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蜜月之旅(1)/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帝都半山腰的别墅。

莫修远和陆漫漫吃过晚饭。

莫修远其实吃得很少,医生让他多吃流食,显然这边没有刻意准备,他勉强让自己吃了一点,胃里面难受,也就没多吃,他们回房的时候,佣人又给他重新煮了一些清粥,才勉强不至于让今晚太饿。

陆漫漫躺在这栋陌生别墅的陌生大床上,有些惆怅。

果然一个人的胃被养刁了之后,就容易被圈养。

因为就离开这么一会儿的功夫。

陆漫漫突然有点想念王忠了。

感觉自己很矫情。

她转身,看着莫修远洗完澡,躺进了被窝,自然的将她搂紧怀抱里。

安静的夜晚。

帝都虽然还冷,但天比较干涩,所以晚上还有璀璨的星空。

陆漫漫透过大大的外阳台看着星星闪烁。

“还不睡吗?”莫修远在她身后,搂抱着她的身体问她。

“昨晚上……”陆漫漫欲言又止,声音分明有些羞涩。

显然某人没有听出来,立刻说道,“昨晚上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

陆漫漫热不住一笑。

难得这货这么紧张。

“不是。”陆漫漫抬头,“昨晚上,你就满足了吗?”

莫修远看着她。

“要不要?”陆漫漫嘴角一笑,意思再明白不过。

莫修远看着她的眼神,渐渐多了一份情欲。

分明是情欲。

但是他却将她抱得更紧,吻应在她的额头上,“早点休息,我不想累坏你。”

“你呢?”

“我也可以早点休息。”莫修远咬牙,一字一句。

陆漫漫低笑了一下,“那我真的睡了。”

“嗯。”

相拥的两具身体。

其实真的很累。

昨天,昨晚,今天。

仿若每天都在经历着,惊心动魄。

很快,陆漫漫就沉睡了过去。

好久好久,似乎都听到旁边有人在叹息,好久好久之后,终于世界清静了。

翌日一早。

陆漫漫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已经很凉了。

帝都和文城最大的区别就是,文城不太会下雪,但是阴雨天气特别多,帝都会下雪也比文城寒冷,但毕竟都是艳阳高照。

她伸懒腰,从床上坐起来。

莫修远这货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昨晚上他们吃过晚饭之后就相继的回房睡觉了,莫修远没能够和弟弟好好聊聊天,所以提前醒了吧。

她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去浴室洗漱。

洗漱完毕之后,她走向外阳台,拉开窗帘,感受着璀璨的阳光。

而她也在那一刻才发现,这栋别墅的宽旷和辽阔。

外阳台是一片无垠的草地,草地连接着的是一片山谷,草地本来占地面积就广,加上这种山边上的视觉效果,这栋别墅虽然在半山腰,看上去就跟在天空下一样,在帝都这种天子脚下还能够有这么一片土地,得多有钱!

莫修远到底多有钱?!

陆漫漫突然有点好奇这个问题。

她眼眸往下,看着阳台外,两个男人在骑着马驰骋。

蓝天白云,风吹草低。

真的很有视觉感。

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那矫健而帅气的身姿,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潇洒而豪迈。

这是第一次陆漫漫看到莫修远和莫远离两个人这么同窗的画面,分明看上去是你争我赶,却意外的和谐,还似乎带着一种温馨。

她想起昨晚上莫修远说,在没有她靠近之前,他一直以他弟弟而活。

这么一看。

他们俩还配了一脸。

她转身,离开外阳台,往楼下走去,然后兜兜转转,走到了刚刚看着的那片草地上。

莫修远已经快速的骑马跑向了她。

莫修远穿着骑马服,头上戴着帽子,原本帅气的脸颊在如此一般贵族般的打扮下,看上去更加的优雅而尊贵,即使此刻脸上有着点点汗渍,在阳光下,也变得好看了起来。

他准确的停在她面前,伸手。

陆漫漫犹豫着。

她没有换骑马服,而且对自己骑马的技术,简直不敢恭维。

“我带你。”莫修远说。

陆漫漫点头,伸手,在莫修远的支撑下,坐了上去。

“驾!”莫修远一声令下,马儿愉快的驰骋着,又跑向了莫远离。

莫远离转头看着他们,声音依然轻扬,总是带着年轻人的朝气,这和莫修远有些低沉的嗓音有些不同,他大声说着,“大哥,我不会让你了!”

莫修远笑了一下,“你倒是让我试试。”

“驾!驾!驾!”莫远离又加快了速度。

莫修远将陆漫漫楼抱在怀里,驾着马儿,肆意潇洒。

陆漫漫刚开始有些害怕。

现在,反而有些兴奋。

“莫修远,我能试试吗?”

“不能。”莫修远直接拒绝,“他目前只认我。”

“……”陆漫漫瘪嘴。

“以后你可以多和他培养感情。”莫修远突然低头亲了一下她的耳朵。

陆漫漫一阵鸡皮疙瘩。

当着自己弟弟的面,也不稳重点。

莫修远心情似乎真的很好,带着陆漫漫和他弟弟又骑了好几圈。

缓缓,才让马儿停下来,一步一步走向别墅大厅的方向。

莫修远先下马,然后扶着陆漫漫下来。

那边马上的莫远离也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看着他们的模样,笑了笑,让佣人过来牵马。

莫修远是一匹黑色的,莫远离是一匹白色的。

看上去都很马中贵族。

陆漫漫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你男人在这边。”莫修远提醒。

陆漫漫瘪嘴。

这都吃醋。

“我带你吃早餐。”

“你吃过了吗?”陆漫漫询问。

“还没,等你一起。”

“你胃不好。”陆漫漫不悦。

“现在也还早。”莫修远说,“正好很久没有和阿离一起骑马了,所以就来了兴致。”

“你们经常一起骑马?”

“如果有时间。”莫修远的前缀是有时间。

两个人天各一方,大概真的没多少时间。

莫远离跟在他们身边一起往大厅走去。

两个男人上楼换衣服。

陆漫漫在饭厅等他们。

等了一会儿,莫修远和莫远离几乎同时下来。

三个人一起吃早餐。

陆漫漫还真没有心理准备,就又这么接受了一个,莫修远真正的家人。

还是至亲至爱。

她有些打量着莫远离。

唇红齿白。

一看就是又帅又被养的好的有钱少爷。

莫远离感觉到陆漫漫的视线,嘴角一笑,“是不是觉得我长得也不必我哥差多少?”

陆漫漫微有些脸红,“我没想到,莫修远还有个弟弟。”

“我长得让你失望了吗?”莫远离说。

“没。”陆漫漫连忙摇头,“你长得挺帅的。”

莫远离笑得很好看。

觉得这个传闻中的大嫂,也比她想象的好相处。

三个人不快不慢的吃着早餐。

莫修远带着陆漫漫在偌大半山腰别墅参观着,莫远离一天似乎也不闲,吃过早饭之后就去了书房,莫修远说的是学习。

学习什么?

这么大岁数了,还学功课。

莫修远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额头。

学政权管理。

陆漫漫恍然。

两个人在别墅中漫步了一会儿,莫修远说他有点事情要出门一趟,让她在家等他。

陆漫漫也不介意,好不容易来一次帝都,莫修远肯定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而且这个地方这么大,她随随便便走几圈,时间就过了。

她又忍不住感叹,莫远离也很有钱!

她脚步停在一个溪水亭子里,坐在里面的椅子上,休息。

这栋别墅修建的时候,主人应该是非常的会享受,围绕别墅建筑物的一边是一片可以骑马的草坪,辽阔而庄光,另外一边,却是山水园林,带着溪水人家的风情!

不一样的风格设计,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她闭上眼睛,假寐。

风其实是有点寒冷的,好在,阳光挺好,她穿的也不少,而且亭子里面也能当着一部分风,让她反而觉得很惬意。

她躺了一会儿。

身边似乎有了脚步声。

她有些兴奋的转头。

莫远离一笑,“抱歉,没让你看到我哥。”

陆漫漫脸有些红。

她其实早知道莫修远不可能这么快的回来的。

“介意我在你旁边坐坐吗?”莫远离非常有礼节的询问着,指了指旁边空着的椅子。

陆漫漫稍微让自己坐正了些,“当然不介意,你随便坐。”

莫远离坐了下来。

两个人其实有些尴尬。

毕竟,不太熟。

但关系又突然很亲。

“你和我哥结婚的时候,我不在,当时觉得很遗憾。不过我有看直播,觉得你真的很漂亮。”莫远离由衷的说着。

“谢谢。”陆漫漫友好的一笑。

“这么多年,我哥终于如愿以偿。”莫远离看着陆漫漫,“你应该知道,我哥喜欢你很久了吧。”

“哦,知道一点。”陆漫漫点头。

莫远离嘴角笑着,整个人带着慵懒的躺在椅子上,手枕在头上,看着蓝色白云,说,“我哥应该很早就喜欢你了。其实被我们发现也是因为,我哥有你太多的照片。”

莫修远突然笑得有些狡猾。

就好像把他哥哥的秘密终于告诉了其他人,非常的有成就感。

“啊?”陆漫漫诧异。

“你知道翟安小时候开始就喜欢照相。他的相机里面有很多相片,最多的就是古歆。”

“你还认识古歆?”

“差不多都认识。”莫远离说,“不过你们不认识我。”

陆漫漫觉得有些心酸。

“但我觉得,对比起来,应该是我赚了。”莫远离笑得很开朗。

陆漫漫总以为,背负着什么国恨家仇的人,就应该一本一眼,还得喊着口号,比如反清复明什么的!

莫远离看上去一点也不像,经历过不好事情的人。

“嗯,回到主题。”莫远离似乎觉得自己被陆漫漫带偏了,连忙又开口道,“翟安有一次和我哥还有叶恒一起到这里来看我,翟安有段时间是相机不离手的,有一天,翟安突然很慌张,慌张地说,相机里面的储存卡不见了,他里面很多照片的。我们都很惊奇,平白无故的,怎么就消失了!然后就看我哥淡定的说,看到几张中意的照片,就拷贝了下来。”

“我们当时都很震惊的,我哥一般不太喜欢这种艺术品。但我哥不爱解释,反正后来也没有再归还翟安的存储卡,所以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不知道他中意的是哪几张,我只是想起翟安那一副天都塌了下来又不敢和莫修远反抗的表情,很好笑,现在都还记忆犹新。”莫远修说着,依然用了非常愉快的语调。

翟安在他们之中应该算是最小的,经常被这么欺负,也难怪不善言辞。

“后来某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了我哥电脑上面的,你的照片。你还穿着学生服,可能是翟安无意偷拍到的,拍得很有文艺感,你侧脸也很美。不过我哥这人绝对不会喜欢这种艺术,他喜欢的只有古董,或者钱。因为古董值钱,所以他终究是爱钱。”

陆漫漫才不觉莫修远这么俗气。

莫远离似乎感觉到陆慢慢的不悦,笑了笑又说道,“知道你的照片,自然就知道了他喜欢你。所以我经常让翟安多拍了你的照片,然后存放在了他的电脑里面,他以前也不喜欢我动他电脑,但自从我开始给他拷贝你的照片后,他甚至将电脑开机密码都取消了。”

陆漫漫觉得心里有些甜。

这和莫修远给她说的那云淡风轻的感情,完全不一样嘛。

居然这么暗恋她。

“然后,我们一帮人都知道莫修远喜欢你了。”莫远离说,“但没有人在我哥面前多说什么。我哥不主动追求你,就会有他的原因,而他的原因,总是很理智而且很不容易推动。我们已经习惯了听从我哥的一切安排。”

“其实……”莫远离停顿了一下,看着陆漫漫笑着说道,“以前我还挺吃醋的,所以我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是在翟安相机里面挑选你丑丑的照片,结果效果不明显,我哥还是会看到你的照片发呆。”

心机男。

陆漫漫瘪嘴。

她突然很好奇,莫修远的电脑里面,她都有哪些照片。

太丑她真的会崩溃的。

“现在反而,很感谢你。感谢你靠近我哥,让我不至于那么内疚。”莫远离一字一句。

陆漫漫诧异,“为什么内疚?”

“我和我哥不同的生活环境。”莫远离解释,“其实,很多皇亲贵族的继承,都是长子嫡孙,我哥和我是一个父母所生,但是我父母生下他后,就义不容辞的将他带进了地狱考验之中,当时我父母的想法是,必须要培养一个莫家的至亲守护者出来,这个人的能力一定要很强,很强,强到可以和现在的秦家抗衡。我哥就成了不二的人选。其实我哥小时候也经常哭,他大概没给你说过,在他还不能好好走路的时候,就要学着,砍杀小动物了,每次杀小动物的时候他都哭,但是没人安慰他,反而一直逼他!你能够想象一个这么点大的孩子,拿着小匕首满手是血放声痛哭的画面吗?”

陆漫漫咬唇。

她不能想象,不敢想象。

“我父母生下我哥哥后,就开始筹备生下第二胎。我哥不是继承人,自然就会生下下一代继承人,所以在4年后,我出生。如果我是女孩,我父母还会再生,当然,即使我是男孩,我父女也会再生,给我生下更多的,守护者。因为对真正的统帅而言,杀戮太重的人是不适合即位的,而且有时候,为了让社会和谐,统帅至少不能让人扒出来,满手鲜血!所以我哥成了我的杀手,不停的为我铺路将我送上政治的舞台,到时候如果要定罪,那个罪人可以非常冠冕堂皇的说是我哥,我可以全身而退,安然无恙。”

政治上的东西,她懂得也很多。

政治上的死亡,因为各种原因,比比皆是。

“我成为了下一代继承人,我和我哥走的路线就不同,他就不停的如机器人一般被训练,而我是不停的接受各种理论上的权力之争,管理之道。当然也会学一些基本的防身格斗,对比起我哥而言,完全是不堪一击的。后来,在我母亲刚怀上又一个孩子的时,被小人出卖暴露了身份和行径,我母亲死的时候,我和我哥还有一个未出生就不在了的弟弟或者妹妹。当时我还小,至少比我哥小了4岁。人越小的时候,感情是越没有这么丰富的,所以我看着父母在面前死时,其实是没有我哥那般悲痛的,不过我看到我哥哭了,那是我记忆中第一次看他流泪。后来姑姑回来找到我们,又去给父母做碑的时候,我哥徒手挖着泥土,然后满手鲜血,我姑姑当时抱着我哥就哭,哭了很久很久,我姑姑说,我哥的样子,让她真的很想放弃为莫家正名。”

“从此以后,除了我姑姑,就我和我哥相依为命了。你其实应该在想,我和我哥应该关系不会太好,因为实在是很不公平的待遇,但额外的,我哥对我很好,好到甚至是人神共愤的,只要我的要求,他都会想尽办法实现。有一次我说哥,我想吃你做的饭,他就开始学习烹饪了,但因为我从小不爱吃甜食,他就不去碰有关甜的任何东西,所以甜食是他的黑洞。”莫远离笑了笑。

所以。

莫修远会做饭不会做甜食,只是因为他弟弟了?!

好吧。

刚刚的揪心一般的疼痛,此刻有些吃醋了。

“我小时候也会贪玩,不爱学习什么的,我哥也会揍我,每次把我打在床上起不来的时候,就又会给我上药,然后安慰我。”莫远离说,“我哥安慰我的时候声音可好听了,所以有时候为了让我哥能够多待在我身边,我故意犯点小错误。”

心机男!

陆漫漫完全可以YY那个画面。

全身鸡皮疙瘩。

“对了,我不是说我对我哥很内疚吗?”莫远离说,“我个人觉得我其实是没有我哥那么能干的,不管是各方面而言,甚至我不想上位,我只想跟我哥在一起,亦或者,我可以看着他上位而我默默的扶持他。其实不只是我这么认为,好多以前还忠贞着我们现在依然在帮助我们的忠诚之士包括叶半仙也觉得,我哥的能力更适合。好多次内讧都是因为在选择我和我哥的事情上,每次我哥都能够轻松摆平,表达的意思非常明显,莫家的未来,只会是我来继承。”

“其他人不管怎么劝说也没用,反正我哥就认定我。”莫远离无奈,“我给我哥说不想这样的时候,他就揍我,揍到我答应为止。”

“到了现在,我突然就不内疚了。还觉得自己很有价值。你想,如果我哥真的上位了,我哥就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了,北夏国这么多的事情,北夏国这么多的尔虞我诈,我就可以帮我哥抵挡了。而你们到时候就能够,双宿双飞,不羡鸳鸯不羡仙。多好!”

陆漫漫觉得莫远离估计也看了太多言情剧。

还是古装的。

莫远离对着陆漫漫,“你会爱我哥一辈子吧。”

“额?”陆漫漫觉得画风转的有些快。

“我哥可是真的爱了你很久。哎,你都不知道,有一次我听叶恒说,当时去参加一个你们文城的商业宴会吧,我哥应该是撞见你和文赟接吻还是什么的,回到家后就开始发脾气,也不说话就发脾气,叶恒苦逼的说,他莫名其妙的躺枪,被我哥揍成了一个蚂蜂窝,大半个月都没办法见人。还一个劲儿的给我抱怨,说我哥就只会窝里横,有本事直接将你抢了走就是。我们都觉得,我哥比文赟好了一百倍。”莫远离一边说一边笑,“其实我是理解我哥的。我哥这人,忒爱面子。他第一怕抢不过,丢面子。他老大当惯了,不愿意属下看到他的狼狈。第二也是,不想把你带进这样血腥的世界。一般人也接受不了我们的世界,估计还捉摸着,万一被你发现了他的身份,讨厌他,倒真的是生无可恋了!”

“……”她前段时间就这么干了。

她不知道莫修远这么在乎的。

她觉得有点内疚。

不,是很内疚。

“我哥其实好几次都想要给你说他的身份的,真的。你们结婚后,他极少到这里看我了,虽然我也有些幽怨,但我毕竟是男人,所以我很大度。然后有一次我就看到我哥一个人在房间联系,联系怎么给你解释,他是谁,他都做了些什么。看得我真的很想笑,遗憾的是我正想拍下来的时候,被我哥发现了,我本来是准备给你看的,我想我们在终究会见面,我也能够送你一个见面礼。没想到,我哥昨天突然就出现了,我自己也没反应过来。”

“我也没反应过来。”陆漫漫说。

昨晚上莫修远总是有一种很平淡的语言和她说他的事情,她就知道他是为了考虑她的感受,才会如此轻描淡写。

“你会怕我哥吗?”莫远离很认真的问他。

“不怕。”陆漫漫嘴角一笑,“刚开始会怕,因为……我看他杀人的时候,面不改色。后来就不怕了,相比起人心而言,真正的欺骗才是最让人可怕的。就如,你同床共枕了很多年的人,突然有一天发现,他其实不爱你甚至只是为了害死你,这种恐惧,才会真的让人心寒!”

“你在说谁?”莫远离纳闷。

“一个死去而又不值得提起的人。”陆漫漫抿了抿唇,笑了一下。

莫远离没太听懂,但也没有多问,他又说,“你以后就好好的爱我哥哥。他人真的很好。他对你也真的很爱。”

“嗯,我知道。”

“我也没什么可以送给你的。”莫远离说,“想起我那个还没有录就已经没有了的视频就真的觉得可惜万分,但终究而言,我觉得我也应该送给你见面礼的。这是一对耳环,是我妈妈的。”

陆漫漫看着他。

“我哥哥说留给我,给我未来的媳妇。因为这是我妈生前唯一的一个饰品了,其他的,我哥哥和我姑姑都埋在了那个墓碑里面,说我妈爱美。所以就留了一个,我哥说当纪念。”莫远离递给陆漫漫,“现在我送你了,你好好保管着,以后还能给我哥的孩子。”

“你还是留着给你未来的媳妇吧,别辜负了你哥的一片苦心。”

“我其实对我媳妇感情不深的。”莫远离说。

“你结婚了?”陆漫漫惊恐。

莫远离笑了一下,“没啦,就谈着小恋爱而已。”

“吓死我了,我就说怎么别墅没见其他女人。”陆漫漫压惊。

“说起来,我哥还觉得挺对不住我的。和我谈恋爱的人,我不太喜欢,不过对方对我还是有好感的。但是因为某些利益关系,我哥让我跟她交往甚至以后结婚。”莫远离说,“我哥大概是觉得自己这般幸福了而我这般委屈者,对我总是抱着愧疚的心情。当然,我为了让我哥这么爱着我,我也没有告诉他,在一个人没有经历真正爱情的时候,是真的感觉不到这种有些勉强的感情有什么不好,反而,虽然我对对方没有什么感情,但也不排斥我和她的床上关系,偶尔觉得还挺好。”

“……”陆漫漫有些无语了。

男人都这么口无遮拦的吗?!

“抱歉,有时候被叶恒感化了。”莫远离无邪的笑着。

陆漫漫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往下接。

“所以,你还是把耳环收着吧。我妈肯定也喜欢这东西最后给我两兄弟真正喜欢的女人。否则才真的叫辜负。”莫远离很强硬的将耳环塞在了陆漫漫的手心里,“你好好的保护着,我哥就不会觉得有什么了。”

陆漫漫有些犹豫。

莫远离去很自在的已经不在重复这个话题了,仿若就已经认定了陆漫漫会收下。

他又这么望着天空,喃喃的说着,“当年,我妈也很爱我哥,我哥受了伤回来,她哭得比谁都伤心,我爸也是,每次看到我哥被送走,都是出门站在那里,就跟石化了一般,默默地看着我哥的背影,我还小,不太懂那个时候父母的感情,但是后来,当我默默地看着我哥的背影的时候我知道了,我父母那个时候的心情,而当我哥回头的时候,我想我也知道了我哥的心情。”

陆漫漫紧紧抿着唇瓣。

“谢谢你,让我哥真的能够像个正常人的一般活着,他值得被任何人爱。”莫远离一字一句。

一字一句,在陆漫漫耳边久久飘扬。

她坐在后花园,坐了很久。

直到莫修远处理完事情后回来。

她当时眼眶是红的,眼角还有泪。

其实她自己没有察觉。

她只是突然觉得,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不只有她这么惨,她心里分明应该平衡的,但那一刻就是情不自禁的,鼻子一酸。

这个二货莫修远,早点告诉她这些,早点让她知道他的一切,也少了很多误会。

而她,还有那么一秒看不起他。

还有那么一秒,怕他排斥他。

这个二货,真的就以为,她的心里接受能力是零吗?!

她眼角的眼泪滑落。

落在谁修长的手指上。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将那颗带着她眼泪的手指放在了唇边。

“很咸。”他说。

陆漫漫真的觉得莫修远就是一个二货!

这个是不应该关心她,怎么了吗?!

还有心情尝她的眼泪。

她猛地一下扑进他的怀抱里,力气有些猛。

莫修远半蹲着,差点没有被她撞翻。

“莫修远,以后不准推开我。”

“貌似……”莫修远说,“我从来没有推开过。”

“也不能突然就跑了。”

“……”

“我会记你一辈子的,当年理所当然的夺了我的初吻,然后跑得比谁都快!”

“是初吻啊。”某人似乎没有抓住重点。

某女气得呕血。

“话说你为什么要哭?”莫修远放开她,看着通红的小鼻子。

“也不知道为了谁?”

“我惹你了吗?”

“是你弟弟。”陆漫漫咬牙切齿。

“他怎么了你?”莫修远表情也变了。

那小子是皮痒了吗?!

“他说你为了给我解释你是谁,就在家里面一直不停的练习,还说你很滑稽来着,我听着听着,也觉得好笑,然后因为太好笑,眼泪就出来了。”

莫修远脸色瞬间就黑了。

下一秒,他就突然放开了她,大步往别墅走去。

她看着那架势,心想莫远离肯定会恨死他的。

果不其然。

十几分钟后,莫远离顶着一头的大包欲哭无泪的跑出来,“大嫂,我对你巴心巴肺,你对我没心没肠,友谊的小船,彻底沉了!”

陆漫漫忍住笑。

莫远离又抱着自己的头跑了。

莫修远倒是一脸云淡风轻的走出来,走出来拉着她的手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我们吃完午饭后就出发。”

“回文城吗?”

“我想带你出去走走。”莫修远说,“没关系,你决定就好,我不强迫你。”

陆漫漫觉得莫修远这般小心翼翼还带着些小心思的模样,挺可爱的。

她垫着脚捏了捏莫修远的脸蛋。

感觉手感奇好。

莫修远估计没有被人这般捏过,有些懵逼了。

莫远离在客厅擦拭红肿,看着他们的互动,真心不平衡了。

他大哥的脸,谁都不能碰的。

他都不敢靠近,陆漫漫却这般的轻而易举,看那模样,他哥还很享受!

“是弥补我们的蜜月吗?”陆漫漫心满意足的捏完之后,问道。

“嗯。”

“去哪里?”

“我选的是阿斯顿大海。”

“我喜欢大海。”陆漫漫甜甜一笑。

“我知道。”莫修远也笑了。

莫远离还是觉得,自己隐形的好。

他居然听到他哥说这么肉麻的话,他会做恶梦!

陆漫漫看着莫远离的背影。

莫修远也顺着陆漫漫的视线,“别管他,他就是吃醋。”

“……”

谁说不是因为他太肉麻恶心到他弟了。

“久了他就接受了。”莫修远说得一本一眼。

陆漫漫真的很想问。

莫先生。

你的自信,真的是天生的吗?!

下午。

吃过午饭之后,陆漫漫就跟着莫修远一起去了帝都的国际飞机场。

陆漫漫其实不知道莫修远什么时候办理好的签证以及护长本什么都都带在身上,昨天来帝都前在文城吵架的时候,她还以为她误会了他所以有些内疚,现在这么一想,这货指不定早就有这番心思了,只因为她发了脾气所以才会重新规划了路线,一定是这样!

“你在想什么?”莫修远看着陆漫漫一脸咬牙切齿。

陆漫漫就看着莫修远不说话。

“你是不是在想我昨天是准备带你去旅行的?”

“不是吗?!”陆漫漫狠狠的看着他。

“笨蛋!”莫修远敲了一下陆漫漫的头。

陆漫漫一脸委屈,这货居然打她。

莫修远一本正经的说,“当时我给你看的机票是文城去帝都的,现在我们的机票是帝都到阿斯顿的,你平时的聪明都秀逗了!”

陆漫漫瘪嘴。

“就扭曲我。”莫修远似乎还很不爽。

陆漫漫也觉得自己太小人之心了,所以很狗腿的主动抱着莫修远的手臂,“我就是随便想想而已。”

“以后别这么随便想想了。”

“嗯嗯。”陆漫漫乖巧的点头。

某人心情似乎很好,嘴角一直扬着好看的笑容。

周围很多来来往往的乘客,都在排队检票。

陆漫漫觉得身边人的眼神很多。

真的很多。

她不爽的转头,看着好几个妙龄女青年打量着她家男人,还一脸花痴。

陆漫漫不爽了,对着莫修远说,“你背过来。”

莫修远往旁边看了一眼。

那一眼,分明让那帮花痴惊呼了一声,兴奋得都快跳脚了。

“让你背过来,你倒转过去,你怎么老和我最对!”陆漫漫怒吼。

莫修远很是淡定的说着,“我往这边转,这边也有很多人,效果一样。”

陆漫漫看过去。

“长得帅,就是有这些烦恼,我习惯了。”

“……”

如果,莫修远刚刚的话是用玩笑的口吻说出来,陆漫漫会觉得这货只是在幽默,而他那句话,分明是用的一种无奈的肯定句,还一本正经半点没有害臊说得理所当然。

她能说,她当时已经接不下去话了吗?!

让莫先生就这么嘚瑟吧。

嘚瑟!

安检完毕,两个人坐在头等舱。

路过的人依然停足,然后观看。

陆漫漫真的很不悦。

莫修远似乎感觉到她的不爽,长手一抬,将帘子拉了过来。

陆漫漫心情爽了,她安静的靠在莫修远的肩膀上,看着窗外。

莫修远在看报纸。

画面很温馨。

长着大,陆漫漫真的从没这么期待过一次旅行……

和莫修远两个人的,蜜月之旅!

甜蜜之旅开始!

记得撒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