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他现在在乎的真的只有利益/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的夜晚,凄凄漓漓的下着小雨。

城市到处一片湿润不堪。

整个世界都是寂寞。

文妍开车,车子停靠在翟安楼下的小区。

她刚刚喝酒了。

所以现在在酒醉。

酒醉后,就停在了这个地方,似乎是不由自主的,不由自主就会来到这里,不管自己想得多么的决裂,到最后,还是会舍不得放不下,就是爱到,没有了自己。

她打开车门,下车。

没有打伞。

小雨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冰冰凉凉的,带着寒气。

她脚步有些紊乱的走进电梯,走向翟安的家。

她拍打着翟安的大门。

一声一声,很急促。

翟安拉开房门,就看到文妍,一股酒气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身上很湿。

他刚沐浴完毕,散发着的暖气,和她身上的冰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翟安。”文妍说,“我想你了。”

翟安眼眸微动,“进来吧文妍。”

文妍脱掉高跟鞋,身体摇摇晃晃的,走进了翟安的家。

翟安家里面分明就只有他一个大男人在住,但房间特别的干净,干净到有一秒,她觉得自己好像弄脏了他的家。

她坐在沙发上。

翟安给她拿了一张大毛巾,“擦擦吧。”

文妍接过来,接过来,听话的擦拭着自己的头发。

她很安静。

翟安给她到了一杯温热的开水,放在她面前。

文妍一边擦拭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拿起开水,轻轻的喝着,在驱寒。

有些沉默的空间。

翟安就坐在离她不远但也绝对不会很近的地方,他淡薄的看着文妍,做了朋友间会做的事情,但绝对不会越界,保持着的安全距离,绝对不会让别人多想。

就如此刻。

文妍想要自欺欺人的觉得,她和翟安就是男女朋友的在正常交往,都不行。

翟安的表现,就是这么明显。

她笑了一下,她说,“翟安,我发现我真的很爱你。”

“我知道。”翟安看着她。

“知道,也不会对我有所改变是吗?”

“是。”

总是不会拐弯抹角。

她其实很想问,古歆拒绝他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

而他,会心痛吗?!

她很心痛。

痛得很麻木。

她笑着,努力让自己笑起来,她说,“翟安,我手上有翟奕的犯罪证据,我可以给你。”

翟安眼眸顿了顿,他看着文妍。

文妍看着他。

笑得很灿烂,然后她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你和我发生关系,我把翟奕的证据给你。”

就是这么疯了一般的想要得到翟安。

就是这么疯了一般的,想要翟安和自己上床。

没有心。

抱一下身体满足一下也可以自欺欺人。

这么久了,她最多不过亲吻过他的唇,他唇瓣是温柔的,但是每亲一次,她都会觉得,心里凉了一分。

所以她很想知道,上床的时候,是不水会更加让她心寒。

她坐在那里,在等翟安的回答。

翟安身体有些僵硬,似乎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在他面前,没有自尊没有羞耻,就是疯了一般的爱,爱得她自己都觉得可悲。

但就是换不回来他的一丝垂怜。

就因为,她晚了一步。

晚了一步认识他,在他已经倾心古歆之后。

沉默的空间,如窒息一般的安静无比。

翟安的耐心很好,修养很好,教养很好,各方面都很好。

所以他很平静。

但是她不。

她可以被他的安静逼疯,她分分钟会因为他的犹豫和沉默,导致暴躁不堪。

她狠狠地说,“还在为古歆守身如玉?还在为了那个根本就不爱的女人,保持自己的清白?翟安值得吗?”

“不是为她。”

不是为她。

总是用这种冰冷而冷漠的声音,掩饰着他的情绪。

“我只是不想强迫自己做一件自己不想做的事情。”翟安说。

“和我发生关系,就让你那么为难?”文妍笑得讽刺,“我就那么的让你厌烦。”

“不只是针对你。”

“所以就是针对除了古歆之外的所有女人?”文妍问着他,眼眶已经红透了,“这个事实,似乎是更打击人,我宁愿你说,只是不想碰我,至少我在你心目中也有那么一点特殊,而你给我的答案是,我就是其他人。”

其他人。

多么可笑的一个词。

“文妍,感情不能勉强。”翟安冷漠的看着她的难过,她的伤心,她的不受控制,只是淡淡的说,“我也是以过来人的身份提醒你,勉强的爱情,从来都不甜。”

“我和你不一样,我不需要甜蜜不需要温馨,我只需要你!我就是这么自私,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不管你高不高兴,你只要在我身边就行了,我可以自我满足,我不像你那样,想要给古歆幸福结果自己满身是伤,我要的,不过是,我想要的你而已。”文妍大声吼着,眼眶发红,眼泪在迸发,“就这样,都不能答应我吗?我不在乎你以什么目的,出现在我身边!”

“抱歉。”翟安拒绝了。

不管她开出对他而言多么有诱惑的条件,他还是拒绝了。

翟安说,“我不会那么简简单单的去对待一份感情,能放下我就放下,不能放下我就等着总有一天会放下。喜欢的人我会很喜欢,不喜欢的,我不会尝试着让自己努力的去喜欢。这是我的原则,而我没有打算,为任何人破坏。文妍,我知道你的感情,也知道你的心情,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和你在一起。”

文妍笑了。

笑得很讽刺。

从来没有想过。

不喜欢的,不会努力的去喜欢。

所以她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对他的追求,他就一直将她屏蔽在了心门之外,她其实怎么敲都敲不开的。

而她还是不顾一切的飞蛾扑火。

够了。

她站起来,从沙发上站起来。

白色的大毛巾掉在地上,她趾高气昂的模样,说着,“翟安,你真的很冷血。”

翟安没有反驳。

总是对她的质控,冷漠待之。

文妍转身离开。

她脚步终究停了停,她说,“翟安,我能够给你翟奕犯罪证据的唯一交换条件,就是我们上床,其他一切免谈,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有为古歆妥协的一天,但是会等。”

话音落,文妍大步走了出去。

翟安看着房门的方向。

窗外还下着小雨,冰冰凉凉的感觉很冷。

他能够体会文妍如死寂一般的心,就如当初自己一样。

可是同情不是爱情。

爱情不是怜惜。

爱情,总是在他身上,阴错阳差。

……

翟安和文妍分手的消息,在翟氏传开了。

文妍2、3天没有来上班了,翟安不闻不问。

人力资源也找不到文妍,问翟安,翟安也说不知道。

所以公司的流言更多了。

大多数人都认为是翟安和文妍的分手,文妍接受不过来这份打击,所以把自己封锁了起来。

这些风风雨雨,翟安也有听到,但他从来不会理会。

这两天。

翟奕反而又安静了。

那天传出来说要卖掉手上的股份,这两天,又突然毫无动静。

翟安不知道翟奕要做什么,但他肯定知道,他不会做什么对他而言,会有利的事情。

有时候越是沉默,越是在蓄势,准备着爆发。

他眼眸微动。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古歆推开房门。

上次之后,就自然的告诫了自己,不能就这么推开被人的房门,很容易撞见一些不好的事情。

而那些不好的事情,也撞见得不少了。

翟安看了一眼古歆,看着她穿着职业套装,正式了很多,身后跟着一个女人,也穿的很正式,大约是她的秘书。

她手上拿着一份文件,带着她的秘书坐在他的面前。

他放下手上的钢笔,看着她。

“翟经理。”古歆说,然后从她手上的文件夹里面,拿出一张黄灿灿的请帖,“明天晚上8点钟,《疯狂大作战》预开播,邀请您到场观看,请你6点半先到请帖上的地点用餐。”

翟安看着里面的请帖。

“我爸让我过来亲自送给你。”古歆补充。

“嗯,我会准时去。”

“谢谢赏脸。”古歆嘴角一笑。

“还有其他事儿吗?”翟安问她。

这么明显的逐客令,古歆也不是笨到完全听不出来。

“可以带家属一起。”古歆提醒。

翟安看了她一眼。

古歆站起来,“明天见。”

翟安微点头。

古歆离开。

带着秘书一起,离开。

这两天《疯狂大作战》第一期节目制作剪切完成,邀请了比较有影响力的娱乐影评人士以及其他商业合作伙伴包括赞助商,还有明星大腕一起对第一期节目进行内部观看,想要一档节目能够大红大紫,营销噱头也要做足。

古歆今早,接到她爸的通知,说让她亲自送请帖给翟安。

她甚至没有一点拒绝,有时候会习惯性的去妥协那些,她其实很讨厌做的事情。

她给自己这种行为命名为成熟。

从没有现在这般,突然很渴望成熟。

成熟的处理任何一件事情,成熟的去对待任何一个人。

电梯到达。

她走了进去。

秘书按下LG的楼层,她的眼眸看着数字,其实内心在恐惧。

恐惧的勉强着自己接受那些自己觉得无法接受的事情,她想总有一天会突破自己。

笨鸟,也可以慢慢飞起来。

电梯总算是安全到达了大厅。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是有些心慌。

她带着秘书走向小车内。

其实,不只是来给翟安送请帖,她还要给其他人送请帖,本来这差事是综合部经理来完成的,古歆觉得,既然他爸都那么有心机的让她来给翟安送了,倒不如,所有人的请帖,都她来送。

她这么说的时候,她看到古老头脸上掩饰不住的激动情绪,分分钟就是一部煽情剧。

古歆实在是觉得,他爸对她的要求果真是好低。

一个上午,终于将所有的请帖送了出去。

她回到办公室。

下午,和策划部再次确认了明天晚上的预播放开幕形式和安排。

大多数时间她都只是在学习而已,很多策划上面的事情,她提不出来更好的建议。

忙碌着一起的准备工作。

第二天下午6点。

翟氏邀请了所有重要人士在距离文城最近的豪华大影院旁边的高级宴会大厅用餐。

用餐只是简单的一个形式。

但不难看出,主人的心思。

所有人的位置上都摆放着一份精美的礼品,出手其实很大多,都是用金条做的,《疯狂大作战》的周边纪念品,第一批总是很有市场价值。

古歆被他爸小心思的安排在了翟安一桌。

古歆难得拆穿那老头子的阴谋。

她以主人的身份在那一桌吃饭,当然吃得并不好,时间本来就不多,但作为主人,一一敬酒还是应该的。

所以她拿着酒杯,一桌子人,亲自喝酒道谢。

古歆都觉得自己很伟大。

到了翟安。

她如和其他人喝酒一般,亲自给翟安到了小半杯。

她其实敬酒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是自己喝得比较多,其他人喝得少,敬翟安的时候,就让翟安喝得更少了。

翟安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他就酒量也不好,也不用逞强。

一圈下来。

古歆觉得还好。

不是特别难受。

但也不是毫无感觉。

她前几天还信誓旦旦的说不要喝酒了,这才坚持了两天,还是坚持不住。

果然还不算太成熟。

她觉得有些忧伤。

晚餐吃的时间不长,吃完之后,所有人就去了大影院的特定包房。

房间很豪华很大。

超级VIP享受。

现场很多记者,早就在此等候。

这次的娱乐节目,为了加大影响力,电视台用了电影发布会的方式,进行了大肆的宣传。

主办人员以及参演明星会接受媒体半个小时的采访,随后才会对节目进行观看。

古正英和古歆、这档节目的导演,参加真人秀的明星一起,一共10个人。

“古董事长,对于这次文城电视台全权投资即将在电视台播放的《疯狂大作战》这档娱乐节目,对比起其他几家电视台也将在近期陆续上演的娱乐节目,你对此有何看法吗?”

“这都是市场的一个正常的竞争,我当然是相信我们自己的节目,当时在筹备这档节目的时候,我也亲自参与和吴导沟通,我对他的娱乐能力,信心很足。”

“从现在目前曝光的一些宣传片,不难看出这档娱乐节目有结合外国的一些娱乐因素,观众对此也有褒贬不一的异议,吴导你有什么想要给大众一个解释的吗?”

“每一档节目推出来都会有异议,这个无可厚非。《疯狂大作战》这档节目我从最开始策划的时候,就没有否认和外国你们想的那些某节目有异曲同工的地方,而且我本人也是在国外长大,受外国的娱乐影响比较多,自然有些偏国外化,但绝对不是某些观众非议的那样,所谓的抄袭。我的这档节目有我自己的幽默,下周六就将在文城电视台黄金时间播出,我相信《疯狂大作战》会颠覆大众对传统娱乐节目的喜爱。”

“吴导给自己这档节目打多少分?”

“我自我感觉肯定还是很好的,我对自己有信心。但自己打分,我觉得或许就太主观了点,倒不如,问问我们董事长。”吴导笑着说道。

记者又问着古正英。

“99分还是有的。”古正英笑着说,“那1分,我勉强就不给他了,反正,也没有什么节目可以超过我心目中这个分值了。”

所有人都被古正英弄笑了。

记者又询问了明星们,录制节目的一些事情。

现场气氛很好。

“古小姐。”记者突然开口道,“据我所知,你是第一次接触娱乐节目,听说你有全称参与策划工作,也经常有记者拍到你在现场看着录制,对此,你能说说你对这档节目的一个期待吗?”

“当然很期待,期待收视大发,弹爆最好!”古歆说得直白。

台上台下的都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是我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我觉得大家其实都很辛苦,为了这档节目我,我们吴导是大半夜大半夜的加班,工作人员当然也是,每个游戏环节都是提前找人来测试,不好笑的不好看的,统统掐掉,我们一期节目策划至少20个游戏项目,但是最终观众看到的都只有2、3个,那些其他的,都是我们认为不够完美而淘汰的。”古歆对着记者一字一句说着,“我相信天道酬勤,付出这么多的努力,没有回报,简直天理不容。”

现场所有人又笑了。

本来前面说得还挺好的,后面那句天理不容,又暴露了她的二货气质。

但也挺好的。

第二天的头条出来了,“周末不看《疯狂大作战》,古小姐告诉你,天理不容!”

据说,这个标题很火爆。

甚至还成了网络流行体。

网友调侃着都用了“你不做XXXX,XX告诉你,天理不容!”

采访了半个小时,不多不少。

所有人回到座位上。

古歆坐在了翟安的旁边。

翟安整个过程一直很安静。

因为他坐的位置很显眼,毕竟是赞助商,最不能得罪的衣食父母,所以安排的自然都是最好的位置。

所以她一眼就能够看到翟安,很安静的坐在那里,没有什么表情。

其他人笑的时候,他会笑一下。

其他人沉默的时候,他会很沉默。

他其实在这档节目有着绝对贵宾地位,但他低调得,甚至很多人不知道,他是赞助商。

更奇怪的是,翟安没有把文妍那碧池带过来。

虽然很讨厌那女人,从内心深处骨髓里面讨厌着,但莫名觉得,有那个女人在,或许不会那么尴尬。

整个电影院很暗。

偌大的屏幕上播放着娱乐节目特有的欢快音乐,是由参加真人秀的明星一起演唱的主题曲,曲风很好,旋律很容易让人熟知。

1个半小时的时间。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看完。

第一期节目后期剪切花了至少1个月时间,没日没夜的,不停的修改修改修改,最终这一个半小时,效果明显。

所有人几乎都在笑得很由衷。

古歆自然就是其中之一。

她笑点本来就低,很容易被人逗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而观看节目的时候,她的笑声就特别的夸张,夸张到,都忘记了身边坐着的人是翟安,她自娱自乐的能力很强。

翟安其实觉得也挺好笑的。

但真的不觉得,有那么好笑到,甚至断气的地步。

观看结束。

古氏一一送他们离开。

古歆看完了之后还在笑,特别是对某一个镜头,一想到就忍不住笑,就和表演那个镜头的明星热聊着,古歆很自来熟,圈子里面的大多数明星她都认识,而且还能够攀上关系,有时候翟安觉得,古家的教育对古歆也不是完全的很空洞,至少,对于电视台而言,她从小就接触的娱乐圈给了她很多娱乐方面的敏感度以及娱乐交际能力,其实这份能力,很强大,只是被很多人忽视了而已。

他转身,离开。

刚离开。

突然听到身后有一个在叫她。

翟安回头。

古歆大步上前,“翟安。”

“嗯。”

“有空吗?”

“有事儿?”

“嗯。”古歆点头。

刚刚还和别人笑得前仰后合的人,现在突然似乎就变得严肃了些。

翟安抿唇,“公事?”

“私事。”古歆低头看了看时间,“有点晚了,如果不方便,我下次找你。”

“没什么,就在这地方说吗?”

“前面有一个咖啡厅,环境很好,走过去只需要3分钟不到。”

“嗯。”

古歆和翟安并肩离开。

3分钟的路程,真的很近,两个人没说什么话,就坐到了咖啡厅的一个靠窗边的位置。

窗外,文城的夜晚依然,星光灿烂,美不胜收。

两个人都点了咖啡。

古歆开口说道,“我知道翟奕和你父亲以及你的交易了。”

翟安薄唇轻抿。

“我就是给你说一声,你不要用股份来逼翟奕了。我和他达成了共识。”

翟安看着古歆,“他告诉你了。”

“告诉我了,而我并不觉得很不能接受,反而还觉得你和你父亲有些卑鄙。当然,我知道我也没什么资格去责备你,你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我给翟奕打抱不平反而觉得我有些虚伪。那毕竟是你们家的事情。”

翟安有些冷漠的脸色,无动于衷。

“我突然只是有点想问你,你是不是很想我和翟奕发生关系?”古歆问他。

“我只是很想拿回翟奕手上的股份。”

古歆觉得,这个答案,还挺好。

公正公立。

半点没有私人感情的存在。

翟安说,“因为想要拿回股份,所以我现在想要你和翟奕上床。”

上床两个字,说得清清楚楚。

分明刚刚平静的心,分分钟就会被跳动起来。

她看着翟安。

看着翟安冷漠的脸色。

“我没想过将我们家的战争拉扯在你的身上,但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没办法避免。我原本也有打算,在最近告诉你翟奕和我父亲协议的事情,我没想到翟奕会主动给你坦白,显然,他做得很对。”翟安说得直白,“他这么说了之后,至少你不会恨他。其实,你也不用恨他,他是真的很喜欢你。”

“你想说什么?”

“他那么喜欢你,你这么喜欢他,上床应该不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既然如此,你们就上床吧。”翟安说,“而我就可以要回那原本是我父亲浪费在我身上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古歆狠狠的看着翟安。

翟安很冷漠。

冷漠的说,“如果你们觉得不划算,我还可以用市面上的价格购买。甚至可以提高百分之五。”

古歆觉得自己那一刻好像突然说不出一个字。

她有点想要暴走。

她不停的告诉自己,冷静。

成熟的人,绝对不会在外面,当着外人,乱发脾气的。

她深呼吸,默默的深呼吸。

“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我给你开出的条件,随时有效。”

“翟安。”古歆叫着他的名字,好在口气是平稳的,她说,“其实今天找你来,不是想要说股票的事情,这不是我的主题,我没想到,你那么重视。”

她真的没有想到,翟安会一本一眼的和她谈交易。

她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我是商人。”

“现在知道了。”古歆说。

翟安显得有些冷漠。

古歆看着翟安,一字一句终究开口道,“你知道文妍有可能杀了我们的孩子吗?”

翟安脸色有些微变。

古歆应该是想不到这么多的。

“你知道?”看翟安的脸色,古歆揣测。

“翟奕告诉你的?”

“嗯,他提醒我的,但是都没有证据。”古歆直白。

“没有证据的事情,我从来不相信。”

“你就不能不和文妍交往吗?!”古歆有些忍不住的,声音大了些。

翟安蹙眉。

“我真的很讨厌她。”古歆说着,“我真的很讨厌她,何况,万一真的是她做的,你就不会觉得有些难受吗?和这么一个杀了自己孩子的杀人凶手在一起!”

“孩子的死,和其他人关系不大。”翟安说得直白。

古歆一怔。

她这两天又开始做恶梦。

各种噩梦。

梦里面就是文妍双手是血的抱着一个婴儿,自己不管怎么哭怎么疯狂的反抗,文妍就是能够安全的,狰狞的在自己梦里面重播,甚至到最后,她还能看到文妍和翟安,相拥的背影。

她以为自己可以不去在乎那些事情,但那晚上被翟奕挑起来之后,她发现她真的是一分钟都没办法安静,一安静下来,到处都是血腥一片。

所以,她是有些受够了,受够了,翟安和文妍在一起。

翟安可以和任何人,但就是不要和文妍。

每每一想到文妍有可能杀了她的孩子,而翟安还对文妍如此嘘寒问暖,她觉得她会疯。

总有一天会被逼疯!

她甚至今天晚上还想的是,当着翟安的面质问文妍。

可惜。

文妍没来。

没来,也没关系,她可以先告诉翟安。

而翟安的冷漠,让她有些惊慌,她觉得自己,好像是说服不了他。

翟安说,“古歆,孩子的死,和你关系最大!”

是吗?!

是吗?!翟安。

孩子的死,是她咎由自取,是她不负责任!

一切都是她的错?!

她咬着唇,紧咬着唇瓣就这么看着翟安。

眼眶有些模糊。

这是流产后这么久以来,在当时两个人箭弩拔张到极点的时候,翟安都没有责怪出来的话,到现在,过了大半年时间,终于说了出来。

终于说出来,他怪她。

是她没有保护好,他们的孩子。

是她……

翟安无动于衷的看着古歆有些崩溃但极力在强忍的情绪。

他说,“我看事情比别人看得更彻底,所以观点可能和你们有所不同,你不用太放在心上。而孩子的事情也是过去式了,我甚至不想再提起。”

“好。”古歆点头。

很努力的让自己说了一个字。

好。

以后不说了。

不谈感情不谈过去,什么都不谈。

翟安看了一眼古歆,面不改色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拿出几张钞票,放在桌子上。

古歆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任何动作。

翟安离开的时候说,“股票的事情,你再回去和翟奕商量一下,与其都不好过,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

所以。

他现在在乎的,真的只是,利益相关!

周五了!

所以宅会习惯性的二更。

二更时间会有点晚,更新了了会在群里面通知的。

相互转告。

宅愉快的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