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事实坦白/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氏大厦,翟安办公室。

翟奕愤怒的离开。

翟安坐在办公椅上,整个人沉默不已。

脸色变得很沉。

刚刚翟奕是什么意思?!

准备放弃翟氏股份了吗?

说真的。

他没觉得翟奕不会放弃,在他强势相逼以及在翟奕求而不得古歆的事情上,终究会妥协,但他没想到他会这么快的妥协而且没有想到,会因为担心古歆的安危而妥协,并不是他之前一直考虑的,且一直在计划想要实施的。

翟奕刚刚说得很清楚。

如果要转让股份,断然不可能将股份给了他。

也就意味着,翟奕手上的股份,会遗落在别人的手上。

他眼眸一紧。

翟弘肯定是接受不了的,当初翟弘为了他将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了翟奕,现在是肠子都悔青了,就盼着他能够将这些股份拿回来,如果翟奕真的一个激动之下将股份卖给了其他人,目前站在翟奕那边的董事最高持有股票百分之八,加上百分之二十就有了百分之二十八,当然,对方也有可能因为资金短缺支付不了这么昂贵的一笔费用,但不排除,翟奕会降价变卖,为了报复翟弘报复他,翟奕什么极端的事情都有可能做出来。

默默的对重重情况进行分析,翟安在想应对政策。

他眼眸突然一抬。

一抬,看到了门口的文妍。

文妍整个人处于明显的紧张状态,他知道,她并不是仅仅只是因为被翟奕刚刚的模样所惊吓。

他突然开口,“文妍,我们谈笔交易。”

文妍整个人一顿。

沉不住气的人,原来也不只是她。

翟安也会有这么一刻的惊慌失措吗?

因为翟奕终于打算娶古歆。

所以他开始有了一丝惊慌。

她看着翟安,“你想谈什么?”

“我不想再浪费我们彼此的感情了。”翟安一字一句。

文妍的眼神瞬间变得冷漠,整个人也瞬间变了一般,“终于,忍不下去了?”

翟安冷看着文妍,点头,“嗯。”

“呵。”文妍冷笑着,“翟安,你到底为什么会答应和我交往?”

“我以为你知道的。”

“说来听听。”文妍一字一句,“让我也知道怎么在你身上死心。”

“文妍,古歆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你撞掉的。”翟安用的肯定句,一字一句。

文妍脸色一下就变,变得瞬间苍白。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的问他,“你知道?”

“我知道。”翟安说。

“你知道,还让我靠近你,你知道,还让杀了你孩子的女人和你交往?翟安,你这么算计我,不觉得自己很卑鄙!”

“我没有把你直接送去监狱,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容忍。”

“我反而觉得,你把我送进去了,我不至于这么心寒。”文妍冷冷的看着他。

“对,我有我的目的。”翟安承认,半点没有婉转。

“翟安。”文妍觉得心里很难受,有些难受是真的说不出来的,只会一阵一阵抽动但是就是表现不出来,她冷漠的开口道,“我一直以为,报以侥幸心态的以为,你和我在一起,是因为想要在我身上疗养古歆给你带来的伤害,我甚至不会介意,你利用我或者说,把我当替代品也行。”

翟安僵硬的薄唇,轻抿。

“其实一切为了你自己,自私一点我都可以接受,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你做的一切为了古歆。”文妍忍着狂怒的情绪,说,“怕我去报复古歆,所以将我待在身边看着我?!怕我因为见不得古歆幸福而自己求而不得做出些伤害古歆的事情所以,就这么让我在你身边,让我误以为我们感情很好,我自然就不会对古歆出手了,是吗?”

“不是。”翟安一口否认。

“不是?”

“我没必要骗你。”翟安说。

“那是为什么?”文妍带着些不相信的看着他。

她根本不敢对翟安报以希望。

她怕她的一丁点希望都可以粉碎得,惨不忍睹。

“因为翟奕。”翟安说得直白,“古歆流产的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还有翟奕是不是?”

“你知道的真的很多。”文妍咬唇。

“我想从你身上,找到翟奕的犯罪证据。”翟安说得直白,“翟奕做事谨慎,他如此多次想要杀了我,但我通过各方关系,找不到他杀人证据,他做事情太干净利索,不绝对信任的人绝对不会用。而古歆流产的事情上,我能够查到你的身上但差不到翟奕的身上,就可想而知,他做事情小心到什么程度。而我之所以想要找到翟奕的犯罪证据,也只是为了达成我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已。”

“你要把翟奕送进监狱?然后,让古歆回到你的身边?”文妍讽刺无比。

到头来,还是为了古歆。

还是为了得到古歆。

任何一个女人应该都接受不了,杀掉她孩子的男人。

不管多爱。

不管有多爱。

只要翟安拿到了翟奕的证据摆放在古歆面前,古歆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根本是无需质疑的。

文妍想到这里,更加讽刺了。

“我不会送翟奕去监狱,就如不会送你去一样。”翟安肯定无比。

文妍蹙眉,“为什么?”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翟安说,“我拿到翟奕的证据只是为了让翟奕主动放弃他手上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让翟氏彻底的掌控在我的手上而已。至于他和古歆的事情,我不仅不会阻止,而是去成全。”

“翟安我真的看不懂你。”文妍很努力的想要看懂翟安,但是她真的看不懂他,她知道他不会说谎,给她突然说了这么多,但她还是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她说,“你分明那么爱古歆。”

“那是过去式。”

“你爱谁不爱谁,翟安,你要相信,爱你的那个人看得最明白。”文妍狠狠的说着。

翟安看着文妍,抿唇。

“所以现在,你是打算从我手上拿翟奕的证据了是吗?”文妍扬眉问他,“不和我兜兜转转,不在我身上找线索,直接和我谈交易了?”

“我可以保证,不会送你去监狱。”翟安说得清楚明白。

“翟安,你不送我去监狱是在保护我,还是在保护翟奕?你刚刚说不会送翟奕去监狱是为了成全古歆和翟奕,所以你自然不会送我去监狱,因为一送我去监狱,我当然会将翟奕的事实抖出来,我如果出事儿,我绝对会找个人陪葬,别以为翟奕做事情有多天衣无缝,这么多年跟着我哥学了也不少,基本的自保还是会的。”文妍看着翟安,“所以,这对我而言,不算什么交换条件。”

“开你的条件。”翟安直言,毫不拖泥带水。

“你知道我的条件永远都只有一个。”文妍肯定无比的口吻,说得很用力。

翟安选择了沉默。

“别说进监狱,就算我死,我也不会将你想要的东西拿给你。”文妍说得撕心裂肺,“翟安你自己刚刚都说了,这是你想要在我身上得到的唯一好处,而我会死捏着这份你在意的东西,用以得到你。”

“何必这么委屈自己。”翟安看着文妍,“何必这么委屈自己和我在一起,你知道了,我现在对你半点感情都没有,有的也只是想要从你身上查出翟奕的犯罪事实。”

“我不知道我能够在你身上坚持多久,但是翟安,我会告诉你,在我想要坚持的时候,我死都不会放手,死都不会!”文妍吼完这句话之后,突然冲了出去。

翟安看着文妍的背影。

所以第一次谈判失败了。

他知道会失败以才没想过直接问文妍要那份证据,文妍的性格,就算他没有刻意的留意,但这么多年在自己身边,他也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她甚至于比一般的人都要极端,从小的生活环境导致她对一件事情的追求,要么成功要么毁灭,绝对不会退后一步让事情变得稍微圆滑一点,这似乎是文家人性格,文赟也是,文部长也是,否则文家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他眼眸微动。

逼急了文妍,什么都不可能得到。

如果真的将手上的证据用于将文妍送去监狱……

就如文妍所说,她肯定会找个人来垫背。

翟奕入狱。

翟奕入狱……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也没想过将翟奕真的逼进牢狱里去。

现在,还能从什么地方下手,让翟奕主动放弃股份,且将股份卖给他。

冷漠的情绪,显得有些不那么平静。

与此同时。

翟奕故意在公司放话,放话说将要卖掉自己手上的股份。

一时间,引起了公司的细微动荡。

高层的一点点动静都能够让下面的人一阵心慌,这是翟奕想要得到的效应。

他得不到的东西,他宁愿毁了。

对翟氏,就是报以这样的心态。

翟安的电话在此刻响起。

翟安接通,“爸。”

“你到我办公室来。”声音显得有些冷漠。

“是。”

翟安挂断电话,没有犹豫的起身走向翟弘的办公室。

推开办公室的房门,翟弘脸色极差。

翟安坐在他对面,“爸。”

“怎么回事儿?翟奕在搞什么鬼!”翟弘甚至是控制暴怒的严厉开口。

“可能被我们逼急了。”翟安说。

“逼急了?!他也把我逼急了!”翟弘狠狠的说着,“我对他的容忍已经到了最后底线!现在无论如何,都要从他手上将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拿回到我们自己的手里!”

“我知道。”

“给了你时间不短了翟安,你在公司上的发展和能力我很是欣慰,甚至是有些惊叹你突然的爆发,但在处理翟奕的事情上,你让我很失望。”

翟安点头。

“翟安,你要知道,对我们商人而言,不折手段拿到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最重要,你不应该优柔寡断。”

“嗯。”

“你知道我在提醒你什么?”

“我知道。”

“翟安。你就算知道,我现在也要给你说得清楚明白。我们不需要花一分钱甚至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让翟奕手上的股份消失最好的方式就是,让翟奕和古歆发生关系。这并不难。”翟弘一字一句。

翟安抿唇。

“你对古歆还有期待?”翟弘问他。

“不是。”

“那你在顾虑什么?”翟弘说。

“我只是不想把无关紧要的人牵扯进来,我以为我有那个能力让翟奕放弃股份。”

“你把翟奕想的太简单了,他就算要放弃,也会把我们翟氏弄得鸡犬不宁!”翟弘狠狠的说着,“怪我从小对他的教育太深,现在用了同样的手段,来报复我!”

翟安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想一些事情。

翟弘从自己的办公椅上站起来,走向面前的落地窗,冷冷的看着窗外的街道,一字一句的说道,“翟安,你下不了手,我来。”

“不用。”翟安拒绝。

翟弘回头看着他。

“我知道怎么做!”翟安说。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翟安,我不允许翟奕在我的眼皮底下,和我公然作对,而我最多给你一周时间去处理。一周后,如果你依然没有任何进展,我会自己来做。”

翟安咬了咬唇。

“出去吧。”翟弘让他离开。

翟安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出门的时候。

翟弘又开口了,“翟安,这是你的一个坎,这个坎你一定要过!过了,以后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你的发展!”

翟安没有回答,打开房门离开了。

离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翟安没心情处理其他工作了,眼神一直看着窗外。

第一次感受到,被人逼紧的滋味。

翟奕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特别是在做坏事上。

他冷漠的看着窗外的天空,晴了那么久的文城,终究在今天阴沉了下去,是要下雨的节奏。

这么一直坐了一个下午。

到了下班时刻。

他起身离开自己办公室。

文妍从下午和他争执后,就离开了翟氏。

他站在电梯口。

下午那场电梯事故似乎已经平息,电梯开始正常运作,大多数职员还是选择了坐电梯,极少数胆小的选择走了安全楼梯。

他在电梯门口等了一班又一班。

直到身边多了一个人。

翟奕冷冷的看着翟安的模样,嘴角冷血一笑,“听说你被翟奕叫进办公室了?”

“你有什么就直说。”翟安很冷漠。

翟奕睨了他一眼,冷漠道,“翟安,你和我斗,还嫩了点。”

“谁说的。”翟安跟着翟奕走进电梯。

翟奕眼眸一紧。

电梯关过来。

两个人的空间,翟安说,“今天上午的电梯事故,是你所为是吧?”

“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诬陷,否则我也会告你诽谤。”

“翟奕。别以为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天衣无缝的。”

“你觉得你能威胁到我什么?”

“今天下午你来问我说害死了古歆,会不会有那么一点隐忍,我现在告诉你。”翟安突然转身,面对着翟奕。

翟奕蹙眉。

下一秒,猛地一拳狠狠的打在了翟奕的脸上。

如此用力到,翟奕往后退了几步,好几步,最终因为电梯而不让自己狼狈的摔在地上。

翟奕捂着自己疼痛的脸,甚至感觉到口腔中因为牙齿而咬破的血渍,他脸色更加的难看,显得还有些狰狞。

“我只是为古歆感到不值。那么用心的去爱一个人,换来的全部都是欺骗。逼急了,你和翟弘签的协议,我也可以拿给古歆看。”翟安狠狠的说着,“而这之前,我原本是打算成全你们。”

“成全!”翟奕冷笑。

“我一直以为,在你得不到你事业的追求时,至少你还可以有一个完美的婚姻。我虽然从不觉得我抢了你什么,但我内心是真的觉得对你有亏欠,而现在已经不只是一个人让我对你心狠了,你别让我对你最后一丝的兄弟情义,彻底决裂!”

“兄弟情义!”翟奕觉得这个词语无比讽刺。

他们之间,何来的兄弟情义!

他从翟安的出现开始,就已经将他定位了自己这辈子最大的仇人。

他觉得很讽刺,讽刺的说,“翟安,你倒是很会标榜自己!在抢了我的东西的时候,用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标榜自己,掩饰自己的龌龊,你何必在我面前如此装,我们都是翟弘的儿子,我们都留着一样,恶毒的血液!”

“你不信就算了,我也没有必要给你多解释,你听不听随便你。”翟安说,“我现在就明白的告诉你,我给你5天时间做考虑,5天后你答应将股票卖给我,我不会插手你和古歆的任何事情,你们结婚生孩子各种,那都是你们的事情和我无关。但如果5天后你不答应将股份卖给我,你和翟弘的协议,我会放在古歆的面前,你可以理解为我是为了不让古歆太过难过所以不想揭穿你。我也不想辩解什么,不过一切都是之前的事情,你也说过我们都是翟弘的儿子,所以心狠下来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至于会不会伤害到古歆,你觉得对我现在而言,还重要吗?”

“我只是不想把事情做绝,所以给你最后的期限。”翟安一字一句。

“够了翟安!”翟奕狠狠的说着,“别把自己说得这么伟大,没人让你这么牺牲。你想要把那份股份给古歆看就看,又能说明什么,古歆知道我对事业的追求也知道你现在对我的相逼,你觉得她会更容易原谅谁?”

“那我们就试试吧。”翟安脸色一冷。

他大步走出电梯。

翟奕看着翟安的背影,嘴角的疼痛还在,眼底却迸发出嗜血的眼眸。

很好翟安。

很好。

现在开始主动出击,主动让我为难了是吧!

可惜,我从来都不是这么轻易受人威胁。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走出大厅,开着自己的小车,直接往古歆的公寓去。

此刻,文城的天空下起了小雨。

街道路滑,翟奕却没有半点减速,开得很很快。

古歆睡了一天,整个人明显舒坦了很多。

她伸着懒腰从卧室出来,就看着翟奕突然又出现在了她的家门。

“怎么今天这么早就过来了?”古歆懒洋洋的问道,看得出来,脸上的血色好了很多。

“你不舒服,就想过来多陪陪你。”翟奕说。

“那你吃饭了吗?”

“还没。”

“我吃了你中午煮的稀饭,家里没有什么可以在做饭的了,我陪你出去吃吧。”

“不用了。”翟奕摇头,“我随便吃点稀饭就可以了,你身体不舒服,还是不要出门了。”

古歆也没有多说,点了点头,就去厨房帮翟奕用微波炉打了一份稀饭,放在他面前。

翟奕吃了两口。

清清淡淡的,没有什么味。

“不好吃吗?”古歆说,“我倒是觉得挺美味的,毕竟是爱心餐啊。”

翟奕笑了笑,摸了摸古歆的头发,“只是没有什么胃口。”

“又有不开心的事情?”

“嗯。”

“工作上的?”

“差不多。”

“翟奕。”古歆眼眸突然一紧,“你嘴角青了。”

“嗯,和翟安发生了点肢体冲突。”

“你们兄弟之间……”古歆咬牙,“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大概不能。”

“翟安其实本性不坏,也或许你们之间可以解开芥蒂,我是觉得,你们毕竟是亲兄弟,你们有着最亲的血缘。”

“古歆,我知道在外人眼中,都觉得我对翟安太咄咄逼人,但实际上,一切都是因为翟安,让我觉得我的人生被他侵犯。我的家庭,我的事业,甚至于我的爱情。”翟奕说,“我就算放下所有的成见,也没有办法真的和他和平相处,我做不到。”

“算了,反正也不是和他过一辈子,我也没有强迫你。”古歆看上去没心没肺,但是很容易站在别人的角度上去看问题,而且很容易被说服。

特别是对自己觉得可以信任的人。

“古歆,我要给你说声对不起。”翟奕说。

“嗯?”

“我想给你说声对不起。”

“你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古歆纳闷,突然开口道,“莫非,你在外面偷人了?”

翟奕无奈一笑,“是不是只有偷人,你才会激动?”

“否则我不知道你还会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古歆很诚实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我只会爱你一个人。”

“所以你会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古歆询问。

翟奕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

“我其实不想说出来,但因为……真的被翟安逼紧了,所以我觉得我有些事情,有些对你而言应该叫做龌龊的事情,需要给你坦白。”翟奕开口。

“没关系,我接受得了。”古歆点头并猜测,“是你事业上的事情吧。”

“是。”

“我手上握有翟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翟奕开口。

“嗯。”

“你知道这些股份是怎么来的吗?”

“你能力换来的。”

“不是。”翟奕说,似乎是停顿了一下,隐忍着说出来,“是当时翟弘逼着我成全你和翟安时,给我的。”

古歆脸色有些微动。

翟奕看着她的神色。

古歆抿了抿唇,“嗯,我能理解。”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龌龊?”

“不是。”

“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不管我签不签股份转让书,最后翟弘都可以逼着你和翟安结婚,用尽手段,而我是商人,我知道在我无法阻止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只有签下协议,至少,我不至于显得那么惨!至少,也让翟弘付出了代价!而我知道,对你而言,这样的手段是自私。”

“我可以试着去理解你。”古歆努力的笑了笑,“因为你们是商人,所以凡是都会衡量价值。”

“没关系,你不能理解也没有关系,我现在准备将股份还回去了。”

“嗯?”古歆看着翟奕。

“为了你。”

古歆那一刻反而有些紧张。

还有些无措。

刚刚听到翟奕说,翟奕为了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放弃了去和她一起坚决阻止和翟安的婚姻时,她只是有些稍微的失望,难以掩饰的情绪但并不很深刻,只是有些稍微失望有些稍微觉得心里不爽而已,现在这一刻,反而有些情绪,不受控制。

“其实放弃这些股份的条件很简单。”翟奕笑着说,“只要我们发生关系就行了。”

“啊?”古歆惊讶。

“当时翟弘为了保护你和翟安的婚姻,转让书写着,我不能和你发生亲密关系,如果发生了,股份转让自动失效。”翟奕笑了笑,看上去很平静,“而从你和翟安离婚到现在,翟安一直再逼我,逼着我,和你发生关系。然后让我手上的股份,自动的回到翟弘的手上,我一无所有。”

“是吗?”古歆看着翟奕。

翟安逼着,翟奕和她发生关系。

“是,所以我觉得很对不起你。因为受不了翟弘和翟安对我的咄咄逼人,才会对你一再的排斥。到现在,我想我也坚持不下去了。”翟奕看着古歆,“今天你问我我们好久结婚?我现在想明确的告诉你,越快越好!”

“不会觉得很憋屈吗?”古歆问他。

“嗯?”

“被你父亲还有翟安这么逼迫着,会不会觉得不甘?”

“有一点,但我觉得比起被他们强迫,失去你更可怕。”

“你不会失去我。”古歆一字一句,“所以不用为我放弃。”

“古歆。”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我只是突然因为在公司上班后接触了一些商业知道,商人最接受不了的就是被人算计还被人抓住把柄为所欲为,我大概懂你的感受。”古歆笑着说,“而我们不需要,就这么中了你父亲和翟安的道。毕竟,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不是小数目,如果你连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都失去了,你在翟氏,还有什么地位?”

“我是打算,离开翟氏。”

“坚持了这么多年,辛苦了这么久,你不应该为我放弃。”古歆很肯定。

“你好像变了,以前你不会这么说。”翟奕看着古歆。

“人都会学着长大的。”古歆笑了一下,“别说你现在什么感受了,我就是听你说你被你父亲以及翟安这么相逼,我都觉得冒火,我为什么要成全了他们!他们越是逼我们的事情,我们就是越应该反抗到底,最好是让他们气死也没办法对我们无可奈何,这才爽呢!”

“你真的不在乎吗?”翟奕说,“不在乎我们现在保持这样的关系。”

“在乎,因为喜欢所以还是在乎的。”古歆说,“但对比起被你父亲和翟安这么算计,我宁愿再等等,我们都还年轻,根本不急于一时。”

翟奕看着古歆,终究觉得古歆变了。

可古歆既然说到这个份上,也的确是他最想要得到的答案,甚至没想到会得到的答案,所以他不想再纠结此事,而他今天之所以先选择给古歆坦白只是不想翟安做了文章,有些事情从他口中先说出来和从翟安口中说出来,完全是两回事儿。

而他今天也是打定主意想要将手上的股份卖了,卖给翟氏的其他人,然后真的离开翟氏。

离开翟氏,想其他方法去报复。

古歆的突然转变,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也莫名觉得,患得患失。

这样的古歆让他一时之间没有了安全感。

他抿唇,又开口道,“古歆,有件事情,我觉得我需要给你说一下。”

“你瞒我的事情还不少?”古歆笑了一下,没有看出来什么过多的情绪。

翟奕显得很严肃,“关于你流产的事情。”

古歆脸色稍微顿了一下。

这件事情,她已经很努力的忘记了。

否则她也不可能现在和翟安,还能够平和的相处。

不管两个人现在有多远的距离,但她始终可以对翟安热络起来。

或许就是因为他们从小长大,对彼此真的很熟悉到,不注意就随便了。

“我一直怀疑是有人刻意为之。”翟奕说,“但是我找不到证据,尽管我有些怀疑。”

古歆看着翟奕,控制情绪,很平静的问道,“怎么说?”

“我出车祸的事情,根本没有给你说过,但是有人却直接给你打了电话,而我也调查过撞你车的人,虽然他当时守口如瓶,但后来事情一过,他就消失了,消失后我通过一些关系差了他的户头,发现多了一笔钱,一个平凡人没有做什么生意的人,是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多钱的,可惜我没办法查出来是谁打给他的,明显用的是现金转账。做的人故意避免了身份曝光。”

古歆抿着唇,身体其实是有些发抖的。

她很久想不起那晚上发生的事情了。

现在突然,又那么记忆犹新。

“对不起小歆,我不应该说这些的。”翟奕看着她的模样,满脸自责。

“没什么。”古歆摇头,“你继续,我听听就是。”

“其实,我虽然没有调查出来是谁,但我心里却很肯定,如果有人做了手脚,那么那个人只可能是……”翟奕看着古歆。

古歆点头,“我知道,文妍。”

翟奕默许。

“但是没有证据,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古歆看着翟奕。

“翟安应该也调查过了。”翟奕说,“他其实不是你看到的那么没有心机。”

“嗯。”古歆微微一笑。“翟安现在表现出来的能力,也不是一天就可以练成的。也就只有我,傻逼呵呵的什么都不懂,还以为所有人都跟我一样笨。”

“古歆。”

“我没什么,就是突然感叹一下而已。”古歆微微一笑。

今晚的古歆,总是在让自己表现得很坚强,坚强到,不需要依赖。

翟奕咽了咽喉咙,有些隐忍的说着,“我能够猜到文妍的身上,那么翟安也能够猜到。翟安和文妍在一起,要么就是为了从文妍身上调查事实,要么就是和文妍,真的有了感情。”

古歆看着翟奕。

“而我觉得,翟安应该不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去对付文妍。”

“你的意思就是说,翟安就算知道文妍有嫌疑害死了我和他的孩子,也可以和文妍在一起,就意味着,翟安对我是没有任何留恋了是吧?”古歆问他。

“我不希望翟安对你还有留恋。”翟奕一字一句。

古歆笑了一下,“翟奕,其实你不用揣测翟安的所有行为举动,也不需要这么隐晦的提醒我,现在翟安已经彻底的变了,变得冷血冷漠甚至有些不折手段,不管怎样,我和翟安不会有可能的。”

“对不起古歆。”翟奕道歉,“我只是很怕,我突然觉得你好像,有点变了,因为翟安。”

“不是因为他改变的。”古歆说,“我就是为我自己想要改变一下,但总觉得自己还是很笨的,想要真的改变,很难。”

“你不需要太大的改变,我可以保护你。”

“我也不想给你增添负担。”古歆微微一笑,“算了,反正一切顺其自然吧,太复杂的事情我也考虑不了那么多,我脑容量有限。”

“傻瓜。那你就什么都不要想。”翟奕将她搂进怀抱里。

古歆顺势靠在他的胸膛上。

她真的觉得,他们的世界好复杂。

复杂到,她想要学着掺杂进去,都真的太难。

两个人相拥了很久。

时间流逝。

翟奕离开。

古歆送走了翟奕。

到这一刻,终于知道了翟奕为什么不碰她了。

她其实不知道此刻应该有什么样的感受?!

应该庆幸?

还是应该,崩溃。

她发现她很平静。

真的很平静的就接受了翟奕给她说的这个事实,而她大概也突然想通了,在电梯里面翟安给她说的那句,说什么翟奕不碰她可能不是她想的那个原因。

果然不是。

翟安什么都知道,但什么都不告诉她。

如果从翟安口中知道,翟奕为了那股份放弃她,她也许会比较恨翟奕,绝对不会这么就接受这个事实。

理智和情感都接受不了。

亦或者,如果翟安将这个事实说出来,他们的感情会有所破灭!

当然没有发生的事情,她不敢笃定,但至少,不会这么云淡风轻。

但是翟安没有这么做?!

为什么?!

反而,听翟奕说,翟安一直想要他们发生关系。

翟安是想要成全她和翟奕。

也对。

翟安说过,翟安的东西除了她,他都要。

而她,自然就不会是他考虑的范围了,所以他何必花费心思来离间她和翟奕的感情。

想了这么多,古歆觉得自己头更大了。

她果然不应该去揣测这么复杂的事情,她果然不应该,去努力让自己接触那些乱七八糟的阴谋算计……

她果然是真的……

心口开始隐痛。

心口开始压抑。

心里还是发生着急剧的,就跟化学反应一般的,变化着!

嗯嗯,这两天古小姐的戏份有点多。

大家看着或许有些压抑。

别怕。

剧情很快就会展开了,很多事情就会水落石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