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电梯事故(1)/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别墅。

卧室内,一片春光乍现,激情四射。

饭厅内,一片疯狂狼藉,热闹非凡。

叶恒和古歆在饭厅中拼酒。

两个人都是经不住对方急的人,越是这般,越是不会认输。

所以王忠在拿出自己第三坛珍藏的烈酒之后,就实在是有些心疼了。

他的酒都是十年老窖,这两个人这样完全是浪费。

刚开始其他人还饶有兴趣的在旁边起哄,现在看两个人都没有败下来的架势,而且坚持了这么久,大家就开始自己喝自己的了,也不管叶恒和古歆两个二货一般的人,尽管他们的声音很大。

莫远离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他拿着酒杯,默默的在观察。

很早之前他就要求过,说他想要来文城看看,他哥哥生活的地方。

可是他哥不同意,总是怕他有危险。

这么多年,秦家人一直在追查他们的下落,就是想要赶尽杀绝,好在,这些年他们身份隐藏得比较好,秦家人是真的没有查出来他们的底细,也就平安的生活了这么多年。

而他始终觉得,这份平安平定的生活其实不久了。

他放下酒杯,从饭桌上离开。

走在他哥的别墅里面。

比起他半山腰的别墅,这里小了很多,但那里太空太空,这里反而刚刚好。

他走向后花园。

文城没有帝都的冷,冬末春初,对他而言只是有些凉而已。

而且他也喝了不少酒,酒精很容易让人保暖。

他一个人默默的走在这里,感受着陪着他哥生长的环境。

他真的很感谢陆漫漫,感谢她能够用先斩后奏的方式,让他能够出现在这里,陪他哥哥这般的过生日,他们其实很少过生日,小时候也特别期待这个日子,渐渐就被现实所取缔。

他其实是试过很多种方式,撒娇卖萌调皮各种各样的方式,只是很怕失去他哥,很怕失去他,让他像一个机器人一般的活在这个世界,很怕他忘记了人应该有的七情六欲。

原来。

这么多年他小心翼翼的努力着,其实只需要,陆漫漫的一个出现就行了。

真的很庆幸,陆漫漫能够出现在他哥哥的世界,让他哥哥不至于那么孤独。

这个世界上,他天不怕地不怕。

就怕他哥哥为了他会做任何无所不用其极的事情,而他其实,很怕他哥为他牺牲太多。

对他而言,没有谁比他哥更重要了。

而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其实不是国恨家仇,其实不是一定要坐上统帅的位置,他只是希望一切能够快点结束,还他哥一世清白,让他回归平常人一般,正常的生活。

他坐在后花园的一个椅子上。

此刻夜晚很深。

风吹拂在脸上,凉意中带着些冰冷。

一会儿。

他就又要离开文城了。

今晚能够来这里,已经算是奢侈了。

他抬头,看着二楼上,也不知道哪个是他哥的房间。

他嘴角带着笑。

默默的坐了好久。

好久之后。

身边多了一个人。

翟安坐在他身边,明显其实是有些醉的,好在两个人都喝了酒,就不太能够闻到对方的酒味了。

“你怎么出来了?不去看着你的古歆。”莫远离将自己的情绪收拾得很好,淡淡的问道。

“她很早之前就不是我的了。”翟安嘴角笑了一下。

莫远离也不多说。

翟安喜欢古歆,他们都知道。

他们也知道,古歆确实不爱翟安。

注定苦命一条。

“你没来过这里吧?”翟安问他。

“没有来过。”莫远离点头,“比想象的,温馨很多。”

“因为有了陆漫漫。”

“我知道,所以我很感谢她。”

翟安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似乎只是为了出来陪陪莫远离。

这个男人从小就很依赖莫修远。

看着他如此幸福的生活了之后,心里应该会有些波动的情绪。

“翟安,你恨过吗?”莫远离突然问他。

翟安看着他,“你说的恨是什么意思?”

“从小就因为我们莫家的关系,从小就丢在那个残忍的地方生活,从小就不能更正常的孩子一样长大,当你被人揍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时候,你恨过吗?”莫远离问他。

他其实很羡慕,很羡慕叶恒和翟安可以去那种地方。

而他,为什么非要学权谋之术。

非要学贵族高尚礼仪。

非要学那些自认为很优雅的娱乐项目,比如高尔夫,箭术,骑马,射击。

他其实也很想去那种暴力的地方,去陪着他哥。

“二表哥。”翟安看着他,“因为从小就接触那个世界,所以不觉得有仇恨,有时候反而还觉得是理所当然的。或许是血腥了一些,但不代表我们内心就只有血腥而没有对人生的追求。否则,在20岁我彻底从那个地方走出来之后,我就不会告诉我母亲我要追求我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一味的只是为了莫家而背负着国仇家恨,你不用因为这样而感觉到对大表哥的自责,这只是每个人选择的道路不同而已。”

莫远离有些沉默。

“何况。从你们还未出生开始,一切都已经选定。如果当初换成大表哥是继承人而二表哥你是辅助者,同样的事情就会相反的发生在你们身上,所以这并不是你们的意愿可以决定的事情你不需要觉得内疚!而且我可以肯定,大表哥现在不管处于怎样的一个阶段,对他这辈子最大的使命,是任何其他东西都撼动不了的。”翟安一字一句,说得有些慢,“有时候与其去感伤曾经或者现在面临的一切,倒不如,早点憧憬,能够有的未来。”

莫远离笑了一下。

总是很容易让自己走进一个说不出来的死胡同里面。

而翟安这个分明年龄比他还小的人,看得比他更明白。

他笑着说,“谢谢你翟安。”

“二表哥。”翟安再次说道,“坚定你自己的信念,这应该对大表哥而言,比什么都重要!”

“我想也是。”莫远离点头。

翟安说,“我进去了。”

“嗯。”

不用想也知道,那个嘴里说已经不是他的古歆了,现在还是放不下的要去看看。

莫远离看着翟安的背影。

他其实还是很羡慕可以这般去爱一个女人的。

当然,他不是同性恋,绝对不爱男人。

他只是没有真的如翟安如他哥一般的去这么认真的爱过一个人。

他现在交往的女朋友,有感情,淡淡的床上感情,要说内心,真的没有太多的起伏。

有时候他觉得他哥太冷漠。

仔细一想,真正冷漠的人,不是从未而是由内。

他哥接受的是残暴世界的生命挣扎。

而他接受的是,内心冷血的权谋洗涤。

一对比。

他的心似乎真的更凉。

所以,他没办法像他哥,像翟安,像叶恒他们一样,让自己的内心情绪丰富起来。

他反而觉得他很少会有特别的情绪,不管他面目表情多么的丰富,他的内心反而是,一片死水,毫无波澜。

夜晚的夜,越来越深。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离开。

一转身,就看到了他哥站在不远处。

他以为他睡了。

结果,他还是丢下了陆漫漫,下来找他。

他嘴角一笑,“哥。”

莫修远走过去,“要走了吗?”

“嗯。”

“我送你。”

“不用了。”

“听话。”莫修远说。

莫远离不说话了。

他一向很听话,只是偶尔会稍微有点任性。

他总是很努力的想要让他们兄弟的相处和平常人家一样的,自然。

莫修远带着莫远离往大门口走去。

门口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而司机,却是叶半仙。

叶半仙在门口处等了一个晚上只为了安全送莫远离离开,而他儿子此刻正在别墅里面喝得,忘了天南地北。

叶半仙看着他们出来,从驾驶室上下来。

“麻烦了。”莫修远说。

叶半仙显得很是恭敬,“大少爷。”

转头对着莫远修,“二少爷请上车。”

“哥。”莫远离说,“生日快乐。”

莫修远一笑,“下次别和陆漫漫一起胡闹了。”

“她没有胡闹。我很感谢她。”

“我知道。”莫修远点头。

“哥,我想抱一下你。”莫远离说。

莫修远看着他。

莫远离也没有等他点头,上前就抱着他哥,紧紧的抱了一下。

莫修远回抱着他,拍了拍他的后背,“叶半仙等很久了。”

莫远离小声嘀咕,“难得欺负叶半仙一次,给叶恒报报仇也是好的。”

莫修远笑了笑,推开他,“好了,快走吧。”

“嗯。”

莫修远坐上下车内。

叶半仙再次恭敬的对莫修远低头恭敬,转身坐上了驾驶室。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车子离开。

他说陆漫漫胡闹。

其实,心里那一刻是真的很感动。

他们的人生太过死板和规矩,总是怕出了一点点差错而压抑自己的某些情绪,而陆漫漫突然这么始料不及的举动,让他心里有些微弱的撞击,他知道阿离一直很想陪着他一次生日,而他一直觉得,等一切尘埃落定后,多少个生日都可以一起过,他忽视了,每个人的感情,都是活在当前。

当前,所有的情绪。

他转身,回到客厅。

饭厅中,倒了一片。

叶恒和古歆终究打成平手的趴在了桌子上,口中念念有词,但其实是喝得半点力气都没有了。

冷俊成、王海洋、莫里斯还有秦傲都喝多了,翟安一直在沙发上坐着,大概也有点喝多。

王忠看着莫修远,恭敬道,“莫先生,是送他们回去吗?”

“不用管他们,你收拾一下就去休息,他们知道自生自灭。”

“……哦。”王忠点头。

莫修远转身上楼。

陪着陆漫漫睡着之后,就下来了,他知道今晚阿离会走。

他也知道,在走之前,阿离很想看到他。

他想,这样的日子,总会有结束的一天。

……

翟安从客厅走向饭厅。

叶恒抬头,看着翟安。

古歆似乎也抬头看了他一眼。

最不能喝得人,到此刻,貌似最清醒。

翟安伸手去扶古歆。

古歆软绵绵的靠在他的身上。

翟安带着古歆离开,其他人,大概今晚就会在饭厅将就一晚了。

他们有时候喝多了,经常睡醒在不同的地方。

叶恒看着他们的身影,迷迷糊糊的大声吼着,“翟安,我都把古歆弄成这样了,你丫还上不了,你就真不是男人!”

古歆虽然喝得有点多,但还是听到了。

听到叶恒吼的那句话。

而叶恒吼完之后,终究支撑不住,睡死了过去。

总算结束了。

妈的,那娘们,太特么的烈了!

翟安将古歆扶到大门口。

古歆靠在他的身上,她现在觉得整个人都不是自己的了,感觉全身软绵绵的,思维也在抽搐。

而她莫名的,满脑子都回荡着刚刚叶恒的口无遮拦。

那个二货,真该喝死他的。

他们在大门口,翟安也没有扶她上次,自己也没有上车。

古歆也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只觉得全身都不想动,半点都不想动。

靠在他身上,就这么靠在他身上。

过了不知道好久。

她当时对时间是半点印象都没有的,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面前好像多了一个人。

古歆揉了揉眼睛,看到了翟奕。

翟奕从翟安身上,将古歆抱了过去。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站在她一步之遥的距离。

翟奕没有说一句话,对翟安的仇恨已经让两兄弟,彻底决裂。

他带着古歆就直接上了车。

翟安看着他们车子离开,转身回到莫修远的别墅。

他很少在外面过夜,偶尔也会有特殊的时候!

……

古歆靠在副驾驶室的背椅上,整个人很难受。

她呼吸有些急促。

其实她是第二天宿醉的那种人,很少有反应来的这么快的,大概是真的喝多了。

今晚的确实是她好长一段时间来,第一次的放纵。

而明显,这次的放纵得有些过火。

“要吐吗?”翟奕关心的问她。

古歆点头,胃里面在翻滚。

翟奕将车子停在马路边上,古歆打开车门,一下车就疯狂一般的吐了出来,吐得撕心裂肺。

翟奕在旁边轻轻的怕打着她的后背。

她吐了好久,吐得最后都只能干呕黄疸水了,才稍微停了下来。

她拿过翟奕递过来的矿泉水,漱口。

整个脸色已经从刚开始的潮红变成了惨白。

无比的惨白。

翟奕扶着她回到车上,帮她系好安全带,一边开车一边说着,“下次别这么喝了,对身体不好。”

古歆点头。

点头,不想说话。

怕一说话,又会想吐。

翟奕开车开得很稳,尽量不摇晃,让她不至于那么难受。

车子听到她的小区门口。

翟奕下车扶她上楼。

两个人跌跌撞撞的走进家里面,古歆身上是半点力气都没有了,所以被翟奕这么搀扶着,两个人脚步都有些不稳,不稳的,一起摔在了她柔软的大床上。

彼此看着彼此。

彼此看着彼此的眼睛,在如此近距离下。

气氛变得有些暧昧不清。

两个人正在热恋交往的男女朋友。

其中一个人的酒醉,很容易引起两个人犯罪。

翟奕突然从大床上起来。

古歆看着他。

翟奕去浴室给她拿来了一张温毛巾,轻轻的帮她擦拭了一下脸,手和脚。

古歆不敢闭上眼睛,因为一闭上,就会觉得天旋地转。

所以就这么一直看着翟奕的一举一动。

翟奕将她整理好了之后,给她泡了一杯蜂蜜水,然后放了一个水盆在她床下,说,“如果想吐了,就直接吐。”

“谢谢你,翟奕。”

“傻瓜,照顾你,我应该的。”翟奕笑着抚摸着她的头发,“但下次别再喝这么多了,我看着心疼。”

“嗯。”古歆勉强的拉出一抹笑容。

“早点休息,我陪你。”

“翟奕,你明天还要上班,不用陪着我,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我酒醉,睡一觉就好了。”

“我不放心。”

“没关心,我也要学着自己照顾自己。”古歆微微一笑。

“这句话真不像我认识的小歆会说的话。”翟奕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尖,说,“我陪你睡着后再走。”

古歆熬不过翟奕,点头。

她闭上眼睛。

尽管周围很晕眩。

好在,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不能接受。

她默默地在调整自己的呼吸,渐渐变得沉稳。

夜晚很深。

周围很静。

过了很久,翟奕从她床边站了起来,他弯腰,在她额头上亲昵的印下一吻,起身离开。

房门响起开门关门的声音。

古歆睁开了眼睛。

她并没有睡着。

酒醉后,她其实是睡不着的,所以很多时候宁愿在外面醉一个晚上也不愿意回来,就是因为回来也没办法好好睡,倒不如在外面和人吵吵闹闹的醒酒更快。

她支起身体,趴在床上,又疯狂的吐了一阵。

吐得整个人都卷成了一团。

这种滋味真特么的不好受。

整个晚上,几乎就是在自己的不停呕吐呕吐再呕吐下,度过了。

她说了,她喝酒是宿醉。

所以第二天并没有好转,胃里面依然难受,好在也吐不出来什么东西了,只是头疼,剧痛。

她都怀疑,莫修远那管家是不是给她喝假酒了!

下次一定得去问问。

这么辗转着,终于在早上7点来钟,睡着了。

睡一个饱觉对一个酒醉一晚上的人而言,是多么的重要。

她受不了耳边一直响起的电话声。

受不了受不了!

她捂着自己的头一把拿过来接通,“做什么?”

“小歆,这么晚了你还在睡觉?!”那边传来她爸有些责备的声音。

“我就睡觉了,你别打扰我!”

“小歆,你忘了爸给你说了,今天要去翟氏谈事情!”古正英对自己女儿简直是欲哭无泪,“我就不能多信任你一点吗?”

“你这是在讽刺我吗?古老头。”古歆咬牙切齿。

古正英严肃道,“半个小时后到公司来,我等你。”

说完,那边就把电话挂断了。

古歆有些气呼呼的将手机扔在大床上,她都要难受死了,就不能让她好好的,好好的睡一觉吗?!

麻痹。

她掀开被子起床。

昨晚上是吐得太猛了吗?双腿都无力,全身酸软无比。

她去浴室彻彻底底的洗澡,然后刷牙洗脸甚至还化了一个淡妆,换了一套偏职业的衣服出门。

一边出门一边咬牙切齿。

这个世界上估计没谁比她更惨。

更惨。

她坐在专用小车内,看着此刻已经半上午的街道。

她让司机在药店停了一下,买了两颗醒酒药吃了,又继续去公司。

到达古氏集团总部。

古歆脸色很不好的坐到自己办公室。

秘书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将所有和翟氏需要确定和谈判的文件规规矩矩的放在了古歆的办公桌上,说道,“董事长吩咐说,上面所有的内容,需要你找翟经理一一确定。”

古歆冷脸看着秘书。

秘书心里一惊,还是鼓起勇气说道,“董事长吩咐的今天之内。”

古歆的脸色又冷了两分。

秘书根本不敢看她了,“古经理你忙,有什么事情,你叫我。”

然后,逃也似的跑了。

古歆看了一眼房门的方向,低头看着面前的文件。

她能说她现在看到这东西就想吐吗?!

她咬牙,终究还是拿起来,翻阅。

手下的人大概也知道她对工作的不太上心以及有些无法扭转的笨,所以将文件写的非常清楚,且没有半个英文单词,那些需要确定的条条款款,甚至用了各种附和做好了标识,她看得到没有那么吃力。

认认真真的勉强着让自己看完了。

下午2点钟。

古歆打开办公室的门,对着秘书说道,“你跟我去翟氏吧。”

“现在吗?”秘书有些为难。

“你有事儿?”

“我爸住院了,我下午有请假去照顾她,正准备去。”

“那算了?我助理呢?”古歆询问。

“他今天去其他公司谈事情去了,现在还没回来。”

古歆蹙眉。

“古经理,其实董事长也有吩咐……”秘书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建议你最好一个人去。”

“……”这个老头子。

秘书不敢在看古歆。

古歆咬牙踩着高跟鞋离开。

一个人去就一个人去,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就是让翟安确定她文件里面的条条款款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她坐在小车内,一脸杀气的到了翟氏大厦。

深呼吸,让自己保持冷静,冷静。

她都已经做好所有的打算了,反正这一稿翟安要再不确定,她就死皮赖脸的在他办公室不走了,直到他答应了为止!

这么做好了所有心理准备,走进了翟氏电梯。

因为翟安的职位还没有到需要秘书预约才能够见的地步,所以古歆直接就到了翟安的办公室,推开房门。

房门一推开。

整个人都不好了。

办公室激情的把戏,她是真没想到,会发生在翟安的身上。

尽管对方是男女朋友。

此刻翟安坐在办公椅上,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就穿了一件白衬衣,白色衬衣上的黑色领带还被他解开了,有些歪歪倒倒的挂在脖子上,身上的衬衣也被解开了好几颗,隐约露出一些白皙的胸膛,而他的女朋友兼私人秘书文妍,双手紧紧的抓着翟安的衣领上,整个人扑在了翟安的身上,亲密相贴。

古歆抿了抿唇。

两个人也回头看着她。

古歆觉得有些尴尬,尴尬的硬着头皮说道,“我是来谈工作的。”

她还扬了扬手上的文件。

一般人这个时候应该后退吧。

但是古歆没有,她傻逼兮兮的,还直接进去了。

让你两个人在办公室搞现场直播,丫的看你怎么当着我的面搞下去。

文妍看着古歆的脸色很不好。

翟安动了动身体,似乎是在让文妍起来。

文妍离开翟安的身体,站正,整理自己的衣服。

翟安也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此刻走近了才发现,翟安的胸口处湿了一片。

翟安对着古歆说,“我去换件衣服,你稍等。”

古歆点头。

文妍看着翟安的背影,大步跟上,“我帮你。”

翟安没有拒绝。

古歆瘪嘴。

文妍这个大碧池。

她拉开翟安办公桌面前的椅子,坐在办公椅上,等待。

等了几分钟。

其实她有竖着耳朵,但是没有听到里面娇喘的声音。

正时。

办公室里面的一个小包间打开了房门。

古歆转头,看着翟安穿得整齐的出来,文妍似乎还最后亲昵的帮他整理了一下领带。

翟安回到座位上,随手将放在一边的西装也换上,看上去更正式了。

他坐在古歆对面,开口道,“抱歉,让你久等了。”

“没什么。”古歆显得比较不拘小节。

“文妍,你出去帮我泡两杯咖啡进来,谢谢。”

文妍点头,出去。

古歆看着文妍离开,拿出自己的策划方案,说,“这几个地方,麻烦翟经理确定一下。”

翟安拿过来,看了看。

古歆就坐在他旁边,等他。

翟安就这么看了一会儿说,“嗯,没问题了。”

“真的?”古歆有些不相信。

这也太快了吧。

文妍那女人咖啡都还没有泡进来,就说OK了?!

“嗯。”翟安点头。

古歆有些莫名其妙的拿过合同,这完全不是她那些手下过来确定时给她带来开的信息啊,分明翟安应该很挑剔很挑剔才对。

她不相信的看着翟安,看着翟安已经低下头,开始处理自己的一些文件。

古歆想了想,“翟安,你不会是在故意逗我吧?等我拿回去说这稿子你确定了,回头又说要修改?!《疯狂大作战》这档节目下个月中旬就会开播了,你如果再改,我们恨得没办法满足你的要求了!”

“我知道。”翟安说,“我确定了。”

“你别故意整我。”古歆一字一句。

翟安放下手上的包金钢笔,抬头看着她,“我不拿工作当儿戏。”

“但你平时对我同事不这样的。”

“因为已经改到了我觉得可以的水平。”翟安一字一句。

古歆咬唇。

她没想到翟安会会这么严肃甚至是有些严厉的对她说话,如此的一本一眼。

这和上次他被她惹毛说的话语有不同。

她看着他,嘴角一瘪,“同意就同意了呗,这么凶做什么。昨晚上我还给你挡酒了,你都没说一句谢谢,到最后直接就把我扔给了翟奕,跟我像烫手山芋似的。我现在整个人从头到脚的都觉得难受,也没说你什么,你还这么不耐烦我。”

翟安抿了抿唇。

古歆从座位上站起来,“那方案就说定了是不是?”

翟安看着她。

“行,你是赞助商,你是我们家的衣食父母,我不得罪你。”古歆拿起合同往外走。

“古歆。”翟安突然叫住她。

古歆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

“你把方案拿过来。”翟安说。

古歆诧异,还是照做。

翟安放开方案最后一页,熟练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样就没得修改了。”

这样就说明,他认可了这个方案。

古歆拿过来,看着他。

“回去给你爸交差吧。”翟安说。

翟安怎么知道,她是被他爸逼来的。

这么一想,翟安或许就是想要早点打发她走,才会这么的迅速。

心里盘算着,是不是每次翟安纠结什么的时候,她一出现,他因为不想和她纠缠,就昧着良心答应了。

她笑了一下,有时候觉得自己还是很有阿Q精神的。

她打开房门。

一打开。

迎面和端着两杯咖啡的文妍正面相对。

文妍猛地将咖啡倒在了古歆的身上。

好在穿得很厚,还不至于烫到自己的肌肤。

文妍刚开始有一秒的惊呼,下一秒看着古歆,却没有半点歉意。

古歆真的是压抑着情绪,狠狠的看了一眼文妍,拉开房门愤怒的走了。

翟安抬头看了一眼房门的方向,沉默着又低下头处理文件。

文妍离开他的办公室,让阿姨来清理地上的狼藉。

翟安抿了抿唇,突然从办公室离开。

文妍看着他,“去哪里,需要我陪吗?”

“不用。”

翟安走开。

文妍看着他的背影,没有说话。

古歆站在电梯口,一边不爽不悦甚至是很想暴走的骂着文妍那碧池,一边擦拭着自己满身的咖啡,她今天穿的浅色衣服,真是倒霉透了!

下次最好别让她逮到文妍!

卧槽。

这样回去,真是难看死了!

她捉摸着让司机将文件带回去,自己回去换衣服,顺便,睡一觉,让自己身体能够稍微恢复一点。

电梯到达。

古歆走进去。

一个男人,长腿一迈,跟着走了进去。

古歆转头看着他。

“我去楼下拿东西。”翟安说。

“需要亲自下去吗?你的私人秘书呢?”古歆讽刺道。

“不想麻烦她。”

“是怕她累着吧。”古歆讽刺无比。

想起被文妍这个女人弄得一身这样,就各种冒火。

翟安不说话。

古歆也不说话了。

两个人沉默着看着电梯往下。

翟安是到3楼市场部。

古歆是到LG大厅。

而他们现在是在15楼。

15楼。

电梯突然一抖,停了。

古歆整个人一怔。

翟安已经本能的扶着电梯的安全栏,双腿分开,半蹲姿势。

古歆被吓得一脸懵逼。

“怎么回事儿?”古歆问。

“你扶着你身后的栏杆。”翟安叮嘱。

“电梯坏了吗?”

古歆话音一落。

电梯里面的灯突然就熄灭了。

“啊!”古歆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大声尖叫。

她还不想死!

她真不想死!

但是电梯出事各种血腥的画面就这么历历在目的在自己脑海里面跟放电影似的,不停的播放,循环播放。

“啊!”古歆本能的跑向门口,拍打着电梯门,“外面有人没,救命,救命!”

身体在极具恐慌的时候,一个温热的手一把将她带到了身边,身体突然就被一个怀抱紧紧的楼抱着,似乎是在给她安全感。

古歆一怔。

幽暗而紧闭的空间,翟安一字一句说道,“如果不喜欢你就推开我。”

古歆抿唇。

翟安按下电梯里面亮着的那个SOS按钮。

按了两声。

那边传来一个声音,“你好。”

“电梯出故障了,B栋A2电梯,现在停留在15楼,请赶紧叫人过来维修,目前电梯被困两人。”翟安说得有些急,但口齿清楚。

“请你们保持冷静,我们马上会有工作人员赶到,不要慌张也不要强打开电梯门。”

“嗯。”

声音结束。

古歆就这么望着那一点发亮的地方,手已经不自觉得抓着翟安的西装,因为害怕而潮湿的手心,已经将他的衣服捏成皱巴巴。

电梯里面很安静。

安静到,能够听到他们急促的呼吸声。

“不会有事儿。”翟安说。

“嗯。”古歆点头,却还是害怕。

“你可以想点其他事情,分散一下注意力。”

“我想不到。我脑海里面全部都是电梯出事后,然后电梯里面的人被摔下去后,血流成河的画面。”古歆说的是真的,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死的画面,怎么死的难看的画面。

翟安似乎是无语的笑了一下,“我们不会死。”

“嗯?”

“陆漫漫说,你不是这样死的。”

“什么?”古歆莫名其妙。

那她怎么死的?!

不用问了。

陆漫漫肯定会说,蠢死的。

翟安抬头看着上面的天花板。

此刻,反而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慰自己,他们会没事儿。

时间一分一秒。

古歆搂抱着翟安的身体越来越紧,她真的很怕,下一秒,就突然一个失重,之后就一了百了了。

她咬出唇,狠狠的要着唇瓣,在控制自己极尽崩溃的情绪。

“你想和翟奕结婚吗?”翟安突然开口。

古歆怔了一下。

“想和翟奕结婚吗?”翟安重复。

古歆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会和文妍结婚吗?”

翟安也没有回到。

古歆说,“翟奕其实应该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爱我。”

翟安有些沉默。

“不怕你笑话,从我们分手后,我和翟奕这么久了,他都没碰过我。”古歆勉强让自己说得很平静,“你说如果一个男人不愿意碰一个女人,是代表什么?”

“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翟安说,说得很淡薄。

“也许吧。”古歆感叹,“也许翟奕想着应该在婚后行使夫妻之事。”

翟安没有说话。

空间又突然有些僵硬了。

古歆突然开口道,“你和文妍和吗?”

仿若就只有这些事情,才能够勉强分散她现在的所有面临死亡的恐惧感。

“什么?”

“床上和吗?”古歆问。

翟安突然沉默。

“我是不是问的太露骨了?”

“嗯。”翟安回答。

古歆笑了笑,“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不像一个女人,什么话都能说,简直是百无禁忌?!”

“没有。”

“其实我自己也觉得我自己很奇葩,分明我应该被养成像陆漫漫那种,上流社会的标准淑女,就算没有她的睿智,但至少也不应该这么奔放吧,可实际就是,我真是一朵奇葩。”

翟安没有说话。

古歆一直抱着翟安的腰,紧紧的抓着她的衣服,“谢谢你啊,翟安。”

“嗯?”

“就是谢谢。”

“不用。”

古歆微微一笑。

翟安也不知道她在谢什么,就说不用。

是真的觉得,她的一切,都是过去式了,是吗?

达拉达拉。

小宅愉快的飘过。

就是这么愉快的,祝所有单身妹子,七夕快乐。

今天的福利,下午3点见。

不见不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