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善恶有报(3)文赟落马/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静谧的后花园。

带着些冬天冰冷的寒风。

陆漫漫坐在考究的椅子上休息,揉着自己有些疼的脚踝。

头上,响起一个女人的嗓音,带着些不悦的口吻,“陆漫漫,你现在倒是风光得很。”

陆漫漫嘴角笑了一下,连头都没有抬,淡淡的应了句,“是挺风光。”

“你别以为你把我哥弄成那样,我哥就没有翻身之地了,我哥让我转达给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他会让你知道,你这种女人早晚会被他踩在脚底,跪在地上求他救你!”文妍狠狠的说着。

狠狠的看着陆漫漫此刻,锋芒毕露的模样。

她真是看不得这个女人这么的光鲜亮丽而她父亲她哥哥甚至他们文家,被她弄得这么惨。

她从小就和她哥感情很好,她哥也很照顾她,而且她哥如此优秀,她走在哪里都觉得很骄傲,她从来没有写想过,这么骄傲的哥哥,居然有一天会被爷爷禁足在家里面,那么的颓废,她绝对不能看到他哥哥这么一蹶不振,她尽量多花时间在去他房间陪他说话,从他口中知道,他哥最恨的人就是陆漫漫。

恨这个女人将她害到了如此田地。

而今天翟安接着她来参加陆漫漫的庆功宴,她看着陆漫漫如此高傲如此富贵逼人的站在大厅中,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能够引起大多人的注目停留,就算很多带着嫉妒的眼光,那也是对她人生的一种认可,她压抑着怒火,因为翟安在旁边,她压抑着很想撕了陆漫漫的疯狂,不动声色的静静看着她摇曳的身姿,直到现在,才找到机会,和她单独出现在一个空间。

单独的空间,她不需要压抑了。

她对陆漫漫的情绪已经到了仇恨,深仇大恨的地步。

而陆漫漫这般云淡风轻的态度让她真的很想掐死这个女人,这个自以为风光无限的女人!

陆漫漫放开自己的脚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比文妍稍微高那么一点,身材也稍微绝色了那么一点,脸蛋自然,就更不在话下了。

文妍是真不爽被陆漫漫这么欺压着。

她抿着唇,一脸敌视。

“回去告诉你哥一声,他这辈子都别想看到,他心里所想的任何画面。他注定就是一个loser!”陆漫漫说完,转身欲走。

文妍一把狠狠的抓抓她,“你别这么自以为是!我哥这段时间只是一个过渡期而已,总有一天他会让你生不如死!”

“文妍。”陆漫漫一个蛮力,将文妍推开了。

文妍后退了几步,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翟安就在里面,或许我一个大叫,他就会出来!你确定要让他看到你这么不堪的一幕吗?”陆漫漫带着威胁的话语,却说得如此淡薄,这份淡薄仿若就是对文妍的一种轻视。

是的。

你们文家这么大的权势,我不是一样的没有放在眼里。

文妍脸色难看了又难看,终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陆漫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礼服,说,“文妍,如果你是想要好好和翟安过日子,就别做些得不偿失的事情。我也算是翟安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应该不想看到,他女朋友和他女性朋友之间,矛盾很深。”

“你威胁我!”文妍咬牙切齿,“你以为你三言两语就可以威胁得到我!翟安会选择跟我在一起,那也是因为我的魅力,就算和你交恶又能怎样,翟安难道在和我交往之前,不知道我和你们的关系?!”

“交往前和交往中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当然,你不停我劝我也没办法,当我狗咬耗子多管闲事。”陆漫漫无所谓的说着,准备走进大厅。

刚走进大厅的脚步,手上握着的那个手包似乎发出了震动了的声音。

陆漫漫停下脚步,从包里面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接通,“二叔?”

那边似乎说了什么。

陆漫漫脸色一下就变了。

站在陆漫漫旁边的文妍,将陆漫漫的脸色尽收眼底。

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陆漫漫突然惊慌失措。

她皱眉,狠狠的看着她。

“你说,轩然……”陆漫漫呻吟有些激动,是真的很激动。

文妍听到轩然两个字,也有些震惊了。

陆轩然的事情她知道的,当时无意听到他哥给他爷爷说过,而且文家的事情,其实基本上自己家的人是没有什么隐瞒的,他哥也不觉得她知道他们的秘密而有什么不好,有时候反而也会给她说说文家的一些事情,两兄妹从小感情就好,所以她哥不管做什么,她其实都是站在支持的角度。

包括杀人放火。

从小就知道他们家,染上了很多条血命。

但是她爷爷说了,做大事前,就是有的牺牲。

文妍这么一晃神的功夫,陆漫漫拿着手机,脚步已经错乱的离开了。

总觉得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她连忙跟着追了进去,就看到陆漫漫急急忙忙的和他父母说了句话,就离开了大厅。

翟安此刻在一边应酬,文妍咬牙,跟着跑了出去。

跑出去后。

就隐约看到陆漫漫坐着一辆黑色轿车离开。

文妍连忙招了一辆出租车,跟上。

陆漫漫车子开得有些快,似乎是有些着急。

文妍也一直让司机紧紧的追上。

陆漫漫坐在前面的小车内,转眸,微看了看了后面的出租车,嘴角蓦然一笑,小鱼儿上钩,真不是一件难事儿。

她回头对着秦傲说道,“别让后面的车跟丢了,也不能让后面的车发现异常。”

“是。”

车子又带着些急促在公路上开着,仔细一点其实会发现,在红绿灯的时候,车子是故意在等待的。

当然,一般人也发现不了。

何况文妍就没想过,这是陆漫漫给她设的一个圈。

车子这么一前一后,到了文城的私立医院。

陆漫漫下车,急促的走进去。

文妍也跟着跑了进去。

一路跑到了陆轩然的病房。

病房中已经没人了。

文妍也没看到陆漫漫去了哪里,心里一个激灵,连忙又转身去了急救室,远远的看着走廊上陆家的人站在那里焦急的等候着,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陆轩然在做急救。

植物人一般不会突然失去生命的,只要医学不让他死他就绝对不会死,而她相信陆家肯定不可能让陆轩然就死了,陆漫漫怎么也不可能恨到到这个地步,唯一的可能就是,陆轩然苏醒了。

不!

文妍整个人一阵惊喜啊。

如果陆轩然醒了,他哥让人撞死陆轩然的事情,很有可能就会曝光,不仅如此,陆轩然肯定会把当初他哥让他盗取的商业机密全盘托出,那么他哥还能有翻身之地吗?

这个关键时刻,这个分明非常非常尴尬的时期,他哥是半点都不能出差错的。

她咬牙,转身,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陆漫漫转眸往那边看了一眼,嘴角冷漠一笑。

文妍从医院出来,急急忙忙的打车直接回到了文家大院。

她走进大院,佣人恭敬的叫着她。

她脸色难看的没有给佣人半点回应,急急忙忙的跑向了他哥的房间。

他哥门口有人守着,文妍一把将佣人手上的钥匙拿了过来去开门。

佣人也习惯了文妍的大小姐脾气,不敢吱声。

文妍打开房门,看着他哥颓废的躺在床上,她真的从来没有看到他哥那么糟蹋自己,下巴上都有胡渣了,和他以前那么干净那么清澈的样子,天壤之别。

现在当然不是心疼的时候,她一把拉起他哥,声音又急又快的说着,“哥,哥,陆轩然清醒了。”

“什么?”原本已经软得像烂泥的男人,整个人一下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我没骗你,我今天跟着翟安去参加陆漫漫的庆功宴,那个女人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宴会大厅,我跟着去了医院,看着陆轩然在急救,看上去是要醒了的痕迹。我很担心他醒了之后,会不会就说出,你们之前的事情。你现在这个非常时期,会不会因为陆轩然,以后的前程就毁了……”文妍越说越怕。

但想起刚刚陆家人的模样,几乎是百分之百的肯定,陆轩然绝对发生了事情。

文妍整个脸色也变了,变得很是彻底。

“现在怎么办?”文妍有些无措。

她不想看到她哥就这么真的被打压了下去。

她还想看着他哥霸气的将陆漫漫踩死,永不翻生,让她现在这么得意!

她真是看不下去!

文赟抬头看着文妍,“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我就给你说了。”

“你帮我一个忙文妍。”

“什么忙?”对于文妍而言,她哥让她做什么都行。

“你帮我出去,离开文家大院。”

“哥,你要做什么?”文妍看着他,看着他突然恐怖的模样。

“我要去彻底了解了陆轩然。”

“但是现在……”文妍有些怕,“要不要给爷爷说,找人帮你?”

“不。”文赟一字一句,“如果你不想爷爷对我更失望,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了!我现在在爷爷的心目中已经很差了,我不能再让放任自己出一点差错!文妍,你得守口如瓶!”

“我……”文妍咬唇。

她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现在,你想办法把门口的佣人叫走,我要出去一趟。”

“哥,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真怕……”

“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文赟一字一句。

文妍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她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走出卧室。

刚走到卧室门口,整个人身体突然一倒,倒在了门口佣人的怀里。

佣人一阵惊慌,连忙抱着文妍下楼,叫着家里其他佣人。

整个文家大院瞬间就乱了。

文赟趁机从卧室出来,然后从2楼上的外阳台上跳了下去。

当时家里很黑,也看不到他的离开,所有人还将所有注意力放在了文妍的身上,所以文赟离开得非常顺利。

他快速的坐上了自己的那辆轿车。

疯狂的离开了文家大院。

开出了好久。

好久之后。

文赟将车子停了下来,在一个黑暗的地方,打开了后备箱,然后将拉开放轮胎的位置,从里面内层中,拿出了一把装有消音器的黑色手枪,快速的回到车内,一路往私人医院开去。

车子停在老远,下了车。

他走进医院,避开摄像头,然后走进了一个无人的医生办公室,快速的从医生办公室里面的衣柜里面找了一套衣服,去厕所整装完毕,带上口罩,往目的楼层走去。

他脚步顿了顿,远远地看着重症室外面守着的陆家人,包括陆轩然的父母和陆漫漫。

而重症室里面隐约似乎有人在晃动。

他知道那肯定是医生。

所以陆轩然肯定不是死了,很有可能次从手术台上救了下来。

他咬牙。

转身走向一边的安全通道,然后猛地按下了火警警铃。

安静的医院,瞬间就喧闹了起来,到处响起了尖叫声,瞬间就乱了起来。

陆轩然趁乱,逼近了重症监护室。

陆家人有些慌张的一直看着重症监护室,重症监护室的医生出来看情况,然后吩咐着护士赶紧去了解哪里失火,同时安排着将病人一并疏松走。

陆轩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重症监护室里面。

过程很轻松。

他进去之后,将重症室的房门过了过去。

与此同时,将外面透明的窗户墙拉上了窗帘。

陆家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但是没有人怀疑什么。

毕竟他现在是医生。

他嘴角邪恶一笑。

做完左右一切之后,他从衣服里面掏出来那把黑色手枪,对着病床上的人。

因为很急切的进来,所以根本没有注意打量到病床上的情况,当他将手枪对准床头的时候,才知道床上根本就是空无一人!

他整个人那一秒瞬间就有些慌了。

他没有看到陆轩然被人推出来?!

人呢?!

他使劲掀开被子。

额头上的汗水大颗大颗往下掉。

一阵不好的预感从天而落……

而就在自己觉得自己似乎是中套了的那一秒准备马上离开时,就感觉到后脑勺上被人用冰冷的手枪指着,他手一抬,拿起手枪准备往后时,身边猛地一个前脚踢,手枪以抛弧线的方式,落在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手里,男人严肃的看着他,将手枪潇洒的转了一个圈,回握在自己手上,又这么抵着他的头。

文赟这个时候才发现,房间量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至少5个人。

5个男人。

胸口上都有一个飞鹰的标识。

他眼眸一紧。

此刻,房门被人推开。

文赟看到了陆漫漫,然后看到了陆漫漫身边的秦正箫。

那一刻。

什么都知道了。

陆漫漫还穿着那件妖娆的礼服,就这么将他,彻底的毁了。

他狠狠的看着陆漫漫,狠狠的看着她。

陆漫漫也注意到他的眼神,说,“文赟,就此结束吧。”

文赟脸色瞬间暴动,他猛地一下就想冲过去,想要和陆漫漫同归于尽。

陆漫漫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文赟已经被人狼狈的桎梏在地上,脸狠狠的杵在了地板上,青筋暴露到通红的脸颊上,狰狞无比。

“陆漫漫,我他妈要杀你了!”文赟怒吼!

声音几乎已经撕裂。

陆漫漫淡漠的一笑,“文赟,善恶有报,时辰已到。”

说完,陆漫漫转身走了。

秦正箫给了那些人一个眼神,那些人将文赟桎梏住拷上,带着先离开。

陆漫漫走在走廊上。

陆子川看着陆漫漫,兰小君也这么看着她。

陆漫漫说,“不管怎样,今晚谢谢你们的出现。”

陆子川老脸有些挂不住。

兰小君脸微动了动,“也是为了轩然,要不然,他的仇,永远都报不了。”

陆漫漫微点头。

对着这对夫妇,她也确实说不出来什么动听的话,只说,“好好照顾轩然,生命存在奇迹,也许某一天就真的苏醒了。”

兰小君点头。

这也是她现在能够活下去的唯一一点念想。

前几天。

陆漫漫突然找到她说,她有办法找出害陆轩然出车祸的元凶,但是需要他们的帮忙。

兰小君根本没有犹豫的同意了。

所以今晚才有了这么一幕。

他们其实都不相信,会有人真的主动送上门来,但是陆漫漫就是这么简单的就做到了。

陆漫漫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和秦正潇一起离开了。

两个人往医院楼下走去。

秦正箫已经离开了文城。

文为民的案件结束后就离开了,但前几天,陆漫漫给他打电话说,要不要回来看看文赟怎么自投罗网的,他其实是不想再花时间在陆漫漫的身上,但不得不说,她每次给他谈条件的时候,都给了他致命的诱惑力。

谁都知道,文家所有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了文赟的身上。

如果文赟落败了,也就意味着,文家彻底完了。

他答应了陆漫漫的安排,在今晚早就安排好了人潜伏在了陆轩然的重症监护室里面,等待着文赟自投罗网的时候,一并抓获。

陆漫漫确实聪明,知道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样的手段。

如果换成平时,平时陆漫漫说陆轩然醒了,文赟不会这么急切的想要下手,他会深思熟虑甚至为了自身安全不会让自己亲自出手,但是此时此刻,因为文赟已经被逼到了几乎要疯的境界,做任何事情都会欠缺了考虑,只会一味的想要将事情摆平,人一激动,就会出错,文赟就真的没有想到,一切怎么可以巧合到这个地步?!

沉默着的两个人,一起走出了医院。

此刻文赟已经被押在了小车上。

陆漫漫转头看了一眼,对着秦正箫说道,“谢谢。”

“我从来不做亏本的事情。”秦正箫直言。

陆漫漫抿唇,“我知道。”

他只是不知道,文赟的落马对她而言,是多大一件事情。

尽管今晚的一切看上去都是,无比轻松。

她说,“不打扰你了,我先回去了。”

秦正箫微点头。

陆漫漫回到自己的小车内。

心情很复杂。

有着报复的快感,却又真的觉得好像好了点什么。

她默默地看着窗外,这一辈子,从重生那一刻开始,就想要将文家将文赟弄得该有的下场,当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却又有一点恍然若失,这就是所谓的乐极生悲吗?!

她咬唇,看着文城熟悉的街道。

文家。

文城的文家。

总算,要告一段落了!

这么想这些事情,车子停到了别墅。

陆漫漫走进去。

很晚了,莫修远依然在客厅等她。

前几天因为策划发布会的相关她有时候甚至加班超过了12点,回来的时候,莫修远就坐在沙发上,一脸怨恨的看着她,却终究是让她暖的心都在发抖。

今晚也是如此。

有时候觉得心会空,空荡荡的让人觉得恐慌。

有时候,却因为空出来的那一点位置,因为另外的人注入进来,就会满满的,都是心安。

她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那里的莫修远。

莫修远觉得今晚的陆漫漫有些异样。

陆漫漫嘴角拉出一抹笑,“快说恭喜。”

“什么?”

“说恭喜。”

“你怀孕了?”莫修远问她。

问完脸色就不好了。

他多久没有碰她了?!

今晚的陆漫漫不想和他计较,她弯下腰,猛地一下吻着他好看的唇瓣。

很热情,还很主动。

主动到,甚至是急切的在撕咬。

客厅中如胶似漆,疯狂缠绵。

陆漫漫问他,“身体可以了吗?”

“可以试试。”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笑着,放开了他,“不会让你为我冒险。”

“所以你就是在勾引我了?”莫修远扬眉。

“莫修远,你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陆漫漫握进他的怀抱里。

两个人热情拥吻后,身体都还存留着本能的欲望,在默默的蔓延。

“什么?”

“让文家以及文赟,身败名裂,狼狈不堪!”

“你做到了?”

“嗯。”陆漫漫说,“但是……”

“所以你觉得有些难受,因为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动力支撑你,生活下去?你觉得心里好像少了点什么?”莫修远问她。

尽管很不喜欢陆漫漫将她的人生志愿放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但终究还是平静的安慰着她。

“嗯。”

“那就再许下一个愿望!”

“什么愿望?”陆漫漫抬头问他。

“你和我的。”莫修远说,“一辈子的愿望。”

陆漫漫笑了笑。

“莫修远,我觉得这个愿望不用许下,都会实现的。”

莫修远嘴角的笑容更加好看了。

“但是我希望,你能够让我清清白白的知道,你是谁,而不是我臆想中的那个,莫修远。”

莫修远搂抱着她,“好。你想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

“不。”陆漫漫说,“我现在不想知道。”

“嗯?”

“一个晚上不能让我接受这么多的信息,我怕我受不了。”

莫修远笑了笑。

“莫修远,你不要骗我就好。”陆漫漫说,“其实我的愿望,就这么简单。”

“嗯,不会骗你。”

两个人搂抱着彼此。

陆漫漫觉得是冷的。

从外面回来那一刻,觉得身体很冷。

但因为莫修远的怀抱,她感受到了温暖。

其实,没有什么是真的放不下的,上辈子的事情,就应该上辈子放下!

这辈子,就应该活在当下。

……

第二天。

陆氏手机上市的新闻成了头条,但不足以火到,文赟因杀人未遂罪被拘留的震撼。

北夏国的人都觉得,文家人这段时间走霉运。

接二连三的丑闻从文家发布了出来。

陆漫漫坐在办公室,看着头条,看着文赟的狼狈。

文家现在会怎样?!

文江兴会怎样!

大概,气得呕血了吧。

这就是那个算进天机算进所有人的文部长,终于也等来了这么一个下场。

她笑了一下。

就笑了一下,她觉得对敌人最大的报复就是,对他们的一切遭遇,表示不屑。

她抬头,看着门口的方向,说着,“进来。”

“陆总。”林初辰走进来。

“有事儿吗?”

“昨晚走得太匆忙,没能够好好感谢你。”

“不需要,我给你的职位本来更高的,但需要你的阅历。”

“谢谢。”林初辰由衷的说着。

陆漫漫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手机销量都很好,各大商城的上柜数量很多,你注意盯着点,不要有任何差错。”

“我知道。”林初辰点头。

“还有事儿吗?”陆漫漫问他。

“今晚有空吗?想请你吃饭。”林初辰直白。

陆漫漫笑了一下,“不用这么客气,都是你应该得到的。”

“就当是普通朋友吃顿饭,就这么不赏脸吗?果然约女上司,特别还是漂亮的女上司,半点都不好约。”林初辰有些无奈。

陆漫漫也觉得自己好像太直接了点。

林初辰在文城也没有什么家人朋友,说不定只是想要她陪着他庆祝一下而已,她想了想,“好吧,那晚上你说过地点,我去。”

“慕斯法国西餐厅。7点,可以吗?”

“嗯。”陆漫漫点头。

林初辰一笑,“谢谢赏脸。”

陆漫漫也笑了笑。

林初辰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陆漫漫,眼神中有些情绪,但终究,没有什么在说什么,关上了她的房门。

陆漫漫将自己努力的投身在了工作之中。

到了下午5点钟。

她接到了秦正箫的电话。

她拿起来,“秦先生。”

“文赟要见你。”

陆漫漫咬了咬唇。

“文赟说要见你,否则不会开口说任何话。”秦正箫说,“对他,不用刑最好。”

陆漫漫转动着自己的办公椅,“你确定他是要见我而不是文部长?”

“指名道姓的要见你。”秦正箫一字一句,说得无比清楚。

“好,我马上过来。”

“嗯。”

陆漫漫放下电话。

她没打算再见文赟,但是……

既然他想见,她去看看也行。

她放下手上还未做完的工作,直接走向秘书室拿起包,离开。

陆漫漫坐在秦傲的小车内,直白的说道,“去郊区看守所。”

“是。”

陆漫漫平静的坐在小车内。

她不知道文赟到此刻为什么要见她?

她冷笑着,默默的看着车窗外的景色,这是以后文赟都不会再看到的辉煌。

车子一路看到了看守所。

秦正箫在门口等她。

陆漫漫看着他。

秦正箫说,“一个晚上加一个白天,他嘴里只有一句话,我要见陆漫漫!”

陆漫漫喉咙微动。

“你和他之间,倒是牵扯不浅。”秦正箫有些讽刺的口吻。

陆漫漫显得很严肃,“如果到此刻你还怀疑和我文赟有什么勾当,你就真的,太看得起我了!”

秦正箫冷笑了一下,“进去吧,我会让人帮你看着,不会让文赟伤害到你。”

“谢谢。”

陆漫漫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走进一个接见室。

旁边站着整整4个警官。

陆漫漫看了一眼,都带着飞鹰的字符。

需要这么大架势吗?!

她坐在位子上,一抬头就看到文赟带着手铐,从铁门中进来,脸色惨白,胡须很多很乱,看上去很潦倒。

文赟看着她,冷笑了一下,“我以为你不会来!”

陆漫漫也冷笑了一下,“看你死了没有而已!”

不多说,精彩今天继续二更!

看我们漫漫,怎么最后的虐文渣男!

周末有点晚。

见谅,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