

“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古歆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真的有些发愣。

第一次这么深切的感受到,在翟安,在翟奕,在漫漫他们的世界,她真的那么无知……

翟安挂断了古歆的电话。

沉默了一秒,给陆漫漫拨打了过去,“漫漫,翟奕应该猜到了我们的计划,而他现在和文赟一直联系,应该会将告诉文赟。”

“古歆告诉翟奕的?”

“不是,是翟奕看了古歆的手机,意外发现。”翟安说,“刚刚古歆吓得要死,以为要害死你了。”

说着,还笑了一下。

“那个笨妞。”陆漫漫也笑了一下,“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在关键时刻,还真的起了作用,至少遇到事情还知道第一时间告诉我们,而不是一个人在那里抓破脑袋。你猜想,接下来文赟会怎么做?”

“接下来,我应该会被文家人用各种官方的借口带回去调查,应该也就拘留个两三天,得等这事儿平息了才会让我出来。文家人怕我在帮你做什么手脚,所以明天之后,在这件事情上,我估计不能再帮你什么了。”

“你做的已经够了。”陆漫漫直白道,“听说明天帝都不会下雪了,一早我们就会坐飞机回来。”

“那接下来的事情就你亲力亲为的处理了。”

“嗯。”

“对了,明天一早会有人在市政厅游行,要求更换文部长审查莫修远案件的身份,我之前有让古歆找记者去追访报道,现在文家人应该也把视线落在了电视台身上,估计迫于压力电视台不敢播报,你到时候想想办法,做网络直播也行,网络上的传播力度不会比电视台小,而网络平台的资源,古歆那里提前有准备。”

“你果然想得周到。”陆漫漫一笑。

“承某夸奖。”翟安有些自我嘲笑道,“现在我去吃点大鱼大肉,进了局子,什么都没得吃了。”

陆漫漫调侃了几句翟安,挂断了电话。

翟安放下电话。

事情紧张到这个地步,不出意外,坚持过明天,后台,文部长就会对外发表申明!

俗话说,民不和官斗。

这一次,他们倒真的打破了这个传统!

……

翌日。

翟安没有去上班,在家里面的时候,文城本地检查机关就以他涉嫌操作网络新闻传播网络流言等借口被带回去进行调查,说是调查,其实就是将他扔在了看守所的一个房间里面关几天,这几天也不审查他,也不给他说到底犯了什么罪,就这么挂了个莫须有的罪名,关押几天。

反正几天后,也会因为证据不足,无罪释放。

文家人只是不想他从中再去捣乱而已。

而到了下午时刻,陆漫漫终于和叶恒他们一行人回到了文城。

陆漫漫双脚还缠着绷带,走路走得都不顺畅。

王忠看着他们回来,热情无比。

陆漫漫脱掉大大的鞋子,取开绷带。

几乎上都化脓了,看上去有些恐怖。

“怎么擦了那么多药膏,还这么惨?”叶恒有些不悦。

王忠看陆漫漫的叫上,连忙打电话将肖尘喊了过来。

肖尘一看,忍不住问道,“是被雪冻伤的?”

“嗯。”陆漫漫点头。

“冻伤后怎么处理的?”肖尘问,一边问,一边给陆漫漫化脓,疼得她冷汗直流。

“我给她用开水泡过了,还上过冻疮药,哪里知道居然烂得这么惨!”叶恒一脸不解。

陆漫漫也觉得诧异。

肖尘听了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表示淡定的说着,“我就知道,叶恒是二货,得远离他,否则受伤严重。”

“我说肖尘你……”

“你知道吗?大雪冻伤是不能用开水浸泡的,会烂,就跟陆漫漫现在这样,得用雪水来搓,将脚掌搓热乎,这叫以毒攻毒!你这么直接浸泡,不就是直接让冻疮腐烂吗?!”肖尘一字一句。

“……”叶恒懵逼了。

他们长了冻疮,不都是用开水泡过,然后再插手冻疮药膏,不就好了吗啊?!

谁他妈知道,脚都冻成那模样了,还得用雪来敷?!

陆漫漫也不知道。

因为没有生活在大雪地区,所以不知道还有这样的说法,自然也就默认了叶恒给她做的一些列的所谓的“拯救”,就变成了,她整个脚都烂的不成样子了。

肖尘摇了摇头,不想再揭穿叶恒的傻逼举动。

叶恒也觉得自己特别没面子,丢下一句话,就先走了。

所有人看着叶恒,笑了一下。

似乎觉得他不出点状况,都不符合他的个性。

肖尘刚刚帮陆漫漫包扎完毕,叶恒又将电话拨打了过来说道,“陆漫漫,市政厅门口已经有人闹了起来,我刚路过,你看看上有没有?”

“嗯。”陆漫漫挂断电话。

新闻上肯定不会出,但是绝对有好事儿的网民会发小视频在网络上,陆漫漫翻阅着一些社交平台,果不其然,已经开始有人上传了,而且一经上传,跟帖点赞无数,大多数人支持游行抗议举动。

陆漫漫连忙拿起电话,给古歆拨打了过去,直接开口道,“昨天翟安说你有提前准备网络直播资源,现在你马上通知对方,目前市政厅正在游行,让他们准备人去直播。”

“好,我马上通知。”古歆觉得陆漫漫的口吻有些急,所以也不敢怠慢。

按照翟安之前教她的方式,她早就通过电视台的关系网将网络直播平台的资源给确定了,现在只需要通知他们一声。翟安说,具体会起到什么样的效应让她不需要负责,会有人知道怎么推波助澜。

有时候觉得自己在他们之中,仅仅只是个传话筒而已,什么都不懂。

交代完毕了之后,古歆又给陆漫漫打了电话去,“漫漫,我都安排好了,按照翟安的要求,马上会有人在文城各大热门网络平台上流窜新闻信息,翟安说不用我管后期效应。”

“他说不需要,你就不要负责了,做好他要求的就行。”陆漫漫说着,就准备挂断电话。

“漫漫,翟安昨天说,他会有点影响,今天又是你联系我的,翟安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古歆问她。

“如果你的决定是和翟奕在一起,翟安的事情就不要问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古歆抿唇。

陆漫漫说,“古歆,我以前就提醒过你,冷暖自知。”

咳咳。

亲们,亲们。

小宅的旧文《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下册已出版上市,目前当当网可购买,输入“豪门长媳”即可弹出。

现在在做团购活动(加入小宅QQ群找管家团购),此刻参加团购的亲可以获得宅的签名,寄语和周边礼品赠送。

希望亲们给与宅大大的支持。

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