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揭秘莫修远(1)怕我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远远,一道远光灯刺眼的从那边照耀过来。

陆漫漫眼眸一眯,有些睁不开眼睛。

不一会儿,车子以漂移的方式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夜晚本来有些冷,车子摩擦地面带着的风土在刺目的车灯光下,显得尤其的明显。

车灯熄灭。

车上下来三个人。

莫修远、秦傲和叶恒。

陆漫漫动了动身体。

林初辰直接将一把黑色的手枪抵触在了她的额头。

陆漫漫一阵心惊,不敢有多余的举动。

莫修远带着叶恒和秦傲,往前走了两步。

林初辰握着枪支的手,在微微用力。

莫修远眼眸看着陆漫漫,看着她被寒风吹得有些苍白又一些红润的脸颊,脸色一沉,转眸看着林初辰,“放开她,有什么我们谈。”

“没什么好谈的。”林初辰直白,“我只有一个任务。”

“你说。”莫修远表情冷漠,甚至是冷血的睨着林初辰。

“上头让我查你,由始至终没有发现你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不管是你平时的举动,和陆漫漫的相处以及最后你入狱等等,没有看出来你半点端倪。但是,上头觉得你是最可疑的人,没有之一,所以在重用你之前,需要对你知根知底。是谁让我查你,我想不管你是不是那个谁,你都应该知道。”林初辰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说,“你想怎样。”

“先皇后裔贵族莫氏,一直传闻有一个暗中的队伍,能力非凡,甚至是我们飞鹰特种兵特勤队都不能比拟的,据说我们队伍中也有莫氏后裔的人,但却一直找不到那个人或者那几个人,组织不能轻举妄动,毕竟这个队伍的任何一个人都价值连城,误杀一个对皇室都是一个莫大的损失。近些年,莫氏后裔的痕迹越来越重,似乎已经到了蠢蠢欲动的地步。而莫修远,你是上头看上的人才,如果你不是其中之一,你会得到你想象不到的重用价值,如果你是,我想上头会给你一个很好的结局。”

莫修远脸色微沉,一字一句问道,“就单凭我的一己之言?”

“当然不是。”林初辰说,“既然上头说先皇后裔的莫氏比飞鹰特种兵更厉害,只要让你出手,就知道你是不是了。”

习武之中,从招式手法中就能看出端倪。

“我和你打?”莫修远扬眉。

“我还没有这么愚蠢,我和你打,陆漫漫不就回到了你们手上?!再说,我放开了陆漫漫,你如果是,我就自然被你打死了,我还能回去汇报工作吗?”林初辰说得直白,“秦傲出生飞鹰特种兵特勤队,你和他打,我看着就行。”

莫修远拳头紧捏。

“我知道互相残杀这种不地道的行为对于我们这种以团队而生的人而言,真的是很卑鄙的事情,但目前状况就是如此,我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还请见谅。”林初辰说得礼貌。

莫修远的脸色越渐难看了些。

林初辰看了一眼秦傲,说,“秦傲,你是比我上一批的老前辈,之前就听说你在飞鹰特种兵特警中能力非凡,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一直很想和你有所较量,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不过好在,组织经常给我们放你的打斗视频,所以你的手法和能力,我们这一批的特种兵之中,都很清楚,也就意味着如果你故意放水,其实我很容易看得出来。”

秦傲僵硬的脸上一直紧绷。

林初辰又说,“今天的结果很简单。如果莫修远将秦傲打败了,我把陆漫漫放了,归还给你们。如果秦傲将莫修远打败了,我会将陆漫漫杀了,然后回去告诉组织,你的身份确实不是他所怀疑的那样。所以莫修远,陆漫漫能不能活下去,看你自己的造化!”

“林初辰!”莫修远一字一句,狠狠的叫着他。

林初辰脸色冷漠。

陆漫漫也有些惊恐,她怒吼着,“林初辰,你不是说不会杀我吗?!”

林初辰顿了一下,“我相信莫修远会赢的。”

“卑鄙!”陆漫漫狠狠的说着。

“抱歉。”林初辰道歉。

陆漫漫咬牙。

莫修远的视线此刻放在了陆漫漫的身上。

陆漫漫回视着他。

两个人无言对视了一下。

时间有些沉默。

林初辰开口道,“就这样吧,不要耽搁大家时间,我们都很忙。”

莫修远看了一眼林初辰,转头看着秦傲。

秦傲看着莫修远,僵硬的脸色更加紧绷了。

“你出手。”莫修远说,“往最大能力的出手。”

秦傲沉默了一秒,点头。

下一秒,一个拳头,猛地一下打了过去。

莫修远生生的挨了他一个拳头,往后退了两步。

那一拳的力度,一边的叶恒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叶恒自觉地退后了两步。

林初辰桎梏着陆漫漫,也退后了两步。

中间的莫修远和秦傲,一拳一击,招式又恨又烈,一下一下,看得让人眼花缭乱且惊心动魄。

一场激烈的格斗就在眼前。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看着莫修远和秦傲两个人,厮打。

莫修远身体伤口好了吗?!

秦傲这么不要命的攻击,莫修远刚开始还能迎接,现在分明已经开始落在下风。

站在一边的叶恒就这么一直捂着自己的额头,似乎是不想看到这么残暴的画面。

林初辰却说目不转睛的看着,看着莫修远的手法,看着这个人的手法,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也就是说,莫修远根本就不是上头怀疑的那样?!

如果是这样。

那么。

他手指又紧了紧。

陆漫漫就会死在她的手上。

这是唯一能够,测试莫修远是不是真实身份的唯一方法。

他抿紧了唇瓣,对着陆漫漫低声说道,“莫修远要输了。”

陆漫漫喉咙微动。

“对不起陆漫漫。”林初辰今晚给她道歉了很多次,这其实不是一个特工应该有的情绪,他执行任务的时候,手上染上过很多条命案,但这是使命和信仰这种东西,比人文道德重要太多,他说,“再见。”

“林初辰。”陆漫漫叫住他。

额头上在冒汗。

冷汗。

“为什么非要用这样的方式来验证身份?”陆漫漫说,“非要牺牲人性命吗?莫修远已经知道你的威胁了但是他还是输了证明他并没有骗你,你何必,杀了我?!”

“凡是总得有一个结果。”林初辰说,“没有结果,就不能交差。组织教育我们,凡是除了1就是0,没有半点可以辗转的地步,陆漫漫,我其实本人真的很欣赏你。特种兵这么多批人之中,没有一个女人最后真正的进入过,所以从来不知道女人靠智慧也能够聪明到我佩服的地步,很遗憾你的生命在此终止。希望你路上走好。”

说完。

林初辰扣动着扳机。

陆漫漫咬牙。

身体在颤抖。

那一秒,阴森和恐惧从头贯彻到底,无法言喻的绝望。

却在下一秒。

听到了无比剧烈的打斗声音,在自己身边响起。

陆漫漫被一个蛮力狠狠的推在了地上,身体上还压在一个男人。

陆漫漫抬头,就看到莫修远将她护在了身下。

她知道刚刚她和林初辰说话的那一秒是在转移林初辰的注意力,但她其实没有想过会成功,毕竟莫修远和秦傲也隔了几步之远,她没想过他们速度这么快,而且她也不敢肯定,林初辰会真的被她给注意力分散了,所以她其实那一刻,抱着必死的悲痛。

而那种感觉,真的生不如死。

她急促的呼吸,就看到林初辰的枪直接对着莫修远。

下一秒,猛地又被秦傲给一脚踢了过去,黑色手枪就这么自由落体的去了悬崖下的海浪里。

林初辰顿了顿。

秦傲准备上前和他厮打。

莫修远使了个眼神让叶恒过来,他站起来,离开了陆漫漫的身边。

陆漫漫甚至还没有好好感受到他的温度,就看到他走向了打斗的秦傲和林初辰的面前。

莫修远说,“秦傲,你退下。”

秦傲一顿。

立马收拳,往后一步。

林初辰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动了动脖子说,“林初辰,现在让你感受一下,莫氏后裔的能耐!也让你死个明白!”

话音一落。

莫修远长腿一伸,一脚往林初辰的头上踢去,又快又猛。

林初辰微侧头,躲过莫修远的这一脚,但却在下一秒,被莫修远的另外一只手猛地一拳打在了肚子上,嘴里面呕出了点点血丝。

他猛地一拳回击。

莫修远准确的抓着林初辰的拳头,一个用力。

林初辰猛地一下被掀翻在了地上。

莫修远一脚踩下去。

林初辰在地上滚移,躲开,猛地又从地上起来,和莫修远一拳一击,互相攻击互相抵御,招招致命。

这才是莫修远的真正实力吧。

陆漫漫看着他。

刚刚那个莫修远,那个一直在防备一直没有好好攻击的人,果然是装的。

那一刻,她甚至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她就这么不让自己有过多情绪的看着面前惊险的一幕一幕。

看着莫修远和林初辰,一拳一式,根本不需要电影配音的那些声效效果,逼真到恐怖。

刚刚还一脸不忍直视的叶恒,此刻反而带着一脸玩味的笑容看着面前的打斗,半点没有慌张,而另外一边一直蓄势待发的秦傲,也安静的站在了旁边,等待。

整整持续了至少半个小时。

莫修远和林初辰的格斗,终于在林初辰的落败下,结束。

莫修远的身上有血。

林初辰的身上也有。

莫修远一脚跪在林初辰的胸口上,手肘抵触在他的脖子上,将他狠狠的压在地上。

林初辰已经通红的脸,现在被突然的缺氧弄得更加的涨红,带着血丝的脸上弄出了狰狞的面容。

“林初辰。就是这样。”莫修远说。

林初辰狠狠的看着莫修远,努力让自己说出压抑的话,“任务失败,我也死得其所!”

莫修远冷笑。

冷笑着,一直空闲的手一扬。

秦傲递上了黑色手枪。

林初辰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仅仅只是提醒,“你杀了我,上头会更加的怀疑你的身份。”

“不杀你,我的身份就曝光了!我为什么不赌一下?!”莫修远狠狠的说。

“为了一个女人!”林初辰说,说的时候还笑了一下,“真和你杀人狂魔的称号不符合!”

“谁说不适合?!”莫修远冷血到阴森的模样就这么将那把手枪抵触在了林初辰的胸口处!

手指扣动扳机。

“莫修远,别杀他!”身后的陆漫漫突然叫着他。

莫修远身体似乎是僵硬了一秒。

“别杀他,别杀他不行吗?!”陆漫漫说,“我不想看到你杀人尽管我知道你必须杀他。我们可以将他关起来,让他没办法出去通风报信!”

说出来的话,她自己都觉得幼稚。

可是。

就不能不杀人吗?!

就不能不杀吗?!

她是平凡人,当年就算帮文赟在政治上出谋划策,但她从来没有让文赟去杀过谁,她一直相信,北夏国是有法律的,就如对付文家,她也选择了法律的手段,从没想过,用自己的手上去做这种事情。

她狠狠的看着莫修远,全身都在紧张。

莫修远僵硬的身体动了一下。

下一秒,还是响起了“砰”的一声,在如此安静的悬崖港口处,响彻天际。

果然。

有一次杀人了。

莫修远杀了多少人?!

他说什么,会干干净净的和她在一起。

干干净净……

她冷漠的冷漠的看着莫修远将林初辰扔下了悬崖下面的海浪中。

海水很凶猛,一瞬间就会被卷走,不知道去了哪里!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转身。

转身看着他。

他身上似乎还有林初辰的血渍,那么明显的在他的脸上。

她其实不那么怕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见莫修远杀人。

她只是身体有些发抖,心里有些空旷,还有些发凉而已。

所以在莫修远走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的那一刻,她躲了一下。

跟上次一样。

看到他杀人,她会本能的闪躲。

谁会心平气和的对待一个“杀人狂魔”?!

这个词语,她也不是听到一个人从嘴里说出来了。

她真后悔自己没有好好认清楚莫修远之前,就将自己的整个人整颗心给付出了去。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莫修远有些僵硬的手指在半空中,他脸色一沉,猛地一把抓住躲闪她的陆漫漫。

陆漫漫看着他,没有反抗,但满脸的排斥。

莫修远拉着她的手,直接走进一边停靠的小车,拉开车门,有些蛮横的带着陆漫漫坐了进去。

叶恒和秦傲将林初辰停靠着的那辆小车也推下了悬崖,然后再急急忙忙的一个坐进驾驶室一个坐进了副驾驶室。

叶恒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和莫修远,终究一向喜欢活跃气氛的人,也选择了沉默。

车子开的有些快。

一路狂奔到了莫修远的别墅。

莫修远拉着陆漫漫下车。

叶恒和秦傲就这么看着两个人离开。

秦傲说,“莫太太会不会真的很讨厌莫先生?”

“换成任何一个女人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我们只是见惯了而已。”叶恒收回视线,看着头顶上的暗蓝色夜空,“但我们当初也是这么过来的,总有一天习惯成自然,就好了。”

秦傲觉得叶恒说得很有道理。

“还愣着做什么,送大爷我回家。”

“哦。”

秦傲开车离开。

而一路拉着陆漫漫回到大厅的莫修远,脸色一直很冷血。

王忠看着他们的模样,张了张嘴又闭上。

莫修远将陆漫漫一路带进了他们的房间,房门用你的关了过来,上锁,将她狠狠的抵触在门板上。

陆漫漫看着他。

看着他嗜血的眼眸,看着他满脸血浆。

她不知道是他的还是林初辰的。

她只觉得很恐怖。

“怕我吗?”莫修远问她。

“怕。”陆漫漫一字一句。

“怕我什么?”

“怕有一天我也会被你这么杀了!”陆漫漫说得直白。

莫修远冷笑了一下。

笑容在他嗜血的脸上,显得更加的恐怖。

他突然猛地低头,带着血腥的吻,应在了她的唇瓣上。

陆漫漫觉得有些反胃。

鼻息间都是血腥的气味,让她有些作呕。

她推开他。

莫修远却更加的用了蛮力。

两个人一直反抗进攻反抗进攻,房间里面放着的艺术品都被他们弄得到处都是,碎了一地。

陆漫漫一口咬着莫修远的唇瓣。

莫修远放开她。

陆漫漫说,“别强迫我!”

莫修远猩红的眼眸,看着她愤怒的眼神。

陆漫漫猛地推开莫修远。

莫修远顺势放开了他,靠在墙壁上。

陆漫漫擦了擦嘴角,走进浴室。

刚走进洗漱台,撕心裂肺的呕吐声此起彼伏。

真的很恶心的血腥味,她控制不住。

吐到脸色通红,又血色苍白。

她看着自己镜子中的模样,嘴角还有些血丝,是她咬莫修远的时候沾上的吧。

她擦了擦。

擦掉了。

又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早就皱巴巴的衣服。

她走出去的时候,房间依然凌乱一片,而莫修远在阳台上抽烟。

烟雾弥漫,烟火一明一暗。

他还是那样,身上的血没有擦,身上的伤口没有处理。

就一直坐在那里,地上扔了一地的烟蒂。

陆漫漫走过去,让自己平静的走过去。

莫修远看了一眼陆漫漫,喉咙隐动,又抽了一口。

“别抽了,你胃不好。”陆漫漫说,“医生说戒烟戒酒。”

莫修远沉默了一下,终究将烟蒂熄灭了。

陆漫漫说,“去洗个澡休息吧。”

“陆漫漫。”莫修远说,“一直不愿意告诉你我是谁,就是觉得,你应该接受不了我的过去甚至,很长一段时间的将来。”

陆漫漫没有说话。

莫修远也沉默着,看着窗外黑色的天空。

陆漫漫走向阳台的护栏处,趴在阳台上,顺着莫修远的视线说,“我需要时间。”

“可是,我却觉得,我给不了你时间了。”莫修远从阳台上的座椅上站起来,从后面抱着她的身体。

陆漫漫一顿。

她又闻到了他身上的血腥味。

一股,一直在诉说着,他刚刚都做了什么的血腥味。

她感觉到他的唇吻在了她的脖子处,酥麻瘙痒,却激不起她半点热情。

她有些排斥的动了动,“如果你想,洗个澡吧。”

莫修远抱着她的身体顿了一下,嘴唇依然咬着她的白皙的脖子,说,“你觉得我很脏是吗?”

陆漫漫不说话。

沉默就是默认。

莫修远似乎是笑了一下,她看不到,只感觉到他放在她脖子上的唇瓣动了动,然后下一秒她感觉到一阵疼痛,感觉到他牙齿狠狠咬着她皮肤的疼痛。

陆漫漫咬牙,那一刻的突然疼痛让她眼眶红了一下。

疼痛之后,她又感觉到他的唇舌,在舔舐。

舔舐她的血渍。

心口,突然涌出一股恶心。

她捂着自己的胃。

她从来没觉得自己对血这么恐惧过。

她推开莫修远。

她承认,她此刻真的接受不了他的触碰!

她需要时间去消化。

脚步刚走了两步。

身体猛地被莫修远一下拉了回去,狠狠的将她抵触在护栏上,以面对面的方式。

“放开我!”陆漫漫说,“放开我莫修远!”

“晚了。”

他低沉的嗓音,以及全身逼近的强势。

她的扭动和反抗,只是再次让阳台上的桌椅倒了一地而已。

剧烈的声音,终究引起了楼下人的注意。

王种正在后花园做园林,一抬头就看到激烈又疯狂的一幕又一幕。

他淡定的继续做着园林,口中念念有词,“年轻真好……”

“莫修远!”陆漫漫尖叫!

王忠身体动了一下。

默默的,离开了。

尽管他很习以为常,但这般激烈,他这把老骨头还承受不起。

“非要这样吗?”陆漫漫问他。

“不知道。”莫修远说,“但就是不想放开。”

陆漫漫冷笑,冷冷都问他,“莫修远,现在怕失去我了是吗?当时,当时林初辰说,如果你打不过秦傲我就会死的时候,你想过我真的会死吗?!”

莫修远停了一下。

将她揉得更紧。

“你却一直故意在输给秦傲,一直在故意输给他!”陆漫漫大声尖叫,“我一直在想,如果林初辰不是真的有那么一秒的隐忍,动作停顿了那么一秒,也许我就真的死在你面前了,你现在强奸的就是我的一具尸体!”

莫修远狠狠的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身体微动。

“啊!”陆漫漫一声尖叫。

莫修远说,“我爱你陆漫漫!”

谁他妈稀罕你这样的爱!

……

一室狼藉不堪。

陆漫漫看着窗外已经透亮的天空。

看着阳台上,倒得到处都是的桌子椅子,看着房间里面到处都是崩溃的狼藉。

她身体就像被碾压过一般,无法动弹。

身后响起了一些动静,动作很轻。

身后的人起床,去了浴室。

陆漫漫转身,看着莫修远走进了浴室里面。

陆漫漫勉强让自己支撑起来。

第一次被人强迫的滋味,真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她揉着自己有些疼痛的肩膀,突然摸到深深的几颗牙齿印。

头上飘过无数头草泥马。

转头看着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

她伸手,接通。

“陆漫漫,发生了大事儿!”古歆完全是惊叫的。

陆漫漫揉着自己的耳朵。

文城的大小新闻她都可以不用看了,古歆绝对会是第一个流言传播者!

她勉强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疲倦和无力,问道,“怎么了?”

“文赟自杀了。”

“……”陆漫漫整个人懵了。

“文赟自杀了,自杀了,咬舌自尽!”古歆重复,说出来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大概也是想象不到,文赟会做这种事情。

陆漫漫真的觉得脑海里面有一秒是白的,空白的。

古歆没听到陆漫漫的回应,声音小声了些,“漫漫,你不会是打击过度吧。”

“我没事儿。”陆漫漫说。

“今天早上的新闻,我也是刚看到,听说是咬舌自尽,现在法医在做尸检。其实文赟的罪名,应该也不至于判死刑,文家现在还有地位,保不准能够制造机会让他提前出狱,真没想到这么想不开,就自杀了。是真觉得自尊心受损,还是在真的悔过……”

悔过。

文赟这种人怎么会真心悔过。

他只是因为,没办法面对外人而羞愧自尽而已。

古歆说,“文赟突然死了,真的让人觉得很意外。文家把太多喜欢放在文赟身上了,听说文部长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场脑淤血,现在在医院急救。”

陆漫漫没有说话,就这么默默的听着。

“我知道也就这么多了。”古歆似乎也敏感的感觉到陆漫漫的异样的情绪,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说着,“我挂了。”

电话挂断。

陆漫漫直接掀开了被子。

莫修远此刻正好从浴室出来。

两个人正面相对。

陆漫漫越过莫修远走进浴室。

莫修远沉默着,看着她有些急促的脚步,以及,突然有些红润的眼眶。

她其实没什么特别大的情绪。

就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到,有些接受不过来。

她狠狠地洗漱,将自己的脸颊洗了一次又一次,然后打开浴室的大门,起身去衣帽间换衣服。

“我陪你去。”莫修远说。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

“文赟死了。”

陆漫漫没有拒绝,两个人一起下楼。

王忠准备了丰富的早餐,他觉得昨晚上两个人肯定是累了,所以应该多补补,而且莫先生的胃不好,得吃流食,他得将流食都要做成满汉全席才行。

他真没先到,莫先生和莫太太就这么出门了,招呼都不打一声。

坐在小车内,莫修远开车。

车子开得有些快。

陆漫漫拿起电话,“秦先生,文赟现在在哪里?”

“市中心医生,太平间。”

“好。”

陆漫漫挂断电话,说,“市中心医院……”

莫修远点头。

“太平间。”这句话,是陆漫漫自言自语的。

一命还一命。

上帝其实是公平的。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陆漫漫还未走近,就听到文妍和文夫人撕心裂肺哭泣的声音,听着就让人觉得更加悲伤。

她走过去。

文妍一抬头看到了陆漫漫,上前就想要一巴掌扇过去。

“文妍。”在旁边的翟安拉住她。

文妍说,“我哥这辈子,都栽在了的手上,为什么啊陆漫漫!”

尖叫到,撕裂。

为什么?!

因为上辈子,我就这么栽到了你哥的手上。

文妍吼完之后,在翟安胸口上哭,哭得很伤心。

陆漫漫其实还是知道,文妍和文赟感情是真的好,和陆轩然以及陆嫣然两兄妹完全不一样。

她眼眸微动,“你在外面等我吧。”

莫修远看了看里面,“嗯,你进去吧。”

里面在做尸检。

但是秦正箫没有拦住她。

反而,秦正箫出来了,让她进去了。

秦正箫和莫修远四目相对。

莫修远猛地一拳,狠狠的对着秦正箫的脸颊。

突然的打斗声,让整个太平间的走廊口都安静了。

秦正箫摸着自己的脸,抬头狠狠的看着莫修远,“你疯了!”

今天是不是又更晚了点。

哎。

下午继续二更走起。

另外,今天有福利哦!

在二更之后。

约晚上8点左右,进入宅正本QQ群,你懂的!

不知道怎么进的,评论留言,会有好心的亲们告诉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