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绝地反击(16)一诺千金/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部长,我们谈谈你孙子和我孙女离婚的事情。”手机听筒里面,传来一个不温不热的声音,明显带着严肃的口吻。

文江兴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但是那一秒,还是尽量让自己看似轻松的说着,“南部长,你看看你,都是小孩子闹点小情绪,你就上纲上线的,他们还年轻,偶尔一点吵吵闹闹就说要离婚,也没有经过什么深思熟虑,我们做长辈的不能就这么放任了他们去,免得以后后悔了,还说我们没有劝他们。”

“我并不觉得,你们文家可以逼着我孙女儿自杀这件事情,是一件小事儿。”那边显得严肃无比。

文江兴脸微动。

南部长是半点没有给他面子的说得直白。

他又让自己勉强的笑着附和,“这事儿我给你道个歉。当时之沁和我家那臭小子拌了两句嘴,以后是小两口的小吵架。我们长辈也没引起注意,哪里知道之沁会这么的脆弱,唉,也能说明,之沁是真的喜欢文赟的。当然,文赟也是绝对喜欢之沁的,但那小子就是年轻,爱面子没及时的给之沁认错,我都教训他了,你放心,断然不会再让之沁受什么委屈的。”

“文部长。”南部长似乎是有些不耐烦,口吻都显得更加冷漠了些,“南之沁是我孙女,当初我选择将她交给你们文家,一方面大家门当户对,自然是很好的姻缘。一方面我孙女也真心实意的喜欢着文赟,希望能够嫁给你家文赟然后相夫教子。但是我真没想到,结婚才一两个月时间,可以把我孙女逼成这样。我不说我孙女一定就是做得很对,但既然我们南家愿意将孙女儿交给你们文家,自然是希望得到你们文家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的对待,就算我孙女有些蛮横发小脾气,也是希望能够得到你们文家的包容。文部长,我真的从没想过,我孙女会这么满身是伤的回来。”

“南部长你严重了。我们文家对之沁是诚心诚意的好。我们家就文赟一个独苗,就之沁这么一个儿媳妇孙媳妇,不对她好,对谁好。”文江兴尽量按耐住性子,在南部长有些咄咄逼人的语气下解释着。

“我刚刚说的那些只是其中一部分导致离婚的原因而已。”南部长口吻又冷了些,“今晚那则视频,虽然没有传播到帝都,但我通过一些渠道也知道了一些情况,我也是看着文部长你孙子从小优秀着长大的,要不然也不会轻而易举的就将我孙女嫁给你孙子,我是没想到他长大成人后会变成这样,你知道我们南家世世代代都是军人出生,流血不流泪,向你家孙子这种贪生怕死之徒,我们南家是绝对接受不了这样的女婿孙女婿。”

文江兴被对方挑明了软骨,脸色半天都恢复不过来。

文赟这么狼狈这么不堪的模样,连他都觉得羞辱都无法原谅,更别说,南家了。

他硬是控制着情绪,低声下气的说着,“南部长,当时情况却是很危险,有句老话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文家也丢不起这个脸,会好好处理这件事情。可如果当时的情况文赟不妥协,很有可能就命丧黄泉,生命只有一次,应该珍惜的。”

“你们文人的理论我们懂不起。在我们南家人的祖训中,尊严比任何其他都要重要,你孙子的举动完全是违背了我们南家祖祖辈辈的教训。”南部长半点余地都不留的说着,“明天我会让我的副官亲自过来处理文赟和南之沁离婚的事情,还希望文部长,你作为北夏国的部长,不要拖泥带水,真的撕破脸皮,砸了自己的招牌。”

说完。

南部长不给文江兴任何说话的机会,补充道,“不早了,早点休息。”

然后,就将电话生生的挂断了。

挂断了。

文江兴的脸色剧烈变化。

文赟一直在文江兴的旁边,有些心颤。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看到他这个模样。

他识趣的不说话。

文江兴也突然怒吼,“文赟,你简直是将我们文家丢脸丢光了!因为你这段视频,你和南之沁离婚的事情,我们文家半点底气都没有,现在所有人都在传你文赟的贪生怕死,我们文家算是彻底的毁在了你的手上!”

毫无遮拦的话语,将文赟贬低到了极致。

文赟从小到大都是在文江兴的表扬和鼓励下长大的,从来没有被这样骂过。以前文江兴不管走在哪里,都是以他为骄傲,现在这种天壤之别的待遇,也让文赟自己,压抑着一股怒气,无处发泄。

想起自己如此不堪的一幕被全北夏国的人都知道了,以后自己也没办法在北夏国立足了!

他咬牙,身体在控制着发抖。

文江兴顾不得自己孙子的情绪,呵斥道,“这段时间给我在家里面好好待着,别出去给我丢人现眼,我现在去看守所看你爸,既然早想好了让他来背这个黑锅,事情就要做得完善。”

文赟不说话,只是压抑暴怒的情绪。

“早知道你这么不成器,我真不应该让你爸。”文江兴丢下一句话,走了。

文赟从小就被追捧着长大的,从来没有被人当面这么骂过,就算前几次陆漫漫在网络上制造了一些流言蜚语,但那些毕竟都是网友的一面之词,至少在他家里人心目中,他还是那个优秀而完美的人,这次的事情,完全是生生的将他从天堂打入了地狱!

他捏紧拳头,狠狠的捏紧拳头。

……

文江兴坐在车上,脸色极度难看的去了文城看守所。

车子到达目的地。

文江兴自然的进去。

狱警看着文部长出现,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将文为民的监狱门给我打开!”文江兴口吻严厉,根本不容拒绝。

“但是……”守门的狱警有些战战兢兢,“秦检察官有交代,没有经过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

“闭嘴!”文江兴本来就一肚子火,现在火气更大了,“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敢威胁我?!”

“对不起文部长。”狱警已经吓傻。

“文城的地盘,还用不着秦正箫来指手画脚,给我马上开门!”

狱警哪里敢违背了文江兴,连忙拿出钥匙,将文为民的监狱门打开。

文江兴大步走进去。

文为民一看到自己的父亲来了,整个人就激动了,脸上带着喜悦,口里不停地说着,“爸,爸爸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你会救我出去的是不是,你不知道这里吃得差住得差,我从到这里来之后,就什么都不习惯。你赶紧让人放我出去!这群没脸色的人,我说的话都当我在放屁似的!”

文江兴看着这不成器的儿子,心里又凉了半截。

想他这一辈子,聪明一世。

怎么就生了文为民这种平庸的儿子,本以为文赟给了他希望,现在看来,都是付不起的阿斗,完全是来讨债气他的!

文为民自然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明显看到他爸情绪不太好,想要说更多的话,也这么咽了下去,看着文江兴。

文江兴当然也没有忘记自己来的目的,只是突然的一丝情绪让他沉默了好半响。

好半响,才开口语重心长的说着,“为民,爸是不是之前就提醒过你,朱兰兰家人的事情没有处理好,爸也没有办法帮你。”

“爸,你可是文城部长,文城最大的官,北夏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文为民不相信的,脱口而出,脸上也有了惊恐的神色。

“但是北夏国是有法律的。你被当场抓获,抓获你的还是当今皇长孙,你觉得我就算权利再大,能够大得过皇室?!为民,当初爸对你的提醒,你怎么就忘了!”

“我没忘,我做得已经非常小心翼翼了,我不知道为什么秦正箫会将我抓个正着。以前也做过不少这种事情,都是这样的,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文为民激动无比。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杀人罪在法庭上已经成立,判刑肯定是免不了的。”文江兴一字一句。

“爸,我不想被判刑,你帮帮我,你帮帮我。”文为民一下就慌张了。

外面那么多荣华富贵可以让他享受,他才不要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

“你求我,我也帮不了你,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给你说清楚这个事实。”文江兴看着他。

文为民整个人一下就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想过,他会面临这些。

他还心里发誓,等他出去之后,一定要帮狱警这些人,狠狠的抽个遍,让他们知道,刚关押他的后果。

文江兴蹲下身体,靠在文为民的耳朵边低声说道,“既然你已经暴露了自己的动机,现在秦正箫在查当初给莫修远作伪证的事情,如果再查下去,我们都会被拔出来,而作伪证这事儿,你清楚所有的过程,你现在承认了所有事情都是你做的,爸会记住你的!”

文为名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父亲是让他来抵罪的?!

他以为刚刚的事情已经够让他绝望了,没想到还有更绝望的事情。

“文家人丁单薄,你反正都已经要判刑了,不必要拉着文赟拉着我一起进监狱,你知道文赟还没有给文家传宗接代,文家还得靠着文赟往上爬,等哪一天我们文家真的掌权了,你自然就出来了。只不过进去一段时间而已。”文江兴一字一句,分明说的都是违法的事情,但就是可以义正言辞。

他总算也是理解了他父亲的,心狠手辣了!

“我会尽量想办法让你的刑期压到最低,只要你配合我,你毕竟是我唯一的儿子,我也不会让你多受苦!”文江兴再次说道。

文为民蹲坐在地上,说不出来一个字,他就这么看着他父亲已经两鬓白发,还能够这么让人生不如死,“爸,从小到大,你就没有真的对我好过。”

文江兴脸色一下就难看了。

“都说我不中用,学什么都不成。如果不是我生下了文赟,我在文家可能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你乱说什么话,我对你只是因为,恨铁不成钢。”

“我知道,反正在你心目中,我就是什么都不是。”

“为民,你现在还要来讨伐爸吗?!”

“我不是讨伐你,我就是说说我这些年的感受。”文为民说,“这些年我也不是你看到的这么没心没肺,真的不在意全力抱负,只是因为你从来不觉得我能够有所作为,我也怕尝试失败被你责备,才表现出对一切都不在乎的模样。但是你仔细想想,只要你让我做的事情,我从来没有不做过,我甚至很想做好了得到你哪怕一句轻描淡写的表扬,这么多年了,都没有。”

“够了!”文江兴被自己儿子说得脸黑。

“我还没说完。”文为民这个时候,也能不看文江兴的脸色了,“我现在想了想,那晚上你让我去亲自处理朱兰兰家人的事情,是不是也是为了做这样的打算而已?!一方面抱着一丝侥幸将朱兰兰的家人处理掉,让莫修远的罪名没办法含冤得雪,如果是这样,应该是你们想到的最好结果。退一万步,另一方面,你们应该早就预料到了,如果文家人被盯上然后事情被暴露了,还可以让我来将这个黑锅给背了,反正是我被抓住现场的,我反正都会被判刑,倒不如就将所有一切都认了去,保全了你和文赟的犯罪事实。”

文江兴倒是真没想到,这个时候文为民这么聪明。

他狠狠的看着他,说道,“为民,我不管你怎么想,但这件事情爸没有和你商量,而是让你就这么做。你好好听爸的话,以后出来依然荣发富贵享之不尽,如果你质疑和爸作对,爸也可以让你,什么都没有!”

文为民笑了一下。

这个时候,还威胁他。

他其实在他爸说让他抵罪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既定的事实,他根本就不能反抗。

只是听着他爸的语气,他又觉得疯了吃了些而已。

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文江兴松了一口大气,“你全部认罪就行了,所有的犯罪证据犯罪事实以及犯罪动机你都有。法院会完全接受你的犯罪,你放心,就算是你进监狱了,也不会让你在里面难过的,我知道打点。”

文为民又是点头。

除了点头,他还能做什么。

文江兴从监狱里面站起来,“你好好保重,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说着,就转身离开。

文为民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

他突然觉得,到这个地步,文家的辉煌,也不长了!

文江兴离开文为民的监狱,走向看守所的大厅时,就看到秦正箫突然出现。

两个人四目相对。

秦正箫主动开口道,“还劳驾了文部长亲自到这种地方来。”

“我来看看我儿子,有问题?”文部长脸色一沉,也没有因为秦正箫的身份,而给他极大的面子。

“文部长你应该知道,这是一个守纪律的地方。滥用执法,可是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文江兴冷哼,“既然如此,你就去告我,滥用执法吧!”

“文部长真的严重了,我的意思是,文部长大可以让人通知我一声,你想要去看看你儿子,我怎么会拦着你,也避免了你触犯到了法律的界限,让文部长自己为难了。”秦正箫说得好听。

文江兴依然脸色冷漠,“谢谢你的好心提醒。”

“文部长现在是打算离开了?”

“否则你以为我想要劫狱?”

“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我送你。”秦正箫说。

“不用了,你好好的审问我儿子吧,最好是做到公正公平,别让我看不起你。”

“当然,我代表着北夏国的公正和法律,自然不会徇私了去。”

文江兴当然知道他的讽刺。

冷着脸没有说话。

“哦对了,文部长。”秦正箫说,“你孙子文赟的事情……”

文江兴狠狠的看着秦正箫。

这种伤口,谁撕了他都会毛。

“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就是说,我已经立案让警察厅展开对那则视频的黑客进行追踪调查,有结果了,我会告诉文部长的。”

“哼!”文江兴甩了甩袖子,大步走了。

秦正箫看着文江兴的背影。

这只老狐狸,终于也体会到了被别人算计的滋味了。

秦正箫冷冷一笑,起身走进监狱,对着狱警说道,“带着文为民到拷问室,我马上对他进行审问。”

“是。”

……

文城私立医院。

陆漫漫和莫修远挤在一张床上。

莫修远身上有伤口,陆漫漫睡得小心翼翼。

她靠在他的肩头,好久没有如此心安。

莫修远就这么感受着陆漫漫的呼吸,轻轻的搭在他的颈脖处,有些瘙痒难耐。

两个人都很安静。

安静的在入睡。

静谧的房间,有些温情,就是这么不言而喻的流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留着浅灯的房间,突然响起了电话的声音。

陆漫漫在昏昏欲睡之中,突然吓了一大跳。

莫修远总觉得陆漫漫的一举一动,可爱到他真的很想将她揉碎在自己怀抱里,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美丽,就这么圈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抿唇一笑。

笑着说,“电话响了。”

“我知道。”陆漫漫带着些起床气,“这么晚了,谁这么不知好歹。”

嘀咕着,还是拿起病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接通,“秦先生。”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不好的消息,你想要听哪个?”秦正箫难得这么幽默,尽管语气很严肃。

陆漫漫皱了皱眉头,“好消息。”

“好消息是,你丈夫莫修远的案件终于水落石出了,文家人承认了他们的犯罪事实,你丈夫被人诬陷一事儿,终于告一段落,再次让你丈夫,沉冤得雪!”

“坏消息是什么?”陆漫漫严肃的问道。并不觉得事情可以这么顺利。

“坏消息就是,承认这起事情的始作俑者是文为民,文家最无权无势最中庸最无用的人。”秦正箫一字一句,补充说明,“意味着,文江兴和文赟,毫无罪名!”

“什么!”陆漫漫有些激动。

莫修远看着她。

陆漫漫说,“不能往下查吗?文为民从来都是听文江兴的话,他连文赟都管不住,他怎么可能有能耐做这种事情!”

“但事实就是,所有的一切,人证物证动机方法各种可以定罪的条条款款,文为民都可以说得一清二楚,完全没有理由再继续往下查下去,法院会直接对文为民的诬陷犯罪事实及杀人灭口未遂的事情定罪,作为检察院,也不可能在所有事实都清楚明了了之后还是死磕着不放,会有人觉得我在针对文家,统帅也不可能在授权给我,让我在文城为所欲为!”

陆漫漫咬唇。

千算万算。

真的是没有算到,文江兴这么狠。

狠到为了保全自己为了保全孙子,将自己儿子拿去抵罪。

这么一想,当时让文为民亲自去处理朱兰兰的家人,肯定也是想好了接下来所有的安排,如果能够杀了朱兰兰的家人自然是最好的结果,杀不了,就正好有机会让文为民去背了所有的黑锅。

文江兴!

文江兴!

果然比她想象的还要,心狠手辣。

自己的儿子,到底是怎么能够下得了手的!

“事情就是这样,不出意外,这周内就会开庭受理文为民的犯罪事实,提前通知你一声,做好心理准备。这个案子结案之后,我就会回到帝都,别忘了我们当初的约定。”秦正箫说得直白。

陆漫漫抿唇,看着莫修远,说着,“我知道。”

秦正箫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也放下电话,那一刻确实有些难以眼神的情绪在自己眼底。

“文家人又逃过一劫?”莫修远问她。

“是。”陆漫漫咬牙切齿的说着,“我没想到,文江兴能够这么心狠的连他自己的儿子都算计!”

“为了保全自己,大多人都会这么做。而且不得不说,对于文家而言,最无用的就是文为民,他牺牲了,文江兴不会觉得失去了什么,顶多就是血缘感情上的一点波动,对他没有任何利益伤害。”

“但毕竟是他亲儿子啊!”都说虎毒不食子。

人怎么可以坏到这个地步。

“纵观北夏国上下几千年,职权斗争牺牲的,无不是自己最亲密的人。”莫修远说,笑了笑,“这是现状。”

陆漫漫咬唇。

确实如此。

从小的历史中,这么多个朝代,这么多的君王统帅即位,牺牲的,何止千千万。

她理性能够接受,但是感性上始终接受不了。

在她看来,亲人,朋友还有爱人,比什么都重要。

这大概就是,上辈子自己落得如此下场的原因。

文家人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而她却还白痴的想要保护,她觉得重要的人。

他们算计的是整个北夏国包括她。

而她算计的,仅仅是除了他之外的,整个北夏国。

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惨白的结局。

莫修远拦着她的手,温柔道,“别想那么多了,早点休息。终有一天,文家人会落得下场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陆漫漫温顺的躺下来。

本来刚刚睡意十足,现在却辗转难眠。

莫修远说是这么说,可这次,分明已经临门一脚了,却被文家人这么逃脱,尽管,文家人在这次事故中,受了重创,可终究是压不下那口气,她可能让文家人就这么逍遥法外!

这么一直睡不着,脑海里面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画面。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儿,对着莫修远连忙说着,“我忘了告诉你,我已经将你卖给秦正箫。”

“嗯?”莫修远蹙眉。

“那个……当初为了让秦正箫来审判你的案件,所以答应他,等你出来后,就是他的人了,我当时也是……”陆漫漫说得有些断断续续,连自己都无法想象,莫修远听从被人安排是一个什么画面,总觉得委屈莫修远。

其实按理。

莫修远对比起秦正箫的身份,是真的相差很大,让他在秦正箫下做事儿,完全可是说是高攀,这一刻,却突然那么不自信自己的决定。

“好,我知道了。”莫修远说。

“你不介意吗?”陆漫漫诧异的问道。

“干嘛介意?以后有了秦正箫这个保护伞,谁还敢陷害我?!”莫修远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着。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要不是你聪明知道留底,指不定现在已经斩立决了!还好意思开玩笑!”

“因为我知道,你聪明。”

“你这是在表扬我吗?”陆漫漫严肃的问他。

“我还想嘉奖你,可惜为夫身体不适。”

“能不能有句正经。”陆漫漫瘪嘴,脸蛋却悄然红了。

“我曾经说我对你正经不了,我现在要更正。”莫修远笑得尤其的好看。

“更正什么?”

“我对你一直很正经。”莫修远一字一句。

“嗯?”

“床上也是正经的。”

“莫修远!”陆漫漫娇嗔抱怨。

“好了睡觉吧,你再这么翻来覆去,我真怕今晚会血流成河。”莫修远绝对不是开玩笑。

陆漫漫只得安分的睡在他旁边。

夜越来越深。

在彼此熟悉的气息下,两个人沉沉入睡。

沉睡的那一秒。

陆漫漫似乎听到莫修远低沉的嗓音说了句,“我不会牺牲你……”

她以为自己在做梦。

什么叫,不会牺牲她。

她想,估计是自己睡迷糊了,出现了幻觉。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睁开眼睛,起床。

莫修远还在睡觉。

很久没有见她谁的这么熟的样子,她起床也轻脚轻手了些。

对于莫修远而言,这段时间最重要的还是,养好身体养好身体。

她简单的洗漱完毕,一走出已收件,就听到自己手机响了。

她连忙过去按下接通键,看着来电显示拿到窗户边接电话,“南之沁?”

“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猜的。”陆漫漫说,因为帝都的陌生来电,除了她应该不会有任何人。

“嗯,是我,我是来感谢你的。”南之沁直白,“我这个人虽然脾气不太好,也不是那么容易相处,但是爱恨分明还是有的。”

“你已经说过谢谢了。”陆漫漫提醒。

“是这次离婚。因为你昨天那个视频,我们南家才有了更加正当理由和文家提出离婚的事情,且我们南家占理。”

“……”陆漫漫能说,那则视频根本就不是为了她吗?!

分明是叶恒那二货,心血来潮做的一件不太理智但效果极好的事情。

“别告诉我视频的事情不是你们做的?”

“是我们。”陆漫漫承认。

也确实是他们,她没撒谎。

“所以,我真的很佩服你陆漫漫,总觉得很多事情你都可以信手拈来。你之前说过的,让我父母和莫修远合作,我给我父母提过了,他们有些动摇,因为莫修远这段时间的风头正旺,不管现在的发展到什么地步,但潜力十足,我父亲如果同意了,我给你打电话。”

“谢了。”

“彼此受益而已。但是陆漫漫。”南之沁说,“我既然愿意相信你,也希望你不要算计我。我们南家没有文家人的龌龊抱负,只是想要找个立足点稳定自己的地位而已,说直白一点,扶持谁不是扶持。”

“我知道。”陆漫漫点头。

上一世就知道,南家和文家不一样。

南家多方势力不是为了称霸自己,而只是为了保全自己现在的地位。

军权在握,引来杀戮在所难免,所以对于南家人而言,只是想要稳定自己,而非侵略别人。

“其他不说了,再见。”

“再见。”

陆漫漫挂断电话,转头,就看到莫修远也醒了,眼眸就看着她的背影,此刻,她正面相对,他就看着她的眼睛。

两个人四目相对。

陆漫漫脸莫名有些红,她将手机放进衣服口袋里,走过去,“醒了?”

“嗯。”莫修远点头。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

“哪里?”陆漫漫有些紧张。

莫修远一笑,“昨晚给你说,正经的地方。”

陆漫漫翻白眼。

莫修远笑了笑,又说道,“你刚刚和南家通电话?”

“嗯。”陆漫漫点头,“我让南之沁的父母帮你。”

莫修远蹙眉。

“反正南家人帮谁不是帮,你还是潜力股,对他们不吃亏。”

“陆漫漫,你倒是真的能耐很大啊!”莫修远故意说得咬牙切齿。

“我不是为了你好嘛!”

“去了趟监狱,你把我卖给了北夏国最大的三个家族中的其中两个,还把另外一个弄得鸡犬不宁,你说你怎么就能这么厉害,嗯?!”莫修远逼问他。

“昨晚还说不介意的。果然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都是发屁。”陆漫漫委屈无比。

莫修远眼眸一紧,“下来点。”

“嗯?”这货的思维,跳跃太快。

“我说你低下来点,我要亲你。”

“你能不能别这么霸道。”陆漫漫不爽。

“那就只有我主动了。”说着,莫修远就准备起身。

陆漫漫怕他扯到伤口,猛地低下头,吻上了他的嘴唇。

陆漫漫就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被莫修远这货吃的骨头都不剩。

两个人热情似火的缠绵悱恻。

如此专注,专注到,有人进来了,也不知道。

而那个人也非常识趣的,出去了。

出去在走廊上等候。

翟安其实脸皮不厚,所以撞到刚刚那一秒,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他就这么站在门口等待。

本来也只是抽上班前来看看表哥,听说是做了胃穿孔修补手术,没想到一来就看到火辣辣的一幕。

他低声笑了一下。

大概也没有哪个女人能够让他表哥专注到,注意不到其他事情。

他这么站了一会儿。

听到走廊上有了一个人的脚步声。

翟安抬头。

一抬头,就看到了古歆。

古歆也没想到在这里撞到了翟安。

只是天生八卦惯了,听说莫修远在住院,陆漫漫在守护,她就想来看看。何况,一大清早被她爸叫起来上班,她烦,灵机一动就想到来看看陆漫漫,顺便八卦一下她对文赟这次视频的一个看法。

其实从今天开始,网友最好奇的倒不是文赟现在的惨状,而是陆漫漫现在的感受。

大多数人觉得是陆漫漫是拍手叫好,总算彻底毁了渣男。

而她真没想到,她来得这么早,还能撞见翟安。

更奇怪的是,翟安站在门口,干嘛不进去。

她蹙眉,因为和翟安之间的距离,也没多想问什么,或者打招呼,就直接准备推门而进。

“古歆。”翟安一把抓住她。

古歆看着他。

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抓着她的手臂。

翟安下一秒,很自然的放开她,说道,“里面现在不方便,等会儿。”

翟安说得隐晦,古歆一下子就听明白了。

陆漫漫和莫修远一定是在恩恩爱爱了。

这么久没见,自然一有机会就会诉说相思之苦的。

她可以理解。

但是她这么和翟安站在外面,怎么都让她有些说不出的不自在。

何况刚刚翟安握着她手臂时……

她恍惚觉得,有些心律不齐。

大概是,错觉吧。

她拿出手机让自己看新闻,分散注意力。

不知道翟安是不是也发觉了两个人的尴尬气氛,突然起身走了。

她看着他背影,忍不住问道,“你不进去了?”

翟安停了停脚步,口吻很淡的说着,“不了,上班要迟到了,我下次再来。”

说着,就走了。

古歆看着他越走越远。

她虽然不算聪明,也知道翟安不是因为要迟到了才会突然离开。

如果真的怕迟到,根本就不会来了。

是不想和她单独的相处在一个环境下吧。

也对。

翟安有女朋友了。

避嫌总是应该的。

她这么想着,又往病房内瞄了眼,算了,再等十分钟。

她耐心不好,十分钟后,就算现场直播,她也要闯进去。

而此刻,病房内的两个人,已经气喘吁吁的放开了彼此。

陆漫漫靠在他起伏的胸膛上,感受着他的心跳,在自己耳边一声一声,撞击得非常猛烈。

莫修远说,一字一句,“漫漫,我不希望你来为我操劳。”

“嗯?”

“南家和皇室。”莫修远有些隐忍,“你为我拉拢了这两大势力,让我觉得,你为了我,做了太多,而我不想看到你为我,委曲求全!我会心疼!”

“不是委曲求全。”陆漫漫看着他,“我以前是不是说过,你助我斩妖除魔,我送你锦绣前程!”

莫修远点头。

那个时候,只是为了达成她的交易。

由始至终,他从未想过让她来为自己真的操劳!

“当时只是利益所驱,但是现在,仅仅只是想要付出。”陆漫漫说,“因为爱……你!”

莫修远搂抱着她。

搂抱着她突然说道,“那么现在,就差一诺千金了!”

会不会被标题党所蒙骗了!

啊啊哈哈,小宅就是这么坏。

顺便通知一声,本次亲们团购的书《豪门长媳:一念倾臣》已经全部到小宅这里了,周末小宅就会陆陆续续的发出来了!6月份的奖励礼品也全部到了,亲们等着收货吧!

爱爱爱爱你们!

再次谢谢亲们的大力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