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善恶有报(1)夫妻同心/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么现在,就差一诺千金了!”莫修远说,说得意味深长。

陆漫漫蹙眉看着他,显得莫名其妙,“你什么意思啊?”

莫修远笑得更好看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故意逗她玩的是吧。

她瘪嘴。

莫修远摸了摸她的头,眼神中都是宠溺。

陆漫漫重新趴在他的胸膛上,对他,她很容易患得患失。

两个人这么安静而温馨。

房门突然被人粗鲁的打开,伴随着一个女声说道,“我都在外面占了十多分钟了,我知道你们在干嘛干嘛,但我觉得我腿都酸了,所以就算你们在干嘛干嘛,我还是进来了!”

说的时候,眼睛都没有睁。

陆漫漫抬头看着古歆。

昨天真不应该让古歆知道,莫修远住院的事情,这妞总是这么不靠谱。

古歆站在病房门口处,看半天没有人搭理她,她微睁开了一只眼睛,又睁开了一只眼睛,“没做事儿干嘛不出声,刚刚翟安说你们不方便,我还以为你们在XXOO!”

说得,那么直白。

陆漫漫就想不明白了,她和古歆接受着同样的高等教育。

她和古歆从小一块儿长大,接受着一样的文化长大。

古歆的路怎么就可以偏到那个地步!

“你这么早过来做什么?”

“这是待客之道吗?”古歆不悦。

陆漫漫皱眉。

古歆自顾自的说着,“我爸抽风,每天一大早就叫我起床上班。过年那几天我不是因为你们家莫修远的事情自主的在加班,我爸就以为我改邪归正了,实际上我根本就不爱上班,他估计接受不了心里的落差,每天准时准点非把我从床上捞起来不可!这么冷的天,在床上睡觉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他非要这么对我,真是气死我了!我一气之下,想了想还不如到医院来陪你聊天。你看我多好!”

陆漫漫真相一记白眼丢过去。

她平和的说着,“你真的把你爸给呕死。”

“他一天也这么呕我来着。哎,不说了,自从我搬回家后我就后悔了。再欺负我,我分分钟搬出去。”古歆狠狠的说着。

陆漫漫笑了一下。

古歆和他爸的那些奇葩事儿,说出来真的能让人笑个三天三夜。

“你还是老实在你家待着吧。”陆漫漫随口说着。

古歆瘪了瘪嘴,也没多说。

按照她以往的脾气,她根本是不会犹豫的就搬出去了,毕竟她在外面租的房子都还在,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不想去住那个房子了,莫名的就觉得,就在家住,也挺好的。

只是她爸这个男人,太磨叽了。

太磨叽了。

她皱着眉头,“漫漫,你有什么好资源吗?”

“什么资源?”问的陆漫漫完全是懵逼的。

“我准备给我爸找个小老婆,免得一天到晚的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我的身上,我累得慌。等我爸有小老婆了,最好还能生个小兔崽子,这样他就完全没办法管我了。”古歆说得一本正经。

陆漫漫一脸汗颜。

她还很少碰到有女儿愿意给自己父亲找小老婆的。

但不得不说,这不失为一个好提议。

上一世的悲剧,她不知道这一世还会不会重蹈覆辙,但她想,多一份人世间的牵挂总是好的。

她说,“你什么要求?”

“要求嘛!”古歆说,“长得别太丑,我爸年轻那会儿也玉树临风来着,而且我爸禁欲了这么多年,再给他送个丑不垃圾的,我怕还是我爸委屈了,所以长得必须还能看得过去。贪点小财什么的,没关系,我们家不缺小钱。”

“……”这就是在炫富了。

这个口无遮拦的女人。

古歆继续说道,“年龄控制在28—35岁之间。我爸快50了,找个和他年轻差不多的,也没办法生小兔崽子了。要找个比我还小的,我管她叫妈我觉得我没叫一声就得气血攻心。”

“……”

“对了对了,还有一点要求,不要有小孩。有了小孩,谁还愿意给我老爸再生啊!”古歆一边想着一边说道。

陆漫漫看着古歆,“你家做电视台的,你倒不如发一则婚姻广告,提供报名方式,你筛选之后,让你爸去相亲不就行了。自己的资源,干嘛不用?!”

“啊!对啊!”古歆一惊一乍的,“陆漫漫你丫的怎么就能这么聪明!”

“……”是你太笨了而已。

“那我马上上班去弄出来。”古歆的事情比较风风火火,一旦想要做的事情,就会马上去做。

陆漫漫看着她急急忙忙的背影。

陆漫漫笑着看着她的背影。

总算打发走了。

而坐在小车内的古歆莫名就有点想不通了。

她原本过来是为了八卦文赟事件的,她还什么都没说,到底是怎么就被陆漫漫这妞给打发走了的?!

丫的。

他们之间的段数也差点太远了吧!

她崩溃。

病房中,因为没有了古歆吵吵闹闹的声音,又安静了下来。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笑得一脸狡猾。

这女人总是聪明的,能够三言两语就把人给打发了去。

要古歆在,指不定这个病房一天都不得安宁。

医生护士陆陆续续的到病房中做检查。

因为莫修远做的胃修护手术,是不能吃东西的,每次莫修远看到陆漫漫吃得极好的餐点都是满脸黑线。

从监狱到现在,他就真的没有吃一顿好的。

下午的时候。

病房中又陆陆续续的来了些人。

叶恒啊,冷俊成啊,汪海洋啊,叽叽咋咋的。

后来,莫家全家也来了,包括莫昆,姜雨烟和莫璃。

莫璃看着病床上显得有些虚弱而苍白的莫修远,眼眶红彤彤的,对着莫修远关怀之至。

陆漫漫看着其实挺不顺眼的。

临走的时候还说要亲自来照顾莫修远。

好在,在所有人都还没来得及拒绝的时候,莫修远一口否定了。

陆漫漫看着莫璃脸上有些扭曲的表情,心里给莫修远大了一个大大的赞。

她就喜欢这么干净利落的男人了。

没有了莫璃这个小婊砸的存在,虽然病房中依然陆陆续续的来着一些人,但终究还算在医院清净的过了四天。

四天中,莫修远的身体也恢复得很快。

为了安全起见,医生还是建议多住几天,预防万一。

到了第五天。

文为民一案开庭。

陆漫漫一早,起床。

莫修远就这么哀怨的看着她。

看着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门。

陆漫漫嘴角一笑,“别这样,我就是去旁听而已。很快就回来。”

莫修远脸色依然不见好转!

陆漫漫走过去,搂抱着他的脖子,一个大大的吻应在他的唇瓣上,“你乖乖的养好身体,你欠我的东西,我可记得清清楚楚。”

莫修远脸色更不好了。

陆漫漫也没有再多加安慰,转身走出了病房。

医院大门口。

秦傲将车子停靠在那里,等候她。

陆漫漫坐进去,直接去了法院。

今天受理文为民一案,自然也引起了广大市民的关注,以至于文城大多数媒体都到了。

意外的。

陆漫漫看到了古歆。

看到古歆一脸不悦的出现在记者群之中。

不用想也知道,古歆肯定是因为在公司表现极度的不好,所以被他爸强行调到现场来支持一线。

看那妞一副别人欠了她几百万的表情,就知道此刻心情好不到哪里去。

她莫名觉得有些幸灾乐祸。

然后在记者没有发现她存在时,溜进了法院大厅。

门口记者依然很多,之所以没有注意到陆漫漫,是因为大多数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文部长的黑色轿车上。

文部长亲自到现场旁听自己儿子的案件,自然新闻价值更高。

古歆被挤在记者人群中,她是真不想出现在这里,反正文城电视台来采访的也不只有她,还有好几个记者,她的新闻有没有价值根本不重要,但因为被挤在这之中,她也没办法走开。

硬着头皮,就这么窝在人群中。

记者疯狂的提问一直不停的对着文江兴。

“文部长,关于你儿子诬陷莫修远一案,你个人有什么看法?”

“文部长,你儿子诬陷莫修远,是因为文赟吗?因为文赟存在和莫修远的竞争。”

“是不是因为你儿子觉得文赟比不过莫修远,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莫修远自动消失,减少竞争对手?”

“文部长……”

文江兴让警务人员直接开了一条道,根本没有回答记者任何一个问题,走了进去。

记者一直跟随着文江兴的脚步从台阶一直往上,脚步急促。

古歆都不知道自己被这群不要命的人踩了多少脚了,痛的她真的很想爆粗口。

文江兴进去,记者没有得到任何一句答复,也没见的有谁沮丧。

正稍微安分了一秒,突然就又有记者吼着,“文妍来了。”

记者又蜂拥而至。

古歆本能的是准备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奈何,这群不要命的人太疯狂了,她就麻痹的被推着过去的。

然后就看到了脸色苍白的文妍,以及她身边一直护着她的翟安。

记者看到文妍是真不觉得有多惊奇,但是看到翟安,骚动的记者更加骚动了。

“文小姐,你是来看你父亲的审判吗?你父亲诬陷他人一罪,你会因此而恨你父亲吗?”

“文小姐,你身边站着的是翟先生,请问你们是在交往吗?”

“文小姐,没有看到你哥文赟的出现,他是为了避嫌,所以不打算出庭吗?”

记者的问题很多很多。

翟安自然的将文妍护在身后,冷静地说道,“对于文妍父亲一案的事情,我们没有什么回答的。至于文赟为什么不出席今天的开庭,恕我们无可奉告。我唯一可以告诉你们的事,我确实在和文妍交往。”

话音落。

所有人都有些哗然了。

文妍本来苍白的脸,在那一刻,似乎稍微有了些血色。

她没想到,翟安会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承认他们的关系。

她狠狠地拉着他的手,不愿放开。

她虽然对她父母感情不是很深,但自己父亲面临这种罪名,多少也有些难受。

她就不明白,她爷爷这么大的官职,怎么就不能保全他父亲!

“翟先生,意思是你是真的在和文小姐交往了?那你和古歆怎么样?你们不是才离婚吗?”记者急切的问道。

古歆在记者群中,真想将这个记者给嗝屁了。

老娘还在呢。

你要敢诋毁老娘一句,老脸绝对当场翻脸!

“你都说离婚了。”翟安一字一句。

“可当年,你不是很爱古歆吗?不会是利用文小姐来忘记古歆吧?”

翟安脸色似乎是沉了一下,口吻也真的很不好了。

翟安很少有这么情绪波动的时候,他直白道,“请注意你的言辞。我和文妍交往是因为我们感情到位,和古歆没有任何关系!人不可能会为了一段无终的感情而一直耗下去,我没这么大度。而我觉得两情相悦比一厢情愿幸福太多。”

“翟先生的意思是说,你和文小姐是两情相悦和古歆只是一厢情愿吗?”

“我不想再多说,今天是文妍父亲的上庭之日,我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私人问题上,麻烦请让让。”

说着让,翟安已经蛮横的带着文妍离开了。

那么霸气。

古歆真觉得,翟安好像变霸气了。

应该是什么样的女人铸就什么样的男人。

文妍的柔软乖巧,正好衬托得翟安男人味十足。

果然感情还是应该两厢情愿才行。

这次,记者跟随着翟安和文妍的脚步时,古歆停了下来。

反正也不知道被踩了多少脚被人撞了多少下。

她留在了原地。

跟在她身边的摄影师都快哭死了。

这是半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拍到,他的奖金在哪里?!

……

法庭上。

一切准备就绪。

陆漫漫坐在一个偏远的角落。

文江兴来了。

文妍来了。

文夫人来了。

唯独,文赟不在。

这倒是让陆漫漫有些惊讶。

当然,为了避嫌,文赟前几天的视频让他根本也没有办法见人,但以现在文家在文城的地位,将文赟在谁都发现不了的情况下出现在法庭上,并不是一件难事儿,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文赟被人下了命令不能出门。

而下达这个命名的人只有文江兴。

这么一想。

文赟是被文江兴给关了起来?!

文赟这么强势的个性,被人这么对待,特别是被一直看重自己的爷爷这么对待,心里应该各种扭曲到畸形了吧!

文赟这一辈子极度爱面子,最见不得自己比人差了半分,更无法接受,被人这么的辱骂和看低。

不得不说。

叶恒这次是真的将文赟这个人,撕破得彻底。

也践踏得彻底。

此刻。

审判长宣布开庭,拉回了陆漫漫一些浅显的意识。

她抬头看着审判长,看着公诉方代表秦正箫,然后看着被告席上的文为民,看着他整个人已经是好了原来的风采,萎靡到根本就是一个中年大叔的模样,半点没有了以前的光鲜亮丽。

终究也是个替罪羔羊而已。

在文家,无能的人就是这样的下场。

在文家,无用的人,也是这样的下场。

就如她当年一样。

无用了,下场就是死。

她冷漠的看着这场官司,听着秦正箫口齿清晰刚正不可的对这起事故说着前因后果以及清楚明了的阐述着犯罪事实以及犯罪依据,得到审判长及陪审团的一致认可,而在法庭上,文为民承认了所有的犯罪事实,诬陷莫修远贪污受贿以及强奸致死等罪名。几乎没有什么悬念的官司,当庭判决。

“今日文城人民法院就文为民诬陷罪名一案做出判决,诬陷他人贪污罪名成立,诬陷他人受贿罪名成立,诬陷他人强奸致死罪名成立,意图谋害证人罪成立,根据北夏国法律第八章第32条关于诬陷罪名的判定,分别判处有期徒刑3年,5年,6年以及10年,合计24年。因犯罪人文为民认罪态度极好,对自己的犯罪事实收回不已,且最终并未造成太大的后果,本人民法院本着人文的原则,经过陪审团一致同意,判处文为民合计有期徒刑15年,立即执行,不再接受二审审理。退庭!”

15年。

陆漫漫这么看着文为民。

他大概从来都想不到,自己上辈子的安逸,换来了15年的牢狱之灾。

文为民被警务人员带走。

陆漫漫准备离开的时候,秦正傲转头看了她一眼。

陆漫漫说声谢谢。

秦正箫似乎是笑了一下,又似乎是错觉。

反正就这样了。

陆陆续续的人离开了。

外面依然很多记者,很显然古歆不在了。

她就只知道这个女人做事情,总是三分钟热情。

她推开记者,没有给予什么回复回到小车内。

文部长这次反而停下了脚步,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陆漫漫远远看了一眼,让秦傲开车离开。

此时的文部长显得苍老了很多,他叹了口气说道,“我服从法院给我我儿子的一切判决,我也没有想到,为民为了文赟,居然回去做这种违纪犯法的事情,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父亲做得很失职。该我好好反省。”

“文部长,是不是因为你一直将太多精力放在了文城的发展和全国的经济上,才会忽视了对儿子的教官?”

“不管怎样,都没办法推卸我自己的责任。”文部长说,“他判刑15年,只希望他出来之后,如果有生之年我还活着,我会多花精力在他身上,如果我已入土,也只能说造化弄人。”

两鬓白发的文部长,那一瞬间看上去似乎是真的老了很多。

没有他们平时看到的那般一本一眼精神抖擞,现在反而就是一个为人父的无奈和心酸。

记者也不太追问更多。

文部长在文城的名声还是有的。

不管文为民做了什么,不管文赟现在的口碑多差,但文部长终究还是受人最尊重的。

经过这次的事故后,反而所有人更加的敬畏文江兴。

都一致的觉得他是将自己所有奉献给了文城奉献给了国家,才会疏忽了自己身边最亲最重要的人。

文部长倒是越来越被人歌颂着。

也就意味着,文家的地位还是这么稳定。

陆漫漫回到医院莫修远的病房后,就看到手机上弹出了这么一条新闻。

果然是只老狐狸。

什么都是自己做的,什么都是自己算计的。

到头来,还能得到大众的同情。

她心里是有些发气的。

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让这个老头子,这么的意气风发,得尝所愿!

怎么可能?!

她眉头皱得很紧。

莫修远看着她生气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下,“生气容易长皱纹。”

陆漫漫瞪了一眼莫修远。

“虽然我不介意。”莫修远说。

陆漫漫继续等着莫修远。

“但女人漂亮点没什么不好。”

肤浅。

“我喜欢你的长相。”

庸俗。

“莫太太,你喜欢我的相貌吗?”

“不喜欢。”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脸色不好了。

“我喜欢长相平庸一点的。给人感觉很憨厚很老实的那种,我会有安全感。”

莫修远脸色更不好了。

“像你这种长了一张勾人脸颊的,不是我的菜。”

“文赟长得也不差!”莫修远咬牙。

大概,这是莫修远唯一说过文赟好的地方。

还是因为对比自己。

“所以我说我是瞎了狗眼。”

“……”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突然很认真的说道,“你说,现在怎么才能够让文家人,重新乱了起来。”

莫修远不搭理陆漫漫了。

干脆两眼一闭,睡觉。

“没见你这么小气的。”陆漫漫抱怨。

嗯,他就是小气了。

谁让她说什么,不喜欢他的长相。

他自认为,很不错。

陆漫漫看着发脾气的莫修远,觉得这货有时候也跟一个孩子差不多,声音温和了些,“我最喜欢你的长相了,完全是360度无死角,简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这么一想,至少对我们下一代而言,是好的!”

所以他就只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了!

“莫修远,你给我睁开眼睛。”陆漫漫怒吼。

莫修远不为所动。

陆漫漫突然弯腰,亲吻他的唇瓣。

他一怔。

然后非常欣慰的准备回应。

陆漫漫果真不笨,知道用什么方法最能够直白的讨好他。

他刚将自己的舌头靠近她柔软的唇瓣。

那个女人就突然离开了。

他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陆漫漫得意的笑容。

“幼稚。”莫修远丢出两个字,心痒难耐。

陆漫漫皱鼻子,“也不知道谁比较幼稚。我在给你说正经事儿,我说文家现在又在把自己往好的方向走,怎么才可以让文家人鸡犬不宁!”

“文江兴最在乎的是什么?”莫修远突然认真,问她。

“权利。”无比肯定。

“除了权利呢?”莫修远询问。

陆漫漫皱眉。

他还真不知道你这个老头子,还在乎什么。

“想想他身边的人。”莫修远提醒。

陆漫漫一怔,随即明白,“你说的是文赟。”

“对。”莫修远说,“文江兴在政坛上这么多年,有的城府有的计谋和冷静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厉害,所以从文江兴身上下手,成功率不高。但是文赟不一样,文赟虽然一手是文江兴调教出来,但比不上文江兴的能耐,他毕竟年轻气盛,经历也不多,而且据我所知,文赟一直是在文江兴的追捧下长大的,优越感一直很强,经不住折磨。所以说,再刺激刺激文赟,比刺激文江兴,更能达成你想要的目的。”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在根据他的思维,考虑。

莫修远继续说道,“当文赟不堪一击到真的毁灭的时候,文江兴的野心勃勃还能有多大?!他的儿子进了监狱,他的孙子也一蹶不振,他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奋斗多久!每个人都会有弱点,找准了,事倍功半。”

“莫修远,你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陆漫漫问他。

带着崇拜,也带着些审视。

刚刚文江兴的新闻气疯了,所以一时之间,忘了去思考,还有文赟这个对文江兴而言,最宝贝的东西存在。

“你是在夸我聪明了?”

“我是想问你,你是谁。”陆漫漫一字一句。

那晚,莫修远再被带走的那一晚,莫修远是不是要告诉她什么?!

莫修远笑了一下,“我会告诉你的莫太太,别急。”

“我才不急。”陆漫漫死鸭子嘴硬。

“其实,能够想到这么多也是因为监狱生涯太无聊了,我只一个人琢磨着琢磨着的打发时间就琢磨出来了。”莫修远说得云淡风轻。

陆漫漫不屑。

这货就是赤果果的在炫耀!

“你现在想到了怎么对付文赟了吗?”莫修远询问。

“想到一点。”陆漫漫说,她也不笨。

有时候只是需要一个人在旁边提点她一下。

毕竟她一个人的思维有限。

“说来听听。”

“今天去法院,我没见到文赟。于情于理,这样的场合他都应该会在。”陆漫漫说,“他不在,就说明,他被他爷爷监禁了。正如你说,文赟是被赞许和追捧着长大的,一直以为自己是文江兴的骄傲,现在文江兴对他失望了,他应该比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恐慌!所以,此刻的文赟应该是半点都不想出任何差错,特别是又面临着我南家离婚的事情。”

“嗯。”莫修远点头,对于陆漫漫的分析无比任何。

“只要找到文赟最怕的事情给予一击,纵然文赟不笨,但有时候还是会选择冒险行事。而我大概知道什么事情能够刺激到他,然后不受控制的做些事情出来,露出马脚!”陆漫漫眼眸一紧。

文赟。

所谓善恶有报,时辰未到。

这辈子,终究快要到了你的时辰了!

“还是要自己来吗?”莫修远问她。

“必须自己来。”陆漫漫说,“否则没办法解气。不过莫修远,我真的很庆幸,你能够在我身边给我帮助。我以前是知道你很聪明,至少比你表现出来的聪明,但我没想到,你这么聪明,聪明到我觉得我自己都自配不如!”

“谁说的。”莫修远拉着她的手,一本正经的说道,“不是因为你,我怎么能够从监狱里面平安出来。”

“也是你聪明知道留下这么多证据。”

“笨的人,是不知道聪明人在做什么的。”

意思是,他们都很聪明,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莫修远总是拐外抹角的夸奖自己以及她。

这种感觉还真的挺舒服的。

她说,“也许还有个词语可以更完美的形容我们俩的默契。”

“什么?”莫修远浅笑着,带着些期许的眼神。

陆漫漫一字一句,“夫妻同心。”

莫修远觉得这个词语甚好。

所以。

他放任陆漫漫在他的世界里,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都成!

不二话。

今日二更走起,

求月票。

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