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五章 绝地反击(6)开庭/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部长不妨说说,你的来意?”秦正箫对着文江兴,一字一句,问他。

文江兴这么看着秦正箫,突然笑了一下,“虽然和秦检察官的接触不长,但却没想到,你这般好爽。我文某人也就不遮遮掩掩,就往直白的地方说,有什么用词不当或者不小心顶撞了检察官,还请担待,我确实是无心之过。”

“你说。”秦正箫笑了一下。

按照现在的地位等级,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统帅的皇孙,身份自然比不得文部长。

文部长和一般的省市的省长是不一样。

北夏国只有两个部长。

一个国防部长南部长,一个经济部长文部长。

文部长虽然主要管辖着文城,但其实整个国家的经济都是他在拉动,而且南族部长和文城部长都是攻打江山时立下汗马功劳的,所以整个北夏国,能够成为部长的只有2个人,能够成为统帅的只有1个人。

也就意味着,南部长和文部长。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那我也就长话短说,时间不早了,我不耽搁你休息。”文江兴一副恭敬不如从命的样子,显得非常自若,“文城发生的事情,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过其他外人来过问过。从先皇之前,文家人帮助先皇将北夏国的江山打下,先皇为了表示对文家人的感谢,将文城以文家姓氏命名,并让文家人居住在文城,管辖这座城市,从而扶持着北夏国的经济发展。这么多年,文家人的使命落在我文某人的身上,我也自认我是勤勤恳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文城这些年的发展在北夏国有目共睹,北夏国的经济增长也如此明显,我没有愧对于北夏国的给我的重担,也没有愧于祖宗对我的教导。”

秦正箫嘴角一直挂着淡笑,看着文江兴如此一番,上纲上线的大道理。

文江兴又说道,“在我晚年时期,即将步入尘土,本以为这么多年自己的付出能够得到赏识和回报,却没想到,就一个文城区县的副区长犯罪审查案件,居然会惊动帝都的首席检察官来审理,文某人实在是,想不通,也经不住被外人的异议,还请秦检察官给予一个合理的解释。”

秦正箫看着文江兴脸上的激动,还真的挺像被冤枉的那种忠诚,以死明志的感觉。

他微清了清喉咙说道,“文部长,你别激动。你现在所有的一切,统帅都看在眼里,也知道你这么多年对文城对北夏国的付出,甚至不会忘记,你曾经对先皇的江山付出的代价。而且不得不说,秦家人的江山,也是你爷爷帮统帅的爷爷夺过来的,这点恩情,我们秦家必定是永世难忘。”

文江兴脸部微有些抽搐。

秦正箫似乎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笑着又说道,“莫修远的案件,统帅也知道只是一个平常的案件,交给文部长你来处理,绝对会公平公正也会得到最好的答案,统帅对你是深信不疑。但也因为对你的深信不疑,也确实是不希望你被人异议,才会紧急下达命令,让我到文城来,协助文部长,亲自处理这件事情。”

文江兴冷哼,“既然对我深信不疑,还用你来处理,这不是统帅在打我脸吗?”

“文部长你听我说完。”秦正箫说,“这两天,文城的新闻很疯狂,已经迅速的传到帝都甚至已经传遍了北夏国,新闻的内容我想文部长比我清楚,我就不多阐述,我只是说一下,这则新闻对文部长你的影响确实很不好。也就如你说,你这么多年的勤勤恳恳鞠躬尽瘁经不得别人的异议,统帅也看不下去你被人怀疑,所以为了让你能够保留清白之身,让我来接替你负责这个案件的审理,这样,新闻上所谓的不公平对待自然就已经不攻自破,文部长也能够用行动说明,你对待每件事情的公平原则。总的来讲,统帅也只是不想看到你,被莫须有的事情舆论着,你还得体谅统帅的一片苦心。”

文江兴冷冷的看着秦正箫。

看着他说的话,冠冕堂皇。

秦正箫嘴角笑了笑,“文部长,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你也来过帝都,那个时候我才几岁吧,你摸着我的头说,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好好的为国家努力,我一直谨遵你的教导,这么多年虽然很少看到文部长,但你在我心目中地位无与伦比。所以文部长你放心,这次案件,我会用我最公平的职业操守来审查这次事件,绝对不会让文部长失望。”

话说到这个份上,文江兴根本就无力反驳。

反而,越是反驳,越是觉得这起案件有诡异。

他这么隐忍着,半分钟后说道,“难得你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我今晚深夜造访没有其他意思,也就是想要知道为何帝都会突然下来审查我的案件,现在你说的这么清楚,我也就知道了。还希望秦检察官能够抓紧时间审理案件,莫修远的事情影响很大,时间拖得越长越不好,容易引起民众的反抗。”

“好,我知道。”秦正箫说。

文江兴从沙发上站起来。

秦正箫也站了起来。

“这么晚,实在不打扰秦检察官休息了。等案子结束后,秦检察官也难得来文城一次,我做个地主之谊,到时候还望秦检察官赏脸,在文城多住几日。”

“如果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我会非常荣幸的留下来的。”秦正箫说着,主动伸手,“这么晚了我就不送文部长了,文部长慢走。”

文江兴回握着说道,“不用送,打扰了。”

秦正箫微点头。

文江兴带着文赟以及他的司机离开。

房门关了过来。

秦正箫嘴角邪恶一笑,这个老狐狸,也有一天被逼到这个地步?!

想来,看上去表面对秦家忠诚不已,实际上,暗地里不知道都策划了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

文江兴坐在小车内。

文赟坐在他身边,忍不住说道,“爷爷,就这样放松让秦正箫来负责莫修远的案件?”

“要不然,也别无他法。”文江兴狠狠的说着。

文赟看着文江兴,狠狠的说道,“爷爷,以你现在的地位,就算你要求统帅由你来亲自处理莫修远的案件或者指派他人来处理,统帅也会给你这个面子,你为什么还要妥协于秦正箫?”

“文赟,太急功近利不见得是好事儿。秦正箫既然拿到了统帅的授予权,那自然也是统帅亲口答应的事情,如果我现在给统帅说,说此事情由我来负责,不需要帝都的插手,着完全是不给统帅面子,不管现在北夏国的江山是不是在动摇,但表面上,如果我们做了什么,这就叫做大逆不道,叛国。叛国之罪,可以满门皆斩,我们文件人不能出了这个风头。”文江兴忍不住也叹了口气,声音显得有些疲倦,“怪只能怪,我们做事情,晚了一步。”

文赟捏着手指。

所以说,他们还是被陆漫漫算计得天衣无缝。

“早知道,应该在新闻发生后就应该主动面见统帅,表明决心,而不是现在这么被动的,被人做了手脚。”文江兴眼眸一冷,“但也无妨,反正所有的犯罪事实确凿,就算秦正箫有那个能力查明真相,也不一定能够查到我们的头上,就算是查到我们的头上,我之前也给你说过,还有人替我们抵罪。”

文赟点头,也在尽量让自己平静。

“文赟,我们得小心行事了。”文江兴突然很认真的说着。

“爷爷是觉得有人发现了我们的计划吗?”文赟看着文江兴。

“秦正箫今天故意说起秦家人的江山是由我们文家人帮忙打下来的……”文江兴说,“既然我们文家人能够帮他们秦家打下江山,也可以为其他任何人打下去,秦正箫的意思明白得很,是在提醒我们文家要安守本分,我想这绝对也是统帅的意思,否则秦正箫还不管怎么来给我说话。文赟,在我们没有十足把握的时候,还是那句话,不要崭露头角。”

“好,我知道了。”

“这件事情暂时就这样,我们静观其变,看看秦正箫到底有多大的能耐,看看他到底怎么审查莫修远的案件。”文部长一字一句,狠毒的眼神,一闪而逝。

文赟狠狠的抿紧了唇。

就算此刻心里的压抑到了极限,但小不忍则乱大谋。

他就再让陆漫漫,得意一次!

……

翌日一早。

文城早间新闻风靡全国。

秦正箫突然出现在市政大厅,开展官方记者招待会,表明从今天开始,由他全权受理莫修远的事情,文部长退居二线。新闻一出,全文城人民都沸腾了起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民众起义得到了该有的效果,自然是一片呼声肆起。

文部长也知道从中得到好处,发表了一片长达20分钟的稿子,表明自己对民生的一个看中,且强调是自己自动请辞,并喜欢这次的举动能够能够让民众知道北夏国是一个言论自由以及一民为重的和谐国度。

此番演讲,让文部长原本就很好的名声,得到了更多人的拥护。

陆漫漫坐在大厅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播报。

做了那么多的功课,终于,达成所愿。

她低头,看着手机来电,接通,“爸爸。”

“漫漫,阿修的事情,现在由秦检察官在负责,直接由北夏国首席检察官亲自审查,是不是案件有些变化?”莫昆问陆漫漫,有些紧张。

从一开始就知道陆漫漫在为莫修远的事件奔波着,但也确实不知道目前到底进展到了什么程度,看这个时间突然由秦正箫负责,不仅又多了些担忧,终究是按耐不住心情,给陆慢慢拨打了电话。

“爸,这是好事儿。”陆漫漫说,“莫修远会安全无恙的出来。”

“什么意思?”

“等这件事情过去了,我再好好给爸解释,现在还不太方便说莫修远的案件,还请爸见谅。”

“爸理解你的难处,我和你妈这段时间是真的太焦心,前几天一直在给相关人员打点,就是想要见一面阿修,一直没有打通渠道,也不知道阿修在里面过得怎么样?哎。人老了,真的经不住太大的打击。”莫昆的声音显得有些苍老和无奈。

“我不会让莫修远在监狱里面过一辈子的,也不会让他这么喊冤下去。”陆漫漫很肯定,“而且我相信,莫修远一定可以坚持下去,一定!”

“辛苦了你,漫漫。”

“爸,我不说了,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好,你忙。开庭那天,你记得提前给我们打电话。”

“我知道。”

挂断电话,陆漫漫抿了抿唇。

她拿起电话正准备给秦正箫拨打,电话又响了起来,她蹙眉看着来电,“莫璃,我现在没功夫和你多说其他,莫修远还在监狱里面,你想要怎么耍花样,也得分清楚场合。”

“我不需要你来提醒我的什么事分寸!”莫璃一字一句,“我只是问你,我哥现在的情况如何了?你刚刚给我爸说的是,我哥会无罪释放是不是?!”

“我没有那个义务要给你解释那么多,现在甚至是看到你的电话听到你的名字都会有一种从心底的厌烦和不悦,如果你还有那么点良知,如果你还想你哥平平安安的从监狱出来,你最好别来打扰我!”

说完,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虽然莫修远现在的案件有了质一般的进展,但终究没有最后平安出狱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真的放心,所以更不想自己的精力分在了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对于莫璃,她真的想要斗她,也不过三两下功夫的事情!

她还不觉得这么一个小婊砸能真的,挡了她的道路。

她深呼吸,不去想其他多余的事情,给秦正箫打电话,“希望这个时间,没有打扰到秦先生。”

“我刚离开市政在车上,你有话就说。”

“我想问,莫修远的案件,你打算在好久上庭?”

“现在你给我的证据基本是充分的,人证方面,你们都安排妥当没有!”

“贪污和贿赂,我们早就已经锁定了目标,只要你说开庭时间,我们就会按照我们的计划,将人带到开庭现场。现在有个关键在于,莫修远强奸的事情,虽然我这里有一本日记可以说明,死者的死和莫修远没有关系,也没有发生过所谓的强暴事件,但是,文赟之前倒是提醒了我一下,法院认证的应该会是哪个精液检查报告,哪个东西,我现在还没有找到人证去说明这是被人诬陷。而且死者的亲人也在我们去见了一面之后平白消失。”

“莫修远强暴的事情,我作了深入研究,目前是最大还有可能法庭会对他持怀疑态度的一个犯罪事实。而且这个罪名不小,如果真的强暴致死,以北夏国的法律,不说死刑,但也至少是30、50的刑期甚至于无期。不过好在,这本日记至少说明这起犯罪行为是存在争议的,法院不能单凭一个精液检查报告就定了莫修远的罪行,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个证据,进行立案调查,一旦放在台面上的事情,有心人也不敢做太多的小动作,除非真的胆子大到不怕死的地步,而我相信,文家人这么多年养精蓄锐,绝不可能冲动行事,昨晚上文江兴来找我谈判,他的妥协就说明了,他还有很多顾虑。”秦正箫说得清楚,“所以,如果你那边安排妥当,我会在三天之内,对莫修远的事件进行第一次上庭。”

“好,三天时间完全充足。”陆漫漫说。

她实在忍受不了,忍受不了,莫修远在那么一个地方,那么长时间。

“有什么事情再电话联系。”

“拜拜。”

陆漫漫看着手机,有些出神。

尽管很多事情已经到了水到渠成的地步,她还是会忍不住的心跳加速,总怕,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以前的文赟不管任何时候都发展得顺风顺水,所以她几乎没有体验过所谓的,这种感受,这种小心翼翼就怕一个不留神就会功亏一篑甚至,阴阳相隔。

她咬唇。

抬头,看着叶恒出现在别墅大厅。

他一屁股坐在陆漫漫的沙发上,转眸看了一眼她包扎得严重的双脚,眼眸闪烁了一下,很快转移视线,故作正经的说道,“我们的计谋成功了,文江兴自动请辞。”

“嗯。”

“接下来怎么做?”叶恒询问。

“秦正箫说,三天后,上庭。所以让汪海洋做好上庭的准备,包括我们的证据以及证人证词等。证人的事情,一定要小心处理,我建议在上庭的前天晚上深夜,找到证人,这样才能够做到文家人的防不胜防。话说这段时间证人的活动轨迹,汪海洋那边都有一个全程的监视是吧?!”

“放心吧,汪海洋做事情很谨慎,不会出差错。”

“嗯,我知道。”陆漫漫点头。

叶恒看着陆漫漫的模样,好笑的说着额,“之前没看到你这般担忧,现在反而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忧心忡忡?”

陆漫漫白了一眼叶恒。

她又没有叶恒的没心没肺。

叶恒也不在意,懒洋洋的说道,“话说翟安这两天去了哪里,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

“他进局子里了。”

“什么?”叶恒诧异。

“不是什么大事儿,过两天就能出来。文家人怕翟安从中作梗,所以找了一个小的借口将翟安带了进去拘几天。”

“哦,我就说。”叶恒松了口气,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屏幕上的新闻报道。

文老头子还真的很会做戏。

分分钟让民众对他,巴心巴肺。

他就这么悠哉乐哉的坐在沙发上。

陆漫漫从沙发上站起来,有些一瘸一拐的走向2楼。

叶恒看着陆漫漫走路的背影,好久才开口道,“陆漫漫,你脚伤的事情……”

“放心,我不会告诉莫修远。”

叶恒瞪着陆漫漫。

这妞怎么知道,他今天过来是想要说什么!

他丫的完全可以想象,如果莫修远知道陆漫漫脚上的烂肿是因为他,估计他得被那个男人掐死。

好在。

陆漫漫这妞,真懂事。

他心情豁然开朗。

反而陆漫漫,真的做不到,所谓的平心静气。

她回到房间,躺在大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她不喜欢把自己的一切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会显得特别的被动,就如上一世,把自己的一生都搭了进去,但是现在这一刻,她只能无助的期望着秦正箫,期望他能够还莫修远一个公道。

她紧紧的抱着被子。

……

古家别墅。

古歆早早起床,坐在沙发上看新闻。

看早间新闻。

陆漫漫果然很厉害,短短时间,真的让文部长,北夏国唯一两个部长的其中之一,主动请辞,陆漫漫强大到,可以和这么高的官员对弈,她真的很佩服。

她看着新闻,难得这般安静。

古正英从楼上下来,就意外的看到自己的女儿已经坐在沙发上看新闻了。

古歆这两天是真的很异常。

第一。

她习惯懒觉,就算是上班也会眠床很久,基本到最后一分钟才会赶到公司,还是匆匆忙忙的那种。

第二。

她不会主动上班,这几天连续两三天的主动加班?完全是天方夜谭的事情,而且还听说,她主动吩咐公司员工做事情,平时一向,她都指使她的秘书,为她跑跑腿跑怕咖啡什么的。

第三。

她从来不看时事新闻,一向都只钟爱娱乐八卦。

这般反常的举动,让古正英硬是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古歆似乎也感觉到一个异样的模样,转头,就看着他爸这么恶心的模样,皱了皱鼻子说道,“你看什么看啊,老眼昏花认不出我是你女儿啊?”

“小歆,你这两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对于古歆的坏脾气,古正英一向宠溺。

“没什么大事儿。”古歆说,有些不耐烦。

“那你是在等谁的电话?”古正英问她。

分明,从他刚刚下楼到现在,盯了她不超过5分钟,她几乎低头看了不少于10次的手机。

“你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是低头一族吗?”古歆瘪嘴。

“低头一族是说,点亮了手机屏幕又关上,点亮了又关上吗?”古正英宠溺一笑。

“我说古老头,你一天是有多无聊啊,才会这么注意我的一举一动。我就喜欢这么玩手机你管我,一大早的,你不去吃早饭,你就这么站在我身后跟幽灵似的,你想吓死我是不是?!”古歆抱怨。

似乎是自己隐藏的事情被人揭穿了,很是不爽。

古正英也不发脾气,转身走向客厅,还说着,“如果是想要给翟奕打电话就主动打吧,爸也不阻止你谈恋爱了,反正只要你开心,爸觉得怎么都好。”

古歆咬唇,内心一怔。

“我看翟安也放下了。”古正英又说着,叹气,又自顾自的笑着说道,“终究缘分这种东西,也是强求不来的。”

古歆看着他父亲的方向,看着他坐在餐桌上,佣人开始给他准备早餐,他拿着报纸,很悠闲的在看着。

她回头。

看新闻,也看不太进去。

也就大概知道新闻的内容,其实正如她爸所说,她在等电话。

她想既然事情尘埃已定,翟安于情于理也应给给她主动打个电话说一声,至少告诉她不用在做什么了吧,显然,等了这么久,她都以为自己的电话坏了。

亦或者还是说,翟安真的出什么事儿了。

如果真出了什么大事儿,陆漫漫应该不会瞒她,而且应该也会急,听陆漫漫的口气,应该不是什么事儿。

但……

好吧。

她承认,她只是怕自己害了翟安。

毕竟两个人之前发生的那些不太好的事情,最好是能够这么烟消云散,她不想再觉得自己欠了翟安。

她容易内心不安!

……

三天之后。

在沸沸扬扬的新闻中,莫修远的案件第一次开庭审查。

陆漫漫起的很早。

她闹钟定的时间是6点。

实际上子睁开眼睛是4点半。

她睡不着,就起来折腾自己。

她想,应该给自己穿漂亮点,至少让莫修远看到,她生活得很好。

她又觉得,穿太漂亮,莫修远会不会误会她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招蜂引蝶?!

所以她这么捣腾着,最后换了一套黑色的风衣,显得时尚又干练。

她将自己的大卷发放下,简单的化了一个淡妆。

7点钟,秦傲在大门口等她。

其实开庭时间是上午9点半,但她觉得自己一秒钟都等不下去,所以一早就叫着秦傲过来了。

秦傲开车送她去文城最大的法院。

她下车,看着高高的石阶,似乎是象征着某种说不出来的尊严和气魄。

她对着秦傲说着,“你跟我一起去旁听。”

“是。”秦傲点头,将车子停在指定车位,跟着陆漫漫一起。

现在人很少,几乎除了他们俩,没有其他人。

而且此刻法院还没有开门,他们就站在石阶上等待。

8点多的时候,叶恒打电话问她在什么地方,需不需要他来接,她只说,让他自己而来就行了。

叶恒诧异,后想明白,嘲笑了一番陆漫漫。

8点40的时候。

叶恒和汪海洋到了。

汪海洋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带着律师工作证,气质,瞬间就出来了。

陆漫漫慎重的对着汪海洋说着,“靠你了。”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汪海洋胸有成竹,然后通过特殊通道,先去了法院。

9点的时候。

法院开门了。

陆漫漫和叶恒以及秦傲一起进去。

此刻的庭内听众席上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而偌大的庭内,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做前期的准备工作。

陆漫漫有些进展。

其实叶恒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拿出一支烟,对着陆漫漫说道,“我先去抽支烟。”

“嗯。”

叶恒出去。

没多久,秦傲去上洗手间。

偌大的地方,就陆漫漫一个人坐在那里,她看着被告席的位置,等会儿,莫修远是不是就会出现在这里?!

她咬牙。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她以为是秦傲或着叶恒,没有搭理。

声音却让她突然回头。

他听到她说,“陆漫漫。”

声音有些低,还有些咬牙切齿。

陆漫漫转头,看着文赟。

文赟冷冷的看着她,“紧张吗?”

“不紧张。”陆漫漫说。

“不紧张?”文赟看着她交错的手指,不停的在打结。

陆漫漫似乎也注意到他的视线,“比起由你爷爷来审理这起案件,我觉得我甚至不叫紧张而是叫放松!”

文赟脸色一紧。

“而我的紧张只是因为,我很久没有见到莫修远,那种因为想念和深爱而产生的紧张感。”陆漫漫一字一句,“我想,这样的感觉,你应该永远都不懂!”

什么都不多说,小宅告诉你!

今天会有二更。

兴奋吧,小妖精们!

另外。

今天我突然看到有一篇文文很不错,感觉还可以,在这里给妹纸们推荐一下哈,《替宠娇妻之先婚后爱》作者是苏柠,蛮不错的,看到的妹子们可以去看看。

里面顾少有颜有钱有智商,黑白通吃枪法无敌,才华横溢腹黑高冷,撩妻有手段,整人有手段,特别全能的男主。

呐,男主拥有三重身份,其中之一乃恐怖分子,主营走私军火,感觉他特别酷,想知道其他身份的可以去看看哦,看顾少怎么玩转黑白两道。

好了,因为题外话字数有限,就不多做介绍了,反正我觉得蛮不错的,妹子们有兴趣的都可以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