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绝地反击(11)计谋/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家大院。

南之沁被文赟推到地上。

文赟的怒火在那一刻毫不掩饰。

那边的电话也在此刻被接通。

文赟拿着手机直接走了出去。

“爸……”声音随着他关门的声音,消失了。

南之沁看着文赟的背影。

不用想也知道,文赟会有各种讨好的语气和他父亲说,他们生活得很好,他们夫妻很恩爱。

恩爱。

她讽刺的一笑。

笑着从地上起来,找一套衣服换上。

然后睡在了床上。

大概半个小时,文赟才回来。

一回来就看到文赟南之沁已经躺在床上了。

他手上多了一份晚餐,他放在南之沁的床头,说,“沁,起来吃饭。”

南之沁没有回答。

文赟沉默了两秒,“和我生气,也别把自己饿坏了。”

这个时候,他到底是怎么说出这么肉麻的情话的。

南之沁睁开眼睛看着这个男人。

看着他虚伪得让人作呕的一幕。

“乖,起来我喂你。”

“文赟,这么和我一天伪装着,你不觉得累吗?”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是爱你的。”文赟声音稍微动怒了一些。

“让我怎么相信?把我禁足在家,甚至不让我给我家里人打电话,这样的爱,我真的承受不起。”

“我也是怕失去你才会这样的。”文赟说得很真诚的模样。

“是吗?”南之沁说,“在你的利益面前,我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文赟看着南之沁。

他忍的有些颤抖的声音说着,“我给你说了,在我们的爱情里面就是会产生利益,这份利益我们为什么要随手丢弃?!你难道就不清楚,你现在的举动,就是上了陆漫漫的道,她就是为了让我们难过,你这么聪明,怎么就想不明白!”

“是啊,现在我确实上了陆漫漫的道,以后,我就上了你的道。”

“你什么意思?”

“当我无用那天,你会怎么对我?”南之沁问他。

“我当然会爱你。”

“爱……”南之沁觉得很心酸,“在你口中到底什么算爱?”

“我爱你,就这么简单。”文赟一字一句。

“爱的让我这么难受,也算爱。”南之沁讽刺无比。

“别说了,我知道我现在怎么解释你都不会听了,以后你就会知道,我对你的好,我的真心诚意。”文赟不想再说了,说再多,他怕自己的性子就被挑了起来。

而他如果真的和南之沁撕破脸皮,才真的遭了陆漫漫的道。

他站起来,“你自己吃吧,我去给我妈说一声,让她以后别欺负你。”

文赟离开。

南之沁看着这么空荡荡的房间。

爱一个人其实真的很纯粹,她一直以为自己对文赟的爱,可以很纯粹可以很干净。

现在才知道,当这些纯粹和干净烟消云散的时候,爱可以变得这么的恨!

她恨文赟。

真的很恨,恨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心狠。

……

陆漫漫看着“救我”两个字。

她沉默了两秒,在电话没有再度响起的时候,她知道,是南之沁发给她的。

文赟的手段多种多样,很有可能因为南之沁的吵闹而将她监禁了起来。

她咬唇。

这个时候如果直接给南家说,说南之沁被文家人关了起来,以现在她和文家人的立场,南家人会不会以为是她在使诈,反而让文家人知道了南之沁的行动而将她弄得更惨,而且她也相信,文家人可以轻松的让南家人,更愿意信文家。

所以说,不能打草惊蛇。

她能够想象得到,南之沁之所以发这条短信给她而不是给其他人,就是因为考虑到只有她最知道文赟的为人。

也就只有她最清楚,文赟会怎么对她。

其他人不一定会信,而且从文赟的手机号码上发出去,大多数人第一反应就是拨打文赟的电话,南之沁的计谋自然就不攻自破。

南之沁能够想这么多也就真的不笨。

不笨,才会把在别人的提醒下,真的将文赟这个人看得透彻!

那个晚上,陆漫漫有些失眠。

不是对南之沁的同情。

只是觉得从这个女人身上看到了上一世的自己。

上一世自己在发现文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时,那种极尽悲凉的情绪。

第二天早上。

失眠了一夜的唯一好处就是,她终于想到了怎么将南之沁从文赟手中救出来。

拿捏准了时间。

上午10点,陆漫漫给文赟打电话,“文赟。”

“陆漫漫,我没有主动找你,你现在来找我?怎么,你又想要讽刺我了?”文赟狠狠地说着。

“文赟,好歹我们也情侣一场,我们做个交换条件如何?”陆漫漫说。

“交换条件?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莫修远在监狱一个多月,我也不想再和你耗下去了。我当着南之沁的面给你澄清你和我的关系清清白白,你再让我见一次莫修远!”

“秦正箫不让你见他?”文赟讽刺一笑。

“你可以问问,自从上次你带我见了莫修远以及在法庭上见过之后,我就没有见过了。但我相信,你还有那个能力让我见他。”陆漫漫一字一句。

“你就这么想他?”

“是,我很想他。”陆漫漫说得清楚。

文赟似乎脸色难看了一分,“陆漫漫,你还能这么去爱一个人?!”

“我和你不一样,我爱一个人就会死心塌地的去爱,不像你,大概从来不知道什么算爱!”

“你闭嘴!”文赟咬牙切齿。

“要不要交易随便你,我也可以再去找秦正箫,我一般想要达成的事情,基本不会失败!”陆漫漫用激将法。

现在南之沁跟文赟闹得凶,文赟又不敢丢失了南家这座大靠山,所以肯定是有些急切的想要南之沁平静下来,而她此刻在这个关键时期和文赟谈条件,文赟就算有怀疑,还是想要一试,而且陆漫漫的种种表现确实是爱死了莫修远,也不会太过深度的怀疑,陆漫漫很想要见到莫修远的那份执着。

他说,“给我半天时间,下午回复你!”

说完,就猛地挂断了。

能这么说,陆漫漫觉得文赟是动摇了。

她眼眸一紧。

千算万算,文赟不会算到,他有一天会死在女人身上。

他大概觉得,女人只会死在他的手上!

这叫成也女人,败也女人。

走久了夜路,终会撞鬼。

她拿起电话有拨打,“秦先生,文赟现在会通过一些关系来让我见莫修远,这是我现在的一个策略之一,你尽量在他不会觉得有异的情况下默许他带着我去见莫修远,你放心,我不是为了见莫修远才这么做的,我是为了和文赟做一个交易,而见莫修远最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好。”秦正箫答应了,没有揣测她的用意。

下午3点钟,文赟来电话说,“陆漫漫,你别给我耍花样,你敢耍花样,我让你永远都见不到莫修远。”

“所以你是答应了!”

“晚上7点钟,你到尊上西餐厅,我带着南之沁出来,你最好好好给我解释!”

“我怎么能够保证在我好好解释之后,你会带我去见莫修远呢?”陆漫漫一字一句,“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的人品!”

“那你想怎么样!”文赟气得咬牙。

陆漫漫故意的。

越是做的逼真,文赟越是不会怀疑。

“你带我先见莫修远!”

“……”文赟气得身体都在发抖,“陆漫漫,你总是挑战我的极限。”

“我不需要太长时间,10分钟,我见了他,回头就去见你的南之沁。”

“你在威胁我?!别忘了,这个交易是你先在求我!”

“文赟,但事实却是,你得到的好处更大!”

“你!”

“文赟,我没你的狡猾,所以我既然答应你的事情,我就会做到。就跟上次一样!”

“上次,你还好意思提上次!”

“不管如何,我将照片给你了。”

“陆漫漫你真的够狠!”文赟猛地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又拨打,“4点钟,我在郊区国家直属监狱门口等你,你最好是别迟到!”

“不会迟到。”

挂断电话,陆漫漫松了一口大气。

好在,自己想的没错,文赟是真的很想缓解他和南之沁的关系,在这个非常时刻!

陆漫漫快速的换了一身衣服,坐着秦傲的车去了目的地。

文赟站在监狱门口,看着陆漫漫的出现,脸色难看无比。

陆漫漫没开口说话,跟着文赟走进了监狱里面。

这里的监狱不属于地方管辖,但在文城这个地方,多多少少文家人也会有自己的关系,和犯人见一面的能力,还是有的,何况陆漫漫提前给秦正箫打了招呼,秦正箫完全知道应该怎么做。

她没想到,自己居然用这种方式,可以见到莫修远。

大概莫修远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他也会见到陆漫漫。

文赟这次显得冷冰了很多,他站在陆漫漫的旁边,一言不发,不难看出他极度压抑的情绪。

“莫修远。”陆漫漫叫他。

因为之前真的没有想过会这么见到他,所以她其实一看到他那一刻,就有些鼻子微酸。

莫修远真的瘦了好多好多。

他棱角分明的脸型,都凹了下去。

“嗯,你来了。”对比起陆漫漫的激动,莫修远反而淡定了很多,他看着她,对着一笑。

“你还好吗?”

“嗯。”莫修远说,“我说过,你不会死,我就不会死。”

“你一定不会死。”陆漫漫一字一句。

“我知道。”莫修远点头。

两个人又这么无言的对视着。

文赟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看着陆漫漫眼中的深情款款。

他收回视线。

莫名觉得那份情深,有些刺眼。

他以前一直觉得女人很愚蠢,愚蠢到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爱情可以为之奉献一切,甚至包括陆漫漫,也是愚蠢而可笑的,但这一刻,他却有些莫名的,不是滋味。

很不滋味的感觉,一直在心里蔓延。

“漫漫。”莫修远低吟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

喃喃的很好听。

陆漫漫隐忍着的眼泪,在眼眶中滑落。

莫修远想要伸手给她擦拭眼泪。

文赟猛地一个上前,将莫修远一拳揍在地上。

莫修远隐忍了两下,这么高大一个人,猛地坐在了地上,压抑着胸口剧烈的咳嗽声。

“莫修远……”陆漫漫准备上前。

文赟一把将陆漫漫拉过来,桎梏在自己身体上,“别乱动!”

口吻带着威胁。

莫修远似乎是隐忍了好久,才说,“我没事儿。”

没事儿,怎么可能文赟的力度就能够让莫修远这么倒了下去。

“走了!”文赟说着。

“说的十分钟!”

“我可没答应,我只答应带你来见他!现在见到了,陆漫漫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文赟一字一句。

陆漫漫狠狠的对视着文赟。

“别逼我当着莫修远的面亲你!”文赟威胁。

“疯子!”陆漫漫怒骂!

她转头准备看一眼莫修远,下一秒就被文赟强势拉着带了出去。

莫修远看着他们的背影,眼中的嗜血,疯狂而直接!

……

陆漫漫被文赟一路拉出了监狱。

陆漫漫用力甩开文赟,“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见到莫修远,心情好点了吗?如此不堪一击的男人,你还爱得这么死去活来,你不觉得自己很贱吗?”文赟讽刺无比。

“没有谁比你更贱!”

“陆漫漫!”

“是不是不让我去澄清了,如果是,我马上走了!”陆漫漫狠狠的问他,根本不想再和这个男人废话。

文赟瞪了一眼陆漫漫,起身坐进了小车内。

陆漫漫坐回到自己的小车。

秦傲看着陆漫漫的模样,“莫太太……”

“我没事儿,开车,跟着文赟。”

“是。”

陆漫漫深呼吸,再让自己平静。

总有一天她会让文赟,生不如死!

她咬唇,想起莫修远……

她一定要,一定要,快点把莫修远从监狱里面救出来!

车子到了文家大院。

文赟进去后,将南之沁搂抱着走出来,两个人看上去依然亲密,透过车窗玻璃,陆漫漫看到了南之沁苍白的脸色,那种温顺而又死寂一般的眼神,陆漫漫也是过来人,陆漫漫完全懂,南之沁现在的滋味。

车子一路,又开往了尊士西餐厅。

文赟依然搂着南之沁,无微不至。

当一个女人认定这个男人对自己无爱的时候,越是这般故意,越是会让女人恨之入骨。

三个人坐在西餐厅。

文赟拿过菜单,说,“沁,看你在家不开心,所以带你来吃你最爱吃的牛排。”

南之沁冷笑了一下,看着陆漫漫。

文赟也注意到南之沁的脸色,说道,“你不是一直很介意我和陆漫漫的关系吗?我只是让她来告诉你,我们之间是不是清白的。说完了,她就会走,不会打扰到我们用餐的。”

“是吗?”南之沁有些讽刺,“你又威胁了陆漫漫什么,让她来这么为你说话?”

陆漫漫抿了抿唇。

倒是没想到,南之沁做戏也不假。

“别这么想我,我只是为了让你明白我的真心而已。”文赟依然温柔模样,转头看着陆漫漫,“你诚实的告诉南之沁,我到底有没有和你上过床。”

“没有。”陆漫漫说,“我用我的人格保证,文赟多次想要和我上床都被我逃脱了,所以,我们之间还是清清白白的。”

“陆漫漫!”文赟脸色一下就变了。

“别告诉我你当时对我的身体反应是假的!”陆漫漫故意说道。

“你!”

“是啊,我答应了我给你澄清的,我们之间确实没有发生过关系,有错吗?”陆漫漫问他。

文赟脸色阴冷。

阴冷到,很想杀了陆漫漫。

“南之沁,我和你老公还是清白的。”陆漫漫笑着说,而后又补充了一句,“强奸未遂,确实清白。”

“你给我滚!”文赟怒吼。

陆漫漫冷笑着起身,拿起包,又看了一眼南之沁,转身走了。

陆漫漫一边走,一边摸着自己的手腕,很明显的举动。

但是此刻,文赟只是将视线放在南之沁的身上,没注意陆漫漫的小动作,那一刻就算注意了,也体会不了。

南之沁懂了。

她笑了一下说,“文赟,我现在相信,你和陆漫漫是清白的了。你没骗我。”

“沁,你别这样,我从来没想过要去碰陆漫漫……”

“就当是吧。”南之沁说,“那现在,你能放我自由了吗?”

“乖,我们先吃饭。”

“所以你准备囚禁我多久?”

“别说囚禁,我只是想要保护你。”文赟搂抱着她,温柔又温柔。

南之沁想,一个人心死。

真的可以是一瞬间的事情!

二更来也!

小宅真的要累死了!

啊啊啊啊啊~

我要去挺床上休息休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