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风云起(一)/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恒陪着莫修远回到文城。

做一大早的飞机。

其实他觉得可以稍微晚点回去来也没关系的,但是阿修说,定最早的一班飞机。

他还没能提自己的意见。

不仅如此,到达文城机场后,阿修叫了秦傲去接他,但是,将他扔在了机场。

他现在就一脸懵逼的看着机场来来往往的人群。

好半响。

他才真的骂出来。

卧槽,这男人是有多迫切。

他感觉自己在阿修的世界成了空气。

好透明的空气。

他拿起电话给自己的一个小弟拨打,小弟开车来接他,他本来不想这么早回叶半仙那儿,但他想起了背后的鞭伤,现在伤疤都还在,他全身一抖,还是识趣的回去。

他回到叶家别墅的时候,大概十点半左右。

走进大厅,叶半仙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等他。

叶恒暗自松了一口大气,好在没有自己先去玩,看看叶半仙的架势,不揍他几拳就是家法伺候,他有些得意的笑着说,“半仙,我回来了,你是专程在等我?”

叶半仙睨了一眼叶恒,“我只是在客厅坐坐而已。”

“别不好意思了,我知道你想我。”叶恒故意嬉皮笑脸。

叶半仙脸上一抽一抽的。

“半仙,其实你也可以对我煽情点的,我可以接受的。”叶恒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往叶半仙的身边坐,显得很随意。

“回你房间去!”叶半仙突然开口。

叶恒屁股还没有挨着沙发,整个人就弹了起来。

叶半仙你丫的能不这么吓人吗?!

“我在打坐。”叶半仙说。

一副,生人莫近,熟人你也最好离远点的表情。

叶恒觉得自己撞了一鼻子灰,还很不知趣,心里不爽的往2楼上走去。

二十多天没有回来了。

他到快忘记了,他还有一个刚出生的儿子。

他自若的推开了自己卧室的房门,一推开就听到了婴儿的两声哭啼,接下来,引入他眼眸的就是唐夭夭白花花的胸部,此刻估计是准备喂奶,所以将衣服都掀了上去。

然后他房门一打开,就撞见了这一幕。

这是给他回来的福利?!

叶恒难得心情不错。

唐夭夭看着叶恒回来反而有些拘谨。

她真没想到叶恒突然就回来了,赶紧又把衣服放下去了点,抱起孩子,让他哭着找奶的小嘴,开始吃奶。

然后脸蛋似乎有些红。

叶恒走进去,坐在唐夭夭的旁边,看了一眼他儿子。

没想到这小子长白了很多,皮肤似乎也好了点,但此刻在拼命吸奶,看不到具体样貌,他也没有抱什么希望,他也认命了,他儿子的基因突变,丑小子一个!

“叶公子你回来了?”唐夭夭一边喂奶,侧头看着叶恒。

“嗯。”叶恒干脆躺在了床上,衣服也没有脱,鞋子也没有脱。

一道早从帝都回来,一回来就觉得有些困。

唐夭夭看叶恒似乎是有些累的样子,也没有再多说。

喂完奶之后,小家伙就睡着了。

她轻轻的将他放在了一边的婴儿床上,然后转身去帮叶恒脱鞋子和衣服。

在她看来,她觉得她应该对她的“金主”好一点。

她将叶恒的鞋子脱掉之后,帮他解开有些厚的面衣,现在没那么冷了,不穿棉袄,还是得穿稍微厚点的衣服,而且春捂秋冻,其实她倒觉得叶恒穿太少了点。

她刚解开他面衣衣服的扣子,准备帮他脱下来时,叶恒突然睁开了眼睛。

然后看着唐夭夭。

唐夭夭感觉到视线,抬头。

她此刻是半跪在叶恒身上的,这样比较方便脱衣服。

而这样的姿势……

好吧,她也觉得有些让人遐想非非。

所以那一秒,整个人猛地一下就被撞进了一个怀抱里,再然后,感觉自己天旋地转的就被压在了一个男人身下,一个深深的吻,子啊她的唇上激情。

她甚至有些呼吸不畅,只觉得吻他的人霸道而急切。

双手也开始不规矩了起来,直到……

“唐夭夭!”叶恒突然怒吼。

唐夭夭看着叶恒整个脸色都变了的模样。

叶恒将手抬起,“这是什么?!”

手指上,有点乳白色的痕迹。

唐夭夭有些脸红,“我奶水还挺好的。”

“你不觉得很恶心吗?!”叶恒从唐夭夭身上坐了起来,离开。

真是!

什么好兴致都没有了,一摸,结果都是……乳汁。

他冲进浴室,冲洗。

唐夭夭就看着叶恒一脸毫不掩饰的嫌弃模样,也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她起身,拿起婴儿湿纸巾擦了擦。

擦了干净。

她突然还笑了一下,叶恒嫌弃的东西,他儿子可以稀罕得很。

叶恒洗完手出来,出来就看着唐夭夭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莫名有些火大,“你就没有什么觉得过意不去的?”

唐夭夭很想告诉他,这是身体自然反应,人稍微有些兴奋的时候本来就会分泌某些东西,她也控制不住,她能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她咬了咬唇,说,“抱歉啊,叶公子。”

“你这样还勾引我?!”叶恒心情更不爽了。

响起刚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唐夭夭在给他脱衣服,他当时想的是,这女人还不算笨,知道怎么来讨好他,没想到,女人在哺乳期的身体是这样的!

唐夭夭哑然的笑了一下。

她其实真的不想说,她现在还在坐月子,坐月子期间是不能行房事的,她只是帮他脱衣服为了让他睡得更好而已,就算刚刚叶恒不嫌弃她的身体,她也会冒着生命危险喊停的。

她也不想落下什么病根的好不好!

“出去出去,我要睡觉了。”叶恒不耐烦。

真是,扫了他的兴!

唐夭夭也不多说,抱起还在熟睡的儿子,就走出了房间。

叶恒看着他们的背影,躺在床上,这次将衣服给脱了下来,然后准备入睡。

刚刚分明很快就睡着了,此刻却突然怎么都睡不着,鼻息间似乎还充斥着,淡淡的奶香味,他以为会觉得很恶心,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让他心里波动……

他身体又开始有了反应。

转念又响起唐夭夭的身体情况,想起刚刚手上的乳汁……

他以为会瞬间平息。

结果身体反应更明显了。

卧槽。

劳资又不是变态。

这么翻来覆去翻来夫妻的滚了几圈,终究抵不过沉沉的睡衣,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后,就已经是中午过了。

他饿得前胸贴后背,从床上更幽魂似的起床寻食。

刚下楼,就看到唐夭夭抱着他儿子背对着他,似乎是在逗孩子玩耍。

叶半仙也在沙发上,眼神慈祥无比的看着那孩子。

叶恒觉得自己有点吃醋。

叶半仙看自己,从来没这种眼神。

果不其然。

叶半仙眼眸一转,从他儿子身上转移看着他,脸上微带着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

叶恒瘪嘴,谁稀罕似的。

唐夭夭也看到了叶恒,就一眼,她将儿子抱在了怀里,声音小了些,似乎是在轻声的逗着儿子,也没有太将视线放在叶恒的身上。

叶恒觉得自己特么的很不受待见。

他以为他这么急匆匆的赶回来,怎么着待遇也应该是皇帝亲临似的,他分明发现自己也不那么重要!

“我饿了。”叶恒突然开口,还补充道,“饿死了。”

“饿了给佣人说!”叶半仙表情严肃。

叶恒转身。

自己走进了饭厅。

是真饿了,佣人给他刻意留的饭菜,他吃得有些狼吞虎咽。

一口气吃完。

吃完后,心情也好了点。

他就很佩服他自己,从来不和一般人斤斤计较的个性。

他走向沙发上边,看着叶半仙不知何时已经不在客厅了,客厅中就只有唐夭夭抱着他儿子在玩,难得他儿子睁大着圆圆的眼睛,一脸懵懂无知的模样看着这个世界,没有睡得跟小猪儿一样。

叶恒伸头打量了一下。

唐夭夭似乎发现了叶恒的视线,说道,“叶公子你要不要抱抱?”

“我?”叶恒一怔。

他怎么都觉得自己抱不来。

“你坐着就行了,我把孩子放你手上。”唐夭夭说。

叶恒也没有拒绝。

叶恒没有拒绝,就是代表可以接受。

跟着叶恒这么长一段时间,叶恒的性格,唐夭夭基本都已经摸透了。

她站起来,将儿子放在了叶恒的手上。

叶恒抱得有些滑稽,是真不知道怎么抱才好。

他儿子在他怀里,也有些不舒服的动了动。

“能不动吗?!”叶恒威胁。

他儿子突然就不动了,然后瞪大眼睛看着他。

叶恒突然觉得有些得意,感觉到自己特有威信,所以就算抱得很不顺手,那一刻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儿子,看着看着,突然说道,“唐夭夭,这是我儿子吗?!”

唐夭夭一怔。

叶恒又发什么神经。

脸上依然笑着,“怎么了?”

“你是不是为了讨好我,让人换了一个!”叶恒一口笃定的口吻,“这小子分明比我儿帅太多了好吧!”

唐夭夭是真的觉得内心是崩溃的。

亏叶恒也想的出来。

她耐心的解释,“小孩子会长变的。”

其实经叶恒这么一提醒,她才真的发现,他们儿子是真的长变了很多,比起刚生下来皱巴巴的模样,现在五官长开长明朗了之后,是挺可爱的。

“会变得这么夸张?!”叶恒不相信的看着唐夭夭。

“爸也说,你小时候不太好看。”唐夭夭小声说道。

那次无意,叶半仙把叶恒小时候,还是黑白照片的出生照翻了出来。

然后唐夭夭看着那皱巴巴丑得跟她儿子没什么区别的叶恒,也就心安了。

还好,不是基因突变。

“哥从小帅到大好不好,跟在哥身边想要追求哥的人,一追一大把。”叶恒口吻很不好!

唐夭夭也不去和他争执,觉得这是浪费口舌的一件事情。

“你确定你真的不是为了讨好我,去故意换了一个?”叶恒蹙眉。

娱乐圈的女人,据说什么奇葩事情都干得出来。

唐夭夭那一刻倒是觉得,叶恒的脑袋里,是什么奇葩想法都冒得出来,她简直不想和他多说,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得头,她笑得讨好的说道,“爸一直看着的。”

叶恒想了想也对,叶半仙应该不会让唐夭夭给他们换一个种。

突然就松了一口大气,看着自己儿子长得挺帅的,心情也好了很多,还忍不住伸出手去逗他玩。

他儿子还是这么一脸懵懂的看着他,他怎么逗怎么逗不笑,就等着圆溜溜的眼睛,将他看着。

叶恒抱了一会儿,因为姿势实在不太对,有些累,就打算将他儿子抱给唐夭夭。

虽说他不排斥屁小孩,但他毕竟耐心有限。

唐夭夭也正准备结果儿子的时候,大厅中突然响起了叶半仙的声音。

叶恒一把将孩子抱在怀里,就怕叶半仙又突然冒出些什么意想不到的话。

叶半仙说的时候,“叶恒,该给你儿子取名字了。”

说来。

还真是一件大事儿。

叶恒看着自己的帅儿子,深思。

唐夭夭其实之前就给叶半仙说过给孩子取名字的事情,叶半仙说的是,叶恒的儿子让叶恒自己来取,唐夭夭也就没有在多提了,甚至现在连小名都没有,她偶尔逗他,也是宝贝宝贝的叫着。

“我儿子长这么好看,就叫叶大帅吧!”叶恒说,还一脸得意。

唐夭夭就知道,不能对叶恒有多大期待。

她看着叶恒怀里面一脸懵逼的儿子,第一次觉得对不起他。

“不行!”叶半仙直接给予否定,“能正常点的名字不?!”

“挺正常的啊,以后人家叫我儿子就是大帅大帅的,不仅帅,还很威武……啊!”叶恒头顶上一阵吃痛。

叶半仙脸色很不好,“重新想一个。”

“我成绩一向不好,我也想不出来,要不你们随便给他取一个吧。”叶恒说,“阿猫阿狗什么的,我都不介意的。”

“叶恒!”叶半仙脸色一沉。

叶恒瞬间规矩了,又开始苦思冥想。

时间一分一秒。

在叶半仙的耐烦心将要用完了的那一瞬间,叶恒突然说,“叶初怎么样?开始的那个初!”

唐夭夭看着叶恒,是真没想到,叶恒能够想到这么文艺的名字。

叶半仙那一刻也稍微脸色缓和了点。

“怎么样怎么样?”叶恒得意的说,觉得自己真心好有才。

叶半仙微点了点头,“这孩子是春天出生的,春天是一年之初,倒也有点寓意,叫着也顺口,不难听。夭夭你觉得如何?”

唐夭夭连忙点头,“很好听。我觉得很好。”

别再折腾了,她怕叶恒爆金句,那她儿子真得恨她一辈子。

“那就叫叶初了,我也不去算什么生辰八字了,这孩子五行不缺什么,名字可以随意些。”叶半仙点头。

叶恒听着叶恒和唐夭夭的对话,寻思着什么一年之初是春天,他特么的突然想到叶初反过来就是初夜,唐夭夭初夜留下来的孩子,这不很有纪念意义嘛?!

当然,打死他都不会说出来的,说出来,估计得挨一顿揍。

孩子的名字就这么定了下来。

也算是解决了家里面一件大谁人。

叶恒在家坐了一会儿,实在是有些无聊,他看着唐夭夭抱着孩子,一会儿喂奶,一会儿换尿不湿,一会儿哄孩子睡觉……要不要这么围着转,他看着都累,左右看了看大厅,拉着刚将孩子哄睡着的唐夭夭说着,“我出去一趟,半仙要问我去哪里了,你就说阿修找我有事儿出去了,知道吗?”

“嗯。”唐夭夭点头。

叶恒左右再次环视了一下,小心翼翼往外面走去。

唐夭夭看着叶恒离开。

叶半仙应该是为叶恒操碎了心,这么大的人了,真是一点都不定性。

唐夭夭回头看着自己儿子,喃喃道,“以后得成熟一点自己照顾自己,别指望你爸能给你做什么!千万千万,别随了你爸的性格。”

他儿子叶初睡得正香。

唐夭夭宠溺的笑了笑。

性格这东西,真是……谁说得准呢!

……

莫修远别墅。

莫修远抱着陆漫漫睡了一阵,中午吃过午饭之后,下午就带着莫璃以及王忠去莫家别墅。

秦傲开的车。

王忠坐的副驾驶室,莫璃坐的右边,莫修远坐的中间,陆漫漫坐的左边。

莫璃整个人就这么靠在莫修远的身上,很亲昵。

莫修远也没有推开她,但他明显是搂抱着陆漫漫的。

陆漫漫看了一眼一脸无所谓的莫璃,对不起王忠欲哭无泪到觉得整个世界都天崩地裂的脸色,终究还是觉得天雷轰轰,她是真想不到,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

“秦傲,你再开慢点。”莫修远突然开口。

秦傲抓着方向盘的手,都有些不淡定了。

他已经开得很慢很慢了。

到底要多慢,才能够达到莫先生的要求?!

有史以来,平生第一次,这样。

以前莫先生坐他车,还嫌弃他开得不够快。

果然莫先生的心思,诡异到没人猜得透,说变就变。

车子开了很久,总算是到达了莫家别墅。

几个人下车一起,走进去。

别墅的气氛有些僵硬,坐在大厅沙发上的莫昆和姜雨烟完全是脸色极差的,极差的看着自己儿子儿媳,女儿回来,然后看到王忠的那一刻,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行人坐在沙发上。

陆漫漫亲昵的叫了“爸,妈”。

莫璃也乖巧的坐在了姜雨烟的旁边,小声的叫着她。

姜雨烟觉得自己头大。

从昨晚到尽早,硬是没有真的睡着,早上一早接到阿修打来的电话,说了说王忠和莫璃的事情,阿修说了很多王忠的好话,其实这么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时候,要莫璃真的认定,他们也没办法。

是对莫璃真没办法。

“回来,就是谈谈王忠和莫璃婚事的事情。”莫修远直接开口。

说出来的,分分钟可以让莫家两老,暴走。

莫昆硬是压下了脾气,对着莫璃认真无比的问道,“小璃,你老实告诉爸,是不是非王管家不嫁了?!”

莫璃硬着头皮,点头。

点头的时候,还故意挑衅的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翻白眼。

丫的那是你的婚姻大事儿!

“既然如此,爸也不反对你了。”莫昆说,说出来后,自己都后悔。

他推了推旁边的姜雨烟,让她说。

他简直说不下去。

姜雨烟内心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忍不住劝了劝,“小璃,要不咱们在考虑一下,你还小,用不着这么快下决定。”

“妈又要反对吗?”莫璃立马动情,眼眶一下就红了。

“妈不是反对,你爸都答应了,我也就答应了。妈只是说,你们可以先谈恋爱,不用急着结婚对不对?”姜雨烟劝说。

一想起自己女儿和王忠那个老男人谈恋爱……

她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啊!

“那也可以。”莫璃点头,“但是我要搬去和王管家一起住。”

“那怎么行!”姜雨烟一口拒绝,“成何体统。”

“那我就要马上嫁给他,现在就去领证!”莫璃直白。

姜雨烟直接无语。

莫修远突然开口,口吻肯定,“就按照小璃说的做。”

所有人都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倒是半点都不觉得有何不妥,“今天去领结婚证,婚礼的安排稍微往后推迟,让他们先试婚看看彼此是否合适!结婚后,王忠还是跟着我们住在别墅,莫璃跟着王忠一起搬过来。”

“……”陆漫漫觉得莫修远这厮,果然不考虑人家王忠的感受。

他看着王忠这么大的人,差点就当场哭了出来。

莫昆和姜雨烟看莫修远已经给他们做了决定,也没多说,说越多,越崩溃。

莫璃一脸得逞的笑了笑,“那就这么决定了,妈你帮我把我家里的户口本拿出来,我现在去和王管家登记。”

“小璃,你知道王管家叫什么名字吗?你就嫁给他了?”姜雨烟忍不住再次劝道。

莫璃天真无邪,“婚后,可以慢慢了解。”

姜雨烟再也不说了。

是她的错,是她的错。

从小将莫璃看得太严了,完全没有教会她所谓感情所谓婚姻。

“王管家。”莫修远突然叫着王忠。

王忠恭敬无比,“是。”

“现在市政厅正好是上班时间,你带着莫璃去登记。”

“真要去吗?”王忠一脸苦逼的看着莫修远。

“你什么时候看我开过玩笑!”莫修远一字一句。

王忠认命的点头。

姜雨烟硬是硬是慢动作的将户口本递给了莫璃,莫璃拿过来后,主动挽着王忠的胳膊,看上去兴奋无比的和王忠一起走出了别墅。

一走出别墅,莫璃就将王忠的手放开了。

王忠也不觉得别扭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向秦傲的车。

王忠帮莫璃打开后座的门之后,自然的转身走向副驾驶室。

“你就不能和我坐一起吗?”莫璃突然吼着。

王忠顿了顿,选择坐进了后面。

刚坐下,莫璃又一脸不爽了,“离我远点,我不想挨着你。”

这女人变脸,果真比变天还快。

秦傲看着后座的两个人,一向都是紧绷着的僵硬脸,都笑了起来。

看着王忠这么不好过,他觉得单身,更好了!

别墅内。

姜雨烟看着莫璃和王忠走了之后,整个人终于忍不住说道,“莫璃怎么就这么眼拙的看上了王管家!我真是想不通啊,想不通!”

“别说了,都成事实了。”姜昆脸色不太好。

“爸,妈。”莫修远看着他们,“你们被担心了,小璃跟着王忠,不会吃亏。”

“我不是怕吃亏,你看看他们的年龄差距,你说以后我们一家人出去,我怎么介绍王管家的身份,简直都快可以当小璃的爸爸了!”

“其实我没有告诉你们,我让王忠和小璃结婚,一方面也是让小璃切身感受一下婚姻感受一下她没有接触过的爱情,没想过她真的会嫁给王忠,我也给王忠招呼过了,他至少不会主动去碰小璃,这点信心,我对王忠还是有的。”莫修远说。

“王忠?王管家?”姜雨烟现在似乎才知道王忠的名字。

忍不住感叹。

“你做事情爸是放心的,我就怕莫璃什么都不知道,乱来……这男人,谁都说不准。”莫昆摇头,叹气。

“路都是自己走的,小璃也不算太小了,有些事情该自己承担就得自己承担,其实我并不觉得爸妈这么把小璃保护得太好,对她的发展而言是一件好事儿,她会理所当然的觉得,全世界人的视线都应该放在她一个人身上,经不起很多挫折,让她真的离开你们一段时间,自己生活,也不见得不是好事儿。”莫修远劝道。

“也只能这么想了。”莫昆点头。

莫修远又和他们说了些莫璃的事情。

大多是劝他们。

他们也都想通了很多。

渐渐地,话题又落在了陆漫漫的肚子上。

孩子4个月了,一家人想到孩子,又稍微让今天有些压抑的气氛好了很多。

莫璃和王忠是两个小时后回来的。

回来后,两个人手上就一人多了一个结婚证,红灿灿的。

莫璃一脸高兴,王忠是身心崩溃。

“喊爸妈。”莫璃说。

话一出,王忠真想撞墙死了算了。

莫昆和姜雨烟的脸色,完全是在抽搐。

“赶快啊。”莫璃挽着他的手臂,亲昵的提醒着。

“爸、妈!”王忠开口。

话一出,那么大一男人,脸瞬间红透了。

莫璃看着王忠的模样,心情倍爽。

她最喜欢最喜欢就是让人难堪的感觉了!

莫昆和姜雨烟身体一抖。

而后,还是强镇静的,给了他们两人一人一个红包,末了,姜雨烟还补充了句,“没事儿,你们就少回来了。”

眼不见心不烦。

王忠接过红包,真的是分分钟可以暴走的节奏。

陆漫漫都看不下去了,觉得王忠这次,真的被莫修远坑惨了。

是坑惨了!

那晚上是在莫家吃的晚饭,吃过晚饭后,莫璃就真的跟着王忠回去了,收拾了点行李。

就这样,莫璃这个小婊砸就这么轻而易举又名正言顺的住进了莫修远的别墅,手段果然是高得离奇。

回到莫修远的别墅。

莫修远看时间不早了,就抱着陆漫漫上楼休息。

而王忠和莫璃住在楼下,王忠原来的房间。

莫璃以前没去过王忠的房间,她真觉得王忠这老头子房间比她想象的,还要整洁干净。

“莫小姐,你还是睡楼上吧。”王忠实在是不习惯自己房间多了一个女人。

“你是不是男人啊!”莫璃不爽的吼他。

王忠看着她。

“我都嫁给你了,你还让我分房睡?!你不知道夫妻间应该做什么吗?”

“莫小姐你别开玩笑了,你想要折磨莫太太,你也用不着真的把自己给搭了进来,以后你要觉得无聊了,还能清白的离开,也不影响你嫁人。”王忠好心劝说。

“我说王管家!”莫璃有些生气,“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王忠。”

“我说王忠,你是觉得我身材不好,你对我没兴趣是吗?”莫璃问他。

王忠真的觉得百口莫辩。

“男人都喜欢胸大屁股翘的,像我这种娇小干瘪型,你看不上了?”莫璃一字一句,声音又高了些。

“莫小姐,我都一把岁数了,哪里还有这些想法。”

“不是说男人40正时壮年时期吗?”莫璃看着王忠。

“我提前进入老年期了。”

“你就是不想碰我。”

“莫小姐你别说这种露骨的话了……”

“你就是不和我上床。”

“莫小姐,你不要……唔……”王忠突然瞪大了眼睛。

瞪大眼睛,看着莫璃突然冲上来,垫着脚,搂着他的脖子,就亲上了他的嘴唇。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彼此的嘴唇靠在嘴唇上,没有深入的动作,就这么僵持了很久。

就到彼此觉得呼吸有些不畅。

莫璃突然放开了王忠。

王忠摸着自己的唇。

他保持了四十年,四十年的初吻……

初吻啊!

莫璃也这么摸了摸自己的唇瓣。

原来接吻的感觉是这样的。

也没有什么特别嘛!

“王忠……”莫璃开口。

王忠突然夺门而逃了。

莫璃就看着王忠的背影。

一秒两秒三秒!

“死王忠!老娘都没吐!你给我回来!”莫璃怒吼。

王忠充耳不闻,跑得更快了。

莫璃气得吐血。

越是这般,越是激昂了她斗志!

咱们走着瞧!

……

二楼卧室。

自然,浓情甜蜜。

莫修远刚刚给她洗了澡。

洗得两个人气喘吁吁,现在躺在床上,陆漫漫依偎在莫修远的怀抱里,两个人都在平静。

“莫修远。”

“嗯?”传来他压抑的低沉嗓音。

某人应该憋得有些难受。

“你说莫璃和王忠在一个房间,你会不会……”

“不会。”莫修远说,“没有我的命令,王忠不会。”

“你是真的想要让王忠和莫璃在一起,还是只是想要教训一下莫璃?”

“真心让他们在一起。”莫修远一字一句。

“我感觉你妹跟谁都祸害谁!”

“嗯。”莫修远点头,“好在,王忠承受力惊人。”

“……”这算什么好在!

“不早了,睡觉了。”莫修远让陆漫漫躺下去,然后自己也睡在了下来,搂抱着她,修长的手轻轻的搭在她微凸的肚子上。

有些安静的房间。

莫修远突然说,“这次回来,要动文部长了。”

“嗯?”陆漫漫扬眉。

“为了栽赃陷害,同时斩草除根。”莫修远说。

“什么意思?”陆漫漫转身,正对着莫修远。

“秦正箫的兄弟,还有个竞争力很强的统帅候选人。”莫修远突然停顿了一下,说道,“其实事情很复杂,我总觉得,你应该也知道很多。”

“比如说?”

“比如说,秦正箫只是名声在外,其实统帅对他的出生并不看好。”

“统帅不喜欢秦正箫的母亲。”陆漫漫有所耳闻。

上一世,就听文赟提起过,所以当时他们就算没有拉拢到秦正箫,也不是那么遗憾。

就像莫修远说的那样,秦正箫确实是名声在外,仅仅而已!

“嗯。统帅觉得秦正箫母亲的身份,是没有资格加入皇家的。但是秦正箫的父亲质疑要娶他母亲,这是统帅这么多年,对秦正箫一直不温不热的原因。”莫修远说,“而真正统帅希望能够继承统帅一位的人,其实是他人。”

“我知道。”陆漫漫点头。

“秦正萧很聪明一个人,他知道自己这么多年其实就只是背了一个名声而已,更或者是,统帅为了保护他的继承人而故意让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在了他的身上,在这个关键时刻,他除了会被突然替换继承位之外,还有可能处于被暗杀的危险中!所以想要先主动出手,这就是为什么,这么想要让我跟着他的原因。”

“他很信任你?”

“不尽然。”莫修远说,“准确说,他现在已经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而是急切想要让我帮他做事情。”

“怎么说?”陆漫漫蹙眉。

“这么说吧,秦正萧其实就是在找一个刽子手,然后还能偶替他背黑锅的人,那个人的不二人选,就是我。”莫修远说,“我现在找到证据去栽赃陷害,秦正萧利用他现在的身份去大义灭情,统帅的位置自然就落在他的身上,他只要一坐稳了位置,就会爆出我去陷害的证据,我自然也很容易被他除掉。所以在他现在看来,我不管值不值得信任,最后反正都是一个下场!他也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了。”

“秦正萧知道他在引狼入室吗?”

“谁知道他知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得利用他迫切的心,达成我的目的。”

“你准备怎么做?”

“很简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莫修远说,“他能够想到最后除掉我,我也可以想到怎么黑他。”

“莫修远你在打什么主意?”陆漫漫总觉得,很阴。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要……直捣黄龙!”

“会不会很危险?”

“会。”莫修远肯定道,“一不小心就会被秦正萧或者虎视秦正萧的人干掉,你知道现在因为我突然的出现,其他继承人已经将目光放在我的身上了,认定我是秦正萧的亲信,楚楚欲动的想要对我下手!”

莫修远停顿了一下说,“这之中还不包括,最能杀我的那个人。”

“谁?”

“统帅。”

陆漫漫一惊。

“乖,别吓到我小公主了。”

“是你吓我的好不!”陆漫漫崩溃。

“好啦,其实说了那么多,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文家真的要完了。”莫修远搂抱着她,“让你做好心理准备。”

“我巴不得他们完。”陆漫漫咬牙切齿。

想起上一世的一幕一幕……

心陡然一动。

只是文赟死之前说的那番话……

“不管怎样,这辈子都有我陪着你一起走下去!直到生死,才能将我们分开!”莫修远说,说得那么肯定。

那么肯定……

她一直深信,所以从没想过,很多事情,世事难料!

好啦。

腥风血雨都会来了。

做好心理准备吧!

顺便说一声,结局是好的。

小宅不写悲剧。

当然,也可能一个抽风……

显然,小宅一般不抽风。

捂嘴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