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爱情真的可以,三心二意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

古歆破天荒的没有迟到。

她没有迟到吧,还是和翟安以及他的“私人秘书”文妍这碧池撞见了。

上班时间电梯打挤。

古歆就这么和那两人一起挤在一个电梯里面。

竞标会是上午9点半才开始。

他们需要9点钟就急急忙忙的来候着吗?!

古歆被挤得都快变形。

麻痹的,能不能不要推姐。

她被无数人推推撞撞。

身体根本就没法控制的,靠在了翟安的身上,她甚至能够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古歆是真觉得不自在的。

强迫着让自己撑起身体的那一秒,看着文妍被人挤开了,然后脸色阴沉的看到她和翟安紧挨着一起,心里莫名就暴爽。

所以她也不拒绝了,就这么软绵绵的靠在翟安的身上。

心情很美丽。

文妍脸色铁青,看着古歆的小动作得逞。

两个人似乎一见面就各种不对劲,分分钟一触即发,撕逼大战。

上上下下的人很多。

他们都是到比较高的楼层。

所以电梯慢慢就空荡了下来。

“古小姐,你还准备靠在我家翟安身上多久?”文妍有些讽刺而冷漠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她暗爽着突然回神,才发现电梯里面伶仃几个人,而她还这么非常亲昵而自然的靠在翟安的身上。

脸有些红。

整个人还有些尴尬。

她抿了抿唇,看上去很自然的从翟安胸膛上离开。

周围站着的几个员工忍不住在低笑。

古歆一个眼神过去,全部人立马严肃。

文妍自然而然的走过来,挽着翟安的手臂,可见亲密程度。

古歆皱鼻子。

一副就她有男人似的。

拽什么拽。

电梯到达。

古歆先走了出去。

她发现她由始至终都没有看翟安的表情。

其实也能想象,翟安对谁都彬彬有礼,绝对不会当面说什么话让别人难堪,脸上也绝对不会有轻蔑而不耐烦的表情。

但莫名,还是故意忽视了翟安的任何一举一动。

她深呼吸,不打算让自己钻进死胡同里面。

本来昨晚上就有点失眠今天还有些神经衰弱,再多想点事情,那不要她命吗?!

她刚坐到办公室的椅子上,秘书就迷迷茫茫的跑进来说道,“古经理,竞标会马上要开始了,董事长秘书特别叮嘱我,让我提醒你准时参加。”

“不是9点半吗?”

“提前十分钟去现场,也是对其他公司的尊重,而且很多公司都已经到了,你别坐着了,走吧。”秘书焦急的叫着她。

古歆瘪嘴。

她最讨厌一本一眼的上班制度了。

半点自由都没有。

想了想,也没有为难秘书,就跟着秘书一起去了顶楼的豪华露天会议室。

会议室确实已经来了些人了。

来竞标的公司有五个,其中之一就是翟氏集团。

而且一群中年男女大腹便便或者人老珠黄,就看着翟安,挺拔帅气,在一群人中很是显眼。

所以那一刻古歆看了一眼翟安,自然也看了一眼文妍。

那个时候翟安和文妍低头在整理着他们手上的文件,文妍一直在很用心的帮助翟安,翟安和文妍低声说着什么,看上去是在说工作上的事情,但两个人这么有商有量的,却真的觉得有些让人辣眼睛。

她一直觉得文妍应该跟她一样不学无术,什么都不懂一天就知道吃喝玩乐,她没想到,文妍还能够这么认真的帮翟安做这么多事情,而且不得不说,文妍和翟安一起工作的画面,真的是配了一脸。

“古经理。”秘书叫她。

古歆猛地回神。

麻痹。

果然是神经衰弱,动不动就出神。

她在秘书的提醒下,坐在了一个会议室的一个稍微靠边的地方。

没几分钟,古正英出现在会议室,坐在了正中间的地方,其他公司的竞标者都站起来表示了友好。

古正英也说了些客气的话。

然后很严肃的竞标会开始了。

古正英说,“今天是我们文城电视台筹备在今年3月中旬准备开播真人秀娱乐节目《疯狂大作战》的赞助商竞标现场,之前我们就对外公开了投标标准,目前我们古氏最后收到你们5家企业的投标书,首先非常感谢大家对我们文城电视节目的支持。”

全场响起掌声。

“我话不多说,也不耽搁大家过多的时间。”古正英招手,让工作人间将五个公司的密封投标方案进行了当场开封,说道,“现在我们工作人员将对你们的投标方案按照我们的维度进行现场打分评选,还请各位先饮用你们面前的茶水,吃点糕点。”

虽然桌子上都摆放了精美的食物,但真的吃的人不多。

所有人都将视线放在了偌大的电脑显示屏上,看着工作人员现场的一个评分情况。

古歆倒是没多少兴趣。

她一边吃着糕点,一边无所事事的看手机刷朋友圈。

古正英低头在看翟氏昨天递交的一份除了竞标书的策划文件,他翻开,忍不住笑了一下,看着自己女儿在上面做的标注,还真是让他有些无奈。

安静的投标会现场,将近2个小时的评选。

液晶屏幕上出现了最终的得分情况。

翟氏集团和奇胜汽车得分一致。

工作人员退下。

最终竞标结果,自然就放在了翟氏集团和奇胜汽车。

古正英看了看,开口道,“根据两家公司的情况,按照比高法的得分情况,你们两家一样,达到了98分。而根据我们对个别维度的一个设定,如得分一致的情况,选择价格更高的公司中标。很巧合,两家公司的价格也是一致。所以这让我们有些为难。”

翟安看了一眼对方企业的代表人。

对方企业的人也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始终觉得,不会这么巧合。

而他不觉得这么巧合的原因也是因为,翟奕不可能对他做的事情袖手旁观,当然不会推波助澜,只会各种使坏!

安静的会议室,因为古正英的沉默而沉默了一会儿。

古正英似乎是想了又想,才说道,“竞标文件上面两家公司的竞争力不相上下,但是,昨天翟氏集团提交给了我们一份投标文件外的另外一份更深入的合作方案,现在在我手上,而在刚刚评选的时候,我有仔细阅读。”

说着,古正英将手上这份文件拿了出来,厚厚的一个文件夹,还翻开了几篇。

然后那上面的标注,就清楚的落在了在座的每一个人眼中。

因为字体不算大,所以很多人是看不清楚里面的标注其实是英文翻译,大多数人以为是古董事长做的重点符号。

古歆当然知道那是些什么,整个脸都红了。

她爸真心不靠谱,这种东西,怎么能够给外人看!

讨厌。

“而我觉得,对于一个企业合作,诚意应该是最重要的,当然,我不否认在座所有企业的诚意,只是觉得翟氏更有心一点。所以我们古氏集团决定,《疯狂大作战》的赞助商最终中标企业翟氏集团。恭喜翟氏。”

虽然没能中标,但大多数人也都是商业精英,不会当场使了脸色。

其他企业还主动恭喜翟氏。

翟安一一谢过,因为本来就年轻,表现得比较谦逊。

“古氏再次谢谢大家的参与,谢谢。”古正英得体的说着。

陆陆续续的其他企业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离开。

翟安留下来。

古正英走向翟安,说道,“10天后,我们会准备好合同相关,到时候我会通知你过来签订合同协议。”

“好的,谢谢翟董事长。”翟安连忙点头。

古正英对着翟安笑了笑,他说,“翟安,不管怎样,我现在也还是你叔叔,有空到家里来坐坐。”

“有时间我会的。”翟安答应。

古正英拍了拍翟安的肩膀,终究有些无奈的叹气离开。

他个人其实比起翟奕,更喜欢翟安。

可惜女儿不喜欢,他也只是无能为力,惋惜吧。

翟安看着古正英的背影。

偌大的会议室,就剩下几个工作人员在清理会议室。

文妍叫着翟安,“结束了,我们就走吧。”

她是真的不喜欢待在古歆家的公司,更不喜欢翟安待在这里。

翟安点头,在离开的时候,走向了会议室的主席位,看着遗落在主席台上的翟氏合作策划文件,翻开,就看到了里面的英文标识翻译。

文妍也看到了,还笑了一下,“没想到古董事长还看不懂英文,不过老头子,也是继承家业,看不懂不足为奇。”

翟安却笑了一下。

字迹,他比谁都熟悉。

而且他也知道,她有多笨。

他将文件递给文妍,“放进文件袋里面。”

“还要带回去吗?”

“嗯,带回去,留档。”

文妍觉得莫名其妙,还是照做的放进了文件袋里面,跟着翟安回去。

两个人一起回到翟氏。

消息已经传了回去,负责相关工作的人都知道,翟氏中标了《疯狂大作战》的赞助商,领导层和董事会,自然也知道了。

所以当翟安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翟奕也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

文妍看着翟奕。

翟安也看着他,转眸对着文妍说道,“你先出去。”

文妍点头离开。

离开的时候,她看到翟奕看了她一秒,眼神中传达的信息,她当然明白。

她咬牙,真的是痛恨当时被翟奕的算计!

她为他们关上房门。

翟奕站在翟安的面前,“翟安,你可真是变了不少!”

“也是拜你所赐。”

“你好意思说这种话?!”翟奕狠狠的看着翟安,“一个私生子,闯入者,你觉得你在我家翟氏这么理所当然的坐在这个位置上,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不怕。”翟安很直白,也很平静。

“果然啊,你的所有温文尔雅,谦逊礼让全部都是装出来的,我还真的以为,你无欲无求!真是可笑!”翟奕冷冷的说着,“我差点都忘了,我们都是翟弘的儿子,都留着跟他一样恶毒的血液!”

“随便你怎么说!”翟安站起来,看着翟奕一字一句重复,“随便你怎么说,对我而言都不产生任何影响,而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多,麻烦你出去。”

翟奕脸色瞬间黑透。

赶他出去?!

是想要把他感触翟氏吗?

做梦!

他转身,愤怒的准备离开之时,又突然停了下来,“翟安,你现在开始报复古歆了?”

翟安看着她。

“不是吗?先假装和古氏合作,然后再耍手段,让古氏陷于不利,最后再收购古氏集团纳为己有!”翟奕说,“翟弘的如意算盘打得比谁都好,四大家族,翟氏排名第二,千年老二,翟弘抱负心大荣誉心强,这么多年的委屈一直暗自想要荣登第一,所以收购四大家族的其中一家,就可以让翟氏稳坐榜首。其他三个家族,陆氏肯定不行,资金太庞大而且陆漫漫现在的能力涌现,收购不了。莫氏企业,看似排名挂尾,其实势力很强,而且房地产业,我们翟氏能够插手的地方不多,所以早之前,翟弘就认定了古氏。古氏古正英较其他几个董事长而言,温和了些,少了魄力,加上我当时和古歆的恋人关系,以古正英这种宠女儿都出名的而言,从他手上夺过古氏企业轻而易举。”

“但是翟弘因为你,放弃了。”翟奕冷笑着,“我一直在想,当时你突然车祸突然眼睛失明突然让古歆和你结婚,是不是发现了点什么?”

“当然,现在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翟弘愿意为了你,放弃古氏这块肥肉!而最后,也愿意为了你,放弃我。”翟奕说,说得更加讽刺了,“但翟弘毕竟是商人,商人肯定做任何事情都会图利益,所以你肯定也答应了他,帮他一起收购古氏集团,是不是?”

翟安抿了抿唇,“是。”

“果然。”翟奕笑了笑,笑容中多少带着些对翟安的不屑,“这么快就对古歆没有感情了,我还真的以为,你多痴情,也不过如此!”

“我没多痴情,也没有觉得什么感情是需要天长地久的。”翟安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现在是打算收购古氏,当然,你也可以从中阻扰,我不在乎你在我面前做什么!”

“你当我傻吗?我现在阻扰,就代表着我连最后一丝翟弘对我的情谊都会不在,我傻了才会做这种得力不讨好的事情。”翟奕狠狠的说着,而他最多不过就是将竞标书的东西悄然的匿名给了一家同样竞标的企业而已,他还不敢正当旗鼓的和翟弘对着干!

他至少现在还是总经理,要真的对着干,估计就只是个董事会成员,再也不可能对翟氏插手半分。

“既然如此,那你就安静的看着我将古氏纳入我们翟氏所有,这样,你手上持有的股份,又增值了,不是你们商人最喜闻乐见的事情吗?”翟安也说得有些讽刺。

“古歆会恨你的,翟安。”

“没有感情了,还在乎恨不恨?”翟安毫无情绪,只说,“你应该想想,怎么让古歆不恨你,如果你还想跟她在一起!当然,或许你也没有那么爱古歆,毕竟你这么握着翟氏的股份不去碰古歆,我也很想看看,你们的这段感情可以坚持多久?!”

“翟安,你真的很容易惹毛我?!”翟奕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翟安看着翟奕,“古歆上床很有慧根,而她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女人和男人一样也会有身体需求,特别是已经经历过情爱滋味,所以我劝你,如果你不想事业和爱情都失去,早点放手,至少还有古歆不会离开你,否则……”

“否则,我也不知道你之后会落得怎样的下场!”

“下场?!”翟奕脸色一下就变了,伸手就想要拽着翟安的领口。

翟安身体一侧,灵巧的避开。

翟奕青筋暴露,眼眶充血。

“你打不过我,而我也不想在这样的场合,让你太过难堪。”翟安云淡风轻的说着,说着的时候,整个人还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让他看上去更加的器宇轩昂。

他说,“好好考虑一下翟奕,我可以用高于市场的价格购买你手上的股票。”

翟奕已经摔门而出了。

房门响起无比剧烈的声响。

文妍连忙从外面走进来,“翟安。”

“没什么,一言不合而已。”翟安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翟奕这个人……”

“我知道。”翟安说,“他伤害不了我。”

“嗯。”文妍也不敢多说。

说太多,怕露馅太多。

翟安低头,将自己埋入工作之中。

他其实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翟奕放弃手上的股份,所以他不急。

文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整个人莫名有些心神不灵。

总觉得自己真的会被翟奕给出卖。

而她真的很怕,翟安和她的关系,说破灭就破灭。

电话突然的响起,让她整个人一惊。

文妍手忙脚乱的抓起自己的手机,看着翟奕的名字,心一下就跳了,咬牙接通,“什么事儿?”

“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劝你,别让其他人看到了,特别是翟安!”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文妍身体还在颤抖,心跳也还在加速。

翟奕这个定时炸弹,真的让她心惊胆战。

她起身,离开自己的位置。

一般翟安认真工作的时候,根本连办公室都不会出,也不会叫她。

她现在的能力最多帮他整理一点资料,更多的东西,她帮不了他。

她敲开了翟奕的办公室。

翟奕坐在办公椅上,冷笑着看着她,说道,“把关门上,上锁。”

文妍将办公室的门锁了。

“坐。”翟奕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

文妍直接走过去,站着说,“翟奕,你有什么你就说,别这么多过程和花样。现在我哥死了,我爸入狱了,我爷爷现在还在医院,我们家没那么多能耐可以帮你了,你也别指望在我身上得到点什么,我无能为力!”

“还知道自己家的境况,所以还不算太笨。”翟奕冷笑着说,“可惜了,我对你哥抱了那么大希望,居然以自杀剧终!”

“你闭嘴!”文妍怒吼,半点头都听不得有人非议她哥。

“我说的事实。”翟奕毫不顾忌文妍的情绪,“当然,也怪我看走了眼,没想到区区一个陆漫漫,就让你哥,败得这么凄惨!”

“翟奕你够了,你到底要说什么!”文妍怒火冲天,爆吼。

翟奕似乎很高兴看着文妍此刻被他激怒的模样,还好心提醒道,“虽然这里隔音效果很好,但你这样尖叫,也难免,隔墙有耳!”

“你到底要怎样!”文妍甚至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出来。

“很简单,我不喜欢翟安,很不喜欢,你帮我将他从翟氏赶出去。”

文妍真的是很想笑。

嘲笑。

“你觉得我有这么大能耐,可以左右翟安?”

“至少你们在谈恋爱,他不防备你。你可以将他所有做的事情,一本一眼的汇报给我,其他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翟奕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椅上,说,“其实你仔细想想,想要让翟安和你这么一辈子,让他离开翟氏是最好不过的。”

“如果我被发现了呢?”文妍反问他。

“我知道你做事情会小心的。”

“你真当翟安是笨的吗?”文妍有些讽刺,“虽然我之前没来这里上班,但我也知道,之所以翟安一直没有秘书,那都是因为秘书是你的人,翟安不可能发现不了你在他身边耍的小动作。”

“所以才让你帮我。”

“够了翟奕。”文妍一字一句,“我不会帮你的。”

“你就不怕我把我们上床的视频发给翟安?”

“不怕。”文妍咬牙,“翟安根本不在乎我被人碰过没有。反而,我想古歆会很在乎,你是不是被别人碰过!而且还是那晚上,你们都中药的时候,你不碰她,反而碰我,你不碰她,反而让她被别人碰。对比起后果,我不觉得我损失有多大!”

“文妍!”翟奕眼眸嗜血。

“你威胁不到我了,正好今天我也给你说清楚,我们的利益关系到此结束,你想要让视频公布于世我也不在乎,翟安没有你的龌龊,他跟我在一起,根本不是因为我是不是处女,而是……”文妍咽了咽喉咙,“毕竟合作过一段时间,大家好聚好散。”

说完,文妍转身就走。

刚走的那一秒。

猛地一下被翟奕狠狠的拉了回来,一下将她抵触在办公桌上,手指掐着她的脖子。

文妍一阵缺氧。

脸瞬间涨红无比。

翟奕毕竟文妍,“别让我出手杀你了!”

“翟奕,你放手,放手,我……”文妍呼吸急促。

甚至,根本就呼吸不过来。

“我警告你,你敢对翟安说什么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说到做到!”翟奕猛地一下放开文妍。

文妍大口大口呼吸。

“还有,逼急了,你撞车让古歆流产的事情,我也不怕告诉翟安!”

文妍狠狠的看着翟奕。

翟奕冷笑着,“我手上,你的把柄很多。”

“我手上,你的把柄也不少!”文妍一字一句。

下一秒,猛地跑出了翟奕的办公室。

她就知道,翟奕就是恶魔,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她深呼吸,深呼吸。

让自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

办公桌上面的小化妆镜,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脖子上的红色手指印。

虽然是冬天,但她并没有穿高领,而且办公室很温暖,根本不需要,她拿出粉底遮掩,怎么都遮掩不过去。

正时。

翟安从办公室出来,“我去董事长办公室,有事儿给我发信息。”

“好。”文妍将头埋得很低。

翟安看了一眼文妍,虽然故意遮挡,还是很明显能够看到她脖子上的的痕迹。

文妍似乎也感觉到了翟安的视线。

她抬头。

翟安问她,“脖子怎么回事儿?”

“刚刚不小心,勒了一下……”

“谁勒的?”

“自己不小心。”文妍笑着说。

翟安抿唇,“文妍,我希望很多事情,你能够给我坦白最好。”

文妍没有说话。

翟安离开,离开前说,“我不强迫你。”

文妍狠狠的抿着自己的唇瓣。

眼眶在那一刻通红无比。

她爱一个人,为什么就能够爱的这么辛苦。

古歆那个女人,根本不会爱人,根本不知道怎么爱人,却能够得到别人的爱!

她真的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公平。

很不公平!

她眼眸一紧。

不。

她绝对不会把事情说出来。

我会让古歆生不如死的知道所有的事实真相!

……

古歆打喷嚏。

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麻痹,谁这么缺德骂她!

她揉了揉鼻子,看着自己面前一箩筐的文件。

她不过就一个心血来潮让秘书拿点文件给她看看,需要给她这么一箩筐吗?

是准备让她看一辈子的节奏吗?!

她不爽。

但还是强迫着自己在看。

看了看。

电话响起。

她接通,“漫漫。”

“上班吗?”

“嗯,上班。”从没这么忙过。

“有点事儿找你。”

“就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

“莫修远快生日了。”

“哦。”古歆点头,后又觉得不对,“莫修远一年要过三次生?他似乎观音菩萨吗?”

“……”陆漫漫无语,“上次不是他生日。”

“不是吗?所有人都知道,叶恒和莫修远这对难兄难弟同年同月同日生。难道,不是?”

“不是。你就别多问了,也别给外人多说。我就说,你觉得我送什么生日礼物给莫修远比较好?”陆漫漫询问。

古歆歪着脑袋,“把你自己送给她吧,他应该会很高兴。”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我一直都在好好说话啊。”古歆瘪嘴,“话说莫修远最喜欢什么?”

“他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哦对了,他喜欢古董。”陆漫漫突然想到。

“那你就去给他买古董啊!”古歆说完,又忍不住嘀咕,“莫修远这货,喜欢的东西都这么贵,败家子!”

莫修远才不败家。

你才败家。

陆漫漫也不打算揭穿,“那我去找找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古董,收购一些,送给莫修远。你也帮我留意一下。”

“他什么时候过生?”

“还有一个多月。”

“这么早就开始筹备了啊!”古歆笑得阴险,“你还真的爱惨了你家阿修哥哥啊!”

“是啊,爱惨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肉麻。”古歆觉得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话说漫漫,你以前这么爱文赟,怎么可以,就又这么爱莫修远了啊?一个人对爱的感情,真的可以说变就变的吗?我一直有些想不通,我以为爱情就应该是,从头到尾的就喜欢一个人的。”

“那是你觉得。实际上,爱情是经不住折腾的,当一段爱情真的让你心灰意冷的时候,自然就会让你不得不放弃。何况爱情这东西都是靠感觉的,人的感觉器官在某个时期某个环境都会不一样。”陆漫漫认真的解释,忽然又说着,“就像你当初分明对翟安有好感,转身,就又爱上了翟奕是一个道理。”

“我是说,当深爱的时候,爱到以为自己这辈子就会认定这一个人的时候,还可以再喜欢上别人吗?”古歆难得这么认真的在和陆漫漫探讨一件事情。

陆漫漫肯定道,“当然可以。就和你现在的心情一样。”

“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没什么心情。”古歆一口否认。

有时候反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和聪明人过招,古歆终究是,差了几斤几两!

两个人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挂断了电话。

古歆对着面前的电脑有些发呆。

爱情真的可以,三心二意吗?!

话不多说。

下午6点二更走起!

达拉达拉达拉!

卖萌求月票。

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