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七章 绝地反击(8)反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了陆漫漫,我不会碰其他女人。”

一时之间。

整个庭内安静无比。

所有人都似乎被愣怔了一般的看着莫修远,这个时候了,这是在表白吗?

这番话,听到陆漫漫的耳膜里,又真的成了另外一种,滋味。

心里开出了很多朵花,不停的绽放……

而就在所有人还没有对刚刚莫修远震撼的发言中缓过神。

莫修远又开口了,他说。

声音很轻很淡很直白,“不管是曾经还是,将来。”

连起来的话语就是:除了陆漫漫,我不会碰其他女人,不管是曾经还是,将来。

所以……

这句话的直译意思就是,莫修远平生就只有陆漫漫一个女人了。

就只有陆漫漫一个女人……

怎么可能?!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整个脸都红了。

红润得很好看。

莫修远是在说,他就碰过她一个女人吗?

那以前那些流言蜚语是怎么个情况?

在床上那畅汗淋漓的技术是怎么回事儿?

他们的第一次一直在她以为莫修远占了她便宜中发生,又是……怎么说?

如果说刚刚是心里开了花,在绽放。

那么此刻。

陆漫漫觉得心里绝对装了炸药,在不停的爆炸,很剧烈地心跳频率。

安静了整整2分钟。

庭内才有了些骚动和议论声。

所有人的视线来回的交替在陆漫漫和莫修远身上。

陆漫漫的视线,由始至终没有离开过莫修远。

莫修远说过此番话之后也没有转头看着谁,眼神很坚定的对着秦正箫,而这份坚定,足以说明,他话语的真实。

汪海洋抿了抿唇。

他清了清喉咙,当然也因为莫修远刚刚的两句话弄得差点接不下嘴。

他正欲开口。

听众席上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一声,“莫修远好样的,我支持你!”

其实是一个陌生人。

陆漫漫转头,看着听众席上旁听的那个男人。

法庭上突然因为莫修远有些吵吵闹闹。

文赟就这么坐在听众席的人群之中,南之沁坐在他的旁边,所以他此刻真的做到了极度隐忍也不难看出他难看的到底的脸色,不管在任何时候,仿若莫修远简单直白的一两句话,就能够让他产生说不出来的吸引力。

他无法承认,这是魅力。

与生俱来。

他拳头紧捏,眼眸看了一眼陆漫漫。

看着她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她因为莫修远的一句话而脸色红润春光荡漾的模样,看着她唇红齿白微抿着唇的羞涩得诱惑,他眼眸越来越紧,越来越冷。

南之沁坐在文赟身边,当然是发现了文赟的异样。

她以为是文赟受不了莫修远此刻就算此番模样也很能够春风得意,没有多想,拉起文赟的手,在给予他安慰。

文赟转头看了一眼南之沁。

勉强让自己笑了一下。

而在看向南之沁的那一刻,脑海里面自动在补脑对比,对比南之沁和陆漫漫的,各有千秋。

却在那一刻发现自己,对陆漫漫的在乎已经超出了恨。

他喉咙微动,回头看着庭上。

此时审判长严肃的敲了一下,“法庭内请保证绝对的安静!”

现场才似乎,因为莫修远而骚动的心安静下来。

汪海洋深呼吸,重新组织语言,让气氛变成了一本一眼的法庭模式,他说,“很显然,我当事人有绝对的自信对外界的一个引诱自控力。所以根本没有任何犯罪动机。当然,我现在不能以主观的一些意识在辩论我当事人的彻底无罪,但与此同时,审判长大人,我有足够的证据证实,我当事人被人故意栽赃陷害!”

一字一句,汪海洋说得清清楚楚。

审判长看着汪海洋,转头对着秦正箫,“公诉方对此有何观点?”

“鉴于汪海洋提供的证据,公诉方要求被告律师当庭对被告莫修远被人栽赃陷害做事实辩护。”

“是。”汪海洋恭敬的点头。

他说,“我当事人在任日照区副区长之间2个月内,一直为日照区鞠躬尽瘁,清明廉洁。第一项诬陷罪名,贪污罪。刚刚李强川的证词大家应该都知道,他的话语自相矛盾,根本经不住推敲,这完全可以说明,事情存在隐瞒。而通过李强川满嘴谎言中可以笃定一点,李强川根本就不是通过李家村的征地费而打入莫修远的账户中,反而是通过其他渠道的钱打入。我对李强川的财务进行了调查,至少是在田面上,李强川是没有这么多现金进行流转的,也就意味着,暗中有人在帮他,提供资金流,而这个暗中的人就是诬陷人!”

“第二项诬陷罪名,受贿罪。”汪海洋从容不迫,他严肃的话语不缓不急,“刚刚我提供的财务报表和日照区官方的财政报表出入之大,而哪份是真实的,我想通过我刚刚的辩护以及我的证人可以说明,我手上那份才是货真价实,而官方的成了虚构,必定有人进行了篡改,篡改的目的为了什么,当然就是为了诬陷我的当事人,而据我了解所知,日照区在莫修远发生事故后的那一周时间,日照区所有办工互联网软件进行了更新换代,那些曾经留在电脑里面的痕迹全部烟消云散,我严重怀疑,这是为了清理犯罪痕迹,更重要的是,我这里有一个视频足以说明,莫修远家中的巨款来自于有心人刻意为之。审判长,请允许我想吃播放这则小视频。”

审判长商议,允许。

汪海洋在法庭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陆漫漫从日照区莫修远隔壁邻居的摄像头上截取下来的视频播放了出来。

视频中,在莫修远离开日照区的当天回到文城的当晚,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在凌晨2、3点钟潜入了莫修远的家中,手上提着大箱箱,显得很是警惕。

随着视频的播放,汪海洋开口道,“这个视频是从莫修远隔壁邻居的摄像头上拿下来的,我希望请出我的证人,为此作证。”

李老头出现在庭上,有些紧张的看着周围。

“李大爷你好,你认识我当事人莫修远吗?”汪海洋声音温和了些。

“嗯,认识,莫区长是好人,经常照顾我这个孤老头。”李老头有些激动的说着。

“你别紧张,李大爷,莫修远是不是好人,法庭会给他一个公平公正的交待,现在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请你如实回答好吗?”

“好。”

“你现在看看我播放的这则视频,是不是从你门口的监控录像中剪切出来的?”

李老头看了一会儿,忙点头,“是的,我每天都会对着我的监控看好多次,我们监控摄像头刚好可以监控到莫区长的大门。但是你们怎么拿到的?”

汪海洋清了清喉咙,咳嗽了一下,“李大爷,我们是通过正规渠道拿到的。”

有时候律师也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

李老头也不敢质疑。

“你为什么会安装这个摄像头?”

“是莫区长建议我安装的,说我一个老头子在家不安全,安装摄像头,可以保证我的安全。”李老头说,还补充道,“莫区长还开玩笑说,这个摄像头指不定在他遇害时还能够帮他。现在我是不是,帮了他?”

“是的,帮了大忙。”汪海洋嘴角一笑。

李老头离开。

汪海洋总结陈词,“所以事实很明白,我当事人不会拿石头砸自己的脚,让隔壁邻居安装摄像头来监视自己,所以我可以用非常理性的角度推理得出,那四名黑衣人箱子中装的就是受贿款项,在我当事人离开日照区的当天夜里进行了栽赃陷害。”

这样的陈词无意,得到听众席的一片认可。

文赟的整个人在越来越激烈的辩护下,更显狰狞。

所以说……

他们千算万算,还漏算了莫修远的能耐。

为了让栽赃没有证据,文赟甚至已经将莫修远居住小区的监控进行了删除,毁灭,却没想到,莫修远还做了一番私下动作,而他并不觉得,莫修远让隔壁安装监控只是巧合,这意味着,莫修远早料到会有此时发生……

他唇瓣紧抿,脸色已经难看到扭曲!

汪海洋微歇了口气,又开口道,“第三项诬陷罪,强奸致死。刚刚我提供了日记这一证据,以及莫修远当庭的深情表白……”

有人突然笑了一下。

汪海洋没有忍住,也笑了一下。

然后好半响才让自己平静下来,清了清喉咙,“以上但没有足够的证据足以说明莫修远没有实施强暴。但根据前面两项的污蔑实施,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莫修远的三项罪名都是被人故意栽赃陷害,甚至于,精液医学报告的真实性,我也希望进行核查,以还我当时人的公道。另外,朱兰兰的父母因特殊原因不到现场,我个人观点认为是被人故意隐藏了不出现,这个人就会是这起事故的始作俑者,我恳请检察官重新受理并彻查此案件。”

秦正箫微点头。

审判长对着秦正箫说道,“公诉方发表观点。”

秦正箫整理了一下衣着,从自己的位置上走出去,说道,“辩护律师给我们提供的证据及证词很大程度说明了莫修远此次案件的疑点重重。如果大家没有忘记,我刚刚问了李强川几个问题,第一个问他是不是提供的收据清单是不是都是村民的签字手印,他说是,但根据汪海洋的证据可以说明,部分村民根本没有支付所谓的迁移费,李强川不可能拿白头收据,所以存在谎言事实。第二问的是李强川是不是亲自打的钱给莫修远的账户,他回答也是。但刚刚的证词中也提到,他从来不会要银行回单,对于一个村干部而言,回单留证据这是最基本的本能要求,也是上政客的时候会特别强调的一项专业课程,我确认他说的不是事实。第三个问题我问的是,是不是莫修远亲口让他挪动征收费,他说是。但据我调查所知,莫修远在这次的征地中,从未亲自出面进行过协商,所有一切都是其他人在做,而他只负责将项目进行监管。我不觉得莫修远有那个时间去认识李强川并推心置腹的让他来做这么明显的贪污事宜。”

“综上,我公诉方严重怀疑,我之前收到的这份举报莫修远的证据存在重大疑义,检察院将对此事进行重新审查,并同时受理原被告律师控诉的对他当事人的诬陷罪名。”秦正箫一字一句的话音,铿锵有力。

如此明显的话语,明白着说明,莫修远的案件,不仅不存在犯罪,反而被人诬陷。

现场有些异动和议论之声。

没想到突然剧情会发生如此大的反转。

审判长和陪审团离席进行商议。

10分钟后,回到座位。

审判长说,“今日受理的莫修远贪污受贿及强奸三罪一案因存在很多证据不足不能判定莫修远是否犯罪是否无罪,经过陪审团商议,给予公诉方及辩护方时间再进行此案的证据调查和寻找,按照证据的完善程度在做二审。全体起立,退庭!”

听众席上的人,陆陆续续的有人开始离开。

陆漫漫坐在那里,默默的看着莫修远被警务人员带离。

她料到,一审是不可能当庭释放的。

毕竟证据还不够充分,而他们能够拿到的最大证据就是刚刚汪海洋在庭上说得义正言辞的那些,其他,得依靠秦正箫的权利去做深入调查,她抿唇,在控制情绪波动。

莫修远离开的身影,往后看了一眼。

看到陆漫漫一个人坐在那里,秦傲恭敬的站在她的旁边。

听众席上的人都在离开,只有她,安静的看着自己,看着自己……

他嘴角拉出一抹笑。

笑容很有魅力,甚至连他的胡渣也变得性感。

他被人带离了现场。

陆漫漫看着他的身影,再次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她觉得有些难受。

难受到,有些不想离开。

至少这里,还有刚刚莫修远出现的气息。

“莫太太。”大概是时间耽搁了一会儿。

周围的人都已经不在了,秦傲恭敬的叫着她。

她回神,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走出法庭。

她脚上的伤痕还没好。

冻疮的伤比一般的伤口愈合得慢,好在也肖尘每天给她上药,也不至于太痛。

她刚走出法庭大门,外面的记者一拥而上。

陆漫漫瞬间被包裹了起来。

秦傲一直护着陆漫漫,避免她被记者伤到。

陆漫漫挥了挥手,让秦傲退后。

秦傲点头。

记者连忙开口问道,“陆小姐,今天莫先生开庭,听说律师为他做的是无罪辩护,目前情况怎么样了?”

“等待二审。”陆漫漫一字一句。

“你相信你先生是无辜的吗?”

“不是相信而是事实。”陆漫漫很肯定。

“听说现场,莫先生当众给你表白,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一心系你,对此你是否有所感动,可以给大家分享一下吗?”

“嗯,很感动。”陆漫漫说,说着,似乎是情绪有些波动,“从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对我如此,我很庆幸这辈子遇到的是莫修远。”

“陆小姐的意思是,除了莫修远,没有男人对你这么好过吗?”

“嗯。”

“那么文赟呢?当年文赟可是公认的好男人。”记者追问。

“你也说那是当年,而且当年……”陆漫漫一字一句,“当我瞎了狗眼。”

“……”记者有些愣怔。

毕竟是记者,下一秒瞬间又活跃了起来,“有人说莫先生是被人诬陷,对此,陆小姐是否有什么可以给我们共享的?”

“法律是清白的,所以我等待法院的判决而不是,自己的臆想,也希望你们能够本着良心播报。”陆漫漫说。

说完,给了秦傲一个眼神。

秦傲上前,强势的推开记者,给陆漫漫留下一个离开的通道。

陆漫漫大步离开。

这般被拥护着走在长长的石阶上显得很有受追捧。

文赟坐在黑色轿车内,冷眼看着陆漫漫的模样。

他刚刚出来,虽然也并不想正面面对莫修远,但不得不说,他被记者忽视了,有记者看到他,似乎是有些犹豫,但就怕跟丢了重要人一般,最后对他进行了舍弃,而是耐心的等待陆漫漫的出来。

文赟关上车窗,让司机开车离开。

不想面对记者是一会儿事儿,被人忽视又是另外一会儿事儿!

陆漫漫也看到文赟小车离开,嘴角冷笑着。

秦傲将车子开到她的脚下。

陆漫漫推开记者,上车,刚上车,一道人影也这么飞一般的速度冲了上来,坐在副驾驶室。

陆漫漫习惯了叶恒的不正常举动。

也不知道这个二货男人被赶出去后,在什么地方蹲着。

车子缓缓离开。

无数记者被甩在了身后。

陆漫漫回头,表情恢复得很平静。

倒是叶恒,半点都停歇不了,他激动的问道,“听说刚刚阿修当场给你表白了,那个霸气!”

“嗯。”陆漫漫应了一声。

感动一直在心间,甚至一不留神就会想起他低沉的嗓音。

但是……

她现在更关心的是,莫修远好久能够无罪释放。

他在监狱,瘦了好大一圈。

她很心疼。

“当时文赟什么表情?”叶恒问。

“我没看。”

“你怎么就不看呢?这么大快人心的时候,你怎么就能不看!”叶恒有些不爽,似乎是没有看到文赟狼狈的模样就不痛快。

陆漫漫清淡的声音说着,“移不开视线。”

“什么?”

“无法将视线从莫修远身上移开。”

“……”所以。

这也在花式秀恩爱了。

但不得不说,那一刻叶恒突然有些什么敏感的神经被撞击了。

他从来不容易感动。

却莫名被这两口子弄得有些多愁善感。

他瘪嘴,看着窗外。

爱情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可以让人,醉生梦死。

他的沉默,让车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陆漫漫手机响了起来。

“古歆。”

“漫漫,听说这次莫修远的上庭非常的激烈?做的是无罪辩护?”古歆也有些兴奋的语调。

“嗯。”

“那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等待二审。”

“漫漫你丫的真能干,要我是男人我肯定会巴心巴肺的跟你,活该文赟当年把你弄丢了。”

陆漫漫抿唇,没有过多的额情绪。

文赟这个人名字在她脑海里面,除了厌恶没有其他。

她连恨都不想再去恨,只是对这个人有一种厌烦的本能情绪而已。

“话说,莫修远在法庭上给你表白了。”古歆问她,笑得何其邪恶。

陆漫漫就知道,古歆的重点永远都在八卦上。

但她不介意,所有人都再次提醒她一次,莫修远刚刚的举动。

因为真的,很暖。

很美好。

“嗯,他说他这辈子只会有我一个女人。”

“曾经和将来!”古歆补充,又说道,“我他妈的真的被莫修远这货都给震撼了,你说纵横花花世界这么多年,居然从来没有沾染,如果不是和你这般的恩爱啪啪啪啪,我还真的怀疑莫修远这货有毛病。陆漫漫,你说,你丫的运气怎么就能够这么好?你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吗,让莫修远这个万年绝种好男人被你给碰上了。而且不得不说,莫修远还真帅!不关乎外貌,就是整个人那完美的气质,就是一道风景线!”

陆漫漫就听着古歆在她耳边叽叽咋咋。

她乐意听。

因为莫修远可以承载所有的赞美,他值得被所有人赞许。

古歆在她耳边说得也累了,好久终于歇了口气说道,“好了我不说了,说多了我都会嫉妒死。”

“古歆。”陆漫漫叫她。

“嗯?”

“不要只看到别人的好,偶尔想想自己,是不是也丢掉了什么?”陆漫漫说得很严肃。

和古歆有些八卦的语调不同。

古歆沉默了一秒。

她没心没肺的笑了一下,“我从来没有说翟奕不好。”

“你知道我说的谁。”

“不知道。”古歆一口咬定,“知道也不想知道。”

陆漫漫看着窗外。

她不强迫她。

她早说过,冷暖自知。

挂断电话,陆漫漫看着窗外,看着年后的文城,依然繁花似锦!

安静的车内。

又这么过了几分钟。

陆漫漫的电话响起。

这次,是她等待的那个电话,所以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接通,“秦先生。”

“陆漫漫,如果有空,现在到我的酒店来一下,商量莫修远接下来的案件。”

“我马上到。”

“嗯。”那边应了一声,就挂断了。

陆漫漫对着秦傲直接说道,“去秦正箫的住所。”

“是。”秦傲点头。

陆漫漫和秦傲一班飞机到达的文城,酒店都是陆漫漫安排的,自然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陆漫漫下车。

叶恒自然的也准备跟着。

陆漫漫阻止,“你们别跟着,我一个人去。”

“嗯?”叶恒蹙眉。

“不适合人太多,秦正箫这个人我不是那么熟悉,但至少知道,他疑心重。人太多,更不方便谈事情,你们在这里等我就是。”陆漫漫交代完,也没管叶恒同不同意,转身就走了。

叶恒看着陆漫漫的背影。

这个女人,是金刚做的吗?

这么能拼!

陆漫漫一走走进酒店电梯,深呼吸,看着电梯的数字一路往上。

到达。

她走出去,敲门。

房门打开。

秦正箫换了一身休闲的家居服,让陆漫漫进去。

两个人坐在总统套房的书房内。

秦正箫将案件的分析放在陆漫漫的面前,开门见山的说道,“目前想要彻底洗脱你丈夫莫修远的罪名就是,查证到诬陷人!而这个人我们都很清楚,是文部长文江兴。”

“嗯。”陆漫漫点头。

“在文城,甚至说,在整个北夏国能够真的敢调查文江兴的人不多。”

“所以才会找到你。”陆漫漫直白。

秦正箫看了一眼陆漫漫,“我也不敢明目张胆。”

“我知道。”陆漫漫点头。

“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他们自投罗网?”秦正箫说,“想要真的查,很难。”

陆漫漫抿唇。

所以秦正箫是在让她给意见。

陆漫漫说,“朱兰兰的父母会是一个突破点。”

“继续。”

“朱兰兰一家人凭空消失,要么就是被人暗杀了,但我想这个关键时刻应该没有人敢这么做,所以应该是就是被人关押了起来。”

“然后……”

“我们现在最先做的事情就是,找到朱兰兰的父母,证实莫修远的强暴是诬陷。”

“找到了,只能洗脱莫修远的罪名,能够打击文家?”秦正箫皱眉。

“当然,因为文家人不会让我们找到他们。这是唯一可以指证莫修远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能有失。朱兰兰的父母一死,死无对证了,莫修远的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只要法庭认可精液医学报告,那么莫修远就无力回天。”陆漫漫说得直白,“而据我所知,既然文家人敢拿出精液医学报告,充分说明,他们有那个把握让那个出具假报告的人,说假话!”

秦正箫似乎是审视了一眼陆漫漫,你的意思是,“我们对文家人进行监视。”

“是的。”陆漫漫点头,“一边以你的权利放出风声对朱兰兰的家人进行寻找搜索,让人以为你的一心放在了调查朱兰兰家人的事情上,其实暗地里,我们最重要做的就是,监视好文家人。”

“你的意思是,文家会在这两天对朱兰兰的家人动手。”

“以绝后患,文家人一向都心狠手辣。”陆漫漫肯定。

“好。”秦正箫点头,似乎对陆漫漫的提议,无比认可。

“另外,贪污和受贿也有突破点可以查询。文家人为了让莫修远的证据看上去充分,就动了大手笔,而这个大手笔就意味着牵扯着很多人很多事儿,一步一步调查下去,终究会有人露出马甲,比如李强川,显然他的假话是有目共睹的,你多审判他几次,也许就能够问出点什么了,当然,我也不觉得文家人会愚蠢到让自己来和李强川对接,但终究会有人和文家人对接的,只是看有没有那个能耐,顺藤摸瓜而已!”

“你是在质疑我?”秦正箫看着陆漫漫,眼眸有些紧。

“秦先生你言重了。”陆漫漫笑着说,“我只是觉得,文家人太狡猾了而已。”

秦正箫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陆漫漫也保持着沉默,不敢多说。

秦正箫这么沉默了几分钟,说道,“具体的事情我知道怎么做,你先回去,我有什么需要你的时候,会给你主动联系。不过陆漫漫,别怪我没提醒你,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到时候我不想莫修远出来后,看到的是你的尸体。”

“谢谢你的好心提醒,放心,我会活得很好。”陆漫漫一字一句。

“不送。”秦正箫冷冷的逐客令。

陆漫漫站起来,迈着脚步离开的时候,说道,“秦先生,我能见见莫修远吗?”

“不能。”秦正箫低着头,没有看她,直接拒绝。

陆漫漫咬了咬唇。

大步离开。

她离开秦正箫的酒店,坐在秦傲的小车内。

叶恒看着她出来,连忙问道,“和秦正箫那只狐狸说什么了?”

叶恒似乎很喜欢给人起绰号。

“说了些接下来要调查的事情。”陆漫漫对着叶恒,说道,“你能找人监视文家人吗?”

她不是不相信秦正箫。

但这毕竟是在文城,文城的地盘,叶恒更熟。

“当然可以,我马上安排。”

“绝对不能让文家人发现了!”

“放心。”叶恒点头。

陆漫漫安静的听着叶恒打电话一直在交代事宜。

她整个人靠在后座上。

很想莫修远。

很想。

觉得整个热街道上,都是他的影子,却摸不到,摸不到,还转瞬即逝。

“好了,文家人有什么异动,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叶恒交代完了,转头对着陆漫漫说道。

“谢谢。”

“对我道谢太客气了,何况我也不是为了你。”

“叶恒。”对于叶恒的吊儿郎当,陆漫漫很严肃。

“嗯?”

“莫修远真的没有碰过其他女人吗?”陆漫漫问他。

叶恒笑得更加的吊儿郎当了,他高昂的声音说道,“我看你这般淡定,以为你不在乎,没想到女人果真是女人,就是这么肤浅。”

陆漫漫不想搭理他。

叶恒说,“如果莫修远没有碰过尹兰旖,那么他就没有碰过除了你之外的任何女人。但听说,莫修远确实没有碰过尹兰旖,真正碰尹兰旖的是莫里斯。阿斯是喜欢尹兰旖的,要不然也不会再这么长一段时间去了国外,就没有回来了。想来,是需要一段时间平息尹兰旖的死亡。”

“……死亡?”陆漫漫看着叶恒。

叶恒那一刻才突然发现自己失言了。

这事儿,阿修有交代不能说出来,特别不能给陆漫漫说。

他果断的,犯了大忌。

他觉得他会被莫修远给掐死。

“你说……”

“陆漫漫。”叶恒打断陆漫漫的话,直白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做解释,你也别问我具体详情,我不知道,不知道!统统都不知道,我求你发放过我吧,我会被阿修扒皮的!”

陆漫漫瞪着叶恒。

没见过这么怕死的。

还配文城叶公子的称号吗?!

“我果然不能和女人保持太久的关系,叶半仙在我年幼的时候就给我说了我会死在女人手上,想来,果然如此。我他妈终有一天会死在你的手上。”

“你不会。”陆漫漫一字一句,“你会死在唐夭夭的手上。”

“她?”叶恒讽刺一笑。

这段时间因为忙碌莫修远的事情,他几乎都快忘记了有这号人的存在。

“不相信就算了,你就自己持续作死吧。”陆漫漫一字一句。

叶恒从不把自己觉得没必要的事情放在心上。

所以才那么触不及防的有一天,真的死在了唐夭夭的手上。

当然不是真死。

死了干脆一了百了也好。

是半死不活!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车内又恢复了安静。

陆漫漫突然响起什么,连忙拨打了电话。

叶恒看着她的模样。

陆漫漫口吻很恭敬,她说,“秦先生,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那边依然冷漠,言简意赅。

“我有个朋友叫做翟安,被市政以网络谣言传播的罪名进行了关押看守,现在在看守所待着,我怕被人遗忘了。还请你通过关系,早点放他出来。”

“我问问情况再说。”

“谢谢。”

十分钟后。

秦正箫打来电话,“你现在去看守所接他,他的关押时间刚满。”

“谢谢。”

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转头对着秦傲说道,“去看守所。”

说完,想了想,又说道,“算了,回别墅。”

“不去接翟安了。”叶恒听到她的电话,有些诧异。

“我让其他人去接。”

叶恒蹙眉。

陆漫漫已经拨打了电话,“古歆,不是想要知道翟安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什么?”古歆被陆漫漫的电话弄得莫名其妙。

“现在你去看守所,翟安在那里。”

“他被关押了?”

“拜你所赐。”

“我?”古歆诧异,随即明白。

当时因为她的原因暴露了他们的暗中操作,所以才会致使翟安紧了看守所拘留。

心里也说不出来什么滋味。

“如果拒绝就算了。我让翟安自己打车回去。”陆漫漫没有逼古歆,但有时候就是见不得她本来风风火火的性格,变得这么犹豫不定。

“算了,我去吧,那地方也不好打车。”古歆自然的开口,“毕竟,说声对不起也是应该的。”

陆漫漫抿了抿唇。

翟安要的,从来都不是对不起。

但她没有多说。

很多其他事情她可以帮古歆,可以为她做,但是感情的事情,她只会点到而止。

“你还在撮合翟安和古歆?”叶恒看陆漫漫,有些不悦的开口道,“古歆那傻妞,真应该让她和翟奕这个阴险小人在一起,不受到教训,不知道哥们是铁打的!”

“我知道。但是古歆是我的朋友,所以我看不下去。”

叶恒不多说。

反正你丫就圣母呗。

……

古歆挂断电话,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纠结的。

她深呼吸。

既然答应了,就答应吧。

她在别墅换了一套衣服,叫了个司机出门。

心里有些慌张。

说不出来的滋味,反正不是很好受。

车子停在看守所门口。

翟安已经在大门口等候了。

刚刚签字离开的时候,狱警说有人回来接他,让他在大门口等着。

他想都想就知道会是陆漫漫。

却真的很意外,看到古歆从车上下来。

古歆看着翟安站在那里,也有半分钟的尴尬。

2月份的文城天气,依然很冷。

今天天色也不好,阴风阵阵,寒气在身体上乱串,她觉得她就开车么下车那一两分钟,就冻得她全身成冰了一般。

两个人这么莫名的沉默了一秒。

还是翟安主动开口说道,“陆漫漫有事儿吗?”

“大概是。”古歆说,“所以让我代她来接你。”

意思在说,不是她主动要来的。

翟安淡笑了一下,很自然的走进去,坐进了副驾驶室。

古歆回到后座。

有些沉默的车内,反而是翟安说着,“开车吧。”

不知道又从何时开始。

和翟安单独在一起的空间,会这般的尴尬!

小宅愉快的飘过~

今天周五。

明天又周末了~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