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道酬勤,只有为夫辛苦点/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氏大厦总经理办公室。

陆漫漫和古歆通完电话后就在思考,怎么能够帮莫修远买一个古董。

古董那个东西,她是真的没有什么研究。

古诗画她个人倒是有些喜欢。

话说莫修远这么多古董,她买的会不会太不入眼了。

有些纠结。

听说是30岁生日。

男人三十而立。

大日子。

因为这个男人的身份,还不能大张旗鼓的办生日,会被人怀疑,所以,她只是很想给莫修远一个惊喜。

这么一直纠结,纠结。

就到了下班时刻。

她这几天都是准时上下班,否则某人会黑脸。

收拾好东西,拿过包,离开办公室,下楼,坐进秦傲的小车。

整个过程还一直都在想生日惊喜的事情,车子很快到了别墅。

莫修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天很闲。

闲得蛋疼。

莫修远看着她回来,自然的将手臂张开。

陆漫漫很乖巧的扑了进去。

不能反抗,反抗的后果,就是那么……有色彩。

莫修远很满意陆漫漫的配合,将她抱个大满怀。

两个人在沙发上亲昵了一番,王忠说让他们过来吃饭。

这段时间莫修远可以吃稍微软一点的饭菜,容易消化就行。

王忠基本上一天最多的时间就花在了莫修远的餐饮上,而且不得不说,莫修远这么养过一段时间后,因为在监狱遭受的苦特别是瘦了一大圈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还是这么帅。

“是不是很满意我的长相?”莫修远根本没有抬头。

陆漫漫移开视线,“我说了你的长相没有安全感,还是王管家这样的最好。”

莫修远转头看着一边的王忠。

王忠欲哭无泪。

莫太太,我到底哪里招惹你了?!

王忠退下。

莫修远又低头吃着自己的专用餐点,说,“我才知道,女人喜欢口是心非。”

“我哪里有口是心非!”陆漫漫不悦。

“在床上的时候你也说不。”

“我本来就不想。”陆漫漫据理力争。

“没看出来。”莫修远直白。

陆漫漫瞪眼。

莫修远继续吃饭。

陆漫漫觉得自己会被莫修远气死。

莫修远笑得一脸开心。

安静的饭桌上,突然听到大门外的响声。

陆漫漫和莫修远都转头,看着大门的方向。

姜雨烟和莫璃。

陆漫漫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对视着这陆漫漫的眼神,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王忠恭敬的叫着她们,然后就看到姜雨烟带着莫璃走了过来,陆漫漫眼尖的还看到王忠手上拿着一个粉色的行李箱,不用想也知道是莫璃的东西。

她就知道,这个小婊砸半点都不会让她好过。

眼眸动了动,脸上连忙拉出一抹好看的笑容,对着姜雨烟亲昵道,“妈,这么晚了你们过来,应该早点说一声的,吃晚饭了吗?我和阿修也才吃。”

“吃过了吃过了,你们慢慢吃,我带着小璃过来,就是看看阿修。”姜雨烟很是客气的说着。

“阿修现在恢复得挺好了,也是我们做得不对,应该回来看你和爸爸的,结果反而让你们过来看我们。”陆漫漫有些抱歉的说着。

“都是一家人,谁看谁还不一样。”姜雨烟倒是无所谓,还很热情的说着,“你和阿修慢慢吃,我们小璃在客厅等你们,不用急,别噎着了。”

“嗯。”陆漫漫笑着,连忙对着一边的王忠说道,“王管家,给我妈和妹准备点茶水点心和水果。”

“好的,莫太太。”王忠点头。

陆漫漫看着姜雨烟和莫璃走向客厅,才坐回自己的位置,看着莫修远。

看着这货,反而事不关己的在笑。

“你笑什么?”陆漫漫压低声音。

“没什么,就觉得我家莫太太,就是聪明。”

“废话。”陆漫漫也懒得笑了一下。

她眼眸微转,看着乖巧无比的莫璃。

莫璃不是莫修远亲妹妹,他对她的宠爱也是因为,莫璃是他看着长大的,加上她父母的养育之恩,况且,莫修远还说了,他也很烦莫璃的作,所以,她这次真的半点不会顾忌的要虐虐这个小婊砸了。

她快速的将晚饭吃完。

走过去,热情道,“妈。”

“吃完了?让你别急的。”姜雨烟有些责备的说着。

陆漫漫微微一笑,“就是想过来早点陪陪妈。”

“你这孩子就是会说话。”

“我说的是实话。”陆漫漫亲昵的坐在姜雨烟的身边。

“这么晚了,妈也不想过来打扰到你们休息,本来打算明早过来的,想着你又要上班,周末又得等一天,就今晚说来就来了。一方面看看阿修身体情况,他爸也老念叨,看着阿修恢复得挺好的我也放心了。”姜雨烟说着。

陆漫漫笑着附和。

“另一方面,也是你妹妹小璃。”

“小璃怎么了?”陆漫漫很关心的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孩子大了,有了叛逆心情,就不愿意和父母一起住,这不,前两天又在给我闹别扭,说什么都要出去住,我想了想,她一个人我怎么都不放心,也就只能带到这里来了。小璃也同意跟你们一起住一段时间,就不知道,漫漫你怎么想?”

“可以啊。”陆漫漫满口答应,“我之前就说过的,小璃想要住,什么时候都行,而且这段时间我上班,阿修一个人在家,小璃能够来陪阿修我求之不得呢!”

姜雨烟一听陆漫漫这么说,松了一口大气。

毕竟之前莫璃惹得陆漫漫生病,还担心当时她说的话只是一句托词而已,没想到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

心情也好了很多,连忙拉着莫璃说道,“还不谢谢大嫂。”

“大嫂谢谢你,小璃会乖乖的,尽量不给你和大哥带来什么麻烦。”莫璃小声的,温柔的说着。

陆漫漫也这么虚情假意的笑着说,“你这么乖,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姜雨烟低头看了看时间,“时间也不早了,我就早点回去,小璃你在这里听话。”

“嗯。”莫璃点头。

姜雨烟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饭厅。

莫修远还在吃饭。

他做了手术,得细嚼慢咽。

姜雨烟似乎是和莫修远说了什么,看得出来,姜雨烟对莫修远还是好的,不说一定当自己的亲儿子对待,至少姜雨烟对莫璃好得更明显,但也绝对没有亏待,她坐在莫修远身边,和莫修远说了好久,大概是叮嘱他好好照顾自己什么的,才又回来带起沙发上的手提包,离开。

陆漫漫看着姜雨烟离开的背影,转头看着莫璃。

莫璃冷笑着,对视着陆漫漫。

陆漫漫说,“你还真的阴魂不散。”

两个人都卸下了伪装的模样。

“我也不做什么,就是随时随地的在你面前,让你堵心就行。你知道我一个人无聊够了,每天对着家里面的墙壁发呆,难得找到我这么有兴趣的事情。”莫璃嘴角邪恶一笑,“大嫂你不会不满足小璃这点小小的心愿的是吧?”

“当然,你尽情。”陆漫漫耸肩。

“大嫂不带我去我的房间吗?”莫璃问她。

“你不是住过吗?找不到?”

“你就不怕我从楼梯上摔下来?虽然这种伎俩我觉得很low,但偶尔用用也挺好的。”莫璃笑得邪恶。

陆漫漫咬牙。

她告诉自己,和这种小婊砸斗智斗勇,最忌生气。

她笑着说,“那妹妹你小心点,大嫂带你去房间。”

“谢谢大嫂。”莫璃笑得天真。

正时。

莫修远吃过晚饭过来。

莫璃准备上楼的时候,还非常高兴而亲昵的搂抱着莫修远的手臂,说,“大哥,我要在你家住一段时间,你不会不欢迎我的对不对?我可想你了。”

陆漫漫翻白眼。

要不要这么作。

莫修远冷淡的嗯了一声,没说话。

莫璃也没多撒娇,跟着陆漫漫的脚步上楼。

陆漫漫推开她之前住的房间,“有什么需求,叫王管家。”

“谢谢大嫂。”

“不客气。”陆漫漫说,还笑了一下,“坚持久点,可别太快被人戳穿。”

莫璃脸色一紧。

陆漫漫给她带上房门。

和她斗?!

正好,她这段时间也不太忙!

关上房门,陆漫漫下楼。

莫修远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陆漫漫走过去窝进他的怀抱里,说,“你妹真够讨厌的。”

莫修远笑了一下,“对比起来,我还是觉得阿离好一点。”

陆漫漫瘪嘴。

弟控。

“为什么你妹妹也叫莫璃,璃?”陆漫漫问。

“巧合而已。”

“哦。”陆漫漫点头。

总觉得莫璃这小婊砸,都糟蹋了li这个字的发音。

看看人家莫远离,多好一小伙子。

陆漫漫腻歪在莫修远的怀抱里,两个人卿卿我我的看着电视。

莫修远突然说,“秦正箫给我打了电话。”

“什么?”陆漫漫抬头看着他。

“他说,等我养好了身体,会将我调去帝都,帮他。”

“他这是在引狼入室。”陆漫漫嘴角一笑。

她对秦正箫原本没什么恶意,本来还挺感激他救出了莫修远,尽管秦正箫有他的如意算盘,不管如何对她而言结果是好的,却因为他安插林初辰在她身边监视莫修远,最好选择毫不留情的还要她命,她真觉得,政坛上的人,没一个好心肠,从文赟开始!

“我正好可以利用他给我的权利,往上爬,拉拢我自己的势力。”莫修远说,“可惜,又得和你两地分居了。”

陆漫漫也有些不爽。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上班?”

“还早,我多在家陪陪你。”

“会阻碍了你的发展进度吗?”

莫修远将她楼抱在自己怀抱里,“你为减少了至少5年自己奋斗的时间。”

得到莫修远的认可,陆漫漫难免也有些高兴,她窝在她的被窝里面,说,“南之沁也答应会帮我拉拢南家的势力,现在文家变成这样,南之沁家也不会和南之薰家的势力同流,所以你会是他们的不二人选。”

“嗯。”莫修远将头放在她的头顶上,闻着她秀发的清香味。

“倒是。”陆漫漫有些担忧,“秦家人就没有想过用你眼眸的颜色来确定你是不是莫家后代吗?绝我所知,能够有墨绿色眼眸的就只有莫家人才会有。”

“但不是莫家所有人都会有。之所以我们莫家会有这个瞳孔的眼神,那是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一辈人之中有一位继承人和外族的人联姻,生了下了一个带着墨绿色瞳孔的孩子,而后,就开始遗传在莫家人的身上。其实只是偶然遗传,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而且也只是被外界传言得比较神乎,说什么这是尊贵的代表,当然也可能是为了皇权而故意夸大其词说得和一般的人不一样,知道内幕的人都知道,其实这种瞳孔颜色很久没有出现在莫家人身上了,包括被秦家暗杀的统帅以及我爷爷我爸爸甚至我姑姑,而刚好,到了我们这一辈,我和我弟弟都遗传了下来。”

“对我们而言,这不是什么好事儿,但好在,秦家人应该不会像外面的人那样,会刻意的去留意墨绿色的瞳孔,以为在很早之前那一辈就已经消失了这种瞳孔颜色的遗传。虽说秦家不会刻意注意,不过一旦被发现,就会被认定。所以从小开始,我们就会戴一种类似于隐形眼镜但又不是眼镜的东西,叫做冞,用药物制成。冞会过滤我们瞳孔的额颜色,戴一次可以管半年,半年内会自动消失在眼眸里面,对身体没有伤害,消失之后,就要立马戴上去,否则就容易被人发现,而我被你发现大概也是那几天,我疏忽了一点,忘记要到期了。”

“冞这种东西只要我们莫家人只有才有,王忠会。所以如果我们孩子生下来,就算遗传了我的瞳孔颜色你也不用担心,王忠会知道怎么让小孩子在不影响她眼睛视力上戴着冞。”莫修远说,“可是,我们的孩子在哪里?”

这货,话锋转的也忒快了。

陆漫漫躺在莫修远的怀抱里,也有些纳闷。

上一世自己怀不上孩子,她还以为是因为文赟故意在她饮食里面放了避孕药相关,但现在,他们都这么努力了,怎么还不能怀上,是自己身体的原因吗?!

身体检查是健康的,但有些人,就是不好受孕。

闷闷不乐的那一秒。

莫修远突然将陆漫漫从沙发上抱起来。

陆漫漫惊呼着搂抱着莫修远的脖子。

“天道酬勤。”莫修远抱起陆漫漫就上楼,“只有为夫辛苦点了。”

谁要你辛苦啊!

怀孕不是靠频次的,文盲!

卧室的房门开了又被关上。

陆漫漫被莫修远压在被窝里面,这段时间两个人都很容易,擦枪走火。

有时候就是一个眼神,也会……翻云覆雨。

如此,热情似火。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他们没有锁门的习惯,因为王忠从来不会不敲门而入。

甚至,不会在关键时刻打扰他们。

所以两个人都没有发现门口处的女人,直到,她开口说话,“大哥,大嫂,你们在做什么?”

陆漫漫觉得莫修远会被莫璃这小婊砸阴森的声音吓得不举!

莫修远猛地一下将被子拉过来盖着他们,转头看着莫璃。

莫璃瞪着大大的眼睛,无辜的看着他们,别提多天使多单纯了。

“你来做什么?”莫修远尽量让自己呼吸平稳。

“太早了我睡不着,下楼没看到你们就上楼来找你们了,你们在做什么?”

“没什么。”莫修远脸色也不太好,“我们要睡觉了,你关门出去。”

“我不能让大嫂陪我一会儿吗?”

“不能。”

“我睡不着。”

“睡不着自己去看电视。”

“大哥,你以前对我不这么凶的。”莫璃泪眼婆娑。

“你长大了。”

“所以你就不管我了吗?”莫璃问他。

“你要学会什么是分寸。”莫修远一字一句。

莫璃咬唇。

眼眶真的红透了,满脸委屈的跑了出去。

莫修远连忙起身将房门关了过来,然后上锁。

一回头,就看到陆漫漫在那里笑。

“你笑什么?”

“笑某人的欲求不满。”

“陆漫漫,知道勾引我了,嗯?”莫修远邪恶一笑,然后扑了过来。

两个人歪歪腻腻。

房门外突然又响起敲门声。

莫修远气急败坏。

“做什么?”

“哥。我饿了。”

“找王忠。”

“哦。”

莫修远继续。

半分钟后。

“哥,你要吃吗?”

“不吃。”

“哦。”

不出十分钟。

“哥,我吃完了。”

“吃完了就去睡觉。”

“嗯。”

半个小时。

“哥……”

“莫璃,你到底要做什么!”莫修远受不了了,打开房门,狠狠的问莫璃,一字一句。

莫璃看上去楚楚可怜,“我忘了说晚安了。”

莫修远猛地将房门关了过来。

陆漫漫已经在床上笑翻了。

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吗?!

自己老被莫修远这货给气死。

倒是没想到,一副柔软可怜的白莲花莫璃,能把莫修远气得吐翔。

当然。

她其实见不得自己的男人,被别人欺负。

二更求月票。

小宅萌萌哒的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