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九章 绝地反击(10)离间计2/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别墅,莫修远房间。

陆漫漫躺在床上,很困,但睡不着。

她翻来覆去。

等待。

2个小时后。

冷俊成打开电话,“大嫂,你交代的工作完成了。只要对方今天任何时候打开电脑,开机后就会弹出你发给我的那段视频。”

“辛苦了,冷俊成。”

“为你效劳,应该的。”冷俊成很客气。

陆漫漫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挂断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莫修远身边的人,对莫修远,异样的尊敬。

以至于对她都恭敬无比。

她不打算深想。

她觉得,莫修远会告诉她的,终究会告诉她。

她捂着被子,睡觉。

等待,等待着。

时间的发酵。

好不容易睡着,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她有些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起来,然后去浴室简单洗漱,下楼。

王忠在客厅等她,看她起床,才去厨房,将晚餐上桌。

陆漫漫吃着晚餐。

一般的人应该也会习惯用电脑,南之沁这么一个下午,早该开了电脑了吧。

她一边吃一边想着。

到了晚上9点钟。

陆漫漫接到了文赟的电话。

她嘴角邪恶一笑。

一接通,就听到文赟怒骂的声音,“陆漫漫,是不是你搞的鬼!”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陆漫漫装无辜。

“你少给我装了,是不是你让人黑了南之沁的电脑,然后放了我的视频!”文赟气得火大。

陆漫漫甚至能够想象到,文赟恨不得掐死她的愤怒。

她显得很平静,“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只是为了发脾气,抱歉的通知你,我对你的臭脾气半点都不能容忍,就这样!”

陆漫漫把电话挂断了。

嘴角的笑容,笑得尤其的邪恶。

文赟,这才刚开始而已。

她冷笑着,躺在卧室大床上,看着天花板,出神。

这个夜晚,总有人睡不着。

而她等待那个人的出现。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睁开眼睛,看着天色都已经凉了。

今天过了大年初七了,过年假结束,大多数人开始上班了,而她还是给她爸打了电话,说暂时不去上班。

他爸同意了。

这几天莫修远的案件进展很迅速,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丝希望。

当然,那是他们不知道,暗地里又在发生很多,暗藏汹涌的事情。

陆漫漫去浴室洗漱了一番。

随手拿起手机。

手机上有一则短信,未知人发过来的,内容是,“陆漫漫,我们见个面。”

陆漫漫笑了一下,纤细的手指在手机上敲打着,“地点时间。”

那边很快回复,“奥森咖啡厅,9点。”

“好。”

陆漫漫去衣帽间换衣服,简单的打扮了自己一番。

其实。

她只需要稍微费点心,南之沁就会被她比了下去。

这份自信,她倒是真的有。

她下楼。

王忠看着她恭敬地说道,“莫太太,现在吃早饭吗?”

“不了,我今天有事儿。”

说着,就出了门。

秦傲在门口等她,她坐上去,秦傲严肃的开车。

陆漫漫靠在后座上。

不知道电话号码的主人,但也猜到了是谁。

到达目的地,下车。

服务员领着她走进了一个包房。

房门推开。

南之沁坐在里面,看了一眼陆漫漫。

“蓝山,谢谢。”陆漫漫说。

服务员点头。

陆漫漫坐在南之沁的对面,就这么看着她。

南之沁也没有开口,待服务员将咖啡放在了陆漫漫面前,关上房门离开后,才对着陆漫漫说道,“你猜到是我找你了?”

“嗯,猜到了。”陆漫漫喝了一口咖啡,也不隐瞒。

“视频是你发给我的?”

“嗯,是我。”陆漫漫很大方的承认。

“想要离间我和文赟的感情?”南子沁扬眉。

“是,就是想要离间。”陆漫漫看着南之沁,“准确说,是让你认清楚,文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不需要你说,他怎样我一清二楚。”南之沁冷哼,口吻中带着一丝不屑。

“南之沁,何必把这么好一颗白菜,给猪拱了!”

“陆漫漫,文赟只是不爱你而已,所以才会对你如此。”南之沁脸色一沉,又带着些骄傲的说着,“但他爱我。”

“那你主动找我来,是为了什么?”陆漫漫不急不躁,淡淡的看着她。

“提醒你,你做的这些举动都很幼稚,我并不在乎他之前是个什么样子。准确说,他之前怎么样,我真的一清二楚,甚至于,让文赟和你结婚,也是我们的计划之一而已。可惜,你突然悔婚,悔了我们一步好棋。”南之沁对陆漫漫也不隐藏,说得很讽刺。

陆漫漫唇瓣动了一下。

“所以说,你和文赟之间的感情,还存在利益了?”陆漫漫扬眉问她。

“不管是利益还是感情,对我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文赟最后会和我在一起,而你,只是个loser而已。”

陆漫漫平淡的笑了一下。

就这么笑了一下,没有什么起伏的情绪。

而这种不动声色的笑,反而让南之沁不自在,她眼眸冷了冷。

这样的态度,分明是对她的一种轻蔑,还似乎带着嘲笑。

嘲笑她?!

现在到底该谁嘲笑谁?!

“你笑什么?!”南之沁看着陆漫漫。

“你说,狗改得了吃屎吗?”

“你什么意思!”

“你觉得文赟因为利益和我结婚,那因为什么,和你结婚的?”陆漫漫询问。

“我说了我不在乎!”

“但重重迹象代表你是在乎的,在乎他爱不爱你。我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诉你,文赟不爱你,绝对不爱。他爱的只有他的利益,不信,你用利益来威胁他一下,看他会选那一边?”

“我为什么要用利益来威胁她,我为什么不能在可以帮他的时候,接受他的爱!是你没那能力,让文赟飞黄腾达,而我可以!我可以帮文赟,达到他想要的目的。”南之沁一字一句。

“达到目的之后呢?”陆漫漫问她。

南之沁皱眉。

“达到目的后,文赟会把你放在哪一个位置上?如果有人比你更适合他下一个目的,你说,他会不会抛弃你?甚至,杀了你!”

“你乱说什么!”南之沁怒吼。

“当年,你和文赟的计划中,我的下场最后应该是死是吗?!”

南之沁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有一种,这个女人知道的东西,很多的错觉。

“你想过你会不会重蹈覆辙,我的下场其实也就是你的下场。”

“你少在着你恐吓我!以我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文赟攀上我,是他得了便宜!”

“那以后呢!以后,他如果取缔了秦正箫位置的时候,你还觉得,文赟高攀了你?”

“你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他怎么可能取缔秦正箫的位置!”南之沁真的被这样的陆漫漫震惊了。

震惊得,说话都有些吐词不清。

“其实,你们所有的目的和计划,我都知道。”陆漫漫慢条斯理的喝了一杯咖啡,说得云淡风轻。

南之沁久久说不出来一句话,“你到底是谁?”

“陆漫漫。”陆漫漫一笑,“如假包换。”

南之沁审视着陆漫漫。

审视着她如此平静的脸色。

陆漫漫放下咖啡,说,“南之沁,其实你真的应该想一想,文赟成功后,你的位置会在哪里?而你,是不是有那个能耐驾驭着文赟,保全你的全部。如果不能,我劝你,好好审视一下自己,自己现在的一举一动,是不是是在给自己埋下一个,大大的坟墓。”

“你闭嘴!”

“实际上你对自己也没有把握的是吗?”陆漫漫问她。

“你少得意了陆漫漫……”

“我不得意。但就如你口口声声说的一模一样,我就是一个loser,在文赟的世界里我确实输得很惨烈,好在,我迷途知返,做了我觉得这辈子最好的决定,离开了他。离开他,并不觉得世界都塌了般不能过,但至少,离开了他,我还能这么活下去,至少我的家人还会这么好好的活着。当然,如果你觉得你的生命以及你家人的一切安危相对比你对文赟的感情而言不重要,没关系,我不劝你!你可以试试往后走。”陆漫漫从座位上站起来,拿出几张钞票,“虽然是你让我出来的,但我请,总得有个先来后到。”

先来后到。

不是说她想到这里,而是她先成为文赟利益下的女人。

南之沁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往门口走去。

脚步突然又停了一下,她说,“文赟是不是说,他从来没有碰过我?”

南之沁看着她。

“文赟应该会对你说,他和其他女人都是为了逢场作戏解决身体需求,但他绝对不会碰我,因为得给你一个好的交代,毕竟我对于其他女人而言有所不同,我是会嫁给他的女人,你会更在意一些是吗?”陆漫漫问她。

南之沁咬唇。

是。

文赟说过,他从来没有碰过陆漫漫。

从之前他们的计划开始他就发誓,说陆漫漫没有嫁给他之前,他绝对不会碰那个女人,以表自己对她的爱意和决心。

她信了。

她相信文赟不会碰陆漫漫。

也相信文赟爱她。

就连昨天,她打开电脑看到那个视频的时候,文赟刚好也看到了,文赟当时给她解释的也是这般,他之前还不成熟,因为又和她两地相隔,且怕被人发现,所以他为了不碰陆漫漫才会找其他人解决身体需求,也是因为他爱自己,才会如此。

说得,很深情。

她原谅了他。

那个视频爆出来的时候她在帝都看过。

晃眼看过一秒,当时也很生气,很气,想着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男人,结果对着另外一个女人,做着比和她更疯狂的事情!

文赟打电话给她解释,解释了很多。

最后说的是,因为不碰陆漫漫,才会被那个女人所引诱。

当初因为觉得他们还有计划,所以忍了下来,久久也就不先去记起。

而昨晚上看到的那一刻,她还是会崩溃。

很崩溃。

任何女人都接受不了,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上床,不管是不是以前的事情。

这和听说,这和自己好不容易不远去想起的看过一次的感受完全不同。

仿若一次次在加深,自己对这则视频的印象。

一阵阵的想起,挥之不去!

甚至于晚上文赟为了弥补她和她上床她也觉得恶心,恶心到有些勉强,不管文赟多努力的讨好她,她都觉得勉强。

而勉强自己到最后安慰自己的还是那句。

文赟说的那句。

由始至终,他没有碰过陆漫漫。

绝对不碰她。

但是此刻。

陆漫漫说得云淡风轻的而一番话,是什么意思。

陆漫漫看着南之沁不停变化的脸色,又这么淡淡的开口道,“文赟果然很会讨好女人,就算他身体已经脏得恶心了,还是可以三言两语的让一个女人觉得他很好,很纯洁。”

南之沁不自觉得捏紧了手指。

“你现在还相信,文赟没有碰过我吗?”陆漫漫问她。

“我相信。”南之沁一字一句。

一字一句,肯定道仿若在安慰自己。

“视频里面没有特写吧,所以是看不到文赟那东西长什么样的是不是?”陆漫漫说。“而他那东西的左侧位置有一颗红色的痣,比一般的稍微大一点,特别极端的时候非常明显,而他很喜欢被人抚摸那里,他说,那是他和其他男人特别的地方。”

南之沁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瞬间变得有些苍白。

视频中是绝对看不到那么小一个地方的,绝对不可能看得出来。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笑着,什么都没再说,走了。

房门关了过来。

南之沁咬牙,咬牙,身体在发抖。

在狠狠的发抖。

她不相信,不相信文赟会这么骗她。

她深信,文赟是爱她的。

想起刚刚陆漫漫那么讥讽和嘲笑的表情,她猛地一下将面前的咖啡杯推在了地上,响起剧烈的声音。

服务员连忙推开房门。

“滚出去!”南之沁怒吼!

服务员战战兢兢的离开。

南之沁看着面前的咖啡倒了一地,心里的崩溃值一直在不停的上升。

陆漫漫凭什么用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提醒她,凭什么用那种仿若能够看到她下场的怜悯眼神对她,她和陆漫漫不一样,是说她会步入她的后尘!

绝对不会!

她狠狠地踢了一下叫上的咖啡杯,大步的离开。

坐在文家的小车内,司机开车回去。

到达文家大院。

文赟在他爷爷的房间。

这段时间因为莫修远的案件,文家早就鸡犬不宁了。

她回到房间。

打开电脑。

昨天已经让人将电脑重新装了系统。

但当电脑打开的时候,依然是那个视频,那个恶心的视频。

她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幕,不停的看着视频两个交织的人,疯狂上床的画面,那么急切那么动容……

她猛地一下将笔记本扔在地上,触碰到地板上,响起无比剧烈的声音。

不一会儿。

房门被人推开。

文赟打开门,就看到南之沁愤怒的模样,看着地上的笔记本,虽然摔在了地上,并没有摔坏,依然播放着,淫秽的画面,是他曾经和江伊遥疯狂的画面……

“沁……”文赟走过去。

“你别碰我!”南之沁像是突然长了刺猬一般,狠狠的吼着他。

“我给你重新换一台电脑,你别给这个过不去了,是有人故意想要离间我们!”文赟按耐住性子,好声说道。

“换了一台电脑,这些事情就不存在了吗?!”南之沁狠狠地吻着他。

“我不是给你说了吗?那都是曾经年轻的时候有些经不住诱惑,现在我发誓,我只对你一个人做这种事情。”文赟低声哄着她,“何况你知道的,我从来不碰陆漫漫,就是为了表明对你的衷心。”

不碰陆漫漫?!

南之沁冷笑着。

不说还好,说出来更是激怒了她所有压抑的情绪!

二更驾到!

亲们有没有爽歪歪。

反正小宅觉得挺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