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庆功宴上的风波(二)药性/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宴会持续。

很快到了宴会的高chao时期。

全场黑暗,留下了宴会大厅中间的那盏灯光,古正英站在那里,拿起话筒,对各个重要合作伙伴对各个工作人员表示了感谢,全场一阵掌声。

接着。

古正英邀请了赞助商翟安以及导演吴坊一起,对收拾破五进行了现场揭幕,全场的激情的音乐,显得很有震撼力,同时,此刻垒得高高的高脚杯也从上而下的,被倒满了香槟,破五的高层蜡烛也被人推了出来,庆功宴搞得很热闹。

所有人举杯共饮,庆祝。

全场灯光点亮。

工作人员分发庆祝蛋糕。

“蛋糕里面有惊喜,只有一份,谁吃到了,有奖品送。”主持人突然开口道。

现场一下就惊呼了。

如果只是一个上流庆功宴会,大家的参与积极性不会这么高。

员工,自然会更有热情度。

所有人拿到蛋糕之后,都开始在里面找东西。

突然,一个员工尖叫,“我里面有东西了。”

所有人将视线看着那个员工,员工拿出一个小圆球,是一个中奖的巧克力球星糖,上面有一个奖的字符。

全场羡慕的目光,看着那个上台。

是娱乐组的工作人员,负责游戏环节的一个女员工,很兴奋。

“中奖的奖品是,一台价值32万的高配miniCooper!恭喜你!”主持人兴奋的说着,“你运气真好。有请我们的赞助商翟氏集团翟安经理为你她颁奖。”

全场响起颁奖的音乐声,很激动人心。

员工已经激动到不能自己。

翟安上台,将包装好的车钥匙颁给员工。

员工激动得差点跳了起来,她上前就给翟安一个熊抱。

全场人都笑个不停。

翟安也这么笑了笑说着,“恭喜。”

女员工放开翟安。

“来来来,告诉我们,你现在什么感觉?”支持人问她。

“我很激动。”女员工说,“我从没这么好的运气过,真的。之前策划《疯狂大作战》的游戏环节的时候真的是生不如死,现在觉得,果然活着还是好的。”

全场笑得更加疯狂了。

“更重要的,翟经理来帮我颁奖,他可是我的男神,刚刚有点激动,没有好好的感受翟经理的怀抱,我能要求再来一个吗?”女员工大胆的问道。

在电视台工作的人,多少都还是有些娱乐精神。

翟安有些尴尬,白皙的脸颊还有些红。

女员工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其实很多时候,只是为了现场调动气氛而已。

“等等。”主持人连忙说着,“你抱你的男神可以,但你得问问男神的意见!”

女员工上前,“男神,能让我再抱一次吗?我可喜欢你了。”

翟安脸更红了。

他抿了抿唇,“那你愿意将你手上的钥匙送我吗?”

话一出。

全场轰动了。

大家都以为翟安不会开玩笑的。

女员工想了想,“不太愿意。”

“正好,我的想法和你一致。”翟安说,说的还很温柔。

女员工欲哭无泪。

没想到她的男神这么贪财。

台下的人忍不住都笑了,没想到翟安长得帅,情商还这么高。

完全是毫无压力的保持了自己的清白。

古歆也站在人群中,就这么看着翟安。

难得的,她笑点极低的人,整个有他的过程都没笑。

笑不出来。

看着他,就像看到了一只王八蛋!

谁会对着王八蛋笑!

“哈哈,果然谈感情伤钱谈钱伤感情。”主持人连忙见缝插针。安抚了一下女员工,请他们下了台,又说道,“当然,惊喜断然不止这么一个,古氏集团为了感谢各位在一线辛苦的员工,特别对员工进行了嘉奖,每个月参与《疯狂大挑战》的工作人员都可以领取价值5万元以上的精美礼品,庆功宴结束后,到指定地点指定领取。另外,古氏集团也对各位支持《疯狂大作战》的友商表示感谢,特别制作了黄金勋章,送给各位。”

全场掌声。

一个小小的游戏环节结束。

宴会又进入了自由模式。

经过刚刚那一出,现场的氛围更好了。

有福利拿,妥妥的好日子啊!

大家喝得更嗨了。

古歆一瘸一瘸的往厕所走去。

再不跑,真是要吐了都。

她干净去厕所躲了一会儿。

也就躲了不到3分钟,就被人给拖了出去。

她脚痛啊脚痛……

翟安也从厕所出来,就看到古歆被人拉扯着出去,古歆性格不好,没想到还能和下面的人打成一片。

他眼眸微转,看着一个黑色身影,从他眼底闪过。

古歆又回到了人群中。

她是真不想把自己喝醉了,特么的酒醉太难受了,她再也不想挺死在床上。

起哄的人太多。

早知道,她就不提议给员工福利了,搞得她现在很痛苦的有木有?!

酒换了一打又一打。

古歆被迫从服务员手上你过来一杯酒。

她没太注意,反正伸手就拿了一杯。

那一刻似乎还看了一眼,觉得送酒的人好像没有穿服务员的衣服。

但当时大家兴致高,吵得她头大,她也想不了太多,在一个员工的怂恿下,准备一口而干。

刚举起准备入口,手上的酒杯突然被一个人拿了过去。

古歆一怔。

其他人也怔住了,看到了突然出现的翟安。

“喝太多了。”翟安说。

分明暧昧到不行的声音。

所有人的视线都变得暧昧了起来。

谁都知道两个人以前结过婚的,不知道什么原因的离婚了,但关系分明,就比一般的人,亲密了很多,这样看来,完全是激情四射嘛!

“翟经理既然担心我们古经理喝多了,是不是应该英雄救美的,你帮古经理喝啊?”一个员工起哄。

“我酒量不行。”

“那不行,否则你喝否则古经理喝,说好的庆功宴,坚决不推杯的。”有一个员工连忙说着,一副就是要看他喝酒。

“我真不能喝了。”翟安抱歉的口吻,然后拿着酒杯就准备离开。

“不能走。”员工堵住。

大概也是喝高了,胆子也大了很多,完全不分场合不分职位。

翟安有些进退两难。

“我自己还能喝。”古歆从翟安手上拿过来,“就你们这帮人想要灌醉我?姐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千杯不醉!”

话音落,仰着头就准备干了进去。

那一刻,酒杯还是被人拿过过去。

古歆就看着翟安将那杯酒喝了,一滴不剩。

其他人连忙响起了掌声。

“翟经理好样的!”

翟安脸色有些微微变动。

古歆看着他的模样,也有些愣怔。

昨晚上一副恨不得将她算计的体无完肤,此刻又突然这样,这货是有精神分裂症吗?!

翟安将酒杯放下,“你们慢慢喝。”

然后走了。

走了。

走了……

古歆看着翟安的背影。

不是说不要喝了吗?现在又让她慢慢喝?!

“古经理,老实说,你是不是和翟经理有奸情啊,看看看,人家都过来给你挡酒了,我们可都知道,翟经理的酒量是真的不行哦!”员工开始八卦。

很八卦。

“行了行了,真是做娱乐版块的,什么事情都能够被你们扭曲。”古歆说,“我们普通关系。”

“普通,还关系?这话,怎么听怎么暧昧。”

“你丫的是不是酒没喝够啊!”古歆很有气势的说着,“赶紧的,大家和他多喝几杯。”

领导发话了。

下面的人当然不敢违背,连忙轮番轰炸那个员工。

员工兴致也高,大家一起喝得更放纵了。

古歆抬头往翟安的方向看了一眼,立马又被人拉着喝酒。

一帮人缠了古歆好久。

好久,古歆才摆脱掉,然后往一瘸一拐的在大厅中走着,又走向了后花园。

后花园处。

翟安穿着黑色的西装,坐在椅子上。

古歆咬牙,走过去。

翟安是低着头的,他看到了古歆的鞋子,而他是看到了她的鞋子,才知道她出现的,果然,酒精让人意识有些模糊,准确说,是酒精中的某些药物。

他抬头。

抬头,看着古歆站在自己面前。

“你喝多了?”古歆问。

“还好。”翟安口吻冷漠。

“其实你不用来帮我挡酒的,就他们那帮人的量,我还能应付。”古歆直白。

翟安没有说话。

两个人有些尴尬。

总是很容易处于一种尴尬的状态。

“我不会感谢你的。”古歆突然开口。

翟安笑了一下。

笑容,没什么过多的情绪,仿若就只是一个简单的面部表情。

“你昨晚这么对我,我当你是内疚了给我道歉。”古歆说,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

翟安看着古歆的背影,看着她明显更瘸的脚。

能够像古歆这样单细胞下去,也真的挺好的。

他站起来,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

现在宴会也接近尾声了,留在这里最多的,还都是些在喝酒的内部员工,所以他的离开,不会显得不礼貌。

他喝了酒,就不能开车了。

他坐着宴会大厅的专车离开。

身体的反应,开始越来越明显了。

以前听叶恒说过这种药物的感觉,从没体会过,现在也总算让自己多了点见识了。

他身体有些难耐。

好在,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不能忍受。

车子到达他的小区,下车,回家。

坐在沙发上,如此有些寒冷的天色,全身都湿透了。

他以为能够忍受,那是因为,还没到药性最强的时候。

显然,现在身体的反应,已经超乎了他自己的想象。

他还是太高估了自己的自控能力。

他拿起电话。

面前的电话都显得有些模糊了,他控制情绪,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你们给我把音响关了!翟安,你找我?我明天要去帝都了,话说你现在给我打电话,不会是想来给我践行吧!话说我在魅吧,我本来叫了阿修的,但那男人,死活不出来,也是真服了他了,总有一天会死在陆漫漫的手上。你要不要过来?”

翟安控制着情绪,听着叶恒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他说,“叶恒,有没有什么药可以解媚药?”

“什么?”

“我刚刚无意吃药了。”

“你傻啊!”叶恒忍不住吼了句,“那东西能随便吃的吗?哥不是告诉你了吗?那东西给女人吃吃就行了,男人吃多了影响你以后的身体功能的,别贪图一时开心。”

“你帮我拿药过来,我在家等你。”说完,翟安就把电话挂断了。

他忍受不住了。

挂断电话,就冲进了浴室。

又是冷水洗澡。

冰冰凉凉的感觉,让他身体似乎稍微好了一些。

而此刻,在魅吧超级豪华大包房中还在自我嗨皮的男人,看着电话有些发呆。

解药。

这东西能够有什么解药啊!

有的,也都是对身体极其不好的,吃了之后不举都有可能,他也不敢冒险给翟安吃。

这么一想。

最好的解药不就是女人嘛?!

上次听古小姐说什么来着,说翟安喜欢被人上。

他低头连忙翻阅电话通讯录。

兰兰。这妞技术倒是好,但耐力不行,应该没办法好好满足吃药的翟安。

露露。这妞太懒了,在床上根本就不爱动。

欢欢……算了,颜值太低,配不上咱们家翟安。

叶恒翻了翻。

翻了翻。

突然一个激灵。

玛德,他怎么忘了古小姐。

翟安这么有洁癖的人,本来就接受不了小姐的,他可不想第二天一早被翟安追杀。

虽然他可能已经去帝都了。

这么一想。

他连忙拿起电话给陆漫漫拨打。

不用怀疑,接电话的是莫修远,口气很火爆。

叶恒咽了咽喉咙,“我就是想问,古歆的电话号码?”

“深更半夜,你找她做什么?还不快回去睡觉,明天一早还要坐飞机。”

“现在才10点多而已……”

“叶恒!”

“阿修,你就把古歆的电话给我吧,我急用,为了翟安。”

莫修远蹙眉,“什么意思?”

“现在紧急,明天我再给你解释,你赶紧的,把古歆的电话号码给我。”

“你等会儿。”莫修远开始翻电话本,好久,“记好了,1390XXXX6888。”

“好勒。”叶恒说,“阿修,我知道你和陆漫漫分别不舍,但哥们得常识性的提醒你,前三个月不适合同房……”

电话已经挂断了。

他也是好心而已。

真是不懂得感激。

碎碎念叨,叶恒按照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

那边接通,“你好。”

“是我叶恒。”

“叶公子啊,这么晚了,你找我?”古歆倒是觉得稀奇了。

“你激动个什么劲儿,本大爷对你毫无兴趣。”

“……我特么的你哪里听出来我激动了!”古歆口吻很不好。

此刻她正坐车回去,好不容易从宴会厅全身而退。

再不走,今晚就只会挺尸了。

“我就告诉你一声,翟安生病了,很严重,我现在有事儿走不开,其他人也有事儿,你去看看他怎么了!严重的话就送医院!”叶恒一字一句的说着。

“我刚还看他好好的。”古歆似醒非醒,总觉得叶恒这二货,在故意整她。

反正无聊的人,什么无聊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比如在夜场玩什么知心话大冒险,说不定她就是一个游戏环节。

“本大爷没空给你开玩笑,你不去的话,我保证翟安会死在家里面,不信我们明天就看头条新闻。”叶恒说,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古歆真觉得叶恒这货在骗他。

但是那一刻,她还是让司机掉了头。

她给自己找的借口是,今晚上翟安帮她挡了一杯酒,她礼尚往来,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没事儿,她当叶恒神经病。

反正神经病的人她见得也不少。

万一真的有事儿……

她眼眸一紧。

此刻反而有了些紧张,她对着司机说道,“你稍微开快一点。”

“是,大小姐。”司机提速。

古歆想了想,低头拿出手机。

她快速的给翟安拨打电话。

那边一直无人接通。

她打了好几个。

紧张的情绪似乎更加明显了。

翟安不会不接电话,不管对谁……

真的,生病了?

还很严重?!

二更求月票。

二更求月票。

二更求月票!

好啦,已经说三遍了,亲们应该都懂了……

哈哈。

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