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叶恒的憋屈/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个儿子,6斤4两。”护士将孩子抱了过来。

叶恒看着护士,看着那个皱巴巴红彤彤的小不点。

“爸爸抱一下。”护士说,说着就递给叶恒。

叶恒的手还抓着唐夭夭。

此刻唐夭夭没有用力,反而觉得自己手心一紧。

“怎么了,很紧张吗?”护士嘴角一笑,“第一次总是如此的,来,抱着。”

说着,又将孩子递了过来。

小屁孩还在哭,原来婴儿的哭声其实不是想象的那么洪亮。

叶恒还是没有伸手。

护士眉头有些紧了,“你不抱我抱着出去洗澡了。”

唐夭夭看着叶恒,对着护士开口道,“我看看。”

护士又看了一眼叶恒,眼神带着些鄙视,弯腰将孩子放在了唐夭夭的面前。

唐夭夭放开叶恒的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颊。

她其实幻想过很多次她孩子应该长什么样子,没想到生出来,是这个样子,像个小老头,有点丑,却一点都不嫌弃。

唐夭夭看了看。

护士说,“要抱出去洗澡打针了。”

“嗯。”唐夭夭点头。

护士离开的时候,忍不住还看了一眼叶恒,眼神那个直白。

叶恒被护士看得火大。

他怒火的说着,“长得这么丑,谁要抱啊!”

唐夭夭闭着眼睛,刚刚的轻松一过,一股疲倦感涌上。

她迷迷糊糊的睡着。

护士将孩子抱出产房。

外面的人都忍不住涌了上来。

“是个男孩。6斤4俩。”护士说,“家属可以抱一下。”

叶半仙连忙伸手,抱着这个小不点,小不点不哭了,睁开了小眼睛,看着叶半仙,似乎是很好奇这个世界,眼睛都不眨的看着。

“我是爷爷。”叶半仙难掩的喜悦,脸上的笑容很明显。

小不点还是这么看着叶半仙,毫不表情。

陆漫漫、莫修远还有古歆也忍不住伸头过来看着孩子。

孩子皱巴巴的,实在是不太好看。

但就是莫名觉得有个小生命的诞生,神奇中带着新鲜感。

“我能不能抱抱。”陆漫漫开口。

“不能!”莫修远直接答复。

陆漫漫不爽。

“我来抱一下。”莫修远说。

叶半仙将孩子递给莫修远。

莫修远抱着孩子,手法很生疏,看上去很搞笑。

护士都有点看不过去了,“这只手要托着屁股,这样,哎,手到这里来……”

小不点似乎是被莫修远弄得不舒服了。

扯起嗓子就开始哭。

“……”莫修远无语了。

将孩子递给了护士。

护士笑着说,“男人是这样的,慢慢就学会了。总比孩子的爸爸好,都不敢抱。”

“叶恒没有抱孩子?”叶半仙脸色一沉。

“大概是紧张的。”护士笑了笑,“我带孩子去洗澡,你们一个家属跟着,其他人可以等着产妇出来回病房。”

叶半仙陪同着护士去给孩子洗澡打针。

陆漫漫他们在走廊上等唐夭夭出来。

顺产缝针很快。

唐夭夭没多久就被推了出来。

唐夭夭脸上的疲倦很明显,叶恒永远一副,置之度外的模样。

一行人推着唐夭夭回到房间。

唐夭夭躺在病床上,输水。

“陆总你也过来了。”唐夭夭看着陆漫漫。

“辛苦了,多休息,现在你就是在坐月子了,好好养好自己。”

“嗯。”唐夭夭点头。

“生孩子痛吗?”古歆突然问道。

“生的时候生不如死,生完了之后什么都好了。”唐夭夭看着古歆。

古歆点头,没有多说。

陆漫漫又和唐夭夭说了会儿话。

唐夭夭听说陆漫漫怀孕了,就分享了一些怀孕期间的事情,两个人说了有一会儿,孩子也洗完澡打完针回来了,此刻在婴儿床上睡得正想,月嫂此刻也来了,在照顾着孩子。

陆漫漫看时间不早了,转头去喊莫修远。

那个说只能在外面待一个小时后的男人,现在都已经过了2个小时了,还没说要走,反而,此刻和叶恒那二货站在那里一起,看着孩子睡觉。

眼神分明是带着些温情的。

30岁的男人,应该是比26岁的男人,更想要孩子。

“莫修远,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别打扰到夭夭休息了。”陆漫漫说。

莫修远回神,点头。

他搂抱着陆漫漫,准备离开。

古歆跟着陆漫漫他们一起。

“这就走了?”叶恒似乎还有些不愿他们离开。

“照顾好夭夭。”陆漫漫叮嘱。

叶恒瘪嘴。

陆漫漫他们离开。

一离开,房间感觉清静了很多。

叶半仙也在陪了孩子洗完澡打完针睡着之后先离开了,房间就剩下唐夭夭叶恒还有月嫂。

唐夭夭现在实在是很困了,闭上眼睛就想睡觉。

叶恒此刻却突然跟打了鸡血似的,就是不想睡觉。

看了一眼那个小不点。

刚开始有些激动,现在也就这样。

长得这么丑,他都不好意思带出去说是自己孩子。

他左右看了看,就这么直接离开了。

唐夭夭昏昏欲睡期间似乎看到叶恒离开了,反正她也没有对他有任何期待,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

莫修远开车,依然龟速的先送古歆。

古歆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深更半夜实在是很晚了,她真想自己打车回去。

麻痹的明天她还要上班。

现在凌晨1点了。

按照这速度,她估计要2点钟才能躺床上。

她看着窗外,看着冷清的文城街道。

原来生孩子是这样的。

原来孩子生出来是这样的。

说不出来什么情绪,总就得心里有些隐隐的作痛。

如果孩子没有掉……

她眼眸微动。

陆漫漫似乎是发现了古歆的情绪,她转头,“古歆,你还年轻。”

“哦。”古歆回神,“我没什么的。”

“生孩子这种事情也是靠缘分的。”陆漫漫看着前方的街道,幽幽的说着,“我和莫修远也造计划造了很久,现在才怀上。”

“是吗?”古歆看着他们,“没想到你们会这么迫切的要孩子。”

“感情到了,就会想要孩子。”陆漫漫说。

“也是,结晶,结晶,爱情的结晶。”

“嗯。”陆漫漫点头。

车子一路摇晃到了古歆的小区门口,陆漫漫看着古歆下车,“小心点。”

“你们慢走。”古歆挥手。

挥手看着的小车归属的离开。

然后。

那一刻眼眶就红了。

她从小就爱哭,一点小事就要哭。

现在似乎也改不了这种习惯。

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

对不起。

陆漫漫坐在小车上,看着远远的那个人,站在路灯下,视线越来越远。

她回头,叹气。

莫修远转头看了她一眼,“别叹气,对胎教不好。”

“我就不能有点情绪吗?莫修远。”

莫修远抿了抿唇。

陆漫漫说,“没想到,叶恒这么快就真的当爸爸了。”

“我也没想到。”莫修远说,还很咬牙切齿。

陆漫漫笑了一下,都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对比的。

“你把我手机给我一下。”陆漫漫真不知道,一天背两个手机累不累!

“说了不能用手机了。”

“你能不能有点常识。”

“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实在是无语。

莫修远说,总是很容易妥协,“你准备给谁打电话?”

“翟安。”

“你和她关系倒是很好。”

“我们一起长大的。”陆漫漫提醒。

莫修远将车子停在路边,按下应急灯,拿出电话,“你要说什么,我通知他。”

“……”陆漫漫果真不能对这个男人有太大的期待,“发短信吧,现在很晚了。”

“你说。”

“叶恒当爸爸了,男孩,6斤4两……”陆漫漫开口。

“叶恒当爸爸了,你发短信给他做什么,叶恒知道通知。”

“我怎么说你怎么发,你怎么话这么多!”陆漫漫不爽。

莫修远低头编辑短信。

“男孩,6斤4两,我和古歆今天一起去陪着孩子生的,古歆看上去情绪有些低。今天晚上,从你们分开后她到我这里抱着我哭了很久。”陆漫漫想了想,“就这样。”

莫修远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倒真是为古歆操碎了心。

他发送完毕。

另外一边,躺在床上其实一直只是在假寐的男人,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床头上闪着的信号灯,拿起来,点开。

“叶恒当爸爸了,男孩6斤4两。我和古歆今天一起陪着孩子生的,古歆看上去情绪有些低。今天晚上,从你们分开后她到我这里抱着我哭了很久。”翟安看着短信内容,末了还有一句,“就这样。”

翟安抿唇,不用想也知道,是他表哥转发的了。

他低头,回复,“嗯。”

“嗯?”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给她看了一眼的短信。

嗯是什么意思?!

是知道了还是?!

莫修远说,“嗯代表,翟安知道了,同时在说,他对其他事情特别是你闺蜜的事情兴趣不大。”

“你怎么知道?”

“我智商很高。”

陆漫漫翻白眼。

但不得不说,莫修远说的是对的。

她总是很想很想,撮合翟安和古歆,她始终觉得,翟安才会是古歆的归属,不管怎样,翟奕的目的性太强了。

感情本来就需要纯粹。

她深呼吸一口气。

算了。

强扭的瓜始终不甜。

……

凌晨3点。

叶恒去魅吧庆祝了一番之后,轻脚轻手的回别墅。

他可想过,生了小兔崽子之后,就将自己的生活节奏改变了,梦都不要梦!

他该怎么嗨皮就这么嗨皮!

这么玩的爽够了回家。

其实他还是有些心惊的,平时12点钟绝对有叶半仙的走狗通风报信然后他就会被迫回来,今晚他一口气玩到了3点,居然没有人来叫他回去,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捉摸着也有可能叶半仙兴奋过度,忘了这事儿。

这么想着,刚走进大厅。

整个房间陡然一亮。

叶恒有些刺眼的,眯了一下,睁开的时候,整个人就傻了。

现在什么情况。

叶半仙坐在那里,一脸严肃到脸色紧绷。

叶半仙身边,站了齐压压的一片黑色西装,那个架势。

不怕都是骗人的。

叶半仙揍他,从来都没轻没重的。

他左右看了看,说,“我刚从医院回来,我看唐夭夭和孩子都是睡着了,就回来休息,我一早就去。”

他就是这么识时务。

“跪下!”叶半仙声音一沉。

“我说的是真的……”

“跪下!”叶半仙就两个字。

叶恒猛地一下跪在地上。

麻痹。

男儿膝下有黄金。

这个老头子。

“家法伺候。”叶半仙说,手一伸,一个黑色西装就恭敬的地上了皮鞭。

叶恒急了,连忙开口道,“爸,我是你亲儿子!”

“打的就是我亲儿子!”叶半仙说。

叶恒看着叶半仙一步一步走过来。

“爸,你别这样,这东西打在身上真痛!啊!”叶恒一声痛叫。

硬生生的一个鞭子打在了叶恒后背上。

痛得他面目表情已经扭曲。

我真不是你亲儿子,真不是!

旁边的黑色西装都看的,胆战心惊。

“这一鞭是惩罚你,不抱孩子。”叶半仙说。

说完之后。

又一鞭下去。

“嗯!”叶恒咬唇,忍受。

“这一鞭是惩罚你,深更半夜不知道回家!”

接着。

又一鞭。

“嗯。”叶恒忍得脸上冷汗直流。

“这一鞭是在教育你,该怎么为人父为人夫。”

叶半仙松手,将鞭子递给黑色西装。

叶恒只感觉到背上,一阵一阵,火辣辣的疼。

“起来吧。”叶半仙说,“别让我教你,现在应该去什么地方!”

丢下一句话,就这么走了。

叶恒看着叶半仙的背影,看着他离开后,整个身体才软了下去。

叶家家规。

家法的时候,不管怎样,都得背挺直了,否则死得更惨。

“还不来扶起本大爷。”叶恒痛的咬牙切齿。

两个黑色西装连忙上前。

“刚刚谁递鞭子的?”叶恒站都没站稳,就开始想着报仇了。

那个黑色西装一脸委屈的站了出来,带着胆战心惊。

叶恒踢了一脚。

其实力气不大,“下次别让老子看着你,哎哟喂,痛死我了。”

叶恒一边骂着,一边忍受着痛。

黑色西装忍住笑。

叶恒被黑色西装扶上了小车。

然后直接给送去了医院。

他去的时候,唐夭夭,孩子和月嫂都已经熟睡了。

他趴在自己的陪护床上,后背火辣辣的疼,疼的一个晚上睡不着,好几次想要叫出声,他捉摸着,要他打扰到了唐夭夭和孩子睡觉,他明天可能连床都不用下了。

有些不爽的闭着眼睛,在想怎么让这种生活赶紧结束。

唐夭夭孩子也生了,该走了吧!

他这么想着想着,总算是睡着了。

他真觉得自己就睡了几分钟,耳边就传来了叶半仙阴沉的声音,“你还要睡多久?”

叶恒完全是条件反射的蹦起来。

动作太大,拉扯到了后背的伤,表情已经狰狞了。

“洗漱就起来了,夭夭和孩子都醒了。”

他们醒了关我屁事。

心里不悦,还是转身走进了卫生间。

他都要困死了,困死了。

唐夭夭此刻已经开始在月嫂的帮助下,学着抱孩子了。

她半坐在床上,孩子放在她的手臂间。

唐夭夭一学就会,孩子也很喜欢他抱着,不哭不闹。

“叶太太,你有奶了吗?”月嫂突然询问。

叶半仙退出了病房,离开了医院。

他出现本来就不太方便,就只是为了过来看着叶恒的。

唐夭夭看叶半仙出去了,对着月嫂说着,“是有点涨了。”

“来我看看。”月嫂说。

唐夭夭点头。

月嫂把孩子放在了一边的婴儿床上,帮唐夭夭卷起了衣服。

胸部真的已经涨得很大了。

月嫂用手摸了摸。

“有点痛。”唐夭夭说。

“是有奶了。”月嫂说,“来,让孩子试着帮你吸出来。”

“嗯。”唐夭夭点头。

月嫂去抱孩子。

唐夭夭低头在看着自己的胸部,是真的涨得好大,比她原来的型号至少大了一个。

而她这么看着自己胸部的时候,没发现叶恒已经出现在了病房。

叶恒走出来,也没想到就看到这么一幕。

从唐夭夭肚子越来越大之后,叶恒就没有再让唐夭夭帮他解决身体需求了,有时候反而是自己看片解决,每次完事之后都会仰天长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沦为了现在的地步。

他眼眸看着唐夭夭的胸,莫名有些……

他果然是太久没得到满足了。

就这么一个胸,就让他身体有反应了。

他可是身经百战的!

矜持!

唐夭夭抬头,看着月嫂把孩子抱了过来,然后那一刻,也看到叶恒了。

脸一下有点红。

她连忙将衣服放了下去。

叶恒眼眸微转。

谁愿意看似的。

不就比以前大了点吗?!

哥上个比这个还大的。

月嫂看着唐夭夭的举动,忍不住笑了,“夫妻间什么事情都没做过,孩子都生了还这么害羞。”

不是害羞。

而是,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本来就很淡薄,所以没必要随时随地都坦诚相待吧。

“把衣服掀上去,让孩子来帮你吸一下。”月嫂说。

叶恒就坐在沙发上。

听着说吸这个字,又有些不淡定了。

他抬头又看了一眼。

看着唐夭夭红着脸,将孩子抱了过去,胸部对着孩子的嘴。

月嫂在孩子嘴上摸了摸,孩子像个小猪一般的拱了拱,大口咬着,然后开始用力的吸了起来。

“他在使劲儿了。”唐夭夭说,觉得有些惊奇。

有点力气,但不会很痛。

月嫂说,“涨奶会很难受的,如果孩子能干可以将你的吸通就好。”

唐夭夭点头。

在按照月嫂的话,引导着孩子吸奶。

叶恒坐在沙发上,有些莫名的焦躁,他就看着唐夭夭以及他孩子,看着孩子的小嘴在用力的吸,很用力……

卧槽,这小兔崽子真色。

“不知道出来没有。”唐夭夭问着月嫂。

“应该是出来了,你看孩子在吞咽,吞咽就代表有奶,而且孩子没哭,没哭就是能够满足。”月嫂说着。

唐夭夭点头。

吸了一会儿。

月嫂又说,“吸一下这边胸部。”

“嗯。”唐夭夭点头。

月嫂将孩子抱起来。

唐夭夭还挂着奶水的胸部,就这么出现在叶恒的面前。

叶恒转头。

不看。

唐夭夭现在整颗心都放在孩子身上,根本不知道叶恒现在在想什么。

两边胸部都被孩子吮吸了。

孩子似乎也吃饱了,乖乖的睡了过去。

月嫂拿来温毛巾给唐夭夭擦拭胸部和身体。

唐夭夭看着孩子,虽然有点丑丑的,但这个孩子出奇的乖,就生下来的时候哭过几声,之后,就几乎没有听到他哭了,最多的时间就是在睡觉。

“小暖男一个。”唐夭夭忍不住说道。

之前就听很多贴吧里面的妈妈说孩子生下来后恨不得再塞回去,是受不了孩子的吵闹不停,唐夭夭也做好了很多准备,没想到这孩子,这么乖。

“是啊,我带了这么多孩子,就这孩子最乖,不吵不闹的。”月嫂说着。

唐夭夭又笑了笑。

叶恒估计是被人忽视得太过彻底了,他心情极度不爽,“我饿了。”

唐夭夭一怔。

这一刻似乎才发现叶恒的存在。

“爸刚刚带来早餐了,在那边餐桌上,我和阿姨都吃过了。”唐夭夭提醒。

叶恒觉得唐夭夭对他太冷淡了。

但他没有表露出来,去那边吃早餐。

一个人吃的食不知味。

唐夭夭的视线几乎都放在了孩子身上,时不时的月嫂说话,学着些带孩子的经验。

半上午时分。

陆漫漫和莫修远又过来看他们了。

两个人还带了好多小孩子的衣服过来。

“你躺着就好。”陆漫漫说,“昨晚辛苦了这么久,躺着。”

唐夭夭一笑,“其实我现在身体很好了,都说顺产是当时痛苦,之后就好了,看来是真的。陆总,你也要加油顺产哦!”

“嗯。”陆漫漫点头。

“孩子睡着了吗?”

“刚刚吃了奶就睡了。”

“你有奶了?”

“还挺好的。”唐夭夭笑了笑。

陆漫漫真觉得叶恒这二货,赚发了。

一不留神,儿子都有了。

“什么时候出院?”

“医生说3、5天就可以了,看我的恢复情况。”唐夭夭笑着说,“我感觉我恢复得挺好的。”

“但月子还是要好好做的。”陆漫漫提醒。

“我知道。”

陆漫漫又和唐夭夭聊着天。

转头看着叶恒和莫修远在说着话。

“叶恒,今天抱你儿子了吗?”陆漫漫询问。

“他不一直在睡觉吗?”叶恒说,“长这么丑,也不知道像谁。”

“婴儿生下来都这样的,你家孩子还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月嫂连忙说着。

“你眼瞎啊。”叶恒直白。

月嫂无语。

婴儿生下来本来就这样。

“我捉摸着我儿子以后也没办法好好讨老婆了,阿修,反正你家怀的是个女儿,倒不如就定个娃娃亲,免得以后我儿子没人要,我特么的也没面子。”叶恒说得还很认真。

“不。”莫修远还一本正经的回答。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儿子太丑,看不上我儿子?!”叶恒无比激动。

“……我没想过我女儿嫁人。”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吧。

她终于理解了什么叫做朋友了。

果然都一样二。

唐夭夭笑了一下,对着陆漫漫说着,“其实我看习惯了,觉得我儿子也不是那么丑。”

“你儿子很帅。”陆漫漫一字一句。

“啊?”唐夭夭觉得陆漫漫肯定得有点让她不好意思了。

毕竟,怎么看也都不能说帅。

顶多是看多了顺眼。

“真的很帅。”陆漫漫回忆。

回忆当年无意看到这孩子被媒体曝光时,那惊鸿一瞥的画面。

完全是继承了叶恒和唐夭夭两个人的优点,她当时就看了一眼,就莫名因为长得好看而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谢谢你的安慰。”唐夭夭颤颤的笑了笑。

陆漫漫陪着唐夭夭聊了好一会儿天。

中途孩子又起来吃奶,陆漫漫就在旁边默默的学着,孩子吃完奶醒了一会儿,陆漫漫逗了逗。

叶恒终于第一次抱孩子了。

抱了不超过两秒钟,就将孩子给放下了,说一股奶臭味。

陆漫漫觉得叶恒这二货,总有一天会被自己给蠢死。

中途。

翟安也过来了。

翟安也试着抱了抱孩子。

果然男人天生都不会。

三个大男人轮番抱了一圈,没一个像样的。

最后弄得不爱哭的小屁孩都哭了,各种委屈。

叶恒觉得自己儿子哭起更丑了。

在医院待了一个上午。

莫修远和陆漫漫以及翟安一起离开。

叶恒就眼巴巴的看着他们走。

他现在根本就不敢离开半步的有木有?!

他转头看着唐夭夭。

看着唐夭夭和月嫂将孩子哄睡着了。

整个病房又安静了。

叶恒觉得他得给唐夭夭好好说说话,所以让月嫂先出去了。

唐夭夭看着孩子,转头看着叶恒。

“夭夭。”叶恒坐在唐夭夭的床边。

“嗯。”

“孩子也生了,你是不是应该想着怎么去拍戏了?”叶恒觉得自己真特么的委婉。

唐夭夭笑了一下,“我和我经纪人说好了,三个月后会回到娱乐圈。”

“我到时候再给你笔钱,多少你开个价,只要别让我爸非留着你在我身边就行了,你知道我个人是不喜欢什么母凭子贵的把戏的,何况你生的儿子,颜值太低了点。”

唐夭夭回头看了一眼她儿子。

果然这是一个看外貌的世界。

“好,我知道怎么做的。”唐夭夭点头。

“你只要表现得好好的,我叶公子绝对不会亏待了你。”叶恒保证。

现在一颗心就想把唐夭夭给撵走,然后恢复自己的单身生活。

“嗯。”

叶恒看着唐夭夭答应得也爽快,完全没有他担心的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也算是省了心。

他起身坐回自己的沙发玩手游,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唐夭夭看着叶恒,看了看自己儿子。

她嘴角笑了笑,有点苦涩。

还好是个儿子,至少比女儿坚强。

她捉摸着,她和叶恒应该都没办法,真的陪着他一起长大。

不知道会不会遗憾。

但有时候,人生就是存在很多无可奈何。

……

莫修远和陆漫漫以及翟安一起离开医院后,翟安开车先走了。

陆漫漫和莫修远回到自己的车上。

莫修远开车依然开得很慢。

今天开车的时候,分明边开,还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后座。

陆漫漫真的都不想揭穿莫修远。

不就买了一条粉色的小可爱裙子嘛。

有必要这么这么的嘚瑟吗?!

当时也是去给叶恒孩子挑选衣服,陆漫漫是直接去的男婴区,买了好几套,结账的时候,就看到莫修远不知道从哪里塞了一件粉色的公主裙放在前台结账处。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高傲的,什么话都不说,脸转到一边。

样子就是在说,我就要买了。

陆漫漫真特么的怕自己肚子里面怀的是个男孩!

车子到达目的地。

莫修远将陆漫漫牵下车后,又赶紧将后座装着粉色裙子的购物袋提了下来。

陆漫漫睨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依然嘚瑟。

嘚瑟得要命。

两个人往大厅走去。

莫修远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了看来电,嘴角的笑容突然隐了下去,声音有些严肃,“秦先生。”

“莫修远,休假的事情够长了,是时候开始到帝都来了。”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隐约知道,电话里面在说什么。

莫修远说,“好。”

“明天我会给你出调令通知,你做好准备,下周一到帝都报到。”

“嗯。”

莫修远挂断电话,说,“陆漫漫,我要走了。”

陆漫漫拉着他的手臂紧了紧。

缓缓,点头。

下午6点二更。

周末就是这么任性。

么。

记得给小宅月票哦,妥妥的动力啊动力!

当然,花花草草什么的,宅也爱。

捂脸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