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能不这么冤家路窄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的别墅。

陆漫漫一个人躺在大床上。

莫修远今天一走,感觉整个世界都安宁了。

特别是孤枕难眠的时候。

她其实不是不愿意听莫修远的话,早点睡觉,不要玩手机。

可是一天在家这么待着,不玩手机能干什么,她觉得她会被自己的无聊逼疯的。

所以她很坦然的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看新闻,看一些八卦新闻时事新闻。

她总觉得,不能因为自己的怀胎十月,就真的和社会脱节了。

她选择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准备再看看古歆今天的新闻。

古歆真的是……

她实在不好评论。

其实也不怪古歆笨,她感情纯粹,大概是一直认定着这辈子会和翟奕一生一世,所以才会在翟奕求婚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她大概也没有想过,这辈子还会跟其他人在一起,做事情完全不给自己留后路的这种性格,也不知道改不改得了。

想来,要不是她多经历了一世,她也看不透这么多,所以真的不能怪古歆的太过执着。

她翻阅着新闻,看得正起劲。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陆漫漫一怔,这么晚了王忠找她做什么?

她从床上坐起来,下床打开房门。

王忠显得有些恭敬,他说,“莫太太,莫先生吩咐了,9点30之后,你的手机,需要给我保管。”

“什么?”陆漫漫不相信的瞪大眼睛。

“我也是,刚刚接到的通知。”王忠很无辜。

陆漫漫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刚刚才庆幸,庆幸自己还能够有手机可玩。

“莫太太,莫先生做事情很认真的,我捉摸着如果你违背他,他会有很多办法让你,从他的。所以,我们还是别反抗了。”王忠劝说,显得有些无奈。

陆漫漫觉得自己此刻心情很不美丽。

她看着王忠,真的是欲哭无泪。

莫修远不在自己身边,就手机能让她稍微打发时间了。

但是王忠说得对,莫修远那货,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她默默地转身,默默地将手机递给王忠,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手机被王忠带走。

王忠带走的时候其实也说了,“有时候莫先生确实缺少点常识。”

陆漫漫也觉得是。

她躺在床上,瞪着眼睛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她摸着自己的微凸的小腹,“你老爸真坏。”

哎。

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

她辗转着,辗转着,奇迹般的,很快其实就睡着了。

孕妇嗜睡,还是说,前段时间已经被莫修远养成了早睡的习惯?!

21天养成一个西瓜。

她得用21天去习惯,莫修远不在自己身边,这么多月。

而这样的日子,就这么无聊又无趣的过了下去。

陆漫漫每天的日常就是,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其实自然醒也不会超过8点钟,她下楼就能够吃到营养早餐,吃完早餐之后,王总会默默的将手机递给她,陆漫漫那个时候简直觉得是“皇恩浩荡”。而每天晚上吃过晚饭后,她会习惯性的给莫修远拍大肚皮照,9点30之前,王忠会敲门将手机拿走。

就这么循规蹈矩的日子,过了两周时间。

每天看着自己的肚子真的不觉得有什么变化,但从第一天的照片到今天,她翻阅着,果然还是长大了些。

好在,她只长肚子,身上其他地方依然纤细。

应该是王忠的餐点搭配得很好。

陆漫漫总觉得,谁能嫁给王忠真是会幸福一辈子。

她就不明白,王忠一把岁数了,为什么就不娶妻,长得其实也还可以,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帅,但绝对不丑,40来岁的人能够保持到这样的形态,带着些成熟男人的魅力,应该可以吸引一大帮妙龄或者大龄女青年的,搞不懂王忠为什么就不好好的给自己考虑一下下半辈子的事情,有时候她无聊了给王忠提起,王忠这么大个大男人还会脸红的说,这些事情得靠缘分。

她能说,他一天都围在她身边转转转,就没接触过其他女人,缘分真特么的能从天降吗?!

她捉摸着些事情。

今天难得周末,古歆刚刚打电话说要来陪她。

她实在是无聊,其实她都催古歆几次了,古歆每次都会骂骂咧咧的说忙得吐翔什么的,然后就真的没来,到今天,这妞总算是,良心发现了。

等了十来分钟,古歆就无比欢快的出现在了别墅大厅,反正她一来,觉得整个别墅都是声音,自带音响效果。

“漫漫,你怎么都没变!”古歆走过去坐在陆漫漫旁边,打量着,直白的说道,“我以为我会看到一个大胖子呢!”

“……”没一句好话。

“来来啦,我看看你肚子长什么样了?”古歆说着就去掀开她的衣服。

“能不能别这么毛毛躁躁的,王管家还在。”陆漫漫说。

古歆转头看着王忠。

王忠此刻正在修花,这段时间王忠都会刻意的在家里面弄一些好看但绝对不会刺激孕妇花粉味太重的花朵,说是可以增加孕妇的情操,然后让孕妇身心更加健康。

王忠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回头,看着古歆。

然后恭敬的对着古歆一笑。

古歆回头,口无遮拦的说着,“我堵你家王管家是同性恋。”

“你也觉得?”陆漫漫小声嘀咕。

“还觉得是受。你看看看,一个大男人,这么居家,不就是等着男人来征服的嘛!”古歆很认真的捉摸着,“怪不得莫修远会将王忠放在你身边,看来是早就知道。”

陆漫漫突然觉得古歆这个傻妞思考得还很有道理。

“好了,不说他了。来让我摸摸你肚子。”古歆掀开陆漫漫的肚子,就将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

陆漫漫无语。

反正古歆就是这么少个神经的,让人觉得一点都不寂寞。

“你说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古歆问,“尽管我觉得你生女儿更好。因为生下来肯定倾国倾城。”

“莫修远喜欢女孩。”

“你呢?”

“我?”陆漫漫想了想,“感觉生什么都能接受。”

“我突然也很想你生个儿子,我想看看莫修远一直盼星星盼月亮想要的小公主,突然变成了一个带把的,那画面应该很滑稽吧!”古歆觉得自己想想都能笑。

“我也想过的。”陆漫漫贼贼一笑,附和着古歆,“但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想要生个女孩,因为莫修远喜欢。”

“没出息。”古歆轻轻的再次抚摸了一下陆漫漫的小腹,将她把衣服放下来,有些鄙视的说着,“陷入爱情的女人,简直是无可救药。”

“你好意思说我?!”陆漫漫扬眉,“也不知道这些年是谁,爱得跟疯了似的。”

“那是以前,我觉得我现在成熟了。”

“是吗?说来听听。”

“比如吧,我非常坚决的拒绝了翟奕的婚前性行为。”古歆一字一句,“我现在住在我爸那里,我和翟奕还清白着呢。”

“难得啊。”

“我也觉得很难得,有时候看到翟奕那欲求不满的脸色我就觉得我特么的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以前我和翟奕好多次差点擦枪走火都是因为之前翟奕和他爸的一个协议而不了了之,现在翟奕下定决心为了我放弃了对他而言那么重要的股份,我还推三推四的,真觉得自己好矫情。”古歆说,又狠狠的叹了口气,“但……突然就不想做了。”

“古歆,你有没有考虑过,你和翟奕在一起是为了什么?”

“考虑过了。感情肯定也会有的,这么多年,我说我和翟奕突然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你信吗?”古歆问陆漫漫。

陆漫漫摇头。

确实不信。

这么多年,古歆在没觉得翟奕做过什么对她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从来不会想过不去爱他。

不像自己当初对文赟。

那是经历过死一般的代价,才会回头重新开始。

“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对翟奕真的没有以前那么急切了。”古歆说,看着陆漫漫说,“说了很多冲动,真的少了很多,和他在一起,我都已经忘了,我当初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到底是怎么样的了,总觉得很平淡。你说我是不是直接从爱情就跨度到了亲情了,不是说结婚后,慢慢的感情就会发生变化,少了那份激情,却多了一份安心?!”

“我不知道。”陆漫漫摇头。

至少上一世和这一世,她经理的婚姻,都还没有到,感情淡化到那个地步的时候。

古歆深呼吸一口气,“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管如何,我想起以后和翟奕要过一辈子,一点都不会排斥,这样就够了。”

“没想到你也能这么将就。”

“这是不是就代表着我成熟了很多?”古歆突然笑道。

“你是有多想成熟?”陆漫漫蹙眉,老是把成熟挂在嘴边,“以前不是老是说自己还小吗?”

“是啊,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急切的想要长大。这段时间上班,因为电视台有些忙,除了我们的真人秀节目,我爸还准备开几档其他新节目,目前正在各种策划,忙得要命,我本来可以早早下班的,但就是逼着自己也融入其中,慢慢好像也适应了这样的上班节奏。”古歆长叹一口气,“我捉摸着我也是一个喜欢被虐的人啊!”

“得了吧,你就是在逃避。”陆漫漫一针见血。

古歆看着陆漫漫。

“你自己压根就不想去深想和你翟奕的感情是不是出现问题了,所以就用工作来让自己不想那么多,是打算一直这么懵懵懂懂的到结婚,然后一切就水到渠成了是吧。”

“原来是这样啊。”古歆似乎才明白。

“果然很笨。”

“除了翟奕,你们都说我笨!”古歆欲哭无泪,“我到底是有多笨啊?”

“反正不聪明。”

“感觉也不是什么好话。”古歆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笑了一下,总算还没有笨到无可救药。

两个人又这么聊了一会儿天。

从小到大的闺蜜,不管多久不见,在一起还是会有很多话题,不知不觉,古歆就陪了陆漫漫一天,到了晚上的时候,吃过晚饭古歆才不舍的说着离开。

离开前,陆漫漫让她拍了一张大肚子照。

“你每天都拍?”古歆问她。

“嗯,对着镜子拍。莫修远要。”

“你不觉得莫修远很色情吗?”古歆皱鼻子。

“你想哪里去了,莫修远不过是想要看看他的小公主长势而已。”

“你怎么不觉得莫修远其实就是打着看小公主的幌子,是自己是想要看你的裸体呢?”古歆直白。

“你能不教坏我女儿吗?”陆漫漫蹙眉。

古歆抿唇,总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还是比陆漫漫这妞敏感很多。

莫修远那厮,绝对不仅仅只是想要看他们孩子的长势情况,想要看陆漫漫身体占多数。

她看了看时间,也实在是很晚了,正准备和陆漫漫说走的时候,王忠出现了,整个人都不太好了的说着,“莫先生刚刚打电话来质问我谁在你身边?”

陆漫漫蹙眉。

她不过就是故意逗一下莫修远而已,因为平时都是自己拍的,今晚明显是他人拍的。

“我都解释了,真不是我。”王忠都快哭了。

“那个二货。”陆漫漫咒骂。

“莫先生说,从今晚开始,9点钟准时没收你的手机。”

“禽兽!”陆漫漫忍不住低骂。

不带这样的!

古歆白了一眼陆漫漫,她骂人就不怕教坏她的小公主了?!

话说陆漫漫这么一个慢性子又特别温柔的人,也会被莫修远分分钟激怒,果然恋爱能毁人终身呢!

陆漫漫拿起电话给莫修远拨打,各种软硬皆是,各种谈条件。

古歆觉得自己不走,可能会听到很多少儿不宜的东西,所以那一刻,她给王忠说了一声,就离开了陆漫漫的别墅。

别墅外,停了一辆小车,是陆漫漫的专用。

因为刚刚说离开,陆漫漫就让她司机来等着送她回去。

陆漫漫总是很心细的会考虑很多事情,考虑得很周到,而她总是马马虎虎的,什么事情都想的不够全面,连带着和翟奕的婚姻,也觉得自己很懵逼,而且一切的事情,都是翟奕在负责,她基本上就是在点头。

翟奕这段时间,一边花了点心思在婚礼上,因为还有这么久,所以也不会特别忙,而另外,大多数时间还是花在了他的工作上,而听说,翟奕准备从翟氏辞职了。

她其实是真的很支持翟奕辞职的,在翟氏那个地方,得不到认可,压抑的工作着,不管多努力也不会有任何成绩可言,倒不如离开算了,而她也终于算是明白了翟安那次对她说的话果真不是在威胁。

他说出了她,翟奕的东西要定了。

翟安果然能力非凡,她实在是太低估了翟安,准确说,大多数人都没想到翟安突然就这么爆发了。

她坐在小车内,沉默的想着一些事情。

电话响起。

她接通,“奕。”

“小歆,你现在在哪里?”翟奕问她。

“我刚从漫漫的别墅离开,她一个人,我陪了她一天。”

“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见见你。”

“发生了什么事情?”古歆蹙眉。

“我从翟氏辞职了。”

“这么快?”古歆以为,就算是有这个念头,但对于翟奕而言,这么多年在翟氏,多少有些不舍的,突然下定决心就辞职了,应该并不是那么好受,她说,“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吧,我正好在车上的。”

“我现在在魅色,本来打算自己喝喝闷酒就算了,但越喝越多,就越想见到你。”

“那我马上过来,你别喝醉了。”

“嗯。”

古歆让秦傲将车开向了魅色。

此刻也不是特别晚,8点多钟,但文城的天色已经黑透了,璀璨的灯光把城市点缀得,妖娆而妩媚。

文城这么多年,其实真的发展得很好。

到现在,虽然大家文家人影响不好了,但也没有人否认过,文部长以及文家历代人对文城做出来的贡献。

古歆叹气。

这段时间总是叹气。

还总是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

她以前从来不关心政治的。

觉得那太复杂了,离自己也很远。

现在,好像真的什么事情都会想想。

车子很快听到了魅色酒吧,古歆对秦傲道了谢,走进了魅色的大厅。

大厅中狂热的形象以及所有人尖叫的声音,让整个场子看上去火爆无比,她直接走向吧台边上,不用想也知道,翟奕坐在那里喝闷酒,他其实不喜欢热闹,但有时候也需要发泄。

翟奕看着古歆出现,自然地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

“别和太多了。”古歆劝说。

“嗯。”翟奕点头,点头那一刻,却将自己杯子中的酒一干二净。

古歆久经夜场,一眼就能看出来,翟奕喝得是魅吧最烈的洋酒。

终究,古歆也没有多说。

有时候她心情很压抑的时候,也想喝酒买醉,让自己至少不会被逼疯。

她让酒保给她拿了个杯子,拿起翟奕的酒,倒了点。

翟奕看着她。

“我陪你吧,酒量还是有的。”古歆微微一笑。

翟奕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说,“还好,你还在我身边,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我活到现在,还能追求什么?!”

“翟奕,你别这样。”

“没关系,我就是突然说说。从今天被翟安逼着离职后,就突然想起了很多曾经的事情。曾经,在知道我父亲外面有人时,我妈的崩溃,我亲眼看到她在我面前自杀,用小刀割腕,我当时吓得只会大哭,但什么都做不了,我妈就一次次的被送进医院,最后一次,查出了癌症,不用自杀了,老天就会收了她的命。”翟奕说得冷漠。

但是古歆听着,整个心都揪起来了。

“我妈死后,我父亲就迫不及待的把他的小三和小三的儿子翟安接了回来。”翟奕说,看着古歆一字一句说,“你其实想象不到,我当时看着翟安,看着那个长的白白嫩嫩的翟安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有多恨他,以及他的母亲。”

“别说了翟奕。”古歆拉着他的手,用力了些。

“这些年,我处处和翟安作对,处处看不得温情,但结果是什么,结果只是,被他们一家人赶了出来。一无所有。”翟奕狠狠的又喝了一口酒。

古歆陪着他,也喝了点。

“我从小就觉得翟安是侵略者,是来侵略我的家庭侵略我的一切的。现在看来,我小时候还挺聪明的。”翟奕讽刺的一笑。

古歆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也觉得自己没有那根能耐去化解他们两兄弟的恩怨情仇。

“好在。”翟奕看着古歆,眼神中都神情她看得很明白,他说,“没有了全世界,至少你还没有被翟安抢走,这是我这辈子,唯一可以骄傲也唯一可以支撑我活下去的动力。古歆……答应我,永远别离开我,永远。”

古歆微微一笑。

笑着点头,“嗯。”

翟奕将古歆楼抱在怀里,紧紧的很用力。

古歆就这么靠在他的肩膀上,感受着,她对自己那份急切。

翟奕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除了她。

她反手将他抱着。

两个人拥抱着彼此好久,好久才放开。

古歆问他,“以后你打断什么办?”

“其实,我也没有太想好。”翟奕摇头,有些无奈,“以前从来不会冲动的去做一件事情,但确实是,在翟氏待不下去了。”

古歆不知道翟安对翟奕都做了什么,让翟奕这么的不顾所以的就离开了,她只知道,翟奕真的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他的忍耐能力惊人。

她想了想,“要不,你到我家来上班吧。”

翟奕看着古歆。

古歆说,“你肯定是闲不住的,或者你来我家上班,或者,我让我爸资助你一点,你自己开个公司,慢慢经营。”

“开公司倒不用了。”翟奕摇头,“我不想用你们家的钱,而我自己,在翟氏这么多年虽然有些积蓄,但开一个公司还是有些吃力,太小的公司,我承认,我有点不愿去屈就。”

古歆能够理解翟奕的心情。

毕竟是上市公司的总经理,毕竟是文城四大家族其中之一的总经理,如果自己创业,或许当年在商场上求过他的人,他还会反过来去求别人,这样的遭遇,一般的人都不愿意接受。

“那就去我家吧,我明天让我爸给你安排一个职位。放心,绝对职位不会太低。”古歆保证。

反正都快是一家人了,她爸肯定也不会太拒绝。

如果拒绝,她就一哭二闹三上吊。

分分钟让她爸妥协得不要不要的。

“你会不会觉得我在吃软饭。”翟奕很认真的问她。

“是啊,你就是我养的小白脸,所以以后得忠贞于我。”古歆故意开玩笑。

翟奕却显得很认真,“我会对你好的,小歆。”

“我也是。”

两个人又喝了点酒。

翟奕有点醉了。

古歆招揽了一辆出租车,先送翟奕回去。

翟奕非要先送她,终究是古歆拿出来未来老板女儿的身份,要求先送他。

翟奕无奈,只得宠着古歆。

车子听到翟家别墅。

古歆扶着翟奕下车。

翟奕是真的有些酒晕了,这么大一个人的身体重量就这么压在了她的身上,她真是有些招架不住,好在脚踝的伤好了,她今天也没有抽风的穿一双极高的高跟鞋,勉强能够扶着翟奕往别墅中走去。

刚走了没两步。

翟奕突然推着她靠在了别墅大门的墙壁上,整个人的重量还挂在她的身上。

古歆无语的看着翟奕,“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重?”

她真的要累死了累死了。

翟奕就古歆禁锢在墙壁上,看着古歆有些气喘吁吁的模样。

她不知道。

他之所以这样,只是觉得,这样更好亲她。

所以他弯腰,低头,唇瓣靠近她还一脸毫无防备的脸,然后找准她有些惊讶得微张的嘴唇,亲吻着她的柔软。

古歆一怔。

没想到翟奕都喝醉了,还来亲她。

而她现在被她禁锢着,身体压在她的身上,她根本想要挣扎都挣扎不开。

两个人的唇齿间,都是酒精的味道。

不会太难受,但也不会……太好受。

古歆就这么有些木讷的感受着翟奕的亲吻,亲吻着她,很久很久都不愿意放开。

当然。

最后还是放开了。

翟奕摸着她有些红肿的唇瓣,嘴角一笑,“别让我等太久。”

古歆当然知道翟奕的暗示。

她笑了笑,“你是迫不及待了?”

“你猜对了。”

“可是我爸说了,婚前不做,做了就打断我的腿。”

“我不会为难你。”翟奕说,说完之后,从她身上离开。

古歆看着他。

这货,装醉的吗?!

翟奕拦着她将她送回到车上,“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

“嗯。”古歆挥手,“早点回去休息。”

“晚安。”

“晚安。”

古歆招呼着司机开车离开。

翟奕看着古歆离开了,转身回到别墅。

他今晚实际上真的喝得有些多,他也想过酒后和古歆发生什么,但终究最后忍住了,至少,他谁都可以强迫,但不想强迫了古歆,这是他的底线。

他走进别墅。

捉摸着,自己也该搬出这个地方了。

突然安静的别墅大门口。

翟安坐在他的小车上,就这么目睹着刚刚的一切。

其实他是在他们回来前,就已经打算离开了,刚坐到车上,还没点火,就看到古歆扶着酒醉的翟奕出现在大门口,然后他点火的举动就这么停止了,车子黑暗了下来,默默的看着他们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出现在他的眼皮底下,他看着古歆有些吃力,下一秒,就被翟奕壁咚了。

壁咚。

果然很形象的一个词语。

两个人吻了很久。

然后古歆才坐着一直等候的出租车离开,翟奕走进了别墅。

他启动车子,踩下油门离开。

其实他料到今天翟奕会去喝酒了,也料到翟奕会找古歆陪她,所以今晚他母亲让他回家吃饭的时候,他没有拒绝,他想着不会碰到他们,但没想到离开的时候,还是撞见了。

翟奕今天会对古歆说什么,他不用猜也知道,大概都是些他不好的话,其实他没有特别的逼过翟奕什么,翟奕只是很聪明的发现,在翟氏是真的没有了任何发展,所以不想把自己的时间浪费掉,才会选择辞职,辞职后,他还能有其他的希望,比如古氏。

从一开始就在窥视着古氏的一切,现在自然,可以用另外的一种途径获得。

以古歆的性格,最见不得翟奕不好过,肯定会主动的让翟奕去古氏上班。

翟奕不费吹灰之力,就壮壮可怜就行了,而翟奕这么阴险狡诈的人,去了古氏……

他开着车,开得很稳。

算了,反正他也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眼眸微动,看着一辆熟悉的出租车停靠在了路边,似乎是熄火了。

他越过出租车,透过后视镜看着出租车上的古歆有些暴躁的从车上下来,然后跑向公路中间准备去重新招揽出租车,看她表情也知道,各种狂躁。

翟安收回视线,眼眸微动,而后。

他停车,倒车。

倒车,将车子停在了古歆的脚边。

古歆看着这辆车,看着车窗按下来后,翟安的脸。

古歆脸色更不好了。

真是冤家路窄,这种鬼天气都能够遇到,她是不是应该去给一个先生什么的,驱驱邪!

额~

不知道会不会有二更。

真不知道。

所以,亲们别等了。

晚上8点如果宅没有二更那么就没有。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