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绝地反击(13)成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从尊上西餐厅离开。

她坐在秦傲的小车内,连忙拿起电话,“叶恒。”

“怎么了?”那边很警惕。

似乎觉得,陆漫漫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是因为案件有进展。

陆漫漫也很严肃,“帮我找点人盯着文家大院,一有异动,连忙通知我。”

“怎么了?”叶恒诧异。

“先别问这么多,等事情有进步了,我给你解释。”

“好。”

叶恒从来都不是一个纠结的人,没再多说,一口答应。

陆漫漫放下手机,看着窗外已经开始黑暗的文城街道。

能不能成功,就看彼此有没有那份默契了,南之沁。

此刻的南之沁,食不知味的和文赟吃着西餐。

文赟依然对她无微不至。

看上去真的好得如胶似漆,这种感觉,这种压抑而得不到发泄的感觉让她极尽疯狂!

她忍受着文赟的各种虚假,吃完了这顿晚餐。

两个人坐在回去的小车内。

文赟说,“沁,回去之后,早点休息,别乱想。”

南之沁冷笑了一下。

怎么才叫不乱笑。

把她禁锢起来,她就可以把自己当成金丝雀一般的,什么都不想吗?!

其实。

其实,如果文赟给她点信任,在她第一次说要离开的时候让她离开,她回到南家,念着自己爱了他这么多年,可能并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坏了他的好事儿,可怕的就在于,文赟太利益太极端,让她对这个男人彻底的没有了信心。

仅仅现在她还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时候他都能够对她为所欲为,到了她完全不能驾驭他的时候,她会变成什么下场?一个不小心就会家破人亡?!

陆漫漫说得很正确。

她是很爱他。

但她没有觉得,爱他比她的生命比她的家人更重要。

文赟的心狠手辣她不是没有见过,只是没有人这么深刻的提醒过她,他的心狠手辣会同样的用在她的身上。

她现在后悔参与文赟的一切,后悔对他的付出和对她的爱。

她堂堂南家大小姐,就被他可笑的禁锢在身边,要死不活,这份耻辱,她一定要让文赟,尝到同样的滋味!

车子一直往文家大院开去。

文赟搂着她回去。

刚走进大厅,就看到文夫人坐在大厅看电视,转头看着自己儿子和儿媳回来,脸上的脸色带着些不讥,那个申请,似乎就是在嘲笑南之沁的自以为是。

虽然,当着文赟的面,什么都没说。

南之沁咬牙。

文夫人对她做过的事情她绝对不会忘!

绝对!

文赟搂着她上了楼,回到他们的卧室。

文赟说,“乖,在房间休息。”

“我睡不着。”

“那就看看书,我去帮你拿点书来,你想要看什么?”

“我不喜欢看书。”

“沁,不要这么倔,我和对着干,你知道,受伤的还是你自己。”文赟带着宠溺的口吻,其实满嘴的威胁。

南之沁阴冷的笑了一下,“文赟,如果我一直反抗一直反抗,你会不会也杀了我?!就像当我我们计划杀了陆漫漫一样!”

一直在安抚哄她的文赟那一刻却没有立刻回答不。

他上下看了一眼南之沁,然后给了她一个,她看不出来什么内容的眼神。

她想。

也许文赟杀人的时候,就是这个表情。

文赟转身离开了。

南之沁看着房门被关了过来,上了锁。

那声清脆的锁门声,真的分分钟可以让她发疯。

她隐忍着情绪,隐忍,一直隐忍。

文赟出去了一会儿,拿了几本书进来,放在房间的沙发上说道,“自己看看打发时间。”

“文赟,你想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到你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时候。”

“那岂不是一辈子?”南之沁冷漠的问他。

文赟冷笑了一下,“有时候女人笨点好。”

说完,又将房门惯了关了过来,狠狠的上了锁。

而后文赟就没有出现在了房间,就把她一个人从下午开始一直遗弃到晚上,直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当她醒来的时候,文赟也已经离开了。

耐心用够了。

也不想再浪费在她的身上。

她还以为,文赟真的有多厉害,可以伪装得多厉害。

也不过如此而已。

清晨的阳光,很好。

今天难得在文城阴沉了这么久之后,天空放晴。

虽然照耀在身上的阳光不太温暖,但终究让心情会好那么一点。

她往房门走去。

依然,上锁。

但是文家人不可能真的关着她,什么都不给吃。

所以在早上8点半,佣人用钥匙打开了门,断了一份早餐进来。

早餐很简单。

这不符合文家人一般吃饭的习惯。

佣人似乎注意到南之沁的眼神,有些战战兢兢的说着,“夫人说,少夫人这段时间不用出门,不能吃太多,吃多了容易长胖,会失了仪态。”

“那你给夫人说一声,说我不吃早饭,给我拿个苹果进来!我减肥!”南之沁一字一句。

佣人听出来她在故意对着夫人干。

但毕竟,主仆有别,她也只得又将饭菜给端了出去。

端出去后不久。

佣人又进来,小心翼翼的拿了一个苹果,拿了一个水果刀,“夫人说,说少夫人自己削,说是少夫人一天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自己削水果打发打发时间,免得想东想西。”

南之沁冷冷的看着佣人。

佣人放下苹果和水果刀,连忙逃也似的走了。

房间又被上了锁。

她真的觉得,每听到那个上锁的声音,都是对她人生的一个侮辱,一个重重的侮辱。

她眼眸一直看着放在床头上的水果和水果刀。

文夫人大概可能从来没有想到,她这种故意欺负她故意侮辱她行为,是助了她一臂之力。

文家的男人算的精。

文家的女人,却笨得出奇。

活该没有什么地位。

活该文夫人这么多年怨气十足,终究找到了她这么一个发泄对象。

她拿起苹果,一点一点自己削了起来。

她很会削苹果,因为当年文赟说他喜欢吃她削的苹果,说是有爱的味道。

那个味道到底是什么样的?!

现在想来,应该就是各种嘲讽,嘲讽她的白痴!

她削掉皮,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苹果很甜,好在文夫人还没有故意让她吃点歪瓜裂枣。

吃着吃着,眼眶陡然就有些红了。

从小到大她何曾怎么委屈过?!

她咬牙,将自己眼眶里面的眼泪咽了下去。

她默默的告诉自己,路虽然是自己选的,而她不会任由自己这么一直下去!

绝对不会!

吃完苹果,南之沁随手拿起文赟昨晚放在沙发上她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的书。

她拿起来,第一本,《女戒》。

第二本,《论贤妻良母的养成》

第三本,《夫君为大》

她冷笑。

冷冷的笑了一下。

文赟是在提醒她什么,还是准备给她洗脑。

他现在还不是个什么东西就想要让她卑微的活下去,等他真的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候,她还会怎样?!

她狠狠地将书摔在了地上。

大概不管房间响起多么剧烈的声音,也不会有人出现。

她发完脾气之后,坐在沙发上,真的有一种被逼疯了的感觉,她终于可以理解,理解一个人面对一个房子而又不能出去时,是一种什么滋味,但愿有一天,文赟能够知道,这种滋味!

她走向床头柜,拿起那把水果刀。

陆漫漫真的很聪明,聪明到让她真的觉得这个女人,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仿若,她来自于另外一个时空,让人从心里觉得这个女人,而自己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是高了好几个档次。

昨天的饭局,她知道是陆漫漫的故意安排。

因为文赟在旁边,她没办法说各种语言来暗示她,却给了她一个动作。

她摸着手腕。

摸着手腕,在告诉她,用割手腕自杀的方式,离开文家大院。

离开了文家大院,陆漫漫才有机会,将她带走。

陆漫漫的聪明和能耐,已经超乎了她对这个女人的理解!

她其实也担心过,陆漫漫第一个举动就是去告诉南家人,那么她想要逃走,想要求助人帮忙的举动就会被文家人发现,文家人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让南家相信他们,甚至也可以用各种手段威胁她回家报平安!她相信文家人对她,什么都做得出来。

而当她的举动被发现后,她的下场,就真的生不如死。

好在。

陆漫漫猜透了她的心思,想办法让她们能够见上一面。

她当时看似满脸讽刺,其实一直在关注陆漫漫的一举一动,陆漫漫表现的一直很淡定,离开的时候,给了她暗示。

是的。

如果让陆漫漫文家大院将她救走,几乎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但离开了文家大院,或许她还有办法,带着她离开。

而能够离开文家大院唯一的方法就是,她自杀,文家人不会让她死的,死了,他们的计谋什么都完了,所以会送她去医院。送去医院,自然,就离开了文家大院。

这是第一次,南之沁对陆漫漫有了一丝佩服。

尽管,她不想要承认。

而她到此刻也终于相信,陆漫漫在文赟的糖衣炮弹下,能够摇身离开。

大概是因为这个女人比平常人更聪明,所以知道文赟的一举一动,是有多虚伪。

她看了看床头上的时间。

距离下一个送午饭时间,还有1个小时。

而她需要在提前5分钟,完成她的自杀行为。

所以。

她静静的等待。

静静的看着自己白皙的手腕。

自杀也是一个技术活,说不定,就真的死于非命!

带着些讽刺,带着些报复,南之沁终究在自己手腕上化了一下。

顿时,鲜血从手腕处,冒了出来,很红很狰狞。

她嘴角的笑容,却显得尤其的猖狂。

文赟啊文赟。

我会让你知道,我此刻的悲凉!

她有些晕眩的,倒在了大床上。

血顺着她的手腕,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

不知道多久,南之沁觉得自己都快要坚持不住了,就听到了房门外响起了开门的声音,下一秒,就听到一个剧烈的声响,是手上的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随即一个急促的声音大声吼着,“不好了,少夫人自杀了……”

然后整个文家大院瞬间就沸腾了。

文夫人急急忙忙的跑进房间,看着南之沁躺在床上,苍白无比的脸颊。

她猛地捂住南之沁的手腕防止血再往外流。

不管她有多看不惯这个女人,但还不敢弄出人命,而她也知道,南之沁现在对他们文家而言,有多重要!

她心里一阵惊慌,整个人脸色都变了的对着一个佣人说道,“干净给少爷打电话,说少奶奶自杀了!”

“是。”

佣人紧张的将电话打通,佣人将情况说明,文赟整个人一下就变了,怒吼着,“赶紧送去医院,要是南之沁死了,你们说都活不了!”

佣人被吼得一愣一愣的。

文夫人看着她的模样,声音也尖锐了些,“少爷说了什么,你傻了吗?”

“哦,少爷说让送医院。”

“赶快打医院的电话,私人医院!”

“是。”

文家大院一片混乱。

文赟此刻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在自己的办公室,压抑了再压抑,手上握着的手机都在不停的发抖,不停的发抖!

南之沁!

很好!

很好,你居然敢做到这个地步!

以死相逼是不是?!

我倒是真的要让你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

他猛地打开自己的办公室门,走了出去,疯狂的开车去了医院。

文家的私人医生来的很迅速,将南之沁带进了救护车中,做着急救处理,疯狂的开往了私人医院,然后推进了急救室。

文夫人在走廊上急得跳脚。

要是南之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她根本不敢想象后果!

到现在她是真的有些后悔,她真的没想到,南之沁居然会自杀!

这么一个女人,居然会自杀!

她来来回回的在走廊上走着,没多久,文赟匆忙的脚步也赶了过来,对着他母亲脸色很冷的说着,“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她会自杀?!”

“我也不知道!”

“妈,我把人交给你让你看管着,你就是这样看管的?!你知道南之沁对我们家现在而言有多重要吗?!”文赟脸色冷血无比,完全没有顾及自己母亲的感受。

文夫人不敢多说。

在文家,女人一向没有什么地位。

就连她是他母亲,因为文赟一直是文江兴教育长大的,她都不敢责骂他半句。

“房间怎么会有水果刀的?”文赟再次问道。

文夫人吱吱唔唔。

“最好是南之沁没有什么事情,要是有什么,你自己给爷爷交代吧,别怪我这个做儿子的,不能帮你什么!”文赟狠狠的说着。

文夫人脸都吓白了。

她连忙说这话,“文赟,妈也是看不下去南之沁这么对你,想要给你出口气而已……”

“也得有个分寸!南之沁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到时候你想要怎么弄她怎么欺负她我都可以视而不见,但是现在米明知道不行!”

“妈下次不敢了。”文夫人赶紧示弱。

文赟看了一眼他妈,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脸色又难看了些,看着急救室。

半个小时的抢救。

急救室的大门打开,医生走了出来。

文赟一个大步向前,“怎么样?”

“文少爷你放心,你太太没事儿,就是失血过多,有些虚弱。现在先在医院住两天,我们给她输点血。”医生说道。

文赟松了口大气。

文夫人脸色也好转了很多。

一会儿,南之沁就被护士给推了出来。

文赟看着南之沁苍白的脸色,那一刻半点心疼都没有,只有讽刺和鄙夷。

南之沁虽然虚弱,但还是睁开眼睛看着文赟。

看着这个男人的冷漠。

她的自杀,不会让他心动,只会让他,恨她。

很好。

她闭上眼睛。

伤得越深,才会报复得越有快感。

她被护士推着进了高级病房。

文赟甚至没有象征性的搭把手,大概也不想和她伪装。

她失血确实严重。

此刻还觉得头晕没有力气。

手臂上一直在输血,她也感受不到什么滋味。

高级病房中。

除了南之沁就只有文赟和文夫人,护工护士什么的,都在门外守着。

文赟狠狠的对着南之沁说道,“你果然很会磨炼我的耐心。南之沁!”

那么冷冰的口吻。

南之沁睁开眼睛,又对上文赟狰狞的目光,“那是因为我很爱你,才会为你自杀。而你,却看不到我的真心。”

声音本来就虚弱。

此刻说着这种柔情的话,到让她整个人显得,温和了些。

文赟蹙眉。

一瞬间,这个女人又变了。

“算了,我也不需要你懂。”南之沁说,“放心吧文赟,从我割下手腕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没有想过要回南家了,也没有想过姚去阻止你什么,我想我这辈子,就是爱你到,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

“你说的话,到底有几分是真的?”文赟带着审视的目光。

“都是真的,就看你信不信而已。”南之沁说。

文赟蹙眉。

心里面应该在各种盘算。

南之沁知道,这个男人做事情总是会先想别人的目的。

就是这么现实!

她心里一阵冷笑。

然后听到文赟温柔的嗓音按下性子说道,“能这么想就好了,你看闹这么一出,伤得也是自己的身体,我看着也心疼。以后我们好好过,我的发展也是你的发展,相信我们会是彼此的一辈子。”

他拉着她没有受伤的手,亲昵的说着。

“嗯。”南之沁点头。

点头的那一瞬间,转眸看了一眼文夫人。

文夫人被南之沁这么一看,反而有些心虚,但又不甘示弱的,对视着南之沁。

文赟很会察言观色。

他回头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你先回去吧,我陪着之沁就好了。”

“等等。”南之沁说。

文赟看着南之沁。

“赟,既然我答应了也想通了在文家好好的待下去,所以我希望妈能够对我宽容一些。”南之沁说。

“我知道,我会好好给我妈说的。”

“可是前期我受得那些委屈呢?”南之沁说,“给我禁食,让我吃最差的东西,甚至削水果还让我自己动手,如果不是妈,我也不能自杀。”

“乖,我知道你受委屈了。”

“你还不知道,我被你妈狠狠的扇过一个耳光吧。”南之沁说得纯真。

文赟看了一眼文夫人。

文夫人连忙说道,“我当时看南之沁在家摔东西,就教训了她一眼,这样没有教养的女人,在家里大吵大闹的,我也是为了家庭和谐”

南之沁笑了一下。

笑得很轻很淡。

文赟没有听她母亲的解释,只说,“你想要怎么弥补?”

此刻,在文赟的心目中,哄好她才是最重要的。

不管心里有多不痛快!

现实就是,她用处很大!

她说,“我也不让妈跟我一样禁食,也不让妈吃太差,也不让妈自己削水果……”

文夫人脸色越渐的难看。

“但我从小到大,就连我爷爷也没有碰过我一个汗毛,但你妈却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我的脸上……”

“是不是要打回来?!”文赟问她。

一字一句。

南之沁笑得无邪。

文夫人脸色却更加惨白。

南之沁说,“赟,你帮我,我现在没力。”

文赟脸色一下就变了。

对着南之沁的单纯。

南之沁似乎在无声的说着,这是条件,这是我安分下来的条件。

文夫人听着南之沁的话,根本就是无法沉默的,她整个人的情绪也被逼到了极限,狠狠的说着,“南之沁,你居然敢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我不怕。”南之沁说,“你们文家都不怕,我干嘛要怕?!”

“你……”文夫人狠狠的看着南之沁,气得火大。

转眸,看着自己的儿子靠近自己。

“文赟,你不会听南之沁着贱女人的……”

“啪!”一个巴掌,毫不留情。

文夫人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甩了她一巴掌。

整个病房都安静了。

如果说,南之沁还对文赟抱着一丝希望的话,现在真的彻底没有了。

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连自己的母亲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打下去,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没有心的!

文夫人摸着自己的脸颊,文赟的力气不小,她半边脸都红了。

她说,“你打我?”

“我只是在提醒你,什么事情该做什么是事情不该做。好好回去反省一下,这事儿最好被让爷爷和爸爸知道,否则你就不是被扇一个耳光这么简单了!”文赟冷冷的说着,毫无感情。

文夫人眼眶红了。

大概是真的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她在文家是没有什么地位,但那是对自己的丈夫和对自己的公公,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儿子也会如此。

她捂着脸,离开了病房。

那种心寒。

那种悲伤,大概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

南之沁就不想去体会。

她只会觉得痛快,从来没有此刻这般,流淌着一种报复的快感。

她转眸,看着文赟靠近自己,问她,“可以了吗?”

“嗯。”南之沁点头,点头,闭上眼睛,“文赟我想休息一会儿。”

“我陪着你。”

“你有事儿就去忙吧,我这样跑不到哪里去。”

“我不放心。”

文赟温柔的嗓音,在她耳边就像魔咒一样。

而她,只能承受。

她一觉睡了过去。

其实睡得不熟。

但隐约似乎是听到了文赟的电话响起,然后文赟有些急急忙忙的又打了个电话说着,“帮我找几个人过来看着南之沁。”

大概是遇到事情,准备离开。

不知道多久。

文赟似乎是真的走了,房间外面应该多了几个黑衣人。

文赟果真还是不放心她,即使她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也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做事情的严谨程度。

但她并不为此担忧。

她总觉得文赟在陆漫漫的面前,就跟黄粱小丑一样,根本是在,自取其辱。

这么安静的躺在病床,到了下午天色开始黑暗。

医生走了进去。

似乎是例行检查。

“你先出去。”医生对着护工说道。

护工当然听医生的,不管觉得这样的要求是不是有些奇怪。

南之沁看了一眼护工,转头看了一眼医生,也没有什么情绪的任由医生在她手腕上做着处理,耳边突然听到医生开口说着,“陆漫漫让我来接你。”

南之沁整个人一怔。

医生对着她一笑。

南之沁左右看了看。

“外面有4个人。你现在换上护士的衣服,我带你离开,陆漫漫在门口接应你。”

“万一被发现,你一个人行吗?”南之沁不放心的问道。

这次逃离,不成功便成仁。

“当然不知道我一个人,走廊上都是我的人,放心吧。而且就算我一个人也能带你走,先把衣服换上。”男人说,然后都给了她一套护士装。

南之沁在修养了一个下午,又输了这么多血后,身体已经好了很多,虽然还是有些软绵绵,但至少,不会虚弱得无法走路。

她尽量快速的换上了衣服,也没有光什么男女之别。

好在这个医生也一直在注意门外的动静,根本没有看她。

她换好。

医生快速的将枕头塞进了床单里面,让她的病床看似有人睡的模样,然后带着她,说,“冷静点,我会保护你的安全。”

“嗯。”

医生打开了房门。

然后自若的出去。

南之沁微点着头,跟着医生离开。

门口的是个黑色西装看着他们,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转头看了一眼病床,看着病床上南之沁在休息,也没有太多异样,却突然,一个黑衣人的惊呼着,“刚刚这个医生进去的时候,没有跟着护士!”

这么一说。

其他三个黑衣人立马觉得不对劲了!

一个黑衣人快速的冲进病房,掀开被子看着几个枕头。

连忙拿起耳麦说着,“快追!”

几个人黑衣人猛地往南之沁离开的方向走去。

这里本来就是高级病房区,人本来就很少。

所以几个黑衣人就看到那个医生和南之沁在走廊上右转。

医生也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一把抓着南之沁走向了安全楼梯通道,带着她就往下跑。

南之沁身体虚弱,哪里经得住这么折腾。

步伐甚至是跟不上的。

在下了一楼之后,安全通道连着的那个大门处,突然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开口道,“过来!”

男人顿了一下,拉着南之沁连忙塞过去。

“叶恒,把人交给你,你引开他们。”

“嗯。”

叶恒离开。

陆漫漫也穿着护士服,手上推着一个移动病床,对着南之沁说,“躺上去。”

南之沁连忙爬山去,躺在床上。

陆漫漫给南之沁整理了一下,将她的护士帽放进了被子里面,然后推着她往电梯方向走去。

这时,黑衣人停在楼层的安全通道处,领头的人让其他三个往下追,他推开了楼道大门。

大门里面一片安静。

黑衣人到处看了看。

他脚步有些快,左右巡视,表情严肃。

一个护士推着一个病人从他身边走过去,他看了一眼,没在意,往另外一边跑了过去。

陆漫漫推着南之沁走进电梯。

黑衣人似乎又看了他们一眼。

依然,转身走了。

电梯关过来那一秒。

陆漫漫笑了一下。

南之沁也笑了一下。

根本没有大动干戈,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从文赟的眼皮子底下走了。

电梯到达一楼。

陆漫漫拉着南之沁,快速的走向大门口,坐进了自己小车内。

一路上,南之沁也有些折腾,脸色不太好,看上去很苍白。

陆漫漫看了她一眼,吩咐秦傲准备离开时,副驾驶的门被人粗鲁的打开,叶恒还穿着医生装一屁股坐进去,喘着粗气说道,“妈的,好久不运动,真是累死大爷我了!”

所有人看了他一眼。

秦傲开车离开。

叶恒似乎是歇了口气,拿出手机说着,“让兄弟伙都散了,别弄出什么动静了。”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所以其实陆漫漫他们是准备了很多人,但为了不想把事情搞大,才会用这种方式。

而不得不说。

就这种方式,估计更会让文赟,气得抓狂。

她可以想象,文赟此刻的愤怒回到什么地方。

陆漫漫看着南之沁的眼神。

这种报复的感觉,她也有过,所以完全知道她的感受,但她此刻,没有那个时间和她分享,声音直白道,“你现在身体情况,可以直接坐飞机吗?”

“嗯。”南之沁点头。

“我给你买了机票,我会让叶恒全城送你,直到安全到家。”

“陆漫漫,你就不怕我摆你一道吗?”

“都是过来人,我曾经也感受过这种遭遇,所以知道你现在会怎么做!就算被你摆了一道又有何妨,如果你真的选择帮了文赟,总有一天也会沦为一样的下场,只是时间早晚问题。”陆漫漫说得云淡风轻。

“你真的让我很佩服。”南之沁一字一句,说得半点没有虚假。

“承某夸奖。”

“我回去之后,会想方设法离间我父母和文家的关系。现在文家一直都靠我父母的支撑然后让我爷爷对他们家有着一丝希望,但是,既然文家人敢这么对我,不管我在这场政治的战争中作用有多微小,但在此刻,文家人的不把我当回事儿,自然就是对南家人的一个挑衅,我嫁给文赟,怎么着也是代表南家嫁给他们文家,我的待遇自然就是文家人对南家人的待遇,我们南家还不会由文家人骑在了我们自己的头上。”南之沁狠狠的说着。

陆漫漫一笑,“你也不笨。”

“是不笨,但就是被安爱情冲昏了头。”

“觉悟也不晚。”陆漫漫说,“我期待你传来的好消息。”

“陆漫漫。”南之沁看着她,“这次谢谢你的帮忙。”

“我也只是为了我自己而已,我丈夫还在监狱。”

“我知道你是为了你自己,我也不是为了你这次把我救出来而感谢你,我只是感谢,你让我认清了文赟这个人,没有让我一直执迷不悟!”南之沁说得咬牙切齿。

陆漫漫微微一笑,“这也是以血的代价换的。好在,你还有人提醒,而我……”

南之沁看着她。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陆漫漫不愿多说,“回去告诉你父母,文家人不会是他们可以依附权势的对象,如果想要让自己在北夏国立足,不想要被其他旁系的南家人欺压,不妨找莫修远。”

南之沁蹙眉。

“我敢保证,莫修远比文赟,更值得你们父母信赖!”

“我会考虑你的建议。”南之沁抿唇。

这个女人,说出的每一句话,似乎都蕴含着她有些捉摸不透的深意,而且似乎总是,料事如神,仿若知道,以后会发生的事情。

有些沉默的车内。

车子很快听到了机场,陆漫漫说,“南之沁,祝你好运。”

南之沁点头,“后会有期!”

陆漫漫看了一眼叶恒。

叶恒点头,和南之沁一起走进了机场。

陆漫漫远远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文赟。

失去了南之沁,失去了南家这个有力的臂膀,接下来你会怎么做?!

……

文家。

文赟一拳狠狠的打在面前的茶几玻璃上。

陆漫漫!

又是陆漫漫!

他今天下午被他爷爷叫去市政厅,因为莫修远的案子据说秦正箫的进展神速,他爷爷都开始有了危机感,所以让他去商量对策,她真的没有想到,离开的一个下午,就听到说,南之沁消失了。

怎么可能?!

南之沁在文城可是半点势力都没有,而且他敢保证,南之沁也没有那个时间和能耐通知到南家的人过来接应她。

他匆匆忙忙的赶去医院。

一个女人,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怎么可能在他4个保镖中消失,何况,当他离开的似乎,吩咐了让所有窗户关严实的,就算南之沁打开了,整整23楼,除非想死,要不然南之沁绝对不可能跳下去。

他咬牙赶到医院。

听着黑色保镖的汇报,脸色越渐的差,甚至是出手狠狠的踢了他们几脚,然后才转身去看了监控。

通过监控,她看到了陆漫漫的身影。

虽然穿着护士装,但是一眼就能够认得出来,那就是陆漫漫。

而被陆漫漫推着的人,就是南之沁。

他甚至看到陆漫漫对着监控摄像头,笑得一脸得意。

“哐!”文赟一拳打在监控屏幕上,屏幕突然爆裂。

工作人员看着他,不敢出大气。

文赟手上都是血,整个人散发着戾气,何其吓人。

就这么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再一次被陆漫漫算计。

想来,当时让他带着南之沁去见她,也是她的计谋之一,她肯定和南之沁直接有着对接,但是,到底是怎样,瞒过他,让这两个女人,暗中勾结的!

他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她们怎么做到的!

这般的,轻而易举。

今天没二更了。

但是准时更新。

小宅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