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绝地反击(15)补偿我/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多时候陆漫漫都觉得,当自己焦急的想要找到莫修远,焦急的想要见到他的时候。

他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不叫巧合。

这叫等待。

莫修远在等她。

上一世没有等到。

这一世。

她不想放手。

她走过去。

走过拥挤的记者群,一下扑进了莫修远的怀抱。

没有任何言语,这个时候她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抱着他。

紧紧的抱着这个男人,再也不会放手。

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狠狠的搂在怀抱里,那样的力度和她一样,带着急切,带着恍然若失,带着心安。

时间在彼此之间悄然闪逝。

身边的记者也都想哑了一般,静静的看着面前重逢的一幕,突然不想要打扰到了此刻的温情。

陆漫漫从来没有觉得这一刻会让她如此的感动,感动到,他的衣服,已经被她的眼泪湿了一大片。

她觉得有些丢人。

埋在她的怀抱里,死活不放开。

想来。

在他面前,丢人的事情也没有少做。

刚刚那句爆粗口,莫修远会不会嘲笑她。

她抓着他的衣服,狠狠的将自己埋进他的胸膛里,尽管莫修远弯腰低头在她耳边说别把自己憋死了,她还是不放手。

莫修远似乎有些无奈。

他弯腰,将她公主抱了起来。

全场,包括陆漫漫自己都懵逼了。

这货又这么肆无忌惮。

记者远远的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在他们的视线下越走越远。

那一刻谁都没有冲动的冲上去。

正如陆漫漫所说,见一下自己的老公,要不要这么难?!

“有些爱情分明很完美,但就是会让人感动得哭。”

这是。

今天的新闻标题。

一时之间,火爆了整个北夏国。

陆漫漫和莫修远的感情被几乎童话故事般的传播着……

小车内。

秦傲不知道何时已经提前坐在了车上,还有叶恒。

莫修远将陆漫漫抱进小车,坐进去。

陆漫漫将头扭向一边,像一个倔强的孩子。

叶恒看着陆漫漫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下,还算安静的,没有说话。

秦傲开车离开。

莫修远修长的手臂将她再次捞进了怀抱里,就这么抱着她。

她就这么躺在他的胸口上,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一声一声,撞击着自己的脸庞。

“莫修远。”她的声音有些低。

“嗯。”他的声音有些低。

“还好你没死。”陆漫漫说。

“嗯。”他依然只是一个单音节。

然后车内又安静了。

叶恒有时候都为他们捉急。

这两个人的对话,他承认他文化水平低,他听不出来任何浪漫。

他以为这两口子这么生死离别之后的再次相逢,应该是各种肉麻情话,他都做好了全身起满鸡皮疙瘩的准备,结果,他不能理解,地球人的思维,让他回银河系去吧!

这么一路安静。

车子到达了莫修远的别墅。

莫修远打开车门下车。

陆漫漫也跟着下车,然后手一直被莫修远温暖的手心包裹着。

两个人走进大厅。

门口处,王忠已经在等候了,他面前放着一个火盆,连忙对着莫修远说道,“莫先生,从这里走过去,晦气就不会带回家了。”

陆漫漫没想到王忠会这么迷信。

也没有想到莫修远还真的听话的,从火盆上走了过去。

或许。

有时候迷信的东西,只要能够给人心安,为何也不是一种信仰。

走过火盆,莫修远拉着陆漫漫直接走回了房间。

叶恒自然是坐在客厅。

久别胜新欢,他还这么不知趣。

回到卧室的两个人。

陆漫漫突然停下脚步。

莫修远看着她。

陆漫漫说,“莫修远,补偿我。”

莫修远嘴角一笑,笑着,用手指摸着她的脸颊。

她觉得他指尖的温度,都能够让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等我,一会儿。”莫修远说。

陆漫漫蹙眉。

然后,莫修远放开她的手,走进了浴室。

陆漫漫看着浴室的方向。

这货是怕自己太脏吗?!

其实,她不嫌弃的。

她扑进他怀抱的时候就想过亲他,终究理智让她,没有当着全记者的面做这种事情,她捉摸着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了,莫修远推开了她,她会郁闷得撞墙。

房间很安静。

陆漫漫坐在大床上。

听到浴室里面,淋浴哗啦啦的声音。

仿若带着磁性。

吸引着,她慢慢的靠近。

她终究忍不住,推开了房门。

浴室房门内,修长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那里,洗头洗澡。

她记得,他不应该这么瘦的。

她甚至觉得,他的后背以及大腿,甚至臀部都瘦了好大一圈,让人,莫名的心疼。

她走过去。

从后面。

抱着他。

那个在努力洗头的男人突然顿了一下。

淋浴的水流将她的身体也打湿了。

莫修远说,“要洗鸳鸯浴?”

“我想抱抱你。”陆漫漫靠在他的后背上,感受着温柔的水从她脸颊滑落在他的身上。

莫修远似乎是加快了自己洗澡的速度。

他根本没有推开陆漫漫,快速的洗澡。

昨晚一切之后。

他正对着陆漫漫。

陆漫漫微放开了他。

两个人对视的那一秒。

陆漫漫脸红了。

因为某些人的反应太明显了。

莫修远勾起陆漫漫的下巴,一个吻狠狠的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她感觉到他口齿间,清香的薄荷味,是他一贯使用牙膏。

所以这个男人,连口腔都清洗了一边。

原本轻描淡写的一个吻,在如此的空间,一会儿就变得火热了起来。

莫修远搂抱着陆漫漫根本就没有脱衣服的湿润身体,一点一点,将她的衣服拔了个精光。

两个人从浴室一路到了床上。

整个过程跌跌撞撞,疯狂而急切。

急切的不只是他。

还有她。

她从来没有此刻这么渴望莫修远,渴望他能够紧紧的拥抱她。

两个人跌落在床上,莫修远自然的将被子盖子了彼此的身上,她压在他的身下,赤诚相待。

陆漫漫脸色红润,眼神迷茫,带着情欲。

莫修远撑着手臂,看着身下红润而细嫩的陆漫漫,看着她粉红的唇瓣微张,柔软的舌头在唇瓣里,若隐若现。

他喉咙动了动。

陆漫漫看着他,勾着他的脖子。

她不需要他给她时间,她可以承受他所有的蛮横。

所以她主动地,用她性感的唇瓣,亲吻上了他棱角分明的嘴唇。

轻柔,浅缠。

他心难耐。

身体一直支撑着彼此的距离,让两个人之间,有着微妙而暧昧的距离。

吻,在她的主动下,炙热一边。

她纤细的小手,不规矩的一直往下……

“呕!”莫修远突然推开陆漫漫,压抑的咳嗽了一下。

陆漫漫一怔。

莫修远猛地放下双手的支撑,将头埋进了她的颈脖间。

她感觉到一丝温暖,落在了她的肩头。

“莫修远……”陆漫漫叫他。

莫修远似乎是在平稳自己的情绪。

“莫修远!”陆漫漫有些紧张。

“别怕。”莫修远说,“只是胃出血,我休息一会儿。”

“休息个鬼,你赶紧起来,我送你去医院。”陆漫漫整个人已经开始有些慌张。

“别动。”莫修远说,“你一动,我更不想离开了。”

陆漫漫很想一个白眼打死他。

身体都这样了,还想啪啪啪啪。

男人都是要下半身不要上半身的吗?!

正时。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叶恒有些吊儿郎当的声音说着,“我不是想要打扰你们来着,你们可以继续,我就是传个话,肖尘现在来别墅了,如果你们忙完了,我让那货上来给阿修检查一下身体。”

“叶恒!”外面的话音刚落,陆漫漫就大叫着他。

叶恒顿了顿。

“你快进来!”陆漫漫说。

叶恒觉得有些奇怪。

下一秒就觉得肯定是莫修远发生了什么事情,猛地将房门推开了。

一推开,就看到那么交织的一幕。

他觉得他会长针眼。

“陆漫漫,你丫的有这种嗜好吗?!喜欢被人在旁边围观!”叶恒狠狠的说着,说着的那时候,那一秒还无意中瞄到了床上的一丝血痕,又忍不住说道,“你俩需要这么激烈吗?都弄出血了!”

“那是莫修远呕出来了,你快将莫修远拖起来。”陆漫漫分明担心得要死,就是这个二货叶恒,总是会破坏气氛。

“我自己会起来。”莫修远咬牙说道,“叶恒你先出去,十分钟后让肖尘进来。”

“哦。”叶恒点头,离开的时候有些不放心的说道,“阿修,你可别死在床上了,兄弟们会笑话你的!”

“……”

叶恒关上房门离开。

“莫修远起来!”陆漫漫声音很严肃。

莫修远压在她身上,肌肤相贴。

“起来。”陆漫漫说,“你再不起来,我又叫叶恒了!”

莫修远咬牙。

他好久才不舍的从床上起来。

起来那个动作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大,拉动着他又咳嗽了两声,然后嘴角真的有些血渍。

“你别咽下去了,吐出来。”陆漫漫看着他。

莫修远扭头。

“没人有你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的!”

陆漫漫从床上起来,从衣橱里面拿了两件睡衣,一件给莫修远穿上了,一件给自己穿上。

包裹严实之后。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能进来了吗?”

“进来。”

肖尘进来了。

叶恒也进来了。

叶恒进来的时候还看了一眼莫修远的裤裆位置。

莫修远脸色一黑。

叶恒连忙转移视线,笑得一脸奸诈。

陆漫漫有时候真的觉得叶恒很幼稚。

当然,此刻她完全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叶恒的身上,她就看着肖尘用一些简单的仪器在给莫修远做着身体检查,声音有些严肃的问道,“好久开始呕血的?”

“有几天了。”

“突然就呕血了吗?”

“又被人揍过。揍出了些内伤。”莫修远说。

肖尘眉头皱了一下。

叶恒的眉头也皱紧了。

当然,陆慢慢的眉头也皱得老高。

“没什么。”莫修远说得云淡风轻,“应该死不了。”

“我带你去医院做一个详细的检查,看是胃上面的毛病还是其他器官受到了伤害。”肖尘当机立断。

莫修远也没有拒绝。

原本打算……吃过之后再去的。

现在估计身边的女人也不会让他吃了。

“你们先换衣服,我在楼下等你们。”

“嗯。”这声答应,是陆漫漫说的。

想来,某些人还不想走。

肖尘和叶恒离开。

陆漫漫转身去衣橱里面拿了莫修远的厚衣服,从里到外。

莫修远心不甘情不愿的在陆漫漫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其实整个过程,分分钟能让他,变成野兽。

但每次看到陆漫漫看似冷静实际身体都紧张得发抖的模样,他就不想让这个女人更加担心,尽管他知道,身体应该问题不大,多休养一段时间就好。

陆漫漫将他的衣服穿好之后,又去衣帽间换上自己的衣服。

出来,拉着坐在床边的莫修远就想下楼。

“莫太太。”莫修远叫着她。

“有什么检查完了身体回来再说。”陆漫漫直白道,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口气。

“你是不是很紧张?”

“没有。”陆漫漫瞪着莫修远,仿若在安慰自己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你不会死。”

莫修远嘴角一笑,修长的手指伸向她的胸口处。

“莫修远!”陆漫漫气急败坏。

她好不容帮彼此将衣服穿上。

正欲发火。

就看到莫修远手指放在她的纽扣处,一边帮她系扣子一边说道,“都系扣到别人家了。”

陆漫漫低头,才发现自己刚刚匆忙,可能将纽扣系错了。

她咬唇。

莫修远将她的衣服重新扣好,说,“别怕,我不会离开你。”

陆漫漫觉得鼻子有些酸。

每次这个男人说这种话的似乎,她总是会感动得一塌糊涂。

她说,“我也是。”

莫修远抿唇一笑,笑容总是这般倾国倾城。

她一定要,一定要将他养回来。

将他已经瘦了好大一圈的身体,养回来。

两个人下楼,出现在大厅。

大厅中的人看到他们出来,肖尘依然拿着他的医疗包说着,“走吧,去医院。”

陆漫漫点头,拉着莫修远跟着肖尘出门。

叶恒没有再跟上,而是让自己的小弟过来接他回去。

他为莫修远这段时间的事情也算是操碎了心,现在总算是一颗大石头落了地,他也可以让自己尽情的疯狂了,这么想着,刚坐到小弟的小车内,电话突然响了一下。

他漫不经心的拿起电话,看了一眼。

莫修远就这么不让他好过吗?!

刚想好去酒吧和小姐疯狂一下,不能上,总能看吧,现在这货就直接给他安排了任务。

倒是。

他眼眸一紧。

他也觉得,光是让文赟心里上气一下他也觉得太便宜了这个男人,总得吃点口头才行。

不用想也知道,莫修远身体的伤,来自于谁!

而此刻。

另一辆小车内。

陆漫漫一直有些焦急的看着窗外,看着车子其实是开的已经有些快的往医院走去。

莫修远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陆漫漫为他担心的模样。

他其实很想告诉她,她还不用一副,死了老公的表情,他活得还好。

但莫名的,又觉得被人这么担心着,也挺爽的。

车子一路到达医院,私人医院,私人专家。

肖尘和医生说了些情况,然后专家带着莫修远开始了一系列的检查,每做一个检查,陆漫漫就觉得自己心都提到了心口处,就怕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觉得她会被莫修远这货给逼疯了。

而这个男人,一脸欠揍的看着她,似乎是在看笑话。

故意的!

陆漫漫不去和这种幼稚的人计较。

整整2个小时。

莫修远做完了全身所有的检查。

几个人坐在专家医生的办公室,陆漫漫眼巴巴的看着医生。

莫修远突然拉了她一下。

陆漫漫蹙眉,瞪了他一眼。

“你这样看着别人,我会心里不爽。”莫修远说得直白。

专家医生已经一把岁数了。

老脸都挂不住了。

陆漫漫正想一脚踹死他。

死了算了!

她也不用焦虑了。

专家医生清了清喉咙说道,“心、肺、大肠、小肠、肝、胆、脾、胰、肾还有膀胱都没有什么大问题,有些轻微的受损都是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调养好,但是胃确实除了毛病。”

陆漫漫有些紧张。

医生又说道,“从片上来看,已经穿孔了。”

“胃穿孔!”那不是很痛。

“所以才会胃出血。”医生看着莫修远,“你胃本来就不太好,现在胃粘膜磨坏了,要做手术修补。”

“需要做手术吗?”陆漫漫看着医生。

“胃穿孔很痛的。”医生说,“你想象不到的疼痛。”

陆漫漫咬唇,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一副,我没说不痛的表情。

“什么时候手术比较好?”陆漫漫询问。

“越快越好。”

陆漫漫犹豫了一下,对着一声说道,“那你安排手术吧。”

莫修远看着她。

“我让王忠帮你收拾东西过来,你马上手术。”

莫修远有些不乐意,他说,“不是要补偿吗?”

“……”陆漫漫觉得自己脸都烧红了。

莫修远觉得陆漫漫此刻的模样很好看。

陆漫漫说,“欠着。”

还好是欠着。

他点了点头。

下午。

莫修远就去做了抽血心肺等术前检查。

然后4点钟的样子,推进了手术室。

陆漫漫就站在门口等他。

焦急的等他。

其实胃穿孔在医院而言,手术并不大,但对于她这种,分明才见面又分开的人而言,分分钟可以让她变疯。

好在。

手术时间不长。

2个小时不到,莫修远就被推了出来。

整个人看上去更加虚弱了。

陆漫漫再次坚定了一定要把莫修远养好的决心。

一定要养好。

回到高级病房。

医生护士将莫修远的所有术后仪器弄好,出去了。

陆漫漫陪在莫修远的身边,看着他。

肖尘也在病房里,一边看着医疗单,一边对着莫修远说道,“刚刚医生也交代了术后要注意些什么,我再补充一句。”

陆漫漫看着他。

“别行房事。”

“……”

她看上去又这么饥不择食吗?!

“我不是针对你莫太太,我是提醒阿修的。”肖尘放下医疗单说道,“别忘了你肚子上又多了一条伤口了。一动就会崩裂。”

“多久可以出院?”莫修远脸色不太好的问道。

“大概一周时间。”

莫修远不说话了。

肖尘看着他的模样,转头又对陆漫漫交代了一番,才离开。

离开后,房间就剩他们两个人了。

护工也被陆漫漫叫了出去。

莫修远躺在病床上,说,“莫太太我会弥补你的。”

“你就不能安分点吗?”陆漫漫受不了的吵他。

“也想弥补自己。”莫修远说。

陆漫漫脸一直烧红着,“闭上眼睛睡觉。”

“不行。”

“为什么?”

“一闭上眼睛就是白花花的一片……”

陆漫漫真想一脚把这货给踹死。

死了算了。

死了算了。

房间内有些安静。

渐渐地,莫修远睡着了。

终于睡着了。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疲倦而苍白的脸。

想起他遭遇的这些罪!

她发誓,她绝对会让某些人,血债血偿!

这么想着,她拿起手机,走向门外。

电话接通,那边还有些气喘吁吁。

“叶恒。”

“说事儿。”丫的累死了。

这货是铁做的吗?

这么难揍。

“帮我揍个人!”

“别告诉我是文赟。”

“嗯?”

“你老公已经让我干了。”

“……”陆漫漫一脸懵逼。

“你老公的报复心可强了。”叶恒补刀。

然后将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看着躺在床上一脸无害还虚弱无力的男人……

所以很多时候,她是多虑了?!

……

叶恒挂断电话。

狠狠的转头看着那边被人捂着眼睛的男人。

收到莫修远的信息,他就让人开始到处捕捉文赟了。

只能说他运气真好。

文赟刚将车子开向郊区,应该是去看守所,路途中就被他的小弟些给拦了下来,然后狠命的拖着他绑架了回来。

扔在了一个破仓库里面。

这里是他这些兄弟些私下处理人的地方,打打杀杀的,阴气极重。

叶恒看到文赟,那一刻也气大,二话不说,拳打脚踢的在文赟身上,狠狠的揍了一顿。

刚揍累,就接到电话了。

他出门将陆漫漫的电话接完后,又回来。

文赟还算有点骨气,整个过程中,还真的没有怎么哼一下。

他歇了口气。

蹲下身体问道,“感觉怎么样啊,文大少。”

“我劝你最好放了我!否则我会让你全家陪葬!”文赟硬骨头的狠狠说着。

“口气倒是不小,本大爷就不受你威胁了。”叶恒冷笑着,然后低头打量了一下他已经有些血肉模糊的身体,邪恶一笑,“来来来,我听说你最喜欢玩什么SM了,对着谁都能否发情,我倒是很想看看你那玩意长得如何!”

“你敢!”文赟怒吼,声音明显有些急了。

“本大爷还没有什么不敢的!”叶恒用眼神示意旁边的小弟。

小弟心领神会,一下就将文赟的裤子扒了。

突然的凉意,让文赟整个人一下就紧绷了,“你住手。”

“啧啧,也不过如此。”叶恒打量着,“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还没本大爷的好看呢!”

“你放开我,放开我!”文赟扭动着被缠得跟个麻花一样的身体。

“你说,你这么宝贝这东西,要是我现在给它弄了,你会不会生不如死!”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你可以叫我活雷锋。”叶恒说得得意。

“滚!”

“火气别这么大。”叶恒伸手,捉摸着摸了那东西自己手会烂掉,让一小弟拿了起来,“放心,我手法会很好的。”

文赟整个身体都在发抖了。

完全是崩溃到恐惧的。

他声音突然就变了,刚刚的火气以及硬脾气,瞬间就软了下来,连忙说道,“大哥,你放过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你再说一次?”叶恒扬眉。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我说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

文赟一怔,“大哥。”

“不行,换一个称呼。”

文赟咬牙,“大爷,你放过我,你说你想要什么,钱财权,你要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放过我。”

“哟哟哟,这就叫我大爷了,不是嘴硬得很嘛?”叶恒说道。

“是我不对,以前如果小弟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惹怒了大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文赟说得战战兢兢。

叶恒觉得心里很爽。

他觉得他应该将文赟这么一副猥琐而又可怜的模样发给阿修看一下。

这么一个激灵。

他嘴角的笑容更加邪恶了。

“你再求求我。”叶恒说。

文赟正欲开口。

“等等,我说开始再开始。”

然后叶恒拿出了手机,按下录像。

“好了开始。”说完,就按下的开始键。

文赟整个人的样子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手机屏幕上,“大爷,你放过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你这次放过了我,我再也不敢惹你麻烦了。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学两声狗叫。”叶恒故意用变异的声音说道。

文赟当时也没有觉得有异样,连忙“汪汪汪”叫了两声。

叶恒忍住笑,“说说你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文赟沉默了一下,猛地说道,“我是伪君子,我是白痴,我其实就是一个胆小鬼,不是什么文城第一个公子,我很龌龊,我什么都不是……”

叶恒按下停止键。

嗯。

这样的视频发在网络上,该是多么爽的一件事情。

他对着几个小弟使了个眼神,然后大家心领神会的离开了。

离开了。

依照现在的文家还有的地位,真的要是让文赟少了命根子,查出来他们也活不了,所以这样教训一下,吓吓他就够了。

估计这么一吓,总得有些心里阴影!

最好是从此以后就一蹶不振!

叶恒离开了。

然后随便找了一个公用电话亭,报了警。

不能让文赟真的死里面了。

反正会有人收拾他的。

他回到自己的小车内,和几个小弟离开。

离开的时候,他将视频发给了冷俊成,打电话说道,“你给我处理干净,我的什么手机串号啊,IP什么的,要是劳资被人查出来了,我会拉你一起陪葬。”

“求人的时候态度就不能好点吗?”冷俊成翻白眼。

“这就是哥求人的态度。”叶恒耍横。

冷俊成难得和他多说,“等着今天晚上的风靡全城。”

“就知道你丫的靠谱。”说完,叶恒就把电话挂断了。

挂断后,心里还特别的得意。

阿修应该解气了吧。

晚上。

在网流量最大的高峰期,晚上10点。

一段视频,瞬间就跳进了所有人的电脑里面。

不管在做什么事情,只要连接了互联网,那个时候电脑上面就弹出了这么一个视频,删都删不掉。

这么一个人让人完全是想象不到的视频。

视频中的主角是文赟。

即使眼睛被蒙住,但是还是一眼就能够认出。

而视频中的人显得无比的狼狈,声音何其的乞求。

当然,下半身光裸的画面,叶恒没有拍出来。

否则这叫传播色情了。

视频只有不到2分钟。

2分钟后,整个文城沸腾了。

大家都以为是自己电脑中毒了,事实上确实中毒了,只是除了看了一个2分钟的视频外,其他都很正常,该聊天的还是能聊天,该打游戏的还是能打游戏,该加班的还是在加班……

所以。

这则视频只是一个传播视频而已。

传播,重要新闻而已。

网络上开始有人发帖子了。

“视频,大家看到文赟的视频了吗?”

跟帖无数。

“文城第一公子秒变狗。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跟帖完全是疯狂。

“文赟文赟,你居然也有如此一面!你的清高你的傲骨你的不可一世,真的喂狗了吗?!”

跟帖已经超乎了想象。

整整持续了半个小时。

网上的所有新闻才被官方屏蔽了。

屏蔽了又能怎样。

文赟的形象已经在所有人的脑海里面了,那么深刻,那么讽刺!

陆漫漫其实是没有看到那个视频的,她当时在病房中陪着莫修远。

莫修远胃穿孔手术是不能吃东西的,那个时候王忠又送来了豪华晚餐。

然后,陆漫漫看到莫修远的整个脸色都黑透了。

她一边看着王总将一份份精致的菜肴放在高级套房的餐桌上,一边接起了古歆的电话。

古歆的声音完全是激情而高昂的,“陆漫漫,别告诉我你错过了一台好戏!”

“什么?”

“你真的不知道?!”古歆惊呼,“文赟一段狼狈到不行的视频,刚刚突然出现在了所有人电脑屏幕上,将近2分钟,看得人真是热血沸腾,爽翻了!”

“你说什么?”

“哎呀,可惜那个视频是黑客操作的,完全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们也不能操作,要不然我就能够存一份给你看了,你现在看文城各大贴吧,应该已经有人在说了。”古歆匆匆忙忙的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估计自己也去逛贴吧了。

陆漫漫蹙眉,快速的进入浏览器,看着疯了一般的贴吧帖子。

她从来没见这么疯狂的传播。

倒是是一段什么视频,会让网友反映这么迅速。

她有些严肃的握着手机。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模样,云淡风轻的说着,“你问问叶恒看。”

“啊?”

“问问叶恒,那个视频。可能是他拍的。”莫修远说。

“哦!”陆漫漫觉得自己那一刻真的有些笨。

她怎么就没想到,和文赟结仇的人,胆子这么大的,除了叶恒那二货,没有其他人的。

而且能够有那种手法操控在整个文城网络的,不用想也只有冷俊成了。

她快速的拨打电话过去,“叶恒。”

“是不是想要感谢我,不必了,我都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叶恒得意无比的口气。

陆漫漫实在不想和这个男人多说,“你把视频发给我。”

“你还要保留?”

“我没看到!”陆漫漫发脾气。

“早说嘛。这么凶。”叶恒不悦。

挂断电话后,还是将视频发了过来。

然后屏幕上,就是文赟极其狼狈极其不堪的模样。

她完全可以想象,当文赟看到这则视频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感受。

大概是杀人都不解恨。

叶恒这二货,二得还很有水准。

一般的人,大概是想不到用这种方式去羞辱文赟的。

对于文赟这种男人而言。

羞辱,比揍他,更让他难受一百倍。

她狠狠地看着视频,看了两遍。

她抬头,看着莫修远躺在病床上。

她说,“你要看看吗?”

“不了。”

“不想让自己爽一下。”

“让自己爽的方式从来都只有一种。”

“嗯?”

“上你。”两个字,清清楚楚。

陆漫漫脸爆红,“变态!”

莫修远笑了一下。

一下后,又严肃了些,“你会觉得太过分吗?”

“嗯?”

“这么对文赟。”莫修远看着她。

看着她的时候,眼神分明有些波动。

“你想我怎么回答你。”

“你的回答会让我左右之后的一切举动而已。”意思是,只是左右他的行为不是思想。

陆漫漫说,很认真的说着,“我觉得不过分,甚至是大快人心,我很爽。一种报复的快感,但是莫修远,我记得我曾经就说过,文赟,我想要亲自动手!”

莫修远看着她。

“我要亲自,送他去地狱!”

就如,上一世他对自己那样!

莫修远点头,“我成全你。”

……

文家大院。

文赟一身是伤。

从被救出来那一刻的狼狈,他就发了死命令,让警察不准将消息他被人殴打甚至衣不遮体的模样暴露出去,刚回到家里面将伤口处理了,就接到这么天崩地裂的消息。

他也没有看到视频。

但从描述中大概知道,是那段他求那个绑架人的话。

他青筋暴露。

恨到极致。

就连他爷爷也坐不住的走向了他的房间狠狠地说着,“文赟,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不是的爷爷,当时……”

“当时不管如何,你也不应该这样!亏我对你希望报的这么大,你完全是丢了我们文家祖祖辈辈的脸面!”文江兴气得发抖,“让你去看守所看你爸,你就给我送这么大个礼回来,你自己好好反省!”

“爷爷,我真的是被人陷害!”文赟有些激动,“当时的情况是那个人威胁我说要让我断子绝孙,我还没有给我们文家留后,所以才会如此……”

“够了!”文江兴现在在气头上,文赟越是解释,越是让文江兴火大,他狠狠的说着,“你好好在家待着,没有我的允许,从此以后不准出门!”

文赟看着文江兴,也知道自己真的惹毛了他爷爷,不敢多说。

正时。

文江兴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接通,“南部长。”

“文部长,咱们谈谈我孙女和你孙子离婚的事情。”

谁说宅要写福利的了?!

谁说的!

宅就是磨人的老妖精!

愉快的飘走,飘走,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