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他儿子,出生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清咖啡厅,本来就夜深了,现在似乎就剩下自己一个人。

她看着面前几张冰冷的钞票……

古歆起身,离开。

她走向大门口,招揽了一辆出租车。

坐在出租车后很久,司机问了几次去哪里,她都没有回答,冷冰冰的一个人,显得有些孤独。

司机有些不耐烦了,正准备冒火的时候,古歆说了一个地址。

司机唧唧歪歪的说了句,开车往目的开去。

出租车停靠在了一栋奢华的别墅门口。

古歆下车,付款。

王忠莫名其妙的看着古歆深更半夜的出现在这里,还一脸气势汹汹的模样。

古歆也没有给王忠打招呼,直接就往2楼上去。

王忠犹豫了半秒,还是没有阻止。

古歆直接推开了莫修远和陆漫漫的房间。

当时莫修远正准备关灯睡觉。

一转头,就看到古歆出现在门口,差点没把人吓死。

他瞪着古歆。

古歆根本就没有看莫修远一眼,直接走进去走向睡在大床上的女人,抱着她。

下一秒,就昏天暗地的哭了起来。

莫修远脸部有些抽搐。

陆漫漫本来已经在半昏半睡的状态,突然就听到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硬是好半响没有反应过来,当抬头看到古歆趴在她肩膀上哭的时候,整个人跟莫修远一样懵逼。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陆漫漫挥手让莫修远出去。

莫修远皱了皱眉头,还是转身出去了。

出去后,没有关门,所以古歆的声音就这么震耳欲聋的一直在别墅里面萦绕,楼下客厅中的两个大男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继续无语装聋。

哭了整整半个小时。

绝对没有夸张。

古歆擦了擦鼻子,满脸泪花的坐了起来,看着陆漫漫,哽咽的说着,“我难受死了,所以需要发泄。”

“我看出来了。”陆漫漫起身,去给古歆拿了一张湿纸巾。

本来今天晚上的开播首映,古歆打扮得还算精致,这么一哭之后,眼妆全花了,看上去很狰狞,而她不知足的用湿纸巾胡乱擦拭着眼泪,更没办法看了。

陆漫漫无语,她又重新拿了一张,抓开古歆的手,一点一点帮古歆擦拭,擦得很认真,还很温柔。

古歆看着陆漫漫的模样,鼻子一酸,“漫漫你对我这么好,让我想起小时候每当我哭的时候,你都对我这么温柔,然后我又想哭了。”

“大小姐你别哭了,再哭别墅都被你哭塌了。”陆漫漫笑了笑,将她脸上的妆擦了干净,露出她白皙,带着些红润的脸颊。

古歆吸了吸鼻子。

“怎么回事儿,哭得要死要活的,谁招惹你了?”

“翟安那个王八蛋。”古歆狠狠地说着。

陆漫漫笑了一下,“他怎么招惹你了?”

“别说了,说出来就一肚子冒火。”古歆似乎是不想去回忆了,“我本来打算学着你们成熟人的作法,默默地不啃声的自己消化了然后当没事儿人一般的继续生活,比如刚刚在翟安气得我很想站起来将面前的咖啡泼他一身时,我简直是用了洪荒之力总算是控制住了,但一走出咖啡厅我就发现我装不下去了,然后咬牙切齿的就来这里了。”

“现在好点了没?”

“好多了。”古歆点头,“我刚刚差点以为我要被憋死。”

“要不要喝点水?”陆漫漫看她平复了,问道。

古歆从小就是憋不住事儿的人,但凡受了委屈,绝对会发泄出来,现在能够锻炼到不当场发作,也算是进步了。

“嗯。”古歆点头。

陆漫漫离开房间,站在2楼楼梯上,“帮我倒杯温开水上来,莫修远。”

莫修远抬头看了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去倒水。

陆漫漫又回到房间。

古歆就坐在床边,刚刚的大哭让她现在还有些抽搐,看着陆漫漫回来,忍不住问道,“我刚刚是不是很难看?”

“你还知道要顾及形象?”陆漫漫忍不住打趣。

“我也是爱面子的好不?刚刚也不知道你家男人看到没?”

“看到了。”莫修远说,“我还以为你死了老公。”

古歆脸色不悦。

“后来一想,你没老公的。”莫修远神补刀之后,将温开水放在床头,离开了。

古歆看着莫修远的背影,抱怨,“你男人真不会温柔。”

“那是对你。”陆漫漫嘴角一笑。

“……”古歆瘪嘴。

不带这么秀恩爱的。

“好了,现在你认真的告诉我,你到底刚刚在哭什么?翟安对你说了什么?”陆漫漫表情有些严肃。

每次一严肃的时候,古歆就会乖乖听话。

古歆咬了咬唇,“就是觉得翟安好像是变了,变得很冷漠,根本就亲近不过来。”

“所以你心里面难受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否认。”古歆说,“以前没觉得翟安这么冷,这么难以靠近,突然变得那样,我接受不过来也很正常。”

“然后呢?”

“之前在我和翟安结婚的时候,翟奕和他父亲签了转让股份协议,协议条约是翟奕不能和我发生关系,否则协议自动失效。现在,翟奕不碰我,因为股份。而翟安今晚明确给我说,让我和翟奕发生关系,为了得到翟奕手上的股份。”古歆看着陆漫漫,“你觉得我悲惨不?感觉自己成了砝码了。”

“嗯,是有点。”陆漫漫点头。

“还有啊,我们都怀疑文妍对我孩子当时流产时做了手脚,但是翟安还是和文妍交往,我劝说翟安,翟安拒绝。”古歆看着陆漫漫,“翟安是怎么什么都不在乎吗?还说,孩子流产最大责任是我,所以我不能怪任何人,包括文妍。”

“翟安有他自己的观点,和你不一样,也正常。”陆漫漫说。

“我就是心里面憋屈,所以就到你家来发泄了。”古歆似乎也不打算纠结这些事情,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当自己想不明白的时候,就选择不去想明白。

虽然现在在学着慢慢成熟,但终究,人不可能分分钟就改变得那么彻底。

“漫漫,你说我刚刚有没有吓到我干女儿啊?”古歆突然有些心惊的说着,“她才这么小,万一被我吓到了怎么办?会不会在你肚子里面做恶梦。”

“你别跟莫修远一样没常识好不好。”陆漫漫翻白眼。

古歆嘟嘴,“我也是担心她。”

“你担心她,下次就别深更半夜的出现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中邪了!”莫修远的声音,又这么冷冷冰冰的响起。

古歆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修长的身子走过来,自然的将陆漫漫搂进怀抱里,一副亲昵无比的样子。

古歆皱了皱鼻子。

她才不想和莫修远这种妻奴一般的男人计较。

她从床边站起来,对着陆漫漫说道,“我走了。”

“开车了吗?”

“没。”

“司机呢?”

“让他提前回去了。”

“我让秦傲过来接你。”

“不用了,我找个出租车。”

“你以为这里会有?”陆漫漫真不想戳穿古歆的智商。

这种富人区怎么可能会有出租车。

古歆瘪嘴。

陆漫漫给了一个眼神给莫修远。

莫修远有些不爽的拿起电话,准备拨打。

刚准备打出去,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莫修远皱眉,接通,“叶恒。”

“阿修,我现在很紧张。”

“怎么了?”

“我马上要当爸爸了。”那边说,“妈的,我发现我从来没这么紧张过,我要分散注意力注意力。”

叶恒在那边鬼念鬼念的。

莫修远脸色有些沉,大概是没有听懂叶恒的意思,声音严厉了点,“你说清楚,到底怎么了?”

“唐夭夭现在在产房,马上要生了!”

“……要生了?”莫修远重复,回头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感觉到莫修远打电话的异样,也这么看着他,细心一向,突然明白,“唐夭夭是不是要生了?”

莫修远点头。

“现在在医院?”

“嗯。”

“走,我们过去看看。”

“现在很晚了。”莫修远提醒。

“莫修远,叶恒是你最好的朋友,他现在肯定很紧张,你好意思不去陪他吗?”

“我去就行了。”

“你确定要把我一个人放在家里?”陆漫漫威胁。

莫修远抿唇。

古歆在旁边笑。

就知道莫修远是妻奴。

“就出门一个小时。”莫修远想了想,妥协。

“赶紧收拾东西,我去换衣服。”陆漫漫激动的往衣帽间里面跑。

莫修远连忙眼疾手快的逮住她,“让你小心点的,动作别这么大。”

两人就一起进了衣帽间。

古歆站在外面等他们。

麻痹。

两个人太恩爱了!

赤果果的在炫耀。

莫修远和陆漫漫换好衣服一起出来,陆漫漫开口道,“古歆,我们送你。”

“嗯。”

几个人一起出门。

莫修远开车,开得巨慢。

古歆急性子的人就不说了,分分钟就可以暴走的节奏,这龟速她觉得她跑步都能够跟上。

一向毕竟平和的陆漫漫都接受不了了,她忍不住问道,“莫修远,你今晚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

“是没戴隐形眼镜吗?”

“我不近视。”

“是晚上不习惯开车吗?”

“我经常开夜车。”

“那你开这么慢,是准备做哪样?!”陆漫漫终究忍不住,声音大了些。

古歆就坐在后排,看笑话。

总觉得这两个人的互动,分明很有意思。

“我不喜欢开快车。”莫修远一字一句。

“那我平时是撞鬼了?”陆漫漫狠狠地问道。

莫修远脸色有些难堪。

然后从20速度提高到了30。

古歆忍不住大笑。

陆漫漫已经不想和他多说了,她觉得她真的会被这个男人气死,估计最憋屈的还是叶恒,刚刚说话去陪他的,指不定到了,孩子都在叶恒手上了。

这么龟速龟速着,就到了市中心私立医院。

三个人走向妇产科。

叶恒在走廊上,有些坐立不住。

叶半仙坐在走廊的凳子上,显得很平静,口中还念念有词,陆漫漫琢磨着,应该在念经。

走廊上的两个人都转头,看着他们。

叶恒忍不住怒吼,“阿修,我他妈以为你出车祸了,你特么的从你答应我过来陪我到现在,用了40分钟,我他妈的平时只需要10分钟!啊……痛!”

叶恒哀怨的转头看着叶半仙。

叶半仙刚刚出手太快,陆漫漫都没看清楚。

反正最后就看着叶恒抱着自己头,很委屈的样子。

叶半仙对着莫修远恭敬了很多,“大少爷,劳烦你亲自来。”

莫修远微点了点头。

叶恒在旁边翻白眼。

叶半仙一个眼神。

叶恒更不爽了。

莫修远一个眼神。

叶恒瞬间安静了。

古歆就觉得,这群人都是二货,叶恒是大二货!

“里面情况怎么样?”陆漫漫开口,询问。

“进去有2个多小时了,但就是没有生出来。”叶恒说,“也不知道唐夭夭吃什么的,没力气吗?”

“要不你去生生试试?”陆漫漫口吻不好。

叶恒不说话了。

“倒是,顺产的话,老公是可以陪同进去的,你干嘛还站在这里?”陆漫漫看着叶恒。

叶恒表情有些奇怪。

“你怕?”陆漫漫问。

“谁怕啊!我就是见不得女人流血而已。”

“直白点不就是怕了。”

“我说陆漫漫,我什么时候怕了,哥天不怕地不怕。”

“那你进去陪着夭夭啊。”

“你别逼我。”叶恒很是激动。

陆漫漫睨了他一眼,带着些不屑。

叶恒受不了,往产科里面冲了进去。

所有人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恒离开的方向。

这货,果然很二。

叶恒站在产科门口,脚步开始有些徘徊了。

护士看着他出现,连忙上前,“是做好心理准备陪同产妇了吗?她现在状态不太好,你去帮她加油!”

“我又不能帮她生。”叶恒有些打退堂鼓。

“哎呀,你别这么想,有时候孩子呢也想提前见到爸爸,爸爸一来会生得快,不信你试试。”护士劝说着。

叶恒半信半疑,“真的?”

“真的,我们遇到很多都是这样的。”

然后叶恒就被护士给带了进去。

叶恒总觉得今晚的自己,智商有点低。

他看着躺着的唐夭夭,她撕心裂肺的声音小了很多,脸上都是汗水,整个人似乎用尽力气,却依然,毫无效果。

叶恒走过去,“唐夭夭。”

唐夭夭一怔,转头,下体的剧痛让她几乎说不出一个字,她好久才说,“叶公子……啊……”

又是一阵无法言语的刺痛。

叶恒看着唐夭夭的模样,看着她紧紧的抓着床单,那种痛楚,是装不出来的。

“你实在生不出来,就选择剖吧,我其实不会要求你一定要顺产的。”叶恒说,也找不到什么词语和唐夭夭交谈。

“不,不……我再试试……啊……”唐夭夭尖叫,手心捏着床单的手,更加的用力了。

叶恒站在那里有些拘束。

护士从挡着的屏风处过来,看着叶恒,有些无语的说道,“你不能拉着你老婆吗?没看到她很难受?!”

“……”叶恒抿了抿唇。

“啊……啊……”唐夭夭尖叫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叶恒听到医生说,“才开了2指。”

他听不懂。

但在唐夭夭下一次的尖叫声中,他猛地握住了唐夭夭的右手。

唐夭夭转头看了一眼叶恒。

“嗯啊……”唐夭夭使劲。

叶恒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的力气可以到这个地步,他甚至感觉到她的手指都快掐进了他的手心中,带着疼痛感,还潮湿一片。

“唐夭夭你加油……”

“啊……”唐夭夭每次使劲的时候,手就会更用力,身体也会微抬起,脸色从刚开始的涨红,变得有些苍白了。

医生在一个劲儿的让她用力用力。

“开了5指了……”

“7指……”

“8指……”

突然。

“哇……”婴儿的叫声,在整个产房中响了起来。

唐夭夭重重的松了口气。

整个人突然就变得轻松了起来,从未有过的轻松感。

而叶恒,此刻抓着唐夭夭的手,懵逼到,有些不知所措!

那一刻他脑海里面只有一个想法。

他儿子真的,出生了!

啊,二更求月票!

推荐

作者:【寒灯依旧】书名:【暖宠成瘾之凌少凶猛】

他,是天子骄子,富可敌国,天下女人的梦中情人,无数男人的超级偶像,某女的出现后,摧残他的身心,他决定为民除害。

她,是豪门名媛,身份神秘莫测,突如其来的指腹为婚,她偏不承认这可笑的婚姻,某男的降临,她狂烈追求,虐小三,杀情敌,所向披靡。

传闻中他不好女色,性格冷僻,即便这样也抵挡不住众多花蝶,她便是其中一人。她为了求证谣言,以身作则,终于某天揭露他的狼身,她哀呼道,果然,要坚持群众路线,相信群众眼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