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到底应该信谁?/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有些尴尬的大厅。

好在。

王忠突然走出来说开饭。

一帮人准备看热闹的,都因为王忠而没能看成,所有人看着王忠的眼神,带着箭。

王忠有些无辜。

倒是陆漫漫,非常大气的说道,“吃饭了。”

本来她也没准备看什么热闹!

所有人才围坐在了饭桌边上。

古歆故意在等翟安入座后,才挑选了一个离他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陆漫漫看着古歆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自己也跟着坐在她旁边。

别看古歆一天大大咧咧,其实有时候在乎的事情,比谁心思对脆弱,还有些萌傻萌傻的。

而她也不想让古歆太过尴尬。

她今天之所以让古歆来别墅,也其实真的不只是因为翟安的原因,毕竟,莫修远的朋友是朋友,她的朋友也是朋友,而且莫修远上次入狱,这些人都帮过他们,古歆虽然懵懵懂懂,但确实也帮过大忙,所以应该一起表示感谢。

饭席上,叶恒一开口说话,气氛就变得和谐了起来。

古歆反而在如此热热闹闹中,显得倒是安静。

对比起来,也或许翟安和他们本来就熟,还时不时的和他们说着话。

陆漫漫一起一直都觉得,男人聚在一起,肯定就一定得喝酒泡妞说些粗俗的话。没想过他们也会像女人聚餐一样的其实也就八卦一下,大家开开玩笑。

上一世的文赟没有多少朋友。

有的都只是她不知道的女人亦或者,算计她的盟友。

文赟真正交心的朋友根本没有。

而莫修远,却可以有这么好几个,生死之交。

人生到底谁比较成功,不言而喻。

到了现在,她也不想去非议文赟的失败,只是庆幸,终于一切都已经过去。

“话说,你们俩这次急急忙忙的去旅行去过二人世界,是不是一直在造计划?!”叶恒特别狡诈的问莫修远,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被他突然的话弄得有些脸红。

倒是莫修远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着,“合法的,你有意见?”

“我就关心一下,我大侄子什么时候出生。”

“是个女儿。”莫修远一字一句,很肯定。

“怀上了?”叶恒惊奇,所有人都很激动。

“还没。”

“……”

陆漫漫觉得更尴尬了。

“上次检查你没毛病吧。”叶恒很认真的问道。

“检查什么了,哥。”汪海洋不明所以的问着叶恒。

“啊呀,你们都不知道阿修上次去检查不孕不育,我这么一说,不就毁了你的千古形象了?!”叶恒说得懊恼。

莫修远突然觉得有这样的朋友,很丢智商。

全桌的人都觉得叶恒很二。

二得发亮。

当事人半点不在意,还屁颠屁颠的又说道,“话说你到底有问题没?”

“我很正常。”莫修远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我可以作证。”陆漫漫说。

分明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稍微打了小草稿,说出来后,还是满脸通红。

所有人看着陆漫漫的脸色,然后都懂了。

“我其实也知道莫修远很强。”古歆估计是终究忍耐不住了,开口说话。

本来就是一个多话的人,硬是让自己隐形,装一会儿还行,装一大会儿就不行了!

“你也知道?”叶恒故意将声音拉高了些。

“你想哪里去了,叶公子!”古歆翻白眼,一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龌龊之事,又八卦的说着,“只是漫漫偶尔会跟我分享。”

“床笫之事?”叶恒惊吓。

女人之间都说这些事情的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不也经常给你兄弟显摆哪个女人玩着有意思吗?!”古歆最受了男人在说道性爱的时候一脸理所当然,但当女人说起的时候,就各种惊奇加嫌弃。

男女平等好不好。

当你玩女人的时候,指不定也被女人玩着!

叶恒瘪嘴,“我就是随口感叹一下。”

古歆没搭理叶恒,立马又贼兮兮的说着,“嗯,你们知道女人最高境界嘛!陆漫漫到过!”

陆漫漫自己都很诧异。

但是所有人看着她的眼神,分明变得更加奇怪了。

连看着莫修远的眼神都带着,佩服。

“古歆你在说什么?”陆漫漫叫着她,整个人有些莫名其妙。

什么最高境界!

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古歆笑得好看,“就不告诉你。”

陆漫漫皱眉。

“话说哥好像都没能让女人如此过。”叶恒捉摸着回忆。

话说莫修远这种不近女色的男人,在床上的悟性怎么就这么高!

卧槽!

瞬间觉得自己身上唯一的优势都没了!

心情不美丽。

“古小姐,我还没想到,你懂的还挺多。”叶恒将视线放在古歆身上,“你看陆漫漫一脸懵逼,你倒是一脸什么都知道的表情,老司机啊!”

叶恒开始调侃古歆。

反正叶恒逮谁,和谁自来熟。

正好。

古歆也逮谁,自来熟谁。

两个人很容易一拍即合。

也很容易一言不合。

“男人就喜欢用有色眼睛看女人!”古歆睨了一眼叶恒,“女人就不能有这方面知识吗?我其他一窍不通,也总得有个长处!”

“这话我觉得深有道理!”叶恒难得如此附和。

他也是这么想的。

什么都不如莫修远,也得有个长处!

现在长处也没了。

生无可恋。

“话说那你也身经百战了?”叶恒问的更加的露骨了。

古歆顿了一下。

没想到叶恒这二货开放到这个地步。

莫修远咳嗽了一声,“叶恒,你还要不要好好吃饭了。”

“我说什么了吗?”叶恒觉得这话题忒正常啊。

比如别人问他是不是身经百战。

他会非常霸气非常愉快的告诉对方,是的。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哥没做到的!

古歆当然没有回答叶恒的话,低着头扒饭。

翟安整个过程也没有刻意回避话题也没有刻意找话题,反正给人感觉总是很安静,很有礼貌。

饭席过后。

大家坐了一会儿,陆陆续续的离开。

古歆也没有待多久。

“我让秦傲送你。”陆漫漫说,知道自从古歆出事后自己就没开车了,今天都是打车来的,总不能让司机一直在外面等着她吃饭。

秦傲也站起来,准备送古歆回家。

古歆也没有拒绝。

但此刻,翟安突然开口了,“我正好要回去了,我送他。顺路。”

其实,一点都不顺路。

所有人都看着翟安。

翟安笑了笑,“没你们想的那么水深火热。”

我们又没说什么。

只是就看着你俩而已。

翟安转头对着古歆,“我送你吧。”

“嗯……谢谢。”古歆点头,有些拘束。

“那我们先走了,表哥你好好养伤。”翟安对着莫修远,是真的挺尊敬的。

莫修远微点了点头,没说话。

翟安又和其他人说了句,和古歆一起离开了。

古歆坐在了翟安的副驾驶室。

翟安点火,开车。

“去你家别墅,还是你私人公寓。”翟安询问。

“我私人公寓,我又搬出来了,我爸那人很烦。”古歆抱怨。

翟安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一路很安静。

翟安表现得很自然,就像刚刚他给陆漫漫家那么多人说的一样,他们没那么水深火热。

有时候,反而觉得就是自己在别扭而已。

她咬唇,努力让自己没有任何情绪的,看着窗外。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些矫情,变得有些莫名其妙。

“古歆。”翟安开口道。

“嗯。”古歆应了一声。

“你家电视台有一个娱乐节目,正在筹备赞助商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因为翟奕,而去左右你们家的商业生的事情。”翟安突然开口。

古歆有些懵逼。

翟安似乎感觉到古歆的不解,解释道,“翟氏打算竞标你们那档节目的赞助商。”

“哦,我知道了。你说的《疯狂大作战》那个真人秀娱乐节目是不是?”古歆突然反应过来,“那档节目的嘉宾还是我帮忙一起挑选的,都是选的比较会娱乐而且重量级有话题的明星。这档节目是马上就准备录制了,我倒是不知道赞助商的事情,你现在突然给我说,是准备我给你留后门吗?”

说得那个直白。

翟安忍不住笑了一下。

后门到不至于。

只是有点担心,因为翟奕,古歆不会让他们翟氏竞标。

而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说服古歆什么,只是抱着希望,提醒一下。

“如果可以,当然更好。”

“我会给我爸说一声的,你放心吧。”古歆倒是很豪迈,也确实是个耿直girl!

不管是对陆漫漫这种她认定的朋友,还是说她经常喜欢去玩的那些酒肉朋友,古歆对谁都不留半点小心思。

“谢谢。”

“你刚刚也说了,我们也不是那么水深火热,其实我也没想过我们之间变成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尽管刚开始离婚那会儿我比较固执,久了之后也觉得事情过了就过了,退一万步,我们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有时候觉得这份情感就这么说没有了还是很可惜。”古歆难得让自己放松了下来的说道,“我明天会好好给我爸爸说说你们家的事情。”

翟安又表示了感谢。

翟安对谁都是礼貌客气。

不知道为什么,教养会好到这个地步。

两个人说了些工作上的事情。

古歆很容易没心没肺,也很容易放弃很多恩恩怨怨。

这样的性格,很好。

不像自己。

看上去很平静,但其实很多时候,比较容易走进死胡同,然后出来不了。

车子听到古歆家楼下。

古歆下车,表示感谢。

翟安笑了笑。

古歆刚下车关上车门,就看到另外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出现在大门口,轿车上下来的翟奕似乎也没有想到古歆此刻才回来。而这种巧合,古歆总是会觉得是缘分,所以内心会比较兴奋。

她兴奋的跑进了翟奕的怀抱里,在翟安离开的那一瞬间,尽收眼底。

翟安嘴角笑了笑,速度稍微快了些。

翟奕将视线看着翟安的小车,回头抱着古歆,很自然的开口道,“翟安送你回来的?”

“嗯,顺路而已,我们都去陆漫漫那边吃了晚饭。”古歆说,问道,“你不是说今晚有事儿吗?怎么还会过来?”

翟奕搂抱着她走进小区,一边走一边说,“想你了,所以过来看看你。”

古歆笑得更甜了。

“那今晚多陪我一会儿。”古歆似乎已经习惯了,翟奕不管多久,都会从她的家门离开。

翟奕点头,“好。”

两个人走进电梯,走进古歆的房间。

古歆去跑了一壶茶。

翟奕喜欢喝茶。

她还好,但可以陪着他一起喝。

“今天公司有点忙。”翟奕说。

“看出来了,你脸上一脸疲倦。”古歆有些心疼,“别把自己搞这么累不行吗?”

翟奕摇头。

“现在不是翟安在翟氏也能帮上忙吗?”古歆说,“你可以别这么辛苦了。”

“就是因为翟安,所以我才不能半点怠慢。”翟奕有些无奈,“翟安对我很有敌意,大概也是那些年我们关系一直不好,而他因为失去了你,将仇恨放在了我的身上,所以也是处处和我作对,今天在董事会上,还半点没给我面子,让我觉得有些难堪。”

“翟安不至于吧。”古歆不太相信,“他还能和我和平相处。”

“你不会懂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竞争,算了,我也不多说,免得你想太多。”翟奕宠溺的将她抱在怀抱里。

古歆小鸟依人的靠在翟奕的身体上。

其实是在想翟奕刚刚说的话。

说翟安处处为难翟奕。

怎么都觉得应该是,翟奕处处为难翟安。

翟安从小就不是一个喜欢争强好胜的人。

但也或许。

人会变的。

上一次,翟安说了。

除了她,翟奕的东西他要定了。

是不是就意味着,翟安真的故意在让翟奕为难。

但经过那次和翟安的不欢而散之后,她就再不想去参与所谓的翟安和翟奕之间的斗争了,谁赢谁输,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而她其实不在乎。

何况,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尔虞我诈。

在自己没办法改变的时候,她会选择逃避!

“对了,翟氏准备要赞助你们家最新的娱乐节目。”翟奕随口说道,“你让你爸多留点心眼。”

古歆唇瓣动了动。

脱口而出的话,又咽了下去。

一个晚上,翟安和翟奕都开给她说,赞助的事情,到底几个意思?!

“反正,我现在也不好给你多说,总之如果可以,让你爸别和翟氏合作,翟氏动机不纯,但是现在因为没有什么证据我也不好给你说得直白,可惜就是我现在没办法左右翟氏的一切。你别傻兮兮的,给人做了嫁衣。”

古歆更加疑惑了。

“好了不早了,你也要睡觉了。”翟奕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

然后现在说离开。

古歆也没有留他。

两个人之间有了默契,反正翟奕每次过来,都是坐一会儿,就走。

更深的东西,彼此都不会做了。

古歆甚至都不去想了。

到现在也不觉得有多委屈。

翟奕从沙发上站起来。

古歆送他到门口。

翟奕自然的俯身过来亲吻。

每次过来,都会亲亲她才会离开。

古歆今晚反而有些敷衍。

“怎么了?”翟奕问她。

“没什么,估计是有些困了。”古歆微微一笑。

翟奕摸了摸她的头,“那就早点休息。”

“嗯。”

翟奕离开。

离开后,古歆就觉得自己头都要大了。

前一秒翟安说让她不要因为翟安而左右他们家商业的事情。

这一秒。

翟奕又意在说明,翟安不怀好意。

虽然说得隐晦,但她其实不笨。

可也真的不聪明。

她特么的到底该听谁的。

她疯狂的抓了抓头皮,拿起电话给陆漫漫拨打。

这个世界上谁都可能害她。

尽管她不相信包括翟安和翟奕。

但是可以无比肯定的是,陆漫漫绝对不会害她!

绝对!

陆漫漫接通电话,“古歆,到家了吗?”

“都到家很久了。以前我们分别后你还会主动关心我,现在你是有了老公忘了闺蜜了是吧,我不给你打电话,你估计早忘了我是死是活了。”

陆漫漫受不了,直白道,“我只是很信任翟安而已,他送你回家,估计你想死也有困难。”

“你怎么就这么信任翟安。”

“因为我有眼睛。”

“陆漫漫你丫的讽刺我!”古歆怒吼!

陆漫漫笑了笑,“行了,古大小姐,你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儿?”

“今晚上翟奕和翟安都给我说了同一件事情。”古歆说。

“所以你拿捏不准到底应该听谁的?”

“你怎么这么聪明。”

“我只是不像你这么笨。”

“陆漫漫,我们还能好好的愉快的交流吗?”

“你说。”

“翟安说让我不要因为翟奕左右我们家的商业行为。翟奕又让我防备翟安,说翟安不怀好意,让我留个心眼。”古歆说出来后,觉得头皮又大了,“你觉得,我应该听谁的。”

“听你自己的。”陆漫漫笃定的口吻。

“我特么的知道怎么做,还需要你来帮我吗?”古歆以前真没觉得陆漫漫这么伶牙俐齿的。

弄得她不得不去承认,自己真的很笨。

“古歆,如果我是你,处于这样的情况,我谁都不会帮,也谁都不相信。”陆漫漫说,“在两个人都说对方有问题的时候,那么有一方肯定是有问题的,很有可能,双方都有问题。这个时候,你何必去听信他们一派之言,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行了。”

古歆觉得陆漫漫说得很有道理。

她干嘛要被这两个人左右。

“所以我的建议是,商业上的事情就按照商业上的条条款款去解决,别掺杂任何私人感情。”陆漫漫说得清楚直白,“而商业上的事情你懂的不多,以你爸的决定为主。”

“好,我知道了。”古歆点头。

佩服陆漫漫,又真的很庆幸,还好有一个聪明的朋友。

否则都那群只会喝酒泡吧钓凯子的损友,绝对会让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压抑死。

三两句。

陆慢慢让她豁然开朗。

她心情又好了些说,“那我不打扰你和莫修远恩爱了,挂了。”

“古歆。”陆漫漫叫住她。

“嗯?”

“其实我有点认同翟奕的有句话。所以打算用来提醒你一下。”

“难得你会认同翟奕,说吧说吧。”

“多留点心眼。”

“……”

“晚安。”

古歆看着电话。

多留点心眼,她是缺心眼吗?!

每个人都这么提醒她。

真是不爽。

陆漫漫看着电话,沉默了一会儿。

莫修远正好从浴室出来,就看着她坐在那里有些发呆。

“怎么了?”莫修远自然地将她楼抱在怀抱里。

一股男人沐浴后的味道,萦绕在她的身边,很好闻,但也很危险。

所以陆漫漫瞬间就防备了。

“莫太太,你别让为夫每次都觉得,和你上床在强迫你。”莫修远笑得邪恶,“这样,为夫会更加想要……征服!”

“你能好好说话吗?!”

莫修远笑出了声。

“话说,你老实告诉我,古歆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那啥,到底神马意思?!”陆漫漫询问,很严肃。

总觉得大家都笑得很有意思。

而她什么都不懂。

“真想知道?”莫修远问。

陆漫漫坚定的点头。

莫修远亲昵的靠近陆漫漫的耳朵,小声而暧昧的说了一句话。

陆漫漫脸瞬间爆红。

莫修远说完后,还该死不死的舔了她一下耳垂。

陆漫漫脸已经红得要滴血了。

这货还来故意挑逗她。

莫修远说,“嗯,都羡慕咱们的合拍,别不好意思了。”

陆漫漫瞪着莫修远。

她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的和他的朋友一起相处了。

能不能?!

“漫漫长夜,为夫觉得,为夫有义务让你再,好好感受为夫的……爱。”

“啊!”陆漫漫尖叫,“莫修远你……啊……”

陆漫漫欲哭无泪。

不是都离开了阿斯顿那个淫乱的国度了吗?!

这货还不收敛!

……

第二天,上午。

翟安带着文妍去了文城电视台。

两个人坐在车上。

文妍看着翟安的表情。

翟安还在看她今早给他准备的材料。

翟安每次要做什么事情之前,总是会将自己手上的工作尽可能的做到最完美。

文妍眼眸微动,说不出来此刻什么滋味。

她没有翟安的大度,可以对古歆,冰释前嫌。

而她真的不知道,翟安是不是真的……冰释前嫌!

车子开得不快不慢。

翟安将手上的材料收纳规矩,放进文件袋。

文妍无意看到翟安的那串钥匙扣,诧异的问道,“你多了一个挂链玩偶。”

翟安低头看了一眼,“陆漫漫送的礼物,也不知道放什么地方,就挂上了。”

文妍笑了笑。

对于陆漫漫的东西,她从心里是排斥的。

陆漫漫害死了她哥!

这个仇,她会记一辈子!

翟安也没有注意到文妍的情绪,车子很快到了古氏集团总部。

因为明天竞标,所以翟安觉得有必要,今天去主动找古氏董事长谈关于文城电视台赞助的事情,以表诚意。

两个人走进古氏大厅。

大厅来来往往很多,翟安预约后,走进了电梯。

两个人刚走进去。

一个人就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那么高的高跟鞋,她百米冲刺的速度,没有摔倒也是奇迹。

古歆一边抱怨自己又迟到了,一边揉着自己有些痛的脚后跟,按下自己的楼层一转头,才看到和她待在一个电梯空间的是哪两位。

三个人都这么看了看彼此。

古歆真相爆粗口。

谁他妈说的十年修得同船渡!

这是有多孽的孽缘,才会让他们这么三番两次的巧遇。

“古小姐,上班?”文妍突然主动开口。

古歆嗯了一声,看着文妍陪着翟安的架势。

翟安是来谈工作的,昨晚上说了合作的事情,今天来找她爸应该很正常,文妍跟着来做什么?!

还这么一本一眼的。

夫唱妇随,一秒钟都不分开?!

“我在翟氏上班,现在是翟安的秘书。”文妍说,然后又笑了一下,“私人秘书。”

私人秘书。

恶不恶心。

古歆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下,说着,“谁都知道你喜欢缠着翟安。”

“是啊,就给喜欢缠着翟奕一样。”

古歆脸色不好,分分钟觉得自己会毫不顾形象的和文妍这碧池撕逼!

文妍看着古歆的模样,嘴角邪恶一笑。

以前在古歆身上吃多了瘪。

现在,难得舒坦。

眼眸这么上下打量了一番古歆,看着她挂在她手提包上面的一个挂件。

粉色的。

和翟安钥匙扣上的紫色,一模一样。

她知道是陆漫漫送的。

但是。

这种滋味。

很不好。

她说,“翟安,刚刚你不是说如果我喜欢将陆漫漫的钥匙扣送给我吗?我说不要,现在突然觉得,也挺好看的,你送我吧。”

话不多说。

更新少。

宅今天二更弥补。

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