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电梯事故(2)翟安我成全你!/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暗的电梯内。

古歆一直紧紧的抓着翟安。

刚开始的恐慌,因为彼此的交谈似乎好了很多,尽管还是,很紧张。

而此刻电梯外。

总经理办公室。

翟奕冷漠的看着落地窗外的一切。

他对翟安的容忍已经到了一个,根本就没办法容忍的地步。

但他始终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每次,在他想要动翟安的时候,翟安都能够化险为夷。

他冷血的脸上划过一丝嗜血的痕迹。

今天,就是终结。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翟奕看了看,脸色一沉,“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是两个人。”

“嗯?”

“电梯里面是两个人。”那边一字一句。

翟奕眉头一紧。

他倒是没有想过滥杀无辜。

“怎么办?”那边询问。

当时接到的通知是,只会让翟安一个人在电梯中意外死亡。

跟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但听说,电梯里面不只翟安一个人。

翟奕似乎是沉默了两秒,“两个人就两个人,做小心点,别让人发现了端倪。”

“知道。”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翟奕冷笑。

至于那个陪葬的,他只能说是他运气不好,摊上了翟安,不怪他。

他转身,打开办公室的房门。

这段时间他脾气不好,所以秘书看着他都战战兢兢,战战兢兢的汇报着工作说道,“翟总,翟经理现在被困到电梯里面了,董事长现在去了现场。您要不要去看看,在15楼。”

“当然要去!”翟奕说。

说着,大步的走了过去。

有时候该表现的还是得表现,何况,正好可以避开自己的嫌疑。

他跟随着一部分工作人员,从安全楼梯往下,到了15楼。

15楼拥挤了些人,现场保安维持着秩序,让员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剩下的就是几个维护电梯的工作人员,此刻正在抢修电梯,核实电梯具体停靠位置,以便强势的打开电梯门。

翟弘站在那里,整个脸上难免有些焦虑。

除了翟弘。

文妍也在那个地方,眼神一直放在电梯门上,整个人处于紧张到恐惧的状态,她脸色都已经吓得惨白,咬着唇说不出一句话。

翟奕走过去时,没有惊动他们,而是默默的站在了那里,也没有询问情况。

情况,他比谁都清楚,这之中,就有他专门安排的人。

所以有些确实是在营救,而有些……

他暗自冷笑,保持冷漠的脸色。

工作人员如火如荼的抢修着电梯,手上拿着远程对讲机,又在核实电梯上方的情况。

本来电梯就是他找人做的手脚,而那个人当然不会轻易的将电梯故障的原因说出来,自然,此刻的工作人员有些束手无策,看上去原本不是什么大问题,却就是好半天没有维修好。

翟弘有些按耐不住了,“到底怎么回事儿,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修好!你们是不是专业的?!再不快点,我立马就会换掉你们!”

带头的那个工作人员解释道,“我们会马上修好的,董事长你先别急。”

“都已经快20分钟了,你想想里面的人到底什么感受!”翟弘狠狠的说着。

工作人员连忙又解释了一番。

翟奕抿着唇,就这么云淡风轻的准备见证着,生命的逝去。

翟弘大概想象不到,就一个简单的电梯事故,他最宝贝的儿子,就会和他阴阳相隔。

想到那画面,莫名的很爽。

全身都在叫嚣着,而此刻,他保持着冷静,冷静的等待着那一幕的到来!

电梯内。

也就20分钟的额时间,却仿若一个世界那么漫长。

古歆已经不自觉得将自己整个人埋在了翟安的怀抱里,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脸靠在他的胸膛上,她也能够听到他急促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并不比她平静。

一样的紧张,他却可以表现得这么淡定。

古歆开口道,“翟安,我们再说说话吧。”

翟安此刻其实是真的有些紧张了。

按理,一个简单的电梯事故,工作人员来维修,抢修时间最多不超过15分钟。

很显然,现在已经过了这个抢修时间他们依然还处于电梯之中,事情就真的不那么简单了。

他眼眸一紧。

一股不好的预感,也在此刻油然而生。

他忽视了古歆的声音,再次按下SOS,这次,连这个键都已经失灵,没有听到对方的任何回复。

翟安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冷静的不让古歆看出异样。

“翟安,你觉得我是不是有点变化?”古歆又问他。

她真的不想安静。

一安静就会想很多事情。

“嗯?”翟安附和着,应了一声。

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我以前很容易暴怒的有木有?刚刚你家那私人秘书将咖啡倒我一身,我是不是没有大吵大闹,虽然一肚子气,但我没有当面和她撕逼!”古歆说,似乎还有些欣慰的总结道,“感觉自己成熟了!”

“嗯。”翟安依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单音符。

“翟安,你是不是不想说话……啊!”古歆尖叫。

翟安猛地一下将她狠狠的抱进怀抱里。

古歆也更用力的埋在他的怀抱里。

此刻电梯动摇了两下,很明显的摇晃!

古歆吓得腿软,整个人差点蹲在地上。

翟安抱着她的身体,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往下滑,不受控制的恐惧持续不断。

“翟安,翟安,怎么回事儿……”古歆焦急的问他,她已经不敢睁眼睛了,就这么狠狠的躲在翟安的胸膛上。

才因为刚刚两个人的交流而稍微平定的心,此刻因为电梯的再次抖动,而吓得不知所措。

翟安抱她抱得很紧,“我们不会出事儿的。”

“我真的很怕。”古歆说,“我真的很怕。”

“我知道,但我们会没事儿的,相信我。”

古歆咬唇,身体在发抖。

翟安打量着电梯里面的一切,如果现在强势的打开电梯天窗然后从电梯上面爬上去,亦或者有心人会更加加快弄他们的速度,根本无法行得通,现在唯一就只有,坐以待毙。

他抿唇。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他会用这种方式,这种在眼皮子底下,根本就是太过冒险的举动,来杀他。

而他没想到,将古歆连累了进来。

“翟安。”古歆埋在他的胸口,“如果我们死了……”

“不会死。”

“可如果我们死了,你现在最想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因为不会死。”翟安狠狠的说着,在给她绝对的安定。

古歆沉默了两秒钟。

两秒钟后,她依然安分的保持着自己紧张的姿势。

可她,有想要做的。

电梯外。

翟奕看了看时间。

也该差不多了。

他眼眸看着翟弘,就是那么想要看到,他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冷冰的唇角,冷冷的扬起。

文妍似乎也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崩溃地步,她整个人身体一软,狠狠的靠在墙壁上,她看着电梯的眼眸往一边看了看,因为太过紧张,根本没有看到什么时候翟奕已经出现。

翟奕似乎也看到了文妍的眼神,两个人冷漠的对视着。

“古歆也在里面,翟奕。”文妍真的太讨厌翟奕的脸色了,太讨厌他这么一脸漠不关心甚至于或许还有幸灾乐祸,所以她才会用尽自己的力气告诉他,古歆也在里面。

她亲眼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起,走进了电梯。

而她当时,很嫉妒。

“古歆也在里面……”

翟奕整个人猛地一怔。

那一刻,脑袋突然一片空白。

古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可能?!

文妍靠在墙壁上,再也不想说话了。

翟奕当然知道,文妍不可能到这个时候还来故意骗他。

他整个人开始有些焦虑,有些不安。

手心还是冒汗。

他脑海里面浮现了很多画面,很多很多古歆在他世界里,给他带来欢乐带来温暖的画面……

他手指开始微微颤抖。

从来没有如此的不安定的情绪从来没有如此恐慌的情绪在心里蔓延。

一直在蔓延。

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这是最好的机会。

这是最好除去翟安的机会,他为此已经筹备了很久,好不容易能够等到有翟安的电梯内,这么少人,减少了最少的伤亡人数!而这次之后,也不可能再用相同的方法去除掉翟安,而他也找不到更好的方式除去他。

所以,不能后退。

大丈夫,做事情就是要不拘小节。

他想起文赟以前给他说的一句话,他说他的一切,毁在了古歆的手上。

古歆。

他心里一痛。

痛的有些麻木。

对不起了古歆。

对不起。

那一刻,他眼眶似乎都有些红润。

红润到毫不掩饰的地步。

面前的一切在自己眼前,似乎也变得有些模糊,他甚至都不自主的靠在了一边的墙壁上,似乎是有些支撑不过来,自己此刻面对的压力和打击。

怎么就可以这么巧合!

这么就可以,这么巧合的存在!

古歆几乎不可能到翟氏集团的人,突然出现在了翟氏。

还突然,和翟安在一个电梯。

他想过很多种可能,最好的是翟安和翟弘一起,一起突然意外死亡。

最差也不过是,翟安和一电梯的人一起意外死亡,翟氏不过就是面临点外界的动荡而已,几个月也就平静,他还能够处理得过来。

他万万没有想到,真的是万万都想不到……

最后的结果,是古歆和翟安在一个电梯。

身体仿若突然被抽空。

他手上握着他的手机,狠狠的,几乎都要将手机捏变了形。

如果他现在不下达命令,电梯里面的两个人必死无疑。

15楼的高空一下掉下去,没有人能够活得下来。

对。

他就是要让翟安死。

就是要让翟安死在自己面前,惨不忍睹。

所以,他不能为了谁而改变自己的决定,不能!

他颤抖的手指。

在渐渐地平复。

没有什么是时间不能冲淡的感情。

没有什么是时间不能洗涤的记忆。

总有一天,他的生命中会忘记,会忘记一个叫古歆的女人。

总有一天……

他身体突然一动。

突然转身走向了安全楼梯,然后拿起电话,一字一句的说道,“放弃计划。”

那边似乎是有些诧异。

翟奕已经挂断了电话。

够了。

他狠狠的靠在安全楼梯的栏杆上。

他没办法想象,古歆死亡的画面。

他没办法接受古歆的死亡。

而他总觉得,他好像经历过什么,而他一辈子都无法释怀。

呼吸渐渐变得平稳。

他起身,往电梯口走去。

因为他的命令,抢修的所有程序已经正常。

电梯突然就恢复了工作。

门口的翟弘和文妍都松了一口大气,默默的看着电梯的数字终于有了反应。

翟奕的眼神直直的看着电梯大门,他其实有那么一秒是无法接受,翟安的“大难不死”!

“叮……”

电梯突然打开。

电梯内的两个人,紧紧拥抱着彼此。

古歆身体似乎都还在发抖,发抖的埋在翟安的怀抱里面。

根本是害怕无比样子。

文妍看着电梯门打开,激动无比的一瞬间,就看到翟安紧紧抱着古歆的画面,分明,很亲密,亲密到让人觉得很刺眼,很刺眼。

翟安抱着古歆从电梯里面出来。

古歆似乎还处于惊吓状态,好半响都一直抓着翟安的衣服,身体紧紧的靠在他的怀抱里。

翟安眼眸往外看了一眼,和翟奕不友好的目光对视。

有时候,有些事情就是不需要点穿但就是明白所有的来龙去脉。

好在,这个男人还没有为了仇恨真的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翟安。”文妍大步上前,一把蛮横的将古歆从翟安身上拉了过来。

古歆被文妍的蛮力,弄得往后退了两步。

翟奕在身后,一把接住她。

她惊吓着,靠在翟奕的身体上,眼眸看着文妍已经狠狠的将翟安抱住,眼眶红润,“翟安,你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儿。”

翟安看了一眼古歆,眼眸微转,修长的手臂轻轻的将文妍抱在怀抱里,手还轻轻的拍了拍文妍的后背,安慰道,“我没事儿。”

“没事儿就好!”翟弘发话,“这次的电梯事故,别传出去了,也通知全公司上下守口如瓶。”

“是。”翟安点头。

“回去告诉你们的最高负责人,今天下午到我办公室来见我,如果不给一个合理的整修方案翟氏将会撤离你们所有的电梯设备,同时,会要求赔偿!”

“是是。”工作人员连忙点头。

翟弘吩咐完毕,就转身走向安全楼梯,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工作人员也在收拾东西离开。

文妍放开翟安,拉着翟安的手臂说,“我陪你回办公室。”

翟安点头。

翟安和文妍走了。

突然就剩下翟奕和古歆。

翟奕一把将古歆楼抱在怀抱里,“小歆,你吓死我了。”

古歆一怔,此刻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没事儿了。

没事儿了。

她深呼吸,勉强让自己笑了笑,“我没事儿了翟奕。”

“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找翟安谈工作,对了,我的文件。”古歆连忙推开翟奕,又按开了电梯。

此刻也没人敢坐电梯了,所以电梯还停留在15楼。

古歆捡起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扔在了地上的文件,拿起来。

翟奕看着古歆的模样。

古歆说,“翟奕,我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了,我走楼梯。”

“我陪你。”

古歆抿了抿唇,“好吧,但不会影响你工作吗?”

“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很清闲了。”

古歆笑了一下。

翟奕拉着古歆的手。

古歆的手很凉。

经历了刚刚的恐惧,身体应该还没有得到恢复。

但是古歆好像变了。

以前的古歆这个时候肯定已经窝在他的怀抱里,搂抱着他,哭得昏天暗地,绝对不会放开他半步,从什么时候开始,古歆变得比以前独立了些,从什么时候开始,古歆没有那么依赖自己了?!

心口突然有些窒息。

刚刚在电梯里面的画面,他其实没有文妍的暴怒。

因为他太知道古歆的性格了,她只是被吓到,才会不管是谁都会这样的去找到安全感而已。

而这一刻,反而不这么认为……

反而。

他拉着古歆的手,又用力了一些。

他绝对不会放开。

绝对不会放开古歆!

……

翟安的办公室内。

翟安身上已经湿了一身的汗水。

他没有自己表现的那么平静。

好在,现在没事儿了。

他脱掉身上的西装,一边扯着自己的领带,一边准备去换衣服。

他有习惯在办公室的夹层房间里面放自己的衣服,偶尔加班不会去的时候,就会将就在夹层的小床上睡觉,同时更换衣服,所以里面存放了他好几套。

电梯事故,让他真的有了恐惧感。

第一次觉得,他也不是那么强大到,真的不会被翟奕算计。

这就是一个教训。

果然应该多听听他母亲的,多点防备。

深呼吸,好在。

没事儿。

他知道这次的没事儿,完全是在翟奕的一念之间,如果他没有那么喜欢古歆,如果他真的一个心狠,那么他就真的死在了他的手上,而古歆也成了他的陪葬品。

他解着衬衣纽扣的手,顿了一下。

还好。

还好,翟奕很爱古歆。

他将衬衣脱掉。

正时。

夹层的小门被人推开。

翟安转身。

文妍出现在门口,“我帮你泡了一杯咖啡。”

“谢谢,你先出去吧。”翟安说,有些冷漠的回头。

文妍看着他的背部,看着他有些拒人千里的模样。

嘴角一紧,她猛地上前,从后面抱住他。

她的脸靠在他的光裸的后背上,他后背线条很好,如果不是这段时间的交往让她偶尔有机会可以靠近他,他从来不知道,隐藏在翟安衣服下的身材,这么好。

她一直以为翟安是偏瘦的,或许还是皮包骨的那种,就跟大多数男人一样,要么一身肥肉,要么一身骨头。

而他给人的觉得太清淡了,穿着衣服也真的很显瘦,所以总是给人很瘦弱的感觉。

万万想不到。

他身上的肌肉线条,简直跟刀削的一般,皮肤的触感,也细腻到让女人都会嫉妒。

她静静的抱着他说,“翟安,我真的很怕你会消失。”

翟安穿衣服的身体停了一下,“我很好,没事儿了,你不用担心。”

“你不会知道我在外面等待是的恐惧。”

“谢谢。”

“我不想要你说谢谢。”文妍的脸颊离开他的后背,走到他的面前,面对面的看着他。

翟安也这么看着文妍。

文妍说,“我要的从来都不是谢谢,翟安你知道的。”

翟安薄唇轻抿。

但就是没有说一个字。

文妍默默的看着他,看着他的平淡的眼神。

她突然垫着脚尖,双手搂抱着他的脖子,仰头,去亲吻他。

翟安喉咙微动。

他扭头。

她的唇吻在了他的脸颊上。

文妍的脾气,在压抑,努力的在压抑。

“别闹了,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翟安说得平静。

“所以你的借口就是,你忙到,连给我一个安心的吻都没时间了?”文妍一字一句问他。

翟安没有说话。

总是沉默。

对着她总是沉默。

文妍讽刺的笑了一下,笑着放开了他的脖子。

翟安侧身,拿起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衣,穿在身上,然后开始一颗纽扣一颗纽扣的系上。

“翟安,如果换成是古歆这么来对你,你会不会拒绝?”文妍突然很想知道。

尽管并不觉得,答案会多么的美好。

“她不会这么对我。”

“在电梯里面,你们抱得很紧。”

“那是身体本能对恐惧的反应。”

文妍笑了一下,心里有些冷。

“别胡思乱想了,我和古歆不会有可能。”

“和她没有可能,和我有可能吗?”文妍问他。

翟安又沉默了。

每次都是沉默。

文妍已经习惯了,她拉开房门,先走了出去。

从来都得不到心安的答案。

她其实一开始就知道,翟安答应她交往是为了什么,而现在,她似乎更深刻的知道,他们彼此,只是在比谁的耐心更好而已。

她比不过他。

翟安看着文妍的背影。

是的。

和古歆没有可能。

和文妍也没有可能。

他快速的换上自己的衣服,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

现在实在是处理不了工作上的事情,他拿起钢笔的手,在那一刻都还有细微的颤抖。

以前的经历,比被困在电梯里面更加血腥,当时也会有对死亡的恐惧感,这么多年,经历过很多次后,他以为他已经适应,真没想到,现在遭遇到这些,还会后怕,而这份后怕,他知道不是来自于他对死亡的心惊,而是古歆的陪葬……

他放下钢笔,深呼吸,喝了一口文妍泡的咖啡。

有些烫的咖啡刺激着自己的喉咙,那一刻让自己稍微平静了些。

上一世陆漫漫说,古歆死于自杀。

是翟奕的功劳。

这一世……

这一世,不会了!

他努力的,在让自己恢复如初。

电话在此刻响起。

他看着来电,接通,“妈。”

“听说你被困电梯里面了。”

“我现在没事儿了。”

“我知道,否则我在跟鬼通话吗?”温情有些生气的声音,很明显。

翟安笑了一下,“妈,只是意外。”

“你别骗我。”

“真的只是意外。”

“翟安,我亲人不多,除了你两个表哥,就只有你了,我不希望我将你养大成人,而你给我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知道。”

“每次都是用这句话来敷衍我。”温情说,“但我不知道还能够听你这么说多少次。”

“妈,你一向不是这么喜欢斤斤计较的。”

“我也会老。”温情一字一句,“人老了,最怕的就是失去亲人。”

翟安有些沉默。

“其他我不多说,你自己考虑。”

电话猛地挂断了。

他母亲从来都不笨。

从小的生活环境养成了她比一般人都更会洞察事实的睿智,而且她母亲小时候也和他们一样,经历过去训练的残忍。

他放下电话。

他母亲说得很对。

不能一次又一次的纵容这样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发生。

……

翟奕开车送古歆回去。

古歆将文件给了司机让司机先带回去了。

两个人的车内,都有些安静。

翟奕开车,腾出一只手拉着古歆,“还在害怕吗?”

“有点。”古歆承认。

“都过去了,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嗯。”古歆让自己笑了出来,“再发生这种意外,也不知道我是有多倒霉。”

翟奕也笑了笑。

两个人说了些话,翟奕将古歆送回了家。

在电梯里面的恐惧感让她根本就已经忘了她昨晚喝醉今天还在宿醉中,现在突然回到家里面,头也开始痛了,胃又开始不舒服了,她软绵绵的躺在床上,看上去有些虚弱。

翟奕有些心疼的拉着她的手,“下次真的别喝这么多了。”

“下次谁让我喝我也不喝了。”说着,心里还一直暗骂叶恒那个傻逼王八蛋。

“你睡一会儿,我把你熬粥。”

“不用了,等会儿叫外卖就可以了,我不想耽搁你太多时间。”

“傻瓜,我比你有分寸,你就不要多想了。”

古歆点头。

翟奕又摸了摸她的头发,才起身走出房门外。

古歆就看着翟奕的背影,看着他为她轻轻的带上房门。

翟奕对自己很好,跟以前一样好,有时候觉得比以前还好。

她将自己捂在被子里面。

嗯。

翟奕很好。

可是现在也睡不着。

怎么都睡不着。

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刚刚在电梯里面的恐惧。

她从床上爬起来,拿起床头上的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陆漫漫还在睡觉。”

“……”这都几点了。

可是为什么电话在这个男人手上!

“那我等会儿打过来。”古歆说。

“等会儿也不用打过来了,孕妇禁止用手机。有什么事儿,你直接到别墅来找她就是。”

“……”好吧。

她懂。

古歆正准备放下电话。

就听到那边陆漫漫气急败坏的声音,“莫修远,你再敢接我电话,我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没想到,那么贤良淑德的陆漫漫,也会被莫修远逼疯。

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因为很爱一个人,才会自然而然的不经意间,被那个人所改变。

她放下电话,躺进被窝里面,睡觉。

数绵羊,数绵羊……

在自己昏昏沉沉之中,电话突然又响了。

好吧,她承认她其实半点都没有睡着。

她拿起电话,看着陆漫漫的来电,有些惊讶,“莫修远?”

“什么莫修远,我冒着被莫修远发现后再也不能用手机的危险,给你打电话,你赶紧说,你遇到什么事儿了?”陆漫漫说得有些急,大概是真的很赶时间。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今天死里逃生,想要给你说一声。”

“怎么死里逃生了?”

“今天去翟氏和翟安谈合同,和他一起被困在电梯里面,困了大概有半吧个小时候吧,吓死我了,我当时真以为我要死了,从没觉得和这么恐惧过!”古歆说着,还一阵心惊。

“那现在没事儿了吧。”

“没事儿了,就是想起觉得还有些后怕。”

“人的正常反应。”陆漫漫说,又突然冒出一句不着边的话,“既然知道死亡很可怕,你应该也不会想着自杀了吧。”

“我疯了吗?我选择自杀。”

“我就随口说说。”

“简直每一句话好话。”古歆不悦,“我才不想死呢!”

陆漫漫笑了笑,“好啦,没事儿就好了,这也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我知道。”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家躺着,我要缓解我难以平复的心情。”古歆一边说着,还一边摸着自己的胃。“哎,你都不知道,昨晚上和你家男人那口子叶恒,差点没把自己喝死。”

“什么我家男人那口子!”陆漫漫蹙眉。

“我真觉得叶恒是你家莫修远的小老婆,你不觉得吗?”古歆忍不住笑着说道。

“什么眼神。”

“好啦,我开玩笑的。”

“说起叶恒,他应该是刚刚才回去,醉的应该不比你轻,据说王管家说,一个晚上都是叶恒撕心裂肺的声音,一边吐一边骂,还是不是的说,哥们都做到这个地步了,翟安拿不下你就不是男人!”陆漫漫响起那个画面,忍不住笑了笑,说道,“昨晚上是翟安送你回去的?”

“你别以为会发生什么,翟安让翟奕来接的我。”

“是吗?”

“嗯。”古歆深呼吸一口气,“翟安现在倒是把我们的关系分得很清楚。”

“你不开心了?”

“没有。”

“你连我也瞒?”

“我瞒你什么啊。”古歆声音有些大,“我对翟安又没什么意思,我爱翟奕。”

此刻。

翟奕正推开房门,手上拿着一碗粥。

翟奕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

古歆也笑了一下。

“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陆漫漫无奈,“我先不说了,免得等会儿莫修远看到了……”

“我已经看到了。”那边传来一个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古歆贼贼的一笑。

她放下电话。

翟奕坐在古歆的床边,“在和陆漫漫通电话?”

“嗯。”

“你什么事情都爱和她说?”

“是啊,习惯了,从小到大,有什么心事都喜欢给她分享。”古歆接过翟奕手上的粥,一点一点吃了起来。

“感觉你更依赖她。”

“你吃醋了?”古歆嘴角一笑。

“是啊,吃醋了。”

“我和漫漫一起长大,感觉就跟亲姊妹一样。”古歆解释。

“我开玩笑的,你还真以为我会吃陆漫漫的醋了,要吃,我也会吃翟安的醋。”

“呵、呵……”古歆干笑了两下,那一刻反而不知道怎么回答。

“谁让翟安也陪着你一起长大。”翟奕直白道。

“你小时候太高冷了,我们都不敢靠近你。”

“所以我现在后悔啊。”翟奕摸着她的头,轻声道,“还好,终于还是将你等了回来。”

“嗯。”古歆点头。

“你吃慢点。烫。”翟奕宠溺着。

“不烫了。你帮我吹过了吧。”

“嗯。”

“你对我真好。”古歆由衷的说着。

“不对你好对谁好,这个世界上,在知道的,我只有你一个人。”

“嗯,我知道。”古歆坚定的说着,她看着翟奕,突然开口道,“翟奕,你想过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吗?”

翟奕怔了一下。

他笑容在脸上有些僵硬。

“我不是逼你,我就是说,如果你想结婚了,我们就去结婚,如果你不想结婚,也没关系,我们还年轻。”古歆说得很平静,真的没有很急躁,也没有很伤心。

翟奕点头,“谢谢你古歆。”

古歆微微一笑,不再多说。

她只是突然想起电梯里面翟安问她,什么时候和翟奕结婚?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婚。

所以就随便问了一下。

她始终觉得,她还是会嫁给翟奕的。

吃过粥之后,古歆迷迷糊糊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翟奕看着古歆的睡颜。

他的人生,方式似乎都不能两全。

小时候有父母,但家庭何不和睦。

长大了有了事业。

但事业不圆满。

现在有了爱情。

但爱情不能满足。

从出生开始,似乎就一直在经历着残缺……

他帮古歆捏了捏被子。

很久,才离开她的家。

他一路开车,回到翟氏大厦。

直接走向翟安的办公室。

文妍看着翟奕来势汹汹的模样,整个人一怔,连忙跟上去。

翟奕直接推开翟安的办公室房门。

翟安正在处理一些文件,抬头,看着翟奕。

“翟安,你想过放手了吗?”翟奕一字一句狠狠的问道。

“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想过放手吗?!”翟奕大步走到翟安的面前,狠狠的对视着她,“放手,让一切恢复平静。”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而我也不觉得我在做什么?!”

“害死了古歆,你就不会有那么一点隐忍!”翟奕狠狠的问他。

“那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我和她现在没什么关系。”

“果然是冷血,翟、安!”翟奕捏紧了拳头。

“还是那句话,翟奕,想通了,把股份卖给我,否则,这么抱着古歆求而不得,作为男人,我都为你感到憋屈!”

“够了!”翟奕怒吼,“你别想着从我手上将翟氏的股份拿过去!我告诉你翟安,我就算是卖给其他人,也绝对不会卖给你!”

“你的意思是,你打算卖股份了?”翟安眼眸一紧。

“我成全你!成全你看着我和古歆,步入婚姻殿堂!”翟奕说完,猛地转身离开。

文妍在门口,真的被翟奕的气势所怔住!

翟奕似乎狠狠的看了一眼文妍,大步离开。

文妍看着翟安。

看着翟安的脸色在不断的变化。

变化。

文妍不知道那一刻翟安是被翟奕激怒的,还是说……

只是因为听到翟奕说,和古歆步入婚姻。

她心里一紧。

越是靠近,越是这般拥有,越是很怕就会这么的失去!

刚刚那句翟安说的“求而不得……”

她才是真的受够了,这种求而不得的滋味!

月票月票月票!

卖萌撒娇耍横。

宅捂脸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