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善恶有报(4)上一世/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监狱里。

到处都是铁墙壁,阴森森的,显得很是冷漠。

两个人都这么看着对方。

陆漫漫说,“文赟,你应该不知道,今天文城的天很蓝,阳光很好吧。”

文赟脸色难看了很多。

“本来想要拍张照片给你看的,但是想想,或许你也不是那么想要看到,所以我就没拍了。毕竟,谁愿意让别人在伤口上撒盐,你说是不是?”

“够了陆漫漫!”文赟一字一句,“栽在了你的身上,我认了。”

“所以你叫我来做什么?”陆漫漫看着他。

“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如此的针对我!”文赟说,“到头来,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千方百计的都要把我弄到这个地步!仔细一想,我真没觉得我应该被你如此报复。我承认我心里是有很多对你的计划,但我实施了吗?”

文赟讽刺的笑了一下。

笑着说,“都死在了腹中。”

陆漫漫托腮,云淡风轻的看着还是冷静的文赟。

她一直以为今天会看到的,应该是一个暴躁失忆疯狂神经的男人,甚至于对她大吼大闹,恨不得杀了她的狰狞模样,现在反而觉得,文赟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不堪。

她放下托腮的右手,说,“文赟,给你将一个故事吧!”

文赟蹙眉。

“很少给人说起过,因为不一定会有人相信,现在我就直白的告诉你,因为我经历过上辈子。”陆漫漫一字一句。

文赟不知道陆漫漫在说什么。

“上辈子,我很爱你,爱得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全部,我将自己掏心掏肺的对你,我嫁入你们文家,被你父母被你妹妹甚至被你爷爷欺负,但是那个时候因为觉得你爱我,所以我不在乎,我任劳任怨的为你做一切事情,包括算计官场上的所有,和莫修远斗智斗勇,甚至将我们陆家的所有家产都陪在了你的身上。”陆漫漫说,说得很平静。

有时候感觉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那边,好无情绪。

“而最后的结果是,我怀上了你的孩子,亲眼看到了你和江伊遥上床的画面。”陆漫漫嘴角似乎还笑了一下说道,“你当时对我说的是,陆漫漫,我常年在你的饮食里面下药,你怎么可能怀孕?我当时在想,可能是因为上天觉得我很可怜,收到了我的愿望,让我在你这么毒害的情况下,还怀上了你的孩子。”

“然后。”陆漫漫继续说道,“然后你还说,说陆漫漫你没用了,因为陆家家产全部已经到了你的手上,我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你不会再要我。还说,不会给我报复的机会。”

“我当时是没有懂,你那句不会给我报复的机会是什么意思,不过下一秒我就懂了,因为你让人开车,从我身上碾了过去,就在我们结婚后的那个婚房大门口。血从我身上蔓延着,我怀着还不足2个月的孩子,死在了你的手上。”

文赟捏紧拳头。

他不相信人会经历这种事情。

他真的不愿意去承认,这么荒唐的事情。

但是,所有的结果,所有陆漫漫的说的结果,都是他准备用在陆漫漫身上的结果。

和她结婚只是为了她的家业,和他结婚绝对不会让他怀上他的孩子,和他结婚,就是为了在得到家产那一刻,让她死于非命!

太多巧合的存在,让他有些难以平静!

陆漫漫看着他,“是不是觉得很荒唐?更荒唐的事情是,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回到了去年,去年,我们筹备结婚的那段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会选择悔婚。我现在可以非常大方的承认,承认当初就是我设计让你和江伊瑶上床的,才会有了我和你不结婚的正当理由,而且还是以你们文家的不忠而结束。”

“再然后,我和莫修远结婚了。莫修远是上辈子,和你竞争最大的人,他就是有那个能耐,让你对他牙痒痒的但就睡动不了他。我原本以为我和他的婚姻只是我为了报复你,现在想来,还得感谢你,让我找到了这么爱我的一个男人。”陆漫漫说得直白。

文赟脸色并不好看。

陆漫漫又说,“接下来的所有事情,我想你应该不需要我做太多的解释了。因为我比你经历得多是,因为我比你多活了7年,所以我了解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甚至了解你们文家所有的做事儿风格,而我只需要多留点心思就能够让你们文家的一切暴露在大众面前,彻底的毁灭,而你们急切的想要将莫修远陷害就是加速你们死亡的原因。”

“是真的吗?”文赟问她。

声音突然沉了很多。

陆漫漫笑了一下,“你觉得到了现在,我还需要花精力去编故事来骗你吗?说直白一点,如果不是你质疑要见我,我根本不屑来看你,这些故事,我会封印在我自己的世界里,我觉得这是一段深深的耻辱,从来没觉得甚至此刻也不觉得这是一种成就,因为我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文赟,只能说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善恶有报,你做过的那些龌龊事,就让你的下半辈子在监狱里面好好反思吧!”

说着,陆漫漫就准备走了。

起身的那一刻。

文赟突然一把抓住她。

旁边四个人狠狠的看着文赟,蓄势待发。

陆漫漫盯着文赟。

文赟抿唇,将手放开。

“陆漫漫,我说,上辈子我没有爱过你吗?”

陆漫漫觉得这句话很好笑。

所以人忍不住笑了两声说道,“你觉得你会爱上我吗?你爱的除了权力还有什么?”

文赟这么冷笑了一秒,果真如此。

“对了,我都差点忘了告诉你,上辈子你甚至是不屑和我上床的,大概是怕我产生怀疑,所以才会勉强和我上上床,你身体的发泄从来都是找别人。而我也到了这辈子才知道,原来床上生活到底是什么滋味,让我对莫修远的爱,又多了两分!”

“是吗?”文赟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突然说道,“如果我说,这辈子对你有爱了呢?”

陆漫漫顿了一下。

顿了一下,看着文赟。

看着文赟此刻的模样。

“从来不愿意承认,但我会在你身上吃醋,会因为你和莫修远的恩爱而恨不得毁了你,甚至于之所以对莫修远突然这般急切的打压,也是看不惯你和他的亲密,到现在我大概终于知道,原来是爱了。”

爱了。

爱了。

陆漫漫真的觉得很可笑。

她看着文赟,看着这个已经不堪一击的男人,她说,“文赟,你到现在,居然还说得出来这样的话?”

文赟看着他。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渣到这个程度。上辈子我对你的倾心付出换来你的亲手毁灭,这辈子我的报复,却让你说了爱?!这到底是我们是谁的悲哀?!”陆漫漫狠狠问他。

“大概是我的。”文赟一字一句。

“而我很庆幸,这辈子遇到了莫修远。否则,我真不知道从此刻听到你嘴里说出这句话内心会是什么感受?!好在,因为莫修远,我现在很平静,平静的接受你说爱。”

文赟看着陆漫漫,“你保重!”

“这种话,最不应该就是从你嘴里吐出来!”陆漫漫对着文赟,脸色冷到谷底,“还是好好想想,怎么面对接下来的官司吧!”

这次,陆漫漫再也没有停留的,走了。

走出了监狱。

秦正箫在门外等她,看着她的模样,想要说什么,终究什么都没说。

陆漫漫也没有礼貌性的和他打招呼,坐在了小车内,坐在了秦傲的小车内,车子离开。

真的是很讽刺。

陆漫漫觉得真的很讽刺。

上辈子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

文赟是怎么对自己的!

这辈子,反而反而说爱。

她不爱文赟了。

一点都不爱。

这是为自己的上一世觉得悲哀。

悲哀一个女人在倾尽所有的时候,却抵不过这一世的转身离开。

她隐忍着自己的情绪。

她告诉自己,对文赟的一切,就这样,就这样结束吧!

她对着秦傲开口道,“去慕斯法国西餐厅。”

秦傲点头。

车子在下班高峰期停停走走,停停走走的到了目的地。

陆漫漫下车后说道,“不用等我了,晚点我自己回去。”

“是。”秦傲点头。

现在。

也没有什么还值得威胁了的。

文赟落马,文江兴此刻应该痛苦到,根本就没办法顾及其他事情,更别说在这个时期来追杀她。

她走进西餐厅,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到了林初辰的餐桌前。

林初辰非常绅士的为她拉开座椅。

两个人对立而坐。

服务员上菜单,分别点了点菜。

林初辰说,“你今天情绪有点低落?”

“这么明显?”陆漫漫询问。

“嗯,很容易看出来的。”

陆漫漫笑了一下,没多说。

两个人闲聊着,服务员一一上菜。

陆漫漫觉得,林初辰其实是有些破费的,虽然他工资不低,但对于他这样收入水平的人而言吃这么一桌,一般人都会肉疼的,陆漫漫都为他心疼。

林初辰却说,“庆祝,总得吃好一点。”

陆漫漫笑着和林初辰碰了一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林初辰点头。

点头,看着陆漫漫看上去优雅实际上吃得有点多的模样。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你这是在化悲痛为食欲吗?”

“我不悲痛。”陆漫漫直白,“只是觉得,可以多吃点东西,缓解一些压抑的情绪。”

“什么情绪让你这么压抑?”

“一些私事。”陆漫漫说。

林初辰识趣的不再多问。

他举起杯子,“陆总,真诚的谢谢你对我的器重,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一个人,这顿方当我对你的感激。”

以及……愧疚。

你漫漫嘴角一笑,很欣然的和林初辰喝酒。

她也当庆祝,庆祝自己终于将文赟,弄得一败涂地了!

所以那晚上她其实喝得有点多。

她不用想也知道,莫修远肯定会一脸哀怨,但最后,还是会温柔的照顾她一夜。

让病人来照顾自己……

其实,莫修远身体上的伤口都好了,都复查过了,说恢复得很好。

只是她怕,他受伤而已。

为此,某人还很不悦。

陆漫漫喝着喝着,觉得头有些晕了。

她说,“林初辰,送我回去吧,我让司机先走了。”

“嗯。”林初辰扶着她。

她觉得头真的很晕。

以前没觉得自己喝这么点会晕到这个地步。

她脚步有些错乱。

连思维也不清楚了。

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倒在了林初辰的轿车内,然后似乎听到一个林初辰有些低沉的声音说道,“对不住了,陆漫漫。”

对不住……

什么意思?!

下一秒,及真的昏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多久。

当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一抬头,看到的是一个悬崖。

悬崖下面,是波涛汹涌的海浪,她还能够听到海浪此起彼伏的声音。

她动了动身体。

动了动身体,才感觉到自己被人绑着,手根本不能动。

她有些惊慌,到处观望。

看到了坐在悬崖边上,正在抽烟的林初辰。

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是被林初辰绑架了吗?

她为什么会被这个男人绑架!

他们不是才一起吃过饭吗?!

而那个背对着她坐着的男人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清醒,将烟蒂熄灭,转身走向副驾驶室。

“林初辰,你做什么?”陆漫漫问他。

“对不起陆漫漫。”他说着,说着,将陆漫漫从车上抱了下来。

外面风很大,还很冷。

她穿得也不算太多。

所以有些哆嗦。

林初辰说,“我们等一个人,等来了,你就安全了,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你等谁?!”陆漫漫很紧张。

“来了你就会知道了。”

“你到底是谁?”陆漫漫看着他。

“对你而言,也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你的简历都是假的吗?”陆漫漫询问。

怎么可能!

她查过了,而且就算伪装了,但是他的能力不弱。

他笑了笑,对着陆漫漫说,“你听说过,北夏国的特工吗?”

“什么?”

“有一种特工,就是从小被训练者长大,除了格斗枪法等等蛮力运动,也会对脑力进行培训,从小的培训,然后通过几万人进行筛选,最后只会留下不到20个的超级特工,15年一批。而我,就是其中之一。”林初辰说。

陆漫漫惊恐,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要接近你吗?”林初辰问她?

“我不知道。”陆漫漫直白,“我并不觉得我做了什么,需要让你亲自来接近我甚至是到现在又绑架我!林初辰,我们无冤无仇,不对,应该说,我和你背后的人无冤无仇。”

“不是你。”林初辰说,“我们的目标从来都不是你,而是,你丈夫莫修远。”

陆漫漫瞪大眼睛。

“但是他不好接近,所以只能通过你来试探。当然,效果不明显,我没能够给组织带回去什么可用的消息,还阴错阳差的帮了你一些忙,当然,我们做特工的做事情就会有始有终,只要组织不发命令不让我们撤离,我就会衷心的跟着你,奈何,昨天收到了命令。”

“什么命令?绑架我?”

“嗯,绑架你,然后试探莫修远。”林初辰一字一句。

“试探他什么?”

“你别急。”林初辰说,“虽然我知道你也不知道莫修远到底是谁,但我敢肯定,如果莫修远是我们怀疑的人,那么他就一定怀疑过我的身份。所以莫修远放任的将我留在你的身边,也只是不想被人引起怀疑而已,而且也确实做到了,我不觉得他有什么异样!但组织做事情无比严谨,在重用他之前,必须查清楚他的底细。”

“他到底什么底细?”

“你现在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绝对听从安排而已!”林初辰说得直接。

陆漫漫真的觉得,人这辈子真的不带这么倒霉的!

“好了,我等的人到了。”林初辰说。

一说,陆漫漫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轿车打着远光灯出现。

她微眯了眯眼睛。

被刺到了双眼!

而更来也!

是不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急。

不急。

马上就是解密莫修远身份的时候了。

默默期待吧期待吧!

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