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生日快乐,莫禽兽/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我真的怀孕了,是真的。”陆漫漫看着莫修远,说得很认真。

莫修远放在她小腹上的手突然一顿。

他看着陆漫漫。

就看着她。

陆漫漫那一刻反而有些紧张。

在医院等着早孕试纸反应的时候很紧张,看到上面终于有了两杠的时候,也很紧张,到现在,告诉莫修远,她真的怀孕后,更紧张了。

上一世,没有这么多的情绪,当时只是很想把这份喜悦分享。

此刻,反而很想要看到,莫修远的反应。

“怀孕了?”他说,声音低沉,沙哑。

陆漫漫点头,“怀孕了,医生说按照月经晚的时间算,就有两个月了。”

“怀孕了。”莫修远重复,似乎在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

陆漫漫坚定的点头,“就是怀孕了。”

莫修远说,“我很激动,我没想到真的这么快!”

他说,表情很严肃,看不出来他的情绪。

但是心细,可以看到莫修远的手指都在发抖。

他突然想到,今天上午他们还去玩了那么刺激的游乐项目。

他突然想到,虽然因为莫璃而减少了夫妻频率,但其实,昨晚才疯狂过。

想起来。

手指抖动得更加厉害了。

他从来没有对一件事情,这么没有可控性。

从小的生活让他对自己的生活节奏很有掌控力,凡是不管好坏,似乎都在自己的计划下顺理成章,而这个突然的惊喜,让他那一刻,有好一会儿,都在不知所措。

他深深的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似乎和他一样紧张。

生命总是会给人带来奇迹。

“我也是,我看到彩超单的时候,也觉得很神奇。在从医院回来的时候,还患得患失,不知道怎么和你开口。”

“陆漫漫。”莫修远一把将她楼抱在怀里。

陆漫漫嘴角一笑。

“我会当一个好爸爸的。”莫修远一字一句,承诺。

他抱着她的身体,在微微用力,但又怕伤到她,不敢太用力。

那份心里的喜悦和想要保护的情绪。

陆漫漫其实能够感觉得到。

就算莫修远,压抑着自己。

“我知道。”陆漫漫点头。

按照他对阿离的方式,就行了。

“莫太太,我爱你。”

找不到更深的言语。

分明有很多想要说。

此刻,似乎就只有这句话,能够表达,他真的太过激动的感情!

陆漫漫靠在他的胸膛上,听到了他紊乱的心跳声。

一声一声。

上一世,在自己准备分享自己怀孕喜悦的时候,文赟是怎么对她的。

而这一世。

这一世,这个男人,这个在残酷世界里长大的男人,用最真挚的感情让她从心底深处感到的温暖。

很多时候,她以为她走不出上一世给她带来的悲哀。会无意中想起很多那些残忍的恩恩怨怨,她没想到,一个莫修远,会让她的世界,变得这么的丰富多彩,会让她冰冷的心,暖的一塌糊涂。

两个人紧紧相拥。

莫修远好久,手指都在颤抖。

颤抖着抚摸着她平坦的小腹。

生命很神奇。

他们的一个小生命就在她的肚子里面,会渐渐地长大,直到成熟落地。

那一天。

在距离莫修远生日前一周。

陆漫漫给了莫修远这辈子,最最贵重的生日礼物,没有之一。

而生日也在一周后,如期来临。

这一周。

陆漫漫能说,她过得其实一点都不好嘛!

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很正常,除了肚子里面多了她其实感觉不到的小东西,偶尔,也只是早上漱口的时候有些干呕,其他时候真的没有半点反应,她觉得她身体各项指标都很好。

为了表示她很健康,她还特意的带着莫修远再次去医院,医生当着他的面说了,她怀孕很健康。

但是莫修远这厮,却还是把她当成了超级病人一样的在对待。

前两天还挺享受的。

什么事情都有人代劳。

这两天,她很憋屈了。

比如。

她要看电视。

莫修远说,为了胎教,就别看太吵吵闹闹的娱乐节目了,对孩子以后的性格塑造不好,就看看动物世界,还能够丰富知识。说的时候一本正经,半点没有在开玩笑。

比如。

她要喝水。

凉水绝对不能碰,莫修远说会凉到肚子,孩子没办法感受到一个温暖的环境。他希望孩子在肚子里面时,就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爱。

比如。

她要上班。

莫修远说了,前三个月危险期,是特别需要注意的,所以根本没有通过她的同意,直接给她的父母打了电话,说这几个月不上班了,她父母一听她怀孕了,别说三个月不上班,三年不上班都成,然后保养品送了一堆过来,她妈硬是夸张的给了写了两大篇孕妇注意事项,而莫修远背下来了。

还比如。

她说想逛街。

一天在家真的很无聊,她会发霉的。

莫修远又说了,逛街会走路,而医生说了,前三个月尽量不要太劳累,多躺着对着床稳定是好的,所以让她在家躺着,哪里也不能去,如果真的想要买衣服,他就让人送到别墅来,在家里挑。

陆漫漫不懂,她就简单怀个孕而已。

莫修远为什么就要这么夸张。

更甚至,她拿起电话准备给古歆分享自己怀孕的事情,莫修远二话不说,直接将她的电话没收了。嘴里还说,“手机有辐射,会影响胎儿发育,怀孕期间尽量少用。”

“我就是给古歆说一声我怀孕了。”她都懒得去给他解释关于手机辐射这个谬论了。

解释了也没用。

浪费口舌。

“叶半仙说过,怀孕三个月前,不能将这个消息告诉外人。”

“……”陆漫漫翻白眼。

“别翻白眼,对孩子胎教不好。”

“莫修远。”

“来,深呼吸,你妈给我的孕妇注意事项中明确说了,不能动气。动气会影响胎儿发育。”

“莫修远,我重要她重要?!”陆漫漫指着肚子里面的宝宝。

莫修远犹豫了两秒。

陆漫漫没想到莫修远还要思考。

莫修远说,“都重要。”

陆漫漫不开心了。

很不开心。

都还没有生下来,地位就一样了,生下来了,她还有地位吗?!

“你吃醋了?”莫修远看着她的表情。

陆漫漫不说话。

“吃醋了?”

就是不说话。

“好吧,你重要。”莫修远一字一句。

有这么敷衍的吗?!

有带这么敷衍的吗?!

陆漫漫真的生气了。

莫修远摸了摸她的头,说,“今天我生日。”

哼。

“晚上叶恒他们回到家里来做客。你可以让古歆也一起来。”莫修远说,不忘提醒,“但是别告诉她,你怀孕了。”

“那你把电话还给我啊!”陆漫漫满脸委屈。

“我帮你通知。”

陆漫漫瞪着莫修远。

“乖,笑一个。你总不想女儿生下来,就一脸不开心吧。”

“你怎么知道是女儿?”

“我猜的。”

“万一是个儿子怎么办?”

“总会有女儿的。”

“是不是我不生到女儿,就会一直生下去?!”陆漫漫询问。

“可以考虑。”莫修远点头。

果然。

她不重要。

陆漫漫气呼呼的转身上楼。

“走慢点,你妈说了,不能走得太快。哎,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

下一秒。

整个身体就腾空。

某个男人温暖的怀抱将她横抱了起来。

下午时刻。

家里面陆陆续续来了些人。

叶恒最早到,因为他最闲。

他一来,家里就吵吵闹闹个不停,声音特别大的客厅里面吼着,意思是他到了为什么其他人还没来?!

莫修远瞪了一眼叶恒,“小声点。”

“陆漫漫在睡觉?”叶恒左右看了看,问道。

“没有。”陆漫漫坐在沙发上,睨了一眼叶恒。

“那干嘛要小声!”叶恒声音又奔放了些,正准备继续嘚瑟的时候,“啊!”

头顶上一个大包。

叶恒抱着自己的头,哀怨的眼神看着莫修远。

“让你小声点。”

“……”可是为什么啊?!

他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给了他一个,你自求多福吧。

叶恒更加懵逼了。

陆陆续续的,冷俊成、汪海洋来了,很久不见的莫里斯也出现了。

陆漫漫看着莫里斯,精神和情绪都很好。

大概是,已经彻底的放弃了。

很多人很多感情,其实真的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难以忘记。

但想起尹兰旖这个女人……

她觉得,还好,她也没有那么丰富的感情去可怜或者同情一个,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好感的人。

6点过。

古歆来了。

她一脸懵逼的问着陆漫漫,“今天莫修远吃错药了,邀请我来家里吃饭?”

“是我叫你来的。”

“为什么是他给我打的电话。”

“他抽筋。”

“……”有这么说自己老公的吗?

“那今晚什么主题,来了这么多人?”古歆看着一边几个人吵吵闹闹的男人,问道。

“莫修远生日。”

古歆反应了两秒,“哎哎呀,我都忘了,上次你给我说过的嘛。这段时间果然是精神失常,完全忘了这事儿了,话说你买好古董了吗?”

“没。”陆漫漫一脸怨气。

她根本还没来得及去买,就被莫修远给锁在家里面了。

“没什么,我说了男人其实最期待的礼物从来都不是食物,你换个什么情趣内衣,弄得SM什么的,保证比什么都强。”

陆漫漫无语。

“话说我这两天真的被翟安搞疯了。”古歆坐在陆漫漫的身边,有些感叹。

“他怎么你了?”陆漫漫倒是突然很有兴趣。

没办法,在家里久了,就更想八卦了。

“我们家开了一档新节目叫《疯狂大作战》,是一档真人秀节目,前期宣传做得还是很好的。我个人认为还不错,虽然我能力不强,但是娱乐方面的敏感度还是有的。我爸也不知道哪股筋不对了,非要让我来总牵头这个项目的一切工作,我特么的什么都不懂,让我来完成这么大一档节目的总负责?!当然,其实一切也还好,各个部门分工很明确,默契也很足,我不需要花什么心思,也就时不时的开个会看看进度情况就行。哪里知道,作为赞助商的翟氏企业这么难搞。”

“嗯?”陆漫漫扬眉。

“节目中肯定会插入赞助商的广告,我们广告部将我们对赞助商的策划发给翟氏企业,改了差不多有5稿了,依然被翟安挑出无数毛病,我都怀疑他人是不是有问题,你说第一稿的时候你给我们说不喜欢主持人的声音我们就换个人给念台词就行了,他非要在第二稿的时候才说,你说你想要在方案里面明确嘉宾的广告语多少,你可以在改第二稿的时候提出来,我们和嘉宾沟通就是,非要在第三稿才提要求。更甚者是,我们什么都已经出来了,节目的整个流程都已经给董事会过目了,他突然又非要改广告语的排放顺序和嵌入环节,我真特么的觉得翟安不是在故意保护我就特么的是一个超级龟毛男蛇精病!”

声音说得有些激动,还有些大声。

陆漫漫眼眸一抬。

“龟毛男蛇精病在你后面。”陆漫漫提醒。

古歆猛的转头,然后就看到翟安在她身后站着。

古歆那一刻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必定是。

赞助商。

他爸给她传达的思想就是,赞助商就是衣食父母。

古歆觉得自己此刻才很龟毛,龟毛的默默的回头,头低下,不发一语。

陆漫漫笑了一下,突然觉得古歆好像还是有点变化了,以前这个时候,应该会雄赳赳气昂昂的当场骂翟安了,现在居然因为工作原因,而选择了沉默。

翟安似乎是看了一眼古歆,没有太放在身上,反而是对着陆漫漫笑了一下说,“我去那边。”

“嗯。”

翟安离开。

离开后好久,古歆都还在感叹。

不能背后说人坏话,不能背后说人坏话。

“古歆,你有没有发现,因为翟安的龟毛,你对整个节目的了解程度比较深了?”陆漫漫问她。

古歆瘪嘴,“不想了解都不行!我爸还让我明天亲自去翟氏找翟安谈细节,之前都是策划部的负责人去的,每次回来给我带回来的信息都是各种让我崩溃的消息,而且不停的给我汇报,我长这么大也算半个娱乐圈的人了,从来不知道一档节目做出来,居然会有这么多细节流程,我也算是长见识了。”

“所以你得感谢翟安。”

“我疯了。”古歆还是那么单细胞,“我又不稀罕了解。”

“你以后总得好好上班,总得独当一面。”陆漫漫说。

“那是以后的事情不是现在。”

“冰冻一尺非一日。”

“你又来给我文绉绉的东西,我听不懂。”古歆有些不耐烦。

干脆不听了。

陆漫漫也不再多说。

古歆突然说道,“哎呀,漫漫,你家男人过生日,我不知道,所以没有带礼物怎么办?”

“没什么,他不太在乎这些。”

“好像不太礼貌吧。”

“你也没什么时候礼貌过。”

“陆漫漫,我们还是朋友吗?!”古歆不悦。

陆漫漫笑了笑。

其实古歆这样的性格真挺好。

基本,不记仇。

根本是,大神经到,忘了记仇这回事儿。

到了晚上7点钟。

准时开饭。

所有人围坐在一个大桌子上。

真的看上去就只是一个家宴而已,完全不像是生日party。

古歆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说,“我家男人就是这么低调。”

“……”结婚的时候,没看出来啊!

一桌子人准备开房的时候,陆漫漫突然说,“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一本正经的回答,“你已经送了我很珍贵的礼物了。”

所有人都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两口子。

秀恩爱不是不带这样让人嫉妒的。

“不是那个。”陆漫漫说。

所有人似乎更加明白了。

“所有礼其他物都没有你给我的那么珍贵。”莫修远很肯定。

“那可说不一定。”

两口子就在那里,打着哑谜。

一桌子的人就看着这两口子,然后每个人的脑海里面都是,色彩不一。

“王管家,帮我把礼物拿出来。”陆漫漫说。

古歆忍不住开口道,“漫漫,那些床上用的东西,你别当我们面拿出来,我也会不好意思的。”

话一出,一桌子的人都笑了。

叶恒笑得最夸张,“没事儿没事儿,哥们我接受得了。”

其他人又笑着。

以前莫修远生日,都是大家在魅色去庆祝,喝酒。

今年本来也打算如此的,莫修远说到家里来吃顿饭就行了。

心想,婚后的男人果然不一样。

王忠从楼下一个房间里面推出来偌大一个箱子,包装得特别好看。

所有人看着那个大礼品箱,转头看着陆漫漫。

古歆笑着说道,“漫漫,你应该把自己装进去,最好是裸着进去,你家莫修远肯定会……”

话没说话,自己就笑了起来。

叶恒也附和着,“就是啊陆漫漫,你应该把自己装进去,阿修肯定是稀罕得很。”

陆漫漫真觉得,叶恒和古歆这俩二货应该配一对的。

“你们猜猜,里面装的是什么?”叶恒突然很有兴趣的从饭桌上下去,敲了敲那个礼品盒。

“会不会是装了无数个礼品盒,让莫修远拆一晚上,就是拆了一个又一个,拆了一个又一个,一直循环下去……”古歆脑洞打开。

所有人看着古歆。

也就你才会这么无聊。

古歆瘪嘴,“我也是随便猜测。”

“会不会是充气娃娃!”叶恒说,似乎觉得自己无比聪明,“阿修过段时间要去帝都上班,两地分居。陆漫漫,没想到你这么会为阿修考虑!”

“你能正常点说话吗?!”莫修远脸色一黑。

“你其实很期待是不是?”叶恒笑得更加邪恶了。

“叶恒。”莫修远口吻严厉了些。

“是。”叶恒瞬间立正站好,然后乖乖的回到座位。

古歆忍不住笑得很夸张,“叶公子,你特么的这么怕莫修远啊!”

“你不懂,哥不怪你。”叶恒睨了一眼古歆。

反正她不怕。

打打闹闹了一番,陆漫漫开口道,“莫修远,你自己去拆礼物吧。”

莫修远走向那个大的礼品盒。

他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嘴角一笑。

莫修远三两下拆开礼品盒。

然后下一秒,一个男人从里面蹦出来,“Surprise!”

“阿离!”叶恒惊呼。

莫远离笑得一脸好看,“哥,生日快乐!”

莫修远怔了一秒。

他转头看着陆漫漫,“你怎么做到的?”

“百密总有一疏。”陆漫漫嘴角一笑。

特别是,这几天他满脑袋都是她肚子里面的宝宝,她稍微用心做点事情,他也发现不了。

当然。

实际上是在他们都不知道怀孕,而她绞尽脑汁在想生日礼物的时候突然想到的,这么多年,她几乎可以肯定,两个人很少一起过生日,从莫修远的口吻中就能够听出来,他没太重视过这个日子,自然就不会特意的去和弟弟一起过。

而她总觉得,他不重视,不代表不重要。

特别是莫远离,肯定很想很想和莫修远一起过生日。

这种感受,她懂。

所以当她给莫远离说莫修远生日这天过来给莫修远惊喜时,他一口就答应了,然后今天就策划了这么一出,而他被装进箱子里面都大半天了,陆漫漫缠着莫修远在房间,莫远离在王忠的帮助下隐藏。

果然是天衣无缝。

莫修远分明很惊喜,尽管脸上表情不多。

莫远离也从箱子里面出来了。

他大大方方的坐在了饭桌边上,和一桌子人自然的打着招呼。

古歆有些纳闷,她嘀咕着,“这货长得和莫修远这么像,是谁啊?”

“他弟弟。”陆漫漫解释。

“他还有弟弟啊?”古歆更不明白了。

“不仅有弟弟,还有孩子了。”

“什么!”古歆一惊一乍,“莫修远有私生子了啊!”

突然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放在了古歆身上。

古歆半点不自知,还一脸惊恐的看着陆漫漫。

私生子都能接受吗?!

陆漫漫你也忒大方了点!

“你想多了。”陆漫漫很平静,平静的宣布道,“我怀孕了。”

“陆漫漫!”莫修远叫她,“让你三个月前别说的。”

“谁让你让我堵心了,我不说出来我不爽。”陆漫漫故意的。

她就是故意的。

她就是让他故意着急,哼!

别以为姐姐是好欺负的。

莫修远无奈,转头对着其他人说道,“你们给我闭嘴,别到处说。”

“阿修,你要当爸爸了啊?”叶恒问他。

“是啊。”某些人开始嘚瑟了,嘴角的笑容分明很明显,而故意表现得很平静的模样,真是很欠揍。

陆漫漫白了一眼莫修远。

“阿修你真要当爸爸了啊?”冷俊成也忍不住问道。

“嗯。”某些人已经嘚瑟到不行了。

“哥,我要当叔叔了?”莫远离也很激动。

“嗯。”某些人的笑容已经灿烂得都可以绽放了。

一桌子的那人都开始恭喜着莫修远。

某人分明很享受。

陆漫漫皱了皱鼻子。

古歆低头对着陆漫漫说,“你真怀孕了?”

“你以为我骗他的啊。”

“我以为你真这么坏。”

“那是你。”

“话说你家男人太得意了。”古歆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有些受不了的说道。

“我也觉得。”陆漫漫难得和古歆这么站在一条线上。

“我要当孩子干妈!”古歆说。

“我要当孩子干爸。”叶恒说。

两个人看了一眼彼此,“叶恒你占我便宜!”

“我特么的还觉得你占我便宜!”

“你好意思说我占你便宜!你丫的不知道被多少女人上过了!”古歆骂过去。

“哟呵,我他妈的是上女人,还没有哪个女人上过我!”关乎着男人的尊严,叶恒也严肃了起来,“古小姐才是,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

“我他妈的没被人上过!”古歆气得火大,完全是口无遮拦的说着,“我就上了翟安!”

话一出。

所有人的视线就都放在翟安身上。

翟安那一刻脸是有些红的。

叶恒笑得意味深长,“安,是被上啊……”

古歆那一刻也觉得自己刚刚的话,太特么的不经大脑了。

她甚至不敢去看翟安。

她埋着头,想要解释一下。

就听到翟安说,“也没什么不好。”

“原来你好这口啊。”叶恒笑得好看,“就说你不喜欢我给你找的女人,下次你给哥们说一声,你喜欢上面的女人,哥这里货色很多,你想要那种都有。”

翟安没有说话。

叶恒又准备继续,好不容易逮到翟安的那方面想要深入调侃……

“叶恒。”莫修远说,“闭嘴,胎教。”

叶恒看着莫修远。

“我女儿不爱听这些。”

“她现在还听不懂。”叶恒一本正经。

“谁知道。反正我不敢尝试。”

“阿修,你得有点常识。”叶恒提醒。

陆漫漫突然觉得叶恒这句话说得真有道理,简直是改观了她对他的印象。

叶公子也可以这么一本正经的嘛。

“你可以走了。”莫修远脸色一黑。

叶恒赶紧闭嘴,什么都不说了。

饭桌上,又恢复了大家欢乐的气氛。

陆漫漫仔细观察了,发现莫远离在他们之中是真的半点都不生疏,而且一桌子人在叶恒的气氛调动下,真的半分钟都不会有冷场。

男人们一直在吹牛喝酒。

陆漫漫和古歆提前下了桌子。

古歆因为刚刚在饭桌上的口无遮拦,到现在一句话都不说了。

大概在想,自己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一逼急了,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陆漫漫笑了笑,拉着她说,“行了,翟安也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不会和你计较的。”

古歆嘟嘴。

“话说你现在还没有和翟奕发生关系吗?”陆漫漫询问。

想着应该也还没有。

翟奕不会放弃手上的股份。

古歆点头,“刚开始很想,现在反而觉得,现在也挺好的,我不强求了。”

“不强求也好。”陆漫漫点头。

因为或许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会是好事儿。

“其实,我现在反而对莫修远有些好奇了。”古歆突然开口道。

陆漫漫看着她。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好像有一次无意听到翟安叫莫修远表哥的。”古歆说,“和翟安一起长大,你听说过,翟安有表哥吗?还是莫修远!莫家和翟家沾亲带故了吗?”

“难得你也有心细的时候。”

“总觉得莫修远整个人身份有些莫名其妙。突然又多了一个弟弟。他不是只有一个妹妹吗?”古歆皱眉。

“很多事情我现在不方便给你解释,不是不信任你,而是觉得,有些事情你真的没有必要知道,对你而言也不是好事儿。但是我不愿意瞒着你一些事情,这样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让你加入我的生活圈之中。”陆漫漫一字一句,“总之,我的事情,你不要告诉其他人就行,翟奕也不行。”

“哎。以前觉得你和文赟在一起,就挺复杂的了,虽然我笨也知道,政坛和商界不一样。本以为你和莫修远在一起了,就是嫁给了一个纯商人,现在反而比文赟感觉还要复杂,真不知道对你到底是好还是歹。”古歆叹了口气的说着,“不过你既然孩子都怀了他的了,肯定已经认定了这个男人,有时候你心眼比我还死。”

陆漫漫笑了一下。

沉默着算是承认。

“你现在不想让我知道你的生活环境什么的,我也不多问,你比我聪明也比我能干,总不至于让我来担心你。”古歆难得有些感伤的说着,“你幸福就好。”

陆漫漫拉着她的手,“我现在很好,很幸福。”

“嘚瑟。”古歆翻白眼。

就知道那些煽情的画面,在古歆的世界里,维持不到一分钟。

两个人又聊说了些其他,大多都是在宝宝身上。

而那边那群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娱乐的男人,一直在喝酒喝酒喝酒。

莫修远也在喝,不过是在喝白开水,他胃不好。

可就算是喝白开水,也喝得来劲无比!

大概是压抑了很久激动的情绪,终究此刻得以释放。

毕竟有了孩子这事儿,还是分享出来,更开心。

一桌子男人。

翟安最先败下阵。

他去厕所吐了一会儿,然后就没办法上桌了,往客厅这边走过来。

一身酒味。

翟安刻意的离陆漫漫远了些,大概是怕自己身上的酒味熏着陆漫漫。

陆漫漫其实没这么矫情的。

翟安让自己缓和了一下说,“漫漫,恭喜你。”

“嗯。”陆漫漫微微一笑,“你不能喝就少喝点。”

“是啊,他们太猛了,所以我不敢过去了。”翟安笑了一下,难得看他耍小聪明。

“那你休息一会儿,我让王管家帮你准备点醒酒药。”说着陆漫漫就站起来,往一边走去。

然后沙发上就剩下了翟安和古歆。

古歆有时候分明觉得陆漫漫是故意的。

这妞离开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眼神意味深长。

古歆抿了抿,看着翟安潮红无比的脸,开口道,“刚刚对不起,我也是……”

“没什么。”翟安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哦。”

也是。

都是过去的事情。

两个人的气氛还是有些尴尬。

翟安似乎是真的有些难受,低着头,揉着太阳穴。

古歆拿起之前就削好的苹果,准备给翟安吃一口。

有时候酒醉胃里面不舒服的时候,吃点凉凉的苹果,可以缓解自己的胃部不适。

她手刚抬起。

叶恒突然就冲了过来,一下子靠在翟安的身上,“都说了除了阿修,不醉不归的,你又跑开,太不耿直了,走走走,跟着我过去!”

翟安似乎还有些难受,“我歇一会儿人就过来。”

“我说翟安你男人一点行不行!”叶恒劝他过去。

那一刻似乎又注意到了坐在这边的古歆,声音又故意了些,“被女人上,多没面子。过来哥哥教你怎么化身为狼!”

翟安抵不过叶恒的劝说。

反正从小,他们三个人一起被训练,他就是被叶恒欺负的那一个。

他站起来,准备过去。

古歆突然一把拉住翟安。

翟安一怔。

叶恒也怔了一下。

古歆说,“叶公子,很男人是不?”

“怎么?挑衅我?”叶恒最受不得被人激将。

“喝酒是吧,姐陪你。今天谁输了,谁就是王八蛋!”古歆狠狠的说着。

“来啊来啊,大爷我还怕了你不是。”

古歆放开翟安的手。

叶恒也放开了翟安的肩膀。

两个人气势汹汹的过去了。

陆漫漫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翟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脸蛋依然通红。

她将醒酒药和温开水递给翟安,“古歆呢?”

“和叶恒拼酒去了。”

“她不是不怎么喝酒了吗?”自从孩子掉了之后。

翟安无奈的笑了一下。

陆漫漫大概也能够猜到点一二。

“你先吃药休息一会儿,我去劝劝古歆。”

“算了,让她喝吧。”翟安说,“反正不受点伤害,她是不知道回头的。”

陆漫漫点头。

觉得翟安说得很有道理。

两个人在沙发上坐着。

那边饭厅,传来叶恒和古歆的声音,分明当成了自己的主场。

还好叶恒和古歆不是一对。

两要是一对,天都要塌!

陆漫漫坐了一会儿,莫修远突然走了过来,“累了没?”

“没有。”

“我陪你上楼睡觉了。”

“不要。”陆漫漫反抗,她又不是小孩子,每晚9点前被逼着睡觉。

“听话。”

“莫修远……”陆漫漫欲哭无泪。

“睡眠对胎儿有好处。”莫修远直接从沙发上抱起她,上楼。

翟安看着他们的背影。

看着陆漫漫哀怨的眼神。

嘴角突然拉出一抹笑容,这才是夫妻间该有的相处模式。

这才是夫妻有了孩子后,该有的互动吧。

他转头,看了一眼那边的饭桌,看着叶恒和古歆两个人抱着大酒壶当白开水的在喝。

有些人就真的不会是自己的,命中注定!

楼上卧室。

陆漫漫很不开心。

莫修远连哄带骗的帮她洗完澡,让她躺在了床上。

莫修远也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你不下去陪他们吗?”

“有叶恒就行了。”

也是。

“但是,你是主人啊。”

“没关系,他们知道走的。”

这样真的好吗?

“快睡了。”莫修远说,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然后。

自然的,掀开她的衣服,在她小腹上印下一吻,说,“晚安,小公主。”

要真是的儿子。

生下来得多扭曲。

陆漫漫翻身,面对着莫修远。

然后,突然凑过去,吻他。

莫修远一怔,欣然的接受她的主动。

两个人如胶似漆,吻得很热情。

“等等。”莫修远说,“停一下。”

陆漫漫满脸情欲的看着他。

“不能伤到孩子。”

“我就亲亲你。”

“我知道。”莫修远在大口大口喘气,“我会控制不住。”

“那你控制住啊。”说完,陆漫漫又开始亲他了。

亲的很认真。

还很……有技巧。

他就知道,陆漫漫是故意的。

故意挑逗他。

“陆漫漫,这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别怪为夫太粗鲁。”莫修远话音一落,托起她的后脑勺,吻又深入了些。

陆漫漫其实就是故意逗逗莫修远。

他知道他不敢对她怎样。

而且今天他生日,她还没有好好给他说,生日快乐。

她是打算亲完后说的。

她没想到,莫修远这么禽兽。

说好的胎教呢?!

胎教呢?!

这么禽兽的事情,他就不怕她的宝贝小公主看到了?!

谢谢亲们的支持。

今天准时更新,没二更咯!

话说。

亲们说七夕放福利。

宅这么一想!

嗯,挺好的。

所以七夕送上大福利。

记得加群。

具体方式,见评论区。

都有你们想要看到的。

你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