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伤离别/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要离开去帝都了。

陆漫漫其实有些不开心,尽管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

而且秦正箫那个人……

说真的,她不是不相信莫修远,而是现在很明显的实力悬殊。

目前文城文部长一直在医院躺着,偶尔一些公务都是他的秘书直接带到医院处理,因为文部长的一蹶不振,导致现在文城的市长也发生了变化,以前由文部长的亲信上任,前不久,帝都那边直接下达了一个工作调令,调离去了帝都,虽说是高升了,但帝都职位个个都不低,权利自然就小了,最主要的是,文部长的第一副手相当于就这么被消减了。

放在以前,帝都也不敢做得如此嚣张,至少会先和文部长商量,这次几乎是直接就出了命令,而文部长这段时间心灰意冷,也就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反抗。所以现在,文城的市长已经明显是帝都统帅的人了。

这样下去,打击文家的势力,根本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陆漫漫有些忧伤的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想一些事情。

王忠已经开始在帮莫修远收拾东西了,莫修远一直在打电话,应该是在为自己去帝都上任的事情坐着后续安排。

下周一。

下周一。

今天都周六了。

陆漫漫打开电视。

晚上黄金时间段,《疯狂大作战》开播第一期第一集。

刚准备看会儿娱乐节目分散一下注意力,莫修远就直接过来,将电视给换了一个频道。

陆漫漫瞪着莫修远。

莫修远已经打完了电话,坐在沙发上,将她楼抱在怀里,“不是说了,不要看这种吵吵闹闹的节目吗?”

“你知不知道,孕妇的心情会营销胎儿的。”陆漫漫一字一句。

“是吗?”莫修远询问。

“当然,我们母子连心。”

“是母女。”

“莫修远,我要真生个儿子出来,你会不会一头撞死。”

“我不会。”莫修远一字一句,“大不了,再接再厉,为夫可以在辛勤一点。”

“……”陆漫漫无语。

“我周一就要走了。”莫修远将陆漫漫又抱紧了些。

“我知道了。王管家都开始给你收拾东西了!”

“你是不是很舍不得我。”

“没有。”

“我会尽量回来的。”

“你骗我很多次了。”陆漫漫不爽。

去日照区任职的时候,也这么说。

鬼知道,几个月见不到这货了。

指不定下次见面的时候,孩子都生了,不对,有可能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越想,越觉得自己很凄惨。

她说,“要不,我跟着你去帝都。”

“太危险了。”莫修远直接拒绝。

陆漫漫更加不爽了。

她都妥协到这个地步了,莫修远还拒绝。

“秦在箫之所以现在很想这么迫切的让我去帝都,是因为他开始蠢蠢欲动了。”

“什么意思?”陆漫漫认真了些。

莫修远也认真道,“有小道信息,说现任统帅,肝癌,晚期。”

“什么?”陆漫漫有些不相信。

上一世,貌似没有。

他不记得当时统帅得了这病。

这一世,果然是很多都开始发生变了吗?

已经越来越偏离自己原来的轨迹了?!

“信息来源绝对可靠。能够隐瞒这么久,其实已经不简单了。如果不是统帅这段时间频繁出国,可能我的眼线也发现不了。而我们根绝统帅出国去的地方查到了他治疗的医院,尽管保护得非常缜密,但有心,还是查到了,肝癌晚期。统帅得癌症已经有两年了,一直在治疗控制,这段时间开始恶化。”

“这就意味着,现在的统帅继承人都在蠢蠢欲动。”

“对。”莫修远点头,“根据现在统帅的情况,最多不会超过3个月的活命时间,也就意味着,这3个月时间,新任统帅会诞生。”

“你的意思是,这3个月时间你要帮秦正箫打下江山还是说?”

“就是你想的那样。”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心一惊。

心跳莫名开始加速。

这么快,就要开始心动了吗?

比上一世,至少早了6年。

因为6年后她死了,她死的时候,莫修远并未行动。

她狠咬着唇。

“别担心,我会没事儿的。现在秦正箫迫切的想要上位,所以尽管对我不是完全的信任,有些事情还是会让我帮他去做,而我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自己,秦正箫在用他的权利帮我搭桥。”莫修远说,“很快,等阿离坐上了统帅的位置,我就会回到你身边,再也不离开。”

陆漫漫觉得莫修远在给她承诺什么。

她抱着他的脖子,看着他英俊的脸庞。

莫修远低头亲吻她的唇瓣。

两个人如胶似漆的吻了吻彼此。

“莫修远,无论如何,你别死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嗯。”莫修远说,“我不会。”

陆漫漫其实知道,人死不死,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太多的天灾人祸,但她那一刻,就是相信莫修远,不会死。

“叶恒也会跟着我去帝都。”

“为什么?”陆漫漫问他。

叶恒才当爸爸。

“叶恒强烈要求去,叶半仙没有拒绝。”莫修远说。

“你呢?”陆漫漫询问,“你为什么不拒绝?”

“叶恒是我的得力助手,平时看他很傻,其实在辅助我的事情上,能力很强,而我需要他在我身边。况且,他家的企业在帝都也有场子,他跟着我过去,没有人会特别怀疑。”莫修远一字一句,“不像翟安,翟安的身份现在还不适合曝光。”

陆漫漫不再多说。

在大是大非上面,儿女情长真的显得有些渺小。

“漫漫。”莫修远叫她的昵称。

他很少这么叫她的名字。

“其实我本来不应该让你在这么危险的时候怀上孩子,可心里就是不由自主的很想要和你有一个小生命,所以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也算是我任性。现在我要离开,如果我被人怀疑,如果我有一点点蛛丝马迹被秦正箫怀疑,你就会很危险。而我在帝都,很有可能没办法及时的出现保护你,我会让秦傲24小时跟着你,他身边我还会安排一些人保护你。我会尽我最大所能的让你安全。”莫修远说。

陆漫漫点头,“我知道,我也会保护好我自己的,你别担心我。”

“我提醒你的是,在这件事情没有结束之前,你不要出去。这栋别墅的摄像头很多,我会让冷俊成编辑软件通过远程随时监控别墅里面的情况,出现异样他会立即通知你,而你可以通过这栋别墅的一个隐形暗道离开。暗道的地方和通往地点,王管家很熟,如果真的发生了情况他会带着你离开。这是当初我们修这栋别墅的时候,为自己留下来的一个逃生之道,而你们通道离开到达的地方会有直升机在那里等候你们送你们离开去另外安全的地方。”莫修远将陆漫漫抱在怀里,“我能够想到的就这么多,剩下的,漫漫,你要发挥你的智慧,而我相信你,可以保护好自己。”

“我会的。”陆漫漫靠在他的怀抱里,点头。

猛地点头。

“别怪我将你拉入了我的纷争之中。”莫修远说,声音很沉。

“我不怪你。”陆漫漫微微一笑,“而我很高兴,在这么危险的时候,你还愿意拉着我的手不放开。”

“我爱你陆漫漫。”

“我也是。”

两个人相拥着彼此,说着情话。

王忠收拾好行李下来,就看到两个人这般如胶似漆。

老爷夫人大概也是欣慰了。

当年将莫先生送走去接受残酷训练时,他无意听到夫人在给老爷说,说他们这样对阿修,阿修长大了,会知道怎么爱人吗?

现在他可以肯定的告诉他们。

会的。

莫先生的心,没有被冷落。

……

叶家别墅。

叶恒心情甭提多好了。

总算总算,有了正当理由可以离开文城,离开叶半仙的眼皮子了。

他回家收拾东西,不用带在医院那个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地方了。

叶半仙看着叶恒这般神清气爽的模样,恨铁不成钢的狠狠叹了口气。

叶恒就喜欢看他爸对他无可奈何的模样。

心情倍爽。

他指使着家里的佣人帮他收拾行李。

心情美滋滋的。

叶半仙实在看不下去叶恒的样子,转身准备回房。

眼不见为净。

“半仙。”叶恒突然开口。

叶半仙停了停脚步,声音有些不耐烦,“什么事?”

“我这一走也不知道几个月的事情了,我儿子就麻烦你了。”

叶半仙脸上有些抽搐。

叶恒说这种话,让他浑身老骨头都不自在。

那一刻还是没有扫了叶恒的面子,冷声说了句,“不用你瞎操心。”

“话说我就给你说一声,唐夭夭和我就是简单的床上关系,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而且她对我感情也不深,想的就是钱和名誉。回头她要离开什么的,你也别阻止,多给她点钱,当她给我们叶家生了个孩子的报酬,话说我儿子真特丑,你觉得呢?”

叶半仙对于叶恒这种一句话几个弯的方式见怪不怪。

他冷哼了一声,“去了帝都,别只顾着玩。”

“我知道,不就是帮你的大少爷反秦复莫吗?!我知道,我知道。从小就被你教育着,多少还是听进去了的。我会让你家大少爷平安无事的功成身退。”叶恒说得有些不耐烦,“让你这把岁数了,也能安点心。”

叶半仙是一辈子都用在了为莫家的付出上。

据说当年他妈得重病死的时候,叶半仙因为莫家的事情,没能看到他妈闭眼,是他妈下棺的时候,他才回来,让人打开看了一眼,据说那是叶半仙活这么大岁数第一次哭。

他当时就2、3岁,他母亲死的时候他也就哭了几声,还不太懂,所以自然也不会怪叶半仙。

后来长越来,越是能够理解。

有时候想起,还会觉得叶半仙这一辈子,也挺辛苦的。

到现在,他妈的一个小墓碑还放在他爸的房间里,想来这些来,也多少是内疚的。

叶半仙看了一眼叶恒,“你自己也小心点。”

说完,就走了。

叶恒那一刻其实是有些愣怔的。

后背上还有叶半仙打的鞭痕,到现在都还火辣辣的疼,这一刻,却突然听到了叶半仙看上去冷漠其实是一句关心的话。

从小到大叶半仙也没怎么给他好脸色看。

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叶半仙一言不合就会揍他。

他总怀疑自己怎么就能够活着长这么大。

还这么帅!

他自恋的笑了笑,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大床上,看着天花板,有些发呆。

人活在这世界上,总是会有些使命的。

叶半仙这辈子的使命是为了莫家能够重新崛起,所以他为此一直在努力付出了很多代价,而他从出生开始,就是跟在莫修远的后面,听他呼来唤去!

叶半仙曾说过,如果莫修远有危险的时候,他得挡在他前面。

要死的时候,也得他先死。

而这大概,就是他的使命。

……

翟家别墅。

翟安被温情叫回了这里。

吃过晚饭之后,温情带着翟安去了顶楼的花园。

夜色正好。

初春的风,带着有些寒冷。

温情对着翟安说道,“你表哥要去帝都了。”

“嗯。”翟安点头。

表哥有给他说。

还让他,注意陆漫漫的安危。

“你表哥的意思是,3个月内,应该就会有变动了。”温情说,转头看着翟安,“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是啊。”翟安点头。

他能够理解她母亲的心情。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一个离自己远去。

这种滋味。

大概不是常人能够真的接受得过来的。

“你和翟奕的事情,早点解决了。”温情说,“我不希望你再和古歆牵牵扯扯。”

“嗯。”

“还有文妍,你最好别真的和她有什么,这个世界上两个人,一个古歆一个文妍,其他任何女人,就算是找一个七老八十的,我也不会阻止你。”温情说得直白。

翟安笑了一下,“妈,你想太多了。古歆和翟奕他们很好,只是时间问题。至于文妍,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我对她没什么感情。”

“这样是最好的。”温情点头,又说道,“之前送你去训练本来是打算让你协助你表哥尽量保护他的安全,现在你既然选择了从商这条路,既然也答应要巩固莫家的地位,妈就不得不提醒你,翟氏的家业,能拿过来就要拿过来了!莫家不嫌钱多。”

“你打算让爸怎么办?”翟安问她。

“他能够想通,我不抛弃他,他如果执意还要心狠手辣的在商场上作为,结果会怎样,看他自己造化。”温情一字一句。

翟安转头看着外面的星空,“但愿到时候,你能够感化爸。”

“我最大的心愿只是为了,让莫家重见天日。”温情一字一句,“其他,考虑不了那么多。”

想起,当年受过的苦都不算什么。

现在对她而言,莫家能不能重新坐回统帅的位置,才是她最需要关注的。

两母子在天台上站了一会儿。

翟安被佣人叫着,说是翟弘找他。

他离开,走向翟弘的书房。

翟弘脸色有些沉,开门见山的说道,“翟奕的股份现在是什么情况?”

“翟奕现在暂时没有想过卖掉。”

“这就是你为什么会逾期还没有有所行动的原因?”翟弘冷声问他。

翟安沉默。

“我是不是给你说过,如果你不下手,我就会帮你。翟安,你让我有点失望。”翟弘说得直白。

“对不起。”

“算了。”翟弘开口,“你别管了,剩下的事情,我来解决。”

翟安想要说什么,终究,也不觉得自己还能说什么。

有些事情,强迫和自愿,只要是那个对的人,大概都不太重要。

二更求月票!

二更求月票。

二更求月票。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小宅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