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绝地反击(11)离间成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家大院。

文赟的房间。

文赟在文江兴的书房讨论事情,莫修远的事情让他们很是棘手。

他们想到最好的方式就是逼着秦正箫自己离开文城,然后想到了南之沁这条路,果然急中生智,借住南部长的口中去说这件事情,自然比他们去说更好,他们说只会觉得他们在挑衅皇权,如果以南部长的身份,自然就不同了,统帅也不敢同时得罪他们两个部长。

而就在他们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做的时候,突然听到房门外传来的动静。

一听就知道是他房间传过来的。

能够在他房间的,自然就只有南之沁。

他爷爷连忙叫他去看看,现在对他们而言,南之沁这颗棋子很重要,重要到,兴他文家,败他文家。

文赟也知道严重性,所以在南之沁给他发脾气的时候,他完全是无底线的在对她讨好。

他说,“我从来不碰陆漫漫,就是为了表明对你的衷心。”

他确实从来没有碰过陆漫漫。

尽管有几次真的很想将这个女人压在身下,疯狂而粗鲁,但最后,他都没有碰到。

这是他唯一对南之沁说的最真实的话,底气十足。

南之沁的脸色却突然有些变了,变得很彻底。

她此刻压抑的情绪,一直在波动。

不停的波动。

终究爆发了,“文赟,你到底准备骗我到什么时候!”

“我骗你什么了?”文赟口吻依然很好。

“少装了,文赟!从我认识你开始就知道你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上过那么多的女人我忍了,我当信任你,信任你是因为身体需求,但为什么,到现在了还用这种谎言来骗我!”南之沁狠狠地说着,“你说你没有碰过陆漫漫是吗?!”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碰过她!”文赟一字一句,说得掷地有声。

越是这般,越是让南之沁觉得更加的讽刺。

这个男人在说谎的时候,怎么可以说得这么的一本正经。

如果不是她从陆漫漫口中得知,大概又会被他的严肃所骗了过去。

她现在真的不知道,文赟的话到底有几分是真的了。

她说,努力让自己平静的说着,“陆漫漫说,你们上过床了。”

文赟看着南之沁,“你刚刚出门说去逛街买衣服,结果是去见陆漫漫了?!”

“是,我去见她了!”南之沁承认,“我从你手机上翻了陆漫漫的电环,然后让她出现来见面!然后知道,你愿意由始至终都在骗我!”

“你被听她一派胡言,现在陆漫漫就想离间我们,她的话你还信她?!”

“我也很不相信!但是文赟,你那上面的那颗红色痣,为什么陆漫漫知道得这么清楚!”南之沁说,“甚至于还说了一句,你给我说过的一模一样的话,你说这是你和其他男人特别的地方。如果你没有和陆漫漫上床,她怎么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文赟此刻也有些愤怒了!

他绝对绝对没有和陆漫漫上个床,一次都没有!

否则现在也不会这么的不甘。

但为什么,陆漫漫会知道这些?!

为什么会知道!

他青筋暴露,此刻情绪也已经到了巅峰。

他对着南之沁说了很多谎话,唯独这句是真的,却被如此怀疑和揣测!

他紧捏这拳头,在狠狠的压抑情绪。

他爷爷告诉他,现在南之沁的作用很关键,不能得罪了这个女人,所以他不说话,预防自己的脾气真的发飙了出来!

南之沁看他不说话,更加心寒了,她冷冷的声音说道,“默认了是吗?无话可说了?!文赟,我果然是被你骗了好多年!当年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说你只爱我,后来传出来说你和陆漫漫在谈恋爱,你告诉我你只是为了得到他们家的家产,你说你有很多抱负,让我等你。我答应了,因为我父母也劝我,说做大事着就应该经得住时间的考验,让我给你自由,让我陪着你实施你的计划。你当时口口声声给我保证,说你在没有和陆漫漫结婚的时候不会碰他。说你就算结婚后,也不会让陆漫漫在床上感受到快乐,你还说,你不会让陆漫漫怀上孩子,我信了,真的信了!即使心里面很压抑,很难受,可是我相信你,相信你会给我一个好的答案!”

说这话,眼泪也这么掉了下来。

“陆漫漫突然的悔婚,我知道你和我父母都不开心,但是我很开心,我想。我想,没有了陆漫漫,你应该就会和我结婚了。果然,你和我结婚了,在被陆漫漫悔婚之后大半年的时间,我就这么光鲜亮丽的嫁给了你。我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想法,我只希望能够和你好好在一起,我们能够长长久久,不敢以后你能够发展到哪个地步,我都希望,我能够陪着你,甚至用我最大的力气去帮你。”南之沁说,说得真的有些难受,“到现在,我真的不知道,你是真的爱我,还是爱我现在能够给你的利益。”

“小沁,你怎么能够这么的诬陷我。”文赟似乎是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了,声音又温和的哄着,“我当然是爱你。请你相信我,我真的爱你。陆漫漫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那么详细,也有可能,是江伊遥那臭婊子给她说的……”

“所以在床上的那些话,你都同样的给其他女人做过了是吗?”

“小沁……”

“在你每次碰我的时候,我都觉得我是特别的那一个,我和其他女人不一样,现在看来,我也没有什么差别,不过就是,能够给你带来更大的利益而已!”

“要我做什么,你才会相信,我对你的是爱?!”文赟狠狠的看着她,表现得那般的难受而深情,“我对你的付出,你真的觉得都是假的吗?!是,我承认,我之前真的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真的因为控制不住身体的冲动和别的女人上床,但自从你嫁给我之后,我哪一天晚上没有陪着你,没有好好的爱你。你现在才来计较我以前的事情,你让我怎么给你弥补?你让我怎么弥补你,你让我怎么证明我爱你,你说,只要你觉得开心,我做什么都行!”

南之沁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如此激动的模样,看着他似乎真的被她伤到的模样。

她心里又开始动摇了。

又开始觉得,文赟对她是有感情的。

是真的有感情的。

她说,“放弃和皇室的斗争,不要踏入那一步!”

文赟就这么看着南之沁。

仿若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般的看着她。

他心里是讽刺的。

是不屑的。

还带着愤怒的。

愚蠢的女人。

太过愚蠢的女人。

他隐忍着的各种情绪,一字一句说道,“小沁,这不是我的事情,这是我家族的事情。”

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南之沁突然笑了一下。

陆漫漫说对了,她驾驭不了这个男人。

当这个男人真的飞黄腾达到了她不可攀比的地步,她就什么都不会是。

她或许会如他们设想的陆漫漫的后尘一样,以意外的死亡剧终。

她咬着唇,觉得心口真的很凉。

文赟讨好着,“别这样,我知道你今天是受了刺激,所以才会说这么多话。我们都静静,等这段时间过了,我带你出国玩玩散散心,别把自己走进了死胡同里面,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不想让我们好过的就是陆漫漫,你绝对不能听了她任何一句话。”

说着陆漫漫,文赟有些咬牙切齿。

这个女人总是给他很多始料不及的致命一击!

而他总是被动的,被她玩弄于手掌之中!

南之沁惨淡的笑了笑。

有时候,人到了一定地步,就不想多说了。

她看着文赟,“是,我们都应该静静。”

文赟宠溺的一笑,深情的说道,“我知道对你的亏欠,我会在今后好好对你的。”

“今后……”南之沁笑了一下,“我今天回帝都南家去,我们彼此静静吧。”

“南之沁。”文赟有些紧张的抓住她欲走的身体。

南之沁看着他。

“你这个时候回去做什么?在这里不可以静静吗?”文赟问她。

“不可以。”南之沁很肯定。

“你现在回去是什么事儿,我们才结婚不久,你现在就回去,你家里人问起你你怎么说?”

“你想我怎么说?”南之沁问他。

“别发小孩子脾气了,乖,你想打我骂我都可以,别动不动就回娘家,让人看到了都会说闲话的。”

“你是怕我回去让我爷爷放手帮你们吗?”南之沁冷漠的声音,问他。

文赟沉默了两秒,“我是怕失去你。”

“我真的不知道你嘴里有什么是说的真话。”南之沁看着他,“在利益面前,你果然会选择利益。”

“小沁,你怎么就这么钻牛角尖。我们的感情可以促进利益的发展,为什么我们要浪费呢?这是1+1大于2的事情,你为什么非要安个词语上去,非要说我是更看中利益。这种双赢的局面,对我们大家都是好的,难道你非要扔了吗?”文赟尽量用温和的语气和她说着大道理。

南之沁摇头。

摇头,推开他的手臂就准备离开。

“南之沁……”文赟终于忍不住,声音大了很多!

“放心,我不会回去,我就是想要去洗个澡,睡个觉。”

文赟不放心的看着她。

南之沁推开文赟,走进洗手间。

文赟看着她的模样,眼眸陡然一紧。

陆漫漫!

很好的陆漫漫!

你真的一次又一次挑战我的极限!

一次又一次让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南之沁洗完澡之后,就躺在床上,看上去是在睡觉。

文赟想了想,没有再去安慰,觉得此刻,需要她自己好好冷静一下,而且此刻,也耐不住性子这么去安慰一个满身带刺的女人,他承认,他很多时候的好脾气都是伪装,而有时候,在自己也很有脾气的时候,伪装不下来。

他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南之沁往门口看了一眼,眼泪就这么静静的落在枕头上。

文赟回到他爷爷的书房。

文江兴他自己孙子的表情有异,蹙眉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之沁被陆漫漫挑唆,现在对我产生怀疑。”文赟说,说得咬牙切齿。

“又是陆漫漫!”文江兴脸色也一下就难看了起来,狠狠的敲打着面前的书桌。

文赟也是一脸恨意,“这次之后,我非要把陆漫漫给弄死不可!”

“这个人确实留不得。”文江兴说,“之前倒没有看出来陆漫漫还有那本事儿!而且陆漫漫处处和我们作对,就是因为你背着她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我始终觉得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谁知道陆漫漫那女人在想什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了那个样子,不管我怎么哄不管我怎么伪装,这个女人都不再相信,仿若看透了我的全部,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有什么读心术,能够猜透我在想什么!”文赟气急败坏的说着。

“你说些什么,这世界上哪里可能有这种东西!自己都被自己吓住了,陆漫漫也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翻不起什么大浪。现在最主要是,先把莫修远的案子给搞定了。南部长给我回话说统帅那边在做考虑,但没有直接说就让秦正箫回去,我担心统帅最后不答应,而这个案子现在秦正箫在全权负责,虽然我们前期做得很好,但也有可能,秦正箫能够查下去,这个人不是那么简单。”

“那现在怎么办啊爷爷?南子沁也吵着说要回南家说,说让我放弃权利之争,我真怕这个被爱情冲昏头的女人会做什么冲动的事情!”

“你得看好南之沁。”文江兴很是严肃,“让人跟着她,千万不准她回去了!这样,你吩咐下去,这段时间不准南之沁出门,等这件事情过了之后再说,现在千万出不得差错,如果南部长那边觉得我们对南之沁不好,肯定会怀疑我们和他合作的忠诚度,一撕破,光靠我们文家的力量,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好,我马上吩咐下去。”

“文赟,现在这个非常时期你别冲动,现在对方可能就在等着我们行动,我们要是不动,对方才会着急,你别为了掩饰什么而做了什么,抓个正着才会功亏一篑知道吗?!”

“我知道分寸的爷爷。”文赟点头。

“去吧,把南之沁哄好。”

“嗯。”

文赟离开文江兴的书房,往自己房间走的时候,脚步突然停了一下。

他拿起手机,走向花园。

拨通电话,他将手机开启录音模式。

“喂。”那边传来有些懒洋洋的声音。

“陆漫漫,你以为挑拨了南之沁就可以离间我了?你少做梦了!”文赟恶狠狠的说着。

“谁说我在离间你们了,我不过就是被南之沁叫出来,然后随便说了些话而已。”

“随便?!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体结构,你怎么知道的?!我什么时候上过你?!”文赟问她,一字一句狠狠的问道。

“呵呵。”陆漫漫就这么冷笑了两声。

然后将电话挂断了。

挂断了。

文赟看着自己被挂断的手机,整个人脸色一下就变了。

呵呵。

呵呵是嘲笑他吗?!

陆漫漫到底有什么资格嘲笑她?!

等莫修远一死,下一个就是她了!

而且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又一次避开了他的算计!

他以为,用这种语气,陆漫漫应该会很得意的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说出来讽刺她,但是没有,陆漫漫就这么将电话挂断了,如果是巧合就算了,如果不是巧合,她真的怀疑陆漫漫有的读心术,完全知道他这一刻在想什么,下一刻要做什么?!

他狠狠的捏着手机,狠狠的,控制愤怒的情绪。

……

莫修远的别墅。

陆漫漫看着手机,嘴角又是一阵冷笑。

把文赟能够逼到这个地步,她真觉得心里有些痛快。

大概,唯一对南之沁说过的真话,说没有上过她的真话,倒是反而被质疑得更惨?!

她就不相信,文赟能够一直这么按耐住性子,按兵不动。

倒是。

文江兴这个老狐狸,这么多年在政坛上老奸巨猾,城府和阴险绝对不是三两个人能够比拟的,所以文赟在他的指点下,也有可能做一些比他自身能力更强的事情,所以,还得加把火。

陆漫漫咬唇。

怎么样才能够让文家人有所行动?!

陆漫漫拿起电话,又拨打了一个号码。

那边接通,“陆漫漫。”

“秦先生,南之沁这边我做过一些手脚,但不知道效果会怎样,以我对文赟的了解,这个人对女人的掌控能力很强,手段极高。”

“你是在说文赟很会哄女人吗?”

“是。”陆漫漫说,“但我觉得,我应该对南之沁产生了效应,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我会逼近更多。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们还得做一件事情,就是让文家人自乱正脚。”

“说说你的想法?”

“你现在是不是对案子的调查进度不明显?”

“是不明显,文城在文家人的控制下,很难深入。”

“所以就得靠传播谣言。”陆漫漫说,“文家人在文城的亲信很多,你随便找一个人履予重用,和你一起对案件进行深入,然后隐隐约约透露一下案件已经找到的证据,我想文家人不会真的不管,如果我们真的查出来了什么,文家就彻底完了,所以他们很有可能会做些极端的事情。”

“你的意思就是,让我放出些风声,就说案件有了很大的进步是吧。”

“别弄得人尽皆知,文家人也会怀疑你是不是故意虚张声势。”

“不需要你来提醒我。”

“对不起,我只是太过心急,说出我的一些观点,用词不当,还希望不要介意。”陆漫漫恭敬了很多。

秦正箫没多说,将电话挂断了。

斗智斗勇,就看文家人能沉得住气,还是看他们,更胜一筹!

……

一周后。

文家大院。

南之沁终究还是忍受不住,不管开哪台电脑,不管她关了多少次视频,怎么都无法避开那疯狂的画面,一幕一幕,在她心里不停的敲打崩溃。

她真的快要受够了。

后来文赟将家里面的电脑全部都搬走了,听说文部长也下令,让多个计算机专家来捉拿黑客,到现在,依然毫无结果,这个人的手法极高,完全无法破解他的行径,更无法找到他的IP。

今天文赟、文为民以及文江兴都不在。

因为开始正式上班。

南之沁真的觉得累了,收拾行李,她要回南家去。

刚走到门口,佣人就把她拦了下来。

南之沁狠狠的怒斥着佣人。

佣人依然不让走。

南之沁将行李摔在地上。

她真没有想到,文赟居然刚对她禁足!

居然敢对着她做着这种事情。

她愤怒的回到房间,将房间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摔了一个遍。

文夫人站在南之沁的门口,看着她如此没有家教的模样,脸色也难看了几分。

她转身离开。

心想等文赟发展上去了,又这个女人好受的。

她就是在等这一天,对于这种傲慢的女人,她公公居然还让她礼让她儿媳几分,怎么都有些想不通。

南之沁在房间发泄了一通。

拿起电话给文赟打电话,一打开电话才知道,自己手机已经停机了。

故意的。

文赟肯定是故意的!

她气冲冲的跑出房间,问佣人要手机。

整个人疯了一般,被文赟给逼疯了。

从小到大,虽然不是在爷爷身边长大,也没有南之薰的受宠,但终究而言,也从来没有受过这般委屈,她们南家的地位在整个北夏国也都只稍低于皇室,而且不得不说,因为他们掌握着军权,统帅都得敬畏他们三分,谁都不敢对他们稍有得罪,更别说文城这个区区文家。

尽管文部长按照职位而言和她爷爷平等,但实际上谁最有钱,大家都一清二楚!

佣人看着南之沁的模样,都被她惊吓住了,连忙叫来文夫人。

文夫人下楼,看着南之沁完全是疯了一般的毫无教养的模样,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南之沁,你还有没有点规矩,大吼大闹,又摔东西的做什么?!”

“妈,你来了更好,给我打电话给文赟,我要和他离婚!”南之沁狠狠的说着。

“离婚?!”文夫人一听,脸色一下就变了,“才结婚你说要离婚,我家文赟对你哪里不好了,你这么不知好歹?!”

“我不知好歹?!”南之沁哪里被人这么骂过,整个人更加暴露了,“就你儿子那样的,就你们文家的地位,好意思说我不知道好歹,我爷爷一声令下就能够让你们灰飞烟灭!”

“啪!”文夫人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南之沁的脸上。

南之沁完全是被打懵了。

“半点教养都没有!”文夫人打了人之后,还一脸大气凛然,转头对着身边的佣人说道,“将少夫人带回房间,好好看着。”

“是。”佣人连忙上前。

看着夫人都打了南之沁,就胆子也大了些,蛮力将南之沁给拖上了楼,拖到她的房间。

南之沁完全是疯狂的。

极度疯狂。

被人这么对待,这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的遭遇。

她被锁在房间里面,连饭也没有人送。

文夫人还在门外说,“禁食禁足一天,好好反省一下!”

南之沁整个人在颤抖,崩溃的颤抖。

很好文赟。

很好文赟,你真的是把我惹毛了!

下午时刻。

一下班,文赟就脸色匆匆的和文江兴一起走进了书房。

通过放在秦正箫身边的眼线中传来消息说秦正箫对案件的调查有了些进展,甚至开始询问一些,甚至开始询问他们做手脚时用到的一些官员,让他们开始有了危机感。

南部长那边也没有准确回话。

虽然在给统帅极力争取,但毕竟秦正箫是统帅的孙子,也不敢说得太过分,台面上的东西,谁都不敢真的的得罪了谁,等让时间慢慢来磨合,但是时间越长,秦正箫负责案件的时间越长,越容易被暴露。

两个人坐在书房内。

文江兴的脸色也已经难看到了低谷。

文赟按耐不住,说道,“爷爷,会不会被审问出来!”

“应该不会!”文江兴说,“这些人都是我扶持起来的,而且跟着我做了很多年的事情了,对我的衷心我还是能够保证。”

文赟点头,又忍不住说道,“朱兰兰的父母怎么处理?!”

文江兴沉默了一下。

之前为了不让陆漫漫他们找到这一家人,提前让人给带走了,现在一直藏着。

这一家人如果被找到,莫修远唯一一个还存在疑义的犯罪项目都没有了,更何况,当初做精液报告的时候,也是让这家人签了字做精液检查的,要是这家人一口笃定说他们根本没有看到做检查,而只是签了个字,不久就进行了火化,所有一切就真的会真相大白!

文江兴敲打着书桌,好半响说,“先不要动,现在很有可能是对方的障眼法,我们先冷静一下,别被对方打乱了阵脚。”

“好。”文赟听他爷爷的,很听。

两个人又说了些事情。

文赟离开了文江兴的房间。

一推开自己卧室的房门,就看到南之沁坐在沙发上,铺头盖面,嘴角似乎还有血渍,脸色极差。

南之沁转头看着文赟回来,冷笑了一下。

“沁,怎么了?”文赟表现得极其的关心。

南之沁说,“你准备管我到什么时候?”

“沁,我只是怕你做傻事儿,所以才会这样,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会心疼。”文赟抱着她,看上去真的是爱到不行。

南之沁真的贝这个男人的虚伪弄得心寒了。

她为自己这么多年的隐忍而付出感到悲哀。

“别这样了,别这样,我抱你去洗澡。”文赟抱着她,抱着她的身体,走进浴室。

很温柔的帮她清洗着身体,清洗着头发。

很温柔的帮她擦拭,很温柔的帮她吹头发,换上睡衣,将她抱在床上。

文赟低头亲吻她。

一点一点在让她身体热度起来。

南之沁现在才终于知道,男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伪装,在床上也是可以的,不管爱或者不爱。

她心死一般的承载着文赟的亲热。

承载着,就这么承载着。

好久好久。

气喘吁吁的结束之后,文赟依然温柔,看上去对她极度宠爱,“累坏了吧,早点睡。”

“我们一起洗个澡好吗?”南之沁说。

文赟看着南之沁脸上终于有了笑容,终于开口给他说话了,他以为他的付出有了回报。心里还在鄙夷,女人果然是肤浅又肤浅的动物!

他抱着她走进浴室。

两个人洗着鸳鸯浴。

暧昧而疯狂。

“赟,我一天没吃东西了。”

“怎么不吃?”

“妈说我今天太不像样子了,给我点惩罚。”

“我妈怎么能这样,我去说说她。”

“算了,她也是为了我们好,而我今天真的太激动了。”南之沁有些自责。

“傻瓜,你所有的臭脾气都是我宠的,我爱就行。”文赟亲了亲她的额头,“你等我,我去吩咐让佣人给你送饭上来。”

“嗯。”南之沁点头。

文赟系了一个浴袍走了出去。

南之沁连忙从浴缸里面出来,在房间里面到处找文赟的手机,终于在他的西装口袋里面摸到,她紧张的无比紧张的准备找出号码,编辑短信。

编辑短信。

发出。

那一刻,文赟推开了房门。

南之沁咬牙,那一瞬间将短信删除,拨打自己父亲的电话……

文赟吩咐完佣人回来,一回来就看到南之沁如此举动,大步上前,一下夺过南之沁的手机,看着电话号码,脸色猛地变得很明显!

“南之沁,你是准备将我对你的好全部都耗尽吗?!”

说着,一个用力,狠狠的将南之沁推到在地上。

身上的疼痛,其实真的不算什么。

南之沁笑了,笑得疯狂。

而与此同时,陆漫漫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她打开,两个字,“救我!”

二更!

还是会有二更的!

么么哒!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