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今天的剧情,你猜?/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晚的夜,深邃而妖娆。

古歆让司机快速的停到了翟安的小区,她匆匆忙忙的下了车,直接走进小区内。

这里其实很熟悉,但她没想过,她会再出现。

她咬牙,也不让自己想太多的,走向了电梯。

上次,翟安将密码改了。

她抿唇,试了几个,果然都是失败了。

翟安这么聪明,他修改的密码,她永远都猜不到。

不纠结,她走向公共电梯。

电梯一路到达楼层,然后停在了电梯公共区域。

她急急忙忙的走向翟安家的大门,拍打。

里面很久都没有人回复。

她甚至真的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叶恒那男人给坑了,但因为翟安一直不接电话的事情,又莫名的让她紧张得不愿意离开。

她刚还是还算温柔的拍门,现在几乎已经成了狂敲了。

古歆觉得手都已经红肿的一瞬间,房门突然猛地一下被人打开了。

她手还扬着,就看到了突然开门的翟安,湿润的身体以及异常潮红的脸。

两个人对视了一秒。

翟安以为是叶恒,没想到是古歆。

所以他在一个思维有些晃神中突然听到敲门声,甚至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他需要解药,他真的没有想到,药性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强,强到他看面前的东西都有些模糊不清。

模糊不清的还是看到了古歆,看到了站在门口,一脸不知所措的女人。

身体在蠢蠢欲动,很明显。

很明显。

他咬牙,猛地将房门一关。

古歆那一刻难得的眼疾手快,身体一下子斜了进来。

门关过来,在她身上挤压了一下,有点痛。

翟安狠狠的看着古歆。

古歆那一刻却没有管身体的痛感,忍不住问他,“翟安你怎么了?”

翟安没有说话。

“你脸这么红,发烧了?”古歆踮脚,准备去摸他的额头。

这是烧得又多严重,整个脸都红透了。

翟安猛地推开古歆的手,转身突然就往浴室走去。

那一刻就算思维混乱身体无法自控,翟安也能想明白,叶恒给他的解药,是送了一个女人过来,送的这个女人叫古歆。

果然,他把这种药物太简单化了。

他当时将那杯他知道有药的酒喝进肚子里面时,没想到这种药物可以让自己失去理智,也没想到自己忍受不下来,他对自己的自控力一向很有自信,否则,他或许不会顾及当时的庆功宴会,直接将那杯酒打翻在地上,而不是为了破坏别人的气氛,选择直接喝了进去。

第一次,对自己身体,有了一种无措感。

古歆还站在门口,看着翟安离开的背影。

他刚刚呼吸就很急促,现在离开的脚步,分明还有些错乱。

错乱中,她听到翟安猛地关过浴室玻璃门响起的剧烈声音。

刚开始,她反应迟钝的或许以为真的是翟安生病了,急促的呼吸,潮红的脸蛋,跟发烧很像。

仔细一看,跟发骚更像。

她现在也总算是知道,叶恒没有骗他。

看翟安的模样,是真的病得不轻。

她以前也尝试过这种滋味,当时什么都不想去想,身体的本能反应,让她就算当时思维清醒得吓人,但还是会找人发生关系,即使是一个陌生人,即使是翟安。

所以那晚上,她受不了的,和翟安发生了第一次关系。

第一次关系,第一个晚上,甚至叫疯狂。

那种滋味就是一直不停的,想要想要想要,那只迫切的滋味,古歆这辈子都终身难忘。

此刻。

翟安也变得如此了。

而他,在刚刚看到自己那一刻,第一反应是关门,将她隔离在门外。

第二反应是,离开。

根本不和她纠结。

这个时候如果和她纠结,或许一个失控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而她自己此刻,其实也是犹豫的。

犹豫的看着翟安的房门,甚至脑海里面自动想象,翟安在浴室里面的模样。

隐忍得,应该已经狰狞的模样。

好吧!其实不管她的事儿。

她承认她有点担心翟安的身体,不管如何,大家从小一起长大,没有很深的感情,也有不同于常人的感情,所以她会自然的对他有所关心,但这种事情,她没办法帮他。

她看上去很开放,实际上,在性上面,很保守。

她不会乱来。

绝对不会。

她想要上床的对象,只会是她觉得她会嫁他跟他一辈子的男人。

绝对不会是,随随便便就可以随随便便的发生。

那一刻,她准备咬牙离开。

她知道现在翟安有多危险,就跟那晚自己一样,心里不管多么的排斥多么的想要让自己理智理智,但身体就是会不受控制的,不停的靠近靠近,然后一切就在自己崩溃中发生。

“哐!”房间内,突然一声巨响。

古歆离开的脚步顿了一下。

翟安是在发泄吗?!

是在发泄吗?!

那种滋味,她真的还记忆犹新。

她根本是本能的,就突然跑进了翟安的房间,敲打着浴室的房门,“翟安。”

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她就听到,淋浴水的声音,哗啦啦的在浴室里面,她甚至不敢想象,翟安现在被逼到什么程度,但还一直在努力的忍耐,很努力的在忍耐。

“翟安,你怎么样?”古歆拍门。

依然没有任何回答。

依然只有,哗啦啦的水声。

古歆有点紧张。

咬牙准备推开浴室的玻璃门。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如果自己推开了这道门,会意味着什么额,让她……

却突然很想这么做。

“古歆。”里面传来的声音,让古歆整个人一愣。

也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你走吧。”

不知道怎么让自己的声音变得这么平静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压抑着自己的身体,让声音可以这么清清楚楚的传递,如果不是知道这个药性的威力,古歆绝对会误以为,翟安现在没事儿,翟安很好。

有可能,翟安真的很好。

他从小就很有自制力,不像她,根本是停不下来的。

“你没事儿了吗?”古歆问他。

里面慢了半拍的说,“你快走!”

依然用了平静的声音,但不难听出他口吻的急切。

如果不走。

不走会发生什么……

古歆咬牙。

她转身离开。

是的。

她其实也没有那么大的勇气,推开这扇门。

离开的脚步,又被里面突然压抑的声音怔住。

她听到一声一声,撞击的声音。

刚开始有点小,现在有点大。

有点大。

甚至是有些恐怖。

她当时药性最高的时候,那个时候已经在翟安的身上,疯狂了,已经开始得到了身体很想要渴望的东西,而翟安,还在一直隐忍,一直隐忍。

说不出来的感受,说不出来现在为什么就会一直不离开。

她其实整个人很焦虑,真的有些惶恐不安。

她迈不开脚步离开,也下不了决心推门,她从没觉得自己可以摇摆不定到这个地步,她从来都是风风火火的,只认定一件事情,极端的去做。

浴室里面,响起的声音更加大了。

她想,翟安应该以为,她已经离开,所以才会开始发泄。

偶尔能够听到,他暴躁狂暴的声音,压抑而崩溃。

时间一分一秒。

古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有可能只有几分钟,内心难熬,所以才会觉得时间度日如年。

“哐!”又是一声,巨响。

她似乎还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这一刻。

古歆是真的没有犹豫的,跑向了浴室大门,大声说道,“翟安,你别这样,你出来吧,我在……”

里面的人似乎没想到,还能够听到她的声音。

里面响起了一些混乱的声音,什么东西倒了,总觉得里面现在已经破烂不堪了,包括翟安这个人。

下一秒,她听到了翟安压抑怒火的声音,“滚!”

那是翟安第一次说这么粗鲁的话。

这么还不掩饰的一句粗鲁之词,对她。

她真的很想就这么走了,如了翟安的意,但下一秒她却猛地推开了浴室的大门,她就不滚,就是要看到他,狼狈到无比的样子,就是要让他,看到自己,然后……

然后会发生什么?!

“哐!”她推开浴室门的那一瞬间,只感觉到一个不明物体猛地一下打在了她的额头上。

很痛。

痛得那一刻她有些懵逼。

她看着那个不明物体落在了地上,滚向了她的脚边。

是一个水晶玻璃杯,质量很好,落在地上居然没碎,所以打在额头上,才会很痛。

很痛的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她觉得头那一刻是有些眩晕的,眩晕的看着浴室里面,翟安坐在浴室地上,冰冷的水一直冲着他的身体,可是有什么用,他身体一直在泛红,全身都在泛红,脸眼神都是血丝,仔细一看,手背上早就已经破了皮出了血。

这比起她咬的那个牙齿印,显得狰狞太多。

而她无意,看到了他身体反应,明显到根本就忽视不了的反应。

她喉咙微动。

满浴室的狼狈,看着洗漱台前那大玻璃裂口,变得四分五裂。

地上的翟安,全身湿透,呼吸急促。

他用过各种方法,各种让自己疼痛的方法来压抑内心的欲望,不管怎么自残,不管怎么发泄,都挡不住身体强烈的欲望,强烈的欲望。

他抬头,抬头看着古歆。

看着她站在门口,就这么看着他此刻的狼狈,以及面目已经吓人的狰狞模样。

她额头上在流血,那一刻他也看不清楚了。

他刚刚只是想要这种方式让她离开,他以为他的水晶杯只会打在浴室玻璃门上,然后古歆会被吓到,吓得跑掉,他没有想到,当他这么干的时候,古歆突然将浴室门推开了,然后他扔在了她的额头上。

再往下一点点,就是眼睛。

他知道自己力度不小,因为他没想过,古歆会推开浴室门。

推开这扇门会预示着什么……

古歆再笨也会知道。

翟安不受控制的情绪,在那一刻更加波动。

而她脸上的血渍,莫名的让他的身体,更加的蠢蠢欲动。

他甚至很想,很想却舔舐……

他拳头一紧。

他根本不知道,在自己突然失去理智的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地动天摇的事情,而他现在很容易,失神。

他猛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来,站起来走向门口处大概是被他砸懵逼的古歆。

古歆看着翟安身体的靠近。

还没靠近,就感觉到他滚烫的身体,滚烫的眼神。

她看着他。

看着他靠近自己那一刻,一个蛮力,将她狠狠一推,是将她推了出去。

她脚步不稳的往后退了两步,背狠狠的靠在了浴室门边的墙壁上,身体撞击着墙,有点痛。

好吧,其实是很痛。

现在翟安的蛮力,已经惊人。

或许是根本就无法控制。

翟安脚步很快,很快的直接走向了大门口。

古歆隐忍着,走出去。

走出看着翟安将大门打得很开,“走!”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能控制所有的情绪,让她离开。

她佩服翟安。

真他妈的佩服!

她眼眶甚至是有些红的。

因为知道这种滋味,所以才会真的觉得翟安这个王八蛋,果然是他妈的绝了!

宁愿自己身体暴躁也不愿意再碰她了是吧?!

从头到尾,从头到尾,她看到他满身的欲望,感觉到的,却是他冷漠的心。

冷得让人发寒。

死了都活该!

她走向门口,故意将脚步停在他的面前,她距离他有点近,她的手伸向他的胸膛。

翟安火热的手,猛地一下握住她的手,很用力。

古歆狠狠的看着翟安。

那一刻很痛,但她没叫。

她说,“很能忍啊翟安!”

翟安身体已经在颤抖,不受控制的颤抖。

连带着抓着她的手都在颤抖。

“要不要我帮你叫文妍来?”古歆问他。

这么排斥她。

应该不会排斥文妍吧。

叶恒从一开始,就叫错了人!

翟安猛地一下将古歆推了出去。

很用力,很坚决。

古歆觉得自己是被翟安那个王八蛋给扔出来的,身体还未站稳,房门就被关了过来,响起剧烈的声音。

如此高档小区,隔音效果自然好到吓人。

房门一关过来,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不知道翟安现在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是在发泄还是在隐忍。

她只觉得自己心很不淡定。

各种情绪,简直要把她搞疯。

而她,还是在那一刻转身走了。

走进了电梯。

够了。

管我屁事儿!

我他妈的真是自找罪受!

她疯狂的按着公用电梯按钮,脚步甚至是有些急促的离开了。

而就在电梯门关过来那一瞬间,那扇紧闭的房门其实打开了。

打开了。

又猛地关上了。

就是这么,错过。

就是会错过。

古歆捂着自己受伤的额头,感觉到血似乎已经没有流了,但真他妈的痛。

好在她刚刚真的以为翟安是生病了,所以让司机停在大门口,想着如果要送医院,就会方便很多。

她打开小车的门,一屁股坐进去。

因为黑暗,司机其实没有看到她脸上的异样,而她也没有说。

她只说,“去医院。”

翟安不去,她去。

她没这么想死。

车子缓缓离开。

古歆一边压着自己额头的伤,一边看着文城冷清的街道,然后还一边在想事情。

她也是混过夜场的人,当然多少知道,那种药性,一晚上其实是可以过的,过了就好了,但是没过的时候,真的是生不如死。她抿唇,狠狠的紧抿了一下唇瓣,拿起电话。

那边接通,“古歆,你给我打电话?”

“别以为我想。”古歆说,声音有些冷漠。

“你找我什么事儿?”文妍狠狠的问道。

两个人从来不和,口吻自然都很恶劣。

“翟安中药了。”

“什么?”

“别装什么清纯了,我在夜场经常看到你。你不会不会知道中药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知道?!”文妍一字一句。

“我刚从他家离开。”

“古歆!”那边尖叫。

“如果发生了什么,现在就不会给你打电话了,我还没有被人抓奸在床的嗜好。”古歆说得冷漠,“信不信随便你!”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挂断后,就这么一直看着车窗外,面无表情。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帮翟安这个乌龟王八蛋!

因为听说,听说,即使所有的药物一晚上后都可以失效,但也听说,有些药剂的药物,如果没有得到发泄,有可能以后性无能!翟安不知道,因为他蠢!

蠢货!

古歆看着窗外,脸色恢复平静!

而此刻的文妍,一点都不平静了。

她不知道古歆说得是不是真的,那一刻直接就从床上翻了起来,疯了一般的开车跑向了翟安的家门。

她猛地敲打,声音很大。

“翟安,开门,我是文妍。”文妍在门口大叫。

还好,因为是入户户型,基本都是一户一层,所以不至于真的影响到邻居。

而这里的隔音效果真的很好。

好到吓人。

她听不到一点点,里面的声音,也不知道翟安是不是在里面,是不是被古歆说的那样,中药了!

其实她是有点不相信的。

不相信翟安这么洁身自好的人,会吃那种药。

而且他的环境,根本就可能吃那种药物的!

可古歆说出来后,说出来,她反而就真的信了,不知道翟安会通过什么途径吃了这种东西,但她相信,古歆不会这么无聊,特别是两个人打死不愿意多说一句话的人,她犯不着深更半夜来给彼此添堵。

她拍打门的力气又大了些。

然后里面,没有半点动静。

没有半点开门的动静。

她觉得很崩溃,是真的很崩溃。

她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推开这扇门。

翟安从来没有给过她,入户电梯的密码,她进不了他的家门。

她蹲坐在门口。

守候着。

她以为在翟安没有松口的时候,她不会主动出现在他面前,果然,放不下就是放不下,一点点他的风吹草动,都会忍不住,飞蛾扑火。

她捂着自己的脸,将自己埋进了双膝之前。

进去不了,从来都只有守株待兔。

就像上次他突然消失的那几天一样,她就一天一天的在门口等候,等着翟安回来,等着翟安开门。

可是。

翟安永远都看不到,她对他的付出,永远!

也或者,是看得到,但就是,不会接受。

她怎么都没办法让翟安接受……

永远都没有!

时间一分一秒,度日如年。

夜晚的黑暗,被光明取缔。

一丝阳光,透过窗棂,照耀在了混乱不堪的地板上,一个男人,睁着眼睛,躺在地板上,感觉到阳光,投射在他的身体上,感觉不到一丝温暖,只觉得身体麻木一般的痛。

一个整夜。

不知道怎么过来的。

到现在,精疲力尽,全身虚脱。

他就这么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就这么看着。

身体好像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动了动手指,好在,还有知觉。

他慢慢的让自己适应,适应着,让自己勉强站了起来,他走进浴室,准备清理一下自己的邋遢。

他知道昨晚上他发泄了很多,但没想到,尽早看到的一幕一幕残缺的画面,这么的触动人心,他嘴角冷漠的笑了一下,笑着看着脚边,那个水晶玻璃杯。

杯壁上,还有一点点血渍。

他弯腰,勉强弯腰伸手捡起你来,然后平静的放在了浴室的洗漱台前,看着洗漱台偌大的镜子碎的那个彻底,他避开地上的碎玻璃,打开淋浴,冲洗自己的身体。

温度调试好,透过碎玻璃,还是看到了自己身上,各种伤口轻重破裂的痕迹。

连手背,都已经破烂到没办法看了。

他其实还应该庆幸,自己没有失去理智到,割腕自杀。

尽管好几次,他真想从阳台上跳下去。

他不缓不急的将自己身上清晰了干净,擦拭头发,吹干,换上了干净的家居服。

他走出浴室,走出卧室,客厅其实也被他弄得,惨不忍睹了。

昨晚上,经历了是世界末日吧。

他自嘲了一番,走向大门口,将房门拉开了。

房门外,文妍的身体靠在门口,看上去很柔弱。

文妍感觉到房门打开,她抬头,看到的依然是器宇轩昂的翟安,看到的依然是他干净的模样,即使脸上有些难掩的病态白。

“进来吧。”翟安说。

文妍腿都已经麻木。

她隐忍了很久才从地上站起来,翟安没有帮她。

她走进翟安的家,看到了满室的狼藉。

所以。

昨晚上,古歆说的是真的。

翟安中药了。

而他,不要任何人帮他。

不管是她,还是古歆。

她很清楚,对她是因为不想,对古歆是因为不忍。

多么大的差距。

她还是找了一个沙发角落坐下。

翟安已经拿起自己的手机,在给家政打电话了。

这么一片狼藉,自己也收不出来。

翟安打完了电话,就去厨房做早餐。

两个煎蛋,2杯牛奶,两片吐司。

翟安说,“过来吃点吧。”

文妍走过去,和翟安一起吃早餐。

此刻清晨的阳光正好,空气清晰,没有人知道,昨晚上这里经历了多少生不如死的一幕又一幕。

翟安给外人看到的,永远都是,一派温文尔雅,不急不躁不狂不怒。

“你知道昨晚是谁给我打的电话吗?”文妍吃着早餐,问翟安。

翟安点头。

他当然知道。

而且他也听到了文妍在外面崩溃的敲门声。

他没有打开。

想着,或许下一秒就好了。

结果就过了一个又一个下一秒,果真突然就好了。

“翟安,我妥协了。”文妍说,一字一句。

翟安抬头看着他。

“我知道,就算古歆不要你,你也不会要我。我对你,不能妥协,还能怎样?昨晚上在你家门口坐了一夜,突然就想通了。”文妍笑得有些悲凉。

翟安不说话。

能够放弃最好。

他没有义务去照顾她的情感。

爱或者不爱,都是单方面的,不需要负责。

“我把翟奕的犯罪证据给你,给你去威胁翟奕,拿过属于你自己的股份。”文妍说,“但我希望,我们这种,男女朋友关系可以保持,我不会强迫和你发生关系,更不会,要求你和我结婚。”

“你不需要这样……”

“谁知道我怎么会犯贱到这个程度。”文妍说得冷漠,“也或许只是想要在你身边,然后一点点感受着你的冷漠,然后一点点放弃,也或许是想着,总有一天,你就感动了呢?!”

翟安抿唇。

“不管是什么,最后都是我想要得到的,所以,就这样吧。”文妍说。

翟安没有拒绝。

文妍吃过早餐,擦了擦嘴角。

“你电脑还没有被你砸坏吧!”文妍问。

“应该没有。”

“借我一下,我拿证据给你。”

翟安点头。

他起身去将笔记本电脑抱出来。

文妍将电脑打开,进入自己的邮箱,在隐藏的邮箱软盘里,下载了一段语音视频给他。

文妍将电脑的声音打大了些。

翟安听到了翟奕的声音,是和文妍说话的声音,“我会制造一起车祸,然后会让人给古歆打电话,古歆会从她家别墅离开,你找准机会让人下手,注意不要将古歆装太严重,我们的目的只是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否则文妍,我会让你陪葬!”

文妍看着翟安。

翟安脸色冷漠,应该是在压抑吧。

毕竟,那个翟奕口中的孩子,是翟安的骨肉。

文妍说,“翟奕很谨慎,甚至不会和我电话通话,都是面对面交谈的,他可能也想不到,我身上装了微信录音器,我哥当时就提醒过我,和翟奕这种狐狸一样狡猾的男人过招的时候,给自己多留点后路,别到时候被他算计得,体无完肤。”

翟安就这么淡薄的点了点头。

“还有一些他的策划和安排,你自己听吧。语音软件,我下载到你桌面了。”

“嗯。”

“我走了。”文妍站起来。

翟安看着她。

“我今天会去公司上班。”文妍说。

“嗯。”

文妍离开了。

离开了翟安的家门。

她将大门关过去之后,眼眶就红透了。

真的红透了。

把自己已经卑微到了尘埃里面,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真的会死心。

而她只知道,她没办法打动翟安。

在昨晚他那样的情况下,他宁愿忍到死,也不开门,而她还能用什么上床做交换条件,她觉得是自己异想天开,翟安就是翟安,一个她永远都触碰不到的男人!

可是没关系。

碰不到他,她也可以找到其他,发泄的途径。

比如,古歆!

比如,这个伤了翟安,还能够大摇大摆去追求自己幸福的女人!

这个世界上,她最见不得古歆,幸福!

……

翟安看着大门的方向,回头,拿起电脑。

他再次点开那个语音视频,听着翟奕的声音,听着他冷漠计划安排,听不到他半点隐忍和犹豫。

对自己最爱的人下手,翟奕当时担心过,担心过,文妍如果一个不忍,真的杀了古歆呢?!

他喉咙波动。

所以,利益不在。

需要,利益不在!

他将语音视频关掉,然后输入自己的邮箱地址,进入,将语音发送给了翟奕。

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他关上电脑。

起身,去换了一套正式的衣服,出门上班。

他开着自己的小车,看着文城灿烂的天空。

今天周一。

一大早,莫修远和叶恒就离开了。

离开去了帝都。

三个月的时间北夏国会发生腥风血雨的事情。

而他相信,他表哥的能耐。

车子往翟氏大厦开去。

他刚下电梯,就看到翟弘的秘书在门口等他,看到他就跟看到救星似地,“翟经理,你总算来了,董事长一大早就来公司了,然后脸色很不好,在等你。”

“嗯。我一会儿就上去。”翟安表现得很平静。

秘书更加无措了。

不是一会儿,是现在好不好?!

是现在。

秘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翟经理不上去,她也不敢回去汇报,她真怕被炒了鱿鱼,好久没有看到董事长这么动气了。

正时。

文妍穿着职业装来上班。

秘书看着文妍,一怔,连忙上前,“文秘书,董事长找翟经理,麻烦你催促一下,董事长很急着要见他。”

“嗯,我知道了。”

“真的是十万火急,麻烦了。”秘书连忙说着。

文妍点头。

秘书匆匆忙忙的离开。

文妍看着翟安的办公室房门,放下包,推门而入。

翟安坐在办公椅上,抬头看着文妍。

文妍公式化的口吻说道,“董事长找你,很急。”

“我先等翟奕。”

文妍沉默了一下,“我出去了。”

“嗯。”

文妍坐回自己的位置。

这么快,翟安就已经把东西给翟奕了吗?!

现在的翟安,做事情就是这么干净利索。

她沉默着,打开电脑,突然抬头。

一抬头,就看到翟奕出现在她面前。

文妍咬唇,虽然心惊,但还是这般仰着头看着他。

“我果然不该小看你的,文妍!”翟奕狠狠的丢下一句话之后,转身走进了翟安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房门被粗鲁的关了过来。

声音很大。

翟安看着翟奕满脸怒火。

翟安倒是平静。

平静的说,“我不要什么,把股票转让给我,你还是安全的。”

“翟安你当我是傻子吗?我现在把股票转让给你,你到时候把我送进监狱,我什么都没了!”翟奕说得暴怒,也说得无比讽刺。

翟安从椅子上站起来,“我没想过送你去监狱。”

“你以为我会相信?!我杀了你的孩子,你会让我逍遥法外?!”翟奕狠狠的看着翟安,“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我清楚得很!”

“是啊,我只是想要得到翟家的家产而已。”翟安说得直白,“其他,没什么追求。”

“古歆呢?你真的不想要?!”翟奕阴森的说道,“你拿着这份证据告诉古歆,古歆会恨我!”

“可是我这样做了吗?”翟安问他。

“那是因为你想要先得到我手上的股份!”

“翟奕,其实想要得到你手上的股份,并不是你想的这么难!”翟安说得直白,“而我只是不想用太过卑鄙的手段,让你一无所有!”

“你倒是试试!”翟奕暴怒。

一无所有。

轻轻松松让他一无所有。

翟安以为自己是谁?!

翟安以为他一无是处吗?!

“如果,古歆再次中药了,你会怎样?又将我送到我的床上?”翟安问他。

“你别这么卑鄙。”

“所以我说了,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让你们发生关系的。你的选择无非两个,一个是你放弃和古歆上床,那我可以肯定,这次古歆不会再傻到以为你怕伤害她,而是深深的不爱她,至少你更爱利益多一点。另一个是,你和古歆上床,你知道爸在你身上到处都是眼线,你和古歆有没有发生关系,他清楚得很,绝对可以让你在发生关系的那一刻,抓个现行,然后股份,就这么轻松的落回了爸的手上,而你一分钱都拿不到。”翟安一字一句,说得清楚明了。

翟奕的脸色在暴动,不受控的在暴动。

“爸的耐烦心不够,我答应他,一周之内从你手上拿走股份,如果没有拿走,他会出手。你跟着他这么多年,你手上有的资源他也有,他能够做到的事情你不一定会做到,所以你觉得,你和他这么对着干,胜算有多少?而我也实在是累了,不想和你再兜兜转转,如果你真的觉得你还有那个能力,不妨试试,你的犯罪证据我收着绝对不对外公开也绝对不拿给警局。”

“你威胁我?”

“我就是在提醒你,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放弃了翟氏,至少,你还有古歆陪着你。如果你放弃了古歆,你觉得你身边还有谁?”翟安说,“翟奕,我的条件开在这里,现在爸找我,我要上去见他,你好好考虑。”

说着,翟安就准备离开。

他脚步刚走到门口。

“翟安,算你狠!”翟奕突然开口。

翟安嘴角笑了一下。

其实,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开心,也仿若,开心不起来!

他只是淡薄的在处理一件手上的公事而已,也没有什么成就感。

“你想要怎么买?”翟奕问他。

翟安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拉开柜子,拿出一份股份转让书,递给他。

翟奕看着他。

所以,翟安是一早就准备好了。

是知道,他绝对会卖给他的是吧。

他一把拿过来,看着里面的条条款款。

股份转让文件很简单,算好一股单价,算好市场价给。

“你果然是多给了我百分之五的上浮金额。”翟奕看着翟安。

翟安没有说话。

“转给你,不是翟弘?”

“因为是我的钱。”

“你倒是比我想的钱多。”翟奕咬牙切齿。

翟安递上钢笔,“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

今天没二更,特此通告。

没二更,小宅也厚脸皮的求月票。

飘走飘走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