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八章 绝地反击(9)离间计/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小车内。

古歆一直看着车窗外,她总觉得气氛很尴尬。

尴尬到,她有些无措。

其实从她当年,她选择翟奕后,因为和翟安曾经的暧昧朦胧,她也曾尴尬过,那种尴尬和现在的似乎又有些不一样,那个时候的尴尬只是怕翟安对她说什么做什么,让她心里为难和不适,也有些对翟安的内疚。现在的尴尬却是……

却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和翟安相处。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再是来自于她,而是他。

她抿唇,尽量让自己能够平静和安静下来。

车子开得不快不慢。

窗外下起了下雨,雨水打在玻璃上,一点一点,滑落。

古歆看着熟悉的街道,她知道下一条街之后不远,就是翟安的住所了。

也曾经是她住过的地方。

她其实一直很诧异,翟安为什么还住在那里。

如果换成是她,她早就搬走了。

她深呼吸,突然开口道,“翟安,请你吃午饭。”

用的陈述句。

前排的翟安一直安静的坐在那里,听到古歆的声音,似乎是往后看了一眼。

古歆连忙说道,“可以吗?”

翟安眼眸回转,看着前方,看着雨刮在面前摇摆,他说,“不用了,我有些累,想要回去休息。”

“当我的道歉。”古歆突然很不喜欢翟安的拒绝,“如果不是我的原因,翟奕应该也发现不了我们之间的合作,害你在看守所关了这么多天……”

翟安其实是真的有些不耐烦的。

在看守所这几天虽然被人丢弃在那里不闻不问,但换了一个环境,换了一个糟糕的环境,他是真的没有休息好,但是。

他答应了。“嗯,那我回去洗个澡换套衣服。”

他答应,不是因为其他。

而是,他知道古歆的性格,在认定自己做错的事情的时候,就会想办法弥补。

如果不能弥补,她会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的生活很简单,而他,也不当打破了她简单的人生。

车子停在翟安的小区。

下面下着小雨。

古歆连忙让司机去拿备用雨伞。

“不用了,几步路,我跑进去就行了,而且雨小。”翟安说得无所谓,打开车门就下车了。

古歆那句“我在车上等你的”的话还未说出口,就看到的身影消失在了小雨的小区中。

她这么看了一会儿,回头,静静的坐在车上。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翟安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下来了。

古歆看着那把黑色雨伞,还未来得及扬起唇角,就看到被黑色雨伞挡着的文妍。

文妍搂抱着他的腰,翟安搂着她的肩膀,两个人看上去很亲密。

古歆喉咙动了动,有一刻甚至是有些懵逼的。

后座车门打开。

翟安给文妍打开车门,打着雨伞不让她淋湿的让她坐进去。

古歆甚至看到翟安为了给文妍打伞而自己的肩上沾上了细小的雨珠。

她回神,表现得很淡定。

文妍坐在后座,和她坐在一起。

翟安转身走向了副驾驶室,他应该是洗了澡,身上的衣服都换了一套,头上还有洗发水的味道,带着熟悉的清爽味。

翟安坐定后,转头说道,“文妍也没吃午饭。”

古歆点头,点头那一刻还笑了一下说着,“当然,请你吃饭,带家属应该的。”

翟安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文妍转头看了一眼古歆,嘴角笑得恶毒。

古歆表现得很自若,只是本能的和文妍的距离保持了一段。

车内。

文妍趴在副驾驶的背座椅上,和翟安挨得很紧,两个人在低语,偶尔传来文妍娇媚的笑声。

古歆觉得她应该坐副驾驶室的。

她依然看着窗外,耳边的声音也不大,她能够听到,但也没真的听进去,反正情话也就那些,她和翟奕也经常会嚼耳根子的。

她只是没有想到,翟安这么开放。

开放到,居然和文妍已经同居了。

“小姐,你们去哪里?”司机大概是一直没有收到目的地,有些忍不住的问道。

古歆一怔,想了想,她回头准备问他们吃什么,就看到文妍趴着的上身稍微往前伸了一下,然后一个吻轻轻的咬在了翟安的耳朵上。

翟安脸似乎有些红。

耳朵也红了。

古歆知道,翟安的耳朵很敏感,是真的很敏感。

以前还小的时候她就知道,小的时候最喜欢说悄悄话,她每次靠近翟安的耳朵,翟安就会满脸通红。

她回眸,对着司机说道,“去橄榄路那里的盛世皇朝吧。”

话一出。

翟安似乎是转头看了一眼古歆。

“道歉也要有诚意,所以咱们可以吃好点。”古歆说。

翟安抿唇,没有说话。

吃好点的意思就是。

古歆定了一个超级豪华包房。

偌大的超级豪包里面,一个奢侈的旋转式饭桌,金碧辉煌,至少可以坐整整20人,三个人进去,很是空旷、伶仃。

古歆让服务员安排的一桌子菜也很多。

山珍海味。

用一句比较夸张的话说就是,一样菜系吃一口,就饱了。

古歆招呼着他们坐下来。

两个人自然的坐在一起。

古歆离了他们两三个位置。

服务员小心翼翼的问了古歆至少三次,“古小姐,就只有你们三个人吗?”

古歆白了一眼服务员。

服务员不敢再多嘴了。

不得不说,里面伺候的服务员都比吃饭的人多了3倍。

古歆拿起红酒杯,主动开口道,“我最不喜欢欠人家什么了,翟安,这次是我的不对,我给你道歉。”

翟安拿起酒杯。

两个人距离有些远,是碰不到的。

他点了点头,就抿了一下。

古歆确实一口就干了。

翟安看着她的模样。

也知道她酒量好。

而他,就不用逞强了,他酒量很不好。

文妍一直保持着安静,难得看上去很是乖巧。

她一直在帮翟安夹菜,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古歆有时候看着他们的互动其实是有些出神的,她在想,男人是不是应该都喜欢这样的女人,虽然她真讨厌文妍,但这般小女人的模样,大概真是男人都梦寐以求的。

怪不得。

翟安终于接受了文妍。

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这么多年文妍的付出和持之以恒,大概是真的感动了翟安。

一般的人,应该都会感动。

她又让服务员给她倒了一杯,真诚的说道,“翟安,文妍,我敬你们一杯。以前大家都有些不愉快,我不喜欢你也不喜欢文妍,但现在看你们这么恩爱和甜蜜,突然就觉得很多事情是应该释然的,我祝福你们白头偕老。”

翟安看着古歆,看着她的模样。

文妍先拿起了酒杯,“古歆,以前我们之间的矛盾,也是因为我们的阴错阳差,现在大家都找到了好的归宿,曾经那些事情在我心中早就烟消云散了,虽然翟奕不在,我也祝福你和翟奕。”

古歆笑着,这次主动走过去,和翟安和文妍都碰了杯。

古歆依然一干二净。

文妍也一干二净。

翟安犹豫了一下,准备喝掉。

文妍突然拦住他,“你酒量不好,我帮你喝。”

翟安笑了一下,眼神中都是宠溺的味道,“虽然酒量不好,但不喜欢被女人保护。这种事情,应该男人来。”

这种事情,应该男人来。

古歆坐回到自己的位置。

她想那晚上她撞见翟安和文妍接吻。

当时翟安也是这么说的。

饭桌上有些安静。

古歆还是有些后悔,自己一个发神经就到了这种地方来吃饭。

这么大一桌子菜,着两三个人,真的觉得有些傻逼。

她吃得不快不慢。

偶尔自己喝点酒。

翟安和文妍一直很亲密。

翟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一杯红酒而有些酒醉,脸早就潮红了,此刻放下筷子,低声说着去洗手间。

翟安的离席,就剩下古歆和文妍两个人,显得更加的空旷了。

古歆有些食不知味。

东西太多,麻痹的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下筷子。

她再次为自己的意气用事而不爽。

“古歆。”文妍突然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角。

古歆抬头看着她。

“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要这么兴师动众的给翟安道歉,但我希望,你可以远离翟安。”文妍一字一句的说道。

所以刚刚,刚刚说什么烟消云散,这个女人都是装的了。

“我承认我没你的大度,我这个人很小心眼,我不希望翟安和其他任何女人有交集,特别是你这种前妻。”文妍毫不委婉的话语,说得清楚直白。

古歆最受不了这种被咄咄逼人的滋味。

她也放下筷子,对着文妍冷笑着,“也就你把翟安当宝而已,我既然选择不要他,就没想过再和他有什么感情交集。对我而言,翟安什么都不算,而我之所以这么请他吃饭,也只是不想和他再有交集,大家互不相欠。”

“是吗?”文妍狠狠的看着她。

“我有必要骗你吗?!”古歆更加讽刺的声音,说得掷地有声,“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翟安,所以放心吧,我没那个闲工夫和你抢他!”

文妍笑了一下。

笑了一下,眼眸往上抬了一秒。

古歆转头,转头就看到翟安站在那里,脸上表情很淡。

手上还有些水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包房的洗手间走了出来。

她没说错什么。

所以不需要觉得有任何的不适。

翟安也没有说什么,坐回原来的位置。

文妍更加亲昵的对待翟安,脸上的笑容明显而灿烂。

古歆知道自己被文妍这女人算计了。

就是故意说些话,让她说出她刚刚说的话。

她不计较,那是因为翟安知道她的想法,再次说出来,翟安也不过是再听一遍而已。

对于翟安现在而言,她说什么,又有什么影响力吗?!

她低着头吃饭。

如果换成平时,她早就甩手走人了。

对着这种自己不喜欢的人吃饭,她觉得很委屈自己,而她最不喜欢委屈自己了!

但终究,今天她请客,她忍。

一顿饭吃了不到一个小时。

结束后,翟安就没有在坐古歆的车了,而是很自然的招了一辆出租车,亲昵的搂着文妍离开。

古歆就看着他们的背影。

看着出租车消失在细雨中。

这个鬼天气,真是冷死人了。

古歆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小车内,有些不爽的语气让司机回别墅。

……

出租车内。

文妍靠在翟安的身上。

翟安几天几夜没有睡好,脸色的憔悴其实很明显。

他有些累的靠在后座,此刻是恨不得躺在自己的床上,睡个三天三夜。

揉了揉有些痛的太阳穴,翟安轻声说道,“我先送你回去。”

“我想陪着你。”文妍撒娇的说道。

“我今天真的很累了。”翟安疲倦的声音,很是明显。

文妍想要开口说的话,还是咽了下去。

她太急切,她怕翟安反感。

这段时间虽然翟安一直很好很好,很照顾她,心细体贴,但她总觉得,翟安的距离还是那么远,远到她觉得患得患失。

车子停在文家大院。

文妍亲了一下他的脸蛋,“那你好好休息。但是别玩失踪哦,24小时为我开机,否则我又会急得到处找你,然后在你家门口都蹲了好几天了。”

“嗯。”翟安点头一笑。

文妍依依不舍的看着翟安离开。

因为这几天翟安突然消失,她真的吓惨了。

她怕翟安就这么离开了文城。

就跟很多年被古歆伤害了一般,说走就走。

她通过好多关系才知道他去了哪里,她才义不容辞的跟着去了。

现在,她真的是怕了古歆这个女人,所以才会在刚刚饭桌上,故意说那些话,让翟安听到,也让翟安对古歆再也不会有任何留恋。

……

翟安躺在出租车内。

他轻闭上眼眸,只是在闭幕眼神。

他还没有那个习惯可以在车上睡着,特别是在出租车上。

他脑海里面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声音。

最深刻的就是那句,“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翟安……”

一辈子有多长?!

很长。

他睁开疲倦的眼眸,看着文城的街道。

其实早就放下了,但这么猝不及防的听到这种话,还是有些隐约的波动。

他轻抿了一下薄唇。

总之,时间会冲淡一切的。

……

陆漫漫回到别墅。

叶恒离开了。

她坐在客厅沙发上。

今天上午莫修远上庭的新闻已经铺天盖地的播放了出来。

从最开始的嫌疑人,变成了受害者。

这样的转换,完全是让整个文城都轰动了。

当然,虽然现在莫修远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无罪释放,但在大众的视野里,莫修远早就无罪了,莫修远就是被人栽赃陷害了,所以莫修远还是他们心目中的那个男神,谁都撼动不了。

陆漫漫看完新闻,心思在摇曳。

接下来的很多事情都要看秦正箫的能耐了。

文家人在文城控制的这么多年,至少一半以上的官员是文家人的死忠,而这部分人大多数都是重要官职人员,秦正箫有没有这个能耐让这部分人妥协?!

而这个时候,文家人会不会真的按兵不动。

按兵不动对他们而言其实是最大的阻碍,之前的犯罪证据文家人肯定是有了把握才拿出来的,秦正箫要查,特别是在有官员故意掩饰行为下,很难。

如果案件一直拖着,莫修远就在监狱的时间越长,而越长的案件,等大众对这则新闻失去了热度,也自然没有了他们想要得到的效应。

她得想办法,让文家人,骚动起来。

正这么沉思着。

陆漫漫电话响起。

看着秦正箫的名字,陆漫漫赶紧接通,“秦先生。”

“陆漫漫,现在遇到一个有些棘手的事情。”

“什么?”陆漫漫屏住呼吸。

这段时间,一点点不好的消息,都能够让她的神经紧绷到最高点,甚至是,呼吸不畅。

“南家在施压。”

陆漫漫咬唇。

“文赟的妻子南之沁让他爷爷南部长,给统帅参了一本,大体意思就是文城的事情,不应该由我直接来接受处理,应该由文部长指派人来处理最为妥当。你知道,北夏国就两个部长,一个南部长,一个文部长,这两个人如果串通一气,统帅也很难做。”

“你的意思是,你很有可能,会在这起案件中被调离。”

“对。”秦正箫说,“文部长这次倒是聪明,他没有亲自给统帅说,倒是通过自己孙媳妇的关系,让南部长给他传了这么一句话。南部长和文部长之间也有些交情,南之沁回家一哭闹,南家人自然就觉得这事儿统帅做得不够妥当,当然,另一方面,南部长也有自己的私心。既然统帅能够让人直接处理文部长的事情,指不定今后也会有那个想法让人来直接处理他的事情,这种关乎到权利的事情,南部长肯定也不会任由这么发展了下去,所以绝对会站在文部长的立场上说话。”

“我记得,你未婚妻是南之薰。”陆漫漫提醒。

“你别打她的主意。她虽说是南部长最宠爱的一个孙女儿,但是关乎到政权上的事情,她也不能左右了她爷爷。更何况,南部长帮文部长大部分原因就是出于私心,我想南之沁的举动也只是一个引导线,南部长或许早就有此想法只是没有一个合理额的借口去推波助澜而已。再说,陆漫漫你也知道南家现在几个党派,南之薰的话,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反而会让南部长为难。”秦正箫一字一句,“而我现在,最忌讳的人就是南部长。你知道我不可能为了一个莫修远,就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好,我知道了。”陆漫漫点头。

她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棘手了。

两个部长同时对统帅的安排产生了质疑,秦正箫的立场就尴尬了。

“你知道了?知道怎么做了吗?”

“我不知道。”陆漫漫说,在尽量的让自己能够思维清晰,“我只知道,你刚刚说南之沁回家哭闹,而我觉得,我应该下手的就是这个女人了!”

秦正箫似乎是沉默了一下,“陆漫漫,你很聪明。我等你好消息。”

那边挂电话也想很快。

陆漫漫拿着手机,却有些出神。

从南之沁下手。

也就是,离间。

离间文赟和南之沁的感情。

她之前就想过这件事情,想着文赟拉拢了南家,势力有高升了一步,如果南之沁为利益,其实反而不好办,如果是为了感情。

感情这种东西。

谁说不是说破就破。

她连忙拿起手机,拨打,“叶恒。”

“嗯?”

“当初文赟和江伊遥苟合的视频,是不是在你那里?”

“文赟和江伊遥?”叶恒捉摸了半响。

突然想到,“是不是就是那次你和阿修第一次联合弄文赟那个视频?”

“嗯。”网上传播的视频,早就已经被删的一干二净了。

“应该有备份,我找到了,马上传给你。话说你拿来干嘛?!”叶恒奇怪的问道,“你不会是当A片看吧?话说阿修也进监狱几十天了,你是潮得慌?”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陆漫漫甚是无语。

就不能有一丁点单纯吗?!

“我就是随便揣测而已,不是就不是,那么凶干嘛!”叶恒瘪嘴,“话说陆漫漫你憋不住的时候,你可以给哥要啊,哥满满几大盘呢,你想要什么样的都有!”

陆漫漫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她捂着自己的脸。

被叶恒这么说,倒真的有些害羞。

话说她真有这么饥不择食吗?!

那一刻,却突然想到莫修远和自己一片白花花的画面……

果然,好污。

她咬牙。

这个二货叶恒。

真是从来都不在一个正经线上。

她拿起手,翻阅新闻内容,每次都被叶恒弄得,很脱线。

看着看着。

收到叶恒发过来的邮件。

手机是可以自己下载播放的。

陆漫漫一点开。

里面淫荡的声音此起彼伏。

陆漫漫也没有关静音。

王忠在房间收拾,听到这种声音,整个人突然怔了一下。

陆漫漫也这么怔了一下。

当她反应过来关上声音的时候,王忠的眼神已经非常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看得她脸红了,王忠脸也红了。

王忠吱吱唔唔的说着,“莫先生应该快出来了……”

“……”她那一刻真的很想钻地缝。

该死的叶恒!

该死的叶恒!

她咬牙,将视频关上。

此刻王忠已经自动的离开了客厅,不知道去了哪里。

陆漫漫也觉得自己尴尬得要命。

她拿着手机,一瘸一拐的上了楼。

回到卧室,拨打,“叶恒。”

声音还有些咬牙切齿。

“我说陆漫漫,你就不能一件事情说完吗?哥现在困得慌,想睡会儿。”叶恒说的倒是事实。

这段时间因为一直忙碌莫修远的事情,今天开庭又起了个大早,现在半下午,困得眼皮都抬不起了。

陆漫漫即使和她作对的!

想来,两个人看彼此,都已经很不对眼了!

陆漫漫说,“冷俊成的电话给我一个,我忘记存了。”

“做什么,你丫的不会是看上他了吧。虽说长得是真的还行,但……你丫的被做梦了!”叶恒怒吼。

“叶恒,我真想知道你脑袋瓜里面都装什么了,装屎了吗?!”

“陆漫漫你说脑袋里面装是屎了!”叶恒头发都竖起来了。

“冷俊成的电话是多少?!”

“我偏不告诉你!”叶恒狠狠的说着。

陆漫漫居然敢骂他脑袋里面装屎了!

卧槽!

这么恶心的脏话,她怎么说得出口!

“你是打算让莫修远在监狱里面一辈子?”陆漫漫扬眉。

叶恒咬牙。

威胁他!

陆漫漫就是在威胁他。

不受威胁。

坚决不受威胁。

但是下一秒,规规矩矩的将冷俊成的电话号码说了出来。

说了后,又爆了句粗口!

然后把电话愤怒的挂断了。

挂断了,火冒三丈!

唐夭夭此刻在卧室,也是打算睡一会儿的,然后就突然听到叶恒气急败坏和陆漫漫吵架的模样。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个世界上能够把叶恒气得爆炸又无力发泄的女人,大概就只有陆总了。

陆总真是女中豪杰啊!

心里莫名还有些,痛快。

“你丫的笑什么笑!”叶恒转头,就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唐夭夭一脸笑容满面。

爷愤怒的样子很好笑吗?!

唐夭夭收好笑容,不说话。

“下次再发现你嘲笑我,有你好看的!”叶恒威胁,对唐夭夭是半点都不会怜惜。

唐夭夭保持沉默。

她也知道,惹不起这尊大佛。

所以规规矩矩的,躺在一边闭上眼睛睡觉。

叶恒有些被气得气喘不匀。

他这么瞪了好久唐夭夭,看着她因为怀孕而有些婴儿肥的脸上,看着她闭着眼睛,安静无比的睡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脸上婴儿肥,倒显得她皮肤又好了些,不施粉黛,也不会觉得很丑。

他以前一直觉得,不化妆的女人,大多很丑。

心里突然有些痒痒的。

他从来不会抗拒自己的心里反应,一把抓起唐夭夭,一个大大的吻就印了上去。

唐夭夭完全是愣怔的。

上一秒不是还一副想要杀了她表情,这一秒,又莫名其妙的亲她。

亲的还很狂躁。

她也不反抗,就这么任由叶恒亲了半天。

叶恒的手也不规矩的在她身体上抚摸。

好久。

叶恒觉得自己此刻更暴躁了。

他放开唐夭夭,看着她因为他的亲吻而有些红肿的嘴唇,甚至粉嫩的唇瓣上还有他们清亮的液体,让她此刻的模样,又似乎更加诱人了些。

他说,“让你现在帮我你还行不?”

叶恒的意思,唐夭夭当然知道。

他不会上她。

尽管医生说过,3—6月是安全期。

但是叶恒绝对不上大肚子,这是他做人的最后底线。

在叶恒的心目中,她其实也就和外面所有的女人一样,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唐夭夭从床上坐起来,说,“我试试吧。”

叶恒一副理所当然。

其实。

后来,叶恒叫得凶,身体反应也很明显,但最后,反而睡着了。

唐夭夭看他睡了。

也就不为难自己的躺在了他身边。

她看着天花板。

还有3个多月。

3个多月后,她就解脱了!

……

莫修远的别墅。

陆漫漫拿到了冷俊成的手机号码,快速的拨打了过去。

“你好。”

“是我,陆漫漫。”

“大嫂。”冷俊成对她倒是很恭敬。

“冷俊成,我现在发一个视频给你,你帮我黑一台电脑,就是说只要那个人一开机,马上就能够看到这个视频内容。”陆漫漫说,“做得到吗?”

“应该不难。”冷俊成属于比较内敛的人,没有叶恒的浮夸,说话也比较有分寸,做事情很是靠谱。

“你把邮箱地址给我,我会给你讲黑哪一台电脑。”

“好的。”

挂断电话。

陆漫漫收到邮箱地址。

她打开笔记本电脑,将视频转发了出去,同时写了一个人的名字“南之沁”!

以冷俊成的能力,找到南之沁的IP地址并不难。

她只是很想要让南之沁在好好的回温一下,文赟曾经的龌龊。

不管怎样。

不管哪个女人,知道和看到以及再看到,都会是不同的感受。

她也是恋爱中的女人。

她也知道,如果谁把莫修远和其他女人的视频发给她,不管是几百年前的东西,她觉得自己也会崩溃到弄死莫修远,好在……

那个男人说。

除了她,也只有她。

今天再次二更!

二更!

么么哒!

另外,购买《豪门长媳》实体书的亲们,截止日期是7月25日哦!

请已报名团购的亲,找管理,找管理,找管理,25号就会统一下单了。

很快,就能够看到宅的亲笔签名咯!

还有。

小宅其实有些小受伤。

亲们是不喜欢宅吗?

分明这么多人看宅的文,但是进宅的正版验证群的亲好少!

难受。

所以小宅再给你们说一声,进入小宅验证群(QQ群号:378414307),进去之后一定要找管家们验证正版群。

一定要哦。

因为正版群才会有更多你们在网上没有看到的精彩内容。

好了。

下午二更伺候各位亲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