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蜜月之旅(2)满屏的蜜,甜得腻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没想到,自己会水土不服。

从飞机上下机之后,陆漫漫就开始呕吐个不停。

几乎是一路挂在莫修远的身上,迷迷糊糊的躺在了一个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大床上,整个人窝在被子里面,别提多么悲剧了。

她真没想过自己和莫修远的第一个蜜月之旅,第一次和莫修远的人生旅行会在这样的崩溃中度过。

陆漫漫觉得自己很忧伤。

她一脸苍白而虚弱的看着莫修远都快担心死了的表情,莫修远还好几次对她说,马上买机票回文城。

不。

她都还没有蜜月,怎么就能够打道回府。

她打死也不要。

莫修远软硬皆施。

当然。

硬的时候,陆漫漫眼眶一红,某人就心软了。

心软的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蛋。

安顿好没多久,莫修远叫了当地的医生上门为她看病。

是一个碧蓝色眼睛的外国人。

他看了看陆漫漫的情况,和莫修远说了几句,大体就是,不用太担心,只是水土不服引起的间歇性呕吐,一般这种情况一两天就会消失。

然后医生给她配药和输水。

正准备挂上点滴的时候,莫修远突然叫住了医生。

陆漫漫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她不怕打点滴,她就想让自己的胃能够舒服点。

莫修远低低的和医生说了什么,陆漫漫当时觉得老眼昏花,头部疼痛,听不清楚,迷迷糊糊的时候看到医生离开了,也没有给她做什么措施,她如果有力气,真想和莫修远干一架。

故意让她不得好过!

不知道多久,她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睡着后,胃里面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她动了动身体,感觉有人在帮她清晰,温温热热的很舒服,她还忍不住呻吟了两声。

而后。

就感觉自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面,她睡得更加舒坦了。

当陆漫漫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陌生的一起。

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气息。

她看了看旁边,空无一人。

陆漫漫有些郁闷。

莫修远这货又不在了吗?

她掀开被子起床。

全身软绵绵的,才想起,她水土不服。

而此刻睡了一觉起来后,分明没了当时要死要活的感觉,她陡然觉得自己适应能力还不错。

心情也好了点,她走进浴室洗漱了一番,打开浴室的大门。

刚打开大门。

就看到莫修远一脸焦急的房间。

“找我?”陆漫漫问他。

莫修远看到她,明显松了一口气。

这货是蠢吗?就这么大一个房间,她不房间就不能去浴室看看吗?

看什么阳台。

他觉得她会蠢到因为水土不服而跳下去吗?!

“你好点了没?”莫修远走过去,自然的将她楼进怀抱里。

“你手里面是什么?”陆漫漫眼尖的看着他手上拿着的那两张票据一样的东西,貌似是机票。

莫修远不说话。

“莫修远,你是准备先斩后奏,将我扛去回国的飞机上吗?”陆漫漫觉得很受伤。

为了这次旅行,她都差点用命在拼了。

他居然还想着暗自带着她回去。

“水土不服严重呕吐脱水也会……”

“王八蛋。”陆漫漫一脚踢在他的大腿上。

莫修远吃疼的缩了一下。

其实对他而言也不痛,应该说不痛不痒。

为了配合她,他就勉强痛一下。

显然某女人不知道,还很得意夹杂着威胁的说着,“下次你再敢抛弃我试试。”

莫修远笑了一下。

一早起来就能精神这么好,看来水土不服是真的过去了。

昨天下飞机后看到她苍白的模样,他是真的打算立马回国,比起和她单独的旅行,她的身体情况才最重要。

好在。

她和大多数人一样,水土不服就维持了一天,要一直这么下去,他们的蜜月之旅就真的扼杀于摇篮之中。

他重新将陆漫漫搂进怀抱里,顺手将机票扔进了垃圾桶,“我带你下楼吃饭。”

“嗯。”陆漫漫点头。

她现在真的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莫修远带着她下楼。

楼下,是一个装修精致的海边别墅,偌大的一个大厅,现代风格,黑白相间,很别致,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此刻大厅一边的开放式厨房,一个外国人在那里,为他们坐着早餐。

“可以开饭了吗?先生。”外国人用阿斯顿语问答。

莫修远用非常流利的阿斯顿语回答着,“嗯。”

外国人欣然的点头,然后一盘一盘特有食欲的外国早餐餐点就这么出席在陆漫漫的面前,丰富得咋舌。

“一早上就吃这么好吗?”陆漫漫问莫修远。

“你吃。”莫修远说,“你多吃点。我只能吃粥。”

陆漫漫觉得这个时候的莫修远跟他来旅行真的就是好亏好亏,但她并没有拒绝,很开心的用刀叉吃了起来。

味道不错。

陆漫漫总觉得莫修远很会选厨师。

陆漫漫吃得津津有味。

因为一天没吃饭,是真的饿得要命,也就没有顾及莫修远的感受。

然后一顿饭就在莫修远不时的哀怨的眼神中度过。

吃过早餐之后,陆漫漫就瞬间更打了鸡血似的,满血复活。

她拉着莫修远,“带我到周围参观一下。”

好不容易来到这么一个海域,这个阿斯顿岛屿之国,她一定要享受够了才会离开。

莫修远拉着陆漫漫,两个人走出海边独栋别墅。

阿斯顿常年温度在30度左右,所以他们出门,已经换上了夏天的短衣短裤,莫修远也穿着很随意的体恤和沙滩裤,陆漫漫觉得,能够把这种衣服也穿得跟模特似的,也就她家男人了。

她家男人。

她觉得这个词语甚好。

他们走出别墅后好远,陆漫漫似乎才察觉,方圆,她目测她能够看到的地方方圆好多公里,都没有一栋房子,分明这个海域的海水很蓝,沙子很细腻,周围很干净,他捉摸着这么大一块私人沙滩,得多少钱啊!

莫修远带着陆漫漫走向停靠在海边的那个游艇。

“要不要出海看看?”

“不。”陆漫漫本能的拒绝。

上一次在游艇上那啥那啥。

关键是那啥那啥,还被叶恒那二货发现了。

莫修远似乎也想起了那一次,笑了笑,带着陆漫漫又往另外一边的海滩走去。

海滩真的很美。

私人沙滩上也被人为进行了点缀,唯美的沙滩椅,考究的路灯,高高的瞭望台,走在过去,还能够看到优雅的一个露天咖啡厅,貌似,其实这里也没什么人,但咖啡厅里面却又工作人员在忙碌。

她以前也经常到海边玩。

一到放假,就会跟着父母或者和古歆一起出国度假。

去了很多海域国度,阿斯顿也来过,但从来没有住上这么精致的地方。

她忍不住问道,“莫修远,你地方是你的?”

莫修远顿了顿,脸色似乎有些微变。

“不是?”

“你喜欢我可以买下来。”莫修远一字一句。

所以,他刚刚那一秒的尴尬是因为臭爱面子了。

“也不很实用。”陆漫漫直白,“我就是问问。”

“这里一般是不对外租的,是当地一个富豪自己买的一片海滩自己修建的,平时也没有人住!我是通过叶恒才租到的,叶恒很会玩,从小对社交就很厉害,所以有一次他来这里旅游就认识了这个富豪就不知道怎么关系就挺好的,叶恒开口说要住,富豪就一口答应了。这里你还喜欢吗?”

“喜欢。”陆漫漫笑得很甜。

反正,有他在哪里都喜欢。

何况这里真的很好。

没有人打扰。

根本是没有人打扰嘛?!

可以疯狂的过上二人世界。

疯狂。

陆漫漫觉得有些心动。

“要不要去喝杯咖啡,听叶恒说,这里的咖啡很有味道。”

“嗯。”

两个人手牵手,坐在唯一的一个咖啡桌边。

服务员恭敬的上前问想要喝什么。

莫修远点了白开水。

服务员脸部僵硬了一下,“先生,确定吗?”

“嗯。”

“给她来一杯卡布基诺。”

“OK。”服务员点头,礼貌的欠身。

陆漫漫看着服务员的背影,“这个餐厅,就只是为了我们哪一栋别墅的人服务的吗?”

“嗯。”莫修远说。

真特么的浪费。

尽管她家很有钱,她都觉得这种人好拜金。

“你想不想知道我有多少钱?”莫修远突然问她。

陆漫漫一怔。

摇头说道,“反正你也没我钱多。”

莫修远嘴角笑了一下,“我是隐形富豪。”

“我知道。”陆漫漫翻白眼,“所以你打算给我炫富了?”

“我只是在想,我们既然结婚了,公开我的财务情况是应该的。”

“那你刚结婚那会儿不公布?”现在公布,真没诚意。

“那会儿,我怕把你吓到。”

“你是多有钱,把我能吓到!”陆漫漫瞪眼。

他的意思是,当时她对他也没感情,他突然说自己有多少钱,她难道不会反感吗?!

“你有多少钱?”陆漫漫突然又觉得自己很好奇。

莫修远说,“富可敌国。”

“……”陆漫漫睁大眼睛。

“北夏国首富帝都最大的房地产大亨的总资产只有我的一半。”莫修远说。

“你钱都是抢的吧!”陆漫漫直白。

莫修远脸部僵硬了一下。

陆漫漫觉得自己有些太直接了,她说,“你怎么这么多钱?”

“我祖辈当时还是统帅的时候,其实对经商就很有头脑了,当时让自己的其他旁系投资了很多产业,国内国外很多,但因为身份特殊,没有对外公布,后来统帅被陷害,统帅的私人宝藏由莫家自己的后人继承,我爷爷就通过统帅当时留下来的财富再次致力于经济投资,你知道其实很多时候,不管做什么事情都离不开钱的,所以莫家在复国这条宗旨上,还有个祖训就是不留余地的赚钱。”

这就是莫远离说的,他哥贪财了?!

“当时留下来的巨款,给了一部分人叶半仙,让他将自己发展起来。叶半仙还是很有能耐的,黑白两道通杀,当然也用了不少银子,好在开始通过夜场场所盈利,而他盈利的百分之五十,是归纳在我的名下的。”

所以叶半仙家的东西有一半都是莫修远的了?!

“我爷爷很喜欢古董类的东西,继而也让我爸遗传了,然后遗产给了我。我对古董有着天生的敏感,所以只要是古董出没,不管是国内国外,我都会通过各种关系将它拿下。”莫修远顿了顿说,“你打碎了我的古董。”

“我不是给你修补了吗?”

“一样吗?”

“大体一样。”陆漫漫有些底气不足。

莫修远也没有再多说,继续道,“古董的价值很高,但有时候有价无市。好在,我钱够多,暂时不用我卖掉我的古董。而除了投资古董,我还投资了房地产,餐饮,证券,学校等,对了,莫氏企业我个人持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而这些财产的管理,基本是由莫里斯在给我负责,很多投资项目都是他在帮我在做。”

“哦。”陆漫漫点头。

她原本以为莫修远不去莫氏上班反而让莫里斯去,是因为莫修远玩心太重!

而莫昆终究会要人来继承莫氏企业的家业的。

“另外,我弟弟阿离身价也很高。”莫修远说,“我不是给你说过他被帝都一个财阀收养后留下来的别墅和几个红酒庄园吗?那几个庄园的固定资产,差不多可以和你们家的家业媲美。”

“……”陆漫漫觉得很受打击。

莫修远说,“我的就是你的,你不用感觉到羞愧。”

她哪里羞愧了?!

她哪里羞愧了!

“喝咖啡。”莫修远说完这些,提醒她面前的咖啡。

一股浓郁的味道,陆漫漫端起来,喝了一口。

味道很好。

她眼睛都在发亮。

莫修远笑着,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她。

喝完咖啡,两个人起身,又在沙滩上走着。

他们都赤脚,柔软而细腻的沙子在脚上,简直不能用太舒服来形容。

“你会游泳吗?”莫修远问她。

“我不会海游的,我怕。”陆漫漫自己拒绝。

“我也怕。”莫修远说。

才怪。

陆漫漫翻白眼。

两个人在沙滩上走了很久。

海浪很大,打得他们一身湿透。

陆漫漫觉得这种感觉真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只是莫修远这货,眼神就一直直勾勾的看着她因为湿润而隐现的内衣,有失美感。

两个人玩了一会儿海浪。

莫修远拉着陆漫漫回到别墅。

别墅中,感觉又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陆漫漫诧异。

莫修远说,“嗯,我让他们都离开了。”

“那我们吃什么?”

“你不是有我吗?”莫修远一笑。

说起煮饭。

陆漫漫又有些吃醋了。

好吧。

她得大度。

莫修远没有将她带回房间,而是穿过别墅,带着她走到了一个偌大的无边游泳池。

泳池看上去就和眼前的大海连在一起。

真是太会享受了。

“这里敢了吗?”莫修远问她。

“我去换泳衣。”陆漫漫说。

“莫太太,就我们两个人。”

“……”陆漫漫觉得莫修远变得好开放。

莫修远被陆漫漫盯得有些毛骨悚然,妥协,“那我们去换泳衣吧。”

两个人回到房间,开始翻找自己的泳衣。

然后,就找到了非常淡薄的超级暴露的比基尼,还不是传统的那种,就是几根线带着一小块布。

真的就这么一条。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很无辜,“所以我说可以不用穿。”

“你故意的吧,莫修远!”

“我也只是让王忠随便收拾的。我都不知道你有这种泳衣。”莫修远笑得意味深长,“没看出来你这么奔放。”

你才奔放。

你丫的全家都奔放!

这套泳衣是古歆送给她的,她貌似是18岁成年生日的时候送的吧,但她从来没穿过。当时结婚收拾东西的时候,随手将那一沓泳衣都带过去了,早知道应该清理出来了。

“我去泳池等你。”莫修远换上黑色紧身泳裤,包裹着他翘臀的屁股,很坦率的离开了。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看着手上这几条线,人都不好了!

终究,还是换上了。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古歆这二货,总是会给她无数定时炸弹,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炸!

她咬牙,披上浴巾下楼。

二楼,但是从外阳台,有一个非常优雅的楼梯,可以直接到无边游泳池。

此刻,游泳池里面,莫修远已经在畅快的游泳了。

她站在楼梯上,看着莫修远在无边游泳池那矫健的身躯。

看着他游泳的的姿势,看着阳光就透过清澈的水照耀在他的身体上……

嗯。

好吧,她承认这货真的很性感。

而这货似乎也感觉到她的出现,从游泳池里面出来,他自然的将自己的头发往后,水顺着他完美的肌肉线条一路往下,她似乎还能够看到黑色泳裤下,那性感的一切。

她咽了咽喉咙。

一步一步下去。

莫修远走向泳池边,伸手,“下来。”

“你先背过去。”

“莫太太,你觉得我是什么地方没见过吗?”

“你就不能有点情趣吗?!”陆漫漫很崩溃。

莫修远笑了一下,转身。

陆漫漫看他转身了,才脱掉自己的浴巾,正蹲下身体准备下去时,莫修远突然就转头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

陆漫漫脸一下就红了,爆红。

莫修远的视线从陆漫漫的脸上落在她的身体上,因为性感的泳衣让他紧抿的薄唇动了动,他甚至看到他喉结在波动,很明显。

“挺好看的。”莫修远说。

谁让你评价了!

“下来吧。”

“不。”陆漫漫赌气。

“下来。”

“不。”

“啊!”陆漫漫惊叫。

只感觉自己身体被某个不要脸的男人一下子抱了去,整个人瞬间就被暖暖的水浸泡,而身体,也靠近了一个坚挺的胸膛里。

“莫修远,我都说不下来了。”陆漫漫怕打着他的肩膀,抱怨。

“我带你去游泳。”

“我自己会。”

“那我们一起游。”

陆漫漫觉得自己就真的玩不过莫修远,这货总是给她下套。

陆漫漫勉强跟着莫修远一起,游了几圈。

体力透支。

她靠在泳池里的按摩椅上休息,微微喘气。

她看着游泳池中莫修远还在畅快的遨游着,看着他的身材在眼前一明一暗。

她觉得这么躺着,也挺好的。

缓缓。

莫修远游了过来。

陆漫漫看着他有些微变的神情,分明还满脸情欲。

经历过床笫之欢的人,就仿若多了一项技能,莫名很能够感觉到一丝,暧昧的气息。

陆漫漫被莫修远看得有些紧张,紧张到连呼吸都有些急促。

而急促的呼吸让她胸口处,又这么波动了一下。

某人的神情变得更加明显了。

“我忍了很久了,莫太太。”莫修远说。

意思是,现在实在忍不下去了。

陆漫漫张嘴。

本来想说话,就被那个蛮横的人,给堵了嘴。

“唔……”陆漫漫的声音变得支离破碎。

莫修远的进攻,强势而霸道。

两个人在游泳池里面,疯狂。

“莫修远这是露天。”

“我知道。”莫修远说,“但是没人。”

王八蛋。

就不能好好的在床上吗?!

而陆漫漫万万没有想到,那一天断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她能说。

她第一次体会到了,男人真的毫无节制的时候,是有多无节制吗?!

以前的真的都不算什么的!

泳池就不说了。

她特么的还没离开泳池。

泳池边上就给那啥了。

那就那啥吧。

他说抱着她回房间帮她洗澡。

待遇不言而喻的,陆漫漫只是欲哭无泪。

她想总算结束了吧。

两个人还很单纯的光裸着躺一个被窝聊天,聊了不出十分钟,某人又开始骚动了。

她说饿了。

真饿了。

都大下午了。

他说就一次。

好。

再信你一次。

完事之后,两个人下楼,莫修远做饭。

她真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

真的什么都没做,穿的是最保守的睡衣。

做饭的过程中,就又那啥了。

她一天没吃东西了。

所有东西都被莫修远那二货给烧糊了。

是真的烧糊了!

陆漫漫躺在床上,一身都痛。

全身都痛。

她看着窗外已经暗黑的天空,看着星星闪烁,觉得自己命运很悲惨。

而那个罪魁祸首,此刻却无辜得跟一天使似的,问她,“是不是很累?”

她如果还有力气,绝对咬他了。

可惜她现在半点力气都没有,只想睡觉。

饿着肚子睡觉。

莫修远柔情似水摸了摸她的头发。

分明很正常的举动,陆漫漫觉得全身的毫毛都竖了起来。

她说,觉得自己用尽力气,才沙哑的出了声,“你给我下面吃。”

面条总有吧。

面条总有吧。

她吃完睡觉了,吃完分房睡觉了。

话一出。

莫修远整个脸瞬间红了一秒。

陆漫漫觉得这货红的不正常。

然后她就听到他有些暗哑的声音说,“今天还没吃够吗?”

吃够?!

她吃什么了!

下一秒。

她的脸更红了。

不是害羞,是气急攻心。

这货听成什么了!

莫修远似乎也发现了陆漫漫的情绪,然后貌似也反应过来,她说的下面,是下面条。

这绝对是乌龙。

天大的乌龙。

莫修远连忙站起来,“我马上就去。”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背影。

让这货死了算了。

死了算了!

她也生无可恋了。

这么迷迷糊糊的趴在床上,真的是懒得连大脚趾母都不想动。

似乎没过多久。

莫修远回来了。

手上端着一大碗面条。

陆漫漫挣扎着要起来。

“我喂你。”

“我不习惯。”

“久了就习惯了。”

“……”陆漫漫每次都觉得,和莫修远的争执,都是以他的强盗逻辑,失败告终。

所以她就半坐在床上,等着莫修远伺候。

莫修远喂她一点不生疏,而且喂得真的很好。

半点不像那种为了表现而故意装出来的热情。

这货以前喂过谁。

“我弟弟。”莫修远总是能够猜到她在想什么。

陆漫漫瘪嘴。

“我弟弟小的时候,只要我和他在一起,他就让我喂饭。”莫修远说。

“那你喂了他几岁?”陆漫漫有些吃醋。

“他有时候撒娇的时候,17、8岁也有过。”莫修远说。

“……”陆漫漫觉得莫远离那狗带的,就是一个心机男。

“你对你弟弟真好。”

“嗯,我对你也很好。”莫修远说得很直白。

陆漫漫觉得这货就真的半点听不出来,她有些情绪不悦。

两个大男人这么卿卿我我。

好。

她大度。

毕竟她是大嫂。

“听阿离说,你因为他学做饭的?”陆漫漫随口说道。

问出来后就有些后悔了。

她觉得答案应该不会是他想听到的。

“嗯。”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很想翻白眼。

“他小时候长得不太好,瘦不拉几的,所以想把他喂胖点。”莫修远说。

陆漫漫不想和他继续这个话题,所以选择不附和了。

莫修远似乎没有发现陆漫漫的不是滋味,又说道,“你小时候也很瘦。”

“我瘦关你什么事儿,也没见你来喂我啊!”

“那现在我在做什么?”莫修远一脸淡笑。

陆漫漫真特么的觉得莫修远这货。

说起情话来,简直是要人命的。

他的意思是,意思是。

因为小时候她也瘦,所以才会答应他弟弟学烹饪,有一天或许会这么做给她吃?!

是这样吗?

是这样吗?!

还说不太爱她。

还说没有很爱她。

这货小时候就爱惨她了吧。

她忍不住眼眶有些红。

就是会感动。

就是会被莫修远这看上去有时候很二的二货感动得一塌糊涂。

莫修远嘴角笑了一下,说,“你别自作多情,我就是觉得你今天辛苦了而已。”

“……”

莫远修着这个天打雷劈的!

莫修远笑得更好看了。

陆漫漫觉得总有一天她会被莫修远气死的。

真的会气死!

吃过面条之后。

陆漫漫实在是支撑不下去了,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天过得太淫乱了。

她真的觉得,太淫乱。

而那晚上,却睡得,尤其的好。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睁开眼睛,就看到莫修远站在外阳台上,吹着海风。

他穿着一套白色的家居服,懒懒散散的在他身上,因为领口很大,她还能够看到他古铜色的肩膀露在衣服之外,怎么看怎么好看。

莫修远转头。

他头发软软的,少了那份强势,多了一些柔和。

风吹起的时候,窗帘和他的衣服随风飘扬。

她男人,真帅!

“醒了吗?”他问她。

“嗯。”

“今天我带你出门。”

“去哪里?”

“到处走走。”莫修远说。

陆漫漫想,总算是躲过了这么一天在这里XXOO的命运了,她本来就想好了。

要是这货今天刚在这么对她,她就以死相逼!

心情陡然很好。

她愉快的起床,洗漱,化妆换衣服。

楼下,那个昨天离开的厨师又出现了。

所以陆漫漫就知道莫修远那货在她准备出门时可以将她最上面那颗纽扣系上,绝对不是怕她因为别墅的冷空气而凉到了,那货就是自私!

又是一顿丰富的早餐。

厨师上完最后一道糕点,笑得很有魅力的说道,“我看房间里面有很多被烧焦的牛排,如果先生太太不会做,我可以一直留下来的。”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

嗯哼。

知道脸红了。

当时那啥我的时候,没想过会脸红?!

莫修远抿了抿唇,似乎是在让自己尽量不那么尴尬,“谢谢,不用了,你准备好食物就行了。”

“好吧。”外国厨师无奈的耸肩。

估计实在是不懂他们北夏国的人,为何这般固执。

陆漫漫忍着笑。

想着这货今晚上肯定不敢兽性大发了。

吃过早饭。

他们就出门了。

海边别墅外有一条专用公路,那里停着一辆超大的还是敞篷越野车。

“我们这是要去历险吗?”陆漫漫看着莫修远。

她以为应该是一辆超豪华的旋风跑车,最好是红色的,现在这么土不拉几的大越野车是几个意思?!

他们不是来度假的吗?!

“去了就知道了。”

“莫修远我给你讲,你别看我看上去跟一个女汉子似的,其实我很娇弱的,我受不得一点苦。你看我其实真的细皮嫩肉的。”陆漫漫一边上车一边说着。

总觉得莫修远会出其不意。

莫修远笑了一下,扶陆漫漫上车后,自己回到驾驶室,“你身体的肌肤触感,我很清楚。”

“……”

话不投机半句多。

车子发出极大的引擎声,莫修远开着车离开了海边。

好长一段路,都是在海平面上行驶,因为是越野车,有时候还会开出公路,直接开在沙滩上,莫修远耍帅的将车子开到了海水里,一个极速漂移,一阵海浪扑打过来。

莫修远得意的转头那一秒。

就看到陆漫漫一身湿透的瞪着他。

连妆都花了。

然后他就规矩的开在了公路上,安分了。

陆漫漫一边拿着毛巾擦拭自己的身上,一边真的很想掐死莫修远这二货。

车子开过海边,又走过了一段阿斯顿的城市。

阿斯顿的城市其实并不漂亮,还显得有些脏,这是他们住的那个地方完全不同的风格,但阿斯顿的人民朴素,陆漫漫还买了很多当地的小礼品,想着回去送给古歆还有翟安叶恒他们。

买完纪念品。

车子开进了一个热带深林里面。

陆漫漫捉摸着,这地方应该还没有彻底开发吧。

她有些惊恐。

“莫修远,会不会有老虎!”她不想去了。

“这里不生产老虎。”

“狮子呢?”

“也没有。”

“哦。”陆漫漫松了一口大气。

“但是有蟒蛇。”莫修远说。

“……”她能说,她最怕的就是软体动物吗?

“还有猩猩、蝙蝠、树蛙、犀鸟等其他。”莫修远说,“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可以不去吗?”

“有什么可怕!”莫修远说,“有一次我带我阿离出门,阿离就喜欢去雨林看小动物。”莫修远似乎还想了一下说,“特别喜欢蟒蛇。上次还想要带一条回家养,我琢磨着帝都不适合它生活,没让他带回去。”

“莫修远,我是女人。”

“嗯,我知道,我试过了。”

完全是对牛弹琴的有木有!

车子一路往雨林深处开去。

陆漫漫一路紧张。

她其实更愿意让莫修远带她去逛街什么的,普通情侣的约会方式,莫修远不会吗?以前给她的那些浪漫,都被狗吃了吗?!

车子越往里面走,越偏僻。

莫修远将车子停了下来。

“下车。”

“不下。”

“我会用强的。”

“莫修远你就不问问我喜欢这里吗?”

“你会喜欢的相信我。”笃定到无法拒绝的口吻。

陆漫漫真的很想发生大哭。

她要回家,她要找她妈妈!

陆漫漫跟着莫修远往深处走去。

扒开了一片偌大的芭蕉叶,突然豁然开朗的一幕,让陆漫漫震惊了。

这地方真特么太美了。

五颜六色的树叶,还有一潭清泉,阳光透过雨林照耀下来,在水里面投影着如斑斓一般,美的让人惊心动魄,她甚至还能够看到高高的树叶上,一颗一颗如钻石一般璀璨的水珠,一滴一滴,落在一片一片叶子下……

陆漫漫惊呼着,“莫修远这里太美了,你怎么找到的?”

“陪阿离,就无意发现了。”

好吧,她表示不吃醋。

她走向清潭,用手拍了拍水花。

“好凉快。”

“嗯。”莫修远站在旁边,就这么看着她。

陆漫漫玩了一会儿水,两个人坐在一边的灌木上,陆漫漫依偎在莫修远身边。

她很喜欢这里。

很喜欢只有她们两个人的地方。

清晰的空气,优美的环境,还有鸟儿偶尔鸣叫的声音。

“莫修远。”

“嗯。”

“以后,我们要不要找一处大海,修建一套房子,带着我们的孩子,就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然后我们也可以带他们来这种地方,一起感受大自然带给我们的宁静。”

“嗯。”

“我还想,我们可以多生几个。”陆漫漫说,“一个太孤独了,两个也显得有点少,要不就生5个吧。”

“……”莫修远有些无语。

陆漫漫咧嘴一笑,“骗你的,你真当我是猪吗?生两个就够了,最好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凑成一个好字。”

“嗯。”某人点头。

某人嘴角也带着笑。

“莫修远,我突然觉得我真的很幸福。”陆漫漫由衷的说着。

就跟一个美的华丽的梦境一样,怕醒来之后,就只是幻觉。

“我也是。”

“答应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要抛弃我。”

“嗯。”

“否则。”陆漫漫说,“我再也鼓不起勇气,爱人了。”

上一世。

伤的很深。

努力让自己如正常人一般的活了下来。

努力让自己,寻找真爱。

这一世。

她再也经不住这样的折腾。

心思在有些摇曳的时候,就感觉到一个吻狠狠地压在了她的唇上。

吻着她的唇瓣。

一触即发。

天雷勾地火。

刚刚分明温馨而浪漫。

画面瞬间变得这么污秽。

莫修远你就是一大禽兽!

禽兽……

咳咳。

晚了那么一丢丢,宅飘过。

推荐好友佳若飞雪新文《攻妻不备之夫贵难挡》

她是侯门千金,身分尊贵,却被众人觊觎暗害。

他是她捡来的护卫,赐名阿贵,一根筋的以为,她就是自己这辈子的守护对象。

外祖母的为难,叔叔的贪婪,甚至还有一堆极品亲戚的惦记,安潇潇觉得,她的人生,重来一世,唯一的改变就是,身边多了一个他。

他第一时间认清自己的心,便开始步步为营,小心算计,只为了想要偷走她的一颗心。

京城的人都说他配不上她,不过一介小小的护卫,怎么配成为大渊第一美人儿的夫婿?

当他的身份揭晓,四方哗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