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莫修远回来,莫璃的狗血剧/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真没想过,如此天雷轰轰的事情,就会这么发生在自己身边,发生在莫璃这个小婊砸的身上。

当然,陆漫漫知道莫璃真有那么能耐不让自己舒坦,但她真心佩服,她的段数确实高,高到让人始料不及!

吃药长大的果然脑袋瓜子和别人长得不一样。

而事情的发生,在莫璃说要住在莫修远别墅的这个晚上。

晚上10点钟。

陆漫漫被莫没收了手机,刚进入梦乡。

然后,耳边就听到了无比尖锐的尖叫声。

声音之大。

如此隔音效果极好的房间,也能够深深的被她给怔醒。

陆漫漫披着衣服起床。

就算知道莫璃在作,就算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得起床,还是会去她住的房间看看。

她其实料到了,漫漫长夜,莫璃怎么可能消停。

她打开房门走向莫璃的房间。

房门开着,灯光很凉。

陆漫漫走进去。

她原本以为莫璃就遇到了什么蟑螂啊,蚊子啊,反正各种小动物然后故意尖叫故意让她半夜什么的精神衰弱,她都做好了今晚不能好好入眠的心理准备了,而她万万没有想到,当她走进那扇门的时候,看到的时候莫璃的大床上,王忠扑在莫璃身上的模样,王忠估计也被莫璃给叫懵了,半天没有反应。

莫璃用娇弱的手臂,推开王忠,推开王忠。

“色狼,色狼!”嘴里喃喃有词。

王忠似乎猛地才反应过来,他连忙从莫璃的床上爬起来,穿得规矩的白色衬衣,此刻前面的好几颗纽扣也不在了,一向都一丝不苟的王管家,现在反而有些凌乱不堪……

陆漫漫眼眸一紧,就这么看着莫璃和王忠。

看着王忠简直是怕老虎一般的,从莫璃的身上,惊弹开。

莫璃开始哭,大哭。

哭得要死要活。

王忠更加无措了,他什么都没做,真的什么都没做。

刚刚莫小姐说喝水让他送上来,他就送了一杯温开水,敲开房门进去,将谁递给坐在床上的莫小姐时,那一秒,莫小姐突然搂着他的脖子,然后他一个慌张,就和她滚在了床上,然后她就开始尖叫,疯狂的尖叫……

他真不知道,他做什么了都!

“发生了什么事儿?”陆漫漫询问。

王忠身体完全是本能的被惊吓的跳了一下,他连忙转身,“我也不知道,我是来给她送水的……”

“你轻薄我。”莫璃一口咬定,说完又开始哭。

“莫小姐,我什么都没做……”

“你还说什么都没做?!”莫璃眼眶通红,一脸委屈。

“莫璃你够了。”陆漫漫实在看不下去了,“王管家的为人我很清楚,你闹完了,赶紧睡。”

“大嫂你居然质疑我!”莫璃一脸受伤。

陆漫漫翻白眼。

她转身就走,走的时候还对王忠说了声,“别管她,回去睡觉。”

陆漫漫当莫璃抽风。

王忠一听到指令,连忙跟着陆漫漫走出了房间。

陆漫漫能够有预料到,莫璃绝对会花尽心思在今晚上折腾,她打算戴上耳塞睡觉。

那一觉刚睡着。

整个别墅又不得安宁了。

莫昆和姜雨烟来了。

陆漫漫是被王忠强行敲开门的,脸上完全是惊慌失措的表情,口齿都不太清楚了,“老爷,和和,和夫人,来别墅了……”

陆漫漫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她看了看时间。

11点半。

莫璃真是半点都不会消停!

“在哪里?”

“莫小姐的房间,气势汹汹的模样……”王忠也觉得人都不好了。

陆漫漫无语,穿上厚衣服又起了床,根本是精神分分钟被莫璃搞得崩溃。

她走向莫璃的房间。

莫璃抽泣的声音,一直都在,哭得都快断气了般。

姜雨烟一直在安慰她,安慰她。

莫昆在旁边看着干着急。

转头看着陆漫漫和王忠出现,脸色有些微变,但看着陆漫漫挺着的肚子,终究没有发火,声音还压低的问道,“漫漫,小璃说王管家对她……真有此事吗?”

“爸,王管家在我身边这么久,在莫修远身边这么多年,他的为人我们很清楚,绝对不会对小璃做出越界的行为的,我想可能是之间有什么误会,王管家,你来解释一下。”陆漫漫叫着王忠,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老爷夫人,我晚上真的只是给莫小姐送水上来,他没有做过什么,莫小姐突然抱着我,我一个不小心就倒在了莫小姐的床上,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发生,我不知道莫小姐突然这么委屈,是为什么?”王忠说得真诚。

“意思是我女儿主动贴上你了?”姜雨烟冷声问道,“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王忠真是有口莫辩。

陆漫漫其实对姜雨烟也没什么坏印象,但这句话倒真的让她有些不悦了,“妈,莫璃在这边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从没发生过这种事情,他一向很有分寸,绝对不可能主动对莫璃做什么,我用人格保证。”

“这次真的不是误会……”莫璃说,“真的不是……王管家送水上来,就突然扑向我,然后然后……”

莫璃又开始哭了。

姜雨烟整个人心都揪痛了。

从小保护到大的女儿,连男人都没见过几个,现在被人这样,她这当母亲真的是心里最难受。

“莫小姐,是你自己突然抱着我的……”

“你就是不愿意承认了是吗?你就是对我做了那么……龌龊的事情之后,就不承认了。”莫璃哭得伤心欲绝。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王忠真觉得自己有口难辩,“现在不是可以检查吗?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医学上可以证明。”

“除了上床,其他都不算侵犯吗?”莫璃一字一句问他。

好吧。

王忠觉得自己可以一头去撞死了。

他到底今晚都招谁惹谁了。

莫昆和姜雨烟听到越后面,脸色越不好了。

陆漫漫也真是各种咬牙切齿,也真是觉得莫璃的手段确实高。

她说什么有一百种方法。

她觉得一千种方法,莫璃都会有。

“够了!”姜雨烟脸色一冷,“这事儿就不可能这么轻易过去,漫漫我知道王忠照顾你和阿修很久,一直尽心尽责,但现在对我们小璃有了如此龌龊的事情,我绝对不能容忍,我要将他送去警局,绝对要让他受到法律的惩罚!”

“妈,或者真的有什么误会……”

“大嫂,你就真的不相信我,宁愿相信王忠也不相信我?你就觉得我会一直骗你吗?”莫璃说得委屈,整个人楚楚可怜,“刚刚也是,你分明撞见了王忠对我的侵犯,却视而不见,还带着王忠就走了……”

“……”终于把矛头指向她了是吧。

她看着姜雨烟和莫昆看她的脸色,就都变了。

陆漫漫正想解释。

莫璃突然又开口了,“没关系的,我也不怪大嫂,大嫂是因为太信任王管家了,所以对我有所怀疑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我和大嫂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也不长。”

矛盾分明是,无限加深。

“有妈在身边,绝对不会让你委屈了。”姜雨烟狠狠的说着,“今天下午我就说了王忠在这里不合适,漫漫你果然是不听我的劝道,现在还这么质疑小璃的话,妈也不说你什么,你怀了孩子,但是王忠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姑息了!”

现在反而成了,因为她怀了孩子,所以她做得不对,也可以被人原谅?!

“不说了,小璃今晚跟着我回去,明天我们再好好来说,怎么解决!”姜雨烟说得咬牙切齿,眼神看着王忠,几乎可以杀人。

王忠抿了抿唇。

“妈……”莫璃叫着姜雨烟,“我,我,我决定嫁给王管家。”

“什么?!”

这句话的效果绝对是,绝对是……陆漫漫觉得她长这么大,听过最最吃惊的一句话,简直是头顶上一道闪电一声雷鸣的效果。

整个房间的人都懵逼了。

莫璃带着些羞涩,“我从小就在你们身边,除了医生见过我身体外,也没有其他人对我动手动脚过。王管家对我做了这些,我,我,我以后也没办法见人了,更没办法嫁给其他人……”

“傻孩子,你怎么怎么能这么想!”姜雨烟连忙说着,“这事儿没有人会传出去,不会对你的名誉有影响的。”

“妈妈刚刚不是说还要报警吗?”

“妈妈也是一时气话,最多妈将王管家辞退了就是。”姜雨烟安慰道,“让他给你赔礼道歉,哪里需要你这样,你这孩子就是太单纯了点。”

“可是我过不了心里这一关。”莫璃说,泪眼婆娑的看着姜雨烟,“我嫁给王管家就是了……”

姜雨烟才是真的头大了。

她转头看着王忠。

王忠多大了,不说王忠的身份,这年龄就已经……

姜雨烟实在是没办法想下去,“乖,别钻牛角尖,妈带你回去。”

“我就是要嫁给王管家。”莫璃说,口吻还肯定。

王忠每听一次,就觉得心惊一次。

他到底是怎么惹上了这个女人的,怎么惹上的?!

“听话,别乱说了。”

“妈,如果你不让我嫁给王忠,我就,我就……”莫璃突然一个激动,整个人急促呼吸,分明是激动到,又要并发的状态。

“你别激动,赶快平静一下,平静一下。”姜雨烟被吓到了,“妈什么时候不迁就你了,但这关系到你的婚姻大事,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你怎么能够便宜了,刚刚还侵犯你的人,你这样,不是自己吃亏吃大了吗?!”

姜雨烟说得,真的是各种心里不平衡。

“而且王忠这岁数……”姜雨烟又忍不住看了一眼王忠,“你今年多大了?”

“39……不对,好像已经满40了。”王忠很诚实的回答。

姜雨烟更像去撞墙了。

这比自己也小不了几岁。

“别胡闹了,跟我们回去!”莫昆突然开口,声音严厉。

“爸……”莫璃哭着叫他,“我是真的决定这么做的,刚刚和王管家都已经做了那么多,如果我不和他结婚,我,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见人了……”

“没人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这件事情,不会有人知道。”莫昆一字一句。

“但是我就是,我就是……”莫璃苍白的小脸上,都是各种委屈不堪。

莫璃毕竟是从小他们呵护着长大的,哪里受过这种伤害。

莫昆也是急得各种不知道如何发泄。

他就狠狠的看着王忠。

王忠感觉到不好的视线,整个人有些心惊,口里说着,“我真的没有对莫小姐做什么,就是莫小姐主动和我抱了一下,然后我们滚在床上……”

“别说了王管家。”陆漫漫拉扯着他。

越说越黑。

果不其然,莫昆现在脸色已经黑透了,咬牙切齿的问他,“你要做了什么才算做?”

王忠还第一次被人冤枉到,简直是无力反驳。

“王管家的意思,还不愿意娶我吗?”莫璃突然问道。

王忠点头,很坚决,“不想。”

陆漫漫摸着自己的额头,真觉得这事儿闹大了。

她就说王忠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就不应该一天围着她转围着莫修远转,得多出去交些朋友多懂些人情世故,这么不会说话,这不是逼着莫璃逼着莫家人让他娶吗?!

“你还好意思说不想!”姜雨烟声音又高昂了些,完全是无法控制的怒火,“我女儿才20来岁,你都比她大了一倍了,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是不是?!居然说不想!”

姜雨烟似乎耿耿于怀这个词。

“我……”王忠被姜雨烟说得无语。

陆漫漫连忙解释,“王管家不太会说话,他其实的意思是,怕自己配不上莫璃,妈也说了,莫璃才20岁,王管家都40岁了,这个差距,确实有点……”

姜雨烟哼了一声,“小璃,妈先带你回去。这事儿先别说了,妈知道怎么给你公平的一个交代。”

“就只有,王管家娶我,其他……我觉得我都接受不过来了。”莫璃执拗的说着,“王管家我不嫌弃你的年龄和身份,也不追究你刚刚对我做的龌龊的事情,你娶我我就不计较了。”

“莫小姐,婚姻不是儿戏,还请你三思。”王忠肯定的说道。

“你这什么语气,三思三思,你是有多看不起我家小璃。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你都一把岁数了,你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姜雨烟完全是受不了的,怒吼着。

“我也是洁身自好的。”王忠一字一句。

意思是,我也是处男。

姜雨烟硬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当然所有人都懂起了王忠的意思。

包括莫璃。

她脸蛋有些红的说道,“既然王管家也是,那我们在一起更好。”

王忠看着莫璃。

莫璃给了他一个眼神。

王忠硬是没有再说一字。

“先不说了。”姜雨烟觉得真再说下去,要崩溃了,“我们先回去,妈今晚实在是打击太大,先回去明天再说。”

“我不回去,以后我就住在这里了,跟王管家住在一起。”

“莫璃!”

“妈……”莫璃说,“其实我很喜欢王管家,我觉得他人很好,又温柔又体贴,做家务也很棒,今晚上虽然被王管家吓到了,但是我发现我对他不是那么排斥,我……”

然后莫璃开始各种少女怀春的模样。

姜雨烟真的是要被莫璃气得暴怒又不能发火,满脸狰狞得不到发泄。

莫璃从床上起来,然后主动走过去,走到王忠的身边,拉着他的手臂。

王忠脸僵硬了一下,那一刻却没有推开她。

“我以后就跟着王管家了,他会照顾我的。”

“他比你大了将近20岁,莫璃你到底是哪里想不开啊?”姜雨烟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我没有想不开。”莫璃突然又破涕为笑了,这戏简直是妥妥的实力在演,她说,“你之前不是也让我多和外界接触一下,然后多交朋友,交男朋友吗?现在我找到了男朋友了,就是王管家。”

“……”姜雨烟大概是说不出来一句话了,她转头看着自己老公莫昆。

莫昆整个脸色也不见得好。

倒是也没想过莫璃一定要找个大家庭去嫁,身体不好,也怕去了那种家庭被人欺负,而且莫璃不适合身孕,他们两老口有时候说起,也是觉得应该找一个老实的年轻人就行了,断然不能让莫璃去了什么富贵家庭,最好是入赘的更好,但怎么放低标准,也不可能让莫璃找这么大岁数,莫昆算了算,王忠就比自己小了十岁,要以后叫他爸……

他整个身体一抖。

“我们先回去,我得回去好好想想。”莫昆突然对姜雨烟说道。

“那小璃呢?”

“她不走就让她待这边吧。”莫昆大概也是被莫璃闹得有些头大,不想再这么强迫着她回去。

姜雨烟看了看莫璃,点了点头。

莫昆和姜雨烟走了。

走得很不开心,还各种崩溃。

走了之后,房间里面就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莫璃自然的放开了王忠的手,脸色一下就变了,她爬上自己的床,“你们可以出去了,我要睡觉了。”

“王忠你先出去。”陆漫漫说。

王忠知道莫太太有话对莫璃说,所以尽管当时一肚子委屈想要说出来,但此刻还是先走了出去,给她们将房门带上了。

“你到底要闹哪样?”陆漫漫一字一句,“说难听点,王忠要省事儿早点,都能当你爸了。”

“我知道啊。”莫璃说,“但我就喜欢。”

“你今下午还说你喜欢你哥。”

“这不是能够离我哥最近的方法吗?”莫璃得意的一笑,“我哥搬出了家,这么多年就和王忠生活在一起,我跟着王忠,不就和我哥生活在一起了。”

“你心里能再扭曲点不?你知道婚姻代表着什么吗?”

“代表着,我可以和我哥离得更近。”

“你真不小了莫璃。”陆漫漫狠狠的说着。

“所以才可以做大人的事情了,比如结婚。”莫璃一脸坦然。

陆漫漫真的是气得暴走。

怀孕这么久,还真没这么动气过,她说,“你和王忠结婚,莫修远也可以让让王忠和你搬走的。”

“大不了我再离婚呗。总有办法跟在我哥身边。”莫璃说,“更重要的是,就让你添堵。”

好,你赢了!

陆漫漫转身就走,她觉得她的好心在她身上完全就是浪费。

她现在连吐出的二氧化碳,都不想浪费在她的身上。

“陆漫漫,我就说过,我不用对你孩子出手,依然能够让你不得好过,看吧,我没骗你是不是?”莫璃说得得意。

陆漫漫真想朝莫璃吐口水。

她告诉自己,她是文明人。

文明人不和小人一般见识。

她拉开房门,房门外,王忠站在门口。

陆漫漫看着他,知道今晚是被冤枉大了,她说,“我相信莫璃也不会真这么做,她新鲜感了,就好了。”

王忠点头。

他也实在是招架不住莫璃的这般“盛情”,他晚上铁定做恶梦。

“早点睡吧。”陆漫漫叹气,说道。

“莫太太,莫小姐手上有我的一张照片。”

“落照?”陆漫漫惊呼。

“不是。”王总脸蛋一红,“是今天下午夫人来,我更换夫人汤碗的照片,当时被莫璃照下来了,我没有注意,下午还被威胁了,说别违背她,要不然就要将照片拿给夫人看,到时候夫人肯定会对你有意见的,所以刚刚我都不敢太反驳。就怕莫小姐一个激动,就将今天的事情告发了。”

“这个小婊砸。”陆漫漫真是恨不得捏死她。

她就知道,这货今下午那不同寻常的举动,绝对有目的。

“怎么办?”

“先别管了,这么晚了,明天再说。”陆漫漫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莫璃要真闹起来,那效果绝对是杠杠的!

她有些头痛的准备回房间,突然想到什么,叫着准备下楼的王忠,“你把手机给我。”

“可是莫先生有交代……”

“你还想不想明天好好的解决莫璃了?”

“我马上去给你拿。”王忠脚步很快。

这个没有原则的。

王忠忙的将手机拿上来,递给她,很郑重的说着,“麻烦你了,莫太太。”

陆漫漫微点头,拿着手机回到房间。

她准备直接拨打电话,但又怕太晚莫修远睡了,所以想了想,先发了一条短信,“睡了没?”

那边没有回复,电话已经过来了。

陆漫漫接通,还未开口,那边口吻有些不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王管家呢?手机怎么又回到你的手上了!”

“你这么凶,我不给你说话了。”陆漫漫一肚子委屈。

那边似乎是顿了顿,缓和了语气,“发生了什么事儿?”

“不说了。”

“为夫的错,刚刚太激动了。”莫修远好声安慰。

“你下次再对我凶!”陆漫漫不爽。

“没有下次了。”等会儿,他就去质问王忠。

“今晚发生了一件晴天霹雳的事情,你想不到有多狗血。”陆漫漫忍不住还是说了,“你电视上都看不到的狗血剧,活生生的上演了。”

“怎么?”

“你妹妹,莫璃,她说,她要嫁给王忠。”陆漫漫一字一句。

她估计莫修远会接收不过来!

莫修远是这么怔了好一会儿,好久都没说话。

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就说了两个字,“挺好。”

挺好你个鬼啊!

哪里好了。

莫璃什么人,莫璃什么动机,莫璃想要做什么,莫修远不可能不知道。

还说挺好。

挺好,这不是坑人家王忠吗?

王忠这么多年伺候你吃喝拉撒睡,你特么的不是翻脸不认人吗?!

“莫修远你没生病吧?”陆漫漫询问,“你妹说她从小药吃得多,所以脑袋不正常,你该不会是被她影响了吧。”

“我很健康。”莫修远说,一本正经,“从身到心,你感受过的。”

“……”陆漫漫无语。

“明天一早我的飞机回文城,本来是打算给你一个惊喜的。”莫修远突然开口。

“你明天要回来?”陆漫漫真的是满身惊喜。

“嗯,大概到家上午十点。”莫修远说,“你让莫璃在家等我。”

“你要做什么?”

“给她决定终身大事。”

“你疯了吧,你真让王忠娶莫璃。”

“正好,可以让莫璃教教王忠怎么做人。”莫修远直白。

“是不是说反了?”陆漫漫扬眉,“不是王忠教莫璃做人吗?你妹那心里阴暗程度,我想这世界上也真没其他人了!”

“彼此交流。”莫修远更正。

“……”

“不早了,早点睡,孕妇需要大量的睡眠,特别是现在……陆漫漫,已经过了12点了!”莫修远突然暴跳。

这货能稍微正常点说话嘛?!前一秒还很平静还很温柔,下一秒就突然狂躁。

吓死了人。

她赶紧将电话挂断。

挂断后躺进被窝,也是在被莫璃搞得人生崩溃。

只是王管家,我真不是不想帮你,要怪你就怪莫修远吧!

漫漫长夜,沉沉入睡。

第二天一早。

神奇的,莫氏夫妇没有一大早就冷着一脸杀到别墅,反而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却什么都没有等来。

几个在客厅中的人,大眼看小眼,但也没有人说话。

到了上午十点钟。

莫修远突然回来了。

就是这么唐突的,就是这么出现在了陆漫漫的面前。

虽然昨晚上有听说,现在看到,感觉还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

她还未任何反应,莫璃就激动无比的奔跑了过去,“哥,你回来了?”

说着,就想去抱她。

莫修远看了一眼莫璃,就点了点头,身体一侧,越过她,直接走向陆漫漫,将她抱在了怀里。

莫璃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一幕。

王忠在旁边似乎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莫璃的脸色更难看了。

陆漫漫觉得王忠简直是自己往枪口上撞。

莫修远抱了抱陆漫漫,手自然的伸向她凸起的小腹。

陆漫漫就知道,这货只是想看看她的小公主。

心情不美丽。

“昨晚上是怎么回事儿?”莫修远突然开口,问莫璃。

莫璃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然后有些惊喜的问道,“哥你是专门回来处理我的事情的吗?在你百忙之中。”

“不是,我回来看陆漫漫,顺便而已。”

“……”莫璃咬牙。

陆漫漫忍住笑。

嗯。

她挺喜欢这样的效果的,也算是回报了她昨晚上受的一肚子憋屈。

“我就是准备要嫁给王管家,就是要嫁给他,雷打不动。”莫璃一字一句,任性的说道。

陆漫漫真觉得,要打雷的时候,她还是离莫璃远点,免得被连累。

莫修远看着莫璃,“你确定?”

“我确定。”莫璃狠狠的说着。

“嗯,我今天一早,上飞机前给爸妈打了电话了,他们也答应了你的婚事儿。”莫修远说。

“什么?”陆漫漫吃惊的看着莫修远。

不只是陆漫漫。

莫璃也惊了,王忠也惊了。

就说为什么今天一早,莫昆和姜雨烟没有气势冲冲的过来。

原来是莫修远早就已经给对方做好了心里工作。

但是这工作,就这么轻松吗?!

就这么轻松吗?!

莫璃估计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看了一眼王忠,看着她哥,终于忍不住说道,“你,你,你都不反对吗?”

“不反对。”莫修远很肯定,“王忠人品不错,你嫁给他,不会委屈了你。”

“但他比我大了二十岁。”

“你喜欢,年龄不是问题,哥也不是这么保守的人。爱情崇尚自由。”莫修远说得那个一本正经。

“你真不觉得,不觉得王忠和我不太配吗?他五大三粗的,我这么这么娇弱……”

“天地万物都秉承一个相互弥补的原则,你们的结合,正好。”

莫璃说不出来一个字了。

陆漫漫捉摸着莫璃自己估计都没想到这事儿能这么快就尘埃落定了,估计莫璃还想闹个几天,闹个天翻地覆的,她就喜欢闹得所有人都不得安宁,然后所有人都将视线放在她的身上。

“莫先生,我真配不上莫小姐。”王忠终究忍不住,开口了。

莫璃连忙点头。

是的是的,他配不上我。

“爱情的领域里面,只有爱或者不爱,没有配得或者配不上一说。”莫修远肯定道。

“关键是我也不爱莫小姐啊。”王忠欲哭无泪。

莫璃使劲点头。

对,我也不爱他。

“爱情可以慢慢培养。”莫修远又说。

这种自相矛盾的话,莫修远到底怎么就可以说得这么坦然。

“而且我一把岁数了,莫小姐才这么年轻……”

“就是因为你一把岁数了,才不要耽搁了你的人生大事儿。你和莫璃的婚姻,我会包办。”莫修远又说,那口才简直了得。

“莫先生,能不这么玩我吗?”王忠真想嚎啕大哭,“我其实是gay!”

“让小璃帮你掰正也好。”莫修远依然面不改色。

王忠不说了。

再说下去,估计他会把自己说成残疾了。

莫璃转头看着王忠,不相信的问道,“你真是同性恋?”

“他不是。”莫修远给予肯定的答案,“你们结婚后就会知道了。”

莫璃又无语了。

陆漫漫真真是佩服了莫修远的能耐。

这是有多轻松的,就将这事儿给定了。

她能够提醒他,这特么的是人家的终身大事儿吗?一辈子的大事儿,你别搞得跟儿戏似的,会毁人终身的!

“我赶早班飞机回来有些累,要回房睡一会儿,你们好好培养感情,晚上回莫家,商量结婚的事情。”莫修远丢下一句话,拉着陆漫漫就从沙发上起来,上楼。

陆漫漫转头看了一眼客厅中的两个人。

莫修远做事情果然是干净利索。

那两个人完全是,满脸懵逼。

懵逼的彼此看着彼此。

王忠说,“莫小姐,你好好给你父母说,别任性了。”

“谁说我任性了,我就是要嫁你,我就是要。”

“我到底哪里让你看上了?”

“你老!”莫璃吼着。

王忠本想说,你看上我哪点我改就是了,犯不着你委屈了自己。

现在……

就两个字“你老”!

好了,他哑口无言!

……

莫修远带着陆漫漫回到房间。

房门一关过来,某人就开始不老实了。

不老实的将她抵在门上,低头就亲她,亲得柔情绵绵,又激情四射。

二十多天没有见面。

小别胜新欢。

两个人如胶似漆,但还是没有往下做。

“医生说,4个月后可以,只要动作不太大……”

“不想教坏了小公主,不急。”莫修远压抑的说。

陆漫漫翻白眼。

搞得她很急了?!

两个人躺在床上,陆漫漫靠在莫修远的身上,莫修远手指摸着陆漫漫的凸起的小腹,“长大了不少。”

“你不是天天又看到吗?”

“触感不一样。”

“你就是回来看你小公主的吧。”

“亲的是你。”莫修远一字一句。

“满足你身体需求而已。”

“那你觉得我现在这样,是满足了吗?”莫修远指了指自己的身下。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

“话说莫修远,你就这么撮合了莫璃和王忠真的合适吗?”

“没有什么不合适,一下子解决了我心头的两件大事儿,挺好。”莫修远说。

“你当完成任务在做啊?”

“仔细一想,他们两结合也不错。莫璃从小娇惯了,王忠对人细心体贴,照顾莫璃绰绰有余。至于莫璃对王忠,王忠太老实了,需要一个主动一点稍微泼辣一点甚至是有点心机的女人,总不能让他这一辈子都这么,孤老了去。既然莫璃说想要嫁,我就成全她了。”莫修远说得淡然。

“我猜想你妹现在应该骂死你了。”陆漫漫能够想象,莫璃的如意三盘落空后,现在会有多暴躁。

“那是她的事情。”莫修远一脸不在乎。

“我其实很好奇,你怎么给你父母说通的,我怎么都不觉得你妈会接受王忠。”

“给他们好好分析,他们就算心里不能完全接受,但也不会太过反对。不管莫璃的性格有多坏,但她的身体,确实需要像王忠这样的人来陪伴着她。而且莫璃一口咬定要嫁,他们也只能顺从了她。真的逼急了,莫璃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他们也不敢太反对,所以其实我也没有多费口舌,他们也自己在找给台阶下而已。”莫修远解释。

“总发觉你对人心的揣测有些太能干了,你怎么做到的?”陆漫漫很好奇,“你小时候不都是一介莽夫吗?就会打打打,砍砍砍?”

莫修远脸色有些微变。

什么叫莽夫?!

他成绩很好的。

而且很多时候,有时候会陪着阿离学一些东西,在阿离闹情绪的时候。

陆漫漫抱着莫修远的手臂,“这次回来,待几天?”

“待到事情办完,但不会超过一个兴趣。”

“你是有事儿才回来的?”陆漫漫询问。

“嗯,重要的事情。”

“秦正箫让你回来的。”

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看着他。

莫修远摸着她的头,“放心,不会出大事儿。”

今天没有二更了,小宅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