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蜜月之旅(3)旅程结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身酸痛。

陆漫漫就不应该相信莫修远这货,是善哉。

她软绵绵的靠在越野车的后背上,看着莫修远神清气爽的开车,开着离开热带雨林。

男人和女人的身体结构,为什么这么不同?!

不公平!

不开心!

车子开得不快不慢,莫修远似乎是为了照顾陆漫漫的情绪,所以开得比来的似乎更稳了些。

开出了好长一段,陆漫漫在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车子似乎抖动了几下,然后停了下来。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回头看着他。

“怎么了?”陆漫漫问。

“熄火了。”

“怎么突然就熄火了?”陆漫漫蹙眉。

莫修远扭动着钥匙,一次次点火。

来来回回几次,还是没能够点燃。

“我下去看看。”

莫修远下车,打开前面的引擎盖。

陆漫漫就看着莫修远在无比认真的检查。

陆漫漫看着周围的环境。

刚刚那地方虽然很美,但她真不喜欢待在这个陌生又满是危险的地方。

莫修远弄了半天。

最后将引擎盖放了下来,说,“找修车公司吧?”

陆漫漫觉得人都不好了。

她犹豫了一下,从车上下来。

莫修远在一边打电话。

陆漫漫趴在引擎盖上,欲哭无泪。

她真的很想一脚踹在你这破车上,都说了开跑车开跑车,非要开着肥头二胖的越野车,出事了吧!

莫修远打完电话回来,就看到陆漫漫生无可恋的表情趴在引擎盖上,她根本不知道,这个动作就是在引人犯罪,尽管她表情看上去很单纯。

他咽了咽喉咙。

这次蜜月,他没想过压抑自己。

没想过压抑自己的身体。

所以他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

就这么一个细微的举动。

陆漫漫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猛地转身,防备的看着莫修远。

“你又要做什么?”陆漫漫狠狠的看着他。

莫修远嘴角邪恶一笑,“莫太太你真了解我。”

“莫修远,不带你这种随时发春的。”

“乖。”莫修远逼近,脸颊已经逼近在她的脸颊上。

现在两个人的姿势就是,陆漫漫半坐在引擎盖上,身体往后仰得很低,而莫修远则是将大腿抵触在她的双腿之间,她往后仰多少,他就靠近她多少,温热的气息在彼此的喘息中,无限暧昧。

“我们……唔……”陆漫漫就这么被莫修远封住了嘴。

王八蛋。

陆漫漫一边忍受着莫修远的进攻,一边忍不住低骂着。

节制这玩意就跟节操一样,说没就没了。

她分明刚刚听到莫修远打电话让修车工人过来的,一过来见到这么活生生的一幕,人家还能愉快的直视引擎盖吗?!

好在。

这次的莫修远速战速决,来的直接,去的也直接。

陆漫漫双腿一直发抖,连站着都觉得吃力。

莫修远笑得尤其满足,他说,“我们先走吧。”

“疑?”陆漫漫看着他。

“走不了多久就出雨林了,雨林外就有一个小镇,镇上可以租车。”

“这辆车就不要了吗?”陆漫漫觉得这货也太浪费了。

“修理厂会给我送回来的。”

“真的不等了吗?”陆漫漫再次询问。

“不等了。”

“但是我腿没有力气,我不想走。”陆漫漫真的不想走路。

男人是永远都感受不了,这种仿若被车碾过却看不出来任何受伤痕迹的滋味的。

莫修远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他蹲下身体说,“我背你。”

“啊?”

“背你。”莫修远重复着,“这里虽然小动物出没不多,但待久了始终不安全,我倒是不怕,就怕你被吓着。”

陆漫漫一听有小动物出没,根本毫不犹豫的,直接就往莫修远的背上爬。

使劲爬。

莫修远笑了笑,弯腰将陆漫漫背了起来。

他一步一步往外走。

陆漫漫就这么安心的趴在他的背上,莫修远的背真的很宽广很舒服,还很温暖。

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在爸爸背上的感觉。

很暖。

此刻,雨林中的空气正好,不冷不热,还有阳光透过树叶支离破碎的照耀下来,到处都是斑驳的影子。

脚下踩着的树叶和草木,在他们耳边响起吱吱的声音。

全世界都很安宁。

只有彼此紧挨着彼此时,偶尔不规律的心跳声。

“莫修远,你背过你弟弟吧。”陆漫漫靠在他的肩膀上,第一次真的很佩服这个男人的体力。

走了这么久,她也不算太轻,但他就是大气都不喘,脚步还很稳健。

“嗯。”莫修远点头。

“做你弟弟真好。”陆漫漫由衷的说着。

“做我老婆也很好。”莫修远一本正经。

“我知道。”陆漫漫嘴角的笑容,甜蜜而幸福。

安静了几秒的两个人,莫修远突然又开口道,“阿离小时候也受过很多苦。”

陆漫漫点头。

“他因为很小就没有了父母,而且总是被孤儿院送走又被人送回来,还经常别人嘲笑辱骂,从小就没有安全感,所以才会对我有些依赖,我其实知道他经常耍小心机让我多留下来陪他,很多时候我其实是希望他耍点小聪明,让我也有借口多陪陪他。”

陆漫漫就知道,莫远离那心机男,就是得莫修远的心。

“小时候他一不开心,就要我背他,每次我背其他,他就死赖着不放手,每次都是哭着从我背上下来。”莫修远说,“当然,那都是小时候。小时候的阿离,真的很需要温暖。”

“那么你呢?”陆漫漫突然问他。

小时候的莫修远,需要温暖吗?

“我还好。”莫修远说,“我习惯了。”

“在没有习惯之前呢?”

“我忘了。”莫修远似乎不想多说。

陆漫漫觉得眼眶有些红。

莫修远这段时间说得最多的就是莫远离的感受,而他自己的呢!

那么小就被那么残忍的带大,他不会很希望有个坚强的后背给他靠一下吗?

她狠狠地搂抱着他的脖子,将他抱得更紧,她说,“莫修远,我背不起你,但是,我会紧紧抱着你的,一直一直。”

莫修远身体似乎是僵硬了一下。

好久,才听到他说,“嗯。”

全世界仿若都在花了,春暖花开。

约半个小时,莫修远背着陆漫漫,走出了雨林。

不远,果真看到了一个小镇,莫修远去镇上租了一辆摩托车。

这就是莫修远说的,镇上可以租车!

莫修远戴上头盔,又给陆漫漫戴上。

“没坐过吗?”

“貌似。”陆漫漫不得不承认。

莫修远说,“你抱紧我就行了。”

“……”

“像刚刚那样。”莫修远重复,嘴角一笑,“我喜欢。”

陆漫漫就这么瞪着他。

莫修远骑上摩托车,然后让陆漫漫也坐了上来。

陆漫漫自然的从后面抱着他。

整个人靠在他的后背上。

车子一触即发。

陆漫漫就知道莫修远这货,开车一般都不会很温柔。

这么小一个摩托车,就这么在街道上穿来穿去。

穿来穿去。

她干脆闭上眼睛,静静的靠在他的后背上。

她其实一直在想,没有遇到她之前,莫修远一个人,就真的不觉得寂寞吗?!

想着,她又将他抱紧了些!

摩托车一直开到了市区。

莫修远将摩托车还给了一个市区的摩托车租赁公司,又再去租赁了一辆小车。

几番折腾之后,陆漫漫终于回到了海边别墅。

还是觉得待在别墅里面最舒服。

她再也不要跟着莫修远出去了。

再也不要。

打死也不出门了。

莫修远回到别墅后,就开始张罗着给他们做餐点。

下午3点过。

也不知道是吃午餐还是晚餐。

反正她就这么等着。

为了防止他兽性大发又让她没美食享受,她甚至在他做饭的时候,回到了卧室,躺在外阳台上,看着大海的跌宕,看着海天一色的美景。

她觉得这样的方式是对的。

莫修远端着那份色香味俱全的餐点过来时,她觉得她的胃都已经在叫嚣了。

她吃着莫修远的做的美食,而莫修远自己依然吃着,那清淡无味的流食。

“你不觉得想吃吗?”陆漫漫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一边问他。

“想。”莫修远说。

陆漫漫笑得有些奸诈,“可惜你也吃不了。”

“没关系,喂饱了你就好。”莫修远笑得意味深长。

陆漫漫总觉得这厮的表情就是在说,她吃饱了,他也能吃饱!

蜜月旅行,就真的要这么过吗?!

事实是。

她没有多想。

他们在阿斯顿待了一周。

一周时间,陆漫漫脑海里面最多的就是啪啪啪啪啪。

根本停都停不下来。

整个私人领域,包括游艇上,海水里,沙滩上……各种,都成为了莫修远发情的地方。

她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

再也不来这地方度假了,她没办法好好的直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水一沙。

好在。

一周后。

莫修远终于放纵够了。

在她好几次的委屈求全下,答应了回文城。

其实一周时间,也真的该走了。

文城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们去做。

一早,他们坐上了阿斯顿国际机场的飞机,经过长时间的飞行,到达文城除去时差,也已经是下午6点了。

一回到文城,天气就冷的哆嗦。

秦傲到机场来接的他们。

秦傲看着他们如此如胶似漆的回来,似乎是真的想不明白,爱情这玩意儿。

而那个时候,文城的天色已经黑了。

陆漫漫坐在后座,靠在莫修远的肩膀上。

长时间的飞行还是让她有些疲倦,靠在莫修远身上,也不想说话。

莫修远也这么一直看着窗外的景色,不发一语。

回到文城之后。

自然而然,少了那份惬意,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城市,背负了太多情绪,太多沉重的情绪。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到了别墅。

莫修远下车,搂抱着陆漫漫。

王忠已经在大门口等候了,他赶紧从后背下拿出他们的行李。

陆漫漫突然想到什么,让王忠把行李打开,找出纪念品给了一个给秦傲。

秦傲看着手上那个粉色的小玩偶一般的手工挂件。

陆漫漫嘴角一笑,“以后留着送给你女朋友。”

“……”秦傲僵硬着点头。

莫修远觉得莫太太使坏的时候都很可爱。

陆漫漫又翻出来一个送给王忠。

王忠倒是拿到一个深蓝色的手工玩偶,看上去不至于那么女性化,王忠默默的还松了一口大气。

下一秒就听到陆漫漫说,“王管家,拿起送给你男朋友。”

那一刻。

秦傲笑了。

陆漫漫真没觉得秦傲会笑。

但笑起来,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王忠如此淡定的一个人,终究不淡定了。

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那一刻却就是说不出一个字。

陆漫漫心情很好的让王忠帮她行礼收拾起来。

谁让王忠故意给她收拾那么暴露的比基尼。

姐也是很记仇的。

莫修远和陆漫漫走进别墅大厅。

就留下王忠和秦傲两个人看着彼此,互相嘲笑。

画面滑稽。

没多久,王忠也回到了大厅,给他们准备了丰富的晚餐。

看着面前的山珍海味,陆漫漫有些对调戏王忠的愧疚,但下一秒,就被美食冲昏了头,忘得一干二净。

吃过大餐,陆漫漫洗完澡就躺在床上睡觉了。

莫修远也没有再折腾她。

估计快30岁的男人,自己也折腾不起了。

两个人就这么很早的,还没有到晚上9点就睡了过去。

一觉无梦的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难得这么,从骨子里面觉得舒坦的,神清气爽。

她睁开眼睛,转身。

莫修远还在睡。

谁说这个男人没有瞌睡了。

那是在非常时期。

在阿斯顿那个淫荡海滩时的非常时期。

她轻脚轻手的下床。

今天不是周末,她打算去公司看看。

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这么久,林初辰也不在公司了……

林初辰。

想起这号人,她心口稍微起伏了那么一下。

有些事,有些人,终究会在时间的洗涤下,忘得一干二净。

她快速的洗漱完毕,换上职业套餐,淡妆,然后下楼。

吃过王忠的早饭之后,坐着秦傲的车去公司。

秦傲脸色一直紧绷。

估计还在耿耿于怀陆漫漫送给他的手工玩偶。

陆漫漫的视线依然放在文城的街道上,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总觉得一草一木就连灰尘都是熟悉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反而突然有了陌生感。

她调整着自己过于感伤的情绪,抬头看着陆氏大厦的大楼。

深呼吸。

她下车。

依然昂首挺胸的出现在大厅里。

路过的员工,无不礼貌的给她打着招呼,她都是浅笑着,然后微点头。

走进电梯,到达自己的楼层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

坐定,打开电脑。

张翠急急忙忙跑进来,“陆总。”

“嗯。”

“你来上班了?”

“否则你以为你看到的是什么?”

“不是。”张翠哑然,“听说你不是和你先生去旅游了吗?”

“回来了。”陆漫漫说。

“哦。”张翠点头,“陆总。”

“是要问我林总助的事情吗?”陆漫漫根本连头都没有抬。

张翠觉得陆总真是料事如神。

“他辞职了,以后不会来公司上班了。”

“啊?”张翠惊讶。

惊讶那一刻,有着明显的失落。

“林初辰不适合你,忘了吧。”

“我,我……我又没有什么。”张翠有些结巴的说着。

陆漫漫也没有在继续这个话题,“张翠,你跟着我也有快一年时间,也应该是锻炼的时候了。我会给董事会申请,将你纳入后备人才之中,天时地利人和之后,就可以任职中心经理,继而往上发展。”

“谢谢陆总。”

“好好干。对了,这段时间,帮我培养一个能够接你手的秘书,否则,我是不会放你的。”陆漫漫看着她,很严肃。

“放心吧陆总,我知道怎么做。”张翠还是有些小激动。

陆漫漫低头,又将注意力放在电脑屏幕上,说,“这段时间的手机销售情况如何?”

张翠立刻一本一眼的汇报着,“目前手机上市稳定,据经分组昨天拿出来的最新消息,公司的手机销售份额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也就是说,市面上现在销售的手机,用户百分之六十都是购买的我们的产品。而且存量用户的换机率也很高。同时,昨天董事会让财务给了一份最新的盈利报表,我们的手机在结合以旧换新以及低价体验的方式下,依然有了将近200万的盈利,虽然不高,但这次项目总算没有倒贴,董事会对你的评价很高。大概也就是这样,你的假期才会这么的不被打扰。”

陆漫漫点头。

想着也是。

这么久以来,到没有人给她一个通电话,她倒是也料到,公司应该是发展得很好。

“嗯,今天有什么安排没有?”

“因为不知道你今天上班,所以没有给你排什么会议或者相关应酬。”

陆漫漫点头,“出去吧。”

“陆总。”张翠又这么欲言又止。

“说。”

“林总助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不会回来了!”陆漫漫一字一句,斩钉截铁。

“哦。”张翠点头。

“出去吧。”陆漫漫也不想多安慰或者多解释。

张翠也没有再敢多问,总觉得对于林总助,陆总突然有些反感了。

是因为林总助跳槽离开让陆总有些接受不过来吗?!

林总助离开了,连手机号码都要换吗?!

她真的想不明白,其实也知道自己的暗恋是无果的,毕竟林总助这么优秀,而自己,这么普通。

深呼吸一口气。

好在,她还有工作可以打发时间。

陆漫漫看着张翠有些沮丧的背影,眼眸有些波动。

少了林初辰这个得力助手,以后自己又会更忙了。

她突然拿起电话,拨打。

“漫漫。”

“嗯,翟安。”

“不是去阿斯顿了吗?”

“你怎么知道?”

“叶恒告诉我的。”翟安口吻轻扬。

陆漫漫就知道,也就叶恒这大嘴巴才会这么无聊。

“我回来了,昨天。”

“表哥一起吗?”

“嗯。”陆漫漫点头,“他在家休养,而我上班了。”

“毕竟我表哥一定是元气大伤。”翟安突然笑了笑。

陆漫漫觉得翟安也被叶恒带坏了。

“对了,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儿吗?”翟安问她。

“没有什么大事儿,就是给你说一声,我回来了,工作上的事情可以直接找我。林初辰不在了,以后陆氏和翟氏合作的一切,我全权负责。”

“好。”翟安点头,也没有问林初辰为什么不在了。

也或许,他知道林初辰为什么不在。

“对了,我去阿斯顿又给你带礼物,一个手工的玩偶,有空的话,到别墅去,我拿给你。”陆漫漫说。

“正好今晚没地方吃饭,顺便看看我表哥。”

“那晚上见。”

“晚上见。”

翟安挂断电话。

“是陆漫漫?”身边,响起一个女性嗓音。

翟安点头,“嗯,她说给我带了礼物,让我去她家拿。”

“你和她感情还真挺好的。”文妍说,没听出来什么情绪。

翟安点头,“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自然,关系不一般。

文妍抿了抿唇。

翟安也没有多说其他,稍微公式化的口吻说道,“文妍,帮我预约的董事会会议,是10点开始吗?”

“是的。”文妍一本一眼,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穿着职业套装,化着干练的妆容,点头道,“嗯,我已经提前给董事会的扶着秘书沟通了,10点钟正式开始。”

“好,谢谢,你出去忙吧。”

“嗯。”

文妍出去。

从文家出事后,准确说,从文赟出事后,文妍就跟着他到了他这里来上班。

没办法从悲伤中走出来。

文妍说,她只想让自己找点事情做,且,不想和他分开。

而他,正好差一个秘书。

文妍虽然脾气不好,但也算是名牌大学毕业,智商不低,能力可以慢慢培养。

翟安低头继续处理着自己的文件。

9点50。

文妍开门提醒。

翟安起身走向董事会会议室。

他去的时候正好掐点,所以董事成员很多都已经到了,包括他母亲温情,还有翟奕。

翟安坐在最偏僻的角落。

翟弘坐在正中间,对着翟安点了点头。

翟安站起来,恭敬道,“今天邀请各位董事来参加董事会议,也是有一个工作需要给大家汇报。”

所有人看着翟安。

翟安将自己的工作汇报PPT投放在偌大的液晶显示屏上,说道,“这段时间,我们通过和陆氏的合作案,也算是一炮而红,我们给定制的陆氏手机软件时,同时植入了我们翟氏的相关应用APP,随着陆氏手机的热卖,从数据中可以明显看出,我们的软件应用使用率以可见的速度在增长,非常快,短短时间,已经成功碾压所有其他相同软件。”

董事会成员无比点头,觉得很是欣慰。

“而我现在正在做翟氏其他领域除了语聊、朋友圈等的APP开发,重点也放在了饮食、教育还有手游等。这一系列的软件,都是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但这部分软件,我们不能要求陆氏全部植入他们的手机系统中,这会影响用户的感知,毕竟不是所有的用户都想要我们的所有软件,所以,我们只能利用陆氏给我们打响的噱头来一部分影响我们接下来一系列的软件APP上市,这样能够起到一定作用但效果不够。今天,我就是给各位董事汇报,我接下来对我们软件APP宣传造势的一个想法。”

“你说。”翟弘口吻温和。

翟安点头,又将他自己的材料往下翻页,“除了传统的各种城区广告位,报刊杂志,专栏,电视广告外,现在很流行的是娱乐节目的一个赞助。这方面,很多公司都已经开始陆续的将宣传放上去了,而我们不妨也可以将我们翟氏的软件做一个嘘头,赞助一档节目。只要节目火,我们的就能够打响知名度。”

“你有什么想法?”翟弘说。

“这是我挑选的几档即将在各个卫视台播出的真人秀娱乐节目。帝都,文城、南城还有江市,这四家电视台目前都是做娱乐节目做得比较好收视率也比较高的电视台,而现在,大概是为了竞争,都在筹备一档最新的台柱节目,请的嘉宾也都是重量级的。我对每个电视台的具体情况进行了分析,最后比较倾向于文城和南城的。帝都的节目会稍微稳重一点,不适合做营销,江市整体而言请的嘉宾影响力不足。所以,文城和南城这两个,我觉得我们可以重点考虑。”

其他董事成员也都很认真的看着翟安的分析报告。

翟安的报告做得非常的明确,每个报告后面都会有一个对比图,且有着总结陈词,很直观的可以看到利弊优势。

董事会成员开始展开了讨论。

有人觉得文城电视台好,因为本地的,更适合谈判。

有人又觉得南城好,南城在娱乐节目上是始祖,有更大的号召力。

一时之间,整个董事会都沸腾了起来。

翟安就安静的站在旁边,等着大家的讨论。

翟奕也没有参与讨论,眼神就看着翟安,看着他取缔着他的位置,在那里得意忘形。

他当然知道翟安今天的目的。

他只是没有想到,有一天翟安也会站在他的那个角度,去帮着翟弘做一些龌龊的事情。

十分钟过去。

二十分钟过去。

翟弘发话了,“我看了看,时间是比较紧迫,这周4文城电视台和南城电视台就会召开投标工作,我们不可能去投标两个电视台,第一是资金牵扯太大,第二是电视台之间的竞争,也会要求赞助商不能同时赞助两家电视台,特别是这种本来就存在竞争的电视台。而现在,我们也不要自己讨论了,就举手表决。没关系,按照自己的想法就行,我们少数服从多数,两家电视台,我个人其实没有多大意见。”

其他董事附和。

“翟安,你组织一下。”

翟安点头,说,“同意选择文城电视台的,请举手。”

翟安看了看。

以董事长为首的,“5票。”

“同意南城电视台的举手。”

不用数了,以翟奕为首的,还是5票。

翟安看着翟弘。

翟弘说,“似乎每次都会遭遇到同样的决策,我也很无奈。没办法,也只有我来下这个而决定了……”

“董事长。”翟奕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

翟弘看着他。

两个人的关系,所有人都知道,已经崩裂了。

翟奕甚至是处处和翟弘作对,处处和翟安作对。

但因为手上持有的股票,翟弘也不能拿翟奕怎样。

这让翟奕更加的肆无忌惮。

“我刚刚似乎听到你说,这两家电视台你都觉得很好,没有多大意见,也就意味着,你两家都可以倾向。既然两家都站在你的天平上,为什么不让我们这种极力偏向一边的人来做决定,比如我。”

翟弘脸一下就沉了。

“翟氏有规矩,但凡董事会上出现相同票选的时候,尊重董事长的选择。”

“所以你还是用董事长的身份来欺压董事会了!”翟奕一字一句,毫不留情。

翟弘脸色有些难看,一时之间被翟弘讽刺得有些说不出话。

翟奕笑着,很自若的说着,“规矩都是死的,平时一些大是大非上,我当然是站在董事长的决定这边,但有时候,这种董事长觉得可左右的事情,为什么不给我们董事成员一个机会!”

“翟总经理。”翟安突然开口。

翟奕脸色陡变,狠狠的看着翟安。

翟安知道翟奕很烦他。

他直视着他的视线,说道,“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任,在大家都持平的情况下,能不能,也听听我的意见?”

“你不是董事会成员,有什么资格说话!”翟奕半点不给面子,直白而讽刺。

“你也不是董事长,为什么要去左右董事长的决定?”翟安反问他。

翟奕青筋暴露。

“何况你也说了,规矩是死的。我只是觉得,在董事会没办法决定的时候,可以听听我们下面人的意见,而且我负责这个项目,我更清楚,这个项目最好的方式方法。”

翟奕冷笑,“翟安,你倒是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我只是想要把工作做得更好。”

“别说了!”翟弘一声冷哼。

翟奕和翟安都闭上了嘴。

“翟安说得对,在董事会没办法决定的时候,可以考虑项目负责人的观点。这很公平,无可厚非。我的决定大家会觉得我凭个人思想唐突了,但翟安的决定,就肯定是站在他当事人觉得可以更好的角度上,而他也比我们任何人更清楚这个项目的所有。”翟弘一字一句,没有征求意见,直接下达命令说道,“翟安,说你的倾向。”

“通过我们多方面分析,这是我对两个电视台的一个对比图。大家可以看到,南城虽然是娱乐节目的始祖,但在嘉宾的邀请上,明显没有文城的有影响力,而且我看过两家电视台的节目策划,文城电视台的更符合观众喜爱,且文城电视台是本地企业,和翟氏是也有一定的交情,我们之前也买过他们的电视广告,既然是合作,当然应该选择更熟悉的公司,所以选择文城电视台,我个人觉得最好。”

翟奕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低谷。

现在他拉拢的董事这么多,到头来,却还是被翟安给算计。

翟弘也没有再让大家讨论,直白道,“就这么决定了,选择文城电视台,翟安,接下来的工作做好,随时给董事会汇报进度,不能出半点出错,否则,这么多董事会成员,对你都会有意见。”

说得很故意。

翟奕抿紧了唇。

“散会。”翟弘丢下一句话,大步的离开了。

接着,陆陆续续的董事都走了。

翟安在收拾自己的东西。

翟奕也没走,就看着翟安。

翟安忽视,收拾完东西就准备离开。

“翟安,你想怎样?”翟奕问他,一字一句。

“就是你想的那样!”

“你觉得你真有那个能耐能行吗?帮翟弘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些勾当,也是你之间和爸商量的。”翟安说,“何必把自己也说得这么难堪。”

翟奕脸色陡变。

翟安说,“翟奕,还死那句话,想通了就把股票卖给我,在董事会这么搅和着,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何必彼此为难!”

“你做梦!”

翟奕丢下一句话,大步的走了。

翟安就看了他一眼。

他并不觉得自己在做梦。

收拾好东西,离开。

回到办公室,文妍跟着走进来。

翟安一边打开自己的电脑一边说着,“约综合部经理,我要和他过关于和文城电视台赞助的费用预算。”

“确定和文城电视台吗?也就是和古歆家合作?”文妍问他。

翟安抬头,表情很单薄,“只是工作而已,你做好我交代的事情就行了。”

意思是,其他就不要多管。

“是。”文妍咬唇。

翟安看着文妍的背影,“晚上去陆漫漫家吃晚饭,有空一起去吗?”

文妍停顿了一下,回头,“我不去了,我妈这段时间精神状态不好,我多陪陪她。”

“那你多陪陪伯母,节哀顺变。”

“嗯。”文妍离开,给翟安拉过房门。

如果翟安稍微再多说一句话,她就会答应一起去。

但是他不会。

从来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事情。

太过礼貌的相处,她并不觉得是情侣之间应该有的亲昵。

……

一个下午过去。

翟安在几个忙碌的会议中,结束。

下午下班。

和平常一样,先送文妍上下班,将她送回到文家大院,再开车去莫修远的别墅。

本来就堵车。

所以到了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

他有些抱歉的走进去。

大厅内远远就听到了叶恒的声音,他永远都这么活跃。

想来。

除了他,应该其他人也来了。

反正也就他表哥一句话。

脚步稍微快了一秒,又陡然停顿了一下。

他听到了古歆的声音。

听到她抱怨的吼着,“陆漫漫,你居然送给他们的礼物和送给我的一样,我在你心目中不应该特别点吗?不应该吗?我每次都给你带超级特别的礼物给你,都是精心挑选的。”

陆漫漫睨了一眼古歆。

不说精心挑选还好,一说她就觉得眼皮直跳。

拜托以后别精心挑选了。

“不管了,我要两个!”古歆不开心的,任性道。

“那你和翟安商量一下,让他送给你。”

话音落。

陆漫漫将视线放在了大厅门口处。

所有人转头看着他。

古歆也看到了。

古歆此刻手上还拿着两个小玩偶,一个粉色的一个紫色的。

她默默的将那个紫色的放在了茶几上。

动作很明显。

翟安看到了,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反而笑的很自然,“抱歉,来晚了点。”

“知道你忙,反正王管家还忙着给大家做大餐,还没开饭。”陆漫漫笑着说道。

翟安点头。

“那,送给你的。”陆漫漫说,“我也不知道买什么,莫修远又提不出来半点意见,当地的小工艺品,就给你们一个带了一个回来。当纪念吧。”

“很漂亮,谢谢。”翟安接过来。

陆漫漫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古歆。

刚刚还吵吵闹闹的古歆,此刻反而安静了些。

而其他人,包括叶恒、冷俊成、王海洋、秦傲等等人,都将视线不由自主的放在了翟安和古歆身上。

各种意味深长。

心想,陆漫漫这女人,葫芦里面都卖什么药啊!

将这两个人都叫了来。

这不故意让两人添堵吗?!

唉。

小宅尽量避免错别字了。

已经检查了一遍。

谢谢亲们的宝贵意见。

晚了点,有些愧疚的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